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46章生日宴會1


    第146章生日宴會1

    聽到季楓再次問起,蕭雨萱的美眸中閃過一絲傷感的神色,搖頭道:“季楓,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問了。”

    “作為朋友,關心一下嘛!”季楓微笑道。

    蕭雨萱不禁嗔怪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是你的老師。”

    “老師也是可以做朋友的嘛,再說了,你也比我大不了幾歲,而且你不要忘記,可是你主動做我姐姐的,難道你現在想不認賬了?”季楓笑的說道。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跟蕭雨萱在一起,季楓就變得十分的開朗,說話也很是隨便。

    季楓的話,讓蕭雨萱再次想起了兩人第一次見麵,那個晚上那尷尬的情景,她的俏臉忍不住有些發燙。

    “你呀,以前的你可不是這樣的,現在怎麼變得油嘴滑舌的?”蕭雨萱不禁輕笑。

    季楓很想說一句:“你又沒有品嚐過,怎麼知道我油嘴滑舌的?”

    隻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來。

    一笑,季楓說道:“人是會變的嘛,你不也是一樣嗎,以前的你很開朗,可是現在,我看你卻是愁眉苦臉的。雨萱姐,有什麼話完全可以說出來,說不定我還可以幫到忙呢!”

    “算了,這個忙你是幫不上的……”蕭雨萱螓首微搖,輕歎道:“不過,說給你聽,也沒有什麼。”

    頓了一頓,蕭雨萱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和何東以前是大學同學。”

    季楓點了點頭,道:“嗯,這個我的確是知道。”

    蕭雨萱微微搖頭,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何東是那種性格,我還會和他談戀愛,你一定認為我是一個沒有眼光的人吧?或者說,你認為我是一個花癡,是個男人就行?”

    季楓啞然失笑:“你要是個花癡的話,那這個世界上恐怕就沒有冷豔的女人了,雨萱姐,你不用說這些,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什麼苦衷的!”

    “苦衷?”

    蕭雨萱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告訴你,我和何東談戀愛,其實一點苦衷都沒有,甚至,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你相信嗎?”

    “相信!”季楓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

    “為什麼?”這一下輪到蕭雨萱驚訝了,她疑惑的望著季楓,“你為什麼會這麼相信我?難道我就不能花癡一次嗎?或者說,難道我就不能傻一次嗎?”

    季楓點點頭,說道:“傻一次當然可以,其實,誰都有犯傻的時候,而且,在感情的事情上,任何人都不可能保持徹底的冷靜和理智,如果真的有那種人的話,那種人是肯定沒有情的。所以說,在感情方麵,犯傻是理所當然的話,不犯傻,才讓人感到奇怪!”

    “你還真是個特別的人!”蕭雨萱不禁搖頭一笑,“你的想法,和絕大多數人都不一樣,甚至可以說,你的想法比大多數人都清醒。”

    “過獎了,嘿嘿!”季楓嘿嘿一笑:“我隻是喜歡思考,嗯,或者說,我這個人喜歡研究人的心理和想法,那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蕭雨萱也笑了起來,道:“是啊,人不可能不犯傻,事實上,我當初的確是犯傻了。”

    她的眼中露出了回憶之色,輕聲道:“我上學的時候,因為家條件還不錯,所以平時追求我的人也有不少。但是那些人來的功利性和目的性都太強,要麼,他們是衝著我的家庭來的,要麼,他們就是衝著我的容貌來的……”

    季楓微微點頭,以蕭雨萱的容貌,在當時定然也是數一數二的,再加上家開著公司,那絕對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最佳情人,如果能夠追的上她,那至少也要少奮鬥多少年啊!

    “可是,就真的有一個人對我不假辭色,當時我在學生會,別人對我都是百般奉承,萬般討好,唯有他,如果我做錯了事情,他會嚴厲的批評我……”蕭雨萱不禁苦笑,“我當時真是太傻了!”

    不消多說,季楓也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蕭雨萱當時算得上是天之驕女,而且又沒有多少為人處世的經驗,當周圍所有人都對她百般討好的時候,她總會厭煩。而這個時候,有一個男人不把她當回事,這自然就激起了她的好奇,或者說,是讓她刮目相看。

    也正因為這樣,這人才能抱得美人歸!

    而且根本不用多說,季楓也知道,蕭雨萱口中的這個敢嚴厲的批評她的人,就是何東。

    “唉……”

    輕歎一聲,蕭雨萱說道:“原本我還以為,他是真的如此耿直,敢於堅持自己的意見,也就和他好了。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發現,何東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正直,他接近我,也是有著很強的功利性和目的性,隻不過,他的手段不同罷了!”

