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傻妃》全文閱讀

作者:唐夢若影  神醫傻妃最新章節  神醫傻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醫傻妃最新章節新文媚寵女土匪鬥腹黑男絕對精彩(15-09-15)      驚喜來了親們看過來(15-09-15)      影開新文了親來支持影的新文呀(15-09-15)     

132完美大結局

  
  (108小更)此刻,羿王府中。http:a68702979456.html108小更青竹看著眼前的情形,久久的無法回神,天呢,這真的是蘭梅嗎?蘭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2979456
  原先心中,因為蘭梅的欺騙而產生的怒意,在這一刻也是完全的消失,隻是那種無法控製的心疼,到底是誰這般的狠心的,把蘭梅折磨成這個樣子的。
  “蘭梅,蘭梅,你醒醒,我是青竹呀,你看看我呀,你這到底是怎麼了呀?”青竹蹲**,急急的搖著蘭梅,聲音中,也微微的多了幾分嗚咽。http:a68702979456.html
  孟拂影聽到青竹的哭聲,也是微微的驚滯,青竹這般的傷心,不難想像的出蘭梅的現在的樣子。
  這白逸辰真是太狠了,欺騙了蘭梅,利用了蘭梅,竟然還把她害的這般的慘,實在是太狠了。
  蘭梅被青竹狠狠的搖頭,但是卻是仍舊沒有絲毫的反應,似乎根本就感覺不到那般強烈的搖動,一雙眸子隻是呆呆的望著前麵,眸子中,是完全的呆愣,沒有絲毫的情緒。
  而她的身上,到底都是青紫,極為的恐怖,她的身下,更是觸目驚心的恐怖。
  青竹雖然還是未出閣的女子,卻也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白逸辰,怎麼能夠這麼對你呀,他簡直不是人,簡直是**。”青竹終於忍不住哭出聲來,白逸辰這般的對待蘭梅,隻怕比殺了她更讓她難受啊。
  “青竹姑娘,你也別太傷心了。”一個侍衛聽到青竹的哭聲,忍不住勸道,“不好,我們剛剛去了白府,要不然蘭梅姑娘肯定連這最後一口氣都沒有了,當時,我們搜查白府時,還有幾個男人,正在……”
  那人的話語,微微的頓住,但是,言下之意,青竹自然就明白了。
  “好了,你們把她交給我吧,你們放心,她在我手中,我不會讓她逃走的。”青竹止住哭聲,望向那兩個侍衛,低聲懇求道,她剛剛出來時,恰恰碰到這兩個侍衛,要將蘭梅關進暗室中。
  蘭梅現在都已經這個樣子了,她怎麼能看著他們把蘭梅關起來。
  “這個……”那兩個侍衛微微有些猶豫,“殿下吩咐,讓我們將她關押起來,好好看著的。”
  “把她交給青竹吧。”房間,孟拂影忍不住開口說道。
  剛剛那個侍衛的話也讓她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相信蘭梅以前就算再愛著白逸辰,此刻對白逸辰也是恨之入骨了,也不可能再害她了。
  而且,原本蘭梅也不壞,隻是為情所累。
  “是。”那兩個侍衛,聽到王妃開了口,自然不敢再有任何的違抗,低聲的應著。
  “青竹,你先帶蘭梅下去,將她安頓一下吧。”孟拂影再次輕聲說道,就算她現在看不到蘭梅的情形,但是卻也能夠想像的出蘭梅的慘狀。
  “謝謝王妃。”青竹這才速的帶了蘭梅,來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讓人打來了水,親自為蘭梅清洗著。
  此刻退去了蘭梅身上的衣衫,看到蘭梅身上的慘狀,更是驚心,那淚水更是忍不住的落下來。
  她與蘭梅是同時進宮的,那時,她六歲,蘭梅八歲,那時候,皇宮中的很多人都欺負她們,每次都是蘭梅護著她,從來不讓她受到半點的傷害,但是每次蘭梅卻都是整的一身的傷。
  後來,太後送她們兩個去習武,說身邊要有幾個信的過人才行。
  就在是學武功的時候,蘭梅也是處處的護著她,所以,她的武功一直都沒有蘭梅好。
  但是,現在蘭梅卻被人欺負成這樣,而她卻沒有辦法保護蘭梅。
  蘭梅雖然背叛了太後,雖然欺騙了她,但是也不應該受到這般的懲罰呀。
  她的淚水,一點一點的落在水中,有著些許,也落在了蘭梅的身上。
  蘭梅的身子,似乎微微的顫了一下,那雙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閃過幾分情緒。
  “蘭梅,蘭梅,你醒了。”青竹看到她那細微的異樣的,連連的喊道,“蘭梅,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呀,我是青竹。”
  “青竹。”蘭梅的唇角微微的輕動,慢慢的開口喊道,那聲音很低,很低,幾乎都聽不到。
  “是我呀,是我,你認出我了。”青竹看到蘭梅終於認出她了,臉上更多了幾分欣喜,也更多了幾分心疼。
  再次急急地說道,“不怕了,不怕了,現在沒事了。”
  “沒事了。”蘭梅的唇角再次微微的輕動,喃喃的低語著,隻是,臉上,更是滿滿的絕望,她現在都應該這樣的,還算沒事了嗎?
  她現在,真的想要死了算了。
  “為何要救我?”她微微的閉起眸子,眼角也慢慢的滑下幾道淚水,絕望中,更有著幾分讓人心酸的可憐。
  青竹的身子微微的僵滯,望向蘭梅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幾分擔心,急急的喊道,“蘭梅,你不可以這樣的,白逸辰把你害成這樣,這個仇你總要報吧。”
  青竹深怕蘭梅會輕生,便想讓她的心中,至少有一個可以生存下去的理由。
  她想,這個時候,蘭梅一定十分的痛恨白逸辰吧。
  果真,蘭梅聽到青竹說到白逸辰時,身子明顯的一僵,一雙眸子也是速的睜開,眸子中,漫過明顯的恨意,唇角微動,一字一字狠聲地說道,“白逸辰……”
  說話間,她的身子也微微的輕顫,恨的咬牙切齒。
  青竹看到她的樣子,便終於鬆了一口氣,隻要她心中有了這憤恨,便可能會輕生了,隻要讓她熬過了這段時間,慢慢的忘記了那過去的傷痛,應該會好起來的。
  軒轅燁回到王府,看到孟拂影仍舊靜靜地躺在床上,便速的走到了床前,輕聲問道,“感覺好些了嗎?”
  先前,太醫已經給她熬了保胎藥,讓她服了,胡太醫說,若沒有其它的意外的話,孩子是不會有事的。
  “恩,沒事了。”孟拂影微微的點頭,看到他臉上那些許的陰沉,便猜到了,還沒有抓到白逸辰。
  白逸辰那人實在是太過陰險,沒有抓到他,她現在都有些不放心,更何況是軒轅燁。
  不過,想到先前帶回來的蘭梅,雙眸微微的一閃,輕聲道,“蘭梅那丫頭,應該知道一些白逸辰的底細,隻是,她現在的那樣子,我們也不會逼她說什麼。”
  “恩,我將她帶回府,也是為了這個。”軒轅燁微愣了一下,然後略帶沉重說道。
  隻是,先前,他也看到蘭梅的樣子了,隻怕,是問不出什麼了。
  “王妃,殿下。”恰恰在此時,青竹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了進來。
  “什麼事?”軒轅燁微愣,既然沉聲問道。
  “蘭梅說,有話要跟殿下與王妃說。”青竹微微的頓了一下,再次說道。
  “帶她進來。”軒轅燁再次的一愣,卻是隨即速的說道,蘭梅主動的開口,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蘭梅給殿下,王妃請罪。”蘭梅一走進房間,便跪在地上,一臉沉痛地說道。
  “你先起來吧。”不等軒轅燁開口,孟拂影便輕聲說道,“要說,你也是為情所累,不能全怪你。”像她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原本就是情竇初開的時候,又怎麼經的起白逸辰那般的誘惑。
  蘭梅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臉上不由的多了幾分意外,還隱著些許的感動,再次低聲,“蘭梅那般的傷害王妃,王妃卻不怪蘭梅,反而為蘭梅找借口,王妃的慈愛,蘭梅沒齒難忘,不過,蘭梅害王妃卻終究是事實,所以蘭梅今天,任憑王妃處置。”
  “本宮能夠明白你的無奈之處,而且以前在皇宮中,你也是處處護著本宮,本宮那時候,雖然癡傻,卻還是記得的。”孟拂影微微的歎了一口氣,再次輕聲說道。
  剛剛,蘭梅隻說任憑她的處置,但是卻並沒有說起白逸辰的事情,隻怕因為,她愛白逸辰太深,到了現在,還不忍心傷害白逸辰。
  所以,此刻,她隻是想以此來感動蘭梅,希望蘭梅能夠幫他們找到白逸辰。
  蘭梅的身子再次的微怔,眸子中,也更多了幾分感動,輕聲道,“那都是蘭梅應該做的。”
  “那時,若不是因為你與青竹,我還不知道要受多少的欺負呢。”孟拂影微微一笑,淡淡的聲音中,也帶著幾分些許的感動,望向蘭梅的眸子中,更是帶著明顯的笑意。
  “王妃……”蘭梅微微的抬眸,望向孟拂影,對上孟拂影唇角的輕笑時,更是微微的愣住。
  “好了,你的事情,本宮也知道了,你就先跟青竹下去休息吧,本宮已經吩咐讓青竹好好的為你安排了。”孟拂影卻並沒有在這個時候追問她什麼,而是略帶輕笑地讓她去休息。
  “王妃,蘭梅對不起王妃,王妃這般的對蘭梅,實在是讓蘭梅慚愧。”蘭梅的臉上更多了幾分感動,急急地說道。
  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唇角微抿,似乎仍舊有著幾分猶豫,但是片刻之後,卻突然的再次抬起眸子,望向孟拂影,臉上,也多了幾分堅定,再次開口,一字一字地說道,“蘭梅知道殿下正在讓人搜查白逸辰,蘭梅在白府中待了這些日子,也了解一些白逸辰的事情,或者可以幫的上殿下。”
  她先前在青竹的房間,想起白逸辰那般的對她,心中的確是對白逸辰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殺了白逸辰。
  所以,便答應了青竹,與青竹一起來見王妃。
  隻是,出了青竹的房間,心中,卻有些不忍了,她很清楚,就白逸辰做的那些事情,若是落在了殿下的手中,那就是死十次都不夠的。
  若是殿下真的抓住了白逸辰,那白逸辰的下場一定會很慘,很慘。
  雖然她恨白逸辰,雖然白逸辰那般的對她,到了這一刻,她卻還是狠不下心。
  隻是,剛剛孟拂影的話,卻是讓她再次下定了決心。
  她一而再的傷害王妃,但是王妃不但不怪她,反而還在這個時候救她回來,還讓青竹好好的為她安排,但但就是這份恩情,她這一輩子都無以為報了。
  “哦,那你都知道些什麼?”孟拂影終於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再次低聲問道,隻是,這次的聲音中,仍舊是極為輕淡的聲音,與剛剛並沒有絲毫的異樣。
  “白逸辰最近一直跟一個隱公子走的很近,這個隱公子是西域人,白逸辰說他是生意人,但是蘭梅卻覺的他不像是生意人,因為,他對軒轅王朝皇室中的事情,比生意上的事情更加的上心。”蘭梅慢慢的說道。
  “西域人?”軒轅燁微微的蹙眉,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白逸辰果真勾結西域之人。”
  “怎麼?你知道那個隱公子的身份?”孟拂影轉眸,望向軒轅燁,聲音中微微的帶著幾分意外。
  “恩。”軒轅燁卻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太多的解釋,孟拂影也不好再問,便望向蘭梅,輕聲道,“蘭梅,你繼續說下去。”
  “是。王妃。”蘭梅恭敬的應著,然後再次說道,“白逸辰得知王妃懷有身孕後,便一心想著打掉王妃肚子的孩子,開始想讓蘭梅找青竹,來害王妃,蘭梅不忍心,白逸辰便與那隱公子一起騙蘭梅,說王妃一直在報複他,騙了他的銀子,還奪了他天下第一才子的名聲,甚至還搶他的生意,將他逼的沒有還手之力,蘭梅信以為真,才答應了他……”
  “這個白逸辰真是不要臉,明明是他一直在傷害王妃,竟然顛倒是非,這般的誣陷王妃。”青竹聽到蘭梅的話,不由的憤憤地說道。
  蘭梅望向青竹,臉上漫過幾分歉意,“所以,那天便約了青竹,將那花送給青竹,那花是隱公子從西域帶來的,聽說十分的奇特,十分的珍貴,整個西域也隻有兩株,隱公子說,那花獨放在一起,晚上可以讓人安神,白天可以幫人提神,原是對人十分有益處的,隻是,卻是不能隨意的與其它的花放在一起,若是將它與梅花,水仙放在一起,便會散出劇毒,隻要幾天,就會讓人斃命。”
  孟拂影暗暗的驚滯,這世上,竟然有這樣的花?
  青竹更是驚的目瞪口呆,直直地望向蘭梅,略帶輕顫地說道,“那,你先前讓我把它與玫瑰花放在一起,會是何用處?”
  “若把它跟玫瑰花放在一起,散出的毒不是很大,但是七天內,卻能夠讓王妃流產。”蘭梅微微的頓了頓,才一臉沉痛地說道。
  軒轅燁的眸子猛然的一沉,手下意識的緊緊的握住孟拂影的手,七天,若是滿了七天,隻怕……
  “可是,可是,我回來後,沒有放在玫瑰花叢中,而是放在了茉莉花中呀。”青竹驚滯,忍不住再次說道。
  “這說難怪了,原本隱公子說,隻要將那花放在玫瑰花叢中,七後天,王妃肚子的孩子定然會不保,隻是,你將花帶回王府幾天後,王妃不但沒事,卻是精彩煥發,隱公子便猜測著,你可能是將那花與茉莉花放在一起了,隱公子說過,若是那花與茉莉花放在一起,不但對人無害,還有大大的好處。”
  “啊,還有這麼一說,還好,還好,我是將那花放在了茉莉花旁的。”青竹暗暗的呼了一口氣,低聲說道,不過,心中卻是暗暗的感激速風,若不是他,說不定,她就將那花放在了玫瑰花叢中了。
  若真是那樣的話,那她就是害王妃的凶手。
  蘭梅的心中也是暗暗的慶幸,還好,青竹沒有聽她的話,將那花放在玫瑰花叢中。
  “白逸辰不甘心,讓隱公子想辦法,猛然隱公子就說,太子可以幫到他們,說什麼太子有什麼暗道,可以通向羿王府,而且,那隱公子竟然找到了太子的藏身之處。”蘭梅再次慢慢的說道。
  “什麼?你說白逸辰他們找到了太子?”軒轅燁卻也是不由的驚住,低聲的驚呼道。
  “是,所以蘭梅懷疑那隱公子不是什麼商人。”蘭梅連連的點頭說道。
  “好,很好,現在,本王知道在哪兒找到白逸辰了,或者這次連軒轅澈也一起揪了出來。”軒轅燁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一字一字,冷冷地說道。
  而且,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極好的辦法……
  孟拂影聽到了軒轅燁的話,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一次,白逸辰很明顯是利用了軒轅澈的暗道。
  軒轅燁事後便讓人去白府搜查,便沒有找到白逸辰,而此刻正在整個京城的搜查,也沒有什麼發現,那麼,現在白逸辰一定跟軒轅澈一樣,藏在地下室中。
  隻是,軒轅燁又如何知道白逸辰他們藏身在哪一處的地下室中?
