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39章秘辛


    第39章秘辛【第一更】

    這個電話似乎讓張磊的心情十分的糟糕,也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隻見張磊麵沉如水,牙齒咬得咯咯響。

    他深吸一口氣,對著電話說道:“大姐,不用去老鄭家討說法,我現在已經到江州了,你別急,我這就趕過去。”

    啪!

    掛掉電話,張磊深深的呼吸幾下,才說道:“瘋子,你帶著她們先回去,把車給我用一下。”

    季楓卻沒有立刻答應他,而是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剛才他聽張磊說到了老鄭家,這頓時就讓他重視了起來,雖然他對老鄭家不了解,可是到目前為止,他唯一接觸過老鄭家的人,就是武誌和的女朋,叫什麼鄭毓秀的。而那個女人,實在是沒有跟他留下什麼好印象,

    “沒什麼,有幾個不開眼的東西找事,我過去看看。”張磊沉聲說道,“別問這麼多了,等我回來再跟你詳細的說。”

    “那還是一起去!”季楓笑道。

    跟張磊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兄弟,他又豈能不知道張磊的脾氣?

    這家夥雖然看似大咧咧的,但實際,他比誰都精明,想把他氣成這個樣子,那還真需要一定的水準才行。

    很顯然,打電話的那個人跟張磊說的事情,顯然不簡單,至少,這事情應該觸及到了張磊的底線,不然他絕對不會氣成這個樣子的。

    看他那眼中寒光閃動,現在如果有把刀,他都敢殺人!

    “地址是哪?”季楓問道。

    “你們就別跟著去湊熱鬧了好!”張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季楓卻是一點也不介意,而是笑的說道:“難得見你小子發這麼大脾氣,不去跟著看看熱鬧怎麼能行?說,地址!”

    張磊無奈的搖搖頭:“你小子就是臉皮厚......好,你們跟著去可以,但是到時候我要是做什麼事情,你們被阻止,不然的話,你們現在就不用去了。”

    旁邊童蕾剛要說話,季楓就立刻笑道:“放心,我肯定不阻止你,說不定我還會湊湊熱鬧呢!”

    “你小子......”張磊被氣樂了,他搖搖頭,說道:“仁愛醫院。”

    “醫院?”

    季楓與童蕾二女都忍不住一怔,怎麼跟醫院扯關係了?

    “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童蕾一聽是要去醫院,再聯係到張磊那憤怒的樣子,她頓時就不放心了。

    “小斌被人打了,現在進了醫院......那些混賬東西!”張磊冷哼一聲,臉色寒的可怕。

    “什麼?!”

    童蕾也吃了一驚,“他還是個孩子,誰打他幹什麼?”

    “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我們邊走邊說!”張磊微微搖頭。

    這個時候,季楓已經從導航儀點出了仁愛醫院的地圖,便按照地圖的指示快速的趕了過去。

    他雖然在江州待得時間不短,足足有一年半了,但是,還真從來都沒有去過醫院,最多也就是去過學校的醫務室,所以這仁愛醫院在哪,他還真不知道,隻能依靠導航。

    就因為對路不是太熟悉,再加這個時候正是交通高峰期,所以路開的很慢,幾人也就有時間聽張磊說事情的經過。

    張磊口中被人打的進醫院的那個小斌,原名叫做鄭斌,後來改名叫做張斌,而這兩個姓,都是有原因的。

    實際,張斌之所以會有兩個姓氏,那是因為,他的父親也有兩個姓氏。當季楓知道張斌父親的身份之後,便頓時大吃一驚。

    張斌的父親不是別人,正式張磊的二舅,也就是江州市局的副局長,鄭元山!

    “......其實這都是一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事情了,隻是有些人卻還抓住這點小事不放,其心當誅!”張磊冷聲道,“其實,怎麼說呢,我媽媽一共兄妹四個,但是,其中我大舅和二舅,和我媽媽、我三舅,是異父同母的兄弟姐妹......”

    通過張磊的述說,季楓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張磊的外公,也是一位老戰士,隻是當年在戰爭中失去了一隻眼,半邊臉也被毀了,所以後來雖然戰爭結束了,但是他老人家當時卻因為這些問題,找不到對象。

    而張磊的外婆,當時也正好丈夫去了,孤身一人帶著兩個兒子,生活十分的艱辛,眼看就吃不飯。

    “當時他們正好在同一個農場改造,因為當時我二舅才剛剛一歲多,我大舅也才四五歲,以我外婆一個婦道人家,怎麼可能養得活兩個兒子?也多虧了我外公幫她,我大舅和二舅這才能健康成長!”

