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4章雷霆之怒1


    第94章雷霆之怒1

    “拍照?!”

    胖警察頓時反應了過來,低吼一聲:“快點抓住她!”

    “隊長,她,她可是童書記的女兒啊!”一個警察小聲說道,他們身為警察,自然要先認識領導的孩子,不然的話,萬一哪天不開眼得罪了領導,那可就倒黴了。

    “管他誰的孩子,得罪了童書記,我們或許會被降職,但是如果讓那個女孩子跑了,我們就都要進監獄了!”胖子隊長猛然給了那個警察一巴掌,罵道:“都他媽的愣著幹什麼,還不去追?!”

    “是!”幾個警察頓時一個激靈,慌忙朝著童蕾跑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胖警察的臉色陰沉不定,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徐縣長,事情出了點差錯,徐少動手太急了,有童書記的子女在場徐少就派人動手了,現在我已經把人都扣起來了……對,那幾個混混已經不能開口了……徐縣長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掛了電話,胖子警察冷哼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在胡同口守著的兩個警察趕緊走了過來,“隊長!”

    胖隊長低聲道:“先去把麵的幾個屍體帶回去,然後立刻突擊審訊那兩個小子,不管用什麼方法,先把他們持刀殺人的證據拿在手,聽到了嗎?”

    “是!”兩個警察立刻跑到胡同去搬屍體。

    胖隊長則是一個人坐上車,和押著季楓張磊的那輛警車回到了警局。

    再說童蕾拍了照片以後,就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長江飯店奔跑,盡管她冰雪聰明,但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還親眼看到幾個混混被警察殺死,心中震驚無比,也很是害怕。

    蹬蹬蹬蹬!

    後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童蕾心中更加的驚慌,看著前麵幾百米就是長江飯店,她身上頓時湧起一股力量,奔跑的更加迅速。

    就在這時,四個黑衣大漢突然從長江飯店的旁邊衝了出來,直奔童蕾而來,臉上帶著無比的殺氣。他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當童蕾發現了他們,頓時就被驚呆了,卻無法及時的停下腳步。

    眼看那四個大漢就要到她跟前,童蕾絕望之下,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然而下一刻,她就感覺到,身邊多了一個人,她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卻看到其中一個黑衣大漢正站在她旁邊,警惕的看著周圍,而剩下的那三個大漢,則朝著她背後的方向跑去,那幾個警察正在瘋狂的追趕過來。

    “童小姐,你爸爸正在飯店門口等著你,請跟我來!”黑衣大漢將震驚的不知所措的童蕾扶著,快速回到了長江飯店的門口。

    “蕾蕾!”

    看到女兒平安的回來,一直焦急不已的童夫人頓時忍不住掉下眼淚,趕緊跑了過來,上下看著女兒,生怕女兒出什麼問題,“對了,你哥哥呢?”

    童夫人在見到女兒平安,頓時又想起了兒子,慌忙問道。

    這個時候,童凱德和季振華夫婦以及季振平都走快速走了過來,望著童蕾。

    “爸,季叔叔,哥哥和季楓被警察抓走了,我認得那個胖警察,是西關分局刑警隊的秦隊長,哥哥他們應該是被抓到西關分局去了!”

    童蕾很快就平靜下來,快速的說道:“爸,那幾個襲擊季楓和我哥哥的小混混,全部被警察給殺了,我把當時的照片拍了下來。”

    “殺人?!”

    童凱德的臉色頓時一變。

    季振華卻是眉頭微微皺起,沉聲道:“老童,我們立刻去西關分局,這件事情似乎不簡單,路上邊走邊說。”

    而這個時候,那三個黑衣大漢一人提著一個警察跑了過來,其中一個大漢低聲趴在季振平的耳邊說了什麼。

    “什麼?!陷害?!”季振平震怒無比,怒極反笑,“好,好啊,我季振平的侄子就是隨意被人陷害的?一個小小的刑警隊長,竟然敢殺人栽贓?!”

    “怎麼回事?!”這個時候,剩下的幾個大漢已經把車開了過來,幾人坐上車之後,童凱德忍不住焦急的問道。

    季振平怒聲道:“那幾個警察交代,秦隊長讓他們殺掉那幾個小混混,從而嫁禍給季楓和張磊,現在張磊和季楓二人已經被帶到了西關分局。”

    在季振平的示意下,黑衣大漢將奧迪轎車開的飛快,又有童凱德指路,隻不過短短十幾分鍾的時間,他們就來到了西關分局。

    而在這之前,季楓和張磊就同時被帶到了拘留室。

    “瘋子,這一次我似乎有些衝動了,也連累了你,真是抱歉!”張磊這個時候早已經反應過來,一看這陣勢,他哪還會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然而,季楓卻隻是搖頭一笑,道:“不要說這些了,待會見機行事吧!”