  軒轅澈既然連那地下宮殿都建的出來,幾個地下室對他而言,又算的了什麼呢。
  “傳令速風,從現在開始,改找地下暗道的出口,每找到一個,便給本王狠狠的向灌水。”軒轅燁微微的走到門外,對著外麵的侍衛,沉聲喊道。
  他知道,軒轅澈的暗道很多,可能也都極為的隱蔽,但是,他相信,那地下暗道,肯定有很多都是通著的。
  隻要找到幾個出口,向麵灌水,總能灌到他們。
  昨天晚上,那人從其中的一個出口出來,他的侍衛也都見過了那個出口的樣子,所以接下來,找起來,也就方便了多了。
  現在天色已經微微的亮了,找起來,就更方便了。
  “是。”其中一個侍衛,領命後速的去向速風稟報。
  “你們幾個,在這院子找一找,看還有沒有其它的暗道出口。”軒轅燁吩咐著院子中的侍衛,若是這院子,還有出口的話,拂兒現在就更危險了。
  那幾個侍衛,便速的去尋找,畢竟見過了其中的一個出口,那些侍衛,又都是經過特別的訓練的,所以一個時辰後,就又找到了另外的兩個出口。
  軒轅燁越看越是驚心,“再去繼續找,一個都不能漏下。”
  他真的不敢相信,僅僅是他的院子,竟然就有這麼多的出口。
  難怪以後軒轅澈的人能夠輕易的混進王府中。
  而此刻發現的那三個暗道出口,有幾個侍衛,正在向著麵灌水,羿王府府中就有一條小河,所以,那水倒是極為的方便。
  孟拂影天亮後,便也起了床,慢慢的走動著,胡太醫說,喝了藥後,可以下床走動一下。
  孟拂影看到那些侍衛都在向著洞中灌著水,不由的暗暗好笑,這樣的情況讓她想起,以前在農村時,別人灌老鼠的情形。
  那時候灌老鼠就是這麼灌的,那老鼠無路可逃,最後便不得不逃出來,隻是逃出來後,自然是被人狠狠的打死了。
  沒有想到,今天,軒轅燁竟然會這般的灌人。
  不過,誰也不知道軒轅澈的地下暗道有多少個,更不知道,他們現在藏在什麼地方,所以,要灌出他們,可是比灌老鼠難的多呀。
  不過,孟雲天卻是幾乎出動了自己手中所的的士兵,眾人按著速風的吩咐,一一的搜查,倒是真的在京城內搜出了很多的地下暗道出口。
  特別是在原本的太子府中,皇宮中,都有幾個地道。
  眾人將找到那出口後,便按軒轅燁吩咐的向外灌水,那地道雖然深不可測,但是畢竟是在地下,所以,那一桶一桶的水灌了下去,也不是好玩的,若是真的有人在麵,肯定是受不了的。
  不過,灌了一天一夜,卻仍舊沒有灌出白逸辰。
  很明顯,他們還沒有找對地道。不知道,現在的白逸辰藏身在哪個地道中。
  此刻的某一下地下室中。
  “不好了,他們現在正用水攻,若是我們在繼續藏身在此,隻怕……”阿曉因為先前暴露了身份,所以此刻也藏身在這地下。
  “白逸辰。”軒轅澈那陰冷的眸子,慢慢的轉向白逸辰,臉上帶著幾分嗜血的冰冷,一字一字慢慢的說道,“你要死,可不是連累了本宮。現在,給本宮滾出去。”
  若不是白逸辰一意孤行,軒轅燁根本就不會發現。
  白逸辰的雙眸也是猛然的一沉,也是冷冷的望向軒轅澈,同樣的狠聲道,“哼,你還敢怨我,你以為,他們會放過你嗎?”
  “至少,軒轅燁不會這般的瘋狂的追殺本宮。”軒轅澈再次冷冷的說道。
  “你不要忘記了,這次的計劃你也有份,而且你還有很大的功勞呢,這地下暗道可都是你的,相信軒轅燁也早就猜到這一點了,你以為,他現在要抓的隻是我嗎?就算我出去了,他也不會放過你。”白逸辰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狠聲說道,不過他的聲音中,卻是帶著幾分害怕,他們在這地下暗道中,不知道還能藏多長時間,若是以軒轅燁的這種撥法,想要搜到他們,是早晚的事情。
  軒轅澈的眸子愈加的眯起,更多了幾分危險的冷意,不過,此刻卻沒有再說話,白逸辰說的沒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軒轅燁是絕對不會再放過他的。
  突然,地麵上,微微發出幾絲細微的聲音,三個紛紛的一驚,速的避開。
  然後看到上麵的門慢慢的打開,走進來的竟然是隱公子,不由的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主子。”阿曉看到他,恭敬的向前喊道。
  “現在,外麵的情形怎麼樣了?”白逸辰也急急的問道。
  “這次,軒轅燁是狠了心的要將他們抓住,而且,他救走了那個蘭梅,蘭梅連我都供出來了,所以,他現在也已經下令抓我,而且,他還在你的書房中,找到一些書信,隻怕這次,我此刻都難保了。”隱公子望向白逸辰時,眸子中帶著明顯的不滿,“你做事,竟然如此的大意,那樣的書信都不毀掉,竟然還留在書房中,如今,豈不是直接的讓軒轅燁拿到了證據。”
  白逸辰愣住,臉上也多了幾分懊惱,沉聲道,“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呀。”
  軒轅澈望向白逸辰時,眉頭也是微微的蹙起,一臉嘲諷地笑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家夥。”
  “你?”白逸辰雙眸圓瞪,紛紛的瞪向軒轅澈,“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你還不是被軒轅燁一鍋端了。”
  “好了,你們不要吵了,到什麼時候,還有心情吵,現在要盡的想個辦法才行?”隱公子聽到兩人的爭吵,不由的怒聲吼道。
  “現在,首要的就是先想辦法逃出去,先保住性命再說吧。”軒轅澈的眸子再次微微的一眯,那冰冷的聲音中,也微微的多了幾分著急。
  此刻,軒轅燁正全麵的搜查,他們想要逃出去,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現在,他也不敢隨便的亂換地下室,畢竟,這個地下室是最安全的,而且,這個地下室,有幾個出口,其中有一個是通向皇宮的,一個是通向城外的,還有一個是通向……
  而且,地道的中間,還都安置暗門,就算軒轅燁發現了其中的任何一個出口,他隻要躲在中間,也不至於被軒轅澈灌了出去。
  隻是,那暗道中,畢竟不通氣,時間短倒好說,時間長了,就算不被灌出來,也會憋死了。
  所以,現在還是要想個萬全的辦法逃出城去,才行。
  “你這個地下室,能通向城門嗎?”白逸辰的眸子掃了一下四周,再次急聲問道,很顯然是想著從這兒逃向城外去。
  “能,隻不過,是通向那地下宮殿的,相信,軒轅燁早就在那兒埋伏好了人馬,等著我們出去呢。”軒轅澈冷冷的掃了白逸辰一眼,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嘲諷,這個白逸辰還真是沒有腦子。
  “那現在怎麼辦?那不成真的要在這兒等死嗎?”白逸辰聽到軒轅澈的話,此刻,也沒有再計較他的嘲諷了,而是想到出不去,心中更多了幾分害怕。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分散軒轅燁的注意力,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出城。”隱公子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什麼辦法?”白逸辰一聽說有辦法,再次急急地問道,聲音中,也多了幾分希望。
  “要想讓軒轅燁不傷害我們,隻能找一個護身符,而軒轅燁的女人,是唯一的護身符。”隱公子再次冷冷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將她抓來,用她來威脅軒轅燁,放我們出去?”白逸辰的雙眸微微的一閃,聲音中,隱隱的多了幾分異樣。
  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再次說道,“可是,現在我們逃都逃不掉,要如何抓那個女人呀?”
  隱公子的眸子慢慢的轉向軒轅澈,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相信太子應該有辦法吧?”
  軒轅澈微怔,眸子中,速的隱過幾分冷意,沒有想到,這個隱公子連這個都知道,是,他的確是藏了一手,還有一個更為隱蔽的暗道,那就是直接的通向軒轅燁的房間的,而且,那入口,是設計在軒轅燁的床下麵的。
  那個暗道,是在軒轅燁離開京城的那三年中,建造的,除了他,沒有人知道。
  沒有想到,這個隱公子,竟然發現了。
  “太子不必多心,是阿曉說上次在羿王府下的地道中,發現了一個極為隱蔽的出口,而且還裝了機關,連阿曉都沒有打開,所以,我便猜想著,太子那出口,自然大有用處。”隱公子看到軒轅澈臉上的冷意,慢慢的解釋道。
  “那暗道是通向哪兒的?”白逸辰微驚,不由的驚呼道。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暗道,應該是通向軒轅燁的房間的,所以,我想,隻要有了那個暗道,想要抓住那個女人,也不是什麼難事。”隱公子的眸子再次望向軒轅澈,慢慢的說道。
  隻是,有一點,他卻是不太明白,既然軒轅澈有那麼好的暗道,若是想要殺軒轅燁的話,那不是太難的事情呀,為何,這麼多年,卻一直都沒有殺的了軒轅燁呢。
  軒轅澈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隱過什麼,那個暗道,的確是通向軒轅燁的房間的,隻不過,他卻從來沒有用過。
  原本,他也是想要暗殺軒轅燁的,但是後來,卻沒有那麼做,他告訴自己,像軒轅燁這樣的敵人,就這麼殺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這麼多年,他一直與軒轅燁明爭暗鬥,雖然他多次失敗,卻一直都沒有用那種辦法。
  “既然有那個通道,還等什麼,點去將那個女人抓了來,那個女人因為前些日子差點流產,現在還不能亂動,應該正在房間休息呢。”白逸辰一聽,眸子中,頓時的多了幾分興奮,急急的說道。
  “太子不會是不忍下手吧?”隱公子的眸子仍舊直直地望著軒轅澈,看到他神情間的猶豫,再次慢慢的說道,“太子不要忘記了,正是那個女人把你害成這個樣子的。而且,現在那個女人,可是我們逃出去的唯一的機會呀。”
  “哼,”軒轅澈冷冷的輕哼,“不忍下手,真是笑話,本宮從來都不是那仁慈之人。”
  “那就最好了,太子告訴阿曉如何的打開那暗道的機關,讓阿曉去將那個女人帶來,然後我們便用她,威脅軒轅燁放我們出去。”隱公子見軒轅澈答應了,連連地說道。
  “好,這個辦法好,將那個女人抓了來,我不會放過她的。”白逸辰的雙眸猛然的一沉,冷冷地說道。
  “本宮勸你,最好不要胡來,若是她出了事,我們都不要想活著離開。”軒轅澈那陰冷的眸子,速的掃了白逸辰一眼,冷聲警告道。
  “是,白公子不要太衝動,等我們安全離開後再說吧。”隱公子也生怕白逸辰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也低聲勸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白逸辰悶悶的應著,隻是眸子深處,卻更多了幾分狠絕,隻要那個女人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就絕對不會放過他。
  阿曉按著軒轅澈說的,再次悄悄的隱地了羿王府的地下,這一次,便直接的找到了那個極為隱蔽的暗道。
  要說,那個暗道,真的很難發現,當時,他若不是恰恰走到這邊時,感覺到那邊的聲音有些熟悉的話,還真的不知道這兒會有另一個暗道。
  他小心的找到了機關,打開了那暗門,這才慢慢的向前移動著。
  隱隱的便聽到上麵傳來的有些零亂的聲音,聽到有些侍衛還在不斷搜查著,而有些侍衛,還正在向著找到的暗道中灌水。
  隻可惜,他們沒有找對暗道,灌了也是白灌。
  慢慢的要走到暗道的盡頭時,便微微的聽到軒轅燁的聲音。
  “胡太醫,王妃現在怎麼樣的?”房間內,軒轅燁望向胡太醫,一臉擔心地問道。
  “殿下放心,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胡太醫輕聲說道,“不過,萬萬不可再讓王妃受到其它的傷害。”
  “恩。”軒轅燁略帶沉重的點頭,慢慢望向孟拂影的眸子中,隱過幾分明顯的心疼。
  阿曉聽到軒轅燁在孟拂影的房間,自然不敢亂動,所以,便隻能等在麵。
  想要等軒轅燁離開後,再動手,隻是,那軒轅燁似乎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等了幾分時辰,隻能悄悄的退了回去。
  “阿曉,怎麼回事?人呢?”隱公子看到他一個人回來,不由的略帶疑惑地問道。
  “軒轅燁在房間,我無法動手。”阿曉的臉色微微的一沉,低聲說道。
  話語微微的頓了頓,再次說道,“剛剛我發現,很多暗道,都被軒轅燁的人找出來的,這兒不知道還能保多久?剛剛若不是我的動作的,隻怕也會被抓到了。”
  “那現在要怎麼辦,要怎麼辦?”白逸辰聽到阿曉的話,臉上漫過明顯的害怕,急急的喊道。
  “現在,要想個辦法將軒轅燁引出房間,我才能夠下手。”阿曉思索了一下,再次說道。
  “恩。”隱公子微微的點頭應著,雙眸猛然的一閃,再次冷聲道,“我有辦法了,阿曉你出去,找幾個身高,體形與我們幾個相似的人,放入一個地道中,等到軒轅燁的人灌出來後,軒轅燁自然就……”
  “好辦法,真是好辦法,反正用水攻的,攻出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了。”白逸辰也連聲符合道。
  大約兩個時辰後,幾個侍衛,速的來報,“殿下,殿下發現白逸辰等人的行蹤。”
  軒轅燁微怔,雙眸微沉,望向那侍衛,沉聲道,“真的?”
