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7章江州之行


    第97章江州之行

    大章節,二合一。

    ......

    縣委書記童凱德親自督促,司法機關的辦事效率快的驚人,不到兩天的時間,所有的一切證據以及案子的過程等等全部形成了文件,上報給了法院。

    緊接著,徐默的案子便在三天後有了審判結果。

    具體過程季楓並不知道,但是徐默最終是被判刑十五年,如果以後他在牢沒有出色的表現,恐怕這一輩子都要毀在監獄了。

    徐福的日子同樣不好過,除了體製內的紀律之外,還有國法的處罰在等著他,但是這些已經不是季振華等人需要關心的了。

    當然,這還是因為在季振華的眼,徐默父子二人實在是上不了台麵,根本讓他沒有必要正視起來。不然的話,恐怕隻要季振華發句話,徐福父子二人這輩子也別想翻身了。

    倒是張磊這小子還是一直念念叨叨的,認為對徐默的處罰不夠。實際上也難怪他會一直生氣,要知道,如果當時沒有季楓的超強身手,恐怕張磊不是死在了娛樂城,就是在審訊室中被活活打死,這簡直就是生死大仇啊!

    如果這樣算起來,張磊無論怎麼對待徐福父子都不顯得過分。

    隻不過,其實張磊也就是胸中存有一口惡氣無法出來,有些憋屈,實際上真的讓他把徐福父子往死整,他還真沒有那個興趣。麵對落水狗,或許可以痛打兩下,但是要說真的和落水狗一般見識,拚命的較勁,那還真是自降身份了。

    所幸的是,高考成績到了查詢的時間,算是轉移了張磊的注意力,讓他也再沒有心情和徐福父子去較勁。

    另外需要交代一下的是,肖素梅最終還是跟隨季振華回去了,雖然兩人一直都沒有算是正式結婚,但是其實也差不遠了。畢竟,當初肖素梅就是在結婚的前一天才離開的,其實已經被季家老爺子和老太太認可了。

    對於母親終於有了歸宿,季楓從心感到高興。

    在他看來,當初父親之前的那個女人都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而且那還是在認識母親之前,實際上如果認真的來算,父親季振華最多也就是刻意的隱瞞了這件事情,但絕對不算是對不起母親。

    本來季楓還在擔心,如果自己上大學去的話一定要帶著母親,不然的話母親一個人在邙石縣不但不方便,而且安全等方麵也沒有保障。

    就單單隻是說,如果萬一肖素梅生病了,就沒有人可以帶她去醫院。

    在這種情況下,季楓又怎麼可能放心的去上大學?

    所以在處理完徐福的事情之後,在季楓的鼓動和季振華的勸說下,肖素梅便去了燕京。當然,季楓的三叔季振平到最後一刻還是沒有放棄勸說季楓一起回去,但是卻被季楓婉拒了。

    季楓當然要回去,但絕對不是現在。至少,他也要在創出一番事業之後再去燕京,雖然母親跟著父親不至於受委屈,但是季楓也清楚,在這種大家族,想要不被人看扁,最重要的是要有底氣。

    肖素梅的底氣,就是丈夫和兒子。丈夫自不必說,人到中年身居高位,那麼,季楓自然就要更加努力,爭取要做到母憑子貴,要讓母親為自己感到驕傲。

    但是這種驕傲,卻是在不借助家族勢力的前提下!

    所以季楓說服了肖素梅,獨自留下來。當然,為了讓肖素梅放心,季楓謊稱自己這段時間住在張磊家,但實際上,他還是在那個小破房子住著。

    不過,季振華臨走的時候,讓季振平給季楓一部手機。對於這個,季楓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他可以不接受家族的饋贈,但是對於自己父親的好意,他還是會接受的,不然的話可就有點不識好歹了。

    季楓卻不知道,季振平給他的這部手機,可是軍方專用的,麵有著全球定位的功能,不管他在哪,季振華都能找到他。

    到了可以查分數這一天,張磊和童蕾兄妹兩個一大早就來到了季楓的住處,而這個時候,季楓卻接到了季振華的電話。

    “爸!”季楓本來話就不多,隻是喊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季振華的情緒卻是不錯,他笑道:“楓兒,考得不錯,放心填誌願吧。”

    季楓頓時明白了,父親肯定是提前查過自己的高考分數了,他一笑:“爸,我的分數應該不低吧?”

    高考的時候,季楓可以盡量的發揮了,按照他的估計,分數絕對不會低於七百分,這個成績在整個中原省應該也差不到哪去了。

    果然,季振華威嚴的聲音傳來:“七百三十二分,應該是中原省的理科狀元,不錯!”

