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36章初涉

  
  第136章初涉
  “小楓,今天如果不是你在的話,不光是你二叔的腰會被那個呂神醫亂治,而且,我們家恐怕也會有不小的麻煩,你可真是福星啊。”
  幾人商量完畢,季少東頓時輕鬆了起來,不管對方想幹什麼,隻要有了懷疑的目標,就總是會查出來的。人在官場,不可能不得罪人,如果為了這一點事情就嚇得不知所措惶惶不可終日,那他也就真的不用走仕途了。
  “是啊,小楓,別的不說,就單單是你給我按的那幾下,就很厲害。那個呂神醫是純粹亂來,而你,卻好像是成竹在胸,這幾下可比一些醫院的老中醫給我治療的都要有效啊!”季振國笑的說道,此刻他坐在沙發上,腰幾乎感覺不到疼痛了,這可讓他驚奇而又欣喜。
  如果是在以往,他坐在那堻怞h也就能堅持二十分鍾,就要站起來走上一走,或者是在什麼地方躺上一會,不然的話,腰部就疼痛的厲害,根本無法堅持下去。
  然而剛才在臥室堻Q季楓給按了幾下之後,到現在最少也過去十幾分鍾了,他竟然感覺不到疼痛,這種神奇的效果已經說明了一切。
  季楓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實際上,作為一名合格的特工,不但要有超凡的身手,淵博的知識、各種必備的技能,更重要的是,要有急救和療傷的技能。因為特工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受傷是在所難免的。所以,如果在受傷之後進行最快的自我救治,就成了特工必須具備的基本技能之一。
  在超級特工訓練係統之中,季楓在學完了格鬥技能之後,就開始了緊急救治技能的學習。在這項技能之中,首先學習的,就是人體的最基本結構。
  季振國的腰部疼痛,季楓雖然沒有查看過他曾經做過的ct等一些資料,但是光憑手上摸到的感覺,他就知道,季振國的腰椎出了問題。
  對於這腰椎方麵的治療,季楓並沒太過深入,而且因為時間不太允許,所以他也隻是給季振國進行了臨時的按摩,以便緩解他的疼痛。這還是季楓第一次使用這個急救技能,現在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二叔,你的腰椎是陳年舊傷,我給你按摩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最多也就是緩解你的疼痛,但是想要徹底治愈,還需要去醫院進一步治療。”季楓誠懇的說道。
  “是啊,爸,我看小楓說的對,你還是去醫院再檢查一下吧,要不然,請那些老中醫針灸一下也行啊!”季少東跟著說道。
  季振國卻是微笑著擺了擺手:“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沒什麼大問題,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二叔,腰部的問題不能拖,不然的話,這會對你以後的行動有影響……”季楓微微皺眉,說道:“腰部和別的地方不同,二叔一定要盡快治療才行!”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不盡快治療的話,就有可能會影響到我以後的身體行動?是不是會變成癱瘓?”季振國的眉頭皺了起來。
  季楓笑道:“應該不會癱瘓那麼嚴重,但是,畢竟不是很好。”
  一聽季楓這樣說,季少東也忍不住神色凝重了起來:“爸,我看小楓說的很對,一定要盡快去醫院治療了……”
  說到最後,他的聲音漸漸的小了,眼中射出淩厲的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季振國的神色也凝重了起來,頭微皺。
  “……”季少東冷笑了起來,“看來,這個讓呂神醫假扮神醫的人,還真是圖謀不小啊!”
  季楓微微點頭,現在,誰再說那個所謂的呂神醫來這堸收O想騙點錢,絕對會讓人恥笑不已。
  且不說去身為全國經濟中心的江州市委書記家媊F錢,這種行為有多可笑,如果那個呂神醫稍微有點腦子,也絕對不會行騙到市委書記家堥茠滿C
  那麼,當他來到市委書記的家堣妨寣A明知道自己對於季振國的病沒有任何的辦法,卻還表現的胸有成竹似的,這說明了什麼?
  即便是用腳後跟想也能想明白,這個所謂的神醫,絕對不是來給季振國治病的。然而,他同樣也不是專程來騙錢的,沒有人會騙到市委書記的家堙C
  那麼,他來幹什麼?
  這一時間堙A客廳堛煽X個人都沉默了下來,因為他們都已經猜測到,這件事情很不簡單。
  半晌後,季振國緩和了神色,擺了擺手:“你們幾個年輕人一起去說說話吧,兄弟幾個第一次見麵,要多交流交流感情,我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了,我自會處理。”
  季楓便點了點頭,能夠坐上市委書記的寶座,這等小小手段又豈能對付得了季振國?今天也不過是因為季少東因為孝心,才被人利用了而已。經過了這一次之後,誰又能對付的了季振國?
  “小楓,我們過去吧。”季少東笑著拍了拍季楓的肩膀。
  季少雷似乎沒心沒肺的笑道:“對了,小楓,你現在應該是在軍訓吧,怎麼有時間出來的?”
