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470章什麼來頭


    第470章什麼來頭

    坐在審訊室中,周玉霞和周亞玲二人其實隻有一牆之隔,但是,她們彼此卻不知道,對方就在自己的隔壁。

    審訊室中出了門邊牆上有一塊透明的玻璃之外,其他地方全部都是密不透風的牆壁。

    周玉霞和周亞玲二人,都是臉色蒼白,心中充滿了恐懼。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兩個女人都是自己在找死。

    尤其是周亞玲,就好像是季楓所說的一般,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她的可憐,並不是別人造成的,而是她自找的。這就是所謂的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她在周玉霞和周家那被損了尊嚴,就妄想在別人身上找回來,卻惹到了蕭雨萱。

    而周玉霞,卻是平時橫行霸道慣了,就不允許任何人有半點冒犯周家,結果卻惹上了季楓的姐姐,李嫣彤。

    如此一來,季楓又怎麼可能會放過她們?

    更何況,這兩個女人還如此囂張的一上來就要致人於死地,李嫣彤母女就靠著這麼一家小店過活,而那些所謂的聯合執法人員,竟然直接封店,這無疑就是要置李嫣彤母女於死地,季楓不憤怒才怪。

    但是,周玉霞和周亞玲二人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究竟是哪做錯了。

    此時她們心中的恐懼,完全是因為她們覺得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得罪了大人物,這才進而連累了周家,讓整個周氏集團都在瞬間土崩瓦解。

    她們卻沒有想過,即便是她們得罪了季楓,當初季楓也不打算跟她們一般見識的,但是,她們的狠毒,卻為她們找來了極大的災難。

    或許在周玉霞和周亞玲的心,根本沒有狠不狠毒這個概念,在周玉霞看來,作為周家的大小姐,她理當被人捧在手心,每天被讚美,不允許任何人的冒犯。

    而在周亞玲看來,除了周家的人她不敢惹之外,其他任何人都要看她的臉色行事,都要矮她一頭,哪怕敢大聲跟她說話,這都是對她的冒犯。

    “砰!”

    兩個審訊室的警員先後把文件夾合上,對門口看管的幹警說了一句:“先關起來!”

    周玉霞和周亞玲頓時癱軟在地上,她們都知道,這句話其實就像是最後的死神宣言,以後的日子,她們至少也要是在監獄度過。

    周義坤這些年從一個小混混開始打拚,成為江州道上的一個大頭目,手上自然沾了不少血,周玉霞同樣也因為一些很小的事情,就將人打殘,光是這些事情,就足以讓他們父女在監獄過下半輩子,這還是在要有人保他們的前提下,不然的話,周義坤很有可能會吃花生米!

    而周亞玲,手上同樣不幹淨。

    或許,真的像是季楓和季少雷所說的那般,這二人,後半輩子真的要去監獄反省去了。

    至於趙鐵民和他的兒子趙永壽的處理結果,坐在奔馳越野車的運城市委書記楊釗,小聲檢討道:“左書記,真沒有想到副市長趙鐵民竟然和張誌遠勾搭在一起,這二人為了一己之私,竟然喪心病狂的要把舉報人槍殺,這是我這個班長沒有管理好,我向您檢討。”

    看到左永軍沒有什麼表示,楊釗心中有些忐忑,硬著頭皮說道:“左書記,等回去之後我就立刻召開會議,督促司法機關,將趙鐵民和張誌遠蓄意謀殺和其他的犯罪行為,盡快查出一個結果!”

    嘶——!

    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省委書記秘書,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句話,可就將事情給定xing了啊。

    蓄意謀殺,以及其他的犯罪行為……這是準備要趙鐵民和張誌遠的命啊!

    那秘書不由眼角狂跳幾下,眼睛的餘光瞥了楊釗一眼,心中暗道,難怪自己的老鄉羅東不是他的對手,這個家夥,絕對是個狠人啊!

    但是,楊釗的提議卻似乎很是符合左永軍的心意,他微微點頭,道:“要盡快去辦!這樣吧,你現在就讓雲山旅遊區派出所把人都轉交給運城市局,盡快形成文件,上報省委!”

    “是是!”楊釗立刻點頭,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這一步棋是走對了,左書記很滿意。

    然而,接下來左永軍的話,卻讓楊釗有些愕然。

    隻聽左永軍問道:“少雷,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季少雷開著車,頭也不回的笑道:“左叔叔,要說做生意我還行,但是在這些事情上我可是外行,您看著處理就行了。”

    “也好,你小子還是這麼滑頭!”左永軍頓時笑了起來。

    楊釗心中卻翻起了驚濤駭浪,他剛才看到了什麼?左書記居然用那種商量一般的口吻,征求季少雷的意見?

    不是說……季少雷是左永軍的侄子嗎?

