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465章到監獄反噬


    第465章到監獄反省吧

    “楊釗,羅東,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在趙鐵民的怒吼聲,與他的兒子趙永壽的驚恐求饒聲中,二人被塞進了警車。

    張誌遠同樣也沒有逃脫被塞進警車的命運,隻是在臨上車前,他怨毒的看了季楓一眼,就是這個混蛋,將他兒子的雙腿都打斷了,那森森的白骨戧了出來,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啪!”

    張誌遠的腦袋上挨了一巴掌,卻是之前被季楓扣住的那個警察,他怒罵一聲:“看什麼看,還想打擊報複啊?!”

    張誌遠屈辱無比,一張臉都漲成了豬肝色,以前他是旅遊區管委會的主任,在這旅遊區那還不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什麼時候受到過這種屈辱啊!

    可是現在,一個小小的警察都敢給他一巴掌,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我記住你了!”張誌遠一隻腳剛踏上車,他便冷冷的說了一句:“告訴你,我上麵有人,隻要我這一次不倒,一定讓你在運城呆不下去,不要說警察,你連乞丐都沒得做!”

    那警察卻是呲牙一笑:“你上麵有人?哈!有省委書記大嗎?”

    看到張誌遠那有些愕然的神色,這警察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吧,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因為打的你越狠,我就越可能不受懲罰……知道楊書記和羅市長為什麼轉變的那麼快嗎?你還不知道吧?你眼的歹徒,一個電話就把省委書記給請動了,你還想出來?等死吧你!”

    啪!

    又是一巴掌,他直接把張誌遠給塞進了警車。

    然而,這一次張誌遠卻沒有絲毫的反應,隻是臉色蒼白無比,就那麼呆呆的癱坐在車,麵無人色。

    直到那警察要關車門,他才突然問道:“你,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

    那警察不耐煩的說道,“不然的話,你以為老子吃飽了沒事做,被人家挾持了,還要拚命幫人家做事?媽的,實力懂不懂?人家有實力,你算個屁啊!”

    轟!

    一瞬間,張誌遠就如同被五雷轟頂一般,整個人傻在了那,眼中充滿了絕望之色,嘴更是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傻逼!”那警察不屑的嘀咕一聲,“看來職位高了也不好啊,像我這種小嘍囉,人家可能都不放在眼,嘿,你可就不一樣了,之前那麼猖狂,現在人家不收拾你,又收拾誰?!”

    砰!

    他一下關上車門,然後快步跑到季楓和季少雷跟前,“二位先生,我已經把張誌遠抓起來了,請問還有什麼指示!”

    季楓的嘴角都在抽搐,季少雷同樣是眼角狂跳幾下,二人心下同時感慨,這真是個極品啊!

    “你不應該跟我們匯報,應該去找你的領導啊!”季楓哭笑不得的說道。

    那警察卻是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領導也說了,要給二位一個滿意的交代,我這就是奉領導的指示在辦事……”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季少雷擺了擺手,道:“去忙你的事情吧。”

    那警察頓時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沒事了,至少對方就像他想的一樣,人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這就足夠了!

    “這家夥還真是……”季楓搖頭一笑,隨即,他的臉色又漸漸的沉了下來,大步朝不遠處的周玉霞等人走去。

    季少雷和張磊頓時也跟了上去,二人對季楓的脾氣都十分清楚,他們知道,這一次季楓是真的惱了。

    事實上,對於周玉霞在這件事情當中所起到的作用,他們不太清楚,可是,季楓卻是聽的一清二楚,之前是因為沒有功夫搭理周玉霞,但是現在既然騰出手來了,他絕對不會再輕易的放過這個無知而又狂妄的女人。

    眼看季楓走來,周玉霞的臉色不禁一變,旁邊的周亞玲更是下意識的退了一步,旋即認為這樣太過丟臉,想要再次上前,卻又沒有那個勇氣,好不尷尬!

    周玉霞卻是冷下了臉,猛然上前一步:“你們要幹什麼?!”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周玉霞的臉上,頓時打的她一個踉蹌,整個人都有些暈暈的。

    張磊揉了揉手,冷笑一聲:“老子平常從來不打女人,但是今天不打你,我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無知的蠢女人,真以為自己是公主啊?!”

    周陽和周亞玲以及他們的幾個保鏢頓時大驚失色,他們剛想有所動作,就見季楓冷冷的一眼掃來,頓時嚇得渾身一僵,卻不敢再亂動了。

    剛才躺在地上的那些警察,還有張誌遠的兒子那兩腿森森的白骨,可是還在他們的眼前晃悠,誰敢亂動?

    “你,你們……”周玉霞捂著臉,怨毒的望著季楓三人,冷聲道:“我記住這一巴掌了,等你們回到江州……”

    “回到江州怎麼了?!”

    季楓臉色一冷,沉聲道:“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黑道頭目的女兒,還真以為誰都要怕你了?看來昨天就該直接殺了你!”

    “你……”季楓那森森的話語,頓時讓周玉霞心中一顫,旋即她便惱怒的道:“殺我?,等你回到江州,還指不定誰死呢!”