    季楓靜靜的聽著,並未打斷蕭雨萱的話。

    “而且,當時我父親也看出來何東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所以很不喜歡他。”蕭雨萱說道,“但是,我跟他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雖然也看出他是很有目的性的接近我,但是他卻沒有做什麼過火的事情,讓我根本無法說出什麼。我也提出過和他分手,但是耐不住他苦苦哀求,我一心軟,這件事情便一直拖了下來。”

    季楓這才恍然,以蕭雨萱的眼力,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何東的性格?原來季楓還在奇怪,為什麼蕭雨萱會找這麼一個男朋友,現在看起來,原來是這樣的。

    “那麼,你去邙石縣二中做老師……”季楓想說什麼,但是欲言又止。

    蕭雨萱卻明白了他的意思,點頭說道:“沒錯,我去邙石縣二中當老師,其實就是想要避開何東,我想,好歹大家都是相識一場,最好是能好聚好散,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變成仇敵。因此,我打算拖上幾年,讓彼此都冷淡下來,這樣也就結束了,也不至於說會撕破臉皮。”

    “可是,何東還是追到了邙石縣。”季楓笑道,“而且,才僅僅不到半年的時間而已。”

    “是啊,我去了邙石縣才半年的時間,何東就追了過去,也就是你在台球室狠狠的羞辱他的那一次。”蕭雨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季楓一下,摸了摸鼻子,沒有說話。實際上,當時他羞辱何東,一方麵是因為何東做人太過分,讓張磊很沒有麵子。而另一方麵,卻是因為何東是蕭雨萱的男朋友,就衝他這個身份,季楓都忍不住要羞辱他一頓。

    想到這,季楓也覺得自己其實心胸也不怎麼開闊,不過,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真小人,而不是個偽君子,因為他從來沒有以君子自居。

    “今天你看到何東來找我,其實事情的起因,也正是因為我躲到了邙石縣。”蕭雨萱說道。

    “哦?這話怎麼說?”季楓有些詫異了。

    “你還記得嗎,我剛才跟你說,我之所以突然離開邙石縣,連招呼都沒有來得及跟你們打,其實是因為事情比較緊急?”蕭雨萱問道。

    季楓點了點頭道:“沒錯,你剛才的確說過,難道說,你說的緊急事情,與何東有關?”

    “是啊!”

    蕭雨萱點頭說道:“在半年前,我突然接到我父親的電話,他說家的公司突然遭到別人的而已攻擊,無論是貨源還是銷售渠道,都有人在惡意競爭,甚至於,公司麵還出現了內奸,讓別的公司搶走了很多的項目,我父親讓我回去,幫他一起維持公司的運轉。”

    “因為情況太緊急,我父親也太過著急,所以我來不及跟你們打招呼,就趕了回來,一直幫助父親在維持公司的運轉。”

    蕭雨萱說到這,秀眉緊蹙,搖頭歎息道:“原本我和父親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我父親的性格很溫和,做生意也是報著和氣生財的態度,雖然做生意難免會得罪人,但是我父親的仇人卻少的很。”

    “直到三個月前的一天,李衛東突然來到我家,拜會我父親,我們這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蕭雨萱的言語中充滿了恨意,“他指使著其他的公司,還有我父親公司的其他合作夥伴以及銀行等各方麵的勢力,共同向我們攻擊,讓我們疲於應付,焦頭爛額。”

    “打斷一下。”季楓開口道,“你說的那個李衛東,他是誰?”

    季楓很善於抓住重點,很顯然,這個李衛東就是重點。開玩笑,能夠指使其他的公司,以及蕭家的合作夥伴還有銀行等這麼的多的勢力,這人如果沒有什麼來頭,如果這都不是重點,那還有什麼是重點?

    蕭雨萱說道:“李衛東,是江州市市長的小兒子。”

    “原來是太z啊!”季楓頓時恍然,難怪會有如此巨大的能量,竟然可以指揮動這麼多的勢力,“不過,李衛東為什麼要對付你們家?你們家得罪他了嗎?”

    “當然沒有!”蕭雨萱說道:“我剛才已經說了,我父親做生意一向是奉行和氣生財,怎麼可能會得罪市長的兒子?”

    “那李衛東為什麼要對付你們?”季楓很是不解的問道。

    “還不是因為我!”蕭雨萱氣呼呼的說道,“當初李衛東也是屬於追求我的那一批人中的一個。”

    “了解!”季楓頓時恍然,“原來這就是紅顏禍水的含義啊,!”

    “你還笑!”蕭雨萱頓時嗔怪不已,狠狠的瞪著季楓,“我都煩死了,你還笑的這麼開心,真是氣死人了!”

    她那小女兒狀的樣子,看的季楓頓時一愣。

    蕭雨萱也發覺了自己的語氣有些不對,頓時俏臉一紅,道:“看什麼看!”

    季楓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你還笑,你還笑!”蕭雨萱氣的小拳頭在他身上打了幾下,直到季楓求饒,她這才罷休。

    “好了好了!”季楓笑道:“我不笑了,你繼續說吧。”

    蕭雨萱又瞪了他一眼,這才繼續說道:“不要說李衛東追求我的目的有多明確,單單隻是他那花花公子的樣子,以及在學校的種種不堪的傳聞,我也不可能答應他的追求,自從拒絕他之後,他倒是從來也沒有糾纏過我,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他卻突然出手攻擊我們家。”

    “他該不會是後悔了吧?”季楓笑了笑,說道,“應該不會,可能是他一直都沒有死心,而以前他在學校的時候,無法掌控那麼龐大的力量,所以沒辦法逼你。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肯定是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所以才開始逼迫你父親,或者說是逼你,讓你跟他,是這樣吧?”

