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90章燕京來人


    第90章燕京來人

    整整一個晚上,季楓都沒有睡好。他的腦袋一直在思索,到底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叔叔究竟是什麼人物,他怎麼會突然找上門來了?

    以前自己和母親在這居住了十幾年,也沒有見誰來找過啊!

    季楓有些想不明白,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了淩晨,他也就不再多想,微微閉上眼,進入了假寐的狀態。現在的他可不敢真睡著,因為在麵的房間,可還有母親呢。如果真的有人心懷不軌,到時候季楓就算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幸好一夜無事,季楓在生物電流的刺激之下,哪怕一晚上沒睡也不顯得疲憊,而是一臉精神抖擻。

    天剛亮,他就趕緊起床,將沙發重新合起來,然後下樓洗漱。

    當他做完這一切之後,就直接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等著母親起床。因為他知道,既然那個叫季振平的叔叔找來了,看母親的樣子,今天是絕對不會出去賣菜了。

    果然,不到片刻,肖素梅就開門走了出來,見到季楓坐在沙發上,她頓時一愣,旋即便想起了什麼,也就釋然了。

    其實肖素梅心很清楚,季楓很渴望知道他父親的事情,沒有哪個孩子不渴望得到父母的疼愛,季楓雖然表現的很堅強,但是同樣也不例外。

    隻是,一想起那個男人,肖素梅就忍不住心中酸楚,如果不是這樣,她當初也就不會不告而別了。

    但是現在,肖素梅知道躲不過去了。

    “楓兒,怎麼起這麼早?”肖素梅輕聲問道。

    “沒事,睡不著。”季楓輕笑道,“媽,我做好了早餐。”

    肖素梅不禁欣慰的一笑,這一年來,兒子的確變化很大,不但自信開朗了許多,而且更知道幫助自己分憂,這讓她很是高興。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季楓一愣,看了母親一眼,便起身開門。

    門外站著的果然就是季振平,他見到季楓,頓時微微一笑:“小子,不知道叫人嗎?”

    季楓理也沒有理他,直接轉身回到了客廳。天知道這個叔叔是從哪冒出來的,與母親相依為命這麼多年,突然要讓季楓叫陌生人為叔叔,他還真叫不出來。

    盡管季楓知道,季振平可能真的是自己的親叔叔。

    “這小子……”看到季楓竟然絲毫不理會自己,季振平不禁一愣,搖頭苦笑,心想這個小子的性格還真是像大哥,都是這麼倔。

    “大嫂,早上好!”季振平剛進客廳,頓時就笑嘻嘻的說道,一副滑頭的模樣。

    肖素梅瞪了他一眼,也沒有再糾正他的稱呼。她是知道季振平的性格的,這小子就是一個滑頭,以前也是經常沒大沒小的,但是對自己卻很是尊敬。

    “咿?在吃早點啊?”季振平看到桌子上的早餐,頓時哈哈一笑,“正好我也沒吃呢,真是太巧了。”

    說著,季振平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也不要人招呼,自己動手吃了起來。

    季楓皺眉看了他一眼,但是感覺到彼此之間的那種親近之感,他也不好出聲,隻是隨便吃了幾口,也就算完了。

    “大嫂,今天跟我回去吧。”剛吃完,季振平就迫不及待的說道,“你是知道的,嫂子,不管是大哥還是家的老爺子,都希望你回去,其實當年的事情大哥雖然有過錯,但是畢竟已經過去了不是?而且,那件事情……唉,怎麼說呢,我這個當弟弟的也不好說。”

    “三子,不要說了,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肖素梅搖頭道。

    季振平的臉色立刻垮了下來,苦著臉說道:“嫂子,你就可憐可憐三子吧,你要不跟我回去,大哥非要把我發配到邙石縣來保護嫂子。”

    肖素梅也被他的鬼臉給逗笑了,忍不住嗔怪道:“怎麼,讓你來保護我,你還不願意?”

