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51章丹田內力


    第151章丹田內力

    一個賣菜的窮小子,是怎麼搖身一變,突然成為一個連李衛東都要忌憚不已的少爺的?這個為題,何東怎麼也無法想明白,甚至他連李衛東為什麼會忌憚季楓,都有些想不明白。

    李衛東不是這江州數一數二的大公子嗎?怎麼還有他忌憚的人?而且,看起來那突然出現的年輕男人,似乎比他還要年輕,但是卻顯得比他還囂張。

    何東忍不住使勁搖了搖頭,這一切,讓他根本無法想明白。但是有一點他卻是很清楚的,隻要李衛東頂不住對方的壓力,自己是肯定要跟著倒黴的。

    果然,隻聽季楓淡淡的說道:“李少是嗎?我今天來,隻是想告訴你,雨萱是我的女人,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不然的話,後果你很清楚!”

    李衛東頓時臉色鐵青,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直接威脅他,他幾乎就要當場發作。然而,想起對方的身份,李衛東隻能深深的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怒火壓住,但是卻沒有輕易表態。因為他知道,在這臨江會所,在這麼多人麵前如果他向季楓低頭了,以後就再也抬不起頭來。

    如果是私下,他怎麼低頭道歉都無所謂,但是現在不行。

    紈子弟嘛,要的就是一個麵子。

    李衛東心念急轉,希望可以找到讓一個合適的理由當做台階下,同時也不用直接得罪季楓,更不能讓人覺得自己是在低頭。不然的話,以後在江州自己的威信鐵定會急劇下降,因為到那個時候誰都知道,江州來了一個更加強勢的公子。

    想到這,李衛東遲疑了,怎麼找到這個合適的台階,這是個問題。

    還有,找到的這個台階,能不能讓季楓和蕭雨萱接受,這同樣又是一個問題。

    李衛東一時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但是越是這個時候,他越是冷靜,畢竟是紈子弟,這樣的場麵見的多了,所以他知道,隻要盡快找到那個台階就行了。

    就在這時,李衛東看到了一旁臉色慘白,渾身瑟瑟發抖的何東,李衛東的眼前頓時一亮,“就是他了!”

    他輕咳一聲,上前兩步看著季楓:“季少,今天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我很高興,但是現在看起來,我們兩人之間似乎有些誤會,而這一切,都是由何東那個搬弄是非的狗東西在中間攪和的……把他帶上來!”

    他猛然喝了一聲,身後的幾個保安頓時一把抓住正下的渾身抖若篩糠的何東,帶到了場中央。

    “不,不關我的事情啊,這都是李衛東……啊!”何東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衛東一腳踢在了嘴上,剩下的話頓時咽了回去,“狗東西,敢在我和季少之間搬弄是非,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說著,他抬起頭,看著一臉淡然的季楓,不禁笑道:“季少,你看,我們之間就是因為這個狗東西,才造成了今天的誤會。這樣吧,今天是我的生日宴會,我還要忙,等改天,一起出來坐一坐,大家喝個酒聊聊,你覺得怎麼樣?”

    何東被李衛東一腳踢在嘴上,牙齒不知道都踢掉了幾顆,滿嘴的鮮血往外流,嘴‘唔唔’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害怕的渾身發抖,哀求的眼神望著蕭雨萱。

    那種可憐的樣子,讓蕭雨萱忍不住別過頭去,心中卻是終於長出了一口氣,暗道一聲:自作自受!

    季楓淡淡的說道:“喝酒就不必了,隻要你李大公子以後少聽信別人的讒言,少幹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就足夠了。言盡於此,告辭了!”

