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243章幫凶

  
  第第二更】
  第二更送到,同時,第二個龍套也出現了,。
  。。。。。
  被季楓的威勢所懾,家具城堛漕獄穧h人,竟然沒有一個敢再阻攔,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著張磊一把拖著王友全往外走去。
  張磊雖然不會功夫,但是平時也十分注重鍛煉,再加上正是年輕,力氣遠遠超過了已經人到中年的王友全。
  更何況,王友全此時早已經嚇得渾身發軟,有力氣也使不出來。
  王友全被張磊拖著,踉踉蹌蹌的往樓下走去,嘴唇不斷的哆嗦著,臉色慘白,沒有一絲血色。
  他甚至可以想象,待會季楓回來了,會怎麼對付自己。一想到他剛才的那種狠辣手段,恐怖的身手,他就忍不住渾身發抖,心堣斷的抽搐。
  但是,王友全卻不敢再反抗,且不說他已經沒有了這個膽量,單單隻是看到張永強都被季楓一下砸的昏死過去,他哪媮棷惘A強硬半點?
  “老小子,你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個下場吧?”感覺到王友全渾身抖若篩糠,張磊頓時咧嘴陰陰一笑,“剛才唆使別人打我的時候,你可是得意的很!”
  王友全臉上慘笑,幾乎都快哭出來了,如果早知道你們這麼厲害的話,鬼才會幫著張永強去算計你們呢,那不是找死嗎!
  可是,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王友全也知道自己既然已經做了,就肯定無法回頭,所以他隻能不斷的哀求:“我說老弟,我不是人,是我對不住你們,你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
  張磊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王友全心中就更是忐忑苦澀,他忽然想了起來,這兩個年輕人,可是住在望月小區啊!那是什麼地方?在那埵磲漱H,有幾個是好人?
  別人躲還來不及呢,自己怎麼就那麼不長眼,非要去和他們作對,這都是自己在找死啊!
  也不知道這兩個年輕人會怎麼對付自己,希望他們可以看在那個女交警的麵子上,千萬不要太狠辣。
  越是不知道,就越是恐懼,等走到樓下,王友全已經渾身抖的厲害,幾乎無法走路了。
  “裝死?”張磊眉頭一皺,手上猛然使勁,死死的拖住王友全,就好像拉一條死狗一般,硬是把他給拉到了大門前。
  “開門!”張磊大吼一聲。
  “啊!”王友全猛然哆嗦一下,這才反應過來,慌忙在大門旁邊的電子鎖上點了幾下。
  咚!
  門鎖被打開,大門緩緩的分開,季楓就站在大門外,臉色平靜的看著兩人。
  “瘋子!”張磊看到季楓,頓時激動的上前,“你沒受傷吧?”
  季楓搖頭笑道:“這點小場麵,還不至於受傷!”
  “厲害!”張磊由衷的讚歎道,“剛才的過程我全部看到了,你的身手絕對強悍!”
  季楓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剛才他在出手的時候,根本沒有借助生物電流,不然的話,威力何止是現在這種程度?那些被他打中的人,恐怕早就見閻王去了。
  在這光天化日之下,季楓可會殺人,平白無故的給別人留下口實。
  “瘋子,這個混蛋該怎麼處置?”張磊指了指旁邊臉色慘白的王友全,咬牙切齒的道:“這混蛋顯然跟張永強是一夥的,如果不是你的身手強悍,今天我們兩人恐怕就交代在這堣F。”
  季楓看了看王友全,後者頓時嚇得渾身一抖,想要求饒,卻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算了吧,交給警察處理!”季楓擺了擺手,說道:“我們回去吧,該辦的事情都已經辦完了。”
  “你們還不能回去!”
  一個悅耳的女聲突然傳了過來,李若男帶著那些顧客和家具城的工作人員,從樓上走了下來。
  “季楓,雖然你是受害者,但是畢竟也是事件的當事人,所以你必須要跟我會警局去錄口供,同時接受調查。”李若男說道。
  “我說交警同誌,這些活好像都是管刑事的警察負責的吧?”張磊忍不住說道。
  “今天警局太忙,他們接到報警的時候,因為人手不足無法出警,所以我臨時擔當警察的角色。”李若男說道,“今天整件事情我都看在眼堙A季楓,你必須要跟我回去。”
  季楓略微斟酌片刻,點了點頭,道:“好!”