    “怎麼可能,嫂子,隻要你一句話,三子我赴湯蹈火再所不辭!”季振平把胸口拍的砰砰響,旋即又搖頭道:“可是,嫂子,邙石縣人武部最高級別的部長也就是個正團級,可憐我這個副軍級的堂堂少將師長,要來這就變成團長了,嫂子,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你還和以前一樣,就是個官迷!”肖素梅瞪了他一眼,臉上卻也露出了笑容。看的出來,她和這個季振平的關係還不錯,而且季振平對肖素梅也是十分的尊敬。不然的話,堂堂的師長,怎麼可能會對一個普通的賣菜婦女如此恭敬?

    “嫂子,實話對你說吧,昨天晚上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跟我走,尤其是季楓這個臭小子展示了他那一手厲害的功夫之後,你就更不願意跟我走了。”

    季振平搖頭苦笑道,“所以呢,我昨天晚上就直接打了個電話給老大。”

    “你打電話給他幹什麼?!”肖素梅瞪了他一眼,臉色沉了下來。

    季振平苦著臉說道:“嫂子,你這樣光是躲著也不是辦法啊。我這次來就是大哥讓我來的,你說我不給他打電話行嗎?”

    肖素梅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嫂子,其實大哥現在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不對,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現在應該快到邙石縣了。”季振平說道。

    “你——!”肖素梅氣憤的瞪著季振平,“你這個小三子,到底是怎麼辦事的?誰讓你告訴他的?”

    季振平被罵的縮著頭,隻能苦著臉賠笑。

    “算了,既然是這樣,那我就跟你走。”肖素梅搖了搖頭,氣憤的說道,“我不會讓他找到我的,我們直接從另外一個方向離開邙石縣。”

    季振平頓時大喜,隻要嫂子同意跟他走,那就什麼事情都好說。

    “記住,你不許再打電話給他,不然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肖素梅冷聲道。

    季振平嚇得一縮頭,慌忙說道:“嫂子,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了,你別生氣啊!”

    季楓卻是深深的看了季振平一眼,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嘀嘀嘀!”

    就在這時,樓下突然響起了一陣汽車鳴笛聲。

    “嗯?”季振平眉頭一皺,就有些不滿,同時也很疑惑。因為他帶來的四個手下,個個都是頂尖的士兵,是不可能按喇叭催促自己的,要說遇到襲擊示警,同樣也不大可能。

    要知道,可不是每個人都有自己那個侄子那麼變態的身手,竟然能不知不覺的放倒四個頂尖士兵。

    “嫂子,你們先等等,我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季振平立刻說道,同時拔出了腰間的手槍,神色警惕起來。

    高手!

    看到季振平的動作,季楓頓時眼前一亮,季振平這一係列動作極為流暢,顯然是身手不凡。

    “大,大哥?!”

    就在季楓暗讚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季振平的聲音,聽那語氣,似乎很是驚訝。

    再看肖素梅的臉色似乎變了,季楓心中一動,季振平的大哥,那豈不是……

    季楓的心情頓時忐忑了起來,雖然不知道季振平的具體身份,但是隻看他身上的氣勢,以及他的四個不錯的手下,就足以明白,季振平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然而,季振平的大哥卻說發配就要把季振平給發配了,那麼,季振平的大哥該是何等地位?

    但是季楓的緊張,卻不是因為對方的地位,而是他的身份,那個從未謀麵的父親!

    肖素梅也同時臉色變幻不定,似乎在做著什麼艱難的決定。

    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身材魁梧,顯得儒雅之極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轟!

    一看到這個中年人,季楓幾乎有一種眩暈的感覺,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和這個中年人是何等的相像,自己幾乎就是這個中年人年輕時候的翻版。換句話說,這個中年人簡直就是幾十年以後的季楓!

    更重要的是,看到這個中年人,季楓就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這是一種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異樣感覺,但卻切切實實的存在著。

    根本不用多說,季楓也知道了這個中年人的身份,他,就是自己那十幾年未曾謀麵的父親!

