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50章宴會對決

  
  第150章宴會對決
  “那兩個人還沒有起來呢!”臨江會所的宴會大廳內,蕭雨萱挽著季楓的胳膊,兩人親密的走在一起,像極了一對甜蜜的情侶。蕭雨萱紅唇靠近季楓,輕聲說道,“老實交代,你到底使的什麼手段,怎麼那兩個人到現在都還沒有起來?該不會是妖法吧?”
  “怎麼可能是妖法,那是堂堂正正的功夫……”季楓微微一笑,轉頭說道。然而,就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嘴正好擦過了蕭雨萱柔軟的紅唇,一股清香甘美的氣息傳了過來。
  兩人頓時僵在了那堙A蕭雨萱俏臉羞的通紅,美眸中有著難以掩飾的羞澀,而且,季楓沒有注意到,她的眸子中,隻是羞澀,卻沒有絲毫的憤怒。
  “咳!”周圍的談話聲終於驚醒了怔在那堛漕滮H,趕緊分開,兩人心中都不禁有些急速的跳動。
  季楓朝著蕭雨萱看去,發現她已經轉過了身,背對著自己。
  或許是羞澀的厲害,蕭雨萱那晶瑩圓潤的耳垂都羞紅了。
  幸好,因為光線並不強,所以沒有人注意這邊,季楓想了想,還是覺得剛才的事情隻是一個意外,而且作為男人,自然要主動一些。
  所以季楓還是走了過去,拉著蕭雨萱的小手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笑的說道:“雨萱姐,剛才你可是占了我的便宜哦!”
  “去死!”原本羞澀無比的蕭雨萱一聽這話,頓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個臭小子說話實在是太損了,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啊,就算是何東,最多也就是拉拉手之類的,至於更進一步的,蕭雨萱從來沒有讓他得逞過,如今卻被季楓無意中奪走了初吻,她又怎麼能不羞澀?
  隻不過她也知道,季楓之所以這樣說,可不是為了得了便宜賣乖,而是想要化解自己的尷尬和羞澀罷了。
  想到這堙A她白了季楓一眼,隻是如同兩汪秋水般的眸子堙A卻沒有絲毫的怒意,隻是有著一抹羞澀和甜蜜。
  季楓見蕭雨萱終於笑了,不禁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剛才的尷尬事情算是過去了,隻不過,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在兩人心中都過去了,那就隻有兩人自己才知道了。
  幸好,沒過多久,生日宴會便開始了。而門口的那兩個跪下的門童,也都被人給抬走了,但是他們就算是被送到醫院,也絕對無法站起來,至少也要兩三天,膝蓋才能夠活動。這已經算是季楓手下留情了,如果他要下狠手的話,以季楓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悄無聲息的讓這兩個人在床上躺個半年的時間。
  大廳堛瑪O光昏暗了下來,季楓也終於見到了今天的壽星——李衛東。
  在眾人的圍繞下,身材修長的李衛東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不斷的衝四周的客人致謝,同時目光不時的在人群中尋找著什麼。
  季楓看的頓時冷笑一聲,很顯然,李衛東是在找蕭雨萱。
  隻不過,因為今天來的客人實在是太多,還有不少人是李衛東必須要親自招呼的,所以他一時間根本脫不開身,無法過來找蕭雨萱罷了。
  想到這堙A季楓笑道:“雨萱姐,我們別在這媔抾怐滲葭菑F,先去吃點東西吧。”
  李衛東的生日宴會采取的是自助餐式的酒席,一條長長的流水席,上麵擺滿了各種食物,人中不少身穿旗袍的女服務員端著盤子來回走動,給那些需要酒水的客人服務。
  隻不過,現在大家都在忙著互相拉關係,攀交情,所以很多人隻是端著酒杯,根本未曾動桌子上的食物。
  但是季楓可不管這些,先填飽肚子再說。
  蕭雨萱不禁抿嘴笑道:“敢情你要來參加這個宴會,其實就是來白吃白喝的?”
