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118章鬥誌


    第118章鬥誌

    季楓雖然對於秦淑婕的身份有些吃驚,但是他沒有表現在臉上,隻是笑道:“秦女士真了不起,這麼年輕就擁有一家公司。”

    秦淑婕淡淡的笑道:“這也沒什麼,隻是運氣好一些罷了。”

    兩人本就沒有什麼交情,而且是第一次見麵,所以隻是隨便所上幾句話,秦淑婕就轉過身去,重新站好了。

    季楓自然也是那種見了美女就走不動的人,兩人談話結束,他就繼續閉著眼,靠在車門玻璃上睡覺。實際上,這一次季楓是真的睡著了。站著睡覺,說起來似乎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季楓卻實實在在的是站著睡覺。

    原因就在於,在超級特工訓練係統之中,季楓就曾經接受過睡眠訓練。對於一個特工來說,充足的睡眠是保證充沛精力的前提。因此,想要做一個優秀的特工,就必須要學會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安然入睡,而且還是深度睡眠。

    要知道,一分鍾的深度睡眠,足足抵得上一個小時的潛意識睡眠,這句話,季楓是從訓練係統的教官那學到的,所以對於他來說,時刻保持充沛的精力,已經養成了習慣。

    當然,即便是在睡覺的過程中,季楓的身體依然保持著本能的警惕和戒備,這已經成為他的一種下意識的動作,算是一種本能了。

    公交車內依然十分的吵雜,季楓卻安然入睡,然而,這卻苦了他旁邊那位齷齪的大漢。

    被季楓一指頭點在了肋骨處,讓那大漢半邊身子都麻痹了,過了這片刻,他的半邊身子不光是麻痹,甚至開始逐漸的失去了知覺。到了現在,他的那半邊身子已經完全沒有了知覺,就仿佛整個人知有一半似的。

    這一下,讓他有口不能言,整個人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根本動也不能動。因為他必須要用另外的半邊身子強撐著,不然他隨時都有可能會摔倒在地。

    這大漢心中恐懼至極,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自己的身體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這究竟是怎麼了?

    然而不管心中如何焦急恐懼,大漢也絕對不會知道,他是因為陷害了季楓,才變成的這樣。如果他知道,身邊這個看起來清清秀秀斯斯文文的小子,其實是一個煞星,他說什麼也不會陷害季楓啊。

    睡了一會,季楓的眉頭突然皺緊了,原來,旁邊的那個齷齪大漢因為半邊身子麻痹了,使得他的嘴巴根本合不上,那口水順著嘴角滴答下來,將他胸前的衣襟都全部打濕,更使得周圍的空氣中都充滿了一種奇臭無比的味道。

    “暫時便宜你這個無恥的家夥一次!”

    季楓心中暗罵一聲,裝作打瞌睡的樣子,手指微微一動,在那大漢的身上點了一下。

    片刻之後,那大漢頓時慘叫一聲:“啊!”

    隨即便原地亂轉,兩首慌亂的抹去嘴角的口水,怒罵道:“他媽的,到底是那個混蛋整我?”

    車廂內頓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那個大漢,季楓同樣也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大漢一看這情形,忍不住罵了一聲:“他媽的都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

    這個大漢身材魁梧,臉長得本來就有些凶神惡煞的味道,此時一發火,頓時就顯得有些猙獰。

    坐公交車的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市民,誰也不會因為這事而強出頭,因此眾人心中暗罵這個大漢沒有素質,卻也回過了頭去,就當做沒有看到過這個粗魯的家夥。

    季楓卻是暗暗冷笑,到現在還這麼囂張,看來真不能就這樣放過他了。

    那大漢身體還沒有完全恢複,半邊身子還覺得有些難受,忍不住在那動來動去,就仿佛熱鍋上的螞蟻,看的季楓忍不住暗笑不已。

    因為車上實在是已經滿了,所以司機接連幾站路都隻是開了後麵的門,讓車上的一部分乘客下車,直到半個小時後,才算是打開了前門。

    而這個時候,那大漢罵罵咧咧的嘟囔了一句倒黴,也就從前門下車了。

    季楓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陰險的笑容,他摸了摸身上,最終從口袋找到了秦淑婕剛才給他的那張名片。

    看了秦淑婕一眼,季楓發現她已經趁著後麵下人的功夫,走到了車廂後麵。季楓便快速的把名片撕成了兩片,隻是把電話號碼的那一片給留了下來,剩下的那一片,被他快速的團成一個小紙團,猛然對著那個已經下了車的大漢彈了出去。

    “砰!”的一聲。

    在車門關閉的那一瞬間,紙團被彈出了車廂。

    季楓透過車窗玻璃,隻看到那大漢剛到了站牌下,一隻腳還沒用邁上去,就突然僵在了那,臉上露出極度恐懼的神情。

    “嘿嘿!”