    可是現在自己看到的這個場景,哪是侄子和叔叔之間的對話?

    楊釗心中震驚無比,之前季少雷已經自我介紹過了,說是江州市委書記季振國的兒子,但是楊釗並不知道季振國和左永軍是什麼關係,也就認為,論輩分來說,季少雷的確是左永軍的侄子,但也隻是從輩分上來說,並不是親侄子。

    現在看來的確是這樣的,哪有叔叔用這樣商量的口吻跟侄子說這種事情的?

    可問題又來了,不是親侄子,那麼,以左永軍的級別和職位,也不用對季少雷如此溫和啊,哪怕季振國的職位比左永軍高,那也沒有必要這麼明顯吧?

    如此一來,就隻有一種可能,季少雷的來頭,絕對比自己了解到的還要大!

    一想到這些,楊釗心中立時咯一聲,自己真是個豬頭啊,左書記之前打電話來的時候,不就發了火了麼?這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立刻之間,楊釗再看向季少雷的目光,就變得更加溫和了,甚至有一絲仰望的味道在其中。

    對於這一切,季楓都不清楚,他現在正斟酌著言辭,想著等回到運城大酒店之後,該怎麼跟趙凱、韓忠三人介紹李月琴阿姨的身份!

    “季楓,中午我們就不過了吧?”蕭雨萱突然問道,“我們和李阿姨一起,你們的飯局,我們就不參加了。”

    “這樣也行!”季楓微微點頭,說道:“其實我也不喜歡那種飯局,但是沒辦法,讓別人大老遠的跑了一趟,總要有所表示才行啊,不然的話麵子上也過不去。”

    “我們都理解,不用多解釋了!”李嫣彤輕聲道,“你有事情就先忙,我們這麼多人在一起,你就不用擔心了。”

    季楓頓時點頭一笑,眼睛的餘光卻不時的通過觀後鏡看著李月琴阿姨的反應。

    兩個多小時後,一行人到了運城,進入了運城大酒店。

    幾輛車剛在停車場停好,楊釗就笑著說道:“聽說李女士要把店麵盤出去,我已經派人去辦了,相信很快就會有回信,不過,李女士覺得定在什麼價位比較合適?”

    季楓與季少雷對視一眼,頓時微微一笑,這就是示好的好處,什麼都不用說,對方就已經把事情幫忙辦了。

    李月琴卻是慌忙說道:“也,也沒有多少,店麵是租的,租金也是按月付的,就隻有店的一些東西還值點錢,就,就兩萬吧!”

    楊釗張嘴就想說:“兩萬怎麼能夠,二十萬吧!”

    然而話到嘴邊,他又生生的忍住了,渾身驚出一身冷汗,暗罵一聲:“自己在這充什麼大頭蒜?和季楓、季少雷在一起,她們還能缺錢?兩萬的店麵,自己給二十萬,這像什麼話?”

    反應過來的楊釗立刻點頭,笑道:“好,那我就按照李女士所說的標準派人去辦!”

    “楊書記,多謝了!”季少雷一笑。

    楊釗頓時笑道:“季總說這話就客氣了,都是我這個父母官沒有做好,才讓李女士她們受了那麼多委屈,按理我該補償才對啊!”

    左永軍卻是擺擺手,道:“行了行了,先吃飯吧!”

    一行人便說笑著,往酒店走去。

    季楓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既不顯得熱情,也不冷淡,但是卻自有一股不凡的氣度,讓楊釗和左永軍都不會小看。

    隻不過,在這種場合,季楓卻不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所以他也隻是臉帶笑容,聽季少雷和他們說話,同時暗暗學習。

    在經曆了玄yin門三長老、四長老來江州時的無人可用,再到上午在雲山,竟然需要自己親自麵對那些警察,甚至差點被人開槍射殺,季楓對於勢力的渴望,愈發的強烈了。

    要想組建自己的勢力,手腕和領導能力,卻是必不可少的,交際同樣也不可少,因此,在季少雷與左永軍、楊釗二人相談甚歡的時候,季楓卻是認真的學習他們身上的優點,漸漸的成長!

    飯後,左永軍和楊釗二人又坐了一會,這才離去。

    走出運城大酒店,左永軍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哼一聲:“幸好今天沒有釀成大錯,不然的話,誰也救不了你!”

    楊釗頓時心下一驚,下意識的問道:“左書記,季楓和季少雷那兩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您也……”

    左永軍驟然回頭看著他,沉聲問道:“燕京季家的子弟,而且還都是嫡係子弟,你說他們是什麼來頭?!”

    “啊?!”楊釗突然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張得大大的,愣在了原地。

    。。。。。。

    第四更送到。

    。

    。

    。

    

Snap Time:2018-04-25 18:52:09  ExecTime: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