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3章突發事件

  
  第93章突發事件
  提起長江飯店,在邙石縣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別人或許會不知道這一屆的縣委書記叫什麼名字,但是,絕對不會有人不知道長江飯店,這是邙石縣自從逐漸發展起來之後,縣城堳堸_的第一座三星級的飯店,也是整個邙石縣內唯一的一座三星級飯店。
  隻不過,長江飯店的名氣雖大,但是真正進入其中的人,卻極少。
  普通老百姓也隻是把長江飯店當成是茶餘飯後的談資,很少有人舍得去媊悎禷O。哪怕是在村子堣騆有錢的人,也不願意去。
  要知道,和長江飯店的名氣成正比的,是媊悛漁禷O水平以及飯菜的價格。
  普通的一頓飯,或許就會讓一個普通家庭半年的收入化作了幾道菜,甚至更多。
  在這種情況下,長江飯店的地位就顯得很尷尬了。
  沒有人消費,再好的飯店也隻能麵臨倒閉的尷尬困境,這是毫無疑問的。甚至在兩年前,長江飯店一度就要倒閉。幸好,童凱德接任縣委書記之後,立刻看到了長江飯店所代表的意義,頓時決定將長江飯店設為縣委和縣政府對外招待的定點單位,這才讓長江飯店勉強維持了生機。
  隨著邙石縣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有錢人開始進入這堙A長江飯店也成了邙石縣的招牌,形成了互惠互利的局麵。
  季楓同樣對這座三星級的飯店很熟悉,當然也隻是名字上的熟悉,他可從來沒有來過如此高檔的飯店。
  下午六點多,兩輛黑色的無牌轎車駛入了長江飯店的停車場,這奡X乎已經停滿了各種車輛,如果再來的晚一點的話,還真的就沒有車位了。
  “長江飯店?”
  看著那四個電子燈閃閃發光,季振平忍不住搖了搖頭,道:“這個童老三還是有點眼力的,小小的邙石縣保留著一個三星級酒店,招商引資至少也比其他的縣城要好一些。大哥,童家把老三發配到這堥荂A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季振華瞪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這是人家的家事,老三,不要亂說。”
  季振平隻能縮了縮頭,轉頭朝旁邊一臉微笑的季楓說道:“你看,你爸爸就是這一點不好,明明是四十多歲的人,卻跟七十歲的老頭一樣,城府太深。唉,幸好你叔叔我去了軍隊,不然的話,恐怕我也會變成這樣了。”
  季楓微微一笑,道:“三叔,你們到底是兄弟幾個?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我有幾個叔叔。”
  季振平哼了一聲,道:“臭小子,聽好了,你有兩個親叔叔,其他的堂叔之類的就暫時先不說了。除了叔叔之外,你還有兩個姑姑……”
  季楓這才知道,季振華原來一共是兄妹五個,在男丁堙A父親季振華是老大,但是在兄弟姐妹排行堙A實際上季振華上麵還有一個大姐。
  另外一個姑姑,在所有兄弟姐們堿O最小的。
  季楓也隻是知道這些,至於那些叔叔和姑姑到底都在幹什麼,季振平就沒有說了,季楓也沒有興趣知道。
  “叮……!”
  這個時候,季振華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一看,“是童凱德打來的。”
  接通了電話之後,季振華說了自己的位置。幾分鍾之後,童凱德從飯店門口大步走了過來,哈哈笑道:“大公子,好久不見啊。”
  季楓第一時間看到了嬌俏的童蕾,他和張磊正跟在童夫人的身邊,多少有些拘束的站在那邊。
  “哈!”
  季楓忍不住啞然失笑,心中壞壞的想:“這個家夥竟然還有拘束的時候?”
  張磊自然也看到了季楓的神色,他臉上露出了苦笑,心中暗暗說道:“臭小子,哥們也不想這麼拘束啊,但是你老子的身份也實在是太嚇人了,他現在甚至都可以跟我爺爺平等對話了,我敢隨便胡來嗎?”
