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341章父親的教導


    第336章萬俱樂部【第二更】

    說明一下,這幾天天熱,有些精神不振,再加上大家催的急,所以前麵一張,出現了一個前後矛盾的句子,狐狸很抱歉。

    現在已經訂正過來了,以後狐狸會仔細檢查的。

    另外,在接下來兩個星期內,每天五更,狐狸沒有存稿,總要寫出來才能上傳,所以大家不用催促,五更不會少!!……

    在燕京城內,提起萬俱樂部,幾乎很少有人沒有聽說過。作為前幾批在燕京建立的俱樂部,萬俱樂部無論是在服務還是在設施上,都是一流水平。

    甚至於,在其他地方燕京的萬俱樂部同樣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麵的會員,大多也都是一些知名人士,或者是大企業家。

    而想要進入萬俱樂部,就必須要具有會員資格,或者是跟隨會員一起,才能進入。

    如此知名的一家俱樂部,其會員費自然不菲,但是作為一種身份的象征,哪怕是再高的會員費,人們同樣趨之若鶩。甚至很多人想要進入其中,都沒有那個資格。

    因為萬俱樂部可不是有錢就能進入的,還要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

    而今天晚上,整個俱樂部的第五層,卻被何家大少何宏偉給包了下來,足以顯示出何大少的能量!也足以看出何家在燕京的勢力與地位。

    當季楓和季少雷開著一輛別克來到這的時候,停車場已經大批的車輛停在這,放眼望去,幾乎都是名車,像二人開的這中別克車,就顯得太過寒酸了一些。

    但是無論是季楓還是季少雷,都沒有半點寒酸的覺悟。

    與別的地方所不同的是,哪怕季楓二人穿著普通,開的車也是如此的寒酸,但是哪怕是指揮車輛進出的車僮,臉上也絕對看不出半點輕蔑或者鄙視的神情,他們所有的,全部是良好的服務,和禮貌的笑容。

    事實上,這些車僮自然清楚,能夠來萬俱樂部的人,自然都不是一般的身份,那些不夠資格的人,還沒有這個膽量來萬俱樂部冒充會員。

    所以不管客人穿的再怎麼寒酸,也絕對不會有服務人員露出異樣的神情。

    那些有惡趣味的有錢人,他們見的多了。

    這車僮雖然暫時還沒有把季楓和季少雷歸為那種具有惡趣味的有錢人的行列,但是他的臉上是看不出任何異樣的。

    “這的服務還不錯!”隻是從車僮身上,就足以看出這家俱樂部的服務水準,季楓將車停好之後,不禁笑著說了一句。

    “開玩笑,三十萬的入會費,再加上一年十萬的會員費,服務不好才怪!”季少雷哼哼兩聲。

    季楓頓時笑道:“二哥,怎麼聽你的口氣,感覺有些酸溜溜的?莫非你曾經被這家俱樂部拒絕過?”

    季少雷哼了一聲,語氣不善的說道:“也不是被拒絕,準確的來說,是曾經被他們驅逐過!”

    “哦?!”

    季楓不禁有些詫異,這俱樂部還真是牛的可以啊,竟然敢驅逐季家二少?

    “難道這家俱樂部的後台很硬?”季楓笑問道。

    “那是自然,不光是後台硬,而且主要是這的會員,個個身份都不一般,所以一般都很少有人敢在這鬧事……”季少雷撇撇嘴,哼了一聲:“當年我第一次來這的時候,有個二愣子跟我橫,被我用酒瓶在他的腦瓜上開的瓢,結果我也被俱樂部給驅逐了出去,後來我就去了江州,也就一直沒有機會再來這了。”

    季楓一愣,旋即啞然失笑。

    也難怪二哥會被人驅逐出去,這俱樂部既然自身定位是極為高檔的會所,那麼,自然不會允許有人在這動手打人,哪怕是身份再大的二世祖,也絕對不行。

    不過仔細想想,二哥當年也的確是夠紈的,居然敢在這動手!

    “二哥,你該不會是被俱樂部給當成那隻駭猴的雞了吧?”季楓突然心中一動,二哥再怎麼紈,畢竟他的身份在那擺著,俱樂部敢把他驅逐出去,莫不是想要殺雞給猴看?接著驅逐二哥的事情,來警告其他的會員?還是故意打季家的臉?

    季少雷哼了一聲,道:“他們倒是敢!主要是那個二愣子不依不饒的,我們兩個就在俱樂部動起手來,他們怕影響到別的客人,這才將我們驅逐了。”

    “哦?”季楓一笑,“那個二愣子是誰啊?居然也這麼橫?”

    季少雷撇撇嘴,不屑的道:“何家的老二,何宏強。”

    “難怪了……”季楓頓時笑了起來,兩個一流家族的紈打了起來,可是什麼都能做的出來,俱樂部自然不敢讓他們在麵打起來。

    至於出來之後怎麼解決,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跟俱樂部也就沒有了關係。

    “最近我們家的名聲不是太好……都是那邊那幾個不成器的東西敗壞的,一群窩橫的東西!”季少雷臉色不善的哼了一聲,“當然你二哥我在燕京的時候,雖然也不成器,但是至少從來沒有怕過誰,不管在什麼地方,隻要別人敢挑釁,咱總不至於會吃虧。”

    季少雷不屑的哼道:“那邊的幾個東西倒好,在家整天自以為是,到了外麵,連腰杆都直不起來,更不要說和別人橫了……不說這個了,說起來就來氣!”

    季楓點頭一笑,道:“走吧。”

    他心卻是清楚,二哥說的很對。

    越是在家耀武揚威的人,在外麵越是沒有膽子張狂,這種人,就是窩橫。而像二哥這樣的性格,在家很是隨便,但是卻從來不張揚,出去之後,則是一點虧不不會吃,不管對方是誰,他從來不怕!

    至於旁係的那些人……季楓微微搖頭,他還真沒有發現有誰成器的。

    在俱樂部大門口,有兩台刷卡器,來到這的會員,隻需要把會員卡在上麵一刷,總台就會知道,到底是誰來了,如果是來了重要客人,他們便會立刻通知上司,做出相對應的安排,這也是人性化服務的其中一項。

    季少雷因為曾經被驅逐,會員卡也被收了回去,因此他也隻能從口袋拿出帖子,在接待人員的麵前晃了晃。

    那接待人員頓時微微一笑:“請二位跟我來,宴會在五樓!”

    跟在接待人員的身後,季少雷不禁笑道:“幾年沒有來,這接待人員的旗袍卻是越發的好看了……開叉也越來越高!”

    這接待人員身穿花旗袍,發髻高高的挽起,看起來顯得很有古典氣質,隻是那旗袍兩邊的開叉,的確是比普通的旗袍要高一些,連麵的貼身衣物,都是若隱若現的。

    季楓不禁啞然失笑,二哥觀察的還真夠仔細的。

    前麵那接待人員一聽這話,嘴角忍不住抽了幾下,卻沒有說出話來,心中卻是有些鄙夷,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二世祖,說話如此的輕佻,沒有家教!

    她自然是不知道,季少雷這是因為心中對俱樂部當年驅逐他的行動很是不滿,所以說話才有些刺耳。

    季楓卻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二哥,這俱樂部的老板是誰?”