  李若男這才鬆了一口氣,如果季楓硬要反抗的話,她可不是對手。
  拿出電話,李若男立刻開始聯係自己以前在刑警隊的人,今天的事情性質十分惡劣,已經不是普通民警能夠處理的了,必須要刑警出動才行。
  “隊長,我是李若男,對,我遇到了一起嚴重的惡性鬥毆事件,受害者就在我身邊,其他當事人也全部在場,你快點派人過來……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李若男說道:“刑警隊最多十五分鍾就會到這堙A在這期間,所有人都要留在家具城內,因為你們都是目擊證人。”
  她看向了癱軟在地上的王友全:“還有你,在事情沒有定性之前,你將作為嫌疑犯,必須要協助警察的工作!”
  季楓不禁微微一笑:“李大交警果然是火眼金睛。”
  季楓對李若男的印象不由的有些改觀,這個女交警也隻是脾氣火爆了一些,但實際上,她人並不壞,至少,她還算是秉公辦事。
  李若男自然聽的出來季楓對她的調侃,美眸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哼道:“少在我麵前油腔滑調的,我可警告你,現在你可還是當事人之一。你剛才雖然可以稱得上是正當防衛,但是,會不會範圍過當,這可還要兩說呢!如果你被判定是防衛過當,進了局子堙A說不定就會落在我的手上!”
  實際上,防衛過當的判定,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這個問題法律上都是漏洞百出,基本上就是看誰的拳頭硬,或者誰的聲音大,誰就有理。
  季楓自然知道,這是李若男在提醒他,至少自衛是肯定的了,不然的話,難道說是季楓不知道死活的去跟二十幾個如狼似虎的打手鬥毆?顯然是自衛!
  但是,會不會是防衛過當,這個可還不好說,而且即便是到了警局和法院內部,大部分時候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意見,她這是讓季楓明白這一點。
  “李大交警真是費心了,多謝,多謝!”季楓咧嘴一笑,善意的衝李若男點點頭,但是臉上卻是止不住的笑容。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見到李若男,季楓就忍不住想調侃她兩句,似乎是因為這個女交警的脾氣太火爆,一點就著。
  難道自己就想要看到她那暴跳如雷的樣子?季楓心中啞然失笑。
  至於是不是防衛過當,季楓根本沒有絲毫的擔心,他隻是拿出電話,把事情的經過粗略的跟二叔說了一遍。
  “胡鬧!既然對方那麼多人,你為什麼不提前離開?非要逞英雄!……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季振國的沉穩的聲音在電話媔ヮ荂A隨後,他就掛了電話。
  季楓便放心了,二叔的這句‘知道了’,可不僅僅隻知道,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吃虧。不過,二叔顯然對自己留下來等待張永強的行為,很是不滿。
  挨了罵,季楓也隻是微微一笑,自己有自己的做事方式,二叔也有二叔的做事方式,二人雖然方式不同,但是目的都是一樣的。
  季楓又給蕾蕾和雨萱報了平安,二女都忍不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做完這些,外麵的警笛聲已經能夠聽到,很快,七、八輛警車就在家具城的門口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大批的刑警從車上跳下來,將那些早已經被季楓打的昏死過去的打手,給全部銬起來,帶到了車上。
  幾個警察快步朝著家具城跑來,當他們看到這埵w然無恙,這才鬆了一口氣。
  “若男姐,你沒事吧?”一個大約二十歲出頭的年輕警察跑了過來,“若男姐,外麵的那些家夥都是被你放倒的吧?!若男姐的身手還是這麼棒!”
  “丁偉健,你這是誇我,還是在損我?”李若男沒好氣的道,“我要是有那身手,早就把這些混蛋全部打暈了扔到街上去了。”
  “不是你出手的?”那名叫丁偉健的警察一愣,“若男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若男說道:“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不過這店堛漫狾酗H都是目擊證人,先把他們都帶回去,對了,隊長呢?”
  “隊長正在外麵指揮。”丁偉健說道。
  “那好,我們去跟隊長匯合!”李若男一擺手,“全部跟這位警察同誌出去,誰敢亂跑,可別怪我不客氣!”
  丁偉健頓時額頭直冒黑線:“若男姐,息怒,息怒!你現在已經從刑警被貶為交警了,難道你還想繼續被貶嗎?”
  一提起這個,李若男就忍不住冷哼一聲:“那是我不跟他們一般見識,不就是打了一個二世祖嗎?惹急了我,我連那二世祖的老子都一起打!當一個小小的區委副書記,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丁偉健頓時苦笑不已,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了,生怕把李若男的怒火再次勾起。
  季楓在旁邊聽的卻是心中一動,這李若男的口氣很大啊,江州一個區的區委副書記,那也不簡單啊。
  季楓又想起第一次見到李若男的時候,似乎覺得她有些麵熟,好像在哪堥ㄨL……
  。
  。
  。
  

Snap Time:2018-10-20 01:48:14  ExecTime: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