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33章拜會二叔

  
  第133章拜會二叔
  看著秦淑婕和海叔、老王三人那詫異之極的眼神,季楓隻能搖頭苦笑:“那個,我跟季少雷有點親戚關係,但是以前彼此都沒有見過,今天是第一次見……秦姐,我先走一步,以後經常聯絡吧。”
  秦淑婕幾人這才釋然,她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姐姐欠你一個人情,都怪那個鄭浩宇,好好的一頓飯就這樣被他給破壞了……”
  她說話似乎有些混亂,哪怕是女強人,見到季少雷在季楓麵前如此態度,也被震的不輕。
  季楓卻是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秦姐客氣了。”
  又與海叔和老王打過招呼,季楓便走出了這家會所。
  剛出了會所的門,季楓就看到季少雷和鄭浩宇二人正站在一輛黑色的寶馬x6跟前,鄭浩宇一臉苦澀的對季少雷點頭哈腰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而季少雷卻也是一臉的無奈,不時攤攤手,表示出無可奈何的樣子。
  見到季楓出來,季少雷頓時揮了揮手:“老弟,這邊。”
  “哼!”
  季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大步走了過去,調侃道:“這建安集團的老總就是不一樣啊。”
  “怎麼說?”季少雷笑的問道。
  “公家的錢花著比自己的舒服,秦總那麼努力賺錢,開的車還沒有你的好……”季楓笑吟吟的說著,連看都沒有看鄭浩宇一眼,對於這種人渣,他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與之說話。
  季少雷捏著鼻子苦笑:“老弟,這你可就冤枉哥哥了,做生意,講究的是一個實力。如果沒有這車撐撐門麵,不管我是什麼身份,在一些大項目的爭奪上,也未必有用。有了這車,別人就相信你有這個實力……”
  季楓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這話說出來,也就隻有幼兒園的三歲小孩才信。
  “……那什麼,老弟,我來跟你介紹,這位是鄭浩宇,剛才你們已經見過了。”不知道怎麼搞的,季少雷竟然被季楓那一眼看的有些渾身不自在,這種感覺可是隻有在他老子的麵前才出現過,季少雷不由得一陣詫異,趕緊岔開了話題。
  “季少,剛才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冒犯,請您原諒。”鄭浩宇似乎早已經調整好了心態,點頭哈腰的湊了上來,想要伸手去和季楓握手,但是又有些不敢。
  季楓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站在車前,也不說話。
  鄭浩宇背上頓時被冷汗浸透了,心中更是直打鼓,這位季楓季少不肯原諒他啊,這可就麻煩大了。
  並不是因為鄭浩宇膽小,而是剛才季少雷跟他說的話,實在是將他嚇著了。
  被季楓就那樣絲毫不留情麵的趕出了包廂,鄭浩宇心中惱怒之極,但是又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何季少雷隻是看了那小子的身份證,態度就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從剛開始還稍微有些向著自己,到後來突然完全而又徹底的站在了那個小子的一邊,那簡直就是勃然變色。
  心中雖然惱怒,鄭浩宇卻發作不得,無論是季少雷還是那個穿著普通人卻有些陽剛帥氣的小子,都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季少雷就不用說了,江州市委書記的公子,傳聞中還是燕京季家第三代,絕對是根正苗紅的tzd,這絕對不是鄭浩宇這種小商人可以招惹的。更何況,鄭浩宇能夠混到現在這個地步,與季少雷不時的提攜有極大地關係,他又怎麼敢去怪罪季少雷?努力維護和季少雷的關係還來不及啊!
  哪怕是心中再怎麼怨毒,鄭浩宇在季少雷的麵前,也絕對不敢表露出一絲一毫,不然的話,季少雷隻要一句話的事情,就足以讓鄭浩宇這些年來的努力瞬間灰飛煙滅。
  至於季楓,在鄭浩宇的心中,似乎是一個沒有什麼來頭的家夥。當然,除了這家夥長得很清秀,再加上露在外麵的胳膊顯得很是健壯,以及他那銳利的眼神,讓鄭浩宇下意識的把季楓當成了是被秦淑婕包養的小白臉。
  ……不是小白臉,為什麼長得這麼清秀,又很是陽剛帥氣?
