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378章看誰先死


    這個人躺在地,就好像是一灘爛泥似地。

    此人的兩隻手,原本似乎還打著石膏,但是此時,那石膏早已經碎了,灑落的一地都是,兩條胳膊呈現出一種極為詭異的扭曲狀態,那完全就是不正常的扭曲,很顯然,他的兩條胳膊都已經斷了,而且幾乎可以稱得是寸寸盡斷!

    再看他的兩條腿,那更是讓人不忍看下去,可謂是慘不忍睹!

    兩個腳踝已經變成了那種仿佛是被踩爛的水果,可以想象一下,一節藕被人踩碎,會是一種怎樣的情景!

    兩個膝蓋同樣也是這樣的慘不忍睹,讓人看的頭皮發麻!

    從腳踝到大腿,這兩條腿幾乎就沒有任何好地方了,簡直就被踩成了肉泥!

    就是這樣一個人癱軟在地,讓人渾身發寒,頭皮發麻。

    然而,再看這個人的臉色,更是讓人眼角狂跳。此人的嘴巴使勁的張大,口水都已經耷拉到了地,他還渾然不覺。一雙眼睛死死地瞪著,往外突出的很厲害,就好像是那種脫水而死的死魚眼。

    他的額頭,青筋根根冒起,可以想象,他究竟有多麼的痛苦。

    此人當然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揚言要玩死季楓的那個張狂到極點的家夥——常崇偉!

    隻不過,此時的常崇偉卻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得意洋洋和不可一世,現在的他,比一條死狗都不如,整個人完全就被廢掉了,變成了那種幾乎沒有任何自理能力的廢人!

    這就是季楓的手段,冷酷,幹脆,不再有絲毫的留情!

    經曆了一係列襲殺事件的季楓,手段冷酷了太多,但是,如果這一幕被那些同情季楓痛恨常崇偉的人看到,卻也是大為爽快。

    以往常崇偉並不是沒有這樣在別人身做過,尤其是那些曾經欺負過他的小混混,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被他給搞成了殘疾,甚至是直接打死埋起來了。

    他卻是沒有想過,今天遇到了季楓,卻是在季楓這,被施展了一遍這樣的手段。

    如果他想過會有報應的話,不知道還會不會如此猖狂!

    但實際,此時的常崇偉已經想不到這些了,他早已經痛苦的麻木了,眼神充滿了絕望而又茫然,根本再也沒有了半點希望!

    “崇偉——”

    一聲淒厲而又憤怒到極點的吼叫聲,在審訊室響起,傳出了很遠,很遠……

    趙國勝終於看出了這個癱軟在地的人,不是別人,就是他那唯一的兒子,常崇偉!

    霎時之間,趙國勝就仿佛覺得有人攥著他的心髒,使勁的拽了一下,讓他疼的鑽心,眼前一黑,整個人就直接往前一栽,就要倒下去。

    “主任!”

    那警衛趕緊一把扶住了趙國勝,趕緊扶著他坐在旁邊的輪椅。

    蹬蹬蹬蹬……

    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幾個身影來到了審訊室門口,卻是擔心季楓的李若男和鄭元山。

    而他們看到審訊室的情景,頓時愕然無比,緊接著,二人都隻覺得頭皮發麻,眼角狂跳,幾乎都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了。

    實在是太殘酷了!

    就連見多識廣的鄭元山,都忍不住心中狂跳,哪怕是那種窮凶極惡影響極大的碎屍案,他都見過,當然,眼前的這一幕跟那種殘酷的碎屍案子相比,隻能算是小兒科。

    可是,躺在地的這個人,是常崇偉啊!

    看到抱著臂膀站在審訊室中的季楓,鄭元山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常崇偉那可是趙國勝的兒子,而且是獨子,他怎麼敢下這樣的毒手?!

    這會引發家族之間的全麵對抗,會讓季楓和季家都成為其他家族的公敵,會陷入忘恩負義的罵名口水啊!

    季楓下手,實在是太毒辣了!

    一時間,鄭元山也是愣在了那,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該做什麼……

    李若男同樣也是如此,她雖然並不知道這其中的內情,考慮不了那麼多,可是眼前的這一幕,同樣讓她心中狂跳,頭皮發麻。

    季楓下手,如此狠辣!

    “呼哧~~~呼哧~~~!”輪椅,趙國勝劇烈的喘息著,整個人都陷入了極度的激動之中,好半晌之後,他才略微有所緩和。

    “季楓!你敢這麼對我兒子!”趙國勝抬起了頭,冷冷的盯著季楓,幾乎是一字一字的說出了這句話,“我一定會讓你死!我要讓你下地獄!”

    那充滿了濃濃恨意的聲音,瞬間讓季楓想起了一個人——當初給他打威脅電話,說跟自己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那個人!

