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21章意外信息

  
  第121章意外信息
  似乎因為是接都了季少雷的電話,秦淑婕的臉色有些凝重。她對著電話,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最後說道:“極少,事情的經過你已經知道了,周大勇打著你的旗號在做事,你打算如何處理?”
  電話堣@陣沉默,隨後電話那頭的人說了幾句什麼。
  片刻之後,秦淑婕把電話讓老王遞給了周大勇,他剛拿到耳邊,隻聽媊捋﹞F幾句話,頓時變得臉色慘白,渾身一抖,就要癱軟在地上。
  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周大勇的靠山把他給放棄了,或者說,他的靠山不打算為他出頭了。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是這幅表情。
  站在人群外的季楓忍不住微微點頭,看起來,這個秦淑婕的來頭或許沒有季少雷大,但是也絕對不能不讓季少雷顧忌,亦或者,是這個周大勇根本上不了台麵,不值得季少雷出麵保他。
  但是不管如何,季少雷今天的表現還算是勉強可以。實際上,自從知道周大勇是季少雷所在的建安集團的部門經理,季楓就已經決定,如果這一次季少雷硬是要用季家的勢力來壓秦淑婕,他就會出麵,直接與季少雷對話。
  他倒是要,二叔的三個孩子,在江州究竟能夠猖狂到什麼地步!
  幸好,季少雷沒有出麵保周大勇,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都沒有保,這就已經足夠了。季楓不管秦淑婕是什麼來頭,也不管那個周大勇和季少雷又是什麼關係,他關心的,隻是今天周大勇所做的事情,已經激起了他的憤怒,尤其是那個妖豔女人一口一個‘野種’,更是讓季楓震怒。
  不過,季楓同樣也有些奇怪,秦淑婕和那個老王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一個電話就叫來了那麼多的大漢,而且行事還是如此的肆無忌憚。
  顯然,這個問題季楓一時半會是得不到什麼答案的,但是季楓對於秦淑婕的來曆,又更重視了一分。
  再說周大勇,臉色慘白的癱軟在地上,渾身抖若篩糠,嚇得幾乎可以說是麵無人色。這一下,連他身邊那個囂張的妖豔女人也知道,今天的事情真的麻煩大了,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物!
  妖豔女人的臉色頓時變了,她害怕的渾身顫抖,但是因為被那幾個大漢抓著,她甚至連癱軟在地上的機會都沒有。
  妖豔女人驚駭的顫聲道:“老公……”
  周大勇緩緩搖了搖頭,突然上前幾步,卻被機警的老王給攔住了。周大勇一咬牙,猛然撲通一聲跪在了老王的前麵,對著秦淑婕,哀求道:“這位女士,今天的事情是我們錯了,還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一馬。”
  這個時候,小男孩周小剛的臉上同樣沒有了那種學自父親的高傲和得意,變得一臉畏懼,最後害怕的哭了起來。
  其實想來也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子,還不是看著大人的臉色模仿?他就算是壞,又能壞到哪堨h?
  一個孩子的品行怎麼樣,歸根結底,還是在於父母的身上啊。
  秦淑婕冷漠的看著跪在老王麵前的周大勇,美麗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周圍那些圍觀的人雖然心中也不免有些同情周大勇,但是想起他之前的飛揚跋扈,以及那種囂張到了極點的嘴臉,也不禁有人幸災樂禍,或者說是一陣鄙夷。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之前一口一個‘野種’,不但要人家母女二人賠禮道歉,甚至還要十萬元賠償,看看那小女孩臉上的巴掌印,誰心堻ㄖ啎ㄕ窾t罵那妖豔女人和周大勇不是人,怎麼能忍心對這麼小的孩子下的去手?
