《鬼葬》全文閱讀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鬼葬最新章節  鬼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葬最新章節第476章發黑人頭X回歸(15-11-10)      475嬰兒的父親麵壁者(15-11-10)      474章蠼害怕的人(15-01-04)     

七十三章是不是媽媽殺了奶奶


    七十三章:是不是媽媽殺了奶奶

    楊州嚇得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驚呼著說:“奶奶,你怎麼了,我去找爸爸媽媽。”

    他剛剛從床上跳下來,正想奔跑出去。

    突然地,他的腳踝被什麼緊緊地抓住。

    楊州瞪大眼睛,從惡夢中蘇醒過來,大口大口地喘氣。

    原來,自己在床上剪窗花的時候不知不覺睡著了。說真的,夢中奶奶那鮮血淋漓的模樣的確是很嚇人很恐怖。不過,幸虧這隻不過是夢。

    楊州想坐起來,繼續剪窗花。就在他動了動身子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床上有什麼東西咯著他的背脊。

    他坐了起來,定睛一看,竟然就是奶奶那心愛的木發夾。

    他非常肯定自己床上原本來是沒有這木發夾的,那麼,難道真的是自己睡著的時候奶奶來過了?還是說剛剛那個根本就不是夢境而是真實的?楊州趕緊把頭吊下來看看床底,麵什麼都沒有。

    他趕緊抓住木發夾,推開房間的門,奔跑出去,興奮地叫著說:“哇,是不是奶奶回來了?是不是奶奶回來了?奶奶,奶奶——”

    他首先看到的是臉色發青的媽媽,她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很大聲地說:“楊州,你在說什麼?再在這胡鬧,看我打不打你?”

    楊州說:“奶奶沒有回家嗎?我以為奶奶回來了啊。”

    爸爸也回來了,剛好聽到楊州的話,他說:“楊州,你是不是瘋了?”

    一旁的楊梅流著口水,拍著巴掌,怪聲怪氣地說:“奶奶,奶奶,奶奶。”

    媽媽渾身開始顫抖起來,她抓起木桌上的雞毛棒,往楊州身上打下去,說:“我再叫你胡鬧,再叫你胡鬧,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子很好玩?喜歡和媽媽對著幹?我一早告訴你,奶奶死了,失蹤了,你卻整天開口閉口都是***,我不是說過了嗎,不能再說奶奶了,你有沒有聽我的話啊,我打死你,打死你。”

    雞毛棒打落在楊州身上,他立刻大哭起來,趕緊跑開,躲著媽媽的雞毛棒。

    他舉高右手,說:“嗚嗚,可是,奶奶送給我她最心愛的木發夾,所以我才以為她回來了嘛。”

    媽媽看到兒子手中的木發夾,嚇了一大跳,好像楊州手中抓著的是一條毒蛇般。她手中抓著的雞毛棒子也因為手發抖而掉在了地上。她瞪大著眼睛,嘴巴麵的牙齒不斷抖動著,發出牙齒相撞時候的得得得得的聲音。

    “不,不可能的,這不可能的。。。。。。。”

    爸爸趕緊走上前去,扶穩妻子,他從楊州手中拿過木發夾,手也開始顫抖起來。他望著木發夾,顫抖著說:“。。。。。。真的,真的是媽媽的那個發夾,真的是。兒子,這個發夾,你在哪得來的?”

    楊州說:“在我床上,我一睡醒就看到這個在我床上了,所以我才以為是奶奶回來了。我哪有調皮了?為什麼,為什麼媽媽每次聽到我說奶奶,都發脾氣?”

    爸爸摟過楊州,安慰他說:“乖兒子,你回去休息吧,聽話啊,趕緊回房間去休息。我和你媽媽,有事爾商量。”

    他把楊州推進了房間。

    媽媽的臉上仍然洋溢著滿滿的恐懼。

    她慢慢地蹲下來,蜷縮在地上,顫抖著說,“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難道,真的是奶奶回來了?為什麼會這樣?我有做錯嗎?可是,可是這個發夾,真的是奶奶她的。。。。。。你,那時候,你,你有沒有確定奶奶頭上還帶著,帶著,這個發夾?”