  “是的,我們剛剛發現的一個地下暗道,剛剛灌了幾桶水,便聽到麵有聲音。”
  “繼續灌,灌出來再說。”軒轅燁的眸子,微微的一沉,冷聲吩咐道,“讓速風過去看看。”
  “是。”那個侍衛連連的離開了,軒轅燁望著那侍衛離開的身影,雙眸中微微的閃過了什麼。
  “真的是他們嗎?”孟拂影見他沒有動,也知道,他心中可能有所懷疑,不由的問道。
  “是與不是,灌出來就知道了,這事,你不要擔心了。”軒轅燁轉向她時,臉上的陰冷便速的隱去,換上滿滿的輕柔,低聲說道。
  說話間,還體貼的為她蓋好了被子。
  這個時候,他不可能會離開她的身邊。
  “不行,軒轅燁不上當,而且,一旦找出那幾個,我們就更危險了。”阿曉再次折回去後,沉聲說道。
  其它的人也都是一臉的陰沉,就連軒轅澈的眸子中,也多了幾分擔心,他與軒轅燁鬥了這麼多年,最了解軒轅燁,想要騙軒轅燁,豈是那麼簡單的。
  “那現在要怎麼辦?一旦他們發現了這個暗道,我們就完了。”這麵白逸辰是最沉不住氣的,此刻的臉上,已經多了幾分絕望。
  “我們一起去,以我們三個的力量,要想對付軒轅燁,抓到那個女人,應該沒問題。”隱公子的眸子一一的望過白逸辰與軒轅澈,慢慢地說道。
  白逸辰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狠聲道,“留在這兒也是一死,自然要拚一把。”
  “好吧。現在也隻有這樣了。”軒轅澈也微微的點頭說道,此刻,心中卻是有些懊惱,若是當初,他不參與他們的計劃,今天就不會……
  不過。現在後悔也已經遲了。
  他的人,全部已經被軒轅燁給滅了。
  而那個隱公子雖然厲害,但是他的人馬卻畢竟不在京城,遠水救不得近火呀。
  所以,他們現在,實是在沒有能夠與軒轅燁對抗的能力。
  “先讓阿曉出去,引開軒轅燁的注意力,然後我們再出去,扣住那個女人,要挾軒轅燁放我們離開。”隱公子低聲商量著,眾人這次都沒有任何的異議,畢竟現在都沒有其它的辦法了。
  幾個人,小心的潛入羿王府下麵,這個暗道,太過隱蔽,所以沒有人發現,其它的暗道,差不多都被軒轅燁的人發現了,他們走在這個暗道中,隱隱的還能夠聽到其它暗道中的水流聲。
  “軒轅燁這招也太狠了。”白逸辰聽到那急促的流水聲,不由的怒聲說道。
  “他還有更狠的呢。”軒轅澈唇角微扯,冷冷的笑道。
  此刻,幾人已經走到了羿王府下,所以也都不敢再出聲,阿曉細細的聽了片刻,再次說道,“軒轅燁還在房間,而且,門外守著至少八個侍衛。我們的速度必須要,而且要準,若是抓不到那個女人,那麼,我們幾天今天很可能就會葬身在這羿王府了。”
  “好,行動。”隱公子眸子微眯,壓低聲音說道。
  阿曉速的起身,速的竄向那暗道的出口處,然後速的打開了那暗道的出口,一下子便閃了出去,他的的身子本來就可以縮小,所以沒有受到任何的阻隔,速度的驚人。
  當然,隱公子與軒轅燁澈,白逸辰三個,也是速的衝了上去。
  阿曉一衝進房間,看準了軒轅燁的位置,便直直的向他攻去。
  軒轅燁大驚,速的起身還擊打,因為,阿曉的動作太過突然,身子便也下意識的向著床後退了幾步。
  外麵的侍衛,聽到了聲音,便急急的衝了進來,隻是,隨後出來的隱公子,卻是速的伸手,直直的抓向床上的孟拂影。
  那暗道的洞口,本來就在床下,所以,他一出來,離孟拂影的距離就很近。
  軒轅燁心中大驚,也顧不得阿曉的攻擊,便想要去救孟拂影,隻是卻被隨即上來的軒轅澈與白逸辰攔住。
  也就是這一瞬間的時間,隱公子的手已經扣住了孟拂影的脖子,孟拂影現在不敢亂動,而且此刻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連那平時護身的銀針都沒有帶,實在沒有反抗的能力。
  “都住手。”隱公子捉住孟拂影後,狠聲說道。
  軒轅燁等人哪敢亂動,都紛紛的停了下來。
  “你最好是放開她,否則,本王……”軒轅燁的雙眸猛然的眯起,一字一字冷冷地說道。
  “軒轅燁,這個時候你就不要再說什麼狠話了,我也知道你的厲害,隻是,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你敢亂來,你若是敢亂來,我的手隻要略略一用力,她就沒命了。”隱公子狠聲打斷了軒轅燁的話,聲音中也帶著明顯的狠絕。
  說話間,便想要扯起孟拂影,孟拂影此刻的身體,那經得起他那一扯呀,他那麼一扯,隻怕就把肚子的孩子給扯掉了。
  軒轅燁看到他的動作完全的驚滯,一顆心,也猛然的懸起,隻是,卻也不敢向前,生怕他會直接的殺了拂兒。
  “給本宮吧。”隻是,就在隱公子想要用力扯起孟拂影時,軒轅澈卻是突然的閃到了床前,從隱公子的手中接過了孟拂影,並沒有用力的去扯她,而是將他抱進了懷。
  “軒轅澈,你做什麼?”白逸辰看到他的動作,雙眸中的怒火不斷的升騰,狠聲說道。
  “這個時候,最好不要讓她傷害,激怒了軒轅燁,對誰都沒有好處。”軒轅澈冷冷的掃了白逸辰一眼,低聲說道,隻是雙眸望向孟拂影時,眸子卻是微微的閃了一下。
  他這一生,對誰都下得了狠手,但是此刻,卻突然發現,對她,卻是偏偏的狠不下心來,哪怕以前,她那般的欺騙了他,甚至毀了他的一切。
  明明對她恨之入骨,隻是此刻看到她這般虛弱的樣子,卻不忍心看到別人傷害她了。
  孟拂影微愣,心中微顫,不管怎麼樣,她這一刻,的確是應該感激軒轅澈,不管他是什麼目的,他至少沒有傷害她。
  “太子說的對,先出去了再說。”隱公子也微微點頭說道,剛剛自己若是真的傷害到了那個女人,隻怕軒轅燁當時便發彪,他們不要說是逃出去,隻怕當時就會被殺了。
  “軒轅燁,放我們出去,等我們出了城,安全了,自然會放了你的女人。”隱公子望向軒轅燁,冷聲威脅道。
  “哼,四域國的在八王子,果然了得呀,隻是,本宮已經通知了西域,西域說,想與我中原和平相處,所以八王子的進犯,與他們無關,八王子的生死也與他們無關,八王子以為還能逃的了嗎?你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本王也不會放過你們。”軒轅燁的眸子直直地望向隱公子,不應該說是八王子,慢慢的說道。
  那聲音不大,但是卻有著一股讓人驚顫的寒意,讓那八王子微微的輕顫。
  他要逃出去,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到西域,到時候,軒轅燁就不敢拿他怎麼樣了,卻沒有想到,軒轅燁竟然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而且還與那狗皇上打成了如此的協議,真是可惡。
  現在,他若逃出去,隻怕……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坐以待斃。
  白逸辰卻是微微的驚住,望向八王子的眸子中,隱過幾分錯愕,沒有想到,他竟然是西域的王子,隻是,聽軒轅燁那意思,似乎這個王子現在也沒有什麼用了。
  “軒轅燁,你少費話,現在你的女人在我們手中,你又敢拿我們怎麼樣,放我們出去。”隱公子的雙眸猛然的一沉,再次狠聲說道,“要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的女人,我們同歸於盡。”
  說話間,一隻手,再次狠狠的卡向孟拂影的脖子。
  軒轅澈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但是卻也沒有攔住他,畢竟他知道,這個時候,八王子是不敢傷害她的。
  軒轅燁的身子微微的一僵,現在拂兒在他們的手中,他的確不敢對他們怎麼樣。
  他的眸子,望向孟拂影時,隱過明顯的傷痛,都怪他,沒有保護好拂兒,卻要讓拂兒受這種苦。
  “軒轅燁,你最好點拿主意,否則,就別怪我了。”八王子見軒轅燁有些猶豫,不由的再次狠聲說道。
  “讓他們離開。”軒轅燁雙眸微微的閉起,隱下眸子中的傷痛,然後慢慢的說道,他不能再讓他們傷害到拂兒。
  隻是,說話間,卻是對聽到消息趕進來的飛鷹與速風暗暗的做了一個手勢,不管怎麼樣,都要想辦法救回拂兒。
  其它的侍衛,紛紛的讓開了一條路,隱公子的手,仍舊扣在孟拂影的脖子上,軒轅澈將她抱在懷,幾個人速的向外走去。
  “誰都要不跟來,否則,我一樣會殺了她。”八王子看到跟過來的軒轅燁與侍衛,不由的再次狠聲喊道。
  軒轅燁的腳步,不由的僵住,其它的侍衛,自然也都跟著停了下來。
  因為,孟拂影在他們的手中,誰也不敢亂動,幾個人,速的出了城。
  出了京城,行了一短路後,有一個小村莊,八王子帶著眾人直接的進了那個小村莊,一些村民裝扮的人,便速的圍了過來,紛紛的向著八王子行禮。
  白逸辰與軒轅澈都微微的驚住,沒有想到,這個村莊,都是他的人,他的這種隱蔽的方法的確夠高,隻是這村中的人們,隻怕……
  “太子,你倒是挺會憐香惜玉的,一路上,倒是小心的緊呢。”白逸辰再次望向軒轅澈,看到軒轅澈仍舊將孟拂影抱在懷,不由的冷冷地說道。
  雙眸落在孟拂影的身上時,眸子深處,更多了幾分恨意,“這個女人,把你我害的這麼慘,我們豈能饒過她。”
  阿曉的眸子微微的望向孟拂影時,雙眸微眯,微微的似乎有著幾分疑惑,隻是,那般直直地望著她,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何,從他第一次見到她時,他就有著一種異樣的親切感,其實當時在羿王府,主子想要傷害她時,他那一刻就差點撲過去,隻是,軒轅澈比他離的更近一些,攔在了前麵。
  如今聽到白逸辰說要害她,心中不由的多了幾分擔心,望向八王子,略帶急切地說道,“主子,軒轅燁太可怕了,我們若是傷害了他的女人,是絕對逃不掉的。”
  “哼,你以為現在軒轅燁就會放過我們嗎?從他的府中帶走他的女人,不管傷不傷害他的女人,軒轅燁都不會放過我們,現在,我們唯一的生路,就是跟他拚到底……”白逸辰冷冷的掃了阿曉一眼,一臉狠絕地說道。
  白逸辰的話微微的頓了一頓,然後再次望向八王子,說道,“隱公子,不,應該是八王子,把那個女人交給我,我把我現在所有的生意的利潤都給你。”
  白逸辰現在,對孟拂影可是恨之入骨頭,如今孟拂影就在他的麵前,他怎麼可能會放過她。
  軒轅澈的眸子微微的一眯,抱著孟拂影的手,似乎微微的緊了緊,不過,卻並沒有說什麼。
  八王子微愣,眸子中,隱過幾分算計,思索了片刻,才慢慢的說道,“你要再加一千萬的銀兩。”
  現在,西域那邊的勢力,隻怕已經被滅了,他想要再繼續的發展,就需要更多的財富,而且白逸辰想要這個女人,就把這個女給他。
  現在,這個女人在誰的身上,誰就更危險。
  白逸辰微怔,眸子中,微微的隱過幾分怒間,隻是望向孟拂影時,雙眸卻是猛然的一沉,狠聲道,“好,成交。”
  “好,既然如此,那太子就把這個女人交給白公子吧,相信白公子一定能夠為太子報這個仇的。”八王子這次望向軒轅澈慢慢地說道,隻是,那聲音中,卻是帶著幾分威脅。
  軒轅澈的身子微微的一僵,他太了解白逸辰,若是此刻,他真的把她交給白逸辰,隻怕……
  隻是,此刻,他若是不交,白逸辰自然會讓這八王子殺了他,他現在可隻是獨身一個,自然抵不過那麼多的人。而白逸辰至少還有八王子需要的財富。
  雖然,他的心中,對她有著幾分異樣,但是,他卻也不可能為了她,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
  “把她給我。”白逸辰已經有些等不及了,速的閃到了軒轅澈的麵前,狠聲說道,一雙眸子,卻是直直地望向孟拂影的肚子,狠聲道,“我要先把她肚子的孽種給打掉。”
  孟拂影徹底的驚住,她相信,白逸辰絕對會做的出那樣的事情,因為,白逸辰根本就沒有人性。
  軒轅澈雖然狠絕,雖然殘忍,但是卻還是略略的有著一些原則,還有著些許的人性的,不像白逸辰那般的陰狠,若是軒轅澈真的將她交給了白逸辰,她與寶寶的性命隻怕都保不住了。
  “太子,拂兒情願死在太子的手中。”孟拂影的眸子直直地望向軒轅澈,一字一字慢慢的說道,“請太子成全了拂兒吧。”
  軒轅澈所有的勢力,都是因她而滅的,但是軒轅澈將她帶出來後,卻沒有傷害她的意思,所以,她現在,反而更信任軒轅澈。
  軒轅澈的身子明顯的一僵,望向她的眸子中,再次速的閃過了什麼,而看到白逸辰盯著她的肚子的那種狠絕,心中也不由的暗暗驚滯,若是真的將她交給白逸辰,她肯定會被白逸辰折騰的很慘。
  也難怪,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太子,你不會真的是不忍心吧,八王子,看來太子不想把她交給我,那麼我們的合作隻怕……”白逸辰聽到孟拂影的話,心中更多了幾分恨意,再次冷冷地說道。
  其實軒轅燁與速風飛鷹一路上,一直跟著他們幾個,一直都找機會想要救孟拂影,隻是軒轅澈一直都將她抱在懷,幾個人,不敢動手,原本想著,軒轅澈放開孟拂影時,他們便動手,將孟拂影救回來,隻要孟拂影不是被軒轅澈抱在懷,就好說了。
  隻是,軒轅澈這一路上,卻一直都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而且,也沒有傷害她的意思,所以,軒轅燁才沒有出手。
  如今躲在暗處的軒轅燁,聽到白逸辰的話,眸子中,漫過明顯的殺意,白逸辰,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
  “太子還是把那個女人交給白公子吧,大丈夫,總不能為了一個女人,而毀了大事吧。”八王子再次望向軒轅澈說道,聲音中,也更多了幾分威脅。
  阿曉此刻的臉上,更多了幾分擔心,不知道為何,他一聽到白逸辰說要害她,心便不由的揪起,有些疼。
  “主子,阿曉覺的,我們現在不僅僅不能傷害這個女人,還要好好的保護好這個女人,萬一軒轅燁追來了,我們也可以再用她來威脅軒轅燁呀。”阿曉再次小心地說道。
  “哼,你放心,我不會讓她那麼死的,隻要她還有一口氣,到時候,一樣的可以用她來威脅軒轅燁。”白逸辰眸子望向阿曉,冷冷的笑道,“阿曉你不會是也看上她了吧。”
  “你,亂說。”阿曉望向白逸辰時,眸子中,隱過明顯的怒意,他是心疼她,但是卻並沒有任何的邪念。
  軒轅澈的眸子微微的一閃,望向阿曉時,微愣了一下,眸子中,再次速的隱過了什麼,然後突然的將孟拂影轉進了他的懷,低聲道,“帶她走。”
  他現在已經很清楚了,白逸辰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他軒轅澈雖然殘忍,但是卻也不會對一個女人下此狠手,最重要的,是他這一輩子,唯一用了心的女人。
  他看的出,阿曉對她的關心,所以知道阿曉不會傷害她。
  而且,阿曉是那個八王子的人,對這兒應該很熟悉,那些八王子的手下,對阿曉也應該不會太過下狠手,而他一個人,要應付起那些人來,也不是難事,等到阿曉離開後,他才想辦法逃走。
  他軒轅澈爭了一輩子,冷血無情了一輩子,到了這最後,卻為了一個害的自己一無所有的女人,做了一次英雄。
  阿曉微愣,一時間有些沒有反應過來,而且,他就算擔心她,也不能這般的背叛了他的主子呀。
  “她是你妹妹。”軒轅澈再次低聲說道。
  其實,他也是猜的,因為,他剛剛從這個角度,望向阿曉時,突然有著幾分熟悉的感覺,而,那神情間,也似乎有著些許孟雲天的影子。
  他當年是知道孟雲天還有一個兒子的,從小送去學藝了,隻是,後來卻是一直沒有回來。
  這件事,朝中很多人都不知道,而他比阿曉要大上幾歲。
  所以以前在侯王府中,倒是過過兩次,倒也有些記憶。雖然變化的極大的,但是還是有些小時候的影子的。
  而且剛剛聽白逸辰喊他阿曉,便猜測著,他極有可能會是孟雲天的兒子。
  阿曉聽到軒轅澈的話,身子明顯的一僵,速的望了孟拂影一眼,再沒了有片刻的猶豫,便抱著孟拂影速的閃開。
  難怪他一眼看到她,就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原來,原來……
  所以此刻,他倒沒有去懷疑軒轅澈的話,隻想著先把她救出去再說。
  其實,這所有的事情,都隻是瞬間的事情,就連站在軒轅澈麵前的白逸辰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等到眾人反應過來時,阿曉已經帶著孟拂影離開了些許的距離了。
  “阿曉,你好大的膽子,既然敢背叛我。你最好給我停下。”八王子回過神後,狠聲說道,隻是,阿曉此刻,卻根本就不聽他的,帶著孟拂影速的向前奔去。
  軒轅燁與速風等人也是紛紛的愣住,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不過,看到阿曉護著孟拂影,他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軒轅燁速的起身,向著阿曉的方向追去,飛鷹與速風,便留下來,跟軒轅澈一起,應付八王子的人。
  “把她給本王吧。”軒轅燁追上阿曉後,低聲說道,聲音中仍舊帶著幾分擔心。
  阿曉停住腳步,雙眸微微的望向孟拂影時,微愣了一下,然後輕聲道,“剛剛太子說,她,她是我妹妹。”
  說話間,聲音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幾分嗚咽,更帶著明顯的激動。
  孟拂影微怔,剛剛隻見到軒轅澈對著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倒是沒有聽清楚是什麼,隻是見他聽到軒轅澈的話後,便速的帶她離開了,原本還有些疑惑是什麼話呢,沒有想到,軒轅澈說的既然是這個?
