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63章武誌和再現江州


    第163章武誌和再現江州

    季少雷眉頭緊皺,與季楓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一抹凝重,武誌和突然出現在這,這可真是奇怪了!

    按道理來說,武誌和現在應該在北陝省摸爬滾打呢,再加上之前在華和縣他武誌和又栽了個跟頭,現在應該老實一點才對,怎麼他反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沒有好好的修身養性,居然還跑到江州來了!

    “這家夥來江州,肯定沒什麼好事!”季少雷一語斷言,神色不善,“要不要動他?”

    季楓搖搖頭,說道:“暫時沒這個必要,先弄清楚他來江州是為了什麼,另外,還要確定一下,剛才從這包廂出去的人,究竟是不是秦淑婕!”

    “嗯!”季少雷點點頭,讚同季楓的想法:“那你打算怎麼做?”

    季楓想了想,說道:“這樣吧,你和老段先回去,我留在這看看情況,反正也不會有什麼問題,這件事情你們就不要過問了,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再找你們。”

    “也好,這是江州,他武誌和就算再有能耐,也沒本事在這說翻起什麼風浪來。”季少雷笑道,“那我和老段就先回去了,你自己也注意點,當心他帶著內衛,到時候一旦動手的話,可別吃虧!”

    季楓笑道:“他現在還敢帶內衛?那我就讓他再被剝一次麵子!”

    上一次就因為武家的內衛胡亂行動,抓走了康源,要逼他說出康源瘦身粉的配方,結果整個武家都因為那幾個內衛的行動,而受到了牽連,其中受連累最狠的,就是武家老大,也就是武誌和的父親。

    當然,武誌和也沒有號國道哪去,直接被貶到了北陝省,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發配,是武家對他的一種懲罰。

    現在隻要他還帶著內衛到處惹是生非,那季楓就真的敢再動他一次,讓他知道,好了傷疤忘了疼,其實也是十分可怕的。他身邊的那些內衛雖然能夠給他帶來安全,但是同樣也能讓他陷入險地。

    “倒是千萬別留情!”季少雷立刻說道。

    季楓嘿嘿一笑:“放心吧,隻要他真的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

    “就算是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你也要想辦法讓他做。”季少雷笑道:“好不容易逮著這次機會,怎麼也要做點什麼來,你說是吧?”

    “再說吧!”季楓啞然失笑,看來,二哥也是陰人陰上癮了。

    二人頓時微微一笑,季少雷便跟段鵬打了個招呼,他們先離開了春江花月夜會所,留下來季楓一個人在這看著。

    實際上,季少雷也知道,季楓留下來是最合適的。要說監視別人,他還真不是一個好手,但是季楓就不一樣了,這兩年,季楓連續參加了兩次作戰行動,而且還在怡和大廈跟劫匪火拚過,那身手絕對不是他能夠比擬的。

    所以,季少雷也就不打算留在這礙手礙腳的了。

    萬一到時候他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直接把武誌和的腦袋給開花了,那也是個麻煩事。

    畢竟他是國企的老總嘛,總是要講究點身份的,又不是流氓。

    他可不像武誌和那樣,整天幹部沒個幹部樣,到處亂竄,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看著季少雷二人已經離開了春江花月夜會所,季楓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的目光從旁邊那個包廂的門縫看去,隱約能夠看到武誌和似乎正在跟誰說話,此時的他滿臉的笑容,看起來好不開心。

    而他的笑容之中,似乎又帶著一點猥瑣,看起來十分的怪異,就好像是那種……想做什麼壞事,雖然還沒有得手,但是卻即將做成的那種感覺。

    既是得意,又是小心,又是猥瑣……不一而足。

    季楓不由暗暗嗤笑一聲,這個張狂的家夥不知道又想做什麼壞事了!

    “……哈哈哈!”隱隱約約的,從麵傳來了武誌和那哈哈大笑的聲音,顯得十分得意。但是除了武誌和的聲音之外,似乎包廂還有另外一個人的笑聲,雖然那個聲音不算高,但是卻逃不過季楓的耳朵。

    更重要的是,季楓似乎覺得,另外一個聲音也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聽過,但一時間還真想不起來了。

    “不管跟武誌和說話的那人是誰,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我真的在哪聽過那個人的聲音!”季楓暗暗斟酌,皺著眉頭苦思冥想,還是沒有想起來那個聲音的主人到底是誰。

    “瞧我這記憶力!”季楓拍了拍額頭,還過目不忘呢,怎麼聽過的聲音都不記得了?