    爸爸也蹲下來,摟著她,說:“我非常肯定,那時候,奶奶是帶著木發夾的。。。。。。”

    媽媽仍然顫抖著,說:“也沒人拿過,難道,難道奶奶她真的是回來複仇了?冤鬼索命。。。。。。?”她瞪大著眼睛,充滿血絲的眼中的恐懼要漲破溢出來了,“可是,奶奶,不應該怨恨我的,對不對?你,你也不會怪我的,對不對?那不是我自願的,我也不想這樣子的。。。。。。”

    爸爸把媽媽摟得更加緊,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我,我不會怪你,不會的,不會的。。。。。。”

    楊州貼在窗子下麵,他渾身無力地軟軟地坐在地上。

    會不會是,奶奶已經被媽媽,殺害了?

    他突然覺得身子一陣一陣的發冷,身上破爛的綿襖好像全部被冷冰冰的水澆濕透,那種寒意像針一樣一直刺著身體。

    下一章《媽媽的秘密》

    七十四章:媽媽的秘密

    暴風雪終於下了,那些厚厚的雪席卷著這個破爛的世界,一夜之間,整個世界就變成了蒼白的一片。

    自從上次楊州把***木發夾交給了爸爸後,媽媽就變得越來越神經質。她時常無緣無故地哈哈大笑,或者是笑著笑著就哭喊起來,並且好像一下子就蒼老了很多歲,黝黑的臉上皺紋密密麻麻地爬滿,眼眶深深地陷了進去,眼睛渾濁昏黃,一條一條粗大的血絲互相糾纏在一起,漲出星星點點的血斑點。她動作也沒有過去那般麻利了,反而做什麼事情都慢吞吞的,有時候拿著剪刀剪窗花,手不斷地抖著,連一張窗花都剪得破破爛爛。

    爸爸非常嚴厲地吩咐楊州絕對不能在媽媽麵前提及***事情。這個身體魁梧的漢子,現在卻是滿腹的悲痛。

    北風呼呼地尖叫著,這個泥牆灰瓦的老屋子,搖搖欲墜,不斷有灰塵飄落下來。

    可是,楊州卻又看到了奶奶。

    透過木門的縫隙,在庭院中,厚厚的雪地上,在紛紛揚揚的暴風雪中,他看到奶奶佝僂著瘦弱的身子,緩緩地在雪地上走著,楊州甚至聽到了***腳踩在厚厚雪地上發出的細碎的聲音。

    楊州在那一刻好像忘記了媽媽正在屋子麵,也好像忘記了爸爸一再吩咐他千萬不要叫***囑咐,他衝著外麵大叫一聲:“奶奶,你回來了啊。”

    爸爸聽到楊州的大喊,立刻跑出到門口,揮手就給楊州一巴掌,氣衝衝地說:“你叫什麼?”

    楊州毫無理會爸爸的巴掌,他指著外麵的大雪,說:“爸爸,媽媽,你看,奶奶在那站著,看著我們呢。”

    爸爸有些驚慌地看著外麵,再一巴掌揮在楊州臉上,這一巴掌甚至把楊州的嘴角都抽出血液來,“那根本就什麼都沒有,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是不是瘋了,你是不是想害死你媽?”

    令爸爸吃驚的是,媽媽此刻也來到了他身旁,她一臉平靜地望著大門外的風雪,說:“你幹嗎打兒子啊,兒子沒說謊啊,你看看,奶奶真的就站在那看著我們呢。媽,你終於回來了啊。”

    爸爸疑惑而又害怕地望著自己的妻子,一把摟過她,說:“外麵什麼都沒有,外麵什麼都沒有,太大風了,我抱你回坑上,那暖和。”

    他抱起自己的妻子,那一刻,他才察覺到妻子的身體那麼單薄,那麼的輕,就好像抱著一副骨架,沒有一點的血肉。

    晚飯的稀粥是爸爸弄的,他對楊州說:“去叫你媽媽起來吃晚飯。順便對她道歉,知道不知道,你再對她說起***事情,我就打死你。”

    楊州緩緩地走到爸媽的房間,輕輕推開大門。

    他看到媽媽的身體吊在房間的橫梁上,披頭散發,臉色蒼白,眼睛充滿血液紅紅地瞪著,紅色的舌頭從嘴巴吊出來。

    喉嚨上的白布條,緊緊地勒進她脖子的皮肉麵。

    楊州尖叫了一聲,隻覺得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下一章《***肉》

    前幾天因為上傳時候老是卡機,所以重複上傳了,這是補償,賠罪。。。。謝謝讀者的。

    

Snap Time:2018-02-20 23:11:27  ExecTime: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