  隻是,她怎麼沒有記得自己有個哥哥呀?
  軒轅燁也是微微的愣住,望向阿曉的眸子中,也多了幾分疑惑。
  隻是,第一次,看到阿曉時,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不過,那次是在夜晚,看的不是很清楚,如今,這般近距離的細細的看來,倒的確是有著幾分侯爺年輕時的影子。
  “先把拂兒給我,你也跟我回去,我讓人傳侯爺來府。”軒轅燁小心的從他的懷中接過了孟拂影,速的說道。
  是與不是,隻是侯爺來了,就清楚了。
  這阿曉應該也有三十幾歲了,比他差不多要大上十歲了,所以,他對這件事,還真的不清楚。
  “拂兒,你沒事吧?”軒轅燁抱過孟拂影後,急聲問道,聲音中,帶著明顯的擔心與緊張。
  “還好。”孟拂影微微的點頭說道,隻是想到剛剛的事情,心中卻是暗暗的驚滯,剛剛的事情,實是在太險了,若不是軒轅澈,不要說是孩子,隻怕是她的性命都保不住呀。
  “燁,讓人去幫幫太子吧。”孟拂影思索了一下,再次說道。
  “放心吧。”軒轅燁微微輕笑,這次,還真的是多虧了軒轅澈。
  飛鷹與速風自然會幫著軒轅澈,而且隨後跟去的那些人,也一定能夠將那八王子與白逸辰全部的消滅掉。
  三人速的回到了羿王府,軒轅燁便連聲吩咐著,去請胡太醫與侯爺。
  因為速風不在,所以,胡太醫的速度倒是慢了很多。
  倒是侯爺的速度卻是極,沒過多久,便趕來了,還沒有進房間,便急急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拂兒出了什麼事了?”
  說話間,便速的走進了房間,看到孟拂影躺在床上,並沒有太多的異樣,不由暗暗的鬆了一口氣,但是卻仍舊不放心地問道,“拂兒,到底怎麼了?”
  “爹爹,我沒事,燁今天請你來,不是為了這個,而是為了另一件事。”孟拂影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為了什麼事?”孟雲天聽孟拂影說沒事,才終於鬆了一口氣,“還能有什麼事,這般火急的找爹爹來?”
  此刻阿曉正站在一邊,隻是孟雲天擔心著孟拂影,一進來,便望向孟拂影,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阿曉。
  阿曉看到孟雲天時,身子卻是微微的僵滯,上次,他以羿王府外看到他時,就感覺到有些熟悉,難道說,他,他真的是他的爹爹。
  “爹爹,你可還有個兒子呀?”孟拂影的雙眸微閃,再次輕聲問道,聲音中,微微的帶著幾分異樣,說真的,她也很想有一個這樣的哥哥。
  孟雲天的身子明顯的僵住,一雙眸子中,也速的漫過沉痛,略帶輕顫,“你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的?”
  “如此說來,是真的了?”孟拂影的臉上速的漫過幾分輕笑,聲音中,也多了幾分急切。
  而站在孟雲天身後的阿曉臉上也多了幾分激動。
  “哎。”孟雲天微微的歎了一口氣,此到沒有轉身,所以並沒有看到身後的阿曉,隻是再次慢慢的說道,“是,你的確還有一個哥哥,隻是,當年,有個得道高人說過,你哥哥身上帶劫,所以三歲前要送出門,爹爹雖然不忍心,但是還是將你哥哥送去了倉山,還說,我們父子十八年,不能相見,隻是,爹爹十八年後上山去找你哥哥時,倉山上卻是一人都沒有,爹爹下山後,一定讓人去打探你哥哥的消息,但是一直沒有任何的音訊。”
  說到此處,孟雲天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傷痛,他都不知道,那是他兒子的劫,而是他給兒子帶來的劫。
  不過,那得道高人和他原本是朋友,應該不會騙他的。
  “爹,你真的是我爹?”阿曉聽到此處,卻是忍不住流下眼淚,三十多年了,他一直都在尋找自己的家人,今天,終於找到了。
  孟雲天這次速的轉身,看到站在身後的阿曉時,微微的僵滯,雙眸直直地望著阿曉,片刻,才慢慢的說道,“你,你是曉兒?”
  雖然與小時候有些不同了,但是,那眼睛還是極像的,而且,他現在的神情,與他也更相似了。
  阿曉慢慢的從身上拿出一塊玉佩,慢慢的遞到了孟雲天的麵前,略帶輕顫地說道,“這個玉佩,一直帶在我的身上,師傅說是我的爹爹給我留下的。”
  孟雲天的身子也是微微的輕顫,慢慢的伸出手,接過那玉佩,緊緊的握住那玉佩,然後忍不住喊道,“曉兒,你真的是我的曉兒。沒有想到,爹爹這輩子還能見到你,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了。”
  “爹。”阿曉低聲的喊道,臉上的淚水也是忍不住的滑下。
  孟拂影更是一臉的激動,眼角也微微的有些發濕,軒轅燁將緊緊的將她攬進了懷,臉上也多了幾分欣慰,沒有想到,這阿曉竟然是侯爺的兒子。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意外的大驚喜呀。
  “好,好。”孟雲天的眼角也微微的多了幾分濕意。
  他找了三十年,卻一直沒有消息,原本以為,他這一輩子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兒子了,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此刻,沒有人能夠明白他心中的激動。
  孟雲天微微輕顫的伸出手臂將阿曉抱在了懷,臉上帶著失而複得的欣喜。
  他當年,雖然是因為那高人的一句話,但是卻也是想要讓曉兒去學一些武藝,隻是不沒有想到,一別竟然這麼多年呀。
  阿曉埋在孟雲天的懷,身子也微微的帶著些許的輕顫,是太激動了,或者是真的哭了。
  雖然是男兒身,但是這般的相逢,落淚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沒有人去打擾他。
  隻是,片刻後,他卻慢慢的抬起頭,輕聲問道,“爹,娘親可好?”
  孟雲天微怔,雙眸微抬,直直地望向他,一時間,並沒有開口。
  孟拂影也不由的愣住,剛剛隻是為高興,卻忘記了,阿曉的娘親可是大夫人,而大夫人還是因為她死的,這件事……
  “**親,她已經死了。”孟雲天的臉色微微的一沉,這次慢慢的說道,說話間,微微的歎了一口氣,“這事,說來話長,等回去後,爹爹後慢慢的告訴你的。”
  這件事,他不想瞞著曉兒,因為,畢竟,曉兒有知道真相的權力,而且,他若是現在隱瞞了,以後被曉兒知道了真相,事情就更遭了。
  所以,不管曉兒的態度如此,他都會告訴他實情,包括雪兒的事情。
  他相信曉兒一定能夠辨明是非,這事,要說一點都不能怪拂兒,要怪也隻能怪他。
  孟拂影的眉頭微蹙,說真的,她有些不忍心告訴阿曉這些,但是這些事情,卻也不可能瞞著他。
  軒轅燁的眸子望向阿曉時,倒是並沒有太多的異樣,也不見太多的擔心,仍舊是極為的平靜。
  “殿下,胡太醫來了。”剛剛去請胡太醫的侍衛,終於回來了,隻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胡太醫便急急的跑了進來。
  一臉著急地說道,“王妃怎麼樣了?”
  說話間,自己便速的走到了床前,手速的扶向孟拂影的的手腕,臉上更多了幾分擔心,剛剛在路上,他已經聽那侍衛說來,說是有人劫走了王妃。
  王妃現在的身體,哪經的起這般的折騰呀,心中便想著,這孩子,隻怕是真的保不住了。
  隻是,細細的查過後,他的臉上的擔心,卻是慢慢的隱去,微微多了幾分意外的驚喜,“很好,很好,沒什麼事,一切正常。”
  眾人聽到胡太醫的話,這次都鬆了一口氣。
  “剛剛那侍衛說王妃被劫,老臣嚇的半死呀,不過,看來王妃真是有天神保佑呀,一切都安好呀。”胡太醫站起身,一臉的欣喜,一時間,可能是因為太高興了,說話也隨意了些。
  孟拂影卻是微微的一愣,這次,若不是有軒轅澈與哥哥,地又怎麼可能會一切安好呀。
  想到此處,也不由的有些擔心軒轅澈,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正在思索間,速風與飛鷹急急的走了進來,看到胡太醫也在,看到眾人王爺的臉上倒還算正常,便也知道王妃沒什麼事,也不由的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隻是,速風望向軒轅燁時,臉色卻是有些陰沉,低聲道,“殿下,太子他?”
  話語微微的頓住,臉上也更多了幾分沉痛。
  “他?怎麼了?”軒轅燁的身子微微的一僵,雙眸微睜,連聲問道。
  “他剛剛為了阻止白逸辰追王妃,中了白逸辰的劍,沒想到,白逸辰的劍上有毒,所以太子現在……”速風的聲音中,也帶著幾分明顯的沉重。
  當時,白逸辰簡直是瘋了一般,就是拚了命的想要抓回王妃。
  當時,連他們都嚇住了,若不是太子攔著,就算抓不到王妃,隻怕也會傷到王妃。
  可以說,是太子替王妃擋了那一劍。
  “他,他死了?”孟拂影聽到速風的話,也是猛然的僵滯,特別是在聽到速風說,軒轅澈是為了阻止白逸辰來追她才中了白逸辰的劍時,心中更多了幾分愧疚,也有著幾分心痛……軒轅澈為了救她,死了!
  軒轅燁的臉上,也隱過幾分傷痛,卻是緊緊的攬住孟拂影,輕輕的拍著她,低聲的安慰道,“人死不能複生,你也不要太傷心了。”隻是,他那聲音中,卻也是帶著幾分明顯的傷心。
  不管以前軒轅澈對他做過什麼,但是那畢竟都是兩人之間的爭鬥,而這次,軒轅澈的確是為了救她而死的。
  再想起他床底下的那個暗道的出口,他的臉上,更多了幾分傷痛,有那麼一個暗道,軒轅澈若是真的想要殺他,隻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卻並沒有……
  他相信,這樣的暗道,在父皇的房間肯定也有……
  是,外人都說他殘忍無情,但是,他若真的無情,隻怕早就殺了父皇,憑他太子的身份,要掙這皇位,豈不是更簡單,他若真的無情,今天,他隻怕也已經……
  他若真的無情,今天就不會舍命救她。
  他是狠絕,但是卻並非真正的無情……
  “殿下,王妃,太子他並沒有死,隻是武功盡失,如同平常人了。”速風看到軒轅燁與孟拂影的表情,微微的愣了愣,然後再次說道,“不過,太子卻是堅決不跟我們回京,說是,就當他死了,太子還說,要是殿下還不放過他,他現在就是一平常百姓,殿下隨便派個人去,就……”
  軒轅燁與孟拂影同時的抬眸,望向速風,兩人的臉上,都帶著些許的欣喜,也都帶著幾分微怒。
  “速風,你好大的膽子呀,竟然敢耍本王?”軒轅燁的雙眸微瞪,略帶怒意地說道,不過,卻是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殿下,是剛剛王妃沒讓屬下說完。”速風的唇角微扯,極為無辜地說道。
  “呃……”孟拂影微微的愕然,是她沒有讓他把話說完嗎?不過,她剛剛好像是真的搶了他的話。
  不過,想到軒轅澈沒有死,她的心中,也的確的鬆了一口氣,而且,軒轅澈能夠放下一切,這般瀟灑的離開,更是難得,這倒是他的造化了。
  “太子還寫了一封信,要屬下交給殿下。”速風拿出一封信,速的走到了軒轅燁的麵前。
  軒轅燁速的接了過來,打開,孟拂影也微微的側眸,望去。
  看到上麵的內容時,孟拂影是完全的驚住的。
  那信上竟然說,柳妃才是太子的親生母親,讓軒轅燁放過柳妃,說柳妃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他。
  難怪柳妃那般的幫著太子,原來如此呀。
  不過,孟拂影此刻卻是更加的心疼太子,若不是因為柳妃,太子隻怕也不會變成這樣。
  就是因為柳妃心有不甘,才會設下這瞞天過海之計,而且,為了她自己的私欲,害人也害已呀。
  太子若是在正常的教育之下,又怎麼會做出這些許殘忍的事情。
  “那就讓人將柳妃放出來吧。”孟拂影低聲說道,畢竟是軒轅澈的生母,既然軒轅澈說了,他們總不能不管。
  “柳妃已經瘋了。”軒轅燁的臉色微沉,慢慢的說道,柳妃算計了一輩子,在那皇宮中,害人無數,自以為步步為營,但是,到頭來,卻全是一場空,而且連自己的兒子都不管她,她那般驕傲的人,又怎麼受到了這樣的打擊,所以,在那牢房中,沒幾天就瘋了。
  孟拂影的臉上再次漫過幾分沉重,沒有想到,這柳妃最後竟然會落的這樣的結局,不過,她卻並不可憐那柳妃,這一切,原本就是她罪有應得。
  “白逸辰呢?”軒轅燁突然想起了白逸辰,再次冷聲問道。
  “回殿下,白逸辰已經抓回來了,聽候殿下發落。”速風這次的聲音中,也多了幾分狠絕。
  “白逸辰。”軒轅燁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眸子中明顯的多了幾分狠絕,“封了白家所有的財產,廢了白逸辰的武功,讓他在大街上做乞丐。”
  今天,他不殺白逸辰,留他一條性命,隻是,這樣的懲罰,對於白逸辰來說,隻怕是生不如死。
  速風的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殿下真的是越來越腹黑了,這樣的辦法,都能想的出來。
  讓白逸辰去當乞丐,那白逸辰隻怕早晚會餓死,白逸辰是何等高傲之人,而且以前是何等的風光,又怎麼可能會向人行乞呀。
  殿下這一招,真絕。
  孟拂影微愣了一下,卻並沒有說什麼,對於白逸辰,她是一點的同情都沒有,那樣的人,實在是不值的別人浪費感情,哪怕是同情,都不值的。
  軒轅燁這樣的懲治,她覺的還不錯,的確是應該讓白逸辰嚐嚐他自做孽的後果。
  而房間內,其它的人,聽到軒轅燁的處置,也都沒有一個人同情白逸辰的,孟雲天也沒有說什麼。
  “那西域王子呢?”阿曉想起了那八王子,不由的問道。
  速風微微猶豫了片刻,再次說道,“那西域王子在逃跑時,摔下懸崖,摔死了。”
  那西域王子,武功本來就不高,隻是,沒有想到,會自己摔死了。
  阿曉聽說西域王子已死,身子明顯的一僵,畢竟是他跟了這麼多年的主子,而且,當年對他還有救命之恩,“他屍首,現在何處?”