  現在好了,人家小女孩的母親該怎麼賠償就怎麼賠償,甚至母女兩個一起給對方道歉了。隨後,人家又要開始算賬了,而周大勇卻慫了。
  圍觀的人中,有一些明白人,都忍不住暗暗搖頭。
  那小女孩的母親一看就是有些身份的人,這樣的人,眼看著自己的女兒挨打了,不但不發火,甚至還帶著女兒一起給對方道歉,這就說明,對方要麼是根本不疼女兒,要麼,就是動了真怒。
  現在看起來,顯然是第二種可能。
  我女兒被打了,我依然帶著她給你們道歉了,把你們的要求全部滿足了。那麼,接下來,我當然要為我的女兒出氣了!
  這樣的想法,在眾人看來根本就是合乎情理的,於情於理同樣說的過去。
  大部分人捫心自問,如果看到自己的女兒被人打了,自己能不能像那小女孩的母親一樣的冷靜?答案顯然是不能。
  由此就可以看出,不管那小女孩的母親施展出什麼樣的手段,多是無可厚非的了。
  此時,小女孩的母親的行為,仿佛是在說:“為了我的女兒,我連命都可以不要!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女兒白白受委屈的,打了我的女兒,我就要和你們拚命!”
  周小剛和那個妖豔女人被抓住,恐懼的瑟瑟發抖,眼神中帶著一絲希冀之色,看著癱軟在地上的周大勇。現在能救他們的,也就隻有他了。
  然而看到周大勇的表現,母子二人的目光又看向了秦淑婕,他們似乎知道,這個女人才是決定他們生死的關鍵人物,也直到此時他們才反應過來,他們究竟惹下了什麼樣的麻煩!
  “周大勇,你兒子罵我女兒,我可以不追究,因為畢竟是小孩子,什麼都不懂,難免會犯錯。”
  秦淑婕看著癱軟在地上的周大勇,冷漠的說道:“但是,這個女人打了我女兒兩巴掌,你也同樣脫不了幹係,想要我放過你們,未免想的太簡單了!”
  說著,秦淑婕轉頭看向了老王,淡淡的說道:“老王,把那小孩子放了,這兩個人你帶走!”
  “是!”老王略帶恭敬的點點頭。
  秦淑婕就抱起了女兒,親了親女兒的小臉,寵愛的問道:“瑤瑤乖,臉還疼嗎?”
  “不疼了,媽媽來了,瑤瑤也不怕了!”小女孩似乎因為年齡太小,說話還有些不清楚,但是那清脆的如同銀鈴一般的聲音,還是十分的讓人舒暢。
  “帶走!”老王擺了擺手。
  那些大漢立刻一哄而上,抓住那妖豔女人和周大勇,直接將二人塞進了車堙A轟鳴而去,隻留下一個周小剛在放聲大哭。
  秦淑婕皺了皺眉頭,轉頭對那個幼兒園的老師說道:“這位老師,麻煩你聯係一下周小剛的家人,讓他們把孩子帶回去。或者你現在可以報警,讓警察去處理。”
  那老師頓時嚇了一跳,慌忙搖頭。開玩笑,可以一個電話就叫來幾十個大漢,甚至連季少雷的麵子都不給的人,她又哪奡掖躟窗H
  無奈之下,那老師隻能隨身拿出孩子的家長登記的電話,開始聯係周小剛其他的家人。
  “媽媽,我們回家吧!”小女孩趴在媽媽的懷堙A輕聲說道,“瑤瑤餓了呢,想吃漢堡!”
  其他人頓時忍不住啞然失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轉眼就忘了不高興的事情,一心隻想到吃了。
  秦淑婕抱著女兒離開,那些家長頓時慌忙給他們母女讓開一條路。通過剛才的事情,誰都可以看出來,這個對著女兒一臉寵愛的女人,絕對是大有來頭。
  或許有人沒有聽說過季少雷的名字,但是,當旁邊的人小聲一說,頓時就嚇得打了個寒戰,乖乖,連市委書記公子的麵子都不賣,來頭又怎麼會小了?
  走出人群,秦淑婕這才看到了一直站在最外麵的季楓。她歉意的說道:“季先生,真是抱歉,因為我女兒的事情,耽誤了你的時間。”
  “孩子重要!”季楓微笑著說道,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不禁問道:“能不能冒昧的問一句,你打算怎麼處理那兩個人?”