    張磊說道:“後來,我外婆發現外公是個厚道人,所以兩人就逐漸的產生了感情,後來他們也就結婚了。”

    季楓這才恍然,為什麼張磊跟隨母姓張,而他二舅鄭元山卻是姓鄭,按道理來說,張磊應該和他舅舅同姓才對,但事實卻不是這樣,原來,根子在這!

    以前季楓雖然也隱約知道一些,但那也隻是在燕京偶爾聽到的一些傳言,卻沒有張磊說的這麼詳細,而且傳言和事實也有很大的出入,根本不可信。

    “其實呢,當時他們結婚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反對,反正都是在勞動改造嘛,沒有人過問他們的生死,也沒有人在乎他們結婚了還是離婚了。”張磊說道,“但是等後來我外公的老首長為他平反,他再次進京,結果,他和我外婆的婚事竟然被人拿來說事!”

    季楓微微點頭,嘲諷的一笑。人都是這樣,如果一個人混的差,相信很多人甚至都不願意多看他一眼,除非是想找到優越感,才會想起他。

    可是,如果一個原本比較差的人,突然有一天混好了,那麼,肯定就有不少人心中不平衡了,眼紅了。

    “可悲的是,說閑話的人,偏偏還是我外婆以前的婆家人。”張磊冷笑一聲,突然問道:“瘋子,知道燕京的鄭家?”

    季楓一怔:“是跟武家走的比較近的鄭家?”

    “就是那幫人!”張磊語氣不善的說道:“他們就是我外婆原來的婆家人!”

    “你說什麼?!”

    季楓猛然回頭看了一眼,詫異極了,“老鄭家?”

    “沒錯!”張磊冷笑不已。

    季楓不禁默然了,這可真是沒有想到,鄭元山居然是鄭家的人,或者說,他的父親居然是鄭家的人!

    這可真是太出乎季楓的意料了,想不到鄭元山跟鄭家居然還有這麼深的淵源。

    “別看我二舅是鄭家的人,但實際他卻是跟著我外公長大的,視我外公為親生父親,而且因為鄭家的人說我外婆的閑話,所以他跟鄭家的關係並不怎麼樣。”

    張磊說道:“我二舅這些年,從來都不回去過年,而且隻要不是有什麼特殊的事情,他基本也都不會去燕京,就是不想見到鄭家的人!”

    “原來居然會是這樣......”季楓不禁感歎。

    “哥,那今天小斌被打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童蕾在旁邊問道,“小斌被打,怎麼又跟鄭家扯關係了?”

    “誰知道呢!”張磊冷哼一聲,“表姐隻是在電話說,小斌被鄭家的人打了,現在正在醫院檢查,八成是鄭家的人又在找茬!”

    “鄭家的人實在是太過分了!”童蕾氣呼呼的說道,“想找麻煩直接去找二舅不行嘛,幹嘛要打小斌啊!”

    “哼!老鄭家的人一向都是這麼不講理,再說他們敢去找二舅的麻煩嗎?”張磊冷笑不已。

    季楓說道:“別說這麼多了,先去醫院看看是怎麼回事,再商量也不遲!”

    ......

    當季楓四人趕到了江州仁愛醫院,在外科病房找到了鄭元山的兒子張斌,旁邊還有他的姐姐,一個大約二十三四歲的女孩子在照顧他。

    張斌的頭被包紮了幾圈紗布,眼眶也有些淤青,正躺在床打吊水,除此之外,也沒有多大的傷勢,這讓張磊和童蕾都不由鬆了一口氣,沒有多大傷就好。

    “大姐,小斌!”張磊和童蕾快步走了過去。

    “你們來了。”張斌的姐姐跟張磊兄妹打了個招呼,又對季楓和蕭雨萱點了點頭。

    “我跟你們介紹,這兩位都是我的朋,季楓,蕭雨萱。”張磊先給雙方做了介紹:“這兩位是我的表姐張雲,表弟張斌!”

    “大姐,小斌的情況怎麼樣?”雙方打過招呼之後,張磊便問道。

    “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就是腦袋被打破了,有些輕微的腦震蕩,需要留院觀察幾天,其他的都是皮外傷。”張雲微微搖頭,憤怒的說道:“他們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張磊沉著臉,沒有說話。

    “磊哥,我沒有丟臉,他們打了我,我也打了他們,其中一個小子被我砸了一酒瓶子,但是他們人多,我才打不過他們。”躺在病床的張斌忽然說道,“等我好了,我一個個的全部砸死那些混蛋!”

    “說什麼呢!”張雲瞪了他一眼,“就你能!”

    “小斌,你怎麼會和鄭家的人碰到一起?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張磊沉聲問道。

    

Snap Time:2018-07-18 18:28:52  ExecTime: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