    季楓可以肯定,那些人絕對不是衝著張磊來的,而是衝著自己來的。隻不過,這中間似乎出了那麼一點小差錯,或者說,對方想的是摟草打兔子,在對付自己的同時,順帶著也在對付張磊。

    但是季楓相信,後一種可能性實在是太小,因為隻要童凱德還在,別人想要對付張磊就要三思而後行,要知道,惹怒一個縣委書記,可絕對不是那麼好玩的,更何況還是直接對付他兒子?

    所以季楓才感覺到這麵有一些偏差,實際上他卻不知道,自從張磊在學校出麵護著季楓開始,徐默就已經對張磊極為不滿了,而這一次在聽到童蕾和季楓一起進入電影院,他更是心中冒火。

    別人或許會不知道電影院中到底在放什麼電影,徐默可是去過不止一次兩次的,邙石縣這樣的小縣城根本不會有什麼正規的電影放,或許上午放的是一些正規的電影,但是下午和晚上,放的絕對是一些成*人電影。

    季楓和童蕾一起去看成*人電影,這說明了什麼?

    在徐默的眼中,童蕾絕對和季楓已經超出了底線,甚至上了床都有很大的可能性。在這種情況下,徐默對童蕾再也沒有了半點好感,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恨意。

    原本徐默也隻是貪圖童蕾的容貌和身體,如今見她已經跟季楓在一起了,徐默又怎麼能不恨?

    這一下,他不但恨季楓,甚至連張磊和童蕾也一起恨上了,因此在看到童蕾和季楓在一起的時候,忍不住怒火攻心,迷失了理智,在對付季楓的同時也把張磊給捎帶上了。

    直到徐默接到父親徐福的電話,他還依然處於瘋狂之中。

    “徐默,你這個混蛋,誰讓你對張磊動手的?!”徐福在電話中怒吼,“你可知道,你一對付張磊,就會激怒童凱德,讓他全力來對付我!”

    徐默臉上帶著瘋狂的神色,冷聲道:“我當然要對付他,如果不是他從中阻攔,我早就讓季楓在二中沒有立足之地了,那樣的話,童蕾那個賤人也不會因此而上了季楓的床,童蕾應該是我的,可是現在,她卻成了一個爛貨!我要殺了季楓,殺了張磊,我還要玩夠了童蕾,在把她賣到紅燈區,她不是覺得自己高貴嗎?她不是對我不理不睬嗎?我看她到時候還怎麼高傲!”

    電話這頭的徐福,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兒子竟然會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的瘋狂,這樣簡直就是在找死啊!

    徐福痛苦了搖搖頭,這都是自己慣的啊,如果自己平時不對他百依百順而是嚴加要求,又怎麼會釀成今天這種局麵?

    咬了咬牙,徐福重重搖頭,不,我的兒子不能死,這是我傳宗接代的唯一的兒子,他一定不能死!

    想到這,徐福立刻說道:“徐默,你現在立刻回來,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不!我要親自殺了季楓,還要玩爛童蕾!”說完,徐默眼中閃過一道瘋狂的神情,頓時掛了電話。

    徐福頓時急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被慣的從小就無法無天,以前因為有自己這個做副縣長的父親在,他胡作非為自己還可以幫他擺平,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啊,徐默要對付的,可是童凱德的兩個兒女,這簡直就是在找死啊。

    “不行,我絕對不能讓我的兒子死!”徐福在房間來回踱步,不斷的咬牙,半晌後才咬牙道:“不過,這也是一次機會,隻要能夠將張磊殺人的案子辦成鐵案,童凱德也一定會受到牽連。哼,童凱德,不要說你在省有關係,我在省同樣也有關係,隻要你兒子成*人殺人,到時候我看你的後台還怎麼保你!”

    說到這,他趕緊拿出了電話:“姑父,我有個消息要給你匯報一下……”

    大哥徐福掛了電話之後,忍不住臉上露出了冷笑:“童凱德,除非你的後台是本省的一號,不然的話,這一次絕對沒有人能再保得了你。”

    “不行,我要親自去一趟,不能再讓徐默胡來了。”徐福滿臉的興奮,這小子雖然誤打誤撞之下創造了一個巨大的好處,但是他太魯莽,不知道輕重,如果讓他在審訊室殺了人,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西關分局,季楓被單獨帶到了一個審訊室中。

    肥胖的秦隊長親自來到了審訊室中,坐在了季楓的對麵,在秦隊長的身後,還站著四五個警察。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肥胖的秦隊長冷聲問道:“為什麼要無故殺了那幾個人?!”

    “我殺人?”

    季楓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我什麼時候殺過人,我怎麼不知道?”

    “還敢狡辯!?”胖隊長猛然一拍桌子,獰笑道:“小子,我看你還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秦守仁,你可能不知道,在我的審訊室,還沒有人能撐得過去,你如果想要頑抗到底的話,那就試試看吧!”

    “禽獸人?”季楓一愣,“還真是好名字,不過,既然是禽獸,又怎麼可能是人呢?”

    “媽的!你敢耍我?”秦守仁頓時大怒,這個名字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但是爹媽給的名字,已經叫了將近四十年了,還從來沒用人敢用這個名字來嘲笑他,如今卻被這個小畜生用這個名字來嘲笑他,這簡直就是找死啊。

    “教訓他!”