  “遇到一個不長眼的團長,我就給小叔打了個電話……”季楓微笑道。
  “哈哈,好樣的,我們季家的人就應該這樣,誰敢找我們的麻煩,直接揍他!”季少雷哈哈一笑,旋即想起了什麼,小心翼翼的回頭,發現父親似乎接通了電話回到了書房,他這才鬆了口氣。
  看到他這滑稽的樣子,季楓頓時忍不住啞然失笑,敢情這個家夥也有怕的人啊。
  “小楓,你二哥就是這個脾氣,你不要理他。”季少東笑道,“對了,少雲現在還在上學,因為他是住校,所以你暫時可能見不到他。”
  “不要緊,大哥,我們直接開車去找小雲,也讓他認識一下小楓,可不能再像我這樣鬧笑話。”季少雷提議道。
  “你鬧什麼笑話了?”季少東笑問道。
  “……”季少雷頓時被噎住了,厚臉皮難得的一紅,訕笑道:“那個什麼,大哥,我們趕緊過去吧,我現在就給小雲打電話,這小子知道小楓來了,肯定會高興的。”
  季楓點了點頭,實際上,他也想見一見這個惡名遠揚的季少雲。季楓剛來到江州的時候,就和吳俊傑以及他的表哥吳起建有了衝突,而當時,這位吳起建就自稱是季少雲的鐵哥們。
  “走吧,我倒是很想見一見這個小堂弟,,你們或許不知道,我剛來到江州,就遇到了少雲的手下,那個人自稱是少雲的哥們……”季楓微笑著將吳起建的事情講了一遍,讓他們知道季少雲在外麵到底有著怎樣的惡名,同時也是為了提醒他們,季家在江州的名聲並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是很惡劣。
  聽完季楓的話,季少東和季少雷兩兄弟都不禁有些尷尬,對視一眼,相視苦笑。
  “小楓,小雲還是個孩子,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季少雷苦笑道:“實際上,你二叔也很為這小子感到頭痛,什麼辦法都用盡了,結果這家夥還是沒有什麼悔改的跡象。”
  季楓笑道:“嗯……如果你們把他交給我,我倒是可以讓他悔改。”
  看到季楓眼中跳動的寒芒,季少雷頓時嚇了一跳:“小楓,你可不要亂來啊。”
  季楓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這樣的態度,就能讓他悔改嗎?”
  季少東和季少雷頓時有些尷尬,實際上,父親季振國對他們三兄弟都比較嚴厲,尤其是對小兒子季少雲,更是嚴厲非常。而季少東兩兄弟對小弟季少雲就比較愛護,所以平日堣@旦小弟受到責罰,他們兩兄弟便會護著小弟。也正因如此,才養成了季少雲那跋扈的性格。
  “小楓,你打算怎麼做?”季少東沉吟了片刻,不禁出聲問道。他也知道,如果讓季少雲再這樣跋扈下去,肯定不行,以後定然會成為一個超級大紈,這絕對不行。不管是季振國還是季振華,亦或者是季家老爺子,都絕對不可能允許季家出現一個超級大紈。
  季楓笑道:“兩個辦法,第一,直接把季少雲送到部隊,先摔打半年再讓他回來上學,相信在小叔的安排下,他在部隊堣@定會得到‘最特別’的照顧,如果半年時間改變不了,那就一年,一年不行就兩年,部隊是最能鍛煉人的地方。”
  季少東和季少雷兩人臉上的苦笑還沒有完全綻放,就聽季楓又說道:“第二種方法,就更簡單了,以後隻要我見到季少雲幹壞事,見一次打一次,你們也都不要護著,最後再由我對他進行訓練,相信最多半年的時間,我就讓這小子把他那紈的性格扭轉過來。”
  季少東兩兄弟對視一眼,同時苦笑起來。
  “小楓,不可否認,你說的這些的確是很不錯的辦法,但是……小雲畢竟年齡還小,才十五六歲,這樣對他是不是有點太……”季少雷苦笑著說道,季楓的話,他們不得不重視,要知道,在季家,季楓的身份可是長房嫡孫,如果是在古代,他就是未來的家主繼承人。
  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古代,但是,華夏的很多傳統規矩都完整的保留了下來,尤其是一些大家族之中,更是如此。季少雷兩兄弟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如此,季楓的話他們不可能就此無視。
  如果季楓把這些事情對老爺子說了,到時候不光季少雲要受到責難,恐怕就連父親季振國,都會被老爺子訓斥。如果因此而引起了老爺子的雷霆大怒,可就麻煩大了。
  因此,季少雷在跟季楓說話的時候,也隻能是盡量以商量的口氣。
  季楓卻是搖了搖頭:“年齡小,可塑性就更強,這不是更好?大哥,二哥,趁著小雲還沒有變成真正的紈,我們必須這樣做,除非你們希望以後他成為一個人人都頭疼的惡少。”
  季少東和季少雷二人都沉默了下來,顯然,季楓的話對他們的觸動非常大,對於季少雲這個小弟,他們既十分的疼愛,又感到十分的頭疼。
  “算了,暫且不說這個了,等到見了少雲,問問他的意願在說吧!”季楓見到季少東和季少雷二人無法下決定,便笑著說道,“說不定,這小子自己知道上進,就算我們不說,他也想去軍隊呢!”