  然而當鄭浩宇看到季少雷後來對季楓的態度時,驚訝的幾乎要叫出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自己無意中似乎得罪了一個大人物。
  隻是,能夠讓季少雷用這種態度對待的人物,會是什麼來頭?
  心中帶著這個疑惑,鄭浩宇被季楓淡淡的一句‘滾出去’給趕了出來,就這樣狼狽的離開了包廂,甚至連說一句狠話都不敢。
  幸好,過了不長時間季少雷也跟著出來了,鄭浩宇頓時就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迎了上去。
  被季少雷狠狠的訓斥了一通之後,鄭浩宇才心驚膽戰的問道:“季少,剛才那個人是……?”
  “你是說季楓?”季少雷冷笑著看了他一眼,“鄭浩宇啊,你真是長本事了啊,連我的堂弟你都敢揚言要弄死他!”
  “啊!”
  鄭浩宇傻在了原地,一時間隻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幾乎就要栽倒在地。
  他怎麼也無法轉過彎來,他眼中的一個小白臉,怎麼就成了季少雷的什麼堂弟?再說了,你這個堂堂的市委書記的侄子,怎麼就穿的這麼普通,還和秦淑婕混在了一塊,這也太會玩人了吧?
  不對!
  鄭浩宇忽然反應過來,季少雷雖然來頭很大,但是他的堂弟卻未必是有什麼巨大的來頭,不然的話,也不會穿的如此普通,不然的話,這江州恐怕早就多了一少。
  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出點血,好好的賠禮道歉,就能獲得原諒。
  抱著這樣的態度,鄭浩宇小心翼翼的問道:“季少,你的那位堂弟脾氣似乎很大啊,不知道他有什麼喜好,季少你可要提攜小弟一下,不然的話,我這次可真的是死定了!”
  季少雷是何等精明的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不屑的冷笑道:“鄭浩宇,不要說我沒有提醒過你,我這個堂弟可不是你想象的鄉下人,他就是我的親堂弟,如果是在家堛蠸跟前,我這個做哥哥的都要尊重他的話,甚至,他的意見比我大哥的還要重要,你說你該怎麼辦?”
  撲通一聲!
  鄭浩宇兩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隻覺得頭暈目眩幾乎就要不省人事。
  季少雷的親堂弟,而且比季少雷說話的分量還要重,這樣的人,如果鄭浩宇再猜不出他是什麼來頭,這腦子幹脆就換成豬腦子算了。
  “原來,那個家夥雖然穿著普通,就好像是一個學生,可是,他的真實身份竟然是季家的子弟!而且在季家還是如此的受到重視。”季少雷的話,無疑讓鄭浩宇想明白了一切,同時也覺得心中發寒。
  要知道,如果季楓鐵了心要對付他鄭浩宇,即便是季少雷,也是不好阻攔的。剛才沒有聽季少雷說嗎,在長輩跟前,就算是他,也要尊重季楓的意見。
  鄭浩宇幾乎陷入了絕望之中,既然季楓的身份如此重要,季少雷絕對不會站在自己這邊的,這從剛才在包廂堜u少雷驅趕自己就能看的出來。
  絕望之下,鄭浩宇頓時哀求起來,希望季少雷能夠幫自己一把,他可是知道,自己這樣的商人,在大人物的眼中,那真是什麼都不算。
  季少雷也有些不忍看著鄭浩宇被季楓狠狠收拾,便說道:“想要脫身,你隻有一條路可走,待會季楓出來的時候,你好好的認錯,我在旁邊幫你求情,希望他可以消氣。”
  鄭浩宇頓時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慌忙點頭。
  正因如此,才有了現在鄭浩宇道歉的這一幕。
  季少雷看著季楓沉著臉不言不語,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堂弟是不打算原諒鄭浩宇了。而季楓在江州並沒有多少關係可用,所以,他要想對付鄭浩宇,隻能借助三叔或者是大伯的力量,如果驚動了他們兩位長輩,到時候恐怕動靜就大了。
  想到這堙A季少雷笑道:“老弟,今天的事情我也有錯,要不就這樣算了?”