  剛才眾人在祝賀李衛東生日的時候,季楓可沒有送上半份禮物,擺明了就是來蹭飯的。
  季楓嘿嘿笑道:“既然是不花錢的,幹嘛不吃?再說了,你看這些人,表麵上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男的顯得溫文爾雅,女的矜持而優雅,實際上這些人哪一個不是一肚子的男盜女娼?我們可不能跟他們比,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蕭雨萱不禁白了他一眼,輕笑不已。
  “來吧!”季楓拉著蕭雨萱的小手,幾步來到餐桌前,端起盤子挑選了幾樣食物,然後遞給了蕭雨萱。
  看到盤子中的食物,蕭雨萱眸子中頓時閃過一道異彩,她詫異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幾樣東西?”
  季楓笑道:“以前我們在一起吃過飯啊。”
  蕭雨萱頓時心中流過一陣暖意,她知道季楓說的吃飯是怎麼回事。那一次正是何東前去邙石縣,並且與季楓和張磊發生衝突的時候。那一次,幾人坐在一起吃飯,但實際上氣氛並不是很愉快,而蕭雨萱也隻是簡單的吃了一些,就沒有再吃了。
  卻不曾想,季楓會這麼細心,隻是那次吃過飯,他就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東西了。
  蕭雨萱再看向季楓,目光就更加的溫柔了。
  季楓微微一笑,又拿起一個盤子,挑選了一些自己喜歡吃的東西,隨後便旁若無人的大塊朵頤起來,根本不管別人怎麼看他。
  實際上季楓也從來沒有想過要保持什麼形象,沒有經曆過飯都吃不上的日子,是不會懂得珍惜食物的。
  對於別人的目光,季楓一向不予理會。要知道,早在季楓小時候,母親肖素梅可是靠撿破爛為生,才養活了季楓。那個時候,母子兩人能吃上飽飯就算是不錯了,季楓又哪媟|講究什麼形象?
  蕭雨萱在旁邊優雅的吃著,不時看看狼吞虎咽的季楓,眸子堸{過一道笑意,卻不是嘲笑,而是仿若看著情郎吃的開心,自己就跟著高興一般。雖然季楓並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心中卻有這樣的感覺。
  蕭雨萱不禁有些羞澀,趕緊低頭吃飯,不敢再多想了。她可是知道,季楓已經有了童蕾,蕭雨萱又怎麼會和自己的學生搶男朋友?
  想到這堙A蕭雨萱頓時一驚,自己怎麼會想這些?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季楓了?
  她趕緊搖頭,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而這個時候,旁邊卻傳來了一個滿是不屑的女人聲音:“哼,真是兩個土包子,敢情是幾天沒吃飯,跑到這堥郠O吃蹭喝來了!”
  季楓依然是大口吃飯,連頭也沒有抬,隻是嘴塈t糊不清的說道:“誰家的母狗沒有看住,跑到這堥荈禱r人?”
  “混蛋,你說什麼?!”燕子頓時大怒,尖叫了起來,“你這個土包子,竟然敢罵我?”
  “請你說話客氣一點!”看到這個妖豔的女人竟然已在出言侮辱季楓,蕭雨萱頓時怒了,俏臉沉了下來:“你以為自己是什麼好東西?打扮的如此妖豔,我們這兩個土包子比你強多了!”
  “小賤人,你再說一遍?看我不撕爛你的嘴!”燕子尖叫道。
  周圍的人頓時被這邊的吵鬧聲吸引了過來,紛紛走來,其中兩個保安也快速的走了過來,恭敬的問那妖豔的女人:“燕姐,怎麼了?”
  “把這兩個土包子給我扔出去,你們是怎麼看門的,竟然放兩個乞丐進來白吃白喝,這可是李少的生日宴會,不是難民收容所!”那妖豔女人一看來了幫手,底氣頓時足了許多,耀武揚威的說道。
  季楓眉頭微微皺起,將手中的盤子放在了桌子上:“我希望,你能為你的話道歉,還有,如果我再從你的嘴媗巨鴗@句‘小賤人’,李衛東都保不住你!”
