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226章凸顯愚蠢


    第226章凸顯愚蠢【第一更】

    “你們兩個,過來。”

    鄭毓秀躺在沙發,吹著冷氣,嘴吃著葡萄,顯得很是優雅,略微擺了擺手將她的助理和保鏢給叫了過來。

    “二小姐,請問有什麼吩咐嗎?”一男一女兩個人快速的走了過來。

    “噗!”

    鄭毓秀將葡萄皮吐了出來,那修長的秀眉挑了挑,問道:“交給你們辦的事情,有結果了沒有?”

    “二小姐,現在還沒有什麼結果,那邊還沒有將消息反饋回來……”那女助理說了一句,神態十分的恭敬,“二小姐您放心,我們找的那個人,在粵州的道雖然隻是小有名氣,但是他們做事,還從來都沒有失手過!”

    “是啊,二小姐,瘦猴他們這個團隊,很是強悍,要想對付榮……”那男保鏢話還沒有說完,就見鄭毓秀眉頭微微一皺。

    “榮什麼?什麼榮不榮的!”鄭毓秀頓時臉色一沉,“記住,以後說話要注意,不該提起的,就不要提,知道了嗎?”

    “是,二小姐,我們記住了。”二人趕緊說道。

    “嗯,去,那邊如果有消息,要及時來告訴我,知道了嗎?”鄭毓秀努力的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更有一種不怒自威的高高在的位者感覺。

    “是!”二人趕緊應道。

    看著他們那既恭敬又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鄭毓秀不由滿意的點點頭,擺了擺手說道:“去忙你們的!”

    鄭毓秀這麼一副做派,似乎給人一種錯覺——如果把這別墅的豪華裝飾,改成古代的亭台樓閣,再把這沙發改成古代的床榻,那現在的鄭毓秀絕對不是什麼別墅內的二小姐,而是像極了古代宮廷的娘娘……

    尤其是那種做派,更是像極了,簡直一般無二!

    鄭毓秀卻是滿意極了,她又拿起一顆葡糖輕輕的放在了嘴,慢慢的品味了起來。咬破葡萄皮,那種甜甜的汁液便流進了嘴,讓她渾身下都透著一股舒爽無比的感覺!

    卻也不知道,究竟是葡萄的美味讓她如此舒爽,還是因為那一男一女二人對她的那種仿佛是對待主子一般的恭敬,才讓她顯得如此舒爽。

    半晌後,鄭毓秀才微微睜開雙眸,暗讚一聲:“看起來,權勢、金錢,都是這世界最好的東西,權勢可以讓人害怕,讓人敬服,讓人心甘情願的給你當奴才……而金錢,卻可以讓你盡情的揮霍!”

    鄭毓秀靠在那柔軟的沙發,吹著冷氣,整個人幾乎就要陷進那沙發了。

    她伸了個懶腰,都覺得自己渾身下都在散發著美妙的高貴氣息,她不禁感慨:“這金錢與權勢如果都集中在了一個人的手中,就足以讓任何一個人都要拜服在你的麵前。”

    “權勢我已經有了,鄭家的二小姐……武誌和的未婚妻……”

    鄭毓秀輕聲呢喃,一臉的陶醉,“現在我唯一欠缺的,就是金錢,但是,我也很快就要擁有了……而且,我還可以看到榮素顏那淒慘的下場……包括整個榮家!”

    就是因為太過拜金,鄭毓秀就更加清楚榮鵬集團的股權到底有多少價值。那麼,她就更加不相信,榮鵬會舍得將榮鵬集團的股權全部交出來。

    哪怕……榮寶剛就在她的手中!

    也正因如此,鄭毓秀才要確保萬無一失,讓榮鵬不得不將榮鵬集團的全部股權交出來,她便吩咐下麵的人,去做了一些事情……針對榮家的一些事情!

    腦海中想象著榮家人的淒慘模樣,再想象自己得到榮鵬集團之後,那種幸福的生活……

    “嗚哇嗚哇!”

    然而,還沒有等鄭毓秀陶醉多長時間,外麵就忽然傳來了極為刺耳的警笛聲,一下將她從那種美妙的感覺中給驚醒了,鄭毓秀頓時大怒,猛然站了起來。

    “混賬東西!”鄭毓秀一邊陰沉著臉大步往外走,一邊怒罵:“穿著那身皮,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嗎?敢在我家門前鳴警笛……”

    說話間,她就已經走出了大堂,來到了客廳門口。

    然而當她看清楚院子的情景,她的罵聲可謂是戛然而止,臉甚至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原來,幾輛警車居然是直奔著這來的,而且根本沒有經過允許,就停在了大門前,幾個警察甚至連門鈴都沒有按,就直接翻牆而過,手持武器衝了進來……

    鄭毓秀的幾個保鏢立刻反應了過來,迎了去。她的女助理也快速的跟了去,詢問這些精彩的來意。

    而此時,鄭毓秀卻是轉身回了客廳。在她看來,以她的身份,這些警察還沒資格讓她去交涉,至少,他們也應該來見她才對,而不是她自己迎去。

    然而,鄭毓秀左等右等,卻沒有等來那些警察,反而聽到外麵有爭執的聲音。

    “你們這是幹什麼?”