  “大公子,樓上包廂已經訂好了,我們上去吧!”童凱德與季振華顯得很是熟悉,但是,在深厚的交情背後,卻也有著一絲尊敬。
  童蕾卻是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季楓的父親,這個在電視新聞上經常可以看到的儒雅的中年男子,仿佛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威嚴,讓她心中忍不住有些忐忑,不知道他對自己是不是滿意。
  ……
  “砰!”
  貧民區的一戶房門被幾個混混踹開了,幾個凶神惡煞的混混手堮陬菗憭M,眼中卻有些驚愕。
  “怎麼沒人?”
  一個混混詫異的問,“徐少不是說過,這個時間應該有人的嗎?”
  “這誰知道啊,聽說這是一家孤兒寡母的,估計那個寡婦去哪堸膜H了吧?”一個混混嘿嘿壞笑,頓時引得其他人也是一陣哄笑。
  “不要多說了,趕緊回去,打電話給徐少,告訴他這堛滷〞p。”第三個混混說道。
  幾個混混立刻快速的出了貧民區,給主使人打了個電話。
  “媽的!”
  在貧民區不遠處一個角落堛漁}默,猛然將電話掛了,臉色陰沉,“季楓那個小子的運氣還真是好的可以,竟然躲過了。”
  他立刻打了個電話:“小子,我是徐少,你怎麼盯的梢,人呢?”
  此時,在貧民區的樓下,一個尖嘴猴腮的混混苦著臉:“徐少,這不能怪我啊,有兩輛轎車從樓下經過,似乎把那一對母子給帶走了,我根本不敢靠近啊。”
  “廢物!”
  徐默咬牙罵了一句,掛了電話之後,又撥通了一個電話,“老秦,我是徐默,你立刻查清楚季楓母子究竟去了哪堙A之前有兩輛轎車從這婺g過,把他們給帶走了!”
  邙石縣實在是太小,想要找一個人,簡直再簡單不過了。
  不到二十分鍾,徐默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徐少,我查到了,的確有人看到有兩輛轎車從貧民區經過,似乎朝著長江飯店的方向去了,另外,從馬路上的電子眼監視來看,他們肯定沒有出邙石縣,應該就在長江飯店附近。”
  “長江飯店?”
  徐默詫異了,一個窮小子,一個賣菜的婦女,怎麼還能認識開轎車的人?還敢去長江飯店去吃飯?
  “不管了,就去長江飯店!”想起童蕾和季楓去了電影院,並且出來的時候童蕾臉色通紅,徐默心中的恨意頓時萌生,他打電話給那幾個混混:“全部跟我去長江飯店!”
  ……
  “徐少,就是這兩輛奧迪汽車!”來到長江飯店,那個尖嘴猴腮的混混第一眼就看到了停車場堛漕熀禷灟}汽車,在邙石縣雖然也有奧迪汽車,但是大多數還是大眾或者是尼桑豐田之類的中低檔轎車,奧迪這樣的車,在邙石縣還是很少見的。
  徐默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奧迪汽車啊。能開著兩輛奧迪的人,身份恐怕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吧?
  “難道那個季楓還是個有來頭的人?”徐默沉吟了片刻,立刻說道:“你們幾個先跟我進去,開一個包廂。我去打個電話。”
  ……
  “大公子,我們走一個?”童凱德端起了杯子,與含笑的季振華碰了一下,仰頭將足足一兩多的茅台一口喝掉,看的季楓直咋舌,這一口酒下去,可夠辛辣的。
  再看季振華,同樣也是一口喝掉。
  “爸,要不你們先吃飯吧,我們幾個出去玩會。”季楓見童蕾俏臉通紅,有些拘束,不禁說道。
  季振華是什麼人,隻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兒子在想什麼。他點了點頭,笑道:“不要走遠了,這飯店媕雩茼野薿妙T樂的地方吧,你們就去那堛惜@玩吧!”
