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86章曖昧電影2


    第86章曖昧電影2

    直到從房間出來,童蕾的俏臉上還帶著一抹紅暈,隻是比起之前來要好多了,不然的話,可能就被看出來了。

    不過,盡管童蕾已經極力掩飾,卻還是讓走出房間的張磊看出了一絲端倪,他偷偷的衝季楓豎起了大拇指,心中暗道一聲,你小子真牛,這是在我家還不好,你們想親熱就去外麵嗎,不知道我那個老子是個不苟言笑的老古板嗎!

    季楓心中慚愧,隻能別過頭去,假裝沒看見。心中卻在回味著童蕾那柔嫩的紅唇,以及胸前那充滿彈性的雙峰。

    “叮咚!”門鈴聲再次響起,童蕾趕緊跑過去開門,“爸,你回來了!”

    來人是一個大約四十歲出頭的男子,但是看起來也不過是三十七八歲,顯得很是年輕。從眉宇間,似乎還能看出他和童蕾有幾分相像,不用多說季楓也知道,這人一定是張磊和童蕾的父親,同時也是邙石縣的縣委書記,童凱德。

    其實就算是不看童凱德與童蕾是否相像,季楓也能一眼認出來,雖然他不是經常看電視,但是邙石縣就這麼點大,童凱德自從三年前來到邙石縣當縣委書記之後,就開始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新聞上到處有他的照片和名字,想不認識都難。

    季楓遲疑了一下,還是上前打招呼,道:“叔叔你好。”

    童凱德忍不住愣了一下,疑惑的問:“你是……”

    張磊和季楓都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旁邊的童蕾就滿臉笑容的說道:“爸,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和哥哥的同班同學,名叫季楓,他和我們也是好朋友,這次是來我們家做客的!”

    童凱德頓時若有所思的看了季楓一眼,笑道:“好,好啊,你們先聊著,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忙!”

    “叔叔你先忙!”季楓微笑著說道。

    待得童凱德走進了書房,張磊立刻低聲說道:“瘋子,你不要介意,我爸爸就是這個性格,平時對我都是愛答不理的。反正,我們玩我們的,你不要理他就行了。”

    季楓壞笑著看著他,說道:“我不理他?那我可走了啊!”

    “喂喂喂!”張磊一把拉住了季楓,嘿嘿笑道:“哥們不是在開導你,怕你介意啊。你要是走了,誰去幫我跟我爸說啊。”

    “靠!”季楓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就知道,張磊交給自己的這個任務不會那麼輕鬆。第一次麵對縣委書記,他還真有點緊張。

    旋即轉念一想,季楓又忍不住搖頭一笑,自己一無官職,二無事情相求,為何要那麼緊張?想到這,季楓就輕鬆多了,看起來,自己還是有一種怕官的思想,這不應該啊。

    “過一會吧,等吃飯的時候,你和我家老頭子多說幾句話,熟絡了,再開口說去江州的事情,這樣也容易一些。”張磊似乎都已經計劃好了,先做什麼後做什麼,都有清晰的計劃,讓季楓忍不住啞然失笑。

    “你這家夥,就為了出去玩一趟,至於這樣麼?”季楓哭笑不得的問道。

    “怎麼不至於?”張磊立刻硬著脖子說道,“瘋子,你是不知道哥們的苦楚啊,在家,我就沒有半點地位,尤其是我家老頭子那一雙虎眼隻要一瞪,我就渾身不自在,唉……”

    季楓聽著,臉上強忍著笑意,但是當他的目光看向張磊後麵另外一個方向的時候,頓時臉色微變。

    隻見在書房門口,童凱德正轉過身去,進入到了書房。

    他有沒有聽到兩人的對話?季楓立刻便可以肯定,童凱德絕對聽到了張磊抱怨的話,隻是他卻給張磊留了麵子。

    實際上,從張磊的話中就可以聽出,童凱德雖然對他很嚴厲,但是兩父子之間的感情卻是很深,不然的話,張磊也不會很隨意的說出‘我家老頭子’這樣的話。

    在家壓力大的確是有一方麵,但是,想出去好好的玩一玩,恐怕才是張磊真實的目的。

    想明白這些,季楓頓時打定主意,待會不管張磊如何暗示,自己都絕對不開口替他求情,至少也要讓這小子自己去求情才行。

    童凱德回來之後,季楓三人不由的老實了許多,季楓還好,因為本身心態就很放鬆,就沒有那種見到當官的就兩腿發軟的壞習慣,但是張磊和童蕾就不同了。

    張磊是怕挨訓,童蕾是因為羞澀,都拘束了起來。

    不過幸好,張磊的母親,也就是縣委書記的夫人,童夫人很快端著菜放到了餐桌上,“小蕾,請你們的同學過來吃飯了。”