  “已經帶回來了。”速風微愣了一下,望向阿曉的眸子中,隱過幾分疑惑,隻是卻仍舊低聲說道。
  “殿下,阿曉懇求殿下,讓阿曉將八王子的骨灰帶回西域安葬。”阿曉轉向軒轅燁,略帶沉重地說道。
  “恩,好,就按你說的辦。”軒轅燁微微點頭應著,眸子中,微微的隱過一絲欣慰,他沒有看錯,阿曉的確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
  事情便也終於告一段落,這所有的隱患,也終於都解除了。
  孟拂影沒什麼事,胡太醫便也回去了。
  “拂兒,爹爹與你哥哥也回去了,等有時間,再來看你。”孟雲天見孟拂影沒事,便也安心了,而且,曉兒也回來了,就算曉兒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會怪他,他這一輩子也無撼了。
  “好,爹爹,哥哥慢走。”孟拂影微微輕笑道,隻是望向阿曉時,眸子中,卻是不由的隱過幾分擔心。
  “恩,你好好休息,哥哥明日再來看你。”阿曉卻是對著她,輕柔的一笑,一臉體貼地說道。
  “好,那我等哥哥。”孟拂影微怔,連連說道,她的心中,是真的期望哥哥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以後,還能像現在這般的疼她,護她。
  隻是,她的這種想法,會不會太自私了。
  望著兩人離開的身影,孟拂影的臉上,隱隱的多了幾分沉重。
  “放心吧,他不會怪你的。”軒轅燁輕輕的攬著她,低聲安慰道,“她是一個好哥哥。”
  “可是,可是,大夫人與雪兒……”孟拂影微怔,有些無奈地說道。
  “別想那麼多,有些事情順其自然便可。”軒轅燁望著她,微微的輕笑,一臉的燦爛,一臉的輕柔,“等你休息幾天,我便帶你出去遊玩,你想去哪兒?”
  如今,所有的危險都已經解決了,接下來,他便可以跟她去過她想要的生活了。
  “恩,我想去……”孟拂影微微的斜起腦袋,微微思索了片刻,說道,“我好像就隻去過北源國,而且那次還是逃跑,都不能好好的玩,所以,我想去好多,好多地方。”
  “好,沒問題,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軒轅燁微微攬緊了她,一臉溺愛地說道,不管她想要去哪兒,他都陪著她。
  “恩,現在我們的那些商鋪,也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可以一邊遊玩,一邊做生意,兩不耽擱呢。”孟拂影眉角微挑,略帶興奮的建議道。
  “恩,娘子與為夫想的一樣,要不然,為夫還真的擔心,有一天,我們會餓死在路上呢。”軒轅燁臉上的笑愈加的漫開,半真半假的說道。
  “呃,”孟拂影錯愕,會有這麼慘嗎?餓死在路上?
  她生產出來的那些東西,相信肯定會深受大家的喜歡,所以,他們將來餓死的可能性,隻怕不大。
  接下來的幾天,孟拂影的身體便完全的恢複了,不過,軒轅燁卻仍舊不敢讓她到底亂動,隻是讓她在府中走動一下。
  而這幾天,軒轅燁也一直都天天陪在她的身邊,不管她需要什麼,都是親自為她拿來,還真是一個標準的好夫君。
  隻是,阿曉說好了,第二天會來看她,但是卻是一直都沒有來,孟拂影的心中,便微微的多了幾分沉重,隻怕阿曉心中是怪她的。
  隻是,阿曉不來找她,她自然也不能去找阿曉,她現在,也隻能等阿曉的態度。
  “殿下,京城的店鋪中都已經上好了貨,殿下可以選今日子開業了。”這天,軒轅燁與孟拂影在院子乘涼,飛鷹走到軒轅燁的麵前,恭敬地說道,看到坐在軒轅燁身邊的孟拂影時,臉上更是滿滿的佩服。
  他是萬萬沒有想到,王妃竟然會有這樣的本事。
  “好呀,好呀,不如就明天開張吧,明天就是個好日子。”不等軒轅燁開口,孟拂影便連連地說道,她都半個多月沒有出過王府了,天天待在府中,都要悶死了,要說,她的胎兒已經滿三個月了,三個月後,就已經基本安全了,不必再那般的小心翼翼了,而且,還應該多多走動,才有利用將來的生產。
  但是,軒轅燁卻是說什麼都不讓她出去。
  “不行,再等些日子吧,你的身體……”軒轅燁的臉上,微微的多了幾分著急,連連阻止道。
  “還等,那你想要等到什麼時候去呀,不會是等我把孩子生下來,然後再給你養大了,才能讓我出府吧,說什麼會帶人家出去玩,全是騙人的。”孟拂影望向他,略帶怒意地說道,聲音中,更是帶著明顯的生氣。
  “別生氣,別生氣,生氣對身體不好,對寶寶也不好……”軒轅燁的臉上更多了幾分緊張,連聲勸道,看到一邊的飛鷹一愣一愣的,這個,真的是他以前的主子嗎?
  “哼,我現在連生氣的資格都沒有了?你明明說了,等我休息幾天,就帶我出去玩的,現在卻是連王府的大門都不讓我出,你騙人,還不許別人生氣呀。”孟拂影越說越氣,一張小臉,都微微的漲紅了。
  軒轅燁看到她那一臉的生氣,再次輕聲說道,“我不是擔心你的身體嗎?等你身體好了……”
  “軒轅燁,你別拿這個做借口,我現在已經好了,連胡太醫都說,絕對沒問題了。而且,我現在就是應該多出去活動,活動。”
  她也知道,他是擔心她,擔心她再出什麼意外,但是也不能這般的小心翼翼的,把她當成易碎玻璃般的供著,這誰受的了呀。
  “這個,要不,我明天就帶你出去走走,不過,開張的事情還是再推幾天吧。”軒轅燁被她說的無言心對,思索了片刻,不得不妥協道。
  “不行,我明天就要開張。”孟拂影雙眸微瞪,一臉霸道地說道,她那店子可是準備了近半年了,這麵有著她多少的汗水呀。
  現在,終於準備好了,他卻不讓開張。
  “這……”軒轅燁有些為難的望著她,帶她出去倒還好說,但是若是店子開張,她以後免不了要操心。
  “反正我明天要開張,你若是不想去,就留在府中,我跟飛鷹,速風去。”孟拂影看到她的猶豫,不由的再次霸道地說道。
  速風與飛鷹聽到她的話,都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但是,對上她掃過來的眸子時,卻是恭敬的低下頭,紛紛低聲道,“屬下全聽王妃的吩咐。”
  現在連殿下都聽王妃的,他們敢不聽嗎?
  軒轅燁的雙眸微微的瞪了他們一眼,這次轉向孟拂影,看這個樣子,是攔不住她了。
  衡量再三,還是答應了她比較妥當,遂略帶無奈地說道,“好吧,明天我陪你去。”然後轉向飛鷹吩咐道,“飛鷹你去準備一下吧。”
  “殿下,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飛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速的回答,結果換來軒轅燁略事微怒的眼光,這次垂下眸子,低聲道,“屬下這就去準備。”
  “耶。太好了。”孟拂影見他答應了,頓時喜笑眼開,不由的站起身,歡呼著。
  “你小心點,小心點。”軒轅燁連連將她攬進了懷,一臉著急地喊道,生怕她會不小心摔倒了。
  哎,孟拂影無聲的輕歎,這個男人也太小心了吧,完全把她當成了三歲的小孩子般。
  不過,她也知道,他是因為真心的關心她,臉上不由的微微的漫開幾絲輕笑。
  第二天,孟拂影一大早便起了床,不斷的催著軒轅燁。
  軒轅燁一臉的擔心,但是卻又是一臉無奈的帶著她出了王府。
  一路上,更是小心的將她護在懷,生怕別人不小心碰到了她。
  其實,軒轅燁的擔心,的確是有些多餘,這京城中的人,哪個不認識他們,看到他們都是紛紛的讓路,又怎麼可能會碰到她。
  飛鷹在京城中準備了四間,規模都不小的店鋪,四個店鋪分別經營不同的生意,不過四家店子是連在一起的,為的是更方便照顧生意。
  軒轅燁帶著孟拂影到了店鋪外時,外麵已經站了滿滿的看熱鬧的人,不過,看到軒轅燁帶著孟拂影過來,便都紛紛的讓路。
  飛鷹的確準備的不錯,所有的貨都已經擺好了,夥計也都已經請好了。
  軒轅燁生怕她累倒了,所以早就吩咐,能簡單,就盡量的簡單,所以,倒也沒有太多的繁瑣的禮節什麼的,隻是,外麵掛了大紅的綢子,對聯。
  軒轅燁甚至都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朝中的人,包括孟雲天都不知道,便也沒有人來送禮什麼的。
  不過,那些百姓,卻是一人一個的趕過來看熱鬧。
  “今天,我們店鋪開張,歡迎大家的光臨,今日凡是進店中,都有禮品相送呀。”孟拂影看到也沒有什麼繁瑣的禮節,望向那些趕來的百姓,輕聲笑道。
  眾人一聽,紛紛的歡呼,都想著要進去,不過,看到孟拂影站在門前,大家都知道孟拂影懷有身孕的事情,所以,沒有一個人向前擠的。
  不過,大家卻到現在還不知道,這麵,到底都是些什麼東西,都是紛紛伸長了脖子,向麵望去。
  飛鷹這次打開了門,眾人看到麵的東西,紛紛的愣住,那些碗呀,杯子的,都好精致,而且那些衣料也都好漂亮。
  他們還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東西呢。
  隻是,想著,這麼漂亮的東西,隻怕很貴吧,便都不敢再進去。
  孟拂影自然猜的出大家的心思,不由的再次輕笑道,“大家盡管放心進去選,這些東西,比你們平時用的那些貴不了多少。”
  她不是奸商,她生產出這些東西,就是要造福百姓的,自然不可能賣的太貴,隻要有利潤就行了。
  眾人聽到孟拂影的話,這次一個一個的走進了店輔中,看到那些東西,一個個都移不眼。
  京城中的百姓,生活本來就都比較的寬裕,看到這些新奇,卻又不貴的東西,自然都忍不住要買幾件回去。
  所以,一時間,幾個店鋪都擠滿了人,飛鷹請的那些人,根本就忙不過來,孟拂影本來想去幫忙,但是軒轅燁肯定是不同意,所以,便喊了羿王府中的人來幫忙。
  青竹自然也來了,不過,卻是把蘭梅也帶出來了,蘭梅這些日子,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她生怕蘭梅會悶出什麼病了,所以,今天特意把蘭梅喊了出來。
  她原本以為,蘭梅會不答應,她還想了一肚子的話要勸蘭梅,隻是,沒有想到,她一說,蘭梅隻是微愣了一下,就答應了。
  孟拂影看到跟在青竹身後的蘭梅,也不由的微愣,但是卻也並沒有說什麼,隻是,雙眸略略的留意著蘭梅,看到蘭梅的眸子,一直在人群中,尋找著什麼。
  孟拂影不用猜也知道,蘭梅是在找白逸辰。
  那天,軒轅燁下令讓白逸辰在大街在做乞丐,軒轅燁自然也讓人暗中監視著白逸辰,生怕他會再惹出什麼事來。
  隻是,聽說,這幾天白逸辰並沒有行乞,那暗中跟著他的兩人,自然也不會多管他,隻要他不惹事就行。
  今天,蘭梅出來,隻怕就是想要看到白逸辰。
  孟拂影雖然明白她的心思,卻沒有點破,雙眸也微微的向著人群中望去,並沒有看到白逸辰,便也沒有太過在意。
  隻是,在她微微轉眼中,卻突然發現蘭梅不見了,心下微微一沉。
  雖然說,軒轅燁讓人跟蹤了白逸辰,也廢了白逸辰武功,但是白逸辰太過陰險,蘭梅當初出賣了他,他肯定不會放過蘭梅,隻怕……
  不過,想到蘭梅畢竟是懂武功的,現在的白逸辰應該不能把她怎麼樣了。
  其實,蘭梅是在趁著孟拂影不注意時,自己溜走的,因為,她剛剛過來時,便看到白逸辰,在後麵不遠處的一個巷子中,蜷縮著身子,望著這邊,他應該是在望向王妃的,直到現在,他的眸子中,仍舊是那無法掩飾的仇恨。
  她知道,這個男人,就算到死,也不會有悔過之意的。
  所以,她知道,今天白逸辰一定會出現在這兒,隻是,殿下與眾侍衛圍在那兒,白逸辰就算心中再恨,也沒有辦法。
  這十幾天,她在王府中想了很多,當初聽到殿下讓白逸辰做乞丐時,她心中開始是有著一種極為解氣的感覺,但是後來,想到以他的性子,斷然不會向人家要東西,哪怕是餓死。
  畢竟是自己深愛的人,就算是他那般的對她,她的心,卻還在他的身上,所以,她的心中,還是有些心疼的。
  她更知道,求殿下饒過白逸辰,那是更不可能的,白逸辰做出那種事情,殿下沒有殺他,已經算是不錯了。
  所以,她今天出來,其實是想要……
  因為白逸辰的武功全部被廢了,所以蘭梅從後麵繞到他的身後時,他並沒有查覺,他仍舊一臉憤怒的望著孟拂影的店鋪。
  此刻孟拂影已經走進店鋪中了。
  他那幾乎已經看不出顏色的臉上,卻仍舊是那滿滿的憤恨,身子也是繃的緊緊,雙手更是狠狠的握緊,恨不得殺了孟拂影。
  而看到孟拂影的店鋪中的那些東西,更是暗暗的驚滯,那些東西,除了那些瓷器外,都是他以前不曾見過的。
  她到底從哪兒弄來的這些東西,而且,若是這些東西以前就出來的話,隻怕,他的店鋪早就沒有生意了。
  這個女人,果真是處處與他做對。
  “你還不死心嗎?”蘭梅看到他的樣子,微微的搖頭,低聲輕歎道。
  白逸辰速的轉身,看到是她時,雙眸極力的圓睜,眸子中更是多了幾分恨意,咬牙切齒的低吼道,“是你,你還敢來,你這個**,背叛了我,竟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麵前?”
  蘭梅的心,微微的一沉,沒有想到,他到了現在,還這般的罵她,看來,在他的眼中,她的確是沒有絲毫的位置的。
  “我沒有背叛你,殿下是什麼人?有什麼事是他想不到的,所以他要找到你們是早晚的事情。”蘭梅的眸子微微的斂起,低聲說道,聲音中帶著幾分明顯的傷痛。
  說話間,慢慢的蹲**子,蹲在了白逸辰的前麵,將手中提著籃子放在了地上。
  從那籃子中,拿出一些飯菜,還有一些酒,然後再次抬眸,望向白逸辰,唇角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以前,就算你那般的對我,但是,我的心中,仍舊忘不了你,我準備了一些飯菜,你先吃點吧。”
  “哼,你會那麼好心?”白逸辰望了一眼地上的飯菜,然後再次望向蘭梅,狠聲說道,“隻怕這飯菜下了毒吧?”