  那冰冷的目光,頓時讓燕子一窒,旋即她便羞惱成怒:“你這個小王八蛋敢威脅我?”
  “滾!”季楓冷冷的說道。
  燕子頓時羞惱成怒,尖叫道:“把他和那個賤人一起扔出去……啪!”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覺得眼前閃過一道黑影,隨即,她的臉上狠狠的被打了一巴掌,整個人頓時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慘叫不已。
  “抓住他!”幾個保安見到燕子竟然被季楓打飛,頓時大怒,紛紛撲了上來。
  季楓冷笑一聲,兩腿猛然發力,速度快的讓那幾個保安甚至看不到他的影子,幾人就隻覺得一陣劇痛傳來,生生的被踢飛了出去。
  大廳媢y時一陣慌亂,那些賓客見到竟然發生了戰鬥,紛紛慌忙後退,生怕殃及到自己。
  季楓看都不看被他打飛的那些人,隻是冷笑一聲:“原來,李衛東就是這樣招待客人的?”
  而大廳正中央,正在與與交談的李衛東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他聽到這句話,頓時臉色沉了下來。
  “李少,這個小子就是我給你提過的季楓!”何東在旁邊馬上低聲說道。
  “原來他就是季楓,真是好大的膽子!”李衛東陰沉著臉,快步走了過去,看著一臉淡然的季楓,冷聲道:“這位朋友,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我這媥x事?”
  “有些人欠管教,既然你不懂得怎麼管教手下,那就由我來代勞了!”季楓淡淡的說道。
  旁邊的蕭雨萱看到這種場景,不禁有些緊張的抓緊了季楓的胳膊。季楓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小手,讓她安心。
  見到這一幕,李衛東的臉色更加難看,他冷笑道:“你好大的口氣,在江州還沒有人敢這樣跟我說話!”
  “現在不就有了!”季楓無所謂的一笑。
  “我現在給你兩條路,第一,磕頭道歉,然後自己滾出去。第二,我這就報警,讓你去監獄塈b幾天,你自己選擇!”李衛東怒道。
  季楓一笑:“我也給你兩條路,第一,你給我道歉,我也不用你磕頭,隻要真心實意的道歉就可以了。第二條路,我把你揍成死狗。這兩條路,你自己選擇!”
  “好!好!”李衛東怒極反笑,在整個江州,還真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這個季楓還真是不知道死活。
  “小子,你是什麼人,敢來這媥x事?”旁邊一個胖子大步走了過來,一身酒氣的質問道。
  季楓看了他一眼:“你能代表李衛東嗎?”
  “哼!我是臨江區警察分局的局長,你無故來李公子這媟o亂,難道我不該管?”那胖子冷笑一聲,立刻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小趙嗎,臨江會所埵野Кo分子在行凶,立刻帶人過來!”
  “季楓,怎麼辦?”蕭雨萱一看對方已經開始興師動眾,頓時擔心季楓的安危。
  “放心吧,沒事的,這些隻不過是一群跳梁小醜罷了。”季楓拍了拍她的小手,笑的說道。
  一聽這話,那胖子和李衛東的臉色氣的鐵青,如果不是看到季楓的身手太厲害,他們幾乎都要上前生撕了這個滿嘴狂言的臭小子。
  “哈哈……”就在雙方劍拔弩張的緊張時刻,一陣爽朗的笑聲突然從人群後方傳了過來,“老弟,你這是唱的哪一出啊?怎麼來李少這媟o亂了?”
  眾人立刻循聲望去,紛紛讓開一條路,隻見一個劍眉星目氣宇軒昂的青年大步走了過來,笑吟吟的看著場中的季楓和蕭雨萱二人:“老弟,這位女士該不會是弟妹吧?”