    秦守仁怒吼一聲,他身後的四個警察立刻靠了上來,饒過審訊桌,逐漸逼近了季楓。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亂來,不然的話,誰也救不了你們!”季楓淡淡的說道。

    “哼,小子,都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秦守仁怒吼一聲,“告訴你,今天你死定了,我看誰來救你!”

    季楓冷冷的看著秦守仁,又轉頭看了看那四個警察,微微搖頭。他知道,從現在的情形來看,今天似乎難以善了了。

    他的眉頭緊緊地皺起,冷冷的看了秦守仁一眼:“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希望你不要繼續錯下去。另外,跟我一起來的那個男孩子,你們最好也不要動他,不然的話,我保證不光是你要倒黴,連你的家人也同樣都要倒黴!”

    秦守仁冷笑一聲:“我倒不倒黴倒是無所謂,但是我知道,現在你要倒黴了。”

    季楓搖頭一笑:“看了你是鐵了心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媽的,哪來那麼多的廢話!”一個警察罵罵咧咧的說了一句,來到季楓的身邊,猛然一巴掌扇了過去。

    啪!

    一聲脆響,卻不是警察打在了季楓臉上,而是那個警察的胳膊竟然生生的被季楓給抓住了,而季楓手上的手銬,竟然生生的被掙斷了。

    “你這是在找死!”秦守仁看到季楓竟然掙斷了手銬,頓時大怒,其他三個警察也立刻拔出了手槍,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季楓,“立刻老實點!”

    季楓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秦守仁以及其他幾個警察,“你們想開槍殺我?”

    “,季楓,原本我還在想該怎麼對付你,但是現在看來,我已經不需要擔心了,你掙斷了手銬,,這可就是暴力抗法……”秦守仁哈哈一笑,突然怒吼一聲:“殺了他!”

    說完,秦守仁就走了出去,並且將審訊室的門給關上了。

    “砰!”隨著房門被關上,房間的溫度頓時下降了不少,季楓的眼睛眯了起來,“你們這些人,簡直是無法無天,竟然敢公然殺人,真是好膽量,好膽量啊!”

    “少廢話,小子,去死吧!”

    一個警察話音剛落,就見眼前一花,‘嗖’的一聲,他隻覺得脖子一涼,緊接著眼前一陣模糊,一頭栽倒在地。

    在這個警察的咽喉上,插著一把鑰匙,那是季楓家的鑰匙,卻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派上了用場。

    殺了第一個人,其他人甚至都還沒用反應過來,季楓的手就已經抓住了第二個人的手腕,猛然一擰,‘嘎’一聲,那個人的胳膊生生的季楓給擰斷了。

    “啊!”

    當第二個人的慘叫聲響起的時候,季楓已經將剩下的兩個人都打倒在地了。

    季楓猛然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個警察,提了起來,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審訊室的鑰匙,直接把門打開,一手提著那個警察就好像是提死狗一樣,來到了另外一間審訊室。

    砰!

    季楓狠狠的一腳把門踹開,卻見張磊竟然被打的幾乎暈了過去,在他身前幾個警察,正在拿著他的手往一張紙上按手印。

    “我操!”

    季楓怒吼一聲,趁那幾個警察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猛然衝了過去,幾腳將那幾個警察全部放倒,隨後將張磊扶了起來:“磊子,你怎麼樣?”

    “,……”張磊的眼角已經被打的血肉模糊,臉上幾乎沒用了人形,他勉強一笑:“哥們還是很硬氣的,他們想陷害我們,老子又怎麼會向他們屈服?”

    季楓重重的點頭:“磊子,再堅持一會,應該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這幾個警察就是我們的安全保障,有他們在,外麵來再多的警察都不敢把我們怎麼樣。來,你先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

    張磊顯然受到了不輕的折磨,很快就癱軟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但是眼中不時閃過的寒芒,顯示出他心中的恨意。

    “老秦,那兩個混蛋怎麼樣了?有沒用殺了他們?”刑警隊長辦公室,徐默不耐煩的問道,“如果你不敢動手的話,我可就親自動手了。要不然,我給我姑老爺打個電話,讓他親自命令你?!”

    “白癡!”

    秦守仁心中暗罵一聲,心道,你姑老爺是什麼身份,又怎麼會親自命令我去殺人?

    不過,秦守仁還真怕徐默打電話,不為別的,單單隻是徐默的姑老爺如果對他有了不好的看法,可就能隨時拿掉他的隊長職位,那位老人家的地位,隻是說出來就足以讓整個邙石縣都抖上一抖啊。

    “砰!”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警察滿臉慌張的跑了進來,“隊,隊長,不好了,外麵來了軍隊!”

    “什麼?!”

    秦守仁還沒用反應過來,就聽見密集的腳步聲響起,緊接著,大隊人馬手持武器,衝進了刑警大隊。

    。。。。

    

Snap Time:2018-01-20 13:28:18  ExecTime: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