    “吃飯了!”張磊眼前一亮,低聲說道:“瘋子,待會記得見機行事啊,哥們我這暑假三個月能不能玩的痛快,可就全靠你了。”

    季楓一本正經的說道:“其實我覺得,你還是留在家修身養性比較好,你認為呢?”

    “靠!”張磊頓時急了,“你這是拆我的台啊,瘋子,我可是一定要跟你一起去江州的,你小子別想著把我甩開。”

    季楓搖頭苦笑。

    吃飯的時候,童凱德臉上的嚴肅神情就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和善,和其他家庭的父親一樣,隻是比普通的老百姓更加的儒雅罷了。

    “小夥子,多吃點菜。”童凱德微笑著說道。

    “叔叔不用客氣。”季楓笑道。

    “你叫季楓?不錯,你很不錯!”童凱德突然微笑著說道。

    這一下,不止是季楓,就連張磊和童蕾兄妹二人都迷糊了起來,季楓有什麼不錯的?童凱德怎麼知道?

    “叔叔過獎了!”季楓雖然不明白,卻也沒有多問,隻是謙虛的說道。

    童凱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笑著問道:“季楓,既然你是小磊和蕾蕾的同學,那就算是我的晚輩了。作為長輩,我想叮囑你幾句話,不知道可以嗎?”

    童蕾和張磊都吃驚不已,父親可還從未用過這種商量的口氣跟誰說過話,季楓今天的麵子也太大了吧?

    季楓也是疑惑不已,但是表麵上卻依然是不動聲色,微笑著點頭,道:“叔叔請說。”

    “年輕人彼此有好感,談戀愛是很正常的,這一點也是人之常情。”童凱德的話剛出口,就讓季楓心中咯一聲,“隻不過,凡事都要掌握分寸,你和蕾蕾的事情我可以不問,但是,作為父親,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女兒受委屈,你明白嗎?”

    季楓還沒有說話,童蕾的俏臉就唰的一下變得通紅,低聲扭捏的說道:“爸,你說這個幹什麼呢!”

    季楓卻是心中暗暗驚訝,童凱德從進門到現在,和自己說的話都不超過十句,怎麼就看出自己和童蕾之間的關係呢?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季楓並沒有表現出來,隻是鄭重的道:“叔叔請放心,我絕對不會讓童蕾受委屈的!”

    童凱德微微點頭,道:“那就好,對於你的話,我還是比較放心的。吃飯吧,以後常來家玩,就把這當成是你的家!”

    這一下,就連童夫人都有些詫異的看著了丈夫一眼,以往就算是老部下來拜訪,哪怕是關係再好,童凱德可都沒有如此親熱過,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雖然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既然童凱德和顏悅色的,大家也都吃的很歡快。

    看的出來,童凱德對這一雙兒女很是疼愛,隻是出於嚴父的身份,讓他不會隨便對兒女露出笑臉,也不會嬌慣他們,但是疼愛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尤其是對童蕾,童凱德更是發自內心的疼愛,生怕她受了委屈。

    快吃完飯的時候,季楓突然感到自己的腳被人踢了一下,他頓時明白過來,這是張磊這小子讓自己替他請假呢。

    季楓隻是低頭吃飯,也不說話,心中暗暗好笑:“我急死你。”

    果然,見季楓沒有反應,張磊又踢了幾下,還是沒反應,他頓時急得坐立不安。如果老頭子回到了書房,可就不能再去打擾了。

    “季楓啊,高考完了,有沒有什麼打算?”童凱德突然問道。

    季楓微笑道:“還沒想好,暫時打算去江州轉一轉,趁著暑假找份兼職,先賺錢零花錢。”

