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32章滾出去


    第132章滾出去

    秦淑婕不喜歡這個說話的人!這是季楓的第一印象。如若不然的話,秦淑婕也不會在剛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就微微皺眉。

    雖然季楓和秦淑婕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他卻能看的出來,秦淑婕是一個非常有涵養的人,平時哪怕是不喜歡,也絕對不會輕易的流露出來。

    而這一次,她卻是做的如此明顯,這就說明她對剛才那個聲音的主人很是不耐煩了。

    不過,良好的教養還是讓秦淑婕沒有表現出太過不耐煩的神色,她隻是稍微皺了皺眉頭,就恢複了平靜。

    而旁邊的老王,則是冷哼了一聲,也不說話。顯然,他也認識這個聲音的主人,而且對那個人也沒有多少好感。

    季楓端起桌子上的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沒有說話。

    很快,包廂的門就被打開了,一個大約二十五六歲的青年,龍行虎步的走了進來,哈哈大笑著,顯得十分的爽朗。

    “秦總,剛才在樓下看到了你的車,我才知道你也在這。”青年也不客氣,直接拉開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如果我猜的不錯,秦總應該是來參加這次的翡翠毛石交易會的吧?怎麼樣,有沒有什麼斬獲?”

    秦淑婕微微一笑,表現的很禮貌:“還好,多少有些收獲。”

    “那就好,如果秦總在這方麵遇到了什麼困難,就請開口,能幫的我一定會幫。”青年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一看起來就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尤其是季楓,當他看到這青年的麵容時,頓時隻覺得心一震,好熟悉的麵孔!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青年身上穿著一身的名牌,而且年齡要大一些,季楓甚至都有種在照鏡子的感覺。

    季楓暗暗打量了一下這個青年,他發現,這個人和自己的長相很是相似。

    當然,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是絕對分辨不出來的。因為兩人身上的氣質完全不同,季楓是一種沉穩,內斂,而眼神銳利。

    這個青年,卻是一種張揚,卻不讓人反感,仿佛他做一切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這就好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感覺。

    所以,就因為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氣質,在座的幾人都沒用發現季楓和這個青年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如果他們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兩人很是相似。

    秦淑婕優雅的一笑:“季總的心意我領了,多謝季總的關心!”

    那青年擺了擺手,笑道:“秦總就不必客氣了,坦白說,我想幫你,其實不是看在浩宇的麵子上,而是因為大家都是老同學。其實最近浩宇還在對我說起,有空的話大家一起聚一聚,怎麼樣?”

    季楓這才知道,原來這個青年和秦淑婕是同學,隻是,不知道他口中的‘浩宇’是什麼人。

    秦淑婕聽了這話,卻是秀眉微蹙:“季少雷,如果你今天是以同學的身份來的,我歡迎你在這喝兩杯,但是,如果你是來做說客的,我想你就沒有留在這的必要了。”

    季少雷!

    原來是他!

    季楓這才明白,為什麼他會覺得這個人和自己很相似,原來,他就是二叔的二兒子,建安集團的老總,季少雷。

    季楓忽然想起,之前在幼兒園秦淑婕的女兒與那個叫周大勇的兒子發生了衝突,當是秦淑婕似乎很是忌憚季少雷,隻是為了女兒,才擺出了一副拚命的架勢,卻不曾想到,原來秦淑婕和季少雷竟然是同學。

    看起來,這麵似乎有著很複雜的關係。

    季少雷拍了拍額頭,苦笑道:“淑婕,整個江州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人,可是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你就這麼不給麵子?”

    秦淑婕的神色冷了下來:“季少雷,你家大業大,我們這些小門小戶的又怎麼敢不給你麵子。不過,我和鄭浩宇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跟著摻和了行嗎?”

    “不行!”

    季少雷的臉色也沉了下來,說道:“淑婕,這麼跟你說吧,是人都會犯錯誤,但是犯了錯誤之後,你要給人改正的機會,不能一棍子打死不是嗎?浩宇是做錯了,但是他有了悔改之意,而且我們之間也算是朋友,不忍心看著你們兩個就此分開,所以,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如果我要是不考慮呢?”秦淑婕似乎有了怒意。

    “我欠浩宇一個人情!”季少雷淡淡的說道,“如果浩宇有所請求,我一定會盡量幫忙。”

    秦淑婕頓時怒了:“你的意思是說,如果鄭浩宇讓你對付我,你也會這樣做?”

    “沒錯!”季少雷毫不否認的點頭。

    “哼!”

    老王冷哼一聲,看向季少雷的眼光很是不善,仿佛隻要秦淑婕一聲令下,他就要暴起將季少雷扔出去。

    季少雷卻是巍然不懼,隻是淡淡的說道:“老王,你隻是一個司機,這種事情你最好還是不要摻和進來,不然的話,可沒人能保得住你!”

    “撲哧!”季楓本來正端著杯子喝水,一聽到這句話,一口茶水頓時噴了出來,他連續咳嗽的好幾聲,這才漲紅了臉坐了起來,心中卻是啞然失笑。

    這個家夥,他到底是商人還是黑社會啊,怎麼說話都是這麼大的口氣?