    季少雷一怔,旋即看了看四周,在季楓耳邊悄聲說了一個名字。

    季楓頓時心中一凜,這個名字他沒有聽說過,但是這個姓氏,卻和某位大佬想同,其身份,自然也就不難猜測了。

    “難怪俱樂部敢驅逐你,敢情,這老板的來頭,也不比你小啊!”季楓笑道。

    “也就是半斤八兩罷了!”季少雷撇撇嘴,“隻不過我沒有他那麼無恥,我雖然也是仗著家,喜歡玩,但是卻絕對不會仗著長輩的勢力去圈銀子,但是有些人……”

    季楓不禁微笑著點頭,自己立身剛正,不踩線,在這方麵,二哥做的很不錯。

    “雖然俱樂部的老板是他,但是平時他很少會出現在這,而且官方登記的名字,卻是一個女人的……”季少雷又補充了一句。

    季楓便點了點頭,能夠替那人掌握這麼大的產業,想來那女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二人說話間,在接待人員的帶領下,很快便來到了五樓。

    這一層,有一個極為寬廣的大廳,此時這已經有很多人正在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不時的說笑著。

    “二位請!”接待人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將季楓二人引進大廳,在門邊有一個登記處,季少雷把帖子交給了負責登記的人員,淡淡的說道:“季少雷!”

    那登記人員頓時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慌忙點頭道:“季先生,二位請進,何公子正在麵等著二位。”

    “,架子還不小!”季少雷搖頭一笑,“三兒,我們進去吧!”

    季楓二人剛一進去,那負責登記的人員就趕緊說道:“快去通知經理,季少雷來了。”

    那接待人員卻是一愣,不禁問道:“那個人的來頭很大?”

    “季家二少,你說大不大?!”負責登記的人瞪了她一眼,“趕緊去,另外記得通知安保隊,要時刻防備季家二少再出手傷人!”

    “是!”那接待人員一驚,她是新來的,所以對於這位季家二少並不熟悉,但是聽到同事的話,她不禁驚訝極了,居然有人敢在這出手傷人?

    幸好剛才自己沒有出言反駁他……接待人員有些慶幸的趕緊去了。

    “……”季楓卻是忍不住失笑,雖然那兩個服務人員的聲音很小,但是卻逃不過他的耳朵,“想不到,在這俱樂部,二哥同樣也是惡名赫赫啊!”

    而這個時候,季少雷卻是一愣,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看向了大廳的一個方向,但是很快,他眼中的異樣神情,就變成了寒芒閃爍。

    他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接下來的幾張,很重要,關係到主角以後的走向,狐狸要寫的慢一些,大家別急。

    第337章大紈【第三更】

    季楓立刻順著二哥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色晚禮服的女人,在燈光的照耀下,就如同眾星捧月般,被一群人圍在中間。

    這女人就仿佛是一顆珍珠一般,璀璨,動人。她留著短發,和大廳中其他一些挽著漂亮發髻,顯得高貴優雅的女人相比,這個女人則更顯得韌性十足,仿佛骨子有一種讓人無忽視的英氣。

    有女人的嫵媚動人,又英姿颯爽的氣質,這兩種氣質,竟然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實在是讓人側目。

    最讓季楓注意的,是這個女人的眼神。

    雖然她的臉上神情平淡,但是卻有一種淡淡的冷意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哪怕是圍著她的那些人,也隻是臉上帶著含蓄的微笑,而不敢有過多放肆的言語,更不敢表現出半點粗魯,隻是溫文爾雅的笑談著。

    季楓不禁搖頭一笑,溫文爾雅這種氣質,可不是誰都有的,那些人分明就隻是一些紈子弟罷了,居然還想裝出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實在是沐猴而冠,讓人心中發笑。

    不過,讓季楓留意的,還是二哥的神情。

    季少雷的臉色有些陰沉,眼中寒芒閃爍,似乎很是不悅。

    季楓不禁在旁邊低聲問道:“二哥,怎麼了?”

    “那個女人就是向雨柔!”季少雷深吸一口氣,才算是平靜下來,淡淡的說道。

    季楓一愣,旋即不禁暗暗點頭,二哥的眼光的確不錯,那個身穿黑色晚禮服的女人,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是上上之選,想來以二哥的眼光,如果不是這樣的女人,他還看不上眼吧?

    不過,讓季楓奇怪的是,二哥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陰沉?難道說,他其實並不喜歡向雨柔,而是兩人有仇怨?

    季楓立刻低聲問道:“二哥,既然那個女人是向雨柔,你怎麼還顯得這麼不高興?不如過去打個招呼?”

    “沒錯,去打個招呼!”季少雷哼了一聲,語氣有些不善的說著,大步走了過去。

    “咿?!”

    季楓並沒有跟著去,他隻是看著二哥的背影,搖頭笑了笑。但是突然,他無意中看到了一個人,頓時眉頭一皺。

    在圍著向雨柔的那群年輕人外麵,好像有一個季楓十分熟悉的麵孔,但是一閃而過,季楓沒有看的太清楚。

    他心下斟酌了一下,頓時邁動腳步,的走了過去。

    季楓可以肯定,剛才他看到的那個人影,絕對不是錯覺,一定是個熟人。就算是自己不認識,之前也肯定曾經見過麵。

    可是,季楓知道自己在燕京可沒有幾個熟人,而且,就算是認識的那些人之中,絕大多數還是跟自己有過節的人。

    現在這個人既然出現在了大廳,二哥又朝那邊走了過去,季楓自然是有些不放心,快步跟了上去。

    但是還沒有等他走幾步,就突然聽到一陣哄笑,季楓立刻望去,就見二哥正陰沉著臉站在那,他的衣服上,似乎被人潑了酒。

    季楓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果然還是出事了!

    他立刻快步走了過去,就聽一陣亂糟糟的笑聲傳了過來,一個人笑道:“哎呀,真是抱歉,二少,您走那麼快幹什麼,這一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腳,還害的二少您差點摔倒……真是抱歉,二少您下次走路可要小心點!”

    季楓頓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心中冷哼一聲。

    二哥季少雷是練過散打的,如果隻是走快了一些,不小心踩到了別人的腳,根本不會如此狼狽,還差點摔倒……但凡是練過夫的人,反應和身手都要比別人靈活的多!

    很顯然,肯定是有人故意絆了二哥,才使得他差點摔倒,身上也被潑了酒!

    季楓來到季少雷的身邊,低聲問道:“二哥,怎麼回事!”

    “沒事!”

    季少雷擺了擺手,同時解開了外套的扣子,將外套脫了下來,上麵胸前濕了一片,有著濃濃的酒味。

    季少雷麵無表情,指著說話的那個人,突然冷冷的一笑:“小子,把我外套上的酒舔幹淨,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所有人都是一怔,愣愣的看著眼中寒光閃爍的季少雷,一時間竟然都被他那平靜的話語給震住了。

    “……”

    突然一聲嗤笑響起,緊接著,一個人說道:“季少雷,你也太狂了一些吧?這可不是江州,是燕京!是萬俱樂部!自己走路不小心踩到了別人,不道歉也就罷了,現在居然猖狂的讓別人給你舔幹淨?真以為自己是季家的二少,就沒有人可以治你了嗎?!”

    剛聽到這個聲音,季楓頓時眼睛一眯,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喬加愷!