    “江州,你應該去燕京啊!”童凱德一怔,旋即看了女兒一眼,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叔叔為什麼說我要去燕京?”季楓不禁一愣。

    “哦,沒什麼,隻是燕京是政治中心,氛圍不一樣罷了。”童凱德笑的擺擺手,卻沒有多說什麼。

    季楓總感覺童凱德有些異樣,卻抓不住要點,隻能點點頭。

    “對了,既然你去江州,把小磊也帶去吧,一起也好有個照應。”童凱德微笑道。

    張磊一怔,旋即大喜:“爸,你同意我出去?”

    “你也成年了,也該獨立了!”童凱德微笑道。

    “老爸你真是太英明了,哈哈!”張磊得意忘形的笑道。

    吃完飯,童凱德便回到了書房,而童夫人收拾完之後,也去了書房。

    張磊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讓童蕾和季楓忍不住白眼。

    “童蕾,那個……我們下午出去逛逛怎麼樣?”季楓說道。

    “嗯!”童蕾甜蜜的點頭。

    張磊嘿嘿一笑:“你們去吧,我就不跟著參合了,當電燈泡不是我的強項啊。”

    ……

    而此時,書房卻還有一番對話。

    “老童,今天你是怎麼了,蕾蕾這麼早就找男朋友,老爺子那邊會同意嗎?”童夫人忍不住問道。

    童凱德微微搖頭,胸有成竹的笑道:“放心吧,老爺子肯定會同意的。”

    “你這麼有把握?”童夫人奇怪的問道:“老爺子雖然說不古板,但是家的那幾個叔伯,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如果季楓隻是普通家庭出身,恐怕他們會看不起啊!”

    “普通家庭出身?”童凱德搖頭一笑,“老婆,難道你就沒有看出來,這個季楓和某個人長得很像嗎?”

    “某個人?”童夫人微微皺眉,斟酌的說道:“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這種感覺,但是具體像誰,卻又想不起來。”

    “那你想一想,姓季的,你認識幾個?”童凱德微笑道。

    童夫人一怔,旋即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老童,你是說……季楓是燕京季家的人?”

    “**不離十啊。”童凱德說道,“姓季,又和我那個老朋友長那麼像,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可是,既然是季家的人,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呢?”童夫人疑惑的問道。

    童凱德笑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嗎,十幾年前,季家的那位大公子眼看就要結婚了,可是新娘子卻在結婚前一天失蹤了。”

    “沒錯,我想起來了,這件事情當是在圈子還是一件大事,據說是因為那位大公子小時候家給定過一門親事,後來散了,但是在大公子即將結婚的時候,那女方又來鬧,甚至還出言羞辱了新娘子,才有了後來的事情……老童,你的意思是說,季楓是季家大公子的兒子?”童夫人頓時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難以置信,“如果是那樣的話,季楓的來頭可真不小啊。”

    “是啊,如今的季家如日中天,權勢更是遮天蔽日,連我們童家都無法望其項背,你說,如果老爺子知道我們家蕾蕾在和季楓談戀愛,會不會同意?”童凱德笑道。

    “肯定會!”童夫人立刻點頭,“隻是,季楓既然出自如此豪門,你說他會不會虧待我們家蕾蕾?”

    “恐怕到現在,季楓還不知道他的出身來曆啊!”童凱德微微搖頭,說道:“看季楓此子,說話彬彬有禮,做事又穩重,季家有後啊。這樣的人,又怎麼會虧待蕾蕾呢?”

    童夫人這才點了點頭,道:“既然是這樣,那你要不要跟季家的人說一聲,你和季家大公子還是多年的好朋友呢。”

    “沒錯,是要說一下。”童凱德點頭道,“這些年來,大公子似乎都在尋找當年失蹤的新娘子,隻是杳無音信,如果他知道他還有個兒子,不知道會高興成什麼樣子!而且,這對季、童兩家的關係,絕對大有好處啊。”

    說著,他拿起了電話,撥打了一個燕京的號碼……

    。。。。

    

Snap Time:2018-04-26 11:58:55  ExecTime:0.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