    季楓忍不住偷笑一聲,這種陰人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幹,但是幹的如此爽快的,還真是第一次。

    對這個齷齪的大漢,季楓實在是提不起半點好感來,尤其是對方不但在車上非禮女性,甚至還把這中行為嫁禍給自己,這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季楓相信,就憑剛才那一下,就足以讓那個大漢在床上躺個二十天的時間,而且去了醫院也絕對沒用。因為這一次和在車上的那次不同,那一次,季楓點的是大漢肋骨間的穴位,而這一次,他卻是用的截脈的手法,掐斷了那大漢軀幹部位的經脈,比點穴位更加的厲害。

    季楓本不想下如此狠手的,但是這大漢在車上被自己解開了穴位之後,竟然還敢那麼囂張,這就讓季楓很是看不慣了,下手也就重了一些。

    然而季楓卻不知道,此時的他正在考慮著自己對那個大漢下重手,究竟合不合適,而車廂後邊,一雙美眸卻死死的盯著他,眸子中露出了難以抑製的怒氣。

    這雙美眸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與季楓產生了一些誤會的秦淑婕。

    她死死的盯著季楓的手,在他的手,拿著一張被撕成了兩半的名片,雖然隻有其中一半,但這一半也足以讓秦淑婕一眼就認出,這絕對是自己的名片!

    秦淑婕心中湧起一股難以抑製的怒氣,他竟然撕了自己的名片?!

    身為一家珠寶公司的老總,且不說背景怎麼樣,單單隻是她的容貌和自身的能力,就足以縱橫商場,無論走到哪,也沒有人敢撕她的名片。

    可是現在,一個好像學生一般的小子,竟然就這樣把她的名片給撕了!

    秦淑婕越想越是覺得氣憤,她甚至忍不住暗想,難道自己剛才誤會他了,就讓他如此的記恨?

    搖了搖頭,秦淑婕心中又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跟一個學生計較什麼,自己和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要學會好控製自己的心情和脾氣……

    秦淑婕安慰著自己,再看季楓時,卻不覺得他有多麼討厭了,隻是,她的目光卻發生了變化,那就仿佛是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就好像走在大街上,目光在漫無目的的掃著,偶爾看到一個人,就那麼過去了,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甚至連半點印象都沒有。

    現在的季楓在秦淑婕的眼中,就是這樣一個人。既然對方已經撕了自己的名片,那雙方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半點交集。

    在秦淑婕的心中,已經把季楓給打上了‘陌生人’的標誌,而且將永遠如此。

    微微搖了搖頭,秦淑婕就準備收回目光,卻突然發現,站在車門口的季楓口口袋中掏出了錢包,隨後,竟然十分認真的把那一半名片給裝進了錢包之中。放進去之後,季楓又十分鄭重的把錢包給撫平,然後才重新裝進了口袋。

    秦淑婕頓時一陣愕然,她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小家夥剛才還撕了自己的名片,怎麼這會又這麼鄭重其事的給收起來了?

    秦淑婕可以肯定,季楓從撕名片到收起來的整個過程中,他都沒有看自己。這也就是說,他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表情變化,那麼,他為什麼又會突然轉變呢?

    作為一個公司的老總,秦淑婕立刻本能的推測起來,發生這種事情,不外乎有兩種可能,第一種,這個小家夥十分的小氣,他記恨自己,所以撕了名片,但是後來考慮到說不定以後還能用到自己,又把名片收了起來。

    第二種可能,就是季楓撕了名片,但絕對不是因為他記恨自己,而是因為別的原因。

    對於這兩種可能性,秦淑婕覺得後一種可能性更大一些,這一點從季楓剛才把名片收起來的動作中就能過看的出來。能夠掌控一家珠寶公司,秦淑婕絕對不缺乏看人的眼光,通過剛才季楓的動作,秦淑婕就知道,季楓應該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小家夥!”秦淑婕忍不住搖頭一笑,且不管季楓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撕了名片,既然現在他又如此鄭重的把名片收了起來,秦淑婕就決定原諒他了。

    想起之前自己對他的誤解,秦淑婕心中決定,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幫助這個小家夥一把。

    此時的季楓可不知道,就因為他的這一個動作,秦淑婕的心中閃過了多少個念頭。當然,就算是季楓知道了,最多也隻會搖頭一笑,他可不覺得自己以後會跟這個珠寶公司的老總有什麼交集。

    更何況,季楓撕了名片,其實也是替秦淑婕報仇了。因為他身上並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彈出去,就隻有一張名片,季楓理所當然的選擇了這個。不然的話,總不能讓他把鑰匙或者是錢包直接給扔出去吧?

