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作者:安山狐狸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  校園全能高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校園全能高手最新章節第1310章大結局(15-10-26)      第1309章最強單兵武器(15-10-26)      第1308章驚人秘聞(下)(15-10-12)     

第84章高考過後


    第84章高考過後

    果不其然,當放學後季楓和童蕾走在一起,剛出了校門還不到十分鍾,季楓就看到兩個紅毛混混從旁邊靠了過來。

    “季楓,你要當心啊,千萬不要真的和他們打架!”童蕾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

    “放心吧,我不會親自動手的!”季楓微微一笑,實際上,就算是動手他也不怕,雖然沒有親自試過,但是在訓練係統無數次和教官對戰,直到現在每天對戰兩次還是必不可少的課程,他的身手自然不會差。

    隻不過,今天的計劃是不需要季楓動手的,而且,一旦他動手了,到時候還真的就說不清了。

    眼看著那幾個紅毛混混越靠越近,童蕾不禁有些緊張起來,讓一個女孩子當眾大喊‘非禮’兩個字,還真是有些難為情。

    而此時,在大街一側的一個胡同拐角,兩個男生正在這偷偷的看著街上所發生的事情。如果季楓在這的話,一眼就會認出,這兩人一個是他的老對頭徐默,另外一個,則是經常跟在徐默身後的狗腿子,二中七班的學生,趙耀。

    “默哥,你報警了嗎?如果他們現在打起來,警察能及時的趕到嗎?”趙耀看著徐默臉上那興奮的神情,忍不住問道。

    “笨蛋!”

    徐默一巴掌拍在了趙耀的腦袋上,“我當然報警了,而且,那些警察早就來了,就等著季楓和那幾個家夥打起來呢。我說,你找的那幾個小混混可靠吧,他們不知道是我指使的吧?”

    趙耀揉了揉腦袋,臉上卻不過那有絲毫的不滿,而是滿臉討好的笑容:“放心吧默哥,那些混混在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一個人五十塊錢,他們拿錢辦事,默哥你又沒有出麵,他們肯定不知道是你在背後指使。”

    “這還差不多!”徐默滿意的點點頭。

    趙耀不解的問道:“默哥,你父親可是副縣長,就算是季楓知道是你指使的,那又能怎麼樣?你幹嗎怕他知道啊?”

    “你懂個屁!”徐默哼道:“我怕的當然不是季楓,我是擔心如果被張磊和童蕾他們兩人抓到我的把柄,會連累我爸,懂了麼!”

    “懂了懂了!”趙耀慌忙點頭說道,“咿?默哥快看,就要打起來了!”

    那幾個紅毛混混已經將季楓和童蕾二人的去路擋住了。

    “喲,這麼漂亮的小妹妹,怎麼稱呼啊?”一個紅毛混混滿臉淫笑的問道,“哥們還沒吃午飯,不如小妹妹陪我們去喝杯酒怎麼樣?”

    “做夢!”童蕾頓時怒了,雖然原本說好的是要假裝,但是看到這紅毛混混那輕佻的聲音,她還是忍不住憤怒了。

    “我要是你們,就會老老實實的讓開,並且向我們道歉!”季楓沉聲說道,“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

    “媽的,一個學生,竟然敢跟老子裝逼!”領頭的紅毛混混不屑的罵道,“兄弟們,給他點教訓,讓他知道什麼人不能得罪!”

    “非禮啊——!”

    紅毛混混的話音剛落,就聽童蕾猛然喊了一聲,雖然像是尖叫,但是聲音依然清脆悅耳,讓人舒爽。

    “非禮?”幾個紅毛混混一愣,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旁邊忽然上來了四五個大漢,一下就把他們按倒在地,同時將他們雙手壓在身後,戴上了手銬。

    “啊,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紅毛混混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慌忙掙紮。

    “老實點!”他剛一掙紮,屁股上就狠狠的挨了一腳,頓時老實了許多。

    “兩位同學不要害怕,我們是便衣警察,早就接到舉報,說這條街上有混混經常非禮女性,所以一直在這蹲點埋伏,今天終於將這幾個混蛋給抓住了,你們安全了!”一個身穿便衣的大漢來到季楓和童蕾跟前,大聲說道。

    “啊?!”

    趴在地上的紅毛混混一聽,頓時傻眼了,自己也太倒黴了吧?怎麼就撞在槍口上了?他媽的,到底哪個混蛋經常在這條街上調戲女孩子啊,把自己也給連累了!