    季楓立刻認出了這個聲音的主人,當初在江州臨江會所的時候,季楓就已經聽到過這個聲音,喬家的少爺,喬加愷!

    可是,他現在不是應該正在江州的監獄服刑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季楓心念急轉,眉頭卻微微的皺了起來,他剛才看到的那個熟悉的人影,果然就是喬加愷。看起來,二哥被潑了酒的事情,或許跟喬加愷脫不開關係!

    “原來是你!”

    季少雷頓時不屑的哼了一聲:“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現在應該在江州的監獄蹲著吧?看來,又有人徇私枉了!”

    身穿一套白色西裝的喬加愷一聽這話,頓時勃然大怒,但是看到旁邊麵色平靜的季楓,喬加愷又生生的把怒氣忍住,哼了一聲:“抱歉,我這是保外就醫,可不敢有人在你季少雷麵前徇私枉啊!”

    季少雷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沒有繼續跟他進行口舌之爭,而是轉頭看向了那個絆了他的男人,“怎麼,不打算按照我的話做嗎?”

    那是一個大約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他的個頭不是很高,麵色有些發白,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

    此時被季少雷瞪著,這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是當他看到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頓時強硬的道:“二少,你這可是不講理了!分明是你……”

    “不打算照我說的去做?”季少雷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語調平淡的問道。

    但是,所有人都從他這平淡的話語中,聽出了冰冷的殺機。

    所有人頓時都明白,季少雷怒了。

    匹夫一怒,不過是血濺五步!

    但是,如果季少雷一怒,在場的所有人都需要好好的掂量掂量了。季少雷的身份,可是非同小可,季家的二少爺,而且是嫡係,季老爺子又剛剛康複回歸,這可是王者歸來!

    這個時候的季家,就好像一頭渾身蓄滿了力量,獠牙鋒利,爪子讓人發寒的猛虎,就等待著有人來挑釁!

    如果惹得季老爺子怒了……王者一怒,伏屍百萬,流血千啊!

    “舔!還是不舔!”季少雷冷冷的盯著那人,語氣越發的平淡,他把外套往地上一扔,深處了三根手指:“你還有三秒鍾的考慮時間!”

    “我說季少雷,你也太……”喬加愷剛想說話,就突然見到季少雷猛然轉過頭來,眼中寒光閃爍。

    “喬加愷,如果你不想出門就沒命,就把你的嘴巴給我閉上!”季少雷冷冷的說道,“不信,就大可以試試看!”

    “你……”

    喬加愷被季少雷這句話給憋得臉色通紅,但是卻硬生生的沒有敢接口,他已經看了出來,季少雷真的發怒了,而且,自從季老爺子回歸之後,肯定也已經知道了母親被季楓給打傷的事情,但是季家老爺子卻沒有說一句話。

    這就說明,或許喬家的所作所為,也已經引起了季老爺子的反感!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十個喬家加在一起,也絕對不敢跟季家鬥。

    “哼!”喬加愷冷哼一聲,卻是不敢再多說半個字。

    被季少雷盯著的那個年輕人,臉色終於變得更加蒼白了起來,連喬加愷都不敢再跟季少雷正麵對峙,他一個三流家族的子弟,有怎麼敢正麵對上季少雷?

    這一刻,大家才忽然想起來,季少雷雖然離開燕京幾年了,但是,當初的他,可是頂著燕京第一紈的大名啊,多少紈子弟都被他整的狼狽無比,這個年輕人怎麼就惹上他了呢!

    而季楓同樣也終於知道,二哥紈的時候,到底是何等模樣……這簡直就是其他紈子弟的克星啊!

    小紈碰上大紈,竟然還敢主動挑釁,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啊!

    季楓忍不住搖頭一笑,目光卻在周圍這些人的臉上不著痕跡的瞟過,他在觀察這些人的反應。

    “跪下!舔!”季少雷冷喝一聲。

    那年輕人頓時渾身一抖,他趕緊看向了喬加愷,“喬少!您要出來說句話啊……”

    誰知,喬加愷卻仿佛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隻是轉過頭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年輕人的臉色,頓時更加蒼白了。

    這個時候他才終於明白,自己被喬加愷給當槍使了!

    “三!”季少雷卻已經開始數數了!……

    保底第三更送到,接下來還有兩更。今天天氣太熱了,不出去跑了,希望能夠早點完成五更,精神不振,大家是不是來點鮮花之類的,給狐狸提提神?

    第338章一不小心【加更】

    “三!”季少雷卻已經開始數數了!

    那年輕人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他當然知道,季少雷發怒的後果,絕對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實際上,這年輕人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承擔後果,因為喬加愷說過,季少雷喜歡向雨柔,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有向雨柔在場,季少雷一定會盡量維持他的君子風度,絕對不會發火。

    但是這年輕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季少雷居然真的發怒了,而且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信誓旦旦說一旦季少雷真的發火,一定會保證自己沒事的喬加愷,竟然轉眼間就把他給賣了,根本沒有半點幫他的意思!

    “二!”季少雷再次冷喝一聲。

    “啊!”那年輕人頓時打了個寒戰,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張了張嘴想要哀求,但是卻怎麼都無說出話來,季少雷的眼神實在是太可怕了。更讓年輕人害怕的是,幾年前季少雷的響亮名頭,這可不是一個與人為善的主啊!

    “一!”季少雷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很好,我記住你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一個悅耳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季少,我看今天的事情其實也就是個誤會,就這樣算了吧?”

    所有人同時一愣,說話的那人,竟然是一直冷眼旁觀的向雨柔。

    季少雷同樣也是怔了怔,旋即,他不禁微微一笑:“雨柔,你也認為今天的事情是個誤會嗎?”

    “不是嗎?”向雨柔嫣然一笑,在這大廳,頓時就如同百花盛開,讓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不禁怦然心動。

    就連季楓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向雨柔,的確是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如果二哥能夠跟她在一起,到也真的是一樁美事!

    唯獨沒有什麼反應的,卻是季少雷,仿佛向雨柔的笑容對他沒有任何影響一般。

    “季少,為難一個不成器的二世祖,可彰顯不出你的實力!”向雨柔嫣然笑道,“這件事情就算了吧,不要再像上次一樣,被人給驅逐出去!”

    “如果我不想的話,誰也別想把我趕走,他們沒這個能力!”季少雷淡淡的一笑,語氣卻是充滿了無比的自信,在整個燕京,還沒有誰有能力趕走季家的人!

    “不過,你說的對,為難一個不成器的二世祖,的確沒有什麼意思。”季少雷咧嘴一笑,“但是,我卻從來都不是一個被人挑釁了還不還手的人,以前不是,現在同樣不是,以後更不是!”

    他猛然一轉頭,牙縫蹦出冰冷的一個字:“滾!”

    “多謝季少,多謝季少!”那個二世祖頓時如蒙大赦一般,慌忙連連鞠躬。

    季少雷一擺手,那人趕緊退開幾步,生怕季少雷再惦記上自己,到那時候可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季少,你這個脾氣,比以前更壞了!”向雨柔輕笑道。

    季少雷擺了擺手,笑道:“我的脾氣一直都不是很好,除了在你麵前之外……來吧,好久不見了,擁抱一下!”

