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2章陰狠的毒計


    第92章陰狠的毒計

    季楓最終還是決定去江州,尤其是在知道了父親的身份之後,他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決定,去江州!

    同時,江州亦是童蕾向往的地方,季楓當然不會舍棄童蕾,獨自一個人去燕京。更何況,燕京雖然有眾多的親戚,但是以前卻是彼此並不相熟,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靠著任何人的勢力去生活,哪怕,那個人是他的父親。

    這一下,就連季振華都有些不悅了。

    本來季楓說要走自己的路,季振華還是很欣慰的,畢竟他就不曾接受過父親的安排,不然的話也就不會有肖素梅離開十八年的事情發生了。所以,季振華並不打算約束季楓。

    然而,不約束卻不代表著會放縱,如果季楓在燕京上大學,至少處在季家人眼皮子底下,如果一旦出什麼事情,可以隨時得知,這樣的話,季楓也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十八年未見,季振華不想兒子出半點問題。

    然而,如果季楓去了江州的話,可就有點山高皇帝遠的味道了,雖然季家在江州依然是實力雄厚,可是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門口,辦起事情來總要顧慮一點。萬一季楓在那真出了什麼事情,不要說季振華不會原諒自己,就連老爺子和老太太也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不行!”

    季振華緩緩開口,身上帶著一種難言的威勢,讓人不自覺的心生畏懼,他看著季楓:“楓兒,隻要你去燕京上大學,無論你上哪一所學校爸爸都不會管你,怎麼樣?”

    季楓苦笑道:“爸,你這還叫不管我?我們可是剛相認啊!”

    “啪!”

    季楓剛說完,腦袋上就挨了一巴掌,卻是肖素梅打的,“臭小子,怎麼跟你爸說話呢,讓你去燕京就去燕京,哪來那麼多的廢話!”

    季楓不由縮了縮腦袋,老媽發火了,他可不敢再多說什麼,隻是眼神卻一個勁的瞟向旁邊偷笑的叔叔季振平,眼中的意思仿佛是在說:“就知道幸災樂禍,還不快點幫忙啊!”

    季振平同樣回了他一個眼神:“小子,我憑什麼幫你?”

    季楓壞壞一笑:“不要忘記了,之前你可還說過我爸的壞話來著,我覺得這沒有必要幫你保密。嗯,邙石縣人武部長這個職位應該是很不錯的……”

    季振平立刻被鬥敗了,恨恨的瞪了季楓一眼:“臭小子,算你狠!”

    季楓微微一笑,知道事情成了。

    果然,兩人的眼神交流完畢,季振平輕咳了一聲:“那個,大哥大嫂,其實你們也不用擔心,小楓已經是成年人了,去江州也沒有什麼不妥。至於安全問題,你們就更不用擔心了,嫂子,你還記得昨天晚上嗎?”

    “昨天晚上?”肖素梅一怔,“你是說,楓兒把你製服的事情?”

    “什麼?楓兒把振平製服了?”季振華仿佛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原本沉穩無比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驚訝,他可是知道季振平的身手。小三子季振平出聲的時候,家老爺子也正好是在那一年被平反了,所以後來小三子的生活環境很不錯,但也因此養成了紈的性格。

    老爺子一氣之下,直接把小三子送到了部隊,而且是特種部隊,讓他接受錘煉,老太太當時心疼的直掉眼淚都沒用。

    但是這個小三子也爭氣,就是為了和老爺子賭一口氣,竟然生生的在第一年就拿到了新兵大比武的第一名,並且在此後又參加了當年的自衛反擊戰,立下了不小的戰功。

    所以,小三子不但是真正的特種兵,而且還是真正上過戰場的人,光是身上的殺氣,都足以讓一般人不敢直視,季楓竟然能夠製服小三子?