    說完,季楓便拉著蕭雨萱大步走出了會所,隻剩下滿臉尷尬的李衛東看著二人的背影,雖然心中惱怒之極,但是臉上卻不敢太過明顯的表露出來,要知道,在旁邊可是還有一位季少雷呢,那同樣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啊。

    “來人,把這個狗東西給我扔出去。”李衛東厭惡至極的看了滿嘴是血的何東一眼,冷喝一聲。

    幾個保安頓時如狼似虎一般的衝了過來,抓起何東便拖了出去。

    大廳頓時又恢複了那種熱鬧的氣氛,仿佛剛才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般。然而,在場的眾人心中都清楚,除了那幾個比較強勢的公子哥之外,這江州,又多了一個特別需要注意的公子,季少雷大伯的兒子,但凡是知道季少雷真正身份的人,一想到那個勢力龐大到幾乎讓人窒息的家族,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暗歎李衛東的膽子還真不小。

    要知道,李衛東的父親雖然在上麵也有人支持,然而,真正和季家比起來,卻是遠遠不夠看的,李衛東竟然敢得罪季家的長房嫡孫,他還真有膽量啊!

    而真正的有心人,就開始留意了,等回去以後,一定要悄悄的調查一下那個年輕人身邊的那個女人,如果從正常的途徑無法靠近的話,那就走一走夫人路線嘛!

    與此同時,開始有不少人端著酒杯走向季少雷,旁敲側擊關於季楓的任何消息。季少雷看著這些目的性極強的人,心中冷笑,表麵上卻是溫文爾雅的一一應付,滴水不漏。

    走出臨江會所,蕭雨萱整個人還有些呆呆傻傻的。

    她還沒有從那種令人震撼的氛圍中回過神來,仍然沉浸在其中。

    “怎麼了?”季楓看著蕭雨萱的俏臉,忍不住笑問道,“是不是被震撼了?”

    蕭雨萱茫然的點點頭,半晌後,眸子中才有了神采,她深深的看著季楓:“你,你真的是季家的人?”

    “不光是季家的人,而且在季家地位還不低哦!”季楓微笑著說道,看著她那副可愛的樣子,忍不住在她的小瞧的瑤鼻上刮了一下。

    頓時,兩人都如同觸電一般,身子同時震了一下。

    唰!

    蕭雨萱的俏臉通紅,忍不住羞澀的低下頭去,卻沒有說話,更沒有對季楓的動作提出任何的異議或者是不滿。

    季楓在作出這個動作之後,也覺得自己太魯莽了,或者說,自己太輕佻了,畢竟蕭雨萱不是一般的女孩子。然而當他看到蕭雨萱的表現之後,頓時心中大喜,很顯然,蕭雨萱並沒有生氣,更沒有任何的不滿,這就意味著,她接受這個動作了。

    然而轉念一想,季楓就隻覺得一桶冷水頓時澆下來,讓他猛然清醒了。蕭雨萱這樣快的接受自己,會不會是有報恩的念頭在麵?

    果然,隻聽蕭雨萱輕聲問道:“季楓,你為什麼會對姐姐這麼好,是不是想要追姐姐?”

    季楓心中輕歎一聲,他可不希望與蕭雨萱之間的關係,會與報恩之類的事情牽扯到一起。他不禁搖頭道:“雨萱姐,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是朋友,我當然會幫助你,對你好也是應該的。你就不用想這麼多了,不然的話,整天愁眉苦臉的很容易變老的哦!”

    蕭雨萱頓時抿嘴輕笑:“季楓,謝謝你。”

    季楓笑問道:“謝我什麼?如果是謝我幫你擺平了李衛東的事情,那大可不必,理由,我剛才已經說過了。”

    蕭雨萱笑道:“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季楓就不禁哈哈一笑:“算了,不說這個了。”

    說著,他快走幾步:“我去停車場取車,你在這等我!”

    看著他的背影,蕭雨萱的美眸中不禁閃過一道甜蜜的笑意。以她的冰雪聰明,自然明白季楓的意思,他不想讓自己與他的關係,扯上報恩的事情。也就是說,他想讓兩人之間的關係純潔一些。

    蕭雨萱不禁輕聲自語:“小家夥,你以為姐姐想要與其他的事情扯上關係啊,隻不過,姐姐一時間還拉不下臉,而且,還有童蕾在,我又怎麼能跟她爭?”