    季楓咧嘴一笑,突然想起了什麼,慌忙問道:“爸,那……童蕾的成績呢?還有她哥哥張磊。”

    季振華立刻爽朗的笑了起來,他就知道,兒子在問過自己的成績之後,一定會問他的小女朋友的成績,至於那個張磊是不是附帶著問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放心吧,你的小女朋友考得也不錯,也超過了七百分,全國任何一所大學都應該沒問題。”季振華哈哈笑道,“至於童老三家的那個小子……他的成績稍微差了一點,估計燕京的這兩所學校應該希望不是很大,不過,既然你們要去江州,那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季楓微微一笑,他可是知道,張磊其實是不喜歡去江州的,他好像更喜歡江浙大學,據說什麼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那美女多。

    季振華又鼓勵了兒子幾句,才掛上了電話。

    當張磊和童蕾二人來到季楓家的時候,季楓正好準備出門。

    “喂,瘋子。”張磊跟他打了個招呼,“據說今天就可以打電話查分數了,你查了沒有?”

    季楓微笑道:“這還用查嗎?”

    “也是啊!”張磊頓時搖頭一笑,“這種事情現在對你來說可都是小事了,你家一定會給你搞定的。”

    童蕾卻是輕聲問道:“季楓,你真的沒查啊?”

    “查了,和你一樣,都超過了七百分,去江州上大學絕對沒問題。”季楓笑道,“至於磊子,去江浙應該也沒問題,不過,磊子,你幹嘛非要跑到江浙去?”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那的美女多,你們兩個現在打的火熱,哥們可還是單身呢!”張磊翻了翻白眼。

    季楓和童蕾同時忍不住啞然失笑,隻要有張磊這個活寶在,就少不了歡笑。

    “季楓,不要管他了,他就是這個樣子!”童蕾今天穿著粉紅色的t恤,下身穿著淡藍色的牛仔裙,叫上穿著一雙透明的晶瑩涼鞋,顯得很是清麗,讓季楓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如果不是張磊在這的話,恐怕他都忍不住一把抱起童蕾,使勁的親上幾口了。

    似乎感覺到了季楓眼神的含義,童蕾不由又想起了當初在電影院的一幕,俏臉唰的通紅,羞澀的看著季楓,又躲開目光,顯得很是羞怯。

    “好了好了,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要在這含情脈脈的了,不知道我還是孤家寡人嗎?”張磊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目光,“我們趕緊去學校吧,今天可是要填誌願的。江浙的大批美女可還在等著我呢。”

    季楓和童蕾兩人頓時無語。

    然而,等到季楓三人到了學校,卻頓時愕然不已。偌大的學校,竟然看不到人影,似乎所有的人都已經消失了。

    “人都哪去了?這是怎麼回事?”季楓愕然不已。

    “誰知道呢!”張磊翻了翻白眼,“估計是都考的太差,不好意思來了吧?”

    “說什麼呢?”童蕾拍了他一下,突然咿了一聲,“你們看,那些人好像都在傳達室呢!”

    季楓和張磊同時轉頭看去,頓時發現,在教學樓下的傳達室,似乎人頭攢動,麵好像有不少人。

    “過去看看!”季楓說道。

    三人快速的來到了傳達室門口,頓時發現,傳達室麵幾乎擠滿了學生,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更不用說進去了。

    “喂,兄弟,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傳達室有人在發錢?”張磊拍了拍最外麵的一個學生,笑問道。

    “發什麼錢啊,今天不是可以查分數嗎,大家都在急著查分數呢!”那個學生不耐煩的回答:“而且,學校給了各所重點大學的估計分數線,這可是報考的關鍵啊,行了,我得趕緊往擠,不要打擾我了!”

    “唉,高考啊……”張磊微微搖頭,“應試教育害死人啊。”

    “算了,還是直接用手機查吧!”張磊微微搖頭,從口袋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高考查分熱線,“把你們兩個人的準考證號碼報出來……”

    他的話還沒用說完,就被季楓給打斷了:“行了,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們的分數都已經查過了,報考自己想要去的學校,絕對沒問題。”

    “是啊,我們直接去找班主任,填誌願吧!”童蕾輕聲說道。

    與查分數比起來,填誌願卡卻是輕鬆無比,因為在辦公室,幾乎沒有人來填誌願卡,想來那些學生應該都在考慮,報考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大學和專業。

    在辦公室,季楓沒用看到蕭雨萱,心中忍不住有些失望。但是看到旁邊清麗無雙的童蕾,季楓心中的一絲旖念頓時壓了下去,不再多想。

    “咿?張磊,你怎麼也填的江州的大學?”看到張磊的誌願卡,季楓忍不住一怔。

    “我想了想,哥們還是不能去杭州啊!”張磊嘿嘿一笑,低聲說道:“瘋子,雖然有錢也可以追到女孩子,但是這樣追到的女孩子卻都是勢利眼,沒什麼意思。”

    “那你的意思呢?”季楓不知道這又怎麼跟追女孩子扯上關係了。

    “你那手出神入化的台球技術,哥們可還沒用學到呢!”張磊嘿嘿一笑,“而且,我感覺你應該還會別的東西,如果我把這些東西都學會了,再追女孩子是不是容易的多了?”

