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559章事端


    第559章事端

    “咳咳!”

    季楓輕咳了兩聲,訕笑道:“那啥,你們稍等一下!”

    他趕緊坐起來,在蕭雨萱和童蕾那疑huo的目光注視下,穿上拖鞋就往樓上跑去。(_泡&)

    “雨萱姐,你說這家夥會不會是逃走了?現在他該不會是用被子mng著頭躲起來了吧?”童蕾看著季楓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不禁恨恨的說了一句。

    撲通!

    剛走到二樓的季楓一聽到這話,頓時嚇得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沒有栽倒在地,他忍不住冷汗直冒:“這蕾蕾挖苦人的時候,言語還真是辛辣的夠可以的!”

    “噗嗤!”

    聽到樓上的動靜,蕭雨萱頓時忍不住撲哧一笑,“蕾蕾,某人可是被你給嚇住了哦!”

    童蕾皺了皺可愛的xio鼻子,哼道:“誰讓他跟別的nv人不清不楚的,就是要讓他長點記xing,不然的話,我們這又要多一個成員了!”

    蕭雨萱立刻讚同的點點頭,道:“沒錯,一定要給他個警告……今天晚上,讓他一個人睡!”

    她這話一說,童蕾頓時俏臉微紅,心中暗道:“這算是懲罰嗎?哪天都是讓他一個人睡,結果他還不是每天都偷偷的進了我們的臥室?”

    “讓他睡客廳!”童蕾嬌哼道。

    “也行,就依妹妹的意思!”蕭雨萱也立刻點頭讚同。

    季楓這種到處沾hu惹草、跟別的nv人不清不楚的惡劣行徑,讓蕭雨萱和童蕾立刻達成了共識,意見和看法高度的統一,同仇敵愾!

    而此時的季楓,卻是不知道,二nv早已經達成了共識,要對他進行懲罰!

    季楓回到臥室之後,立刻打開chou屜,拿了一張光盤走了出來,快速的下樓,將光盤往茶幾上一放,笑道:“這就是我對李若男的承諾,密碼是從1到9!雨萱,你們和李若男見麵的時候,把光盤jio給她就可以了。”

    “這是什麼光盤?!”蕭雨萱詫異的問道,她隻是感覺到李若男和季楓之間有些不對勁,但是二人具體有什麼事情,她卻是不知道,此時見到季楓拿了一個光盤出來,她頓時疑huo不已。

    季楓笑道:“就是一套動作……那啥,肯定不是你們所想象的那樣,我隻是把動作教給她了,其他的可沒有什麼!”

    一說到動作,蕭雨萱和童蕾的臉s就變了,季楓便頓時明白,二nv是誤會了。其實也難怪,他教給二nv的動作,那可是在chung上歡愛的時候練習的,現在他說同樣的動作也教給了李若男,也就難怪二nv會多想了。

    季楓頓時趕緊解釋,道:“雨萱,蕾蕾,其實這套動作可以有很多種練習方法,絕對不單純的隻是我們用的哪一種方法……”

    “別說了!”蕭雨萱和童蕾都嬌羞不已,心中卻也釋然了,她們相信,季楓肯定不會犯了這樣的錯誤之後,反而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以她們對季楓的了解,他可不是這樣的人!

    季楓嘿嘿一笑,“要不然……我們晚上繼續?!”

    “去你的!”童蕾頓時嬌嗔。

    “想都不要想!”蕭雨萱咯咯直笑。

    季楓頓時就苦笑了起來,看起來今天一定是睡客廳的命了!

    ……

    對於這件事情,童蕾和蕭雨萱並沒有再多說什麼,隻不過,二nv的意見卻是極為統一,在二nv的bi視下,季楓隻能苦笑著拿了一chung被子,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一夜。

    “看來真的不能犯錯啊……”季楓搖頭苦笑。

    季楓卻也知道,蕭雨萱和童蕾實際上已經算是很有肚量的了,尤其是童蕾,她已經接受了蕭雨萱,就足以證明她的氣度。

    然而,這種氣度,是建立在她對自己的感情上的,如果沒有這份感情,童蕾能接受蕭雨萱才怪!

    “真是傻丫頭,你拿一顆真心對我,我又怎麼舍得去傷害你?”季楓微微搖頭,輕歎一聲,原本心中李若男那身著晚禮裝,時尚美yn的都市nv郎形象,也就逐漸的淡去。

    季楓搖頭一笑,緩緩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翌日清晨,蕭雨萱和童蕾早早的起來準備了早餐,二nv仿佛已經忘記了昨天的事情似的,對季楓一如既往的或溫柔,或嬉鬧,讓季楓心中更加的感動和愧疚。

    “叮……”

    三人正在吃著早餐,季楓放在旁邊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頓時一怔,“這一大早,誰打來的?”