  “其中之一!”季楓微微一笑。
  蕭雨萱頓時羞的俏臉通紅,幾乎能滴出血來,她狠狠的白了季楓一眼,卻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季楓雖然滿口胡言,但是相比也有他的道理。
  “季少,你認識這個小子?”李衛東皺眉問道。
  不用說,這個突然出現的青年,正是季楓的二哥,季少雷。
  一看到他出麵,李衛東心中頓時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如果說起霸道紈,這季少雷可是遠遠超過他李衛東,要知道,這位才是江州真正的衙內,當仁不讓的第一號紈啊。
  季少雷哈哈笑道:“李少,忘了介紹,這小子是我大伯的兒子。”
  “嘶!”李衛東臉色劇變,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季少雷大伯的兒子……未來的太子?!
  不光是李衛東,在場所有知道季少雷底細的人,都忍不住變了臉色,這個看起來很是俊朗,但是穿著卻是再普通不過的青年,竟然是季振華的兒子?
  這樣說起來,他不就是季家長房嫡孫?
  李衛東的臉都有些綠了,那個殺千刀的何東,他不是說季楓家堸收O賣菜的嗎?怎麼搖身一變成未來的太子了?!
  如果怨念可以殺人的話,李衛東恐怕早已經把何東殺死幾百遍了。但是,再痛恨也沒有用,現在在李衛東麵前擺著的,是季楓那張淡漠的臉,以及他眼中不斷閃爍的寒芒。
  一定要解決,作為紈子弟,李衛東寧願得罪季少雷,因為雙方的地位相差不是太大,而且對彼此的性格都很熟悉,知道怎麼做不會觸及對方的底線。
  要知道,李衛東的父親雖然和季少雷的父親互相爭鬥,但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發展的基礎上,如果不能讓一座城市變得更加美好,這種無聊的爭鬥就沒有任何意義。
  也正式因為這樣,以往李衛東和季少雷這樣的紈子弟之間如果發生了衝突,隻要不觸及到對方的底線,都可以坐下來慢慢的商量。
  而且高層之間也不會插手,畢竟這隻是小孩子之間的事情嘛。
  但是麵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未來tz,李衛東有些吃不準了。
  他不知道季楓到底是個什麼脾氣,更不知道這小子的底線在哪堙C更重要的是,貌似就在這之前,他還在打蕭雨萱的主意,可是現在看到季楓和蕭雨萱親密的依偎在一起的一幕,他心中頓時跟明鏡似的。
  這個季楓今天來這堙A就是為了找茬來了。
  這一關,不好過啊!
  如果處理的稍微不妥當,誰也不知道季楓在季家的影響力到底有多大,一旦他一定要討一個說法,甚至不惜發動整個家族的力量來對付自己,到那個時候,不要說父親,就算是爺爺都未必能夠保得住自己!
  李衛東一時間臉色變幻不定,快速的思考著解決的辦法。
  而何東和那個胖子局長,此時卻是眼前一黑,仿若天都塌下來一般。
  “完了!完了!怎麼惹到這麼個煞星了!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胖子局長看著那個眉宇間與季少雷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一顆心變得冰涼,不斷的往下沉。
  剛才自己還在他麵前耀武揚威的要把他抓起來,開什麼國際玩笑,抓太子?
  本來這會所堛鬚梮}著,溫度適中,可是因為心中又驚又怕,這胖子局長竟然額頭布滿了汗水,衣服甚至都被汗水浸透了。
  旁邊的何東就更加害怕了,他並不知道這季少雷的大伯是什麼身份,但是,他卻知道季少雷的父親是江州市委書記。單單隻是從這方麵來論的話,這季楓也是一個大有來頭的人啊。
  自己怎麼就得罪了他?!
  何東悔的腸子都悔青了,真是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要知道,蕭雨萱肯定恨死自己了,而現在看起來李衛東似乎很忌憚季楓,這就意味著,自己鐵定要倒黴了!
  ......
  

Snap Time:2018-10-22 20:01:42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