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5章雷霆之怒2


    第95章雷霆之怒2

    “你,你們是什麼人?”秦守仁大步走出去,色厲內荏的問道,他雖然是警察,可是看到這麼多荷槍實彈的軍人,也忍不住心中發怵。

    然而,卻沒有人回答他,迎接他的,隻是那些士兵們森冷的目光,以及那黑洞洞的槍口,讓他遍體生寒。

    “所有人聽令,包圍西關分局,將麵所有警察全部繳械!”隨著一個聲音傳來,那些士兵頓時動了起來,黑洞洞的槍口指著那些警察,讓他們動也不敢動。

    或許欺負一下老百姓,這些警察還是比較在行的,但是,要讓他們和軍隊對抗,可就太難為他們了,一個個警察被乖乖的繳了械,在槍口的壓迫下,隻能抱頭蹲在牆角。

    這時,一輛軍車停在了警局的門口,緊接著是兩輛黑色奧迪車。

    一個身穿軍裝的漢子從軍車上跳了下來,大步走進警局,高聲喊道:“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放下槍出來投降,不然的話,我們就要強攻了。”

    秦守仁頓時嚇得打了個寒戰,這些丘八到底吃了什麼藥,怎麼還敢強攻警局?

    他慌忙喊道:“不要衝動,各位不要衝動。我是西關分局刑警隊的隊長秦守仁,請問各位是哪部分的?”

    對方根本不回答他,隻是冷喝道:“立刻出來投降,同時,讓你們的最高領導出來和我們對話,你們隻有一分鍾的時間,我再重複一遍,你們隻有一分鍾的時間!”

    秦守仁的冷汗頓時唰的下來了,這個時候,無論是局長還是其他的領導都已經下班回家了,現在他就是這的最高領導,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能夠在警局隻手遮天。如果領導都在的話,他肯定會顧慮一下,現在該怎麼辦?

    “各位兵大哥,有話好說,不要這麼衝動啊。”秦守仁心中叫苦,他也想投降啊,麵對這些黑洞洞的槍口,說不害怕那絕對是假的,但是,如果真的說出了投降這兩個字,恐怕他這輩子的仕途也就到頭了。

    這時,那個軍人已經大步走了進來,在他的身後,是幾個麵色陰沉的男人,正是童凱德和季振華兩兄弟。而童夫人和肖素梅雖然擔心兒子,但是因為這的事情尚未處理好,她們就被留在了車上。

    “你是這的最高領導?”那個軍人看著秦守仁,冷冷的問道。

    秦守仁慌忙點頭,當他看到童凱德跟在後麵的時候,頓時就知道這些丘八究竟是為什麼事情而來的了,他的一顆心不斷的往下沉,也不知道手下人有沒有把季楓和張磊殺人的證據做實,如果尚未做實,恐怕今天就麻煩大了。

    “秦守仁,你今天抓的兩個人呢?”童凱德冷聲問道。

    “抓人?童,童書記,您搞錯了吧?我今天沒抓什麼人啊?”秦守仁結結巴巴的說道,卻不敢承認,甚至在盡量為手下拖延時間。因為他知道,如果今天拿到了季楓和張磊殺人的證據,到時候不要說童凱德來了,就算是市長省長來了,他也不怕。

    但是如果拿不到證據,今天他就完了。在這個時候,秦守仁隻能選擇背水一戰。

    “抓起來!”

    那軍人一擺手,三個士兵就如狼似虎一般的撲了上來,一下就將秦守仁按倒在地,槍口就抵在他的腦後。

    “你,你們這是幹什麼,我是刑警隊長,和你們是兩個係統的人,你們憑什麼抓我?”秦守仁嚎叫了起來,卻不敢動彈,誰知道這些丘八會不會真的開槍。

    而在這個時候,躲在辦公室的徐默也被幾個衝進去的士兵給帶了出來,他還不知死活的叫囂著:“你們這些丘八到底是什麼派來的,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爸是徐福!你們敢動我,我爸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徐福是嗎?!”一直沒有開口的季振平冷哼一聲,“那好啊,給你爸打電話,讓他立刻到這來,我倒要看看,一個小小的副縣長,竟然敢如此無視國法嗎?”