    “警察大哥警察大哥,我們可沒有調戲她啊,她在冤枉我們啊!”紅毛混混頓時害怕了,他平時也就是打個架或者是在口頭上調戲女孩子,那最多也就是拘留幾天或者是教育一頓就會給放了。

    可是,如果被安上個慣犯的罪名,這可能就要吃牢飯啊。

    紅毛混混哪還有什麼勇氣,頓時哭天搶地的求饒。

    “閉嘴!”便裝警察冷哼一聲,“事情的過程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還會冤枉你?”

    “警察同誌,這幾個混混無故攔住我們的去路,想要非禮我,請警察同誌做主!”童蕾脆聲說道。

    季楓卻是看著那個領頭的便衣警察,頓時忍不住心中一笑,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曾經打過兩次交道的刑警隊嚴隊長。當然,從那天送童蕾回家遇到攔路搶劫的罪犯,季楓就知道,這個嚴隊長應該是歸於童蕾的父親那一派的。

    所以,季楓也跟著說道:“是啊,警察同誌,你們可不能放過這些壞蛋啊!”

    “放心吧,我們肯定會嚴肅辦案的!”嚴隊長就好像不認識童蕾和季楓一樣,一本正經的說道,隻是在說完的時候,偷偷的衝季楓和童蕾眨了眨眼睛。

    “咿?那些警察怎麼都穿著便衣?”拐角處,一直注意著童蕾那邊情況的徐默的眉頭皺了起來,突然,他的眼睛睜大了:“不對,這些警察不是我叫來的!那個是嚴隊長!”

    “糟了糟了!這下完蛋了!”徐默臉色劇變。

    “默哥,怎麼了?”趙耀不解的問道。

    徐默突然看向了他,說道:“你在這看著,我去打個電話,很快就回來!”

    趙耀立刻說道:“放心吧默哥,我一定幫你看好那邊的情況。”

    “那就好,回頭請你吃飯!”徐默勉強一笑,轉身快速的從胡同的另一個出口離開了。

    ……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就在這時,又有幾道喝聲傳了過來,緊接著,幾個身穿警服的男人快速的走了過來。

    季楓和童蕾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慶幸。

    季楓更是心中暗道一聲:“好險,如果讓徐默找的警察先來到現場,恐怕這個時候被抓起來的應該就是自己了!”

    “刑警隊辦案!”嚴隊長隻是看了一眼那幾個巡警,同時把證件亮了一下,“無關人員全部離開!”

    徐默找來的幾個巡警頓時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慌忙說道:“嚴隊長,對不起,我們不知道是您在辦案,我們這就走!”

    說完,他們趕緊慌慌張張的離開,心中暗叫倒黴,怎麼會在這碰到那個鐵麵隊長呢!

    而這時,一直在後麵跟著的張磊和王通快速的走過來。

    張磊低聲道:“嚴隊長,大街對麵第三個胡同,你派人去查一查!”

    嚴隊長笑道:“放心吧,人早就派過去了。”

    果然,不到一會,兩個便衣警察就提溜著一個學生模樣的家夥走了過來。

    “趙耀?”季楓眉頭一皺。

    “這個趙耀是徐默的狗腿子,很多事情都是他衝鋒在前,以前有幾個學生因為不服徐默,就是被趙耀這個混蛋找人打傷的,後來還逼迫人家退了學!”張磊冷哼道。

    “報告隊長,我們過去的時候,就隻有這一個人在鬼鬼祟祟的看著這邊,沒有發現其他人!”一個便衣警察說道。

    張磊的沒脫皺了起來:“趙耀,徐默去哪了?”

    趙耀見到這情景,頓時就明白過來,徐默落到了季楓的圈套,而自己,又給徐默當了替死鬼。

    他慌忙說道:“警察同誌,徐默剛剛離開,說是去打電話了,你們趕緊去抓他!”

    張磊看向了嚴隊長,誰知嚴隊長卻搖了搖頭,道:“如果徐默已經回到家,就不好辦了,去副縣長家抓人,至少要有證據,不能光憑一個證人的口頭證詞。”

    張磊說道:“我打個電話。”

    他撥通了家的電話,將事情快速的說了一遍。

    片刻之後,他合上了電話,搖頭道:“我老子說,要依法辦案,既然沒有證據,就不能胡亂抓人,要注意影響!”