    季楓頓時啞然失笑,不過他也知道,張磊決定報考江州的學校,肯定有他的理由。

    實際上,張磊之所以要轉而報考江州的大學,其實目的很簡單。雖然他喜歡交朋友,但是季楓這個老朋友都跟著童蕾去了江州,他自然是不好一個人單獨去杭州,而且,童凱德也曾交代,要盡量和季楓打好關係,張磊以前之所以說要報考江浙大學,其實那也是他的目標之一。

    隻不過,張磊可知道,目標和現實可不一樣。

    更何況他與季楓的關係本就不是普通的朋友那樣,而是最好的兄弟,更何況去江州其實也不錯,畢竟江州距離杭州也就是兩三個小時的車程。

    “那太好了,既然我們都在一個城市,以後肯定會方便不少!”季楓微微一笑。

    ……

    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雖然已經放假,但是季楓卻沒有閑著,他的日子過的很是充實。

    季楓平日除了和童蕾一起出來逛街,剩下的時間他便在縣城的彩票店閑逛,算是賺點零花錢。

    至於晚上,季楓則開始學習最新的知識,也是他其中一項最為感興趣的知識——電腦技術!

    在伽馬星係,電腦早已經實現了完全智能化,技術之發達,雖然現在的季楓對於電腦技術並不太了解,因為直到現在,他最多也就是在學校的機房接觸過電腦,平時連網吧都沒用去過。

    但是季楓卻知道一點,那就是在現在的地球上,絕對沒用全部智能化的電腦,人工智能這個課題,據說還隻是在研究之中。

    其實不用多說季楓也知道,伽馬星係的科技比起地球,絕對要領先數十年甚至更多,這種情況下,季楓自然學習的極為認真。

    季楓對電腦感興趣,其實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在電腦行業機會最多,想要創業,最好就是從電腦行業入手。

    季楓現在學會了大多數超級訓練係統的知識,所欠缺的,隻是機遇。

    兩個月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時間終於來到了九月份,季楓的學習也告一段落,這個時候,他和童蕾以及張磊二人,終於踏上了前往江州的火車。

    ……

    九月五號,一列開往江州的火車上,季楓和童蕾並排而坐,張磊則是坐在兩人的對麵,看著季楓和童蕾不時的眉目傳情,他終於忍不住閉上眼睛,往前麵的桌子上一趴,假寐了起來。

    季楓和童蕾不由的對視一笑,甜蜜的靠在一起,說起了悄悄話。

    “季楓,上了大學我們兩個可就不在一起了……”童蕾的語氣中有些不舍。季楓報考的是江州聯合大學的經濟管理專業,而童蕾報考的卻是外語專業,兩人不在同一個學院,以後見麵的時間就不多了。

    至於張磊,卻是聽說外語係的美女最多,也就直接報考了外語學院,卻不曾想,這個家夥竟然以六百九十多分的成績,真的考上了江州最好的聯合大學,同時也是華夏排名前幾名的大學,這讓季楓和童蕾都忍不住愕然。

    季楓微笑道:“放心吧,大學時間那麼多,想要見麵時間還不多得是啊?放心吧,以後我保證最少一個星期去找你一次,這樣總可以了吧?”

    “這可是你說的哦!”

    童蕾聽了這話,頓時喜笑顏開,美眸中閃過一道甜蜜的笑意:“你要是一個星期不來找我的話,到時候我可就去跟別的男孩子約會去了!”

    季楓頓時忍不住哈哈一笑:“如果你敢跟別的男孩子約會……”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童蕾給打斷了:“那你會怎麼樣?”

    “我啊?”季楓嘿嘿一笑:“我就把那個男的狠揍一頓!”

    “咯咯……”看著季楓揮舞了幾下拳頭,童蕾頓時咯咯笑了起來,那銀鈴般的笑聲,吸引了旁邊幾個青年的注意。

    “喂,你們也是去江州上大學的吧?”其中一個長得有點油頭粉麵的青年,忍不住問道。

    季楓早就注意到了這幾個年輕人,尤其是那個油頭粉麵的年輕人,從自己等人一上車,那個年輕人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童蕾的身上。

    但是畢竟都是年輕人,見他們問話,季楓也隻是點了點頭:“是啊,你們也是?”