  “我不處理!”秦淑婕微微搖頭,“我隻是把他們交給了瑤瑤的爸爸。”
  “你的先生?”季楓一怔,旋即便點了點頭。他剛才聽到那個妖豔女人一口一個‘野種’,以為瑤瑤也是和自己一樣,自幼無父。但是現在看起來,自己還真的是太主觀了。那妖豔女人罵‘野種’,其實也隻是一句罵人的話,她未必就一定知道瑤瑤的身世。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妖豔女人是不可能明知道瑤瑤的身份,還敢如此囂張的。
  看著麵前嫵媚動人的秦淑婕,季楓眼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色彩,心中對瑤瑤的爸爸竟然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嫉妒。
  回去的路上,老王依然擔當司機的角色,秦淑婕抱著女兒在後麵,季楓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媽媽,這個叔叔是誰啊?”瑤瑤趴在秦淑婕的肩膀上,小聲的問道。
  秦淑婕看了前麵的季楓一眼,見他沒有注意後麵,這才微笑道:“這位是季楓叔叔,趕快問好啊!”
  “季楓叔叔好!”小丫頭奶聲奶氣的在後麵說道。
  “,瑤瑤也好!”季楓微笑道。
  “咿?叔叔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呀?”瑤瑤似乎一點也不怕生,坐在母親的懷堙A小臉奇怪的問道。
  季楓微笑道:“你媽媽經常跟我說起你,說瑤瑤在幼兒園堻怢臚F,也最聰明了!”
  任何人麵對這麼可愛的孩子,恐怕都會忍不住逗逗她。
  “媽媽說要謙虛!”瑤瑤立刻搖頭道。
  季楓一怔,旋即啞然失笑,心中對秦淑婕卻是又多了一絲好感,至少,她在教育孩子方麵,是努力地讓自己的孩子成為一個謙遜的人。
  這樣的人,即便是再怎麼高傲,也是藏在內心,不會輕易表露出來的。
  通過和瑤瑤短短的幾句對話,季楓就能看的出來,秦淑婕不光自己是一個有教養的人,而且,在對待孩子的教育方麵,同樣也十分的用心。
  這讓季楓對秦淑婕不禁暗暗點頭,在季楓的心中,秦淑婕的分數又在上升。
  其實季楓一直十分讚同一句話,一個對父母孝順的人,哪怕他再壞,也壞不到哪堨h,因為這樣的人是懷有感恩之心的。然而,一個對孩子好的人,未必就是一個好人。虎毒不食子,能說老虎是善良的嗎?
  對孩子好有兩種表現,第一種是溺愛,這樣的人,他的孩子以後多數會成為一個紈子弟,或者說是不孝子弟。
  第二種,就是秦淑婕這樣的,教會孩子做人,這才是真的為孩子好。
  這些念頭從季楓的腦海中一閃而過,他便搖了搖頭,不再去想。
  沉默了片刻之後,季楓突然問道:“秦女士,剛才你們說的季少雷,很厲害嗎?”
  秦淑婕一怔,旋即微微搖頭,說道:“不是很厲害,而是非常厲害……”
  她還想說什麼,卻發現聯合大學已經到了。
  季楓微微一笑,道:“秦女士,多謝了。”
  秦淑婕點了點頭,看到季楓下車,她遲疑了一下,才說道:“季先生,關於季少雷的事情,以後最好不要多打聽,這不是你現在就可以打聽的事情。等你成長到那一步,自然就會知道一些事情!”
  “多謝!”季楓在車外點了點頭,他知道,秦淑婕這是為他好。
  看著季楓提著行李走遠,秦淑婕突然問道:“老王,你覺得這個季楓怎麼樣?”
  老王還是一如既往的嚴肅,他想了想,說道:“秦總,這個人怎麼說呢,有點危險!”