    他哈哈一笑,張開雙臂就要抱住向雨柔。

    呼——!

    向雨柔猛然後退一步,她一扯晚禮服,一條腿突然踢出。

    那修長雪白的美腿,此時繃得緊緊的,就好像是一杆長槍一般,腳尖繃緊點在季少雷的鎖骨處,“如果你再往前,我可不敢保證這一腳會不會踢中你!”

    季少雷微微一笑:“如果你再踢腿的話,可就要走光了……”

    唰!

    向雨柔的俏臉微紅,連忙就要收回腿,季少雷卻是哈哈一笑:“要小心!”

    說話間,他猛然往前一步,左手摟住向雨柔的腰,右手搭著她的腿,慢慢的放了下來。

    季楓在旁邊看的啞然失笑,二哥還真是……

    而這個時候,旁邊的喬加愷卻是臉色難看之極,他眼中寒光一閃,猛然上前一步,膝蓋直直的往季少雷的腿彎撞去!

    呼——嗖——!

    猛然兩聲破空聲,眾人一愣神,就見到一個人影突然飛了出去。

    砰!砰!

    那人影突然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不遠處的一張桌子上,頓時盤子摔在地上,酒水飛濺,那嘩啦啦的桌椅倒地的聲音,十分的刺耳,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側目。

    唰!

    這巨大的動靜,也讓季少雷和向雨柔都突然一驚。

    向雨柔突然收回腿,俏臉微紅,狠狠的瞪了季少雷一眼:“你又冒犯我一次,我記住了!”

    季少雷嘿嘿一笑,自然不會把她的威脅當回事。他轉頭看向了季楓,笑問道:“三兒,怎麼回事?”

    季楓聳聳肩:“誰知道呢,估計是這家夥太激動了,走路太快,一不小心踩在我的腳上……我一抬腳,他就突然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不禁駭然,不管季楓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喬加愷飛出去的事情,卻是事實。要讓一個大活人就這樣飛出去,不管用什麼方,都是極為震撼的事情。更何況,季楓兩手空空,根本不會有絲毫的外力幫助。

    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是一腳就把喬加愷給踢飛了!

    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腳把人踢飛,這小子是超人嗎?

    也有一部分人,卻是忽然想了起來,之前季少雷的身上被人潑了酒,那個家夥不就是說,季少雷一不小心踩在了對方的腳上……

    所有人的臉色都怪異極了,剛用那卑劣的方讓季少雷出醜,結果現在,喬加愷整個人都被季楓給踢飛了出去,而且這個年輕人所用的理由,和對方一模一樣……這實在是一個狠辣而響亮的耳光!

    用你的方,來打你的臉!這一巴掌,打的疼啊!

    眾人這才注意到,在季少雷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身材同樣魁梧高大,但是麵容更加剛毅的年輕人,而且,這年輕人眉宇間似乎和季少雷有著幾分相似,二人似乎是本家。

    向雨柔也詫異的看了一眼季楓,這小子膽子比季少雷更肥啊,竟然一句話都不說,說動手就動手,連半點遲疑都沒有。

    而這個時候,俱樂部的服務人員卻是心理咯一聲,尤其是那個負責登記的人,更是心理嘀咕一聲:“我就知道,別人不敢在這動手,可是季家的人……幸好提前通知了安保隊!”

    這發生了打鬥,但是,卻沒有一個服務人員敢上來阻止,誰都知道,這聚集著整個燕京的世家子弟,幾乎都是最頂尖的人物,他們之間的衝突,就算是俱樂部的老板,也不敢輕易的阻攔,就更不用說這些服務人員了。

    “啪!啪!啪!”一陣刺耳的鼓掌聲突然響了起來,眾人的目光立刻看去,卻見一個大約三十二、三歲的青年,正從大廳麵走出來。在他的身後,跟著一個年齡稍小一些的青年。二人眉宇間有些相像,應該是兄弟關係。

    為首的青年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輕輕的鼓掌。

    “少雷,你還是那副脾氣,不管在那,都敢動手!”這青年笑道:“怎麼,忘記當年是怎麼被趕出去的了?”

    季少雷微微一笑:“沒辦,我這人脾氣不太好,遇到有人挑釁,就按耐不住心中的火氣!”

    “我就喜歡你這個脾氣,……”這青年微微一笑,顯得很有風度,讓人忍不住心生好感,“你大哥最近還好嗎?上次見他,還是他來燕京開會的時候,仔細算算,已經有三、四年沒有見麵了。”

    “多謝關心,我大哥很好。”季少雷微微一笑,“隻不過,他混在官場,卻不如何大少你這樣逍遙自在。”

    季楓頓時心中一頓,這個青年,就是何家大少何宏偉?

    “你這張嘴啊,還是那麼得理不饒人,好了,既然已經來了,就給我一個麵子,有什麼事情就先忍一忍,等宴會過了再解決。”何宏偉手一擺,顯得很有氣勢,甚至隱隱有蓋過季少雷一頭的趨勢。

    “各位,鄙人今天舉辦這個宴會,其實就是為了促進大家之間的交流,畢竟燕京就這麼大,大家常在這燕京城混,熟悉一下,總是沒有壞處!”何宏偉微微一笑,顯得溫文爾雅,風度翩翩,比起那些硬是裝作溫文爾雅的二世祖,他這種風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一般,讓人幾乎無生氣惡感。

    “對於大哥季少東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啊!”季楓看的暗暗點頭,不愧是何家大少。

    而這個時候,在何宏偉身後的那個青年,卻是端著酒杯走到了向雨柔的麵前,笑的道:“雨柔,今天晚上能見到你,真的很高興,你今天真漂亮!”

    “二少過獎了!”向雨柔輕聲說道,舉起杯子與那青年碰了一杯。

    這就是何家二少何宏強?季楓眉頭一皺。

    看著向雨柔那優雅而嫵媚的樣子,何宏強的眼中閃過一抹貪婪的神色,甚至隱隱可以看到一絲衝動。

    季楓頓時了然,那怪小叔會專門打電話提醒自己,而爺爺也在吃早餐的時候叮囑自己,要自己幫助二哥。

    現在他終於明白了,原來,這何家二少何宏強,也同樣喜歡向雨柔!

    ps:加更,晚上還有一更。

    很鬱悶,光是打雷,死都不下於,天氣悶熱的讓人坐立不安,夏天啊,對我這種人來說,就是最殘酷的季節!

    第339章離去【加更】

    不過,讓季楓感到詫異的是,按照季小雨的說,向雨柔應該是不喜歡二哥才對,但是看到她剛才的表現,似乎對二哥是有那麼點好感的……

    季楓正沉思著,就聽何宏強笑道:“少雷老弟,想不到時隔幾年之後,我們又見麵了,而且還是在這萬俱樂部,倒也真是緣分啊!”

    季楓立刻看了過去,之前二哥才說過,當初他被萬俱樂部驅逐,其實就是因為在俱樂部與何宏強發生了衝突,今天他自然要留意許多。--綠@色#小說&網--()

    誰知,季少雷卻隻是瞥了他一眼,微微搖頭一笑,便不再去看他。

    這讓何宏強不禁有些意外,同時心中也有些憤怒,自己竟然被無視了?!