    “沒錯!”蕭雨萱詫異的看了他一眼,這個小家夥猜的還真準啊,“他那日到我家來,直言不諱的說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幹的,如果我跟他好,這些事情他就可以放手,如果我繼續拒絕他,我們蕭家就在江州呆不下去。”

    “,真是狂妄啊!”季楓搖頭笑道,他心卻是知道,李衛東應該有這個狂妄的資本。以他的身份,如果想要打壓蕭家的話,蕭家絕對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到時候江州絕對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

    “的確是狂妄,但是他卻有那個狂妄的資本。”蕭雨萱苦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季楓突然想起了什麼,不禁問道:“對了,你說了這麼多,卻沒有提到何東的事情,我記得之前何東他們五個把你圍起來的時候,好像是說什麼把你送人之類的,那又是怎麼回事?”

    一提起這個,蕭雨萱的臉色就是一沉,恨聲道:“那是個畜生!”

    季楓頓時一怔,能夠讓蕭雨萱說出這等話語,她該是何等的恨何東?

    “李衛東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的對付我們家,何東功不可沒啊。”蕭雨萱恨聲道,“因為畢竟我在和何東談戀愛,所以我父親再怎麼看不慣他,也讓他在公司擔當了一個小部門的主管,也就是因為這樣,他通過李衛東的支持,才賄賂了我們公司的一位高管,掌握了公司的機密。

    後來,我去了邙石縣之後,我父親知道我想與何東分手,就把他開除了。但是,他手的機密卻一直在掌握著。李衛東也正是通過這些機密,才知道了我們公司究竟有哪些合作夥伴,以及與那些公司有業務往來,還有銀行欠賬之類的,全部都被他們知道了。”

    “高人啊!”季楓實在是忍不住佩服,這種人,真的是高人,幫助外人對付自己的女朋友,季楓自問絕對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何止如此?!”蕭雨萱冷笑道,“後來我回來之後,李衛東也來說了他的目的,但是被我和我父親趕了出去。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何東也參與了其中,他約我出去,竟然在我的酒下藥……”

    盡管已經過去了幾個月的時間,可是提起這件事情,蕭雨萱依然是氣的渾身發抖:“那個畜生竟然想把我當做禮物送給李衛東,以達到討好他的目的!幸好我及時發現,逃了出去,不然的話……”

    蕭雨萱的眸子射出濃濃的恨意,顯然何東真的徹底傷了她的心。不,應該說,她對何東已經徹底死心,原本的愛意,也變成了濃濃的恨意,並且,這種恨意不是因愛生恨,而是在愛意消散之後,因為何東的行為,而又產生的仇恨。

    “何東這樣做,又有什麼好處呢?”季楓皺眉問道,對於何東的做法,他怒了,出賣蕭家的公司,季楓並不憤怒,因為利益嘛,總是會使人瘋狂的。可是,蕭雨萱本來和何東可是戀人關係啊,他竟然想要把蕭雨萱送給李衛東,簡直該死!

    “他當然有好處,李衛東許給他一個分公司的經理職位,那可是富得流油的崗位,很多人都眼紅著呢!”蕭雨萱譏諷的說道。

    “幹!”季楓怒罵一聲,“真是個傻逼!”

    “幹嘛說髒話!”蕭雨萱白了他一眼,“與何東同樣可恨的還有李衛東,他想用這種方法逼迫我,卻是想讓我做他的情人!”

    “艸!”季楓再次怒罵一聲,“雨萱姐,那你打算怎麼辦?”

    “唉……還能怎麼辦?我和父親商量了,先宣布公司破產,然後就離開江州。”蕭雨萱輕歎道,“本來我剛在聯合大學找了一份工作,現在看來,也要辭職了。”

    “為什麼要辭職?”季楓冷笑一聲,“何東不是說,李衛東希望三天後的生日宴會上,他要看到你出現嗎?那好,我們就去他的生日宴會,我倒是要,誰敢逼你,老子宰了他!”

    季楓咬牙切齒的怒吼,這一刻,他才終於知道,蕭雨萱在他心中,究竟是什麼地位。

    “什麼?去參加他的生日宴會?季楓,你不要亂來啊,李衛東可是市長的兒子,在江州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蕭雨萱頓時緊張了起來,“姐姐離開江州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是,你還要在江州上學啊,如果他要對付你的話,你怎麼抵擋?”

    看著蕭雨萱那緊張的神情,季楓突然問道:“雨萱姐,你是在緊張我嗎?”

    。。。

    求收藏,求訂閱。

    。

    。

    。

    。

    

Snap Time:2018-01-20 05:40:32  ExecTime: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