  “哦?!”秦淑婕一怔,她想過老王會給出各種評語,但是卻沒有想到‘危險’這個詞。不過,既然老王說危險,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怎麼說?”秦淑婕問道。
  “這個人太沉穩了,沒有年輕人應該有的樣子。”老王說道。
  秦淑婕不禁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剛才在幼兒園發生的事情,季楓肯定都看在眼堣F。然而上了車以後,他依然和之前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變化,仿佛這種事情在他的眼堸收O很普通的事情。
  如果是換做其他的年輕人,尤其還是一個學生,定然會驚奇、緊張或者是其他的情緒流露在外,可是,季楓卻是依然平靜如常,這顯然有些讓人費解。
  “還有,剛才小姐說要謙遜,季楓的眼中閃過一絲讚許的神色。”老王又說了一句。
  秦淑婕卻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個學生,對一個公司的老總讚許,這說明什麼?
  “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年輕人……”秦淑婕不由微微一笑,“老王,走吧!”
  季楓並不知道,在他離開後秦淑婕和老王對他的評價,此時的他,臉色很是陰沉。
  自從來到江州,不過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卻已經聽到或者是見到了其他人對季家的評價,同樣也見到了季少雲和季少雷這兩兄弟的做派。
  對於季少雷,季楓不好評價,因為周大勇無法代表季少雷,然而對於季少雲,季楓的印象卻是惡劣到了極點。
  一個初中生,竟然在江州有那麼大的名氣,而且還是惡名,這實在是有些搞笑。要知道,江州這個經濟中心,可不僅僅隻有季家這一方勢力。然而即便如此,季少雲依然闖出了偌大的名頭,這足以說明,季少雲是何等的紈!
  “看來,是要去拜訪一下二叔了。”季楓暗暗說道,原本他還隻是對季少雲有點意見,但是現在看起來,整個季家在江州的風評都不好,這就讓他心生警惕了。
  不管這種惡劣的風評是別人故意營造,還是季家的人真的如此的飛揚跋扈,都必須要引以為重,不然的話,後果或許不堪設想。
  不過轉念一想,季楓還是決定要再推遲一段時間去拜見二叔,總是要先把自己的事情忙完,因為一旦去了之後,恐怕以後的一舉一動,就要引起二叔的注意了,這並不是季楓想要的結果。
  宿舍堛鰱瑪漯滿A季楓卻不在意。
  以往遭受白眼的時候,別的孩子都不願意跟他一起玩,他早就習慣了孤獨。
  隨便洗了個澡,季楓躺在床上,思量著接下來該做什麼。
  然而,憑空的想象,隻能算是一種幻想,沒有門路和消息,還是對以後沒有什麼幫助。
  季楓搖了搖頭,拿出了手機,先給童蕾和張磊發了個信息,告訴他們自己以後回到了宿舍,然後,季楓便用手機上網,隨意的瀏覽了一下新聞。
  季楓搜索的主要是關於江州市的新聞,大致的看了一下,沒有太多的新意,他就準備關掉網頁。
  突然,一個廣告映入了季楓的眼簾。這是一條關於江州市即將舉行翡翠玉石展覽會的新聞,季楓立刻想起,今天遇到的那個秦淑婕,不就是珠寶公司的老總嗎?
  他稍微來了興致,大致的瀏覽了一下新聞。
  原來,再過三天,江州的展覽中心將舉辦一場翡翠玉石展覽會,屆時除了展覽精美的翡翠玉石之外,還會有一場翡翠原石的交易會。
  季楓頓時來了精神,翡翠原石?
  他似乎聽說過,翡翠是從石頭堛囓X來的,所謂翡翠原石,實際上就是翡翠毛石,隻有把石頭切割了,才知道媊悁釣S有翡翠,這就相當於是一種賭博。隻不過,這種賭博卻是依靠眼力和經驗,當然,也和運氣有極大地關係。
  ......
  ps:季楓要發財了,。馬上到五一了,這幾天都比較忙,今天就這一章,明天兩章,請大家包涵。
  。
  。
  。
  。
  

Snap Time:2018-10-22 02:49:41  ExecTime: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