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6章雷霆之怒3


    第96章雷霆之怒3

    唰!

    當徐福看到手機上的照片,頓時臉色慘白,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守仁這個蠢貨竟然會愚蠢到這個地步,竟然被人拍下照片!

    不過,徐福轉念一想,心中又輕鬆了不少。畢竟現在所掌握的證據,可都是指證秦守仁的,跟自己毫無關係。雖然說大家都知道秦守仁是自己的人,到時候最多也就是威信受點打擊,卻也上不了自己的根基。

    想到這,徐福怒喝一聲:“好你個秦守仁,竟然能幹出這種事情,簡直是喪心病狂!”

    說著,他轉頭對童凱德說道:“童書記,既然現在證據確鑿,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再討論了,依法辦事吧!對這個秦守仁,該在處理就怎麼處理!”

    “徐縣長,你……”秦守仁又驚又怒,這些事情可都是徐福指使他幹的啊,現在他竟然毫不留情的拋棄了自己?

    “我什麼?你幹了這些事情,還指望誰能救你嗎?”徐福打斷了他的話,“還有,你也不要以為事情敗露了,就可以隨便冤枉人,還是老實的交代你的問題吧!”

    童凱德卻哼了一聲,說道:“徐副縣長,先不要著急,秦守仁並不是這件案子的主謀。”

    徐福的臉色沉了下來,沉聲問道:“那童書記認為,案子的主謀是誰?”

    “這個問題,還是讓我來回答吧!”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從房內傳了過來,大家轉頭看去,隻見季楓扶著張磊,二人慢慢的從審訊室內走了出來。

    季楓冷笑道:“這件事情,我想我現在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因為季振平已經提前跟童凱德和季振華說了季楓和張磊的情況,所以他們並沒有多大的驚訝,而其他的領導卻是驚訝不已,雖然他們不認識季楓,可是張磊他們卻是認識的,怎麼張磊在審訊室內,還被打成了這樣?

    “這件案子,主謀就是徐福和徐默父子二人!”季楓的第一句話,就如同一枚炸彈投入了平靜的湖水中,頓時讓那些後來的縣領導都震驚不已。

    “小子,你不要血口噴人,誣告國家幹部,可是重罪!”徐福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怒喝道。

    “徐福,你先不要著急,我會讓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誣告!”

    季楓冷笑一聲,緩步走下台階,朗聲道:“各位領導都在,我就先陳述一下事實經過。我和張磊在台球室玩,結果有幾個混混來找茬,然後我們發生了衝突,當然,也隻是小衝突。但是,秦守仁和其他警察不由分說,就把我們抓了過來。然後呢,大家也看到了,張磊身上的傷就是最好的證明。”

    “哼!簡直是一派胡言,即便是這樣,這事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和徐默又有什麼關係?”徐福冷笑道,“你所說的,隻是和秦守仁有關係,現在秦守仁已經被抓,你還敢血口噴人?”

    季楓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徐福,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那好,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

    說著,他從口袋掏出了一部手機,說道:“這部手機,就是其中一個跟我發生了衝突的小混混的,在這部手機,有十幾條短信還有十幾個通話記錄,都是同一個號碼。”

    他轉頭看向了被抓住的徐默:“這個號碼,就是徐福的兒子徐默的!至於短信的內容,我就不讀出來了,不過有一天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幾個小混混之所以會來襲擊我和張磊,就是受了徐默的指使!”

    “你胡說!”徐福頓時急了,他怎麼也想不到,他的兒子竟然愚蠢到這個地步,竟然給別人留下了把柄。

    “胡不胡說,不是你來判斷的,法官會判斷的!”季楓冷笑不已,“至於我說你是主謀之一,這個證據就要從秦守仁的身上找了。”

    他笑的來到了秦守仁跟前,蹲在地上看著秦守仁的臉,說道:“秦隊長,到了這個地步,該把你的證據拿出來了吧?如果你再不老實交代的話,你就會被徐福給拋棄了,到時候你死的一定會很難看哦!”