    “你們憑什麼隨便抓人,快點住手,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這是……”鄭毓秀立刻聽了出來,說話的是她的一個保鏢,以及她的那個助理,他們的聲音很是急促,顯得氣急敗壞的樣子。

    鄭毓秀原本正安然的坐在沙發等著那些警察來‘拜見’,但是現在,她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於是她立刻站了起來,趕緊走出客廳,卻見那些警察正將她的那個女助理,以及她的其中一個保鏢戴了手銬,正在往外押,眼看就要出了別墅大門了。

    “站住!”

    鄭毓秀嬌喝一聲,立刻快步走了出去,氣勢洶洶的問道:“你們是哪的警察,竟然敢在我這抓人,你們的局長叫什麼,讓他來跟我說話!”

    “這位女士,我們正在辦案,請你不要妨礙我們執行公務!”一個警察冷冷的說道。

    與此同時,那幾個押著鄭毓秀女助理和保鏢的警察,根本都沒有回頭看她一下,他們可不知道鄭毓秀是誰,隻知道局長給他們下的命令,是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嫌疑人抓捕歸案,進行突擊審訊,爭取盡快結案。

    “你,你們……”

    鄭毓秀被氣壞了,這些臭警察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簡直反了天了!

    “他們犯了什麼罪,你們憑什麼胡亂抓人?!”鄭毓秀憤怒的問道,“你們是哪的警察?!”

    “我們是粵州市局的,這一男一女,他們跟一起買凶殺人案有關,我們也是掌握了確切的證據才來抓人的!”那警察看鄭毓秀的穿著,再看這別墅,他也知道鄭毓秀不是一般人,所以這才給了一個解釋。

    “買凶殺人?!”鄭毓秀頓時臉色一變,她想到了什麼,頓時問道:“殺誰了?”

    “對不起,案件正在審理中,暫時不能透露消息!”那警察說了一句,而後,便直接轉身出了大門,車一溜煙的走人了。

    “買凶殺人?!”鄭毓秀站在客廳門口的台階,臉色可謂是變了又變,眼中卻是多了一絲慌亂。

    事實,這所謂的買凶殺人,她又豈能不知情?

    可是,她並沒有命令他們去殺人啊,隻是要他們對榮家做點……

    “是榮鵬在中間搗鬼了?”鄭毓秀頓時心中一動,她清楚榮鵬在粵州的能量,尤其是現在榮家和武家表麵還沒有徹底撕破臉的情況下,至少外人不知道這兩家已經分開了,那麼,榮鵬的話或許也會很好使……

    想到這些,鄭毓秀頓時氣急了,她咬牙切齒的說道:“還真是不得了了,榮家還真是長本事了……居然還敢反擊?!”

    恨恨的哼了一聲,鄭毓秀立刻轉身回到房間去換衣服,隨後,她立刻招呼剩下的幾個保鏢跟她,和她一起,開車直奔市局而去。榮鵬在粵州有些能量,但是,她鄭毓秀也同樣不是軟柿子,在這粵州,她也是能說的話的!

    她就不信了,一個小小的商人,還能翻了天?

    然而,鄭毓秀卻是不知道,她這麼一去,卻也正好是自己送門去了!

    所以說,愚蠢的人未必就一定自大,但是自大的人,肯定是愚蠢的,尤其是在某些特定情況下,他們的愚蠢,就凸顯無疑了。

    ......

    粵州市局。

    當幾輛警察進了大院,幾個警察將那一男一女押下車,季楓與榮鵬不禁相視一笑,同時說了一句:“來了!”

    “榮叔,你立刻再去督促市局的負責人,讓他們盡快審訊出結果……”季楓說道,“記得問問那幾個警察,當時抓人的時候,是什麼情況,鄭毓秀有沒有說什麼……”

    這些情況都十分的重要,而且現在必須要爭分奪秒的先把主動權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這才是最重要的!

    榮鵬自然明白這些,他立刻點頭說道:“我這就過去。”

    看著榮鵬的背影,季楓站在會客室的窗戶邊,雙手抱著臂膀,手指輕輕敲打著自己的手臂,這是他習慣性的思考方式。

    “白蛛,走,我們也過去,一定要想辦法坐實那一男一女的罪證!”季楓說道。

    能否定鄭毓秀身邊這兩個人的罪行,絕對是至關重要的。

    ......

    第一更。

    

Snap Time:2018-08-18 08:35:04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