    實際上,何宏強之所以主動找季少雷說話,並且語帶調侃,其實就是想要再次激怒季少雷。隻不過,這一次他卻不是想要與季少雷動手,而是想讓季少雷在向雨柔麵前丟麵子,或者說,讓季少雷失態。

    對於向雨柔的性格,何宏強打聽的很清楚,這個向家的掌上明珠,嫵媚動人中又有著一絲英氣,既有女人特有的溫柔似水,又有著玫瑰的刺,無時無刻不在吸引著周圍的男人。

    但是,向雨柔卻有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不喜歡柔弱的男人,甚至,連性格陰柔的男人同樣也不喜歡。

    然而,太過陽剛的男人,向雨柔同樣不喜歡。

    向雨柔所喜歡的,是陽剛中不乏睿智,有著男人的氣概,同時又有著智者的頭腦,這樣的男人,才是她心中的如意郎君。

    這個消息,是何宏強用一輛蘭博基尼跑車,從向雨柔的一個閨蜜那換來的。

    在他們這個圈子,幾乎很難有什麼真正的朋友。看起來關係再好的朋友,很可能轉過身就會出賣你。

    向雨柔的那個閨蜜,隻是一個二流家族的女孩子,對於幾百萬一輛的蘭博基尼,自然無抵擋這種誘`惑,更何況,隻不過是用一個消息就可以換一輛蘭博基尼,這種劃算的買賣,何樂而不為?

    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何宏強就刻意的在接近向雨柔的過程中,表現出一副陽剛而又睿智的樣子,希望能夠打動向雨柔。

    但無奈的是,陽剛或許可以用行為表現出來,比如走起路來故意做出一副虎虎生風的樣子,一舉一動,都盡量突出男人的力量感,這些隻要稍微留意,都很容易做出來。

    可是,睿智卻不是可以裝出來的。

    有時候,你的一個眼神,或者某一句話,就可以讓人看出來你這個人究竟是不是睿智。

    何宏強自然不是一個睿智的人,所以向雨柔一直對他不冷不熱,對此婉拒無果之後,也就隻能任他去了。

    何宏強自然是自家事自家知,如果雙方的長輩不發話,他與向雨柔的事情,八成要黃!

    而想要雙方的家長發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因為雙方的家族都不是那種二流三流的小家族,以他們的這種身份地位,自然是不需要跟別家聯姻的,更何況,如果他們真的要聯姻,那可就是強強聯合,會引起很多人忌憚的,那無疑是要把自己推到風口浪尖上去。

    這種愚蠢的行為,那些家族的當家人,又豈會輕易的去做?

    要知道,這些家族既然能夠屹立不倒,其當家人自然不是傻子,而是有著十分清晰的思考和頭腦。

    至於說向家的長輩……以他們對向雨柔那種重視的態度來看,隻要向雨柔自己不願意,他們是絕對不會同意讓自家的掌上明珠嫁給何宏強的。

    在這種情況下,何宏強幾乎就沒有了半點希望。

    正因如此,何宏強才更不想讓季少雷抱得美人歸,這絕對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所以他才出言挑釁,就是為了激起季少雷的怒火,讓他再次動手,哪怕是挨幾下揍,隻要能讓季少雷失態,引起向雨柔的反感,何宏強都十分的樂意。

    但是出乎何宏強預料的是,季少雷對他的挑釁根本不予回應,而是直接選擇了無視他!

    這個結果,讓何宏強頓時感到怒火中燒。

    如果說是季少雷的大哥季少東來了,他如果是這樣一副態度,直接無視自己的存在,何宏強最多隻會有些不爽,但也絕對不會惱怒。畢竟他很清楚,季少東無論是手腕能力,還是身份,都不是他能比的,也許,隻有大哥何宏偉,才可以跟季少東比個高低。

    可是,這季少雷竟然也敢無視自己?!

    何宏強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他冷冷的望著季少雷,不陰不陽的說道:“少雷兄,怎麼,幾年不見,你連以前的脾氣都被消磨幹淨了?看起來,江州還真是一個適合養老的地方啊!”

    “江州是不是適合養老,並不重要。”季少雷微微一笑,看著何宏強那有些難看的臉色,“重要的是你這樣做,是在給你大哥招惹麻煩!”

    “你……”何宏強頓時大怒,這小子以為他是誰?竟然敢用這麼一副長輩的口氣來和自己說話!

    “何宏強,你也不用發怒!”

    季少雷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按道理來說,這次宴會你也算是其中的半個主人,我是應該給你點麵子。但是你的所作所為……,簡單說吧,今天我之所以會來,是因為你們請了我,如果你們不歡迎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

    何宏強一怔,旋即臉色更加難看了。

    如果季少雷現在離開了,可就代表何家和季家徹底的決裂了,畢竟季少雷是大哥請來的客人,如果他被趕走,可就等於打季家的臉了!

    他何宏強雖然猖狂,但是卻也不敢承擔這個後果。

    可是,若是讓他說出歡迎季少雷的話來,他又怎麼也無說出口。

    一時間,何宏強愣在了原地,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季少雷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道絲毫不加掩飾的不屑神色,微微搖了搖頭,轉頭道:“三兒,我們走吧,這個宴會,實在是沒有什麼好參加的!”

    季楓微笑著點頭,他也看出來了,這宴會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不外乎一些紈子弟努力的想要裝成正人君子,而那些煙視媚行的女人,則要努力的裝成世家的千金小姐,彼此勾勾搭搭,實在是讓季楓提不起半點興致。

    要說真正讓季楓留心的,也就隻有何家大少何宏偉,那個人,的確是不簡單,他的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舉手投足間,盡顯上位者風範,讓人忍不住心中崇拜。

    他的這種氣質,與大哥季少東的沉穩、大智若愚相比,顯然是另外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格,但是,同樣的厲害!

    季楓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大哥季少東和何宏偉碰麵的場景,兩個傑出的男兒碰到一起,想來一定會十分的精彩吧?

    除了何大少之外,季楓便再也不會把任何人看在眼,這些人實在是不足以讓他記住。

    不過,那個喬加愷,卻是讓季楓心中疑惑不已。

    一個現在應該還在江州的監獄呆著的家夥,是怎麼出現在燕京的?

    還說什麼保外就醫,季楓就沒有看出來那家夥到底哪不舒服!

    喬加愷的出現,讓季楓心有些不舒服。

    季楓費盡力氣才擊敗了喬蓉和田國棟等人,把喬加愷五人送進了監獄,但是現在倒好,還沒有幾個月的時間,人家就光明正大的出來了,而且還沒有半點遮掩的意思!

    一看季少雷二人真的要走,何宏強頓時有些慌了。

    如果讓大哥知道季少雷二人是因為自己的挑釁才離開的,到時候他不剝了自己的皮才怪!

    可是,想要開口阻攔,何宏強卻怎麼也拉不下來這張臉麵。

    最終他隻能什麼也不說,看著季少雷和季楓就這麼轉身離去。

    剛走幾步,季少雷卻突然停了下來,突然轉頭笑道:“雨柔,反正現在時間還早,如果不嫌棄的話,不如一起找個地方去喝一杯?”