    那個儒雅的中年人看到季楓和肖素梅,臉色頓時激動起來,嘴唇動了動,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激動的看著季楓母子。

    肖素梅的臉色也猛然一變,隨即便沉下臉來,冷聲道:“季振華,你來幹什麼!”

    原來,這中年男人,也就是自己的父親,名叫季振華。季楓終於知道了自己父親的名字,心中升起了一股難以言明的複雜情感。

    十八年了,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但是卻從來無法得知,更是不敢在母親麵前提起。因為小時候如果提起父親,就會受到母親的訓斥,而長大了以後,他知道如果提起父親的話,就會讓母親傷心,所以這些年來,他一直將這個疑問憋在心中,從來不曾說出口。

    “素梅,你還不肯原諒我嗎?”季振華滿臉歉意的看著肖素梅,“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沒有告訴你實話,但是,那件事情早已經成為了過去啊。”

    他又看著季楓,激動的說道:“你,你是季楓吧?”

    季楓點頭,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隻能說了一句:“你好。”

    季振華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黯然的神色,說道:“好,好啊。”

    “小子,跟我出來!”一旁的季振平見季楓愣愣的站在那,頓時一把拉住季楓的胳膊,將其拉了出去,隻留下肖素梅和季振華在房間。

    來到樓下,季楓手腕一抖,就掙脫了季振平的手,淡淡的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季振平瞪了他一眼,哼道:“小子,你不要以為你的身手好,就可以跟我這麼說話,告訴你,不管你承不承認,我都是你的叔叔,你要學會尊敬長輩!”

    季楓啞然失笑,不得不說,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叔叔的確是很對他的胃口,而且他說的沒錯,不管季楓承認還是不承認,血緣關係是改變不了的。

    “那個……叔叔,我媽……”季楓遲疑了幾下,剛想提出問題,就被季振平給打斷了。

    “小子,你是想問你爸爸和你媽究竟是怎麼回事,對吧?”季振平問道。

    季楓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是很想知道。”

    “這件事情怎麼說呢,有點複雜,而且牽扯到老一輩的關係,一時半會也說不明白,我就簡單的跟你說吧。”

    季振平斟酌了一下,繼續說道,“幾十年前,嗯,具體是幾十年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知道是很早以前就行了。那個時候,你爺爺是跟隨太祖打天下的悍將,與另外一位同樣位高權重的將軍交好。那個時候,你爺爺和那個將軍一起,給你爸爸以及那個將軍的女兒定下了娃娃親。”

    “聯姻!”

    季楓頓時了然,換句話說,就是指腹為婚。

    “但是,後來出現了十年動亂,你爺爺和那個將軍被迫在一個鄉下的農場接受改造,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幸運的是,你爺爺挺過來了,而那個將軍,卻因為以前在戰場上受過重傷,身體本來就不好,所以就沒有挺過來,死在了農場。”

    季振平繼續說道,“但是,後來那個將軍的家人被提前平反昭雪,所以那個將軍的家族就立刻翻身,成為了燕京的豪門。而你爺爺呢,還在接受勞改。”

    “然後呢?”季楓問道,他隱約覺得,這件事情很不簡單。

    “然後?然後那個將軍的家人見你爺爺還沒有得到平反昭雪,而且就算是以後想平反昭雪希望也不大了。所以,他們就悔婚了。”

    季振平搖了搖頭,嘴角閃過一絲不屑的冷笑,“那個將軍的家人卻沒有想到,後來你爺爺同樣也平反昭雪了,而且,你爺爺的身子骨還算不錯,並且剛平反之後,你爺爺就被總設計師恢複了職務和地位,重新掌握了大權。”

    “爺爺一定受了不少苦吧!”血濃於水的感情,讓季楓下意識的接受了爺爺,並且感歎的問道。

    “是啊,何止是受苦啊,如果不是你爺爺能忍耐,恐怕早就死在那個農場了。”季振平搖了搖頭,說道:“也就是在你爺爺剛被平反的那一年,你小叔我出生了,,老爺子還是挺有精力的。”

    。。。。

    

Snap Time:2018-07-22 05:21:16  ExecTime: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