    “沒錯!”

    那個油頭粉麵的家夥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眼睛卻盯著童蕾,微笑著說道:“我們都是去江州上學的,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俊傑,來自彭城,不知道幾位怎麼稱呼。”

    從童蕾剛一上車,吳俊傑就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童蕾的那種清麗無雙的美麗,讓他幾乎無法挪開目光。可是,看到童蕾幸福的依偎在季楓的身邊,吳俊傑心中卻是憤恨不已,又更加的嫉妒。

    現在能夠插的上話,他又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季楓!”季楓淡淡的說道,既然看出了這個年輕人的目的,季楓自然不會給他們接近的機會,如果看著心懷不軌的男人接近自己的女朋友而無動於衷,那也不算是男人了。

    “這位美女該怎麼稱呼?”吳俊傑見童蕾不說話,不由繼續問道。

    然而,童蕾連看都沒用看吳俊傑一眼,隻是依偎在季楓的身邊,視周圍的一切如無物。實際上,童蕾本來就是清冷的性格,在高中的時候就被班級的同學誤會是清傲的性格,但是實際上,童蕾就好像是一朵聖潔而清幽的百合花,本身就有一種高高在上的高貴。

    吳俊傑見自己被無視了,臉色頓時有點不好看,但是似乎是想在童蕾的麵前保持風度,他也隻是衝著童蕾微微一笑。

    季楓的眉頭皺了皺,這個吳俊傑似乎有些不死心,這樣做顯然有點過分了。

    “季楓是吧?不知道你們在江州的哪所大學?聯合大學,還是共濟大學?”吳俊傑問道。

    季楓微微一笑:“你呢?”

    “說起來慚愧,我是學校保送的,聯合大學。”吳俊傑嘴上說著慚愧,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慚愧的神色,甚至還隱隱有些自得的神情,顯然是對自己被保送到聯合大學很是得意。

    季楓微微一笑:“是還不錯。”

    “你們呢?該不會是江州高職吧?”吳俊傑一笑,有些居高臨下的問道。

    這一下,不但是童蕾皺起了眉頭,甚至就連一直假寐的張磊也睜開了眼睛。這江州高職的全稱是江州高級職業技術學校,其實就是一所大專院校,隻不過因為其中有一項專業比較出名,但是這和聯合大學之類的國內一流學校比起來,就差的太遠了。

    很顯然,吳俊傑這樣說,是在挖苦季楓。

    季楓還沒說話,張磊就微笑道:“保送生?嗯,不錯!”

    雖然他說不錯,但是到底是真的不錯還是假的不錯,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也沒什麼,我也是沾了家的光,我家在彭城和江州都有些勢力,所以去江州方便一些。本來學校是想保送我去燕京的,不過我還是選擇了江州!”吳俊傑一臉的得意神情,大言不慚的說道。

    “哦?在江州都有勢力,這麼說起來,你們家可還是很有背景的啊!”張磊裝作吃驚和崇拜的樣子,忍不住驚歎道。

    “其實也隻是一般般啦!”見到張磊的樣子,吳俊傑更加的得意,看了一眼身邊的幾個學生,又看了看季楓和童蕾,得意的說道:“江州市委書記季振國,你們都知道吧?那可是屬於半個國家級領導了,而且還是燕京季家的人!我表哥和季振國的小兒子,那可是鐵哥們,我這樣說,你們應該明白了吧?”

    “哇塞,這麼牛啊?!”張磊滿臉的‘驚歎’,目光卻是落在了季楓的身上,看的出來,他在強忍著笑意。

    簡直是開國際玩笑,在季家嫡孫的麵前炫耀季家的勢力,這不是關公麵前耍大刀麼?

    隻是這簡單的一件事情,吳俊傑就已經無法入得了張磊的眼了,他微微搖頭,閉上眼睛繼續睡覺,跟這種連紈子弟都算不上的二世祖說話,他覺得有些丟身份。

    但是那個吳俊傑卻還沒有察覺到,依然得意洋洋的說道:“如果以後你們在江州遇到了什麼麻煩,隻要直接找我,沒有什麼事情是擺不平的。”

    季楓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真厲害!”

    “,一般般啦!”吳俊傑得意的搖頭,“我看這樣吧,既然遇到了就是緣分,我們就是朋友了。為了以後方便聯係,我們把聯係方式交換一下,怎麼樣?”

    。。。。。。

    ps:算是過渡章節,精彩的情節就在後麵。

    。

    。

    。

    。

    。

    

Snap Time:2018-04-27 10:46:59  ExecTime: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