    何宏強頓時一驚,慌忙看著向雨柔,希望她不要答應:“雨柔,你可不能走,這少了你,可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季少雷隻是淡淡一笑,卻沒有說話,他這是希望向雨柔自己做決定,也算是向雨柔的一次選擇。

    “這少了我,可能會沒意思,但是,如果我留在這,我會覺得很沒有意思,所以我還是走吧!”向雨柔看著臉色難看之極的何宏強,輕笑道:“二少,多謝你的款待,我記下了。”

    向雨柔快走兩步,來到季少雷跟前,笑道:“要喝就喝烈酒,如果你隻是想請我和飲料的話,我可不會去的。”

    “如你所願!”季少雷哈哈一笑。

    三人絲毫不顧及何宏強的臉麵,轉身離去。

    實際上,如果換做任何一個家族的子弟,都絕對不敢如此掃何家的麵子,但是偏偏向雨柔和季少雷不同,三家相差不多,誰也不懼誰,又何須給對方留麵子?

    一時間,愣在那的何宏強臉色變幻不定,表情精彩極了!……

    加更!今天的五更完畢,明天繼續!!

    另外,大家如果對本書有什麼意見,都要及時的提出來,這樣狐狸才能夠進步。不然的話,狐狸也不知道大家喜歡看什麼樣的情節,寫出來的情節如果大家不滿意,那就鬱悶了……

    第340章燕京三傑【第一更】

    昨天家來了客人,狐狸買了一些菜招待,其中有一隻烤鴨……吃完飯,客人走後,狐狸問老婆有沒有吃好,她說,今天的鴨子我隻吃了一個雞腿……饒是我自認為自己的理解能力不錯,也是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鴨子怎麼就長出雞腿來了呢?……

    “季楓,老子一定要殺了你!”

    一聲痛苦無比的呻吟,從萬俱樂部的會所一角傳了出來,被安保隊員扶著坐在椅子上的喬加愷,終於恢複了力氣,但是心中的那種強烈之極的恥辱感,卻讓他渾身都在發抖。

    自己被季楓一腳踢飛了?!

    周圍那些人的低低議論聲,簡直就好像有幾萬隻蒼蠅在他耳邊嗡嗡的飛著似的,他覺得,周圍所有人的眼神,都帶著濃濃的譏笑。

    聽聽他們在說什麼!

    季楓竟然說自己一不小心踩在了他的腳上,而他一抬腳……自己就飛了出去?!

    飛了出去!

    一抬腳自己就飛了出去……我***又不是路邊的石子,更不是廁所的蒼蠅,你他娘的怎麼就能一腳把老子給踢飛了?!

    這種極度侮辱性的語氣,讓喬加愷憤怒的幾乎要爆炸了!

    但是,喬加愷卻是知道,自己是切切實實的被季楓給一腳踢飛了!

    所以他哪怕再憤怒,也無話可說,誰讓他之前先算計季少雷,而後又被季楓如此羞辱,偏偏有苦說不出來,這種憋屈到了極點的感覺,不斷的侵蝕著喬加愷的心,他幾乎就要抓狂!

    可是,現在他即便是想要報仇,也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季楓和季少雷等人已經離開了俱樂部,讓他想報仇都找不到目標……當然,即便是他們沒有走,喬加愷也絕對沒有那個能力報仇!

    強烈之極的怒火,幾乎要把喬加愷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他坐在椅子上,憤怒的喘著粗氣,一雙眼睛被怒火充斥的通紅,臉色猙獰無比,仿佛都要擇人而噬!

    “嘖嘖!”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突然在喬加愷耳邊響起,“這季家的人也太猖狂了一些,不但在我何家舉辦的宴會上打人,甚至在打過人之後,還要出言羞辱你!一不小心就把人踢飛了……嘖嘖!如果換做是我,一定早就去找他們拚命去了,怎麼也不會忍下這口氣!”

    轟!

    怒火瞬間席卷了喬加愷的全身,他猛然抬起頭,死死的盯著身邊的這人,猙獰的說道:“何宏強,你少在我麵前唧唧歪歪的挑撥離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想要借著我的手去對付季楓和季少雷,嘿……季少雷把你喜歡的女人搶走了,你就想把我當槍使……抱歉,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不用你來瞎操心!”

    “喬加愷!”

    何宏強頓時臉色一沉,冷喝一聲:“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不要以為平時季家的人讓著你,你就以為你們喬家也是頂級家族了!我要想弄死你,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你……”喬加愷頓時大怒,但是心中卻是猛然一凜。

    喬加愷知道,何宏強的話沒有錯,如果他想弄死自己,恐怕真的很容易。

    在何家這樣的頂級家族麵前,喬家真的沒有任何可以反抗的餘地,這些年來如果不是季老爺子發話不準讓季家的人對付喬家,現在的喬家恐怕早就灰飛煙滅了,哪還會容他喬加愷活到現在?

    眼看喬加愷被自己震住,何宏強頓時得意的一笑,低聲說道:“喬加愷,如果你想一雪今天的恥辱,我倒是可以幫你,隻不過,就看你上不上道了!”

    “抱歉,我不需要誰的幫忙,還是那句話,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沉默了片刻,喬加愷還是拒絕了何宏強的提議。

    “難道你不想雪恥嗎?”何宏強問道。

    “……”喬加愷沉默不語。

    實際上,他又怎麼會不想雪恥?做夢都想!

    且不說他自己被打成重傷,在江州醫院待了那麼長時間,後來又被送進了監獄,幾乎受盡了折磨。單單隻是說母親喬蓉,居然也被季楓給打成了重傷,這簡直讓喬加愷憤怒欲狂。

    但是,喬加愷更知道何宏強這個人。

    這個二世祖,絕對不是可以共事的人!

    況且,喬加愷要報仇,也不需要假手於別人,他自己就已經足夠!

    “多謝二少的款待,再見了!”喬加愷絲毫不理會何宏強那難看的臉色,直接起身離去。休息了這一陣,他已經恢複了一些體力。

    而這個時候,在大廳盡頭的一個房間,何家大公子何宏偉與一個中年人,正通過房間的大屏幕閉路電視,看著大廳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待得季楓三人離去之後,喬加愷又隨後離去,何家大公子何宏偉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溫和的笑容,微微搖晃著手的紅酒:“不錯!”

    那中年人不禁有些詫異的問道:“宏偉,你讓我借這大廳,又興師動眾的舉辦這麼個宴會,目的隻是為了觀察季家的那兩個小子?至於嗎?”

    何宏偉微微搖頭,笑道:“二叔,在我看來,如果是對待敵人,怎麼認真都是值得的。”

    “那你看出什麼來了嗎?”那中年人笑問道。對於自己的這個侄子,他還是很信任的,因為這幾年來,自己這個侄子的眼光,一直都很準,連家的老爺子都對他十分的欣賞。

    “季少雷比以前長進多了,也內斂了許多,但是對我還構不成太大的威脅,畢竟他隻是一個小國營企業的老總,掌握的資源不夠多。如果他手中能夠掌握一個大集團,倒是十分的麻煩,幸好季家的家規森嚴,我們何家的壓力才小很多啊!”何宏偉十分可觀的說道,“至於季少雷身邊的那個年輕人,應該就是季家最近才回來的那個長房嫡孫季楓……他讓我很有壓力!”

    “壓力?!”中年人有些不明白。

    “是啊,壓力!”