    旁邊的軍人立刻遞給了徐默一部手機。

    徐默剛一接通電話,立刻淒慘的喊叫了起來:“爸,你快來救我,警局來了好多的當兵的,他們要殺我啊……”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童凱德一把搶了過去,“徐福現在嗎,我是童凱德,你立刻召集所有班子成員,來西關分局開會,半個小時內誰要是不到,明天親自到我辦公室來解釋!”

    說完,根本不給徐福說話的機會,童凱德就立刻把點話給掛了。

    “啪嗒!”

    電話的另外一頭,徐福手中的電話掉在了地上,他怎麼也想不到,徐默竟然落在了童凱德的手中,看那情形,似乎童凱德已經掌握了徐默的犯罪證據,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不光徐默要倒黴,就連他也要跟著倒黴。

    “不行,我兒子一定不能出事!”徐福來回踱步,片刻之後,他猛然咬牙:“現在比的就是誰的速度快,我要先趕到西關分局,同時讓姑父給童凱德施壓,說不定這個時候秦守仁都已經拿到了張磊和季楓殺人的口供,現在誰整誰還說不定呢!”

    想到這,原本就在開車往西關分局趕的徐福,立刻加快了速度,同時打了個電話給他在省的姑父,當然,他也沒有忘記打電話通知其他班子成員,讓他們趕到西關分局去開會。

    在徐福看來,今天就是放手一搏的時候,既然所有班子成員都到了,到時候,如果徐默殺人的證據被掌握,那麼倒黴的就會是自己父子,如果張磊和季楓的口供被掌握,那麼,倒黴的肯定會是童凱德。

    而此時大模大樣坐在審訊室的季楓,與旁邊已經休息過來的張磊對視了一眼,張磊的傷勢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其實大多數也隻是皮外傷,就是剛開始被幾個警察往胸口砸的那幾下,讓他差點沒有背過氣去,現在也舒緩了許多。

    “瘋子,我聽外麵似乎有動靜啊!”張磊低聲說道。

    季楓微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是我們的家長來了,,這一下,西關分局終於熱鬧起來了。”

    “那我們現在出去?”張磊問道。

    季楓搖了搖頭,說道:“出去?為什麼要出去?你可不要忘記,我們是受害者,把我們抓進來容易,想放出去,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張磊點頭道:“這個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是,如果我們不出去的話,秦守仁那個混蛋恐怕會顛倒是非啊,到時候我們可就被動了。”

    “我就是要給他們顛倒是非的機會!”季楓嘿嘿一笑,從口袋拿出了一部手機,晃了晃。

    “你什麼時候買了手機?”張磊詫異的問道,“我可是記得你從來都沒有手機的。”

    “這可不是買的,是和我們起衝突的那幾個小混混的。”季楓微笑道。今天在娛樂城和那幾個小混混打鬥的時候,季楓感覺有些不對勁,就隨手從其中一個混混的身上拿出了手機,卻不曾想,竟然真的派上了大用場。

    “你該不會是想告訴我,你把整個過程都錄了下來吧?”張磊的頭腦很精明,立刻猜到了事情的關鍵。

    見季楓微笑著點頭,張磊頓時爆了一句粗口:“靠!哥們這一頓打沒有白挨,媽的,這一次我看他們還有什麼話好說。”

    季楓微笑道:“這件事情恐怕不會這麼簡單,秦守仁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怎麼敢對付你?”

    “有人在背後指使?”張磊的眉頭皺了起來,“秦守仁是副縣長徐福的人,難道背後指使的人是徐福?”