    有了這個小插曲,接下來車廂內安靜了不少,或許是這些乘客害怕再突然冒出來一個剛才那樣的瘋子,亦或許是因為現在的天氣太過悶熱,讓人不想說話。

    季楓也索性把旁邊的窗戶給全部打開,一股熱浪撲麵而來,他暗罵一聲,再次把車窗關上。

    實際上,這樣的熱度對於季楓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當初在超級特工訓練係統中,智腦利用生物電流模擬出那種仿若蒸籠一般的環境,讓季楓受盡了煎熬,現在的溫度和那個時候比起來,簡直可以說是在吹冷風了。

    二十多分鍾後,公交車搖搖晃晃慢慢悠悠的終於到了大學城,這也是這班公交車的最後一站。

    車門剛一打開,季楓就提著行李走了下來,抬頭看了看,距離自己的學校大約還有四五站路,按照江州的規定,一站路大約是一千米,這四五站路可就是將近十地。

    看了看手上的行禮,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在這種炎熱的夏天走上十地,即便是經曆了各種訓練的季楓,也有點叫苦,雖然他能堅持的下來,可是如果被人當成傻子,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季楓搖了搖頭,還是打車去吧。

    他來到站牌旁邊,看著過往的出租車,準備攔一輛空車。

    “嘀嘀——!”

    突然,一陣汽車鳴笛聲在旁邊響起,緊接著,一亮粉紅色的凱迪拉克停在了公交站牌旁邊的路邊。

    “喂,季先生,要去哪,我送你一程?”凱迪拉克的後排車窗降了下來,露出了一個季楓頗為意外的麵孔,卻是在公交車上遇到的那個秦淑婕。

    看到秦淑婕,季楓有些意外,他指了指自己,“秦女士,你是在跟我說話?”

    季楓那意外而又愕然的樣子讓秦淑婕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意,她點了點頭道:“當然是跟你說話,我看你似乎還在等車,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季楓看了看路上,秦淑婕笑道:“不要想了,現在是下班的高峰期,在這很那打到車,而且這也沒有公交車了,上來吧!”

    季楓一咬牙,人家一個女人都不怕,自己這個大男人還怕什麼?

    他直接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上去,卻發現開車的是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這男人一臉的嚴肅表情,看也不看季楓一眼。

    季楓心中微微一頓,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隻是安穩的做好,把行李放在了腿上。

    “要去哪?”坐在後麵的秦淑婕問道。

    “聯合大學。”季楓微笑著回答。

    “老王,開車吧!”秦淑婕對那開車的司機說了一聲。

    季楓忍不住有些詫異,這司機也不過三十多歲,就被稱為老王?

    不過季楓也看出來了,這個老王絕對不是秦淑婕的丈夫,不然的話,秦淑婕應該會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而且也絕對不會公事公辦的樣子,稱呼司機為老王。

    想來,這應該就是專門的司機吧!季楓心中此時才算是釋然,難怪這個司機一臉的嚴肅,給老板或者給領導開車,自然是要正經一些。

    “季先生原來是聯合大學的高材生?”秦淑婕在後麵問道。

    季楓微笑著搖頭:“什麼高材生,秦女士你就不要埋汰我了,現在的大學生可是不值錢了,很多小學畢業的老板,手底下的員工可都是研究生以上的學曆。”

    秦淑婕不禁微笑,輕聲說道:“那也不盡然,真正的大老板,可都是具有極高的學曆,不然的話,公司也很難發展壯大!”

    季楓點了點頭,沒有再接話。實際上,他跟這個秦淑婕談話,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壓力。這種壓力不是來自於秦淑婕的地位,而是來自她的美貌和嫵媚。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季楓聽到秦淑婕那軟軟的話語,總是想不由自主的回過頭去看著秦淑婕那嫵媚之極的容顏,但是他知道這樣是極為失禮的,所以隻能強迫自己正視前方。

    隻不過,他的心理素質極強,即便是心的波動再怎麼巨大,臉上也是絕對不會表現出半點異樣的。

    也正因為如此,才讓秦淑婕誤以為季楓不太喜歡跟自己說話,她不由淡淡一笑,也沒有說什麼。

    一個學生,跟她是沒有多少交集的,她之所以會提出要送季楓,其實也隻是因為之前在公交車上誤會他了,多少有些歉疚。

    秦淑婕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就找了這個機會還了。

    而且,聯合大學和秦淑婕女兒的幼兒園距離不遠,她正好也可以去接女兒,算是一舉兩得。

    車一時間陷入了沉默之中,季楓隻是看著車外的景物在不斷的快速後退,他一時間竟然有些走神了。

    想起以前的日子,季楓忍不住心生感慨,是該著手找工作了,不能總是這樣拖下去,日子過的太快了,一轉眼,他都已經從那個受人白眼的野種,變成了現在這個具有深厚背景的人。然而,這一切的變化,都隻是因為和父親相認。

    季楓不想依靠別人,哪怕是自己的父親,他也不想依靠。他要靠著自己的實力,打拚出屬於自己的天地。

    我一定可以!季楓攥緊了拳頭。

    而坐在後排的秦淑婕,卻通過車的觀後鏡,意外的看到了季楓那燃燒著昂揚鬥誌的眼神,霎時之間,秦淑婕的心弦被輕輕撥動了一下。

    她忽然發現,這個眼神,似乎和當初的自己像極了。

    。。。。。。

    ps:抱歉,今天的工作比較忙,就隻有這一章五千字,明天會正常的兩章七千字,抱歉了。

    。

    。

    。

    。

    

Snap Time:2018-01-20 19:28:27  ExecTime: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