    何宏偉微微點頭,說道:“不知道你留意了沒有,剛開始進入大廳的時候,季楓顯得有些不適應,但是不到一分鍾的時間,他就立刻適應了下來,甚至開始融入了環境。隨後發生的衝突,卻顯示出這人的心狠手辣……季家有一個沉穩大氣、頗具大將風度的季少東,如今再多出一個如此厲害的季楓……我何家拿什麼來對抗季家?”

    “宏偉,沒有你說的這麼嚴重吧?”中年人的臉色有些變了,自己的這個侄子有多麼優秀,他自然是很清楚的,燕京三傑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

    而那季少東,同樣也是燕京三傑之一,如果再加上一個讓何宏偉都感到忌憚的季楓,隻是以第三代而言,何家可就真的很難跟季家抗衡了!

    “現在還不知道,隻是一種感覺。”雖然談論的話題不是多麼輕鬆,但是何宏偉的臉上卻依舊掛著溫文爾雅的笑容,“喬蓉那個女人很瘋狂,燕京有多少人都不願意惹她,可是在季楓麵前,她卻連一個照麵都走不過,這足以說明季楓的手腕了……”

    “據說這個季楓還有這極強的身手,連田國棟那些人,都敗在了他的手中,原本我還不相信……”何宏偉微微搖頭,“但是剛才他的那一腳,卻讓我不相信也不行啊!”

    “那……”中年人遲疑道:“我們要不要采取一些措施?”

    “不需要!”何宏偉微微一笑,“有些人比我們更著急!”

    中年人想起喬加愷那怨毒的麵容,頓時會意的一笑。

    ……

    “燕京三傑?”別克車,季楓詫異的看著季少雷,“那個何宏偉是燕京三傑之一?”

    “是啊,向永戰,何宏偉,還有我們家老大,他們三個當年就被稱為燕京三傑,都是極為出色的人物,深受家族長輩的器重,也是各家第三代的代表人物。”季少雷笑道,“隻不過,我們家老大在仕途發展,而何宏偉則是在商場上打拚,至於向永戰嘛……”

    “向永戰怎麼了?”季楓追問道。他對這個燕京三傑倒是很感興趣,能夠有這稱號,足以說明這三人是何等優秀。

    燕京的世家子弟何其眾多,但是偏偏這三人有如此稱號,顯然大家所公認的。

    “向永戰就是我大哥,現在軍中發展!”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向雨柔突然開口道。

    季少雷哼了一聲,道:“三兒,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拉著你來給我保駕護航了吧?我不是怕何家的兩兄弟,何宏偉雖然優秀,卻還不至於讓我怕。但是,向永戰那家夥可是個十足的惡棍,我要追他妹妹,如果他不高興了,真敢抓著我打一頓!”

    “這話你敢當著我大哥的麵講嗎?”聽到季少雷直言不諱的說要追究自己,向雨柔不禁俏臉微紅,但是一想起這家夥說自己哥哥是惡棍,她就不禁瞪了季少雷一眼。

    “我有那麼傻嗎?”季少雷哈哈一笑,顯得頗為得意。

    “季少雷,現在的你可比幾年前要成熟多了。”向雨柔不禁誇了他一句:“以前如果誰用激將激你,那簡直是一激一個準,想不到現在你也學會內斂了!”

    “還不是被你逼的!”季少雷悻悻的說了一句,“你既不喜歡四肢發的頭腦簡單的男人,又不喜歡太陰柔的,沒辦,我隻好變成有勇有謀的十好青年了。敢問向大小姐,現在的我有沒有達到你的要求?”

    向雨柔頓時俏臉微紅,白了他一眼,哼道:“待考慮!”

    “嘿嘿!”季少雷頓時嘿嘿一笑,開起車來更加有勁。

    向雨柔那句待考慮,無疑是說明她現在已經開始接受季少雷了,隻是礙於女孩子家的麵子,以及季楓在場,這才不好承認。

    季少雷是何等人物,又豈會聽不出她話的意思?

    看著這對男女打情罵俏的,季楓索性靠在後麵,閉目養神。他的心則在回想著這兩天所發生的事情。

    爺爺讓自己陪著二哥來參加這次的宴會,肯定不光是要自己為二哥保駕護航,尤其是在季楓聽到‘燕京三傑’之後,便更加的篤定。

    說不定,老爺子是想讓自己提前與這些家族的人接觸一下,或者,讓自己親眼看一看何宏偉等人的優秀,用來激勵自己。

    亦或者,讓自己提前做好準備……

    季楓隱隱有種感覺,這個自己隻見過一麵的何家大少何宏偉,很有可能會是自己和大哥一生的對手!

    這隻是一種十分微妙的感覺,但是這個念頭一出現,就再也揮之不去,何宏偉那溫文爾雅的笑容背後,似乎有雙冰冷的眼睛,在一直盯著自己!

    或許,這才是爺爺的真正用意!

    燕京的情節快結束了,季楓一生的對手也已經出現,接下來,狐狸會用心寫出更精彩的情節,請兄弟們繼續支持,多謝大家!!

    第341章父親的教導【第二更】

    三人到了一個酒吧,隨意的喝了幾杯酒,季楓便提出離開了。

    這二人明顯是一個郎有情,一個妾有意,他自然是不願意在中間跟著摻和。更何況,爺爺交代的任務是要幫助二哥把媳婦搶到手,如今已經八`九不離十了,季楓自然不會傻乎乎的去做那個高度數的電燈泡,那會遭人恨的!

    而實際上,季楓對這個向雨柔的印象也很不錯。向雨柔雖然出身燕京頂級世家,但是她的身上卻沒有那種千金小姐的驕縱之氣,反而有種普通女孩子所沒有的爽朗與幹練的英氣。

    在這股英氣之中,卻也不乏嫵媚風情,絕對可以算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女人!

    看到向雨柔,季楓又不由想起了溫馨,那個出身三流世家,卻驕縱到讓季楓印象十分深刻的女人,如果和向雨柔比起來,溫馨給她提鞋都不配!

    “想那個女人幹什麼,平白髒了自己的腦子!”季楓微微搖頭,猛然一加油門,車子便突然加速,消失在黑夜。

    這車是季少雷的別克車,季楓本來想打車,但是季少雷卻是熱情的將鑰匙丟了過來,讓季楓愕然不已。但是很快,季楓就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種急切。

    想把生米做成熟飯?

    季楓忍不住啞然失笑,想起當時向雨柔俏臉微紅,美眸中藏著羞意的同時,又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季楓就不由暗暗替二哥祈禱,這家夥也太心急了一些,千萬不要偷雞不成蝕把米才好啊!

    季楓覺得自己的這個擔憂很有可能成為現實,向雨柔可不是那種見到世家子弟或者有錢人就走不動道的小明星,她是堂堂向家的掌上明珠,而且嫵媚動人之中又有著一股英氣,如果二哥不拿出男子漢的氣概,想要征服她,嘿嘿……可有點難度哦!

