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34章冒牌神醫


    第134章冒牌神醫

    季楓的突然來訪,讓季振國和夫人都十分的高興,尤其是季振國,更是如此。一直以來,大哥的家庭都是季家老爺子和季振國最為關心的事情。畢竟季振華的身份實在是太過重要,一直單身的他走到如此高位,很可能會被別人拿這件事情來做文章。

    後來老三季振平突然傳來消息,說找到了大嫂,季振國這才知道,原來大哥還有個兒子流落在民間,兄弟幾人頓時狂喜不已,季振國也甚為欣慰,尤其是當他知道大哥的兒子不但性格沉穩,而且身手不凡,就更加高興。

    要知道,季振華甚為季家的長子,他的兒子可就是季家的嫡孫,雖然不是長孫,身份卻也是極為重要。如果因為流落在民間,使得他的性格變得小家子氣,或者突然因為認祖歸宗,讓他覺得狂妄自大,變成一個紈子弟,這都不是季振國想要看到的。

    所幸的是,季楓那沉穩的氣度,以及眼中不時閃過的精光,都說明這個小夥子不但精明,而且胸中有溝壑。

    “二叔!”

    季楓微笑著站了起來。

    “你一定是小楓!”一向威嚴的季振國難得的露出了笑容,快步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季楓,眼中露出喜愛的神情,“小楓,你總算是來了!”

    季楓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略顯尷尬的說道:“二叔,我早該來拜訪您的,隻是……!”

    季振國拍了拍季楓的肩膀,笑道:“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啊!”

    旁邊站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季少雷開口笑道:“季楓,我來給你介紹,這位酷似你二叔的人呢,就是大哥季少東。”

    “你這小子!”季少東瞪了季少雷一眼,看的出來,他們的兄弟關係很好,而且似乎經常在一起開玩笑。

    “小楓,你是在聯合大學吧?”季少東笑了笑,又把話題引導了季楓的身上,笑問道。

    “嗯,聯合大學經濟管理專業。”季楓微笑道。

    季少東點了點頭,道:“我們坐下來說吧,小楓,來到這你可不能拘束,都是一家人啊!”

    季楓頓時心生好感,很顯然,季少東和二叔很像,拋開血緣關係之外,他們二人身上都有一種極強的親和力,讓人忍不住與之親近。

    季楓本來就不認生,隻是話不多。他點頭笑笑,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這時,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神醫突然開口說道:“季先生,現在快過午時了,如果再晚的話,治療起來可就沒有太大的效果了,恐怕就要等明天才行了。”

    季振國頓時眉頭微皺,剛想說話,季少東就趕緊說道:“呂先生,請稍等,稍等。”

    “二叔的腰不好?”季楓裝作無意的問道。

    “是啊,你二叔這是老毛病了,這位呂神醫的醫術很高,在中原一帶很有名氣,這次我就是特意把呂先生請來,給你二叔治療的。”季少東微笑著說道,又轉頭對季振國說道:“爸,就讓少雷和小楓在這先坐一會,我們先上去治療,很快的!”

    季振國斟酌了一下,才說道:“小楓,那你就先在這等一下,二叔很快就下來。”

    “我還是跟著一起去看看吧,二叔,難得見到一位神醫,我還想在旁邊觀摩一下呢。”季楓微笑著站了起來。

    季少東趕緊對季楓使眼色,心中有些焦急,這位呂神醫可是很難請的,季振國又不允許自己的孩子仗勢欺人,季少東這都預約了一個多星期,才算把呂神醫請到家來,如果季楓這種輕率的話語激怒了呂神醫,父親可就要多受苦了。

    誰知,季楓就好像看不懂他的眼神似的,隻是轉頭笑道:“呂神醫,我也隻是有些好奇,不知道神醫方便讓小子觀摩一下治療過程嗎?”

    呂神醫一副高人的模樣,微笑道:“這有何不可,隻是,你看了也未必看的懂,這都是和道家的養生有關,普通人是無法明白其中的道理的。”

    季楓微笑道:“隻要神醫不覺得小子礙事就好,……”

    見神醫答應了下來,季少東也鬆了口氣,忙說道:“神醫,爸,我們上去吧!”

    季振國的房子是複式結構,幾乎等於是半個別墅,樓上的閣樓就是季振國平時辦公的地方,旁邊就是他的臥室。

    幾人一起來到臥室,二嬸把季少東拉了出去,擔心的說道:“少東,這位神醫靠譜嗎,你爸的腰椎可是有些嚴重,這些年看了好多醫院也沒有看好,一個神醫,就能治好嗎?”