    為了搞清楚跟武誌和說話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他們究竟想要幹什麼,季楓決定要偷聽一次。他輕輕的又把包廂的門,稍微推開了一點點,這樣一來,他就可以看清楚包廂麵武誌和的全部身影,以及另外一個人的半個身子,而且還是背對著門口的。

    季楓仔細看了半晌,還是沒有辨認出這個坐在武誌和斜對麵的人,到底是誰。

    現在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這個人一定是個男人。

    季楓皺了皺眉頭,再次將包廂的門稍微開大了一些,而後,他便站在門口,裝作無意的聽著麵武誌和與那個男人之間的對話。

    同時,他的心也在想著,剛才那個一閃而過的身影,究竟是不是秦淑婕。

    如果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秦淑婕的話,那她怎麼會從武誌和所在的包廂出來?她與武誌和認識?還是……

    這個時候,包廂隱隱傳來了說話聲。因為這會所的包廂都比較大,武誌和那個人坐的距離門口較遠,他們說話的時候似乎又在刻意的壓低聲音,所以聲音傳來的時候也是時斷時續的。

    幸好,季楓耳力過人,再加上這會所十分的幽靜,他倒是可以聽清楚麵二人的對話。

    實際上,如果季楓進入包廂,就一定會發現,那個跟武誌和在說話的人,其實他也認識,而且,二人之間甚至還可以說有點小小的過節……

    武誌和臉帶笑容的坐在包廂,滿臉淡淡的笑容,但是他的眼中,卻不時的閃過一道道貪婪而充滿了欲念的光芒,想想即將發生的事情,他的心情也舒暢了起來。

    連帶著,他甚至覺得這會所都顯得很是與眾不同。

    “你還別說,這會所雖然不是很大,但是環境倒也不錯,在這倒是很舒服嘛!”武誌和看了看包廂的布置,不禁隨口說了一句,心中可是充滿了期待。

    “武少說的極是,在這幽靜的包廂,有著淡淡的花香,與街邊飯店那種味道完全不同,甚至於,那些高檔一些的飯店,麵也都是空氣清新劑的味道,聞的時間長了,也讓人很不舒服。”

    坐在武誌和對麵的,是一個青年男人,長得倒是豐神俊朗,看起來一表人才,但可惜的是,此時他的臉上卻是帶著一種諂媚的神情,頓時讓他那俊逸的形象顯得有些走樣了。

    如果季楓在這的話,定然會一眼認出,這個年輕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曾經跟他稍微有點小衝突的鄭浩宇,同樣,他也是秦淑婕的前夫!

    “可這春江花月夜會所,卻不是如此,這完全都是自然的花香,這也算是會所的一種特色,正好應了會所的名字。”

    鄭浩宇臉上帶著無比燦爛的微笑,“平時秦淑婕最喜歡來的地方,就是這家會所,今天我們果然碰到了。武少,您可真是好福氣啊。”

    “嗯,福氣談不上,不過桃花運倒是經常會有,哈哈哈……”武誌和得意的笑了起來。想起秦淑婕那仿佛熟透的水**桃一般的豐腴嬌軀,他就有些蠢蠢欲動,心中火急火燎的,恨不得現在就將秦淑婕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

    鄭浩宇在一旁小心的賠笑,心中卻是有些出乎意料的欣喜。

    事實上,原本鄭浩宇都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沒有什麼出頭之日了,被迫離開江州,去了南粵。

    但是他卻很不甘心,當初在江州的時候他是何等的風光?除了一些公子哥和一些真正的大富豪之外,誰敢不給他麵子?

    要知道,他可是季少雷的大學同學!

    當初在江州混的時候,他打的就是這個名號,混的那絕對是風生水起,很是風光。

    這就得益於,當初上大學的時候,季少雷曾經欠了他一個人情,再加上兩人的同學關係,嘿,季少雷還能不罩著他?

    被江州第一公子罩著,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反正在這官場上,那是已經高枕無憂了,他不需要像別的自主創業的同學似地,整天要給領導送禮,要巴結這個,奉承那個的,有季少雷的朋友這個名號擋著,誰還敢不開眼的故意來找他的麻煩?

    接下來,隻要想著怎麼賺錢就可以了。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季少雷雖然願意幫他,可是,卻不允許鄭浩宇打著他的旗號,在外麵欺行霸市,更不允許他為非作歹。

    因此,鄭浩宇也隻能老老實實的想辦法賺錢,這讓他多少有些不甘心。

    但是他卻沒有想過,如果沒有季少雷在上麵照應,他恐怕連賺錢的機會都沒有,就不要說什麼欺行霸市為非作歹之類的了。

    :

    

Snap Time:2018-08-18 11:01:03  ExecTime:0.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