    “三子,你該不會是被楓兒買通了吧?”季振華笑的問了一句,雖然心中依然驚訝,但其實也相信了幾分,畢竟三子可從來不敢在他麵前撒謊的。

    季振平立刻苦笑道:“大哥,就算是我被他買通了,嫂子總不能也被他買通了吧?昨天這小子隻是一招,就把我製服了,我敢保證,他的身手就算是在我們紅箭大隊,也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這一下,連肖素梅都驚訝了起來:“楓兒,你從哪學會的功夫?”

    季振華的目光也看了過來,等待著季楓的答案。

    季楓一笑:“我跟三叔說過了啊,就是看功夫片看多了,自己就學會了!”

    關於超級特工訓練係統的事情,季楓不打算跟任何人說,天知道一旦泄露出去之後,會有多少麻煩上身。

    “你這臭小子,還是來這一套!”季振平苦笑著罵道,又轉過頭看向大哥:“大哥,這小子的身手你該放心了吧?更何況,二哥可是也在江州呢,有他在,你還怕小家夥會吃虧嗎?”

    季振華斟酌了一下,才說道:“楓兒,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阻攔你了,但是有一點你要記住,我不允許別人欺負你,但是,你也不能仗著我的名頭去欺負別人,不然的話,就算是我不收拾你,老爺子也不會放過你的!”

    季楓微微點頭,以前沒有父親的時候,他也一樣過來了,隻不過那時候總是被人欺負罷了。

    “對了!”

    季楓忽然想起了什麼,“爸,既然是童凱德打電話通知的你們,怎麼說也要感謝人家一下,幹脆請他們一家吃個飯吧!”

    季振華頓時詫異的看了季楓一眼,心中疑惑,季楓這可是話中有話啊,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還讓自己請童凱德吃飯,他是想讓自己提攜童凱德?

    其實季振華可不知道,季楓這樣做,隻是想讓父母看一下童蕾,對於這個女朋友,他已經認定了。

    看到季楓的神色,季振平頓時就想到了什麼,立刻笑的說道:“小子,我說童凱德怎麼會見到你,我聽說他有一子一女,老實交代,是你和他的兒子有交情,還是和他的女兒有關係?”

    他的花影剛落,季振華和肖素梅對視了一眼,頓時微微一笑,楓兒真的是長大了,開始有自己的想法了。

    “沒問題,楓兒,你去打電話通知他們,就說我要請他們吃飯,至於地點,就由他們來安排吧,你看怎麼樣?”季振華對這個兒子可謂是無比的喜愛,雖然他和童凱德以前關係不錯,但是請他們全家吃飯這樣的舉動,對於季振華的身份來說多少有些不合適,不過既然季楓開口了,季振華也就一口答應下來了。

    “謝謝爸!”季楓頓時一喜。

    ……

    當童凱德聽到兒子的話,頓時一愣:“小磊,你確定季楓跟你說的,是他父親要請我們全家去吃飯?”

    張磊現在已經隱約知道了季楓的身份,對於父親這樣的表現也很是理解。

    他點了點頭:“是的,爸,季楓在電話說的清清楚楚,讓請我們全家去吃飯,地點有我們來定,他們那邊是四個人。”

    “四個人?”童凱德一怔,隨即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小磊,你立刻給長江飯店的吳主任打電話,讓他留下一個最大的包廂……不,還是我自己打吧,你先出去吧,今天不要亂跑,知道嗎?”

    張磊一笑,道:“爸,你就放心吧,你兒子是知道輕重的,再說了,我跟季楓是好兄弟,不會見外的。”

    童凱德就瞪了他一眼:“交情歸交情,你能跟季楓成為朋友,這證明你還是很有眼光的,但是,要記住分寸,明白了嗎?”

    張磊就無奈的搖搖頭,心中暗暗說道:“我們又不是體製內的人,何必要注意那些,再說了,季楓是什麼性格人,我可是很了解,我們兄弟之間絕對不會出現問題的。更何況,他還是我未來的妹夫呢!”