    季少東說道:“試一試總不是什麼壞事吧?如果真的治好了,那自然是好,如果沒有治好,最多也就等於多看了一次醫生,隻要能把爸的病治好,花點錢不是無所謂嘛!”

    二嬸點頭道:“這話也是。”

    季少東笑道:“媽,你放心吧,我會在旁邊看著的。”

    二嬸這才放心下來,說道:“那你趕緊去看著吧,我這就去做飯,小楓第一次來,做點好吃的。”

    季少東笑著點頭,轉身走進了臥室。

    這個時候,季振國已經換上了睡衣,趴在了床上。

    呂神醫說道:“季先生,我的治療方法和平常的治療比起來,有些獨特,待會可能會有一些疼痛,希望你能忍一下。”

    季振國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能忍得住。”

    呂神醫從隨身帶著的包拿出了一根短而寬的皮帶,上麵插滿了密密麻麻的銀針。

    隨後,呂神醫又拿出了一瓶酒精,將一撮銀針的浸泡在其中,兩手在季振國的腰間按了按,季振國的臉色立刻凝重了起來,眉頭微皺,顯然,呂神醫把他按疼了。

    隻是季振國卻沒有吭聲,畢竟治療的過程中有疼痛也是在所難免的,他也不是那種嬌貴的人。

    然而,呂神醫又按了幾下,季振國頓時身體一僵,額頭上立刻冒出了冷汗,顯然是疼的厲害。

    呂神醫皺起了眉頭,道:“季先生,你的病很嚴重啊,一次治療肯定不行,恐怕連減輕你的疼痛都辦不到,我看,至少也要連續治療兩個月才行。”

    季振國疼的厲害,根本沒辦法回答他的話,旁邊季少東卻是急忙說道:“呂神醫,隻要能治好家父的腰,有什麼條件你盡管提。”

    呂神醫搖頭說道:“我行走世間,懸壺濟世,哪是要提什麼條件。隻是,因為我自幼便在山上跟隨師父學習醫術,但是卻沒有行醫資格證,很多時候根本不敢自稱是醫生,如果季先生方便的話,這行醫資格證……”

    “這個……”季少東也為難了,行醫資格證好辦,以他的身份,最多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而且沒有任何的麻煩。但是,這卻不是可不可以辦到的問題,而是根本就不能這樣做,這無疑是違反原則的事情,他身在體製內,原則性很強,如果帶頭違反原則的話,他問心有愧。

    然而,如果因此耽誤了父親的治療,他同樣慚愧。

    季少東還在為難,趴在床上的季振國卻是緩過勁來了,他悶吭一聲:“呂先生,這件事不要提了,如果你想考取行醫資格證,我可以給你寫一封推薦信,隻要你有真本事,一定可以考上。”

    “既然這樣,那我現在也沒有辦法行醫了,抱歉,我看我隻能離開了。”呂神醫搖頭說道,“隻是,季先生的腰卻是很麻煩啊……”

    “麻不麻煩的,就不勞煩呂神醫費心了!”一直站在旁邊靜靜觀看的季楓,突然開口說道:“呂神醫,我想你現在應該關心的,是你以後在監獄該怎麼度過。”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

    呂神醫更是氣的臉色通紅,怒道:“你說什麼?”

    季少東趕緊拉了拉季楓的胳膊,輕聲道:“小楓,不要亂說。”

    季振國卻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季楓,出聲問道:“小楓,你為何會這樣說?”

    季楓看著那呂神醫,冷笑一聲:“你說的對,你的確沒有行醫資格證,如果你這種人都有行醫資格證的話,那不知道有多少患者要被你害死!”

    他轉頭看著季少東,問道:“大哥,這位所謂的呂神醫,他那神醫的名號,肯定不是太響亮吧?”

    季少東一頓,想了想,他微微點頭:“的確是這樣,之前隻是我的秘書告訴我,說他的老家那有一位神醫,醫術很是高明……這一切消息,都是我的秘書告訴我的。怎麼,這有什麼問題嗎?”

    “有問題嗎?哼!當然有問題,而且是天大的問題!”季楓的臉色冷了下來,淩厲的目光盯著那個呂神醫:“我來問你,你打算怎麼治療我二叔?”

    “我有必要告訴你嗎?就算我告訴你,你能懂嗎?”呂神醫氣哼哼的道,“既然你們不相信我,那就另請高明吧,告辭了!”

    說完,呂神醫就要朝外走,季楓卻是一步跨到了門口,那魁梧的身體頓時擋住了呂神醫的去路:“事情敗露了就想開溜,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吧?”

    ...

    

Snap Time:2018-08-18 11:01:35  ExecTime: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