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830章徐龍要跑

  
  第830章徐龍要跑
  “年夜,年夜哥.....慶春馬上懵了。
  “什麼!都是幹的好事!”德律風的那個聲音怒吼:“聽要將季少關起來?!卻是真有膽量!讓去江浙掛個閑職,居然就惹出這麼年夜的麻煩,怎麼不去把天給捅個窟窿!”
  “年夜......年夜哥,的什麼季少,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高慶春嚇得直抹冷汗,話也結結巴巴的,顯然對德律風麵的這個‘年夜哥’十分的害怕。
  “少空話!”
  德律風那個聲音咆哮道,“我不管用什麼體例,一定要征得季少的原諒,否則的話,以後就永遠都不要回來了,自己愛幹嘛就幹嘛去!”
  高慶春馬上心中咯一聲,急忙問道:“年夜哥,年夜哥,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季少,到底怎麼回事,能不克不及清楚一點?”
  “是不是在跟人一起吃飯?!有沒有一個年輕人?!”德律風的聲音問道:“那個年輕人就是季少,燕京季家振華部長的公子......看這個混蛋,都幹了些什麼事情!”
  “!”
  高慶春完全的愣住了,腦海中幾乎是一片空白,心中顫栗:“年夜哥,他,他真的是......”
  “空話,我用得著騙嗎?剛才振華部長的秘書都把德律風打到我這了,呢!”德律風的那個聲音惱怒的道:“這個混蛋,剛到江浙才幾個月,就給家惹出了這麼年夜的麻煩,,簡直混賬!”
  “年夜哥,那,那我該怎麼辦?”高慶春幾乎都要哭出來了,作為燕京人,自在燕京長年夜,同時又降生在一個三流的世家,對季家這種高門年夜閥,高慶春那簡直就是如雷貫耳,那可是需要自己仰望的處所!
  可是現在,自己居然要把季振華的兒子給關起來......高慶春覺得,這是迄今為止自己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還能怎麼辦?”德律風那個聲音沒好氣的道:“立刻去征得人家的原諒,否則的話,自己看著辦就行了!”
  話音剛落,德律風就被掛失落了。
  高慶春的兩腿已經有些發軟了,他雙手顫抖著將德律風給收起來,有些艱難的轉過頭看著季楓,擠出了一絲笑容,卻比哭還要難看。
  照理,身為副省長,高慶春不該該如此的不堪。可實際上,他的這個副省長職位,卻不是像其他人那樣一步步的從基層爬上來的,而是一直都在國企混資曆,比及了年齡,級別也到了,他也就到處所上來,算是暫時掛職,期待著其他合適的職位和機會。
  也正因如此,高慶春根本沒有那些在官場中摸爬滾打的官員心態好,至於能力和魄力之類的工具,他根本就不具備。
  所以,一聽到自己之前斥的這個年輕人,居然是季家的子弟,並且是振華部長的兒子,他的膽都快要被嚇破了,腦海中更是一片空白,就更不消有什麼清晰的思維了。
  “季,季少......”高慶春的笑容難看的幾乎讓人不忍心看下去,“季少在是抱愧,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是,看這......”
  季楓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問道:“怎麼,不籌算把我給關起來了?”
  “哪哪,這是哪的話,這隻是個誤會,對,是個誤會!”高慶春似乎為自己找到了理由,“季少,請務必吃了這頓飯再走,算是我給季少賠罪了。”
  身居高位,卻如此低三下四的向季楓賠罪,而這一切,都隻是因為一個德律風......眼前的這一幕,不但讓周菲菲心中複雜無比,同時,更讓徐龍心中巨震。
  這個被稱之為季少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能夠讓高慶春有這種失落臂身份的表示?
  徐龍的心漸漸地升起了一絲不妙的感覺,能夠讓高慶春都如此的懼怕,那這個年輕人的身份,肯定不會太簡單......難怪他剛才居然敢那樣跟自己和高慶春話!
  季楓看到高慶春那樣子,不由擺了擺手,道:“吃飯就不消了!”
  他轉頭對周菲菲道:“菲菲,走吧!”
  高慶春馬上忍不住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著季楓和周菲菲走出去,他恍如瞬間被抽暇了渾身的力氣,差點沒有癱軟下去。
  “對了!”
  走到門口的季楓忽然轉頭,指了指徐龍,“別忘了我的話,洗幹淨脖子等著,我話算話!”
  徐龍的臉色幻化不定,最終,他仍然是陰測測的道:“這話我記住了,就怕閣下沒有那個能力來到我跟前!”
  季楓嗤笑一聲:“別太高估自己,如果我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隻不過......”
  他微微搖頭,與周菲菲一起走了出去。
  徐龍卻是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最後隻不過什麼,季楓並沒有繼續下去,可是後者眼中那濃濃的不屑之色,卻是深深的激怒了徐龍。
  砰!