  蘭梅的唇角卻是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再次輕聲道,“我現在若是真的要殺你,還需要下毒嗎?”
  不過,說話間,卻是自己先拿起碗筷,自己先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略帶輕笑地望向白逸辰,“我說過,就算你那般的對我,我對你的心意卻還是沒變。”
  她的唇角的微笑中,隱隱的多了幾分幸福,卻似乎更隱著一種異樣的淒慘。
  白逸辰看到她自己已經吃了,而他現在,已經要餓死了,讓他要飯,打死他都不幹,這些日子,若不是娘親晚上偷偷的給他送些吃的,他隻怕早就餓死了。
  所以,現在看到麵前的飯菜,肚子早就已經開始叫了,便也拿起筷子。
  不過,他卻仍舊有著幾分顧慮,看到蘭梅吃什麼,他便跟著吃什麼。
  蘭梅看到他的動作,心中暗暗輕笑,卻一一的把所有的菜都撚了個遍。
  白逸辰這次放下心來,速的吃了起來。不一會兒,便將那飯菜吃去了大半,這十幾天,終於吃了一餐飽飯。
  他放下手中的碗筷,再次望向蘭梅,此刻的眸子中,倒是少了些許的憤恨,隻是,卻並沒有半點的感激,然後微微的靠近蘭梅的身邊,低聲說道,“既然你說你還愛著我,那麼你就再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蘭梅的身子明顯的一僵,其實,她自然能夠猜的出白逸辰說的是什麼忙,心中,便更多了幾分失望,到了這個時候,他還不死心嗎?
  “幫我把孟拂影引出來,幫我殺了她。”果然,白逸辰的臉色再次猛然的一沉,狠聲說道,“是她把我害成這樣的,我絕對不會放過她,我現在被人跟蹤,不方便動手,你幫我殺了她,隻要你幫我殺了她,我就娶你。”
  到了這個時候,白逸辰竟然還用這樣的借口,還用這個來騙她。
  “恐怕,我沒有那個機會了……”蘭梅的唇角再次扯出幾分異樣的輕笑,直直地望著白逸辰,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
  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那臉上的笑,愈加的漫開了幾分,再次慢慢的說道,“而,你也沒有那個機會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白逸辰一驚,望向她的眸子中,速的隱過幾分錯愕,急急的問道,隻是,在這個時候,卻感覺到肚子突然的痛了起來,不由的再次怒聲吼道,“**,你在飯菜下了毒。”
  “是,我在飯菜下了毒,我不想看到你受這種苦,你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去做一個乞丐,所以,我幫你解脫,你放心,我會陪著你一起的。”蘭梅唇角的笑,慢慢的綻開,異樣的燦爛,異樣的美麗,似乎終於了了自己心願一般。
  “你?”白逸辰的眸子中,卻是更多了幾分嗜血般的狠絕,手速的伸出,直直的掐向她的脖子,狠聲道,“你這個**,我要先殺了你,再去殺了她……”
  “,”蘭梅並沒有躲閃,任由著他的手掐向她的脖子,卻微微的輕笑出聲,“最後,死在你的手中,也是我應該有的結局。”
  “你?”白逸辰的手,猛然的用力,隻是,因為身上的毒,痛的實在厲害,便不得不鬆開了蘭梅,痛的在地下打著滾,口中還不斷的吼道,“你這個**,竟然真的給我下毒。”
  蘭梅聽到他的罵聲,臉上更多了幾分沉痛,但是唇角卻仍舊是那明顯的輕笑。
  看到白逸辰在地上不斷的打著滾,聽到他的聲音越來越弱,蘭梅唇角的笑才慢慢的隱去,唇角也慢慢的流出一些黑血。
  看到白逸辰最後停止了掙紮,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她的身子,才慢慢的趴在了他的身上,伸出手臂,緊緊的將將他攬進懷,慢慢的,也沒有動靜。
  “殿下……”站在店鋪外的速風聽到那侍衛的稟報,雙眸微睜,臉上隱過幾分錯愕,但是卻隨即微微的揮手,讓那個離開。
  卻並沒有去向軒轅燁稟報,而是走到了青竹的麵前,悄悄的告訴了青竹,青竹聽了,卻是完全的驚滯,隨即便緊隨著速跑了出去,看到已經沒有絲毫的氣息的蘭梅時,完全的呆住。
  剛剛蘭梅還是好好的,怎麼隻是這麼一會的時間,就……
  “不,不可能,蘭梅怎麼會?”
  青竹的身子忍不住的輕顫,臉上,更是一臉的沉痛,不由的低聲嗚咽道。
  速風看到她的樣子,比她更加的心痛,微微的伸出手臂,將她攬入了懷中,低聲安慰道,“好了,不要哭了,這是她自己選擇的,或者,這對她而言,是一種解脫,是一種幸福,她是想要跟白逸辰一起死。”
  青竹感覺到速風的手臂攬向她,微微的一顫,但是卻並沒有掙開他,而是撲進他的懷中,忍不住哭了起來,沒有想到,蘭梅最後還是走了這條路。
  速風攬著她的手愈加的收緊了些許,不過,並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任由著她在他的懷哭著。
  事後,征得了白老爺與白夫人的同意,將白逸辰與蘭梅合葬在一起,這應該是蘭梅最想要的。
  白老爺與白夫人哭的肝腸寸斷,隻是,現在已經知道了自己兒子做的那些事情,卻也怪不得別人。
  白逸雨也是一直陪著兩們老人哭,此刻的她,也沒有了平時那般的囂張與霸道了。
  先前的時候,軒轅燁雖然下令封了白家所有的財產,但是卻並沒有封白府,更沒有將白老爺與白夫人趕出白府,所以兩個老人,仍舊住在白府中,這白府中的東西,也並沒有動,兩人以後的生活,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白逸辰若是能夠懂的珍惜的話,他應該感覺到幸運,蘭梅這丫頭,對他真的是癡心一片呀。”孟拂影微微的輕歎,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那丫頭竟然會那麼做。
  “他若是真的能懂就好了,那樣的話,在下麵蘭梅也許會幸福的。”青竹仍舊是一臉的傷痛,不由的低聲嗚咽道。
  “傻丫頭,人死了,就是一了白了的,那還有什麼上麵,下麵呀。”孟拂影微微的望了青竹一眼,低聲說道,隻是,此刻這話中,卻並沒有先前的那般的緊定,若是在以前,她是一點都不相信鬼神之說的。
  但是,自從她的靈魂來到這兒後,有些事情,便由不得她不信了。
  “蘭梅真傻。”青株愣了愣,再次傷心地說道。
  “她不是傻,她是癡,感覺的事情,誰也說不準的。”孟拂影再次低聲的輕歎,實在不忍心看到青竹那般傷心的樣子,不由的半真半假的笑道,“對了,我發現你最近與速風似乎挺親密的,要不我選個日子,讓你把這親成了。”
  “啊!”青竹原本還在傷心著點,聽到孟拂影這話,突然的抬起頭,一臉的錯愕,卻又略帶羞澀地說道,“王妃,你說什麼呢,我跟他,根本沒什麼……”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孟拂影故意微微的蹙眉,逗著她道,“若你與速風真的沒什麼的話,那速風的年紀也不小了,我就幫他另外找一個,你覺的誰與他比較合適呢。”
  青竹愣住,臉上,不由的多了幾分著急,“王妃,你是故意的打趣青竹!”
  “我打趣你什麼呀,既然你與人家沒什麼,我幫人家找個娘子,跟你什麼關係的。”孟拂影再次半真半假地笑道。
  “哼,青竹不跟您說了。”青竹已經滿臉通紅,急的跺腳,然後便真的轉身,想要離開,隻是,卻差點撞進了恰恰走過來的速風的身上。
  青竹本來就羞的滿臉通紅,看到速風卻恰恰在這個時候來了,不由的略帶懊惱地說道,“你又偏偏在這個時候來湊熱鬧。”
  “怎麼了?”速風一臉的莫名其妙,隻是看到青竹一臉的通紅時,臉上微微的多了幾分擔心。
  孟拂影看到速風的樣子,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笑意,卻故意說道,“哦,是這樣的,我正打算著,給青竹這丫頭找個好人家嫁了,隻是這丫頭脾氣有些大,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娶她,速風你說這院,有沒有合適這丫頭的。”
  速風聽到孟拂影的話,也是完全的驚住,特別是在聽到孟拂影說要給青竹找個人家嫁了時,臉上更多了幾分著急。
  雙眸再次望了青竹一眼,然後暗暗的呼了一口氣,走到了孟拂影的麵前,一臉認真地說道,“王妃,屬下想娶青竹……”
  他的話語微微的頓住,雙眸再次下意識的望向青竹,隻是,恰恰也對上青竹望向他的眸子中,他清楚的看到,青竹的眸子中,雖然有著幾分錯愕,但是卻也帶著明顯的欣喜,一顆心,便終於放了下來,再次說道,“希望王妃能夠成全速風與青竹。”
  “,你終於開竅。”軒轅燁略帶輕笑地走了過來,隻是話雖然是對速風說的,一雙眸子,卻是直直地望向孟拂影。
  走到孟拂影的麵前,輕輕地將她攬入懷中,然後才望向速風,“既然如此,那就選個好日子,成親吧。”
  “謝謝殿下,謝謝王妃。”速風一臉感激,一臉激動地說道,青竹的臉卻是愈加的紅了,也垂的更低了。
  “青竹雖然是太後送我的丫頭,但是,我早已經把她當成姐妹,速風你若是以後敢欺負她,我可絕不饒你。”孟拂影望向速風,一臉認真地說道。
  青竹這次速的抬起眸子,望向孟拂影,眸子中,帶著明顯的感激,有王妃這句話,她這一輩子,真的值了。
  “王妃放心,速風一定會好好的愛護青竹,絕對不會欺負她的。”速風的臉上,更是帶著明顯的激動,連連說道。
  孟拂影的眸子再次掃過兩人,更多了幾分滿意,再次輕聲笑道,“青竹既然是我的姐妹,那這嫁妝自然要好好的準備一份,我要讓青竹風風光光的嫁過去。”雖然現在是在一個院中,但是有些事,卻是不能少的。
  “王妃,青竹怎麼敢讓王妃破費。”青竹卻是再次的驚滯,連連說道。
  “傻丫頭,說什麼了,你呀,就隻要安心做你的新娘就行了。”孟拂影略帶不滿的打斷了她的話,低聲叮囑道。青竹便也沒有再說什麼,臉上卻是更多了幾分感動。
  十天後,青竹與速風成親,整個王府中,歡呼一片,倒是比當初軒轅燁與孟拂影的婚禮熱鬧上了很多。
  “不如,我們再重新成一次親吧。那次,畢竟沒有拜堂呀。”等到眾人都安靜了下來,軒轅燁攬著孟拂影低聲的商量著。
  呃,孟拂影愕然,這個事情,是說重新來,就能重新來的嗎?不過,想到那次因為她的逃婚,的確沒有拜堂,還真的是有些遺憾。隻是,最重要的還是他們現在的幸福。
  “這個,以後再說吧。”孟拂影望向自己的腹部,夏天穿的衣服少,已經略略的有些凸出了,她可不想挺著個大肚子成親,雖然現在還不是還明顯。
  “,那就等你把寶寶生出來後,我們再成親。”軒轅燁自然猜的出她的心思,一臉輕笑地說道,聲音中也微微的多了幾分異樣的期待。
  六個月後。
  早上,孟拂影如同平時一樣,挺著大肚子慢慢的起了床,隻是剛穿好衣服,便感覺到腹部傳來一陣疼痛。
  孟拂影的身子不由的僵住,明白自己可能要生了,不過,她本就是醫生,所以,倒也沒有慌亂,反而慢慢坐在床上,望向軒轅燁,低聲道,“燁,我可以要生了,你去請個產婆來吧。”
  算算日子,似乎比預產期要早了幾天。
  軒轅燁聽到她那平和的語氣,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到明白她的意思時,卻頓時慌了,不由的急聲道,“什麼,你要生了?”
  “恩,可能要生了。”孟拂影微微點頭,這兒畢竟沒有現代那般的先進,接生也都是產婆的事情,太醫們醫術就是再厲害,也不會接生這種事情。
  所以她也隻能找個產婆來,希望一切順利。
  “來,來人,去請產婆。”軒轅燁隨即急急的對著外麵喊道。
  早就站在外麵的青竹與速風都是紛紛的愣住。
  “王妃可能是要生了,你去找產婆來,我進去照顧王妃。”青竹畢竟是女子,雖然沒有生過孩子,倒也多少懂一些的,連連說道,看到速風要離開,突然又喊住了他,再次說道,“對了,你點讓人進宮通知太後,太後那邊可能有懂這些的人,讓太後派個上年紀的。”
  “恩,我知道了。”速風這才連連應著,速的離開。
  速風的速度一向是的驚人,這次更是比平時了些許。
  不一會兒,便把產婆帶來了。
  青竹已經吩咐人燒好了水,也準備好了需要的東西,這些她都是早些就打聽清楚了的。
  速風帶著產婆急急的進了房間,軒轅燁便速的站了起來,讓產婆向前,急聲道,“,幫她看看,怎麼樣了?”