    雖然季楓可以肯定他們不是同一個人,但是,他們的口氣都是很像,都對自己存有刻骨的恨意。

    季楓的眼中漸漸的升騰起了殺機,他的語氣卻是十分的平淡:“威脅的話我聽的多了,但是,到現在我活的還好好的,我的對手倒是死了不少!”

    “小李,快點叫人,把傷者送往醫院!”這個時候,鄭元山才算是反應過來,慌忙叫了一聲:“快點!”

    不管是季楓還是常崇偉,都不能死在這,不然的話,鄭元山的麻煩都大了!

    李若男也反應了過來,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平靜無比的季楓,而後,便趕緊出去叫人了。

    “好,好啊!”趙國勝的目光卻是死死地盯著季楓,“季楓,我以我趙國勝的人格向你保證,你若不死,這輩子就永遠別想走出監牢!不然的話,我趙國勝自動把腦袋獻!”

    “隻要你敢獻,我就敢要!”

    季楓卻是根本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他冷笑道:“隻不過,我就怕你沒有那個能耐關住我!趙國勝,我坐在這,等你來求我出去!”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趙國勝點了點頭,又深深的看了季楓一眼,他這才站起身來,和那個警衛一起,趕緊小心翼翼的扶著常崇偉往外走去,現在跟季楓說什麼狠話都是次要的,把兒子送去醫院救治,那才是最主要的。

    至於季楓……

    趙國勝臨出門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管他是誰的子孫,也不管季老頭是不是還活著,他都死定了!

    季楓卻是抱著臂膀,淡然的看著他們的背影。

    他敏銳的注意到,趙國勝的身體在不斷的顫抖,他知道那並不是害怕,很顯然,趙國勝對他的恨意,已經達到了極致,是一定要置他於死地的。

    “想要我死?”季楓冷冷一笑:“很榮幸,我們的心思都是一樣的,就看誰先死!”

    鄭元山在旁邊聽的頭皮都有些發麻,敢跟趙國勝對著幹,比誰先死的人,還真找不出幾個,季楓當真是膽氣十足,而且,手段也狠辣無比。

    看著一臉剛毅的季楓,鄭元山忽然意識到,站在他麵前的這個年輕人,已經不再是個孩子了。

    這個季家的小tz,真的長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鄭元山知道,自己對待季楓的態度,該有所調整了,必須要適應季楓的成長和變化,不然的話,他恐怕會激起季楓的不滿。

    隻是,這個剛剛長成的季家tz,究竟拿什麼來跟趙國勝鬥,尤其是在振國記和季家都沒有任何反應的情況下!

    他究竟是在放狠話?還是真的底氣十足?

    季楓再一次把常崇偉打成了重傷,幾乎當場殺了常崇偉!

    ......

    “季楓,季楓……”坐在醫院走廊的趙國勝,腦海中不斷的回響著這個名字,看著還在亮著燈的手術室,趙國勝心中的恨意簡直無法抑製!

    他一咬牙,直接拿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是我,立刻調撥一支警衛小隊來江州,要用最快的速度!”

    緊接著,他轉頭看向了身邊的警衛,問道:“他們三個怎麼樣?”

    那警衛立刻說道:“他們三個都還在救治,其中兩個中了槍傷,還有一個因為手槍炸膛,臉被炸爛了,眼睛可能保不住了!”

    趙國勝的眼中閃過濃濃的恨意,他咬牙道:“很快就會有警衛到來,從帶幾個人,記住,我不想再聽到某些人活著的消息,怎麼做,那是你的事,記住了嗎?!”

    “主任……”那警衛頓時微微一驚,主任這是要幹掉季家的tz啊!

    “我說的話不好使了嗎?”趙國勝冷冷的一眼掃過,“做成畏罪自殺的現場,這不是你們的強項嗎?!”

    “這……”那警衛不禁有些遲疑。

    趙國勝頓時大怒,他剛想發火,就突然聽到手機響了起來:“叮……”

    他低頭看了一眼,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接通了電話:“我是趙國勝,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了?”

    “趙主任,大事不好了,早省接到了舉報材料,進而開會,我才有機會給你打電話……”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急切,“有人舉報了常氏集團,還有人帶來了大量常氏集團和崇偉公子犯罪的證據……”

    電話那頭的人快速的將江南省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尤其是著重指出了,舉報的人,帶來了極為詳細確鑿的舉報材料,光是那些證據,就足以使得銀行凍結常氏集團的資產,而且,針對常崇偉的那些證據,絕對可以讓他被判死刑!

    趙國勝的臉色……變了!

    ......

    

Snap Time:2018-08-18 08:35:49  ExecTime:0.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