    季楓一笑:“具體是不是,我們現在不要做猜測,等著看好戲就是了。”

    其實,季楓心已經隱約猜測到,這次的事情恐怕和徐福脫不開關係,不說別的,就隻是從秦守仁的話就能過聽的出來,的確是有人指使著他要將自己置於死地。在整個邙石縣,自己可沒有得罪過什麼人,除了徐默!

    “砰!”

    審訊室的門被一腳踢開了,緊接著兩個士兵衝了進來,看到地上的情景,他們頓時一愣。緊接著,季振平走了進來,詫異的掃了一眼審訊室內的情景,再看季楓和張磊正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他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好小子,還好你沒事,不然的話,老子就把這警局給拆了!”季振平快步走了過去,拉起季楓上下打量著,在確定沒有什麼事情之後,忍不住說道。

    季楓一笑:“三叔,這可不是你這個做軍人的該說的話,警局是不能拆的,不過,躲藏在警察隊伍的蛀蟲,還是有必要清理一下的。”

    “你這小子,到現在還有心情跟叔叔開玩笑,這就說明你還沒有受到驚嚇,嗯,不錯!”季振平滿意的點點頭,身為軍人,看到侄子如此的硬氣,他自然是更加的喜愛。

    “走,跟叔叔出去!”季振平說道。

    季楓搖了搖頭:“三叔,我現在還不能跟你出去,既然你們來了,那我們就安全了。不過,這件事情總要解決的,我就坐在這,誰抓了我,就讓他親自放我出去,到時候,我會給他一個驚喜的!”

    季振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他想做什麼,不禁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留在這,不過,這個小子怎麼辦?”

    他指了指張磊,“這小子臉上可都是傷,要不要送醫院?”

    “叔叔,我沒事。”張磊一說話,就牽動了臉上的傷口,忍不住呲牙咧嘴的,“我也要留在這,看那幾個狗東西究竟會是什麼下場!”

    “好吧!”

    季振平見二人堅持留下,也就不再多說,轉身說道:“你們幾個立刻去監控室,掌握第一手資料。”

    徐福終於趕到了西關分局,當他看到警局院內站著的一排排荷槍實彈的士兵,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些士兵究竟是哪來的?

    他大步走了過去,“我是副縣長徐福,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無故衝進地方警局?你們這是想造反嗎?”

    誰知道,那些士兵根本理都不理他,隻是靜靜的站著,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徐福臉色頓時漲紅,冷哼一聲,大步走進了警局,頓時看到了童凱德等人,以及被按在地上用腳踩著的秦守仁。

    當然,徐福更看到了被兩個士兵抓著的徐默,他的眼角不由抽搐了幾下。

    “童書記,你這是什麼意思,這樣做似乎不合規矩吧?”徐福冷冷的看著童凱德,怒道。

    “規矩?”

    童凱德不禁冷笑一聲:“徐副縣長這話說的有點過了,我們這是在配合軍隊的同誌嚴打犯罪,怎麼能說是不合規矩呢?”

    “嚴打罪犯?我不知道童書記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是警局,打擊罪犯是警察該幹的事情,恐怕現在還輪不到軍隊來說話吧?”徐福指著遠處的徐默,怒道:“童書記要打擊罪犯我不反對,但是,這和我的兒子有什麼關係,你為什麼要把他抓起來?”

    “徐副縣長這話可不要亂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抓人了?現在抓徐默的是軍方的同誌!”童凱德冷笑不已,“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們地方上隻是配合軍方的同誌打擊犯罪,徐副縣長可不要搞錯了!”

    “你!”徐福大怒,但是他卻無法說什麼,因為童凱德的話毫無破綻,配合軍方打擊犯罪,這誰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對了!”

    就在徐福有話說不出的時候,童凱德又說道:“徐副縣長,至於說你的兒子為何被他們抓住,我還是知道一些原因的。似乎,你的兒子涉嫌參與謀害國家領導人以及其家屬,這幾乎是等於叛國罪啊,這件事情待會還要徐副縣長能給個交代!”