  產婆向前,細細的檢查了一下,然後,站起身,恭敬的望向軒轅燁說道,“回殿下,王妃的確是要生了。”
  “那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點幫她接生。”軒轅燁的臉上更多了幾分著急,不由催促道。
  “殿下,還沒那麼,至少要等到晚上……”產婆的身子微微的一顫,聲音中,也微微的多了幾分害怕。
  “什麼,要等到晚上,那豈不是要痛上一天。”軒轅燁的雙眸猛然的圓睜,難以置信的的低吼,雙眸望向孟拂影時,更多了幾分心疼,“早知道會如此的痛,就不要生了。”
  “沒事的,生孩子都是這樣的,忍一忍就過去了。”孟拂影微微一笑,輕聲的安慰著她。
  不過,她卻也知道,生孩子的確是很痛苦的,以前在醫院的時候,經常聽到有些產婦痛的大喊大叫的。
  她現在還是些微的陣痛,不是很厲害,還沒有到那種地步呢,隻怕真正的痛的還在後麵呢。
  “拂兒。”軒轅燁的身子卻是微微的一僵,臉上更多了幾分心疼,緊緊的攬著她,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能做什麼,此刻,他是真的很想替她承受這痛苦。
  “殿下,王妃現在還沒有,那民婦先去為王妃準備一下。”那產婆站在這兒,看著軒轅燁就害怕,便略帶小心的說道。
  “恩,那你先去。”不等軒轅燁開口,孟拂影便開口說道,那產婆便急急的退了出去。
  接下來,太後竟然親自來了,也帶來了幾分上了年紀的婆婆,都前前後後的忙著。
  “影丫頭,不用怕,是女人都有這一關的。”太後雖然心中也是些擔心,但是卻仍舊安慰著孟拂影。
  “恩,”孟拂影微微點頭應著,感覺腹部痛的越來越厲害了,隻是不知道,這孩子要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太後一直都陪著孟拂影,產婆也都已經準備好了,時不時的注意著孟拂影的肚子的胎兒的變化。
  下午的時候,羿王府中,卻是來了一個讓人意外的人,誰都沒有想到,柔妃竟然趕回來了,當然,跟她一起來的還有那個惜字如金的風月痕。
  “拂兒,你感覺怎麼樣了,娘親來晚了。”柔妃一進了王府,便急急的進了房間,看到孟拂影,一臉擔心地問道,一時間,都沒有去給太後請安,而且,她的稱呼,也變了,不再是母妃了,而是說的娘親。
  孟拂影微愣,便也明白了母妃,不,現在不應該再喊母妃了,應該喊娘親的的意思,看來,她已經放下了過去,不會再回到皇上的身邊了。
  “娘親來的正是時候。”孟拂影半真半假的笑道,那稱呼也隨著她改了。前些日子,軒轅燁讓人去風族送信,告訴她懷有身孕,要生的事情,沒有想到,娘親竟然這麼就趕來了。
  柔妃微愣,臉上卻隨即漫過些許的感動,拂兒這丫頭,永遠都是這般的善解人意。
  “柔兒給太後請安。”她這次轉向太後,給太後請安。
  太後望向她時,臉上,卻是多了幾分無奈,她也早就聽說了柔妃並沒有死,而回到了風族,隻是,如今聽她這意思,是不會回到皇上的身邊,皇上隻怕注定要傷心了。
  “啊!”孟拂影突然感覺到腹部一陣極為猛烈的疼痛,痛的她倒抽一口氣,不由的痛呼出聲。
  “,產婆,產婆,拂兒可能要生了。”太後看到孟拂影的樣子,連連的喊道。
  “是,是要生了。”產婆的聲音中,似乎也微微的帶著幾分輕顫。
  接下來,軒轅燁站在門外,聽著孟拂影一聲緊接著一聲的喊聲,整顆心,就如同刀割般的,隨著她的喊聲,硬生生的痛著。
  有幾次,他想要衝進房間去,不過,卻被守在門外的幾個婆婆攔住。
  急的他不斷的在房門外走來走去,甚至不斷的捶著房間外的一棵大樹。
  “她不會有事的。”與孟雲天一起趕來的孟如曉看到他的樣子,不由的低聲勸道。
  軒轅燁看到他時,微愣了一下,他從那次離開王府後,就一直沒有出現過,拂兒一直以為,他的心中是怪著她的,但是現在,他卻來了。
  而看到他此刻那一臉同樣的擔心與心疼,軒轅燁知道,他的心中,根本就沒有怪拂兒。
  房間的孟拂影的喊聲越來越大,站在外麵的三個男人,聽到耳中,臉色卻是越來越恐怖。
  特別是孟雲天,想到靈兒就是在生拂兒的時候死的,雖然說,那時候是大夫人給她下了藥,但是,這生孩子,也的確是極危險的。
  軒轅燁此刻的身子,似乎完全的僵住了,隻有一雙眸子直直地望著那房門,臉上是滿滿的心疼,滿滿的擔心。
  “不好了,不好了,殿下,王妃地難產。情況有些危險。”青竹突然跑了出來,急急的說道,此刻,她說話時,身子卻是忍不住的顫著。
  軒轅燁那僵滯的身子輕顫,甚至微微的搖了一下,差一點便摔倒在地上,唇角微顫了幾下,但是卻沒有說出一個字,而是在下一刻,便急急的衝進了房間。
  孟雲天的雙腿一軟,便直接的坐在了地上,難道,難道拂兒會像靈兒一樣……
  孟如曉速的扶向他,但是卻並沒有拉起他,因為,他此刻也感覺到全身似乎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一雙眸子,也是下意識的望向房間,那臉上的帶著些許的害怕,口中,卻是喃喃地說道,“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小妹那般堅強,一定不會有事的。”
  “曉兒,拂兒她,她真的會沒事嗎?”此刻的孟雲天,再沒有了平時的英勇神武,一時間,似乎突然的衰老了幾歲,聲音中,也是帶著些許的嗚咽。
  “爹爹放心,小妹不會有事的。”孟如曉急急地說道,卻不知道是在安慰著孟雲天,還是安慰著自己。
  軒轅燁衝進房間,直接的衝到床前,抓住孟拂影的手,一臉害怕地喊道,“拂兒,拂兒,你不能有事,不能……”
  “燁兒,你先出去吧。讓產婆來……”風月柔看到軒轅燁的樣子,也是一臉的心疼,低聲的勸道。
  “我要陪著拂兒!”軒轅燁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卻是極為的堅定,這種時候,他怎麼可以離開拂兒。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救拂兒,一定要救拂兒!”軒轅燁的眸子突然的望向產婆,一字一字沉聲說道,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再次沉聲道,“我可以不要孩子。”
  他雖然很想要一個孩子,但是他卻絕對不能為了孩子,而犧牲了他的拂兒,若是那樣,還不如先殺了他。
  孟拂影微愣,雖然此刻痛有些恍惚了,但是卻仍舊感覺到,自己的心,似乎猛然的揪起,酸痛,酸痛的。
  她明白軒轅燁的意思,但是,她真的舍不得這個孩子,“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我沒事……”
  她明白,若是有了軒轅燁這句話,產婆可能會不管孩子的安危,將孩子強行的取出,她不能那麼做,她不能那麼的自私,她會為了自己的孩子堅持……
  “拂兒。”軒轅燁抓著她的手,微微的收緊,一時間,聲音都有些嗚咽,眼角似乎有著幾滴晶瑩滑過。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傷心處。
  如今,這一刻,他是真的痛,心痛他的女人,也心痛她的孩子。
  “燁,不可以傷害我們的孩子,我還可以堅持的住。”孟拂影的手,突然反握向他,略帶懇求地說道,不到最後一刻,她絕對不會放棄。
  “好,我答應你。”軒轅燁微微的點頭,他明白她的意思,他若傷害了他們的孩子,她隻怕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房間,所有的人都沒有再出聲,隻是,眼角卻都微微的落下眼淚。
  都說母愛是最偉大的,果真是一點都沒有錯。
  孟拂影調整著呼吸,不斷的用力,一次又一次,難怕是一點一點的耗盡了全身所有的力氣,哪怕是痛的死去活來,哪怕是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會越來越危險,但是她卻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
  朝中的太醫也都趕來了,胡太醫也來了,隻是,那些太醫畢竟不太懂的這些,也都束手無策。
  “這孩子,這般的堅強,上天何必要如此殘忍的對她。”太後的臉上,也掛著幾道淚痕,“佛祖呀,你倒是神神靈呀,救救這可憐的孩子呀。”
  太後竟然當著眾人的麵,跪在地上,還慢慢的磕著頭,“隻要佛祖能夠救她們母子,我願意為她承受所有的苦難。”
  “太後。”柔妃的聲音中,也是帶著明顯的的哭意,說話間,也跟著太後跪在了地上,“還有我,我也願意替她懲罰所有的苦難。”
  軒轅燁的眸子中,也噙著淚水,若是真的可以的話,所有的痛,他都願意為她承,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殿下,若是孩子再不出來的話,隻怕孩子與王妃都保不住了。”產婆看了看孟拂影的情形,望向軒轅燁說道。
  如今已經折騰了幾個時辰了,王妃已經沒有絲毫的力氣了,那孩子,這麼長時間沒有生出來,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了,而且王妃再這樣下去,肯定也會很危險。
  軒轅燁握著孟拂影的手,明顯的一顫,然後微微的靠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拂兒,以後的日子,我陪著你,我陪著你……”
  那喃喃的聲音中,有著太多的傷痛,太多的心酸,但是卻有著一種讓人無法忽略的堅定,哪怕就算是以後她會怪他,他也要……
  以後,沒有孩子,他陪著她……
  孟拂影的眸子慢慢的閉起,眼角慢慢的滑下幾滴淚水,手微微的扶向自己的腹部,不舍,真的不舍,但是她的心,卻更舍不得軒轅燁。
  她知道,若是她真的就這麼離開了,就算留下了孩子,他這一輩子也會活在痛苦中。
  難道說,這個孩子,真的不屬於他們嗎?
  可是,既然不屬於他們,為何又要來呢,為何?難道僅僅是為了折磨他們嗎?
  上天,對她,是不是太殘忍了,太殘忍了。
  “拂兒,娘親知道你心疼,隻是,你若不在了,燁兒會更痛,娘親與太後也更心痛呀。”柔妃也轉向孟拂影,低聲的勸道。
  孟拂影的眼角的淚不斷的流著,她又何嚐不明白這個道理,隻是,要她放棄自己的孩子,她是真的做不到,更說不出口。
  那是她懷了十個月的孩子呀,她是一個母親,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麼的殘忍呀。
  是上天殘忍,還是她的殘忍呀。
  軒轅燁突然的抬起雙眸,望向產婆,唇微動,慢慢的開口道,“保住……”
  孟拂影沒有睜開眼睛,但是那眼淚卻是流的愈加的厲害,她明白他此刻的痛,所以,她不怪他,她隻是怪自己,不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軒轅燁看到她臉上的淚水,整顆心如同完全的撕裂了般,痛的無法呼吸,知道她的不舍,但是他此刻不能不狠下心來,話語微微的頓了頓這才慢慢的說道,“保住大……”
  “殿下,風淩雲來了,而且是跟他師傅一起來的。”隻是,恰恰在此時,青竹速的跑了進來,急急地說道。
  “他們在哪兒?”軒轅燁猛然的站了起來,那絕望的眸子中,突然的閃過異樣的光亮,就如同一個沉入無底深淵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絲的光亮。
  說話間已經衝到了門外,看到門外站著的老人時,卻是不由的驚住,一臉錯愕地喊道,“是你?”這個老人,不就是那天給他們捏了那對小泥人的師傅嗎?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風淩雲的師傅。
  “殿下不必著急,把這個給她服下便可。”老人微微的點頭輕笑,一臉的和藹。
  “我師傅的藥,可都是有神效的,殿下去給王妃服下吧。”站在一邊的風淩雲看到軒轅燁臉上的凝重,不由的催促道。
  軒轅燁這才速的折回房間,速的將那藥給孟拂影服了下去。
  孟拂影隻感覺到一瞬間,全身的力氣似乎突然間全部回來了,腹部也沒有那般的疼痛了。
  就連下麵的血,都流的沒有那麼厲害了。
  產婆速的回過神,便繼續幫著孟拂影順氣,幫著推動胎兒,這一次,那孩子似乎突然的變乖了,竟然沒有過多久,就順利的出來了。
  那孩子雖然憋了那麼久,但是一出來後,便睜開了眼睛,似乎還極為好奇的望著眾人。
  “恭喜燁兒,拂兒,是個小世子。”太後速的將那孩子抱了過來,一臉欣喜的喊道,然後靠近軒轅燁的麵前,輕聲道,“燁兒,你看看,跟你小時候,一模一樣。”
  “拿走。”軒轅燁卻是看都沒有看一眼,似乎還略帶懊惱地說道,就為了他,拂兒差點連命都沒有了。
  “咦,你這孩子。”太後微愣,隨即略帶不滿地掃了軒轅燁一眼,然後抱到了拂兒的麵前,“拂兒,你看看,你的兒子。”
  孟拂影臉上是滿滿的幸福的輕笑,慢慢的伸出手,剛想要接過孩子。
  “你好好休息,我來抱。”軒轅燁卻在此時速的伸出手,將那抱好的兒子抱了過去,開始的動作雖然有些,但是抱起那孩子時,卻是很輕。
  孟拂影看到他的動作,笑的愈加的燦爛。
  但是腹部,卻突然再次的傳來一陣疼痛,“哎呀,我的肚子怎麼又痛起來了,不會還有一個吧?”
  “啊!”眾人也跟著驚呼。再次紛紛一臉擔心地望向孟拂影。
  而軒轅燁更是一臉著急的蹲在床上,手中抱著的兒子,竟然隨手一遞,好在站在後麵的柔妃,速接了過來,要不然不知道會不會被他直接的扔到了地上。
  “怎麼會還有一個?”軒轅燁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輕顫,臉上更是難以控製的害怕,“那是不是還要痛上那麼久。”
  產婆原本還在清理著,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個,也微微的驚住,不過細細的看了一下,也再次說道,“真的還有一個。不過,殿下放心,這次會很順利的,不用多久的。”
  果然,這次順利了很多,沒用了多久,另一個寶寶便也生了出來。
  “哎呀,是個女娃呀,竟然是龍鳳胎呀。”產婆看了看剛生出來的孩子,也不由的歡呼道。
  “真的,真的,太好了。”太後再次速的將那孩子抱進了懷,竟然比剛剛那個男娃更多了幾分欣喜,細細的看了一會,再次說道,“跟影丫頭小時候一模一樣呀。影丫頭一出生,皇奶奶就將你抱進了皇宮,你那時候,就是像現在這個樣子。”
  “好了,好了,不會再有了吧?”軒轅燁卻是暗暗地呼了一口氣,再次望了孟拂影一眼,略帶擔心地說道。
  “怎麼可能還有呀?”孟拂影略帶好笑地望著他。
  不過,她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龍鳳胎,真是太好了。
  “好了,都出去吧,把那兩個小東西也都抱出去,讓拂兒好好的休息。”軒轅燁卻突然趕起人來,趕別人也就算了,竟然連自己的孩子也一起趕。
  “哇,哇。”不知道那男娃是聽到軒轅燁的話,還是餓了,竟然突然哭了起來,而且還是越哭越大聲。
  “看吧,連兒子都抗議你呢。”太後微微的掃了軒轅燁一眼,故意輕嗔道,但是臉上卻是滿滿的笑意。
  那女娃倒是極乖的,就算聽到了哥哥的哭聲,也不哭,反而是咯咯地笑著。不知道是在笑自己的父親,還是在笑自己的哥哥。
  “好了,好了,大家都下去吧,讓拂兒好好休息一下。”太後望向孟拂影,知道她肯定累了,但是,剛出生的孩子自然不能隨便抱到外麵去,而是抱到了隔壁早就準備好的房間。
  房間,便隻剩下他們兩人,軒轅燁輕輕的攬著她,臉上仍舊帶著幾分害怕,沒有說什麼,而是將臉慢慢埋在她的胸前,他發誓,以後再也不讓她生了,這一次,就要嚇死他了。
  “對了,剛剛送藥來的那個師傅,就是給當初送我們小泥人的那個師傅吧?”孟拂影的手輕輕的扶過他的頭,突然想起先前聽到的聲音有些熟悉,不由的輕聲問道。
  “是呀,正是他。”軒轅燁這才抬起頭,望向她,臉上也多了幾分疑惑。
  “看來,他那次送泥人是假,醫好我的病倒是真的。”孟拂影微微的輕笑,她一直都覺的那件事有些奇怪,特別是那泥人發出的氣味,而且也是從那個時候,她感覺到身體發生了變化,然後便在不知覺時,便懷了寶寶。
  說話間,慢慢的拿出了床頭的那對小泥人,一男一女,先前,她還以為捏了是她與軒轅燁,現在看來,隻怕是捏的,她的兩個寶寶。
  隻是,這老人又怎麼知道,她一定能懷一對龍鳳胎呢,真是怪人呀。
  “恩,這次也多虧了他。”軒轅燁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感激,若不是那老人及時的出現,隻怕……
  想到此處,他攬著孟拂影的手,微微的收緊了些許。
  “是呀,我們要好好的感謝他呀。”孟拂影也一臉感激地說道,“咦,他們人呢?”