    季少雷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問道:“這位小兄弟似乎有些不同意見?”

    見到季少雷終於把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了,季楓隻能忍不住搖頭苦笑,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跟堂哥的第一次見麵,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而秦淑婕見到季少雷似乎對季楓很是不善,她頓時慌了,立刻說道:“季少雷,這是我的朋友,你有什麼本事衝著我來,不要找我朋友的麻煩!”

    季少雷微微搖頭,道:“淑婕,聽我一句勸,浩宇隻要不願意放手,你就無法安心的在江州生活下去,還是給他一個機會吧!”

    看起來,季少雷是在跟秦淑婕商量,然而他那堅定不移的口氣,卻是在明白無誤的告訴秦淑婕,如果不給這個機會,想要在江州安心的生活下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季楓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似乎這關係太複雜了,而且,季少雷還很有可能是處在一個不光彩的位置上。幫助朋友欺負一個弱女子,的確不是怎麼光彩。

    “這樣說來,這就算是你的最後通牒了?”秦淑婕強忍著怒意,冷聲問道。

    季少雷微微搖頭,說道:“淑婕,其實我隻是一個中間人,沒有什麼通牒不通牒的。但是,你就算是不原諒浩宇,總要為孩子考慮一下吧?”

    “這個不勞你操心,我的孩子,我自然會照顧好的。”秦淑婕淡淡的說道,“季總,今天我還有朋友在,就不多說了,請吧!”

    季少雷微微搖頭,也沒有因為被驅趕而生氣,隻是笑著說了一句:“好吧,我今天的勸說算是失敗了。威逼利誘,我全部試了一遍,也沒能讓你回心轉意,我還在中間充當了一次大壞蛋,……淑婕,以後你和浩宇的事情我不再過問,今天多有打擾了。”

    秦淑婕這才不禁鬆了一口氣:“我就說嘛,堂堂建安集團的老總,季家二少,怎麼如此不顧影響的威脅起我這個小女子了。季少,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我和浩宇真的已經走到了盡頭,再繼續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這對雙方都是一種折磨,對孩子也不好。”

    季少雷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畢竟看著你們兩個就這樣分開,心多少有些不是滋味,當年的那些同學,如今都因為身份地位的變化,使得同學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變化。到現在,也就我們幾個還在經常聯係,你們兩個如果再分開了,真的是很可惜啊!”

    季楓幾人到現在才算明白,原來季少雷剛才的凶狠和霸道,其實都是裝出來的。看的出來,他和秦淑婕的關係不算太好,但是也沒有到翻臉的地步。

    不過,從秦淑婕的角度去看,季少雷無疑是一個很讓人忌憚的人物,哪怕彼此之間是同學,可是就好像季少雷說的那樣,走向社會以後,因為身份地位等原因,使得同學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使得這種同學的友誼也不是那麼純潔了。

    “季少,浩宇那個人你也了解,最近幾年他變的太厲害了,讓我都有些害怕。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即便是有,也是以前,至少以後肯定不會有了。麻煩你把這話轉告給他,以後不要再來幹擾我的生活。”秦淑婕的語氣有些傷感,“自己的老婆都可以當成價碼送給別人,這種男人還有什麼值得讓我留戀的?”

    季少雷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話我可不能說,要說,還是你自己跟他說吧!”

    秦淑婕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現在一定就在這家會所吧?他一貫都是這樣,不管幹什麼都講手段,如果剛才靠你施壓,我屈服的話,現在他就該來撿現成的了!就是不知道,他請你來當說客,給了你什麼好處,該不會是把他的情人送給你了吧?這是他最喜歡的手段。”

    “秦總,這話有些過了啊!”季少雷的眉頭一皺,“我說過,我欠浩宇一個人情。”

    “,你欠的這個人情,恐怕也是他創造出來的。”秦淑婕的語氣很是不屑。

    “秦淑婕,你又在汙蔑我?!”

    就在這時,一個憤怒的聲音突然從包廂外傳了過來。緊接著,包廂的門被打開了,一個油光粉麵的男人走了進來,掃了一眼季楓,笑的說道:“淑婕,這就是你的新姘頭?”

    “鄭浩宇,你無恥!”秦淑婕頓時怒了。

    “亂說話,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季楓淡淡的說了一句,看了那鄭浩宇一眼,通過剛才秦淑婕和季少雷之間的對話,季楓就隱約聽出,好像是為了一件生意,鄭浩宇就把秦淑婕當成籌碼送給對方,這種男人的無恥,實在是難以讓季楓相信。

    而此刻鄭浩宇開口就是如此無恥的話語,甚至還牽扯到了自己,季楓又豈能任他汙蔑?

    季少雷詫異的看了季楓一眼,整個江州,當著他季少雷的麵,還真沒有多少人敢這樣說話,哪怕這話不是對他說的,但剛才他就已經點明了,鄭浩宇是他的朋友,季楓還敢如此說話,難道他有什麼來頭不成?