    秦守仁的身子忍不住一抖,卻沒有說話。

    季楓也不在意,隻是對那兩個踩著秦守仁的士兵說道:“兩位兵大哥,麻煩你們從他身上找出手機。”

    徐福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心中卻是鎮定不已,他可沒有傻到去給秦守仁發短信,雖然有打過許多電話,但是光看通話記錄,那可是算不得證據的。至於去電信公司查,哼哼,有省的姑父擋著,誰敢去查?

    其中一個士兵從秦守仁的身上拿出了手機,交到了季楓的手中。

    季楓舉起手機,讓所有人都看到。他笑道:“不得不說,這位秦守仁雖然愚蠢,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卻還是很精明的。”

    說著,他打開了手機,頓時一段錄音傳了出來:“秦隊長,抓住那個小子之後,剩下的幾個小混混難道不逃跑嗎?他們肯定會拒捕吧?那就沒有留著的必要了!”

    這個聲音剛一傳出,徐福的臉色頓時煞白,沒有了一絲血色。這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因為這就是他自己的聲音,而且,這段話也是他剛開始打給秦守仁時候說的話。

    “,大家都聽到了吧?”季楓微微一笑,“我就說嘛,我們這位秦隊長其實有時候還是很精明的,可能他就怕徐福有一天會丟卒保帥,把他拋棄,所以每次在和徐福通話的時候,這位秦隊長都是打開錄音才接通電話的,徐福,這一下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實際上,季楓之所以知道秦守仁有徐福的電話錄音,是因為秦守仁曾經在審訊室擋著季楓的麵打了一個電話。季楓注意到,秦守仁先打開了錄音,才接通的電話。而經過他的推斷,當時與他通話的,應該就是徐福。

    既然這一次錄音了,那麼其他通話的時候肯定也錄音了,季楓就可以肯定,秦守仁的手機一定有至關重要的證據。

    現在看起來,果然如此。

    徐福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他愣愣的站在那,仿佛一瞬間老了十幾歲,整個人沒有了一絲力氣。

    “老李,這件事情現在就交給你了。”童凱德見大局已定,就對紀委書記說道。

    “放心吧童書記,這件事情實際上已經很清楚了,而且證據什麼的都很齊全,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內結案。”紀委書記老李立刻點頭保證道。

    “哼,就憑你們幾個,就想定我的罪?”徐福這時不知道從哪來的精神,冷笑著撥通了一個電話:“姑父,有人要治我的罪……”

    片刻之後,他把電話遞到了童凱德麵前,得意的說道:“童書記,麻煩你接一下電話吧!”

    童凱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過了電話,“喂,我是邙石縣的童凱德,你是哪位?”

    “童書記,我是省的吳偉民啊。”電話中傳來了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

    “原來是吳省長,你好你好,不知道吳省長有什麼指示嗎?”童凱德的眉頭一皺,這吳偉民是中原省的副省長,雖然在省排名不靠前,但也是很有分量的一個人物,和他這個縣委書記比起來,那簡直是天壤之別啊。

    “童書記,聽說小徐犯了點錯誤,我看不如這樣吧,你們再好好的研究一下,不要那麼急著下結論嘛,說不定是個誤會呢?”吳偉民在電話笑的說道,“童書記,有時間來省城,讓我這個老頭子也盡一下地主之誼嘛,!”

    童凱德眉頭皺的更緊了,但是轉眼便露出了笑容,道:“吳省長,這件事情恐怕不好辦啊,徐縣長和他兒子的犯罪證據確鑿,根本無法抵賴,我看這件事情還是依法辦事比較好吧!”

    “童書記,這麼跟你說吧,小徐是我的妻侄……”吳偉民的話還沒用說完,就被童凱德給打斷了。

    “吳省長,是誰都不行,受害者家屬就在我旁邊站著呢,我如果放過了徐福,怎麼跟受害者家屬交代?”童書記反問道。

    “你!”