    “xio流氓,你也換一個鈴聲啊,或者給幾個重要的聯係人,都配上不同的鈴聲,這樣不就知道是誰打來的了?”蕭雨萱嬌笑道。

    旁邊的童蕾也輕笑不已,她們都知道,季楓最討厭的就是設置鈴聲,或者是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甚至連手機桌麵都是手機係統默認的,自然不可能去設置什麼鈴聲。

    聽著蕭雨萱的打趣,季楓卻隻是微微一笑,在他看來,什麼東西都是簡單最好,hu那麼多的jing力lng費在這些東西上麵,很不值得。

    他笑著拿起電話,卻不禁一怔,電話居然是未來的嶽父大人蕭長河打來的。

    季楓立刻按下接聽鍵,接通了電話,“喂……”

    下麵‘蕭叔叔’三個字還沒有說出口,蕭長河略帶急切的聲音就響了起來,“xio楓,雨萱沒有在你的身邊吧?”

    “呃……”季楓頓時心虛的道:“沒有!”

    蕭長河還不知道他的nv兒跟自己住在一起,早已經同居,季楓自然不會承認。不過,季楓心中又有些疑huo,這大清早的蕭長河就這樣問,難道他已經知道自己和雨萱住在一起了?

    “不管有沒有,你趕緊走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我有事找你幫忙!”蕭長河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急切。

    季楓頓時一怔,蕭長河出事了?

    他臉上的笑容不變,隻是對蕭雨萱和童蕾示意了一下,便走出了廚房,直接來到院子,低聲道:“蕭叔叔,有什麼事情你說吧!”

    “xio楓,你手上現在還有多少可以動用的資金?”蕭長河問道。

    季楓雖然心中詫異,卻還是笑道:“蕭叔叔,你要多少,盡管開口吧,我手上就算不夠,也可以想辦法找人幫忙!蕭叔叔,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蕭長河頓了一頓,才輕歎道:“xio楓,這事說起來其實也ting讓人窩囊的,唉……xio楓,我就長話短說吧……”

    隨著蕭長河的敘說,季楓的臉s逐漸的yin沉了下來,眉頭也緊緊地皺起來,眼中寒芒不斷的閃動。

    原來,蕭長河此時人並不在江州,而是在江浙。

    自從季楓幫忙解決了蕭長河的yo品公司的麻煩之後,蕭長河的公司便發展的一帆風順,尤其是江州三家大醫院的采購訂單,更是讓蕭長河的長河yo品公司開始了高速發展,再加上經理林生平的天才般的商業運營,使得長河yo品公司迅速的壯大。

    事實上,對於長河yo品公司目前的經營,蕭長河已經感到很滿意了,但是林生平正值當年,雄心勃勃,再加上蕭長河為了籠絡住林生平,便給了他一部分股份,使得林生平也成為了長河yo品公司的二老板。

    如此一來,林生平就更加的賣力。

    但是江州的市場就這麼大,而且長河yo品公司雖然發展速度飛快,可是比起其他的一些大公司,無論是底蘊還是業務量,都是遠遠不如其他的大公司,根本無法與之競爭。

    在江州市場暫時無法開拓的情況下,林生平就把目光放在了臨近的城市,而第一個目標,就是江浙省的杭市。

    原本蕭長河跟杭市的一些公司和醫院,也偶爾會有業務上的往來,雖然業務量不是很大,卻也是一層關係。

    就這樣,蕭長河在林生平的建議下,二人便去了江浙杭市考察市場。

    但是因為長河yo品公司還是有些xio,很多醫院和公司都不待見,最終也隻是有幾家xio醫院才流lu出一些合作的意向,可是從江州到杭市的距離雖然不是太遠,可如果就這麼一點業務量的話,運輸成本就高的嚇人了。

    因此,林生平和蕭長河就沒有點頭答應,而是打算去製yo廠考察一番,希望能夠拿下一兩種yo品的全國代理權!

    他們去拜訪了一家大型的國有製yo廠,接待他們的,是一位什麼什麼主任。

    這位主任似乎流lu出可以合作的意向,蕭長河和林生平頓時欣喜,但是想要合作,公關自然是少不了的,這是商場上的潛規則,也是談業務的技巧,蕭長河與林生平二人,也就陪著那位主任好好的玩了兩天。

    但是到了第三天,那主任突然說要去原石jio易會看看,結果看上了一塊原石,便打算采用投標的方式來競購。

    然而,到競購的時候,那主任卻突然說為了防止萬一,希望蕭長河能夠借一些錢,等回到公司之後,那主任就會歸還。

    而且,因為那主任是國有企業的幹部,說是什麼賭石影響不好,借用一下蕭長河的身份證。

    可是等到揭標的時候蕭長河才愕然發現,原來競標用的,竟然是他的名字!而且,還足足競購了十幾塊mo石!

    這些mo石的總金額,居然將近五千萬!

    蕭長河頓時就愣住了……

    ......

    第一更送到。

    

Snap Time:2018-08-18 11:01:42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