    鄭浩宇卻沒有想這麼多,他一聽季楓竟然敢這樣對自己說話,頓時怒了:“臭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砰!”

    秦淑婕憤怒的一下拍了桌子,猛然站起來:“鄭浩宇,你來這耍什麼威風?!”

    鄭浩宇冷笑一聲,不屑的說道:“秦淑婕,怎麼,敢包養小白臉,還不允許我說嗎?”

    秦淑婕看著他,緩緩搖頭:“鄭浩宇,你現在變的恐怕連你自己都不認識了吧?看看你現在成什麼樣子了!”

    “我成什麼樣子用不著你操心,不要忘了,在法律上我們還是夫妻,你當著我的麵護著這個小白臉,還有臉來說我?”鄭浩宇冷笑不已,指著季楓說道:“小子,你死定了。”

    “鄭浩宇,你要是敢傷害我的朋友,我不會放過你的!”秦淑婕頓時大怒。

    “你的朋友?……”鄭浩宇不屑的嘲笑,“想我放過他也很簡單,隻要你把離婚協議書拿回去,以後都不再提離婚的事情,我就會放過他!”

    “休想!”秦淑婕冷聲拒絕,“跟你這種人生活在一起,那是我的恥辱。我真是瞎了眼,以前怎麼會被你給騙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以後這小子走路被車撞死,或者是出點別的什麼意外,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鄭浩宇冷笑不已,“如果你堅持要離婚的話,財產至少也要一人一半,這樣我同樣也可以放過這小子!”

    “你還真有臉說!”秦淑婕無比失望的看著他,“鄭浩宇,你立刻給我滾出去。”

    “你們兩個能不能消消火,坐下來慢慢說?”季少雷沉下臉,淡淡的說道。

    鄭浩宇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絲諂媚的笑容,坐了下來,道:“季少說的對,我們坐下來說。”

    “誰允許你坐了?”

    季楓緩緩開口,“鄭浩宇是嗎?按照你剛才所說,如果秦總不答應你的條件,你就要我出點意外?真是好膽魄啊!”

    “小子,你如果敢再有半句廢話,信不信我讓你橫著出去!”鄭浩宇怕季少雷,但是他可不怕季楓,被這樣一個小子嘲諷,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意。

    “我不信!”季楓淡淡的說道,“我想,橫著出去的不會是我,而是你!”

    “真是找死了!”鄭浩宇被氣的幾乎要發狂了,一個小子,竟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季楓卻看向了季少雷,從錢包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

    季少雷微微皺眉,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接過了身份證。當他看到身份證上的字,頓時臉色一變,深深的看了季楓一眼,旋即苦笑了起來:“你小子早就認出我了是吧?敢情你小子一直在這看哥哥的笑話?”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驚,詫異無比的看著季楓和季少雷。

    能夠讓季少雷如此親昵的說話,並且自稱哥哥,在江州恐怕還沒用幾個人吧?

    季楓卻是微微一笑:“他可是要弄死我呢!”

    他指了指鄭浩宇。

    季少雷輕歎一聲,苦笑著搖頭,“你呀,這是在逼著哥哥自己扇自己的嘴巴啊。罷了,誰讓我這麼倒黴,就碰上你小子了呢。浩宇,立刻道歉!”

    最後一句,季少雷的語氣陡然嚴厲了起來。

    “季少!”鄭浩宇頓時一驚,讓自己給那個小子道歉,季少沒用吃錯藥吧?

    “沒聽到我的話嗎?我要你給他道歉!”季少雷的臉色沉了下來。

    鄭浩宇頓時就是一顫,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勉強道:“這,這位小兄弟,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次就原諒我吧!”

    季楓一笑:“我還怕你讓我出點意外呢!”

    季少雷的臉色就是一寒:“鄭浩宇,這位是我弟弟,如果你敢動他半跟毫毛,不要說我們同學沒得做,我也會把你扔到黃浦江去喂魚,我說到做到!”

    被季少雷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訓斥,鄭浩宇的臉色難看無比,但是卻不敢有絲毫的反駁,隻能點頭。

    “滾出去!”季楓淡淡的說道,仿佛不屑一顧。

    鄭浩宇的身子頓時就是一僵,怨毒的看了季楓一眼,咬牙走出了包廂。

    “秦總是我的朋友,有什麼事情,還是讓她自己解決吧?”季楓看了看季少雷。

    “你小子都這樣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季少雷苦笑一聲,轉頭對秦淑婕說道:“淑婕,難怪你如此硬氣,原來是和我老弟認識。罷了,今天算我做錯了,不該摻和進這事,以後我定會賠罪的。”

    秦淑婕心中詫異之極,能夠讓季少雷服軟,自己認的這個弟弟,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老弟,走吧,我們兩個好好的喝一杯!”季少雷拍了拍季楓的肩膀,率先走了出去。

    。。。。。

    ps:今天可能就這一章,下午要出去一趟,女朋友的妹妹要相親,,狐狸跟著去看看。如果回來的早,就再來一章,晚的話,就算了。

    。

    。

    。

    。

    

Snap Time:2018-08-17 08:02:20  ExecTime: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