    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跟童凱德明說,不然的話恐怕腿都會被打斷。

    看到老子麵色不善,張磊趕緊識相的答應下來,點頭道:“爸,那我先出去看電視了,等該出發的時候叫我就可以了!”

    說著,他立刻跑了出去,根本不給童凱德說話的機會。

    童凱德也忍不住微微搖頭,這個臭小子……如果是在平時,他肯定會把張磊喊過來訓斥一頓,但是今天卻不同,他與季振華是老朋友,同時童家又要仰仗季家,這是一種既有利益紐帶,又有交情在其中的關係。

    這樣的關係雖然比一般的純粹利益關係要堅固,但也是需要細心維護的。

    “什麼?!”

    就在另外一個房間,童蕾卻是驚訝無比的瞪大了美眸,詫異的望著自己的這個嬉皮笑臉的哥哥,“你說什麼?季楓是誰的兒子?”

    “季振華!”

    張磊笑道:“老妹,我可是真沒有想到,你的眼光真是……嘖嘖!”

    “嘖嘖你個頭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季楓怎麼突然變成季振華的兒子了?這太不可思議了!”童蕾失聲驚叫道。

    張磊苦笑道:“老妹,說實話,我也沒有想到。不過,具體的事情經過我也不太清楚,但是隱約知道一些……”

    他把在前一天在房間偷聽父母談話的內容都說了一遍。

    “你確定這不是在拍電影?”童蕾還是有些難以接受,以前雖然季楓家窮,但是童蕾卻不會看不起他,而且還漸漸的喜歡上了他。

    可是現在,張磊突然告訴她,季楓竟然很可能會是未來的太子,這實在是……

    “季楓其實也算是命苦了,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張磊微微搖頭,說道:“老妹,剛才我還沒有在意,現在總算是琢磨出味道來了,你說,季楓的父親為什麼要請我們全家吃飯?就算是感謝人,也沒有感謝全家的吧?最多就是代表全家感謝對方……”

    童蕾也是有些不明白,忍不住詫異的問道:“那你說是為什麼?”

    張磊嘿嘿一笑,指了指童蕾。

    “什,什麼意思?”童蕾問道。

    “我的傻老妹,當然是因為你了,季楓那個家夥我最了解了,以前他不帶著你去他家,可能是不想讓他媽媽難堪,也不想讓你覺得不自在。但是現在,他既然有了身份,自然會第一個讓你知道,同時,還會讓他的父母第一時間看到你,你說對嗎?”張磊微笑著問道。

    童蕾的美眸頓時一亮,冰雪聰明的她自然明白,大哥說的應該不錯,季楓就是這種首先為別人著想的性格。

    童蕾的俏臉上升起一抹紅暈,幸福的道:“這一下,再也不會有人反對了。”

    “嘿,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先想好該怎麼表現吧,不要到時候在未來的婆婆公公麵前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你可就慘了。那可是季家,家規森嚴,到時候如果季楓不要你了,看你怎麼辦!”張磊忍不住調笑道。

    “他敢!”

    童蕾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哼道:“季楓可不像你,少在這說他的壞話,出去!”

    “喂喂喂,我可是你大哥,季楓那小子可還隻是你的男朋友,不帶這樣的吧?”張磊一邊喊著,一邊被童蕾推了出去。

    “這丫頭……”

    看著已經關閉的房門,張磊終於搖頭笑了起來:“我的這個兄弟啊,你終於有了足夠的資本和背景,就如同龍入大海,將來這華夏的天地可是任你馳騁啊。”

    對於自己的這個兄弟,張磊是再了解不過了,他的記憶力張磊也同樣見識過,而且還有他的穩重,都不是一般的同齡人能夠擁有的。

    如今的季楓再有了雄厚的背景,還有什麼可以阻擋他的?

