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葬》全文閱讀

作者:豬首領大作家  鬼葬最新章節  鬼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鬼葬最新章節第476章發黑人頭X回歸(15-11-10)      475嬰兒的父親麵壁者(15-11-10)      474章蠼害怕的人(15-01-04)     

楔子一眼球


    某年某月,被模糊了的年代。像是一場古老的黑白電影,泛著白色的斑點,哢哢地響著膠片卷動時候的聲音。一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就這樣地被拖著流失過去了。

    然而,一些曾經真實地發生過的事情,卻並不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會消失的。它們曾經這麼真切地發生過了,然後埋在了某些人潮濕的內心深處,長年累月中,逐漸地發芽,抽出布滿尖銳利刺的枝條。然後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開出罪惡的花朵。

    於是,便有了這些故事,一些在時光的洪流中逐漸糜爛,散發著血腥味道的故事。

    深夜,一間幽閉的房間。

    牆壁是木板一塊一塊緊挨著形成的,黝黑的木板,生鏽的鐵釘頭粗暴地凸出來,木板上麵似乎還布著一層黑色的黴斑,像死人身上生長的屍斑,以及很多蛀蟲蛀過後留下的痕跡。

    頭頂上一條長長的紅色電線拖曳著一隻橙色的電燈泡在左右搖晃。

    左右搖晃,搖晃出黑黝黝的陰影以及令人昏眩的燈光。

    房間在光明和黑暗的交織中,房間內的氣氛顯得那麼令人不安。像深夜中驚醒不過來的噩夢,那麼漫長,那麼壓抑,壓抑得令人窒息。

    一個女人坐在一張木椅子上。一動不動,如同一尊白玉雕塑的人像。

    女人雙手被反捆在後麵,白皙的手被一條粗大的麻繩子緊緊地捆住,麻繩子邊緣聳起無數條微細的軟毛,如同一條毛發斑斕的毛毛蟲,緊緊地纏住在女人嬌弱的身體上。女人紅豔豔的嘴巴塞著一團肮髒的布團。

    女人白皙的臉上是濃濃的恐懼。這些恐懼像一股黑色的濃雲,籠罩在女人好看的瓜子臉上。

    她擁有一雙明亮烏黑地大眼睛。如同深秋熟透地黑葡萄。濕潤水瑩。嬌滴欲穿。水汪汪地瞳仁就像兩滴濕潤地水滴。即將要滴落下來。

    隻是。現在這雙眼睛。麵流露出來地恐懼卻差不多要把烏黑地眼球脹破。

    可是。這絲毫也掩飾不了女人地美豔。因為一個容顏美豔地女子。即使是跌進水坑。渾身濺滿了泥汙。也依然無法抵擋得了她地美麗。

    她擁有迷人地身材。即使是被粗大地麻繩子緊緊捆綁著。也掩蓋不了她玲瓏有致地身材。相反。麻繩緊緊地捆在她地身體上。反而更加突出了她身材地前凸後翹。一雙修長地大腿裸露在短裙外麵。在燈光下閃爍著迷人眩目地象牙般地光澤。她披肩地長發如同瀑布般垂在背上。烏黑光亮。每一根都如同最上乘地柔軟絲綢。那麼柔那麼有光澤。似乎是即使無風。這些發絲也會柔軟地飄動起來。

    這樣一個漂亮地女人。任何正常地男人都會驚訝於她地美豔從而產生憐愛。從而拜倒在她地石榴裙下。從而心甘情願地成為她地奴隸。任其擺布。

    可是。現在女人前麵地一個男人卻右手抓著一根長長地銀針。正在距離女人眼球前方幾厘米處緩緩地擺動。

    男人的臉很寬很廣,額頭前的頭發稀疏,在黃色的燈光下閃爍著豬油般的光澤,滿臉粗大的胡須。

    男人似乎在玩弄女人,或者說是在恐嚇女人。因為他手中的銀針隻不過是緩緩地刺向女人烏黑的眼球,然後再針頭即將刺入眼球的那一瞬間,改變針的方向,從女人的眉毛旁邊,輕輕擦過。

    他手中抓著的針針頭非常尖銳,閃爍著銀色的光澤,刺進去皮膚一點點,肯定會很痛很痛。

    尖銳的針頭緩緩地刺向女人凸出來的眼球。

    所以,女人竟然不再敢掙紮。

    因為,稍微掙紮一下的話就有可能讓自己的眼球撞到那枚這樣鋒利的銀針。

    這根銀針尖銳的枕頭就會噗通一聲,刺入眼球中去。

    女人白皙的臉上不斷地流汗,大顆大顆的汗珠不斷地往下滴落。

    男人手中的針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

    他的針尖已經可以碰到女人長長的黑色睫毛了。

    男人手中的針尖最終並沒有刺入女人明亮深邃的眼睛麵。

    男人手中抓著一把鹽——不是那種精製的細如粉塵的鹽,而是那隻粗大的一顆一顆有著尖銳棱角的粗顆鹽粒。廣東粵西地區某些城鎮做一道名字叫“鹽焗雞”的時候,廚師用到的就是這種粗大的鹽。

    男人布滿皺紋的拇指和食指撐開了女人右眼的上下眼臉,露出眼皮下的血紅的地方。然後把那一粒一粒的鹽粒塞進了女人的眼臉當中。

    女人右眼睛開始大把大把地流眼淚,甚至開始充血,流淌出融合著鹽水的鮮紅的血液來。

    女人渾身都在發抖掙紮。

    那是怎樣的一種疼痛啊,平時一粒很小很小的細微的沙粒吹進眼睛麵,都會痛得死去活來,渾身不舒服,而現在是大顆大顆的鹽粒,這些鹽粒有著粗糙尖銳的棱角。

    木椅子發出吱呀吱呀的巨大聲響,像是巨人的顫抖。

    男人拿出長長的銀針,穿上白色的紗線。

    尖尖的針刺入女人眉毛和眼睛之間的皮膚,針尖刺入柔軟的皮膚的那一刻,刺入的部位的皮膚動了一下,發出噗通的一種聲音,就像刺入柔軟的橡皮玩具,然後針頭穿過來。

    男人拉扯紗線的時候,紗線和眼皮的肉摩擦時候發出吱吱的聲音。從**穿過的白色的紗線上麵粘了一縷一縷鮮紅色的肉絲。男人再次把針頭刺入眼睛下麵的皮膚——男人在用長針縫合著女人的右眼。

    一針一線地縫合著,每一個刺口,都流出鮮紅的血液。

    女人的右眼已經被縫合起來了,卻已經腫大起來,眼睛麵仿佛塞入了一隻核桃,把單薄的眼皮高高地頂起來,膨脹的眼皮在電燈泡的燈光下發出柔滑的光澤。

    女人左眼也一直流著淚水。

    她甚至開始嘔吐,大口大口地嘔吐,隻是因為口中塞著布團,所以流不出來。

    可是,那一刻,男人卻看到女人完美無缺的左眼麵流露出的卻不再是恐懼,而是深深的怨恨。

    濃烈的怨恨,仿佛化成有形的風,從女人的眼睛中刮出來。

    又像一把明晃晃的刀,一刀一刀地砍在男人的身體上。

    男人被女子的眼神嚇得竟然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一動不動地盯著女人,然後一步一步地往後退。

    而在木房間處有一個裂縫。

    裂縫外麵,有著一雙天真無邪的充滿稚氣的眼睛,正在望著房間內所發生的一切。

    

Snap Time:2018-05-25 05:43:28  ExecTime:0.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