  麵前的飯桌,在徐龍那一拳之下,竟然瞬間被砸出了一個窟窿!
  “該死的畜生,欺人太甚!”徐龍臉色鐵青,咬牙切齒的道。
  高慶春馬上嚇了一跳,慌忙道:“徐總,可不要亂來,知道他是誰嗎?”
  “不管他是誰!”徐龍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他冷冷的道:“對方都已經欺辱到我的頭上了,並且,我再怎麼報歉服軟也沒有用......既然對方不給我活路走,那麼,我也沒有什麼好的了。”
  “我勸最好不要亂來,否則的話,誰也救不了!”高慶春無奈的道。
  “就算是我穩定來,就有人能救的了我嗎?”徐龍冷笑:“高省長,今天就到這吧,不送了!”
  “那手的那些工具......”高慶春立刻問道,“什麼時候還給我?”
  “隻要高省長配合,適當的時候,我會把工具交出來的!”徐龍冷笑不已。
  “哼!”
  高慶春冷哼一聲,也年夜步走了出去。
  此時,包廂隻剩下了徐龍一人,他的臉色陰晴不定,眼中更是寒芒閃爍,心中殺機湧動,一雙拳頭緊緊地攥著,請進高高冒起......
  片刻之後,他抬手看了看時間,拿起德律風,撥通了兒子徐超的號碼:“徐超,今天下午,無論如何也要護住盤,千萬不克不及崩盤,可是也不要拉的太高,盡量把錢留住!”
  “我知道了,父親!”德律風立刻傳來了徐超的聲音。
  “另外,將我們在銀行保險櫃以及其他處所的現金,都調出來,還有家的那些古董字畫、黃金,但凡是所有貴重的工具,全部收拾好!”徐龍再次低聲叮嚀道,“記住,要快!”
  徐超馬上就是一驚:“父親,這是......我們要走?”
  “沒錯,要走!”徐龍壓低了聲音,“弟弟那個不成器的工具,獲咎了不該獲咎的人,這一次,我們完了......立刻照我的做,然後等我的德律風,其他的事情,我來放置!”
  “我知道了。”徐超立刻頷首道。
  掛了德律風,徐龍強忍著怒氣,陰冷的自語:“季少,周家......這一次,是我徐龍栽了,可是,咱們山不轉水轉,我徐龍還是會回來的,到時候,就是們的死期!”
  ......
  “菲菲,讓密切監視飛龍集團的股票,如果呈現任何波動,都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我!”騰龍年夜酒店樓下停車場,季楓一邊警惕的掃了四周一眼,一邊快速的策動了車子:“另外,們的資金也做好準備,可是不要貿然出手,要掌控好時間!”
  周菲菲馬上心下疑惑,不由問道:“季少,是不是呈現了什麼轉變?”
  季楓微微頷首,道:“實話,我也沒有想到今天徐龍也會在場,所以事情呈現了出乎意料的轉變,我覺得,徐龍要跑,所以我們要提前做好準備!”
  “什麼?!”周菲菲年夜吃一驚:“徐龍要跑?”
  “沒錯!”季楓點頷首,將車子快速的開出了停車場,目光警惕無比,道:“如果我是徐龍,在目前這種情況下,要麼就跟對方拚了,要麼,就跑路......”
  事實上,今天的事情簡直是有些出乎季楓的預料,不為另外,就是因為他沒有預料到這中間會呈現一個愚蠢到了極點的副省長高慶春!
  有人會出來做中間人,在徐龍與周家之間進行和,季楓早就預料到了,究竟結果徐龍能夠走到這一步,上麵不成能沒有給他撐腰的人,所以,有人跳出來,一點也不奇怪。
  可是季楓卻是怎麼都沒有預料到,這個主動跳出來的人,居然是個愚蠢的家夥!
  高慶春這個蠢蛋,實在是讓季楓頭疼不已。
  因為身世於燕京高家,使得高慶春的自我感覺實在是太良好了,良好到他居然敢在這種場合下把徐龍帶過來。
  如此一來,就使得周菲菲與徐龍之間不成避免的要產生衝突,而這個時候,自己也必須要站出來了。於是,高慶春就擺出了他那副省長的架子,非要逼著周家垂頭,甚至在自己站出來之後,他居然要把自己給關起來!
  原本隻是籌算隨便應酬一下,不消獲咎人,同時又可以麻痹徐龍,結果現在無可避免的,自己的身份就流露了!
  在這種情況下,徐龍就隻有兩個選擇——第一個,就是拚命,第二個,就是逃跑!
  ......
  第一更。
  

Snap Time:2018-12-12 13:04:13  ExecTime: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