    ……

    與此同時,副縣長徐福的家,徐默重重的把電話給摔在了地上。剛才,他接到了一個朋友的電話,說有人看到季楓和童蕾一起去了電影院看電影,並且在出來的時候,童蕾的臉上帶著紅暈。

    媽的!

    這兩人在黑燈瞎火的電影院能幹什麼事情?!

    徐默咬牙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機:“給我找二十個小弟,今天直接跟我去季楓的家!”

    掛了電話,徐默便起身朝外走去,卻被一個聲音喝止了:“徐默,你要幹什麼去?季楓又是誰?”

    “爸,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徐默咬牙道,“這一次我一定要讓季楓知道,即便是有張磊和童蕾,也護不住他。”

    那說話的人,自然就是邙石縣的常務副縣長,同時也是徐默的父親,徐福。

    徐福大約五十歲左右,身材肥胖,臉上的肥肉幾乎把兩隻眼睛都擠的隻剩下了兩條縫隙,大肚腩更是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位暴發戶,而不是什麼副縣長。

    徐福冷哼一聲:“我是你爸,你的事情我怎麼能不管?你剛才說,你要去動張磊和童蕾保護的人?”

    “沒錯!”徐默咬牙道,“我受夠了,童蕾那個賤人,竟然跟一個窮小子一起去電影院看電影,她的眼根本就沒有我的存在。如果我再不做點什麼,等到上了大學,就更沒有機會了。”

    徐福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斟酌了半晌,才說道:“童凱德是空降來的縣委書記,據說他的背景不一般,似乎有省的關係,但是誰也不曾真正見過。按照我本來的打算,是要你跟張磊處好關係,最好能追上童蕾,這樣的話,我們徐家在邙石縣就是說一不二的土皇帝,誰也奈何不了我們。”

    “爸,不是我不想追,是童蕾那個賤女人根本不給我機會。”徐默忍不住出聲道。

    “唉!”

    徐福看了兒子一眼,自己的這個兒子是什麼品行,他比誰都清楚,但是就這麼一個兒子,他狠不下心管教。

    “爸,你放心吧,這一次我帶人過去,不會自己動手。就像你以前教我的那樣,我會躲在一旁看熱鬧,絕對不會把自己卷進去的。”徐默說道,“而且,這一次找的人,都是一些小混混,讓他們就當做是入室搶劫,大不了給他們一點安家費!”

    徐福點了點頭,說道:“嗯,這樣安排還算合理,不過,不要找太多人,最好找兩三個人就行,而且,這兩三個人一定要嘴巴嚴,不會亂說話。不然的話,警察局那邊我也不能完全按住,知道了嗎?”

    徐默頓時點點頭:“我知道了。”

    “等一下!”徐福叫住了轉身離開的兒子,“光是入室搶劫還不行,還要入室搶劫加上殺人,這樣的話,可以盡快判決,省的夜長夢多,而且誰也懷疑不到你,剩下的事情我來安排,明白了嗎?”

    “明白了!”徐默大喜,老爸幫他安排,那實在是太好了。

    徐默走後,徐福拿起了電話:“老秦嗎?是我,你跟在徐默的後邊,還是老規矩,等到那幾個小混混得手之後,把他們就地槍決,就當是拘捕發生激戰,明白了嗎?”

    “徐縣長,您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電話傳來一個陰冷的聲音。

    如果有外人在場,定然會被震驚的渾身發冷。徐福父子二人說起殺人,竟然如同吃了家常便飯一般,簡直太可怕了。

    而此時的季楓,卻不知道一場危險正在降臨,他正想著,該怎麼和童蕾解釋自己家的事情。

    ...

    ps:抱歉,狐狸下午要去出差,一直到11號下午才能回來,這幾天隻能每天保證一更,五千字的更新,回來之後就加快更新速度。唉,給別人打工,身不由己,抱歉。

    

Snap Time:2018-01-21 16:23:02  ExecTime: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