    吳省長被噎了一下,頓時怒了:“好,既然我說的話不管用,那我隻好直接給你們市的書記市長打電話了,我看你這個同誌的態度就有問題,對你的任命,需要重新研究啊!”

    童凱德一怒,剛想說話,就見旁邊的季振華伸手:“把手機給我,我跟他說!”

    童凱德頓時笑了,這位大公子出手了,那吳省長可就倒黴了。

    “吳偉民省長嗎?”季振華接過電話,淡淡的問道。

    “沒錯,我是吳偉民,你又是誰?”吳偉民正在火頭上,語氣不善的問道。

    “我是季振華,你要童書記放過徐福和他兒子?”季振華沉聲問道。

    “季振華?……季部長?”吳偉民重複了一遍,才反應過來,頓時驚呼一聲,“季部長,您怎麼會在邙石縣?”

    “我來嶽父嶽母家探親,但是我兒子卻被徐福指使一些敗類警察給抓了起來,現在證據確鑿,你卻讓童書記放過徐福,這不合適吧?”季振華淡淡的說道,他的語氣並不重,但是話語中的威嚴卻是顯露無疑。

    “啊?!……啪!”隻聽到電話傳來一聲驚呼,隨即,就是撞擊的聲音,然後電話中就出現了忙音。

    此時遠在中原省省城的家屬大院,副省長吳偉民躺在床上,看著地上摔碎了的手機,眼中露出呆滯的神情,而臉上卻是一片慘白,沒有一絲血色。

    “怎,怎麼會這樣?徐福那個白癡,怎麼會惹到季振華的!”吳偉民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嘴唇抖動的更加厲害,幾十年的浮浮沉沉,他自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心不跳。

    而且,身為中原省的副省長,雖然在高層說不上話,但是在中原省內,他說的話還是很有份量的,尤其是下麵的一些市長縣長之類的,見到他哪個不是畢恭畢敬的?

    這一次他同樣也以為,隻要自己一發話,一個小小的邙石縣縣委書記,還反了他了?

    然而吳偉民怎麼也沒有想到,就是他的一句話,竟然惹到了季振華的頭上。季振華是誰啊,那可是國家級領導人,堂堂的部長,甚至有傳聞,他很可能就是十幾年以後的首長。

    自己惹到了他,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老吳,你怎麼了?手機怎麼掉地上了?”這個時候,吳偉民的老伴似乎被吵醒了,坐了起來有些疑惑的說道。

    吳偉民長歎一聲:“老伴啊,我看,我可能要提前退休了。”

    他心中忍不住怒罵:“徐福那個白癡,惹誰不好,偏偏要惹季家的人?那個遮天蔽日的龐然大物,又豈是他可以招惹的?!”

    “怎麼回事?”吳偉民的老伴不由一驚,急忙問道。

    “還能是怎麼回事啊,就是你那個娘家侄子惹的事……”吳偉民憤憤的將事情說了一遍,“平日徐福父子為非作歹也就罷了,無論是市還是省看在我的麵子上,都不會對他太過計較,但是現在,他惹的是季家的人,誰也保不住他了。不止如此,連我也會受到牽連……”

    吳偉民的老伴頓時大吃一驚:“季家的人,燕京季家的人?徐福怎麼那麼糊塗,他這不是找死嗎!”

    “不是找死,還能是別的什麼嗎?”眼看自己的地位即將不保,吳偉民的語氣很是不善。

    “老吳,你一定要幫幫徐福啊,我大哥就這麼一個兒子,如果他們父子兩人同時出了事,我大哥肯定活不下去了。”吳偉民的老伴慌忙說道。

    “我怎麼幫他?我現在自身都難保了!”吳偉民忍不住怒道,“季振華既然會親自打電話給我,那就說明徐福惹的事情一定不簡單,就算我親自去懇求季振華,恐怕連他的麵都見不到,有什麼用?!”