  “也好,那我們這就走吧!”季少東忍不住搖頭無奈的一笑,顯然對這個弟弟也是絲毫沒有辦法。
  三人再次來到家屬院不遠處的那條胡同,季少雷的寶馬x6正安靜的停在那堙C
  季少雷剛想打開車門,卻突然被季楓抓住了手腕,“先等一等。”
  “怎麼了?”季少雷頓時一怔。
  季楓皺眉盯著車門,又看了看門把手附近,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車在我們離開之後,應該被人打開過。”
  “什麼?!”季少雷頓時瞪大了眼睛,眉頭一皺,“有人進了車堙H”
  季楓點了點頭,道:“沒錯,你還記得嗎?我們來的時候,是直接從會所堨X來的,或許你沒有注意,當是你的手上沾了茶漬!”
  他指了指車門上的把手:“你看這堙A是不是有些茶漬的痕跡?你看關車門的手印,很完整,再看把手上的手印,明顯有被人擦拭過的痕跡!”
  季少雷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顯然,季楓所說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而且,他關車門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家屬院這邊,手上的茶漬都差不多幹了,依然還留下了完整的手印,而當時從會所堶镼X來,留下的手印顯然會更加的明顯。
  可是現在,車門把手上的手印明顯模糊了許多,有被擦拭的痕跡,這就說明真的有人打開過車門,如果隻是隨手一摸的話,報警器就會自動報警的,以為報警器與季少雷身上的掌上電腦連接在一起,季少雷定然會第一時間知道。
  但是,實際上季少雷並沒有聽到警報,這就說明,是有人讓警報器失去了作用。
  “砰!”季少雷狠狠的一腳踢在了輪胎上,臉色鐵青:“有人竟然動到了我的頭上,該死!”
  季少東也臉色凝重的說道:“我想,這件事情應該不是偶然的,我請來了一個假神醫,而你的車又被人動了手腳,這一切,難道真的隻是巧合嗎?”
  季少雷的臉色鐵青:“有人想要對付我們季家!”
  “竟然用如此下作的招數,簡直是無法無天了!”季少東臉色陰沉,冷冷的說道,“如果這件事情真是我們家族的對頭做的,那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他們這樣做,無論能不能成功,下場都會很悲慘!”
  從上到下,大家都遵循著一個規則,無論是怎麼爭鬥,大家都不會對彼此進行直接的攻擊,那樣做,誰都不會允許。要知道,大家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而且,季振國可是高級領導,如果有人對他進行攻擊,那簡直就是與整個國家作對,沒有人會這麼傻。
  那麼,到底是誰要對付他們?
  季家三兄弟互相對視著,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極為疑惑的神色,這件事情很不正常。
  “不管對方是誰,都一定要查出來,不然的話,整個季家都要永無寧日了!”季少東咬牙說道。
  季楓和季少雷也都點了點頭:“沒錯,一定要查出來。”
  “好了,暫且先不說這麼多了,我們先去找少雲,剩下的事情小叔他們肯定會查清楚的。”季少雷對小叔季振平十分的信任,身為紅箭大隊的大隊長,做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大材小用了。
  “這堙K…沒問題吧?”季少東指了指車上,問道。
  “上去才知道,不過在上去之後,都不要說話。”季楓說道,同時示意季少雷打開了車門,隨後,季楓快速的走進了車堙A仔細的觀察了一遍,同時用口形說道:“二哥,把工具箱拿來!”
  季少雷頓時下車,從後備箱堮釣茪F工具箱。
  季楓快速的拿著螺絲刀,將儀表盤的其中一塊打開,從媊挹N出了一個仿佛甲殼蟲一般大小的黑色東西,仔細看去,這個小東西竟然是一個袖珍版的手機,隻是,實在是太小而已。
  季少雷的臉色立刻變了,他認識這個東西,這是竊聽器。
  季楓又搜索了其他幾個地方,直到確定沒有發現任何東西之後,這才輕聲說道:“二哥,你最好把這些東西也全部交給小叔!”
  季少雷點了點頭,這麼小的竊聽器,看起來又是如此的現金,這應該是屬於軍方的東西。而且,能夠破解掉寶馬車的報警器,而且不驚動任何人,這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得來的。
  季少雷下車又回到了家堙A車堸有悀U了季少東和季楓兩個人,兩人都沉默著,似乎在想著心事。
  十幾分鍾過後,季少雷回來了,他的臉上帶著一抹古怪的神色:“大哥,小楓,剛才我回到家的時候,小叔已經打過電話過來了。嗯……這件事情是誰做的,已經查清楚了。”
  。。。。。。
  

Snap Time:2018-10-20 19:40:04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