  看到父親那意味深長的眼神,季楓也忍不住臉色一紅,對張磊和童蕾使了個眼色,三人便快速的走了出去,隻留下季振華和童凱德三個男人在一起喝酒,肖素梅則和童夫人在一起低聲說話。
  “呼!”
  剛出了包廂,確定不會被媊捇巨魽A張磊就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終於自由了,跟那些長輩在一起吃飯,真的會悶死的!”
  這一次,童蕾少見的沒有反駁張磊的話,隻是俏臉通紅的點了點頭。
  季楓一笑,沒有說話。
  實際上,和季振華等人在一起吃飯,他一點緊張拘束的感覺都沒有。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使得他們哪怕隻是第一天見麵,也和那些相處了十幾年的父子沒有任何的區別。
  “瘋子,真是想不到,你的身世……”張磊忍不住連連搖頭,誰能想到,自己這個穩重沉默的兄弟,竟然即將成為未來的太子?!
  說人生如戲,這話真是一點都沒錯。
  季楓也是一臉的苦笑:“我也沒想到啊,這其中的事情實在是太複雜了,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等以後有時間了,我慢慢的說給你們聽!”
  三人一邊說一邊走,很快就出了長江飯店,來到了飯店旁邊的一個娛樂場所。
  毫無疑問,張磊第一時間選擇了台球這個項目。當他見識過季楓的台球技術之後,一直都想學到那手出神入化的技術,此時正好有這個機會,他又怎麼能錯過?
  然而,三人誰都沒用發覺,在他們從包廂堨X來之後,背後卻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們。
  “我的運氣還真是不錯!”看到季楓三人出了飯店,徐默的臉上露出了冷笑,“難怪季楓敢來這長江飯店,原來是跟著張磊他們來的,哼,狐假虎威的東西!”
  他卻沒用想過,他之所以能夠為非作歹而不被人懲罰,不也是借了他父親的威勢?這同樣也是狐假虎威。
  “跟我來!”徐默頓時想到了一個主意,對身邊的四個混混說了一句,快速的跟了上去。
  徐默的心中在冷笑,如果你們幾個一直躲在長江飯店堙A我還真不好動手,現在你們既然出來了,那就是你們自己在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當徐默看到童蕾臉上那羞澀而甜蜜的笑容之後,心中的恨意更濃。
  “季楓,快點教教我,你的那個台球技術是怎麼練的!”張磊一臉興奮的拿著球杆,來到一張球桌前。
  童蕾有些驚奇的問道:“季楓,你會打球?”
  “會一點!”季楓笑道。
  旁邊的張磊頓時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苦笑道:“老妹,你可不要聽季楓的話,他哪堿O會一點啊,他的水平,簡直比職業水準還要高啊!”
  接下來,他立刻把季楓曾經把何東打的麵無人色的事情說了一遍,看他的神色,就好像是是自己打的一般。
  “季楓,你贏了蕭老師的男朋友?”童蕾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這事情,忍不住問道。
  季楓微微笑了笑:“算是吧。”
  “瘋子,快點來吧,趕緊開始這一盤!”張磊有些亟不可待的說道,他立刻將手架在了球桌上,準備開球。
  “砰!”
  就在這時,球桌上突然崩來一顆台球,差點砸在了張磊的頭上。
  “誰幹的?!”張磊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如果被一顆台球砸在頭上,輕的是頭上被砸個大包,如果重的話,可能頭骨都會直接被砸斷。
  “喊什麼喊!”旁邊傳來一聲不善的聲音,緊接著,四個神色不善的小混混從旁邊的一個台球桌上做了過來。
  其中一個混混罵罵咧咧的說道:“媽的,剛才是誰在亂叫?”
  張磊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聲道:“你再罵一句試試?”
  “媽的!”
  那個混混又罵了一句,一臉挑釁的神色,“小子,你咬我啊?”
  “……”張磊微微一笑,緩步走了過去,輕笑道:“小子,你死定了。”
  話音剛落,張磊猛然一拳打了過去。
  砰!