    “叛國罪?!”徐福一口氣沒上來,幾乎要昏了過去,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個童凱德太狠了,竟然把這麼大的罪名給扣了上來,這不但是要徐默的命,還想要自己的命啊!

    “童書記,我兒子不過是個剛畢業的高中生,他怎麼會犯叛國罪?”徐福冷笑道,“看來,童書記是想用私權了,既然這樣,那我也隻有上報了!”

    說著,他撥通了一個電話:“姑父……”

    說了幾句之後,徐福便掛了電話,得意而冷笑的看著童凱德:“我已經給省匯報過這的事情,你就等著省的處罰吧!”

    童凱德掃了一眼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季振華,忍不住心中發笑,微微點頭,滿不在乎的說道:“好啊,那我就等著省的處理。”

    “吱——!”說話間,又有幾輛車子停在了警局門口,緊接著,邙石縣的領導班子成員幾乎都來到了院內。

    當他們看到院內的情景,頓時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什麼事情還值得軍隊出動,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見人都到齊了,童凱德清了清嗓子,說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開會吧。今天這麼晚了還讓你們到這來,就隻為一件事情,那就是刑警隊長秦守仁,指使手下警察殺人栽贓的事情。”

    “殺人栽贓?!”所有人都是一驚,這可不是小事情啊,更何況還是一個刑警隊長幹的,這是知法犯法。

    “童書記,凡事都要講證據,話可不能亂說!”徐福沉聲說道,他隱約覺得今天有些不對勁了。

    “我當然有證據!”童凱德衝旁邊的那個軍官說道,“同誌,麻煩你把證據抬上來吧!”

    那軍官一擺手,幾個士兵從軍車上立刻抬下了三個擔架,同時還押著幾個警察走了下來,這幾個警察,正是之前追童蕾的那幾個。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原原本本的說一遍!”童凱德衝著那幾個警察喝道。

    “是是!”

    幾個警察立刻打了個寒戰,其中一個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是秦隊長命令我們在長江飯店附近設伏,待娛樂城麵打起來了,我們就衝過去抓人。”

    “抓誰?!”一個中年男人問道,這人是邙石縣的紀委書記,很是威嚴。

    “抓季楓和張磊!”那個警察害怕的說道。

    “小王,你敢亂說話……啊!”被踩在的地上的秦守仁頓時大喝,卻被那士兵又踩了一腳,剩下的話頓時變成了一聲慘叫。

    “你繼續說!”紀委書記對那個警察說道。

    “是!”那警察小聲說道:“後來,秦隊長又帶著我們幾個一起把那幾個和季楓張磊鬥毆的小混混殺了,準備回到警局之後嫁禍給季楓和張磊,但是我們剛殺了那幾個小混混,就看到童書記的女兒站在不遠處拍照,秦隊長就讓我們追了過去,結果就被製服了……”

    “什麼?!”

    這一下,不止是紀委書記,就連領導班子的其他成員也都震驚無比,真的是殺人栽贓啊!簡直是無法無天!

    “你們這是冤枉我,我從來沒有讓他們幹過這樣的事情!”趴在地上的秦守仁大喊道。

    “既然你不承認,那就請看看證據!”童凱德從口袋拿出了女兒的手機,把照片給領導班子的成員以及秦守仁都看了一遍。

    手機上麵的照片上,秦守仁正和那幾個警察站在一個幽暗的胡同,他們的手拿著砍刀,在他們的腳下,幾個小混混全部倒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照片拍的不算清楚,但是仔細辨認,還是可以一眼認出上麵的幾個人,就是秦守仁和那幾個警察。

    。。。。。。

    狐狸大概明天晚上就能回到家,後天就可以恢複正常的更新,一天至少七千字,請大家繼續支持,狐狸拜謝。

    。

    。

    。

    。

    

Snap Time:2018-07-18 05:19:01  ExecTime: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