  季楓微微搖頭,說道:“二哥,你何必跟著摻和呢?”
  季少雷苦笑道:“畢竟我和他是同學一場,我也說過了,我欠他一個人情。”
  “既然是這樣,那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不過,以後最好不要騷擾秦總了,她是我的朋友!”季楓淡淡的說道。
  鄭浩宇哪敢有絲毫的異議,能夠保住小命對他來說已經算是萬幸了,於是他慌忙點頭,道:“多謝季少,多謝季少!”
  “滾吧!”季楓擺了擺手,就好像是驅趕一隻蒼蠅一般,“以後如果讓我知道你再騷擾秦總,你會知道後果的!”
  鄭浩宇臉色一凝,眼中閃過一道怨毒之色,但是隨即,他便慌忙點頭,狼狽不已的離開了。
  “這個鄭浩宇……”季楓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眉頭微微皺起,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卻是欲言又止。仔細想了想,季楓又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剛才鄭浩宇離開的時候,他眼中的那一抹怨毒之色並沒有逃過季楓的眼睛,尤其是在經過了超級特工訓練係統中的訓練之後,季楓對於殺氣總是十分的敏感,雖然鄭浩宇身上並沒有殺氣,但是那種不懷好意的目光,就更加逃不過季楓的眼睛。
  不過,季楓並沒有打算和季少雷說明,或許,季少雷本身就知道鄭浩宇並不是什麼好人,這從季少雷對待鄭浩宇的態度上就能夠看的出來。更何況,季楓要對付誰,還不用跟任何人打招呼,哪怕這個人是季少雷的朋友,隻要敢對他心懷不軌,季楓同樣不會客氣。
  “老弟,不要想這麼多了。”季少雷似乎看出了季楓的想法,打開了車門,將季楓推到車子堙A他自己也坐在了駕駛座上,發動了車子。
  季楓微微閉上了眼睛,靠在座椅的靠背上,問道:“二哥,你打算把我帶到哪堨h?”
  “哪堙H這還用說嗎?自從知道你會來江州上大學,你二叔就一直叮囑我們盡量不要去打擾你,不過看的出來,他很想見到你。”季少雷一邊開著車子,一邊搖頭笑道:“我這就給我父親打電話,他知道我們在一起,肯定會很高興。”
  季楓微微頷首,他這才知道,自己來到江州的事情是絕對不會瞞得過二叔的。之所以一直都沒有人來找自己,二叔也從來沒有過問過自己的事情,想來,這一切都是父親按照自己的要求叮囑二叔,不讓人來打擾自己,不然的話,恐怕自己的身份一暴露,光是那些想來接近自己的,恐怕就會把宿舍的門都擠破。
  “找個有超市的地方停一下!”季楓微笑著點頭,“去拜會二叔,總不能什麼東西都不帶吧?”
  “你小子,一家人還用帶什麼東西?直接去就行了!”季少雷微笑著說道,同時踩下油門,巨大的推背力快速的傳來,寶馬速的駛入車流之中。
  最終,季楓還是沒有買禮物,雖然第一次去拜訪二叔,但是在季少雷的勸說下,季楓也認為一家人不需要太客氣,更何況,二叔身為江州市委書記,什麼好東西沒見過,季楓想不出來自己買什麼東西才能更有意義。
  想了半天,季楓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於是便直接閉上眼睛,仿佛睡著了一般。
  季楓的二叔季振國居住在江州市委家屬院,處於江州的鬧市區,但這家屬院卻是一點也不覺得吵鬧,反而有一種鬧市之中的難得的清淨。
  在距離家屬院大概還有幾百米遠的地方,季少雷把車停在了一條小路上,隨後和季楓一起走著去家堙C
  “家屬院堣ㄞ鈰惆振隉H”季楓皺眉問道。
  季少雷搖頭笑道:“你二叔是江州市委書記,我是建安集團的老總,我大哥才比我大兩歲不到,就已經是處級幹部了,本來就已經夠紮眼的了,如果我再開個寶馬來家屬院亂晃,難保不會有人說什麼。”
  季楓頓時微微點頭:“樹大招風!”