    吳偉民的老伴也傻眼了,她多少也知道季家的厲害,既然老伴說沒用,那就肯定沒用了。想想連老伴都會受到牽連,事情有多嚴重自然就很清楚了。

    “事到如今,恐怕隻有一個辦法了!”吳偉民沉思半晌,低聲說道。

    “什麼辦法?”吳偉民的老伴慌忙問道。

    “放棄徐福,至少也要與徐福撇清關係,隻有這樣,我才能夠保住目前的地位。隻要我不倒下,就有機會將徐福從監獄弄出來!”吳偉民咬牙說道。

    “什麼?!”吳偉民的老伴一臉的震驚。

    “也隻有這樣了,這是唯一的辦法!”吳偉民搖頭歎息,實際上,就算是與徐福撇清關係,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不會受到牽連。要知道,以季家的勢力,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讓一個人從天堂瞬間跌到地獄。

    但是,除了這個辦法,吳偉民卻沒有其他任何主意了。

    長歎一聲,吳偉民拿起了床頭的座機,撥通了徐福的電話:“徐福,放棄吧,我也保不了你,因為你惹的人,是燕京季家的人,季振華部長你應該聽說過吧?而且,他們家的老太爺,可是季老爺子!”

    ……

    “啪嗒!”

    重新拿回電話的徐福,隻覺得眼前一黑,手機便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旁邊的兩個士兵立刻上前將徐福左右夾了起來。

    緊接著,童凱德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吳偉民打來的:“童書記,我以副省長的名義命令你,不管是什麼案子,涉及到誰,都妖依法辦事,對於那些知法犯法的人,更要從重處罰。”

    童凱德淡淡一笑:“吳省長的指示我明白了,我一定會督促執法部門依法辦案,等案子完結了,我會向吳省長匯報的!”

    吳偉民客氣的說道:“那就辛苦童書記了,另外,麻煩童書記將我對這個案子的處理意見,轉告給季部長!”

    “我會的!”童凱德不屑的一笑。

    掛了電話之後,童凱德冷哼一聲:“徐福,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徐福一臉的慘白,臉上沒有了人色。

    “帶走!”那個軍官一擺手,兩個士兵頓時將徐福押走了。

    “童書記,既然這是刑事案件,是不是應當由我們地方上接手?不能總是麻煩軍方的同誌啊!”紀委書記低聲說道,這件事情一直被軍方接管的話,無疑會給領導造成地方上的領導無能的印象,到時候對整個邙石縣的領導班子可都不好。

    童凱德擺了擺手,道:“沒關係,先回去再說。”

    “磊子,我們該走了,先送你去醫院!”大局已定,季楓笑的對張磊說道。

    “現在還不行!”張磊搖了搖頭,轉頭看向了滿臉震驚之色的徐默,咬牙獰笑道:“瘋子,這混蛋一直跟我們做對,你不想揍他一頓嗎?”

    季楓哈哈一笑:“當然想,那我們就去吧!”

    “好啊!”

    二人就好像在說最平常不過的事情,緩步走向了徐默。

    砰!

    張磊一拳砸在了徐默的臉上:“小子,老子曾經告訴過你,再敢對付我兄弟,我就活刮了你!現在你不但惹了我兄弟,還惹到了我,你說,我該怎麼對付你?”

    “你,你……”見到這陣勢,徐默嚇得幾乎連話都說不出話來了。

    “瘋子,你也來上一拳,蠻過癮的。”張磊哈哈大笑。

    季楓搖了搖頭:“打他,會髒了我的手!”

    接著,他對那兩個士兵擺擺手,兩人便把徐默給帶走了。

    。。。。。。

    ps:終於回來了,明天開始,一天兩更七千字,請大家繼續支持,狐狸拜謝了。

    。

    。

    。

    。

    。

    

Snap Time:2018-01-22 16:35:56  ExecTime:0.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