    季楓卻是直接拿出了手機,想了想,便撥通了市局副局長鄭元山的電話,上次的怡和大廈事件,讓鄭元山與季楓都有了彼此的聯係方式。

    接到季楓的電話,鄭元山不禁有些驚訝,他問道:“季楓?”

    “鄭局長,是我,沒時間多說,有件事情還請鄭局長幫忙。”季楓直截了當的說道。

    “你說!”

    鄭元山是市委書記季振國的人,自然對季楓格外的照顧。

    季楓立刻快速的把自己在運城的遭遇說了一遍,問道:“鄭局長,對於周氏集團和周義坤,你了解嗎?”

    鄭元山立刻哼道:“不知道死活!原本我們手就掌握了證據,正打算動周義坤,想不到他卻這麼迫不及待的找死……等消息吧,最多二十分鍾。”

    “這麼快?”季楓立刻一愣。

    “我們早就布置了人手在周氏集團的周圍,就是防止周義坤逃走,現在正好派上用場!”鄭元山說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季楓笑道,“謝謝鄭局長。”

    “你小子,從輩分上論,你還要叫我一聲舅舅,不必這麼客氣了!”鄭元山笑道。

    掛了電話,季楓淡淡的說道:“不用回到江州,我現在就讓你知道,到底是誰死!”

    旁邊的張磊不禁詫異的問道:“瘋子,你在跟我二舅打電話?”

    見季楓點頭,張磊就笑了:“這一下,那所謂的周氏集團,可要完蛋了……”

    他嘿嘿一笑,看著麵色微變的周玉霞,冷笑道:“還真是不知道死活,你惹誰不好,偏偏要來惹江州的兩大公子,要說有眼無珠,這世界上恐怕沒有人比你瞎眼更厲害的了!”

    “兩大公子?”周玉霞一怔,旋即想起了什麼,立刻瞪大了眼睛:“你,你……”

    她忽然想了起來,這建安集團的老總,似乎是叫……季少雷!而江州市委書記則是叫季振國,這……

    周玉霞頓時慌了:“你是季振國的兒子?!”

    “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季少雷冷冷的說道。

    周玉霞怕了,如果對方真的是季振國的兒子,那她可真的闖了大禍了啊!

    她頓時尖叫一聲:“快跑!”

    唰!

    一根皮帶直接將她抽在了地上,季楓冷冷的道:“想跑?先問問我手中的皮帶再說!”

    今天差點就死在那些警察的槍口下,對於這件事情的幾個始作俑者,季楓心中充滿了殺機,他又豈能眼睜睜的看著周玉霞跑掉?這種放虎歸山的事情,他可不會做。

    周玉霞躺在地上,滿臉痛苦的神色,臉上一道血痕,顯然被抽的不輕,但是她卻不敢反抗,心中隻是不斷的下沉,自己居然惹到了江州的第一公子,這……

    再想起剛才季楓打的那個電話,她心中充滿了絕望。

    “叮……”周玉霞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她就那麼趴在地上,趕緊接通了電話,麵頓時傳來一聲大吼:“玉霞,快跑,我這邊不行了,集團也完了,你走的越遠越好……啊!”

    隨著一聲慘叫,電話突然被掛斷了。

    周玉霞整個人就那麼愣在了那,眼中充滿了絕望,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啊!

    季少雷立刻轉身朝幾個警察揮了揮手:“這邊有幾個江州的罪犯,先抓起來,江州警方會跟你們交涉的!”

    那幾個警察哪敢不聽,慌忙上前,將周玉霞三人直接銬了起來,周陽嚇得大叫不斷,被一個警察連扇了幾個嘴巴,頓時老實多了。

    而那個肥胖的女人周亞玲一看這場麵,連慘叫都沒敢發出,隻是嚇得渾身發抖,就那麼老老實實的被抓了。

    “不,不!我不想死!”周玉霞突然反應過來,掙紮著就要給季楓和季少雷下跪,卻被警察給攔住了,“季先生,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季先生,求你饒了我吧……”

    “饒了你?如果我落在你的手,你會不會饒了我?!”季少雷頓時冷笑不已,“去監獄反省吧!”

    周玉霞頓時愣了,臉色蒼白,眼中充滿了絕望與悔恨,自己怎麼就那麼有眼無珠,不但連累了父親,連自己也落到這個地步,這一次能不能活命,還是個未知數,想起自己幹過的那些事情,再看看眼前麵色冰冷的季楓三人,她後悔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周亞玲更是嚇得直哆嗦,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得罪大人物,此時的她,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怨毒,心中充滿了恐懼,渾身的力氣仿佛都被抽空了,嘴唇都在哆嗦。

    周玉霞等人在絕望中,被帶走了,場麵終於冷清了下來,在場的警察再看向季楓等人的時候,眼中都帶著一絲的敬畏。

    而楊釗和羅東,卻開始頭疼起來了,接下來,該怎麼跟這兩位公子哥交代?又該怎麼跟省委書記左永軍交代?!

    。。。。。。

    第五更送到。

    。

    。

    。

    

Snap Time:2018-06-21 10:29:20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