  那個混混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被張磊一拳砸在了臉上,瞬間摔倒在地。
  “媽的,一起上,廢了他!”那個混混躺在地上慘叫一聲,猛然大喊一聲。
  隨即,他身後的三個混混突然從腰間拿出了砍刀,話也不說,就直接朝著張磊撲了過去,然而,其中兩人卻是撲向了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季楓。
  季楓的眉頭一皺,心中隱約感覺到這件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但是,他來不及多想,那兩個混混已經來到了跟前。
  呼!
  季楓的身形猛然往前一衝,強壯而充滿了爆炸力的拳頭猛然朝著左邊一個混混的小腹砸了下去。
  砰!
  那個混混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瞬間就被季楓一拳生生的轟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兩眼一翻,竟然昏了過去。
  剩下的那個混混一愣,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家夥竟然這麼厲害。他咬了咬牙,拿著刀狠狠的劈了過去。
  這是要殺我啊!
  季楓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身子猛然往前一撞,直接撞在了那個混混的懷堙C緊接著,季楓的一雙拳頭就好像是兩隻鐵錘一般,瞬間砸在了那個混混的兩個肩膀,同時又砸在了那個混混的小腹。
  嘎!
  那個混混的肩膀瞬間被砸斷,整個人瞬間飛了出去。
  而那個撲向了張磊的混混,也早已經被他給踹倒,趴在地上慘叫著。
  季楓快步走到了張磊的跟前,低聲說道:“磊子,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勁!”
  張磊也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一般的混混是絕對不會隨身帶著刀的,而且,這幾個混混似乎不是衝著我來的,很不對勁。”
  “不管這麼多了,我先給嚴隊長打個電話。”張磊的反應很快,然而他剛拿出手機,就聽到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喝聲。
  “全部住手,放下武器!”
  十幾個警察突然衝進了娛樂城,這些人的手堻熊M都拿著槍,那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季楓和張磊,甚至還有童蕾。
  一個身穿警服的胖子走了進來,喝道:“竟然敢持刀傷人,全部抓起來!”
  幾個警察不由分說的將季楓和張磊抓了起來,其中一個警察甚至偷偷的給了季楓一拳,但是他自己卻震得手腕發疼。
  季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轉頭對使了個眼色,隨後便被警察帶走了。
  童蕾臉色發冷,心中卻明白了季楓的意思,拿出手機給父親打了個電話,“爸,哥哥和季楓被警察抓了,這件事情很不對勁,我感覺似乎有人在整哥哥和季楓,你趕緊過來吧!”
  “砰!”
  長江飯店的包廂堙A季振平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喝道:“簡直該死,連我侄兒也敢動?!”
  季振華瞪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老童啊,我們過去看看再說吧!”
  童凱德立刻點了點頭,雖然季振華的語氣很平淡,但是那眼中陰沉的眼神,卻明白無誤的表達出了他內心的憤怒。
  第一天見到兒子,可是兒子竟然就被抓了,而且還是因為持刀傷人?!
  “走!我倒是要看看,我侄子是怎麼持刀傷人的!”季振平冷笑不已,率先大步走出了包廂。
  與此同時,沒有被警察注意到的童蕾,卻是注意到了一件事情。幾個警察帶著那幾個受傷的混混,竟然沒有去醫院,而是轉身去了街邊的一個胡同堙C
  童蕾心中一動,悄然跟了上去,卻震驚無比的發現,那幾個警察在胖警察的帶領下,竟然拿起那幾個混混的刀,在每個混混的脖子上砍了一刀。
  鮮血狂噴,幾個混混頓時渾身抽搐,轉眼間就全部喪命。
  公然殺人!
  童蕾震驚了,下一刻,她猛然反應過來,舉起手機,立刻快速的拍照,然後轉身就跑!
  。。。。
  

Snap Time:2018-10-20 01:36:39  ExecTime: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