    不過,不管他們誰征服誰,至少二人之間是有情意的,這一點季楓還是可以看的出來,所以他便心安理得的把車開走,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感覺。

    也幸好車上有導航儀,季楓才能夠慢慢的找到路。

    季楓沒有去老爺子那,現在天色已經太晚,老爺子應該早就休息了,而且,自從來到燕京之後,待在家的時間很少,所以季楓還是選擇了直接回家。

    當季楓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季楓把車停在自家的車位上,卻突然發現,旁邊似乎就是父親的車。

    而且,這車還有些溫度。

    “父親也才剛回來?”季楓微微皺眉,雖然他知道自從老爺子病倒之後,父親的工作一直很忙,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能回來,但是如今親眼見到,感覺自是有些不舒服。

    作為季家的長子,父親也的確很不容易,需要他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季楓微微搖頭,快步上了樓。

    開門的是母親的警衛小影,自從昨天給她道過謙之後,小影對季楓的態度就好得多了,至少不會再時不時的瞪他一眼。

    季楓進來的時候,發現父親正坐在客廳看電視,母親坐在旁邊,二人似乎在閑聊著什麼,神情都十分的放鬆。

    自從來到燕京之後,季楓可還是第一次在母親臉上見到這種輕鬆的表情,他不禁微微一笑,自己的努力,還是起了點作用的,至少,能夠讓母親不再憂慮,這就已經很讓季楓感到滿意了。

    “臭小子,又去哪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肖素梅一見兒子回來,頓時皺起了眉頭,“又弄的一身酒氣!”

    老實說,季楓還是很怕母親的,一看母親發火,他頓時縮了縮腦袋,求助的眼光看向父親。

    看到兒子這個樣子,季振華頓時忍不住一笑,兒子向他求助,這是和他親近,他自然是開心不已。

    “素梅,先別發火,小楓是去陪著少雷參加了一個宴會……”季振華立刻把季少雷和向雨柔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就護著他吧,小小年紀學成什麼樣子了,打架,喝酒,以後是不是還學著別人去做紈子弟了?”肖素梅瞪了丈夫一眼,臉色卻緩和了不少。實際上,肖素梅心中自然是沒有生氣,但是她最擔心的就是兒子會學壞,所以要提前給兒子敲響警鍾。

    季楓苦笑道:“媽,好好地我學那些幹什麼!”

    “你倒是敢!”肖素梅哼了一聲,這才說道:“趕緊去洗澡吧,一身的酒氣……”

    季楓如蒙大赦,趕緊跑去洗澡。

    當季楓洗完澡再次出來,肖素梅的臉色已經恢複了正常,而她麵前的茶幾上,已經擺放著一盤水果,以及一杯濃茶。

    “把茶喝了,先醒醒酒。”肖素梅關切的說道,“小小年紀就不學好,以後把身體喝壞了,可怎麼辦……”

    聽著母親嘮叨,這一刻,季楓的心中卻是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曾幾何時,能夠在回家之後喊上一句:“爸,媽,我回來了!”

    這對季楓來說,都是一種奢望!

    現在,這個家終於算是完整了,季楓的心中有一股別樣的情緒在激蕩,讓他的鼻子都有些發酸。

    一杯茶喝完,季楓的心情終於算是平複下來,他隨手拿起一個水果,大口啃了起來。

    參加宴會,季楓連一口水都沒有喝,更不用說吃東西了。後來去了酒吧,也就隻喝了兩杯酒,現在的確是有些餓了。

    “小影,去廚房端一些點心過來。”肖素梅看到兒子那大口吃水果的樣子,頓時就知道他沒有吃晚飯。以往丈夫回到家找點心吃的時候,就似乎這個樣子。

    季振華在旁邊看著,含笑不語。

    等季楓一邊吃著點心,季振華才開口問道:“小楓,這次去參加宴會,見到何家兩兄弟了吧?”

    “見到了。”季楓微微點頭。

    “有沒有什麼感想?”季振華問道。

    季楓斟酌了一下,才說道:“何宏強難成氣候,不足畏懼。不過,那個何宏偉,倒是很厲害,據說他還是什麼燕京三傑之一!”

    “燕京三傑,其實說的就是這三家的第三代領軍人物,本來你大哥季少東是不占什麼優勢的,因為其他兩人也很不錯。”季振華微微點頭,對季楓說道,“你爺爺這次讓你陪少雷去參加宴會,其實也不乏讓你與何宏偉接觸一下的意思,早點重視起來,也能早點準備。”

    季楓笑道:“爸,你和爺爺該不會是想讓我去跟何宏偉較量吧?我還是個學生啊!”

    “你這小子,還是你爺爺說的對,你也太滑頭了一些!”季振華瞪了兒子一眼,卻沒有生氣的意思,隻是解釋道:“你把這些大家族之間的事情都想得太神秘了,事實上,家族之間的較量,並不是說你來我往的過招,而是無聲無息的較量。”

    季楓微微皺眉,他有些不明白父親的意思。

    “給你舉個例子,比如說之前你大哥和何宏偉之間的較量,其實二人並沒有直接過招,你大哥在他的轄區內,盡情施展著他的才華,為治下的百姓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和實惠,他的執政理念,有沒有得到家族和高層的認同,他在家族中的地位,這些都是可以拿來和何宏偉進行比較的。”

    季振華娓娓道來,語速不快,條理卻是極為清楚:“雖然何宏偉所走的是商路,但是,他所取得的成績,同樣也可以證明他自己的能力,也能提升他在家族中的地位,這與你大哥的作為,是大同小異的。政、商、軍隊,這三方雖然領域不同,但是重要性,其實卻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季楓微微點頭,道:“父親,我明白了,其實也就是說,我們之間的較量,並不一定要直接過招,而是在各自的領域作出什麼樣的成績。比如大哥如果能夠做到一定的高位,將家族推向更加鼎盛的階段,那麼何家自然就會被我們壓製,這就是一種較量的勝利!”

    季振華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孺子可教!”

    季楓嘿嘿一笑:“主要因為我是您兒子,遺傳的好啊!”

    “這臭小子,就會拍馬屁!”肖素梅在旁邊被季楓這句話給氣樂了,忍不住罵了一句。

    季振華被兒子這一記馬屁,說的心情頗佳,不禁又說道:“小楓,現在你大哥做的很不錯,你也要考慮一下自己以後想要做什麼了,如果你要從商,就盡力去做,以後盡量幫助你大哥,共同帶領家族發展。但不管你以後要做什麼,現在都要開始考慮了,而且,要考慮清楚。”

    季楓微微點頭,卻沒有急著回答,因為,他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季楓要做的事情,其實在他心已經有了一個大體的規劃,而且他有把握,如果自己的規劃完成,整個家族都將會發展到一個極為輝煌的階段。

    但是現在,他卻無說明自己的規劃,因為,這直接牽扯到自己腦海中的智腦的存在!

    見兒子露出思索的神色,季振華也就沒有再多說,隻是拍拍兒子的肩膀,說道:“去休息吧,這事情可以慢慢想,不用急!”

    季楓點了點頭,跟父母打了個招呼,便起身離去。

    看著兒子的背影,季振華不禁露出欣慰的神情,他轉頭對肖素梅說道:“素梅,這些年苦了你了,多謝你把我們的兒子培養的如此出色啊!”

    肖素梅哼了一聲:“我給你培養了一個好兒子,誰又給你培養了女兒?”……

    保底第二更送到,請兄弟們繼續支持啊!!!

    大家手的鮮花啊,pk票啊,都不要留著了,盡情砸過來吧!!

    

Snap Time:2018-01-19 03:58:50  ExecTime: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