    嚴隊長點了點頭,道:“帶走!”

    當所有人都走完了,張磊才對季楓說道:“兄弟,這事哥們對不住你,沒有抓到徐默,真是抱歉!”

    季楓笑道:“這怎麼能怪你,隻能怪徐默狡猾,竟然連自己的狗腿子都說丟就丟,自己一個人跑了。……經過了這一次,相信徐默也不敢輕易的亂來了,就算是他真的還敢亂來,在高考之前也沒有機會了。等到高考後,就算他不找我,我都會去找他的!”

    說到最後,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徐默算計,季楓已經不想再忍了。況且,他之所以敢說這話,也是對於自己身手的信任。

    哪怕徐默找幾個幫手,也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行了,今天就到這吧,等高考完了我們再聯絡。”季楓笑道,“童蕾,今天的事情真是多謝你了。”

    他知道,讓一個女孩子冒著名譽被毀的危險來幫自己,這種情意是何等的深厚。

    童蕾抿嘴一笑,顯得清麗無雙,美麗極了。

    如果不是其他人在場,這又是在大街上,季楓真想將她擁到懷中,恣意的愛憐。

    但是最終,幾人還是隻能分開,各自回家。

    ……

    高考這一天,肖素梅沒有去賣菜,而是一直騎著腳蹬三輪車把兒子送到了考場。有一個賣菜的老媽,季楓沒有任何丟人的感覺,沒有母親就沒有自己,更何況,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母親都嫌棄,那也不算是人了!

    “媽,我會給你考個名牌大學回來的!”季楓嘿嘿一笑,在母親的注視和期待下,走進了考場。

    試卷上的題目不是很難,相對於童蕾曾經給季楓輔導的某些題目來說,反而有些簡單。不過,語文試卷上的有些題目,倒還真的讓季楓有些遲疑。尤其是作文,更是沒有把握得高分。

    最終,季楓也隻能寫了一篇中規中矩的作文,至於能得到多少分,那就由不得他做主了。

    不過幸好,現在可以先查分數後報考學校,所以季楓也不著急。至少,在其他幾門課上他還是很有把握的。

    回頭看了一眼隔了幾個人的張磊,這家夥正在奮筆疾書,臉上帶著笑意,很顯然,這次的題目難不住他。

    季楓也就放心吧,如果張磊真的遇到了難題,自己還真要想辦法幫上一幫。雖然張磊的老子是縣委書記,但是在考大學這方麵,恐怕就沒有什麼影響力了。有很多華夏國內的名牌大學,麵一個講師都可以給縣委書記臉色看。

    你是有權利,但是人家不甩你,人家大學講師可沒有什麼事情要求到你縣委書記的頭上,幹嗎要給你麵子?

    所以,如果張磊真的名落孫山了,還真是很麻煩。

    不過現在看來,張磊是不需要幫忙了,這家夥寫的滿臉笑容,想來是考的不錯。

    第一場就這樣波瀾不驚的過去了,等出了考場,肖素梅也沒有問季楓考的怎麼樣,隻是連帶笑容的把兒子帶回了家。

    因為對於語文的分數沒有把握,所以接下來的三場考試,季楓都拿出了全部的能力,但凡是會的題目,全部做完,根本沒有絲毫的停頓。

    考完之後,季楓便直接將手中的筆扔了,渾身輕鬆!

    “瘋子,該死的高考終於過去了,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張磊一臉解放的神情,笑的問道。

    季楓搖了搖頭,道:“暫時還沒有想好,不過如果不如意外的話,我想去一趟江州。”

    “去江州?”張磊一怔,“去那幹什麼?考察學校?”

    “屁的考察學校!”季楓笑道,“既然馬上就要報考江州的大學了,總要對那有一些了解吧?你也知道我的家庭情況,我要先去江州探探路,希望能夠找到安頓我媽的路子,總不能讓我媽一個人住在邙石縣,而我跑去江州上大學吧?那我可不會放心!”

    “沒錯!”張磊頓時眼前一亮,“我說瘋子,不如這樣吧,你明天來我家,替我向我爸求求情,我們一起去江州!”

    。

    。

    第一更,晚上還有第二更,請繼續支持,狐狸拜謝了。

    

Snap Time:2018-01-21 16:32:41  ExecTime: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