  “就是這個道理。”季少雷點頭說道,“剛才我和你二叔打過電話了,他今天正好在家,說是有一個什麼神醫過來給他治療,平常這個時候是見不到他的。”
  “治療?”季楓一怔,“二叔的身體不好嗎?”
  “是啊,腰椎有問題,多年的老毛病了,說是以前爺爺被批鬥的時候,大伯他們看不慣,小叔的年齡小,所以我父親還有大伯兩人就和那些人爭鬥,結果都被打了一頓,你二叔的毛病也就是那個時候落下的。”
  季楓眉頭微皺,對於以前的事情,他也不好評論,畢竟他沒有親身經曆過,也不想人雲亦雲的說什麼不好的話。
  兩人來到家屬院,門衛認識季少雷,不曾出言阻攔,隻是不少人都和季少雷打招呼。畢竟是市委書記的公子,誰都想和他處好關係。
  “這些人就是這樣,聽你二叔說,以前被批鬥的時候,誰都離得遠遠的,生怕和我們季家扯上半點關係,……”季少雷眼中有一抹不屑的神色,顯然是對於這種世態炎涼的現象很是看不慣。
  季楓卻是對這個堂哥有了一絲好感,他看的出來,季少雷就是屬於那種桀驁不馴的人,雖然是衙內,卻也有一雙銳利的眼睛,知道什麼人是真心結交,什麼人是趨炎附勢。
  這樣的人,終歸是清醒的。
  “或許,這就是他沒有從政的原因吧!”季楓暗道。
  “就是這堣F。”季少雷在門前站住了,敲了敲門。
  “小雷。”
  開門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婦女,看起來很是和藹,“你來的正好,你大哥帶著一個神醫給你爸治療呢,你爸不怎麼相信,不願意配合治療,你去做做你爸的工作!”
  季少雷頓時笑了:“媽,你先別急。”
  他的手搭在季楓的肩膀上,笑問道:“媽,你看這是誰?”
  “這是……”那婦女的目光落在了季楓的身上,旋即猛然睜大了眼睛,“小楓?”
  “二嬸!”季楓頓時露出了笑容,恭敬的說道。
  “真的是小楓?”二嬸很是驚喜,慌忙說道:“趕緊進來,小雷,怎麼不早把你弟弟帶來,你這孩子也真是的。”
  麵對母親的埋怨,季少雷隻能苦笑:“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的脾氣,我哪敢啊!”
  二嬸也沒有功夫理會兒子,隻是熱情的招呼道:“小楓,你先坐,我去叫你二叔還有你大哥。”
  季少雷笑道:“我媽就是這樣。”
  季楓笑道:“有這樣一個母親,是一種幸運。”
  “沒錯,我也這樣認為!”季少雷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很快,腳步聲響起,三個人走了出來,當先一個是個中年人,大約四五十歲的樣子,眉目威嚴,看起來有一種很是讓人驚歎的氣魄,季楓頓時認了出來,這是二叔季振國。
  在二叔的身後,跟著一個氣度沉穩的年輕人,眉宇間與二叔很是相像,這應該就是二叔的大兒子,季少東。
  在兩人的身後,跟著的是一個大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這人看起來好像有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整個人顯得很是神秘,而他的臉上,卻是有一種高高在上的神色,讓季楓微微皺眉。
  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所謂的神醫了吧?
  。。。。
  

Snap Time:2018-10-15 20:47:49  ExecTime: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