    ……

    回去的路上,季楓和蕭雨萱都沒有再說話。兩人似乎都想到了童蕾,心中不禁有些沉重。如果沒有童蕾在兩人中間,他們都知道彼此的心意,甚至已經隱隱挑明了,到時候結果一定是很不錯的。

    然而,童蕾的存在,卻讓兩人都不敢越過雷池半步,那樣做,無疑是對不起童蕾。

    一想到這,季楓便強自把心中不該有的念頭全部打消。雖然蕭雨萱和童蕾在他心中有著一樣的地位,但是,畢竟要有個先來後到,更何況,季楓可不是那種負心的人,他更不會喜新厭舊。

    “雨萱姐,我們回去之後,你也不用擔心了,李衛東絕對不敢再打你的主意。”季楓一邊開車,一邊笑道:“不但如此,如果他識趣的話,甚至會請我們吃飯。當然,我們去不去就要另外再說了。”

    蕭雨萱微微點頭,心中清楚,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季楓帶來的。如果沒有季楓的話,現在她和家人恐怕已經逃離江州了。

    而實際上蕭雨萱卻不知道,即便是她選擇逃走,也絕對無法得逞。因為在此之前,李衛東已經派人監視著她的父母和家人,讓她根本無法逃走。

    “季楓,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都不知道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蕭雨萱側過臉去,看著季楓認真開車的樣子,溫柔的說道。她心中慶幸,或許真是上天注定,為了逃避何東,她去了邙石縣,第一天到那就遇到了季楓,而現在,又是季楓幫自己解決了一個大麻煩,似乎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季楓微微一笑:“你可不用謝我,要謝的話,還是謝何東吧。是他的行為,讓你早早的認清了他的本性,才不至於上當受騙,你說是吧?”

    提起何東,蕭雨萱就忍不住有些皺眉。在臨江會所,何東那仿佛一條狗一般的諂媚姿態,讓蕭雨萱覺得惡心。

    “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才會看上他!”蕭雨萱搖頭苦笑。

    季楓笑道:“每個人都有青春年少不懂事的時候,這沒有什麼。關鍵是,在知道自己錯了以後,懂得及時悔改。”

    說這話的時候,季楓不禁想起了自己幹過的傻事。當初自己不也同樣是瞎了眼,看上了胡雪慧嗎?結果怎麼樣?

    蕭雨萱輕笑道:“聽你的口氣,怎麼像是七老八十的老頭子一樣!”

    季楓啞然失笑。

    “對了,你幫我給你的那個室友道個歉,我就不方便親自出麵了!”季楓突然想起了蕭雨萱那個叫小靈的室友,當初無意中用眼睛非禮了人家,終歸是要道個歉的。

    蕭雨萱頓時掩嘴輕笑,白了他一眼:“你怎麼不親自去道歉啊?”

    “我哪敢啊!”季楓頓時苦笑了起來:“你那個室友那麼潑辣,光看的性格,就知道她是風風火火的,如果我現在出現在她的麵前,他一定會殺了我的!”

    蕭雨萱頓時嬌笑不已:“怎麼,你堂堂季家少爺,也這麼怕死?”

    季楓頓時無語,心說,季家少爺怎麼就不能怕死了?

    “好了,不逗你了。”見季楓不說話了,蕭雨萱不禁笑道,“小靈雖然性格剛強,但是卻不小氣,那天你確實是無心的,她應該不會怪你的。我幫你把道歉的話帶到就是了。”

    “那個小靈也是聯合大學的老師?”季楓問道,有這樣性格的老師,那她的學生還不得無語啊?

    “倒也不是,小靈是外語係大三的學生,但是因為她兼著學校武術社的教練,而且也是學生會的副主席之一,因此,她也就住在了我那。”蕭雨萱搖頭道,“季楓,你可不要靈喔,她雖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家世卻很是不錯,人也十分的善良。如果你以後試著跟她相處,肯定不會討厭她的!”

    “再說吧!”季楓微笑道。

    “呼!終於解決了!”蕭雨萱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不禁靠在靠背上,微微閉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隻要有季楓在身邊,她就覺得十分的安心。

    ……

    回到聯合大學之後,季楓便與蕭雨萱分開了。

    兩人都已經有了彼此的電話號碼,想要聯係也很是方便,所以倒也沒有表現出那種難舍難分的一幕。更何況,有童蕾在,蕭雨萱也自認為沒有那個資格去戀戀不舍。

    要讓她和童蕾去競爭,她做不出那種背信棄義的事情。雖然是個女人,她卻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

    然而,要讓她和童蕾去分享同一個男人,她同樣做不到。因為,她心有不甘。

    所以,蕭雨萱隻能表現的很是淡然。

    季楓同樣有些頭疼,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童蕾。雖然他與蕭雨萱並沒有實質性的關係,但是,兩人心中都明白,如果按照現下流行的說法,季楓在精神上已經算是出軌了。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找個合適的機會,向童蕾坦白。”季楓搖頭一歎,當然,什麼時候是合適的時機,現在還說不好,在季楓看來,說不定這個機會永遠都不會到來。

    回到宿舍,季楓就幹脆不去想這些事情了。他直接來到腦海深處,喊道:“智腦,給我出來!”

    “智腦在,主人!”智腦很聽話的出現在了季楓的麵前。

    “我們立刻開始訓練。”季楓喊道。

    “是,主人!”智腦一絲不苟的回答。

    季楓是想通過這種專心致誌的訓練,來擺脫心中的煩惱。而智腦所傳授的第二套動作,正好要求訓練者要全神貫注,腦海中不能有別的想法,這正符合季楓的打算。

    而且,自從練習了這第二套動作之後,季楓可以感覺到最明顯的變化,他現在甚至隱隱覺得,自己正在朝著武林高手邁進,雖然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成為真正的武林高手,但是,那種充滿強大力量的感覺,卻是實實在在的。

    正因為發現了這一點,季楓才更加努力的訓練了。雖然智腦藏在他的腦海中,但是,隨著以後他製造出超過地球科技的產品,天知道會有多少人來打他的主意?

    未雨綢繆,在危機沒有到來之前,先擁有自保的能力,甚至,還要有保護身邊親人的能力。很顯然,季楓現在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因為再好的功夫,都比不上別人的一顆子彈,所以,他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達到當初光幕中出現的那兩個人的實力,那種一拳轟碎一個山頭,兩腳一跺就飛上幾百米的實力,才是真正的實力。

    季楓再次開始了練習第二套動作,同時,智腦開始在旁邊給他灌輸通信與網絡技術這門課程,讓季楓的日子再次變得充實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多星期,季楓就一直沉浸在這種瘋狂的訓練之中,他的實力,也有著明顯的增長。甚至於,他隱隱感覺到,小腹似乎出現了一團暖烘烘的能量團!

    丹田!

    根據以往看到的電影或者是小說,季楓頓時明白過來,這個位置,就是地球上人類傳說中的丹田,卻不曾想,真的存在!

    “這麼說,我有內力了?”季楓有些詫異了,“不會吧?內力不應該這麼容易練成啊,不然的話,地球上的高手不就多了去了?”

    如果這世界上真有高手的話,那些人聽到他這話,說不定都能氣死。實際上,想要修煉出內力,的確難上加難,而季楓雖然感覺輕鬆,可是,他的修煉過程,卻是一點都不輕鬆。

    因為這套超級特工訓練係統,從第一套動作開始,一直到最後一套動作,其實都是一整套修煉方法,季楓似乎忘記了,他在練習第一套動作的時候,被生物電流給折磨成什麼樣子了。

    ......

    

Snap Time:2018-01-19 03:52:00  ExecTime: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