  此刻從孩子生下來後,就沒有看到他們的人呢,就連風淩雲也沒有看到。
  “是呀,好像沒有看到他們呀。”軒轅燁也微微的蹙眉,不過隨即再次說道,“放心吧,他既然是風淩雲的師傅,現在應該在風府吧。”
  “恩。等我身子好些了,我們再去好好的謝謝人家。”孟拂影微微的點頭,想到那老人,的確是怪人一個,竟然就這麼走了。
  “哎呀,真是好可愛呀,她在對我笑呢。”眾人都圍在房間,看著寶寶,青竹看到那女娃正對她笑,不由的開心的輕呼。
  “是呀,你若是喜歡,不如,我們也早些生一個。”站在她身後的速風略帶輕柔,略帶羨慕地說道。
  青竹的臉色微微的一紅,然後慢慢的站起身,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速風的身子猛然的僵滯,呆愣,但是隨即臉上卻是滿過無法控製的欣喜,急急的問道,“真的,是真的……”
  他也要當爹了。
  “小聲點,不要吵到了小郡主。”青竹略帶不滿地掃了他一眼,不過,臉上卻也是慢慢的輕笑。
  孟雲天等了半天,終於從太後的手中抱過了那女娃,臉上帶著明顯的激動與欣喜,看到那她那小小的樣子,眼角又微微的帶了幾分濕意,當時拂兒出生時,他都沒能抱她。
  站在孟雲天身邊的孟如曉也是一臉的輕笑,還忍不住,微微的逗著她,“真乖呀,對誰都笑,肯定會像她娘親一樣的堅強。”
  那女娃似乎聽懂了他的話般,對著他,綻開一個更為燦爛的笑,讓孟雲天微微的一愣,不由的再次笑道,“這丫頭,還得意著呢。”
  柔妃便一直抱著那男娃,不是她不想抱那女娃,重要是,那女娃似乎太過討喜了,都搶著抱,到現在還沒有論到她呢。
  不過,好在,還有一個抱在懷,風月痕站在她的身邊,平時那沒有絲毫情緒的臉上,似乎似乎也多了幾分輕笑,隻是,那男娃卻似乎特別的愛哭,動不動就哭那兩聲,似乎是在抗議著眾人對他的忽略。
  “他不會是吃醋了吧。”向來惜字如金的風月痕再次聽到他的哭聲,不由的微微蹙眉說道。
  “他才多大一點呀,怎麼會懂的吃醋呀。”柔妃微微的掃了他一眼,略帶好笑地說道,這剛出生的孩子,怎麼會懂的吃醋呀。
  “誰說他不懂呢,說不定,他就是真的吃醋了呢。”風月痕竟然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有些不服氣地說道,哪還是以有那惜字如金的他呀。
  “好,好,吃醋,就吃醋了,隨你怎麼說吧。”柔妃微微的搖了搖頭,臉上卻更多了幾分笑意,沒有想到,這個男人,也有這般孩子氣的時候。
  “皇上駕到。”恰恰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太監那尖細的聲音。
  眾人紛紛的愣住,都不約而同的望向柔妃。
  柔妃的身子也是明顯的一僵,抱著孩子的手,似乎也微微的顫了顫。
  站在她身邊的風月痕也是微微的僵滯,望向她的眸子中,隱過幾分擔心,更多了幾分緊張。
  其實,他開始答應帶回來時,就知道,一定會再碰到那皇上,隻是這樣的大事,她又怎麼能夠不回來。
  因為他知道,在她的心中,軒轅燁與孟拂影的位置有多麼的重要。
  皇上速的走進房間。
  眾人紛紛的行禮。
  但是皇上卻並沒有理會,而是一進來,一雙眸子便直直地望向柔妃,速的走到了柔妃的麵前,微微的猶豫了一下,然後略帶輕顫地喊道,“柔兒,你回來了。”
  隻是,雙眸微轉,看到站在一邊的風月痕時,臉色卻是猛然的一沉,不過,卻隨即再次轉向柔妃,再次輕聲道,“柔兒既然回來了,就跟朕回宮去吧。”說話間,便伸出手,想要去拉柔妃。
  “風月柔參見皇上。”柔妃,不,從現在開始應該喊風月柔,她的身子微微的一閃,恰恰便避開了皇上的手,聲音中,帶著些許的冷硬,那話語,與稱呼,更是全然的陌生。
  皇上的身子猛然的僵住,雙眸更是猛然的圓睜,難以置信的望向她,唇微微的顫了顫,再次說道,“柔兒,你還在怪朕嗎?朕答應你,隻要你回來,朕便解散了那後宮,隻留你一個人陪在朕的身邊。”
  風月痕的身子再次繃緊了些許,眸子中也更多了幾分擔心,隻不過,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任何的動靜,隻是靜靜的望著風月柔。
  他不想勉強她,也不會左右她的決定,所有的事情,都由她自己決定,他尊重她的意思。
  不過,心中,卻仍舊是緊張,真的很害怕,她會再次的選擇留在那皇上的身邊,到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怎麼做。
  “皇上,你來看看燁兒的孩子,竟然是龍鳳胎。”太後的眸子微微掃過皇上,心微微的一沉,皇上此刻這般的強迫柔妃,若是柔妃拒絕了,隻怕皇上會下不了台,畢竟這兒有這麼多的人。要說這事,也要等到無人的時候才好呀。
  所以,太後便想要暫時的轉移皇上的注意力。
  隻是,皇上的眸子,卻隻是微微的掃了那孩子一眼,並沒有太多的情緒,然後再次轉向柔妃,急聲道,“柔兒,跟朕回去,朕答應你,保證不會再讓你傷心,保證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她原本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跟皇上說這件事,隻是,皇上似乎卻非要逼她,而且她也不想再逃避這件事情,她慢慢的抬起眸子,望向皇上,紅唇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皇上,我已經決定回到風族。那兒是我的家。”
  皇上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幾分怒意,再次狠狠的瞪了風月痕一眼,冷聲道,“是因為那兒是你的家?”
  皇上望向風月痕的眸子中,帶著明顯的妒忌與狠絕。
  “皇上。”風月柔的身子也是明顯的一僵,臉上也微微的多了幾分冷意,“我已經離開了皇宮,就永遠不會再回去了,皇上就當我已經真的死了。”
  “你明明好好的站在朕的麵前,朕如何能當你已經死了?你不知道,當初朕以為你真的死了的時候,心有多痛,那時候,朕才明白,朕的心中一直深愛著你,沒有了你,朕活著也沒什麼意思,朕曾經想過,要陪你一起離開,為了找回你,朕還差點上了達奚王朝的當,柔兒,你難道還不明白朕對你的心意嗎?”皇上的眸子再次的望向她,眸子中是滿滿的沉重,聲音中也更多了幾分激動。
  “柔兒,你就跟朕回去吧。”
  她的臉上,微微的也多了幾分動容,畢竟這個男人,是她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聽到了他這樣的話,心中隱隱的痛了起來,隻是,這些話,對她而言,已經太遲了。
  若是以前,他對她說這些,她會很感動,會更加的愛她,但是現在,她既然選擇了離開,就不會再回頭了。
  “皇上,我不會再回去了,過去的就已經過去了,皇上還是忘了我吧。”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輕笑,一絲略帶苦澀的輕笑,但是那低低的聲音中,卻中讓人無法忽略的堅定。
  “你?”皇上的臉色微微的一沉,那滿是傷痛的眸子中漫過幾分怒意,“你是為了他,對不對?”
  他的手,微微的指向一邊的風月痕,聲音中更是帶著明顯的狠絕,“你現在是為了他才要離開朕,你當年選擇了朕,怎麼?你現在又愛上他了?”
  皇上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怒火,直直地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帶著明顯的恨意。那話中的意思,似乎是在說她是那種水性揚花的女子。
  “皇上。”她微愣,暗暗的搖頭,唇角微微的扯出幾絲冷笑,此刻,她連那最後的一絲歉意都沒有了。
  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指責她。
  風月痕的眸子中速的陰沉,漫過明顯的冷意,身子微動,剛想靠向皇上,隻是卻被她輕輕的拉住。
  她速的隱去臉上的失望,唇角再次漫過一絲輕笑,似乎有著一種異樣的解脫的輕鬆,再次望向皇上,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正如皇上所言,現在,我愛的人是他了,或者當年我一開始就選錯了,浪費了這二十幾年的時間。”
  是呀,是她太傻,當初有那般優秀,那般癡情於她的男人她不選,卻偏偏選了這般自私,根本就不懂得愛的他。
  是的,她現在明白了風月痕的愛,以後,也會接受他的愛,因為,以前的那個風月柔已經死了,現在的她,是重生的她,是一個全新的她,所以要有全所的生活,全新的感情。
  她現在真的後悔當初竟然選擇了他。不過現在還不算晚,她與痕終於還是可以在一起了。
  風月痕聽到她的話,那僵滯的身子微微的輕顫,眸子中漫過意外的欣喜,他等了這麼多年,終於讓他等到了。
  她說,她愛他……
  “你,你?”皇上氣結,**不斷的起伏,雙眸中的怒火更是不斷的升騰,突然狠聲道,“現在可是在軒轅王朝,你以為,你們走的了嗎?”
  “皇上以為,能夠攔的住我嗎?”風月痕冷冷一笑,不以為然的說道,說話間,卻也將風月柔擋在自己的身後。
  風月柔此刻對皇上已經是徹底的失望了,他說他是真正的愛著她?
  他若是真的愛她,會用這樣的方式逼迫她嗎?他若真的愛她,會說出那種傷人的話嗎?他若真的愛她,就應該看著她幸福,而不是強行的帶她回去,看著她天天的以淚洗麵。
  現在,她才終於明白了風月痕當初的心情,他那時候,之所以選擇放手,正是因為,他愛她太深。
  皇上感覺到風月痕的靠近時,身子似乎下意識的僵了一下,他是很清楚風月痕的厲害的,隻要是風月痕想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攔的住他。但是今天,他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而且現在畢竟是在軒轅王朝,這兒可都是他的人,他就不信,拿不住一個風月痕。遂沉聲命令道,“拿人,給朕將他拿下。”
  眾人紛紛的驚滯,萬萬沒有想到,皇上在會這種時候下這種命令。
  風月柔也是微微的一驚,眸子中,卻更多了幾分冷笑,這個男人,還真是厲害,在燁兒喜得貴子的日,大喊著拿人。
  風月痕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害怕,隻是,愈加的將風月柔護在身後。望向那些想要圍過來的侍衛時,臉上微微的多了幾分冷意。
  “怎麼?皇上是想要在我喜得貴子之日大開殺戒嗎?”房間的外,突然的打開,走出來的軒轅燁,微微的望向皇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說道。
  那低低的聲音中,是全然的冰冷。
  皇上的身子再次的一僵,速的轉眸望向軒轅燁,怒聲道,“她可是你的母妃,是朕的妃子,你不幫朕,反而要幫著那個男人嗎?”
  “我誰都不幫,我尊重娘親的選擇,我們都尊重娘親的選擇。”軒轅燁望向他的眸子中,更多幾分冷笑,話語微微的頓了一頓,再次說道,“而你,從來都不懂的尊重任何人。”
  一個不懂的尊重人的人,如何懂的愛!
  皇上的雙眸微微的圓睜,有些難以置信的望向他,“你竟然如此的說朕?你?”
  “皇上今天若不是來祝賀的,那就請回吧!”軒轅燁卻是冷冷的打斷了他的話,直接的下了逐客令。
  皇上的臉色完全的陰沉,甚至微微的有些發黑,眸子中的怒火更是不斷的升騰,但是如今在這羿王府,他卻不敢真的做什麼,而且,今天也是軒轅燁喜得貴子之日,他這麼做,的確是不合適。
  “皇上,朝中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嗎?孩子皇上也看過了,就先回去吧。”太後的心也是緊緊的懸起,微微的向前,想要給皇上找一個台階下。
  皇上極力的壓下心中的怒火,狠狠的瞪了軒轅燁一眼,然後再次望了風月柔一眼,這才突然的轉身離開。
  皇上離開後,眾人這才微微的鬆了一口氣,隻不過,臉上卻都沒有了剛剛的笑意了。
  皇上隻怕不會就這麼放棄。
  “哎。”太後也微微的歎了一口氣,“哀家回去,再去勸勸皇上吧。”她知道柔妃是不可能再改變心意了,經過了剛剛的事情,就是換了是她,她也不會回去。
  這件事,怪不得別人,隻能怪皇上自己。
  太後隨後便也離開了。
  風月柔的臉上,更多了幾分沉痛,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她本來還以為,可以好好的跟皇上談談,卻沒有想到皇上竟然……
  “好了,拂兒現在也已經沒事了,爹爹也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你們。”孟雲天便也起身告辭,畢竟這樣的情形,他再留上也不合適了。
  孟如曉仍舊舍不得那小娃兒,但是聽到孟雲天說要離開,便隻能戀戀不舍的放下,跟著孟雲天出了門。
  “拂兒,都是娘親不好……”風月柔微微的歎了一口氣,略帶歉意的說道,原本好好的,卻因為她,而變成變樣了。
  “娘親,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呀,你千迢迢趕來看拂兒,拂兒感激還來不及的,怎麼可能會怪娘親。”孟拂影卻是速的打斷了她的話,這件事,本來就不是娘親的錯,怎麼能怪她。
  “娘親不要自責,娘親趕了這麼多天的路,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孟拂影看到她又要說什麼,連連的再次勸道。
  “拂兒,謝謝你,娶到你,真是燁兒的福氣。”她的臉上這次綻開一絲輕笑,一臉感激地說道,“娘親也不打擾你休息了。”
  “皇上隻怕不會就此罷手。”等到他們都離開後,孟拂影這才一臉擔心的望向軒轅燁,沉聲說道。
  軒轅燁的臉上,也多了幾分擔心,依父皇的性格,的確不會就這麼放手,隻是,這件事,卻也不是父皇能夠強迫的了的。
  隻希望太後能夠勸的了父皇。
  皇宮。
  “皇上。”太後回到皇宮後,便直接的去找了皇上。看到皇上那一臉的傷痛,有些不忍。
  皇上抬眸,望了一眼太後,再次微微的垂下眸子,喃喃的低語道,“她,她真的不再愛朕了,她真的愛上那個男人了?她真的決定跟那個男人走嗎?”
  “皇上,那若真的是柔妃的選擇,皇上想要怎麼辦?”太後微愣,略帶試探的問道,雖然她知道現在問出這樣的問題,皇上肯定會很傷心,但是,這件事,總是要解決的。
  “朕不會讓她離開的,不會……”皇上再次速的抬起眸子,直直地望向太後,急聲道。
  “那皇上就直接的殺了柔妃吧,就隻當,她真的在那場火中燒死了。”太後的臉色微沉,突然一臉凝重地說道。
  “太後?”皇上的身子猛然的一顫,“你的意思,她就算是死,也不會再跟朕回來了?”
  “皇上,她本來就是’死‘了才出去的。”太後的臉色這次微微的緩和了些許,隻是再說出口的話,卻是讓皇上徹底的驚滯。
  她本來就是’死‘了才出去的。
  是呀,她為了出去,不是早就選擇了’死‘嗎?
  他若再逼她,那豈不是就是把她向死路上逼嗎?
  太後看到皇上的神情,沒有再說什麼,她知道,這件事,她也不能逼的太緊,能說的,她應該說了,剩下的就要看皇上自己的了。
  接下來的幾天,皇上一直都處置著朝政,沒有再問起任何關於柔妃的事情,甚至也沒有再去羿王府。
  太後這次微微的鬆了一口氣,不管皇上心中是怎麼想的,但是,皇上應該選擇放手了。
  第四天的時候。孟如曉一個人來到了羿王府。
  軒轅燁看到他一個人,微微的愣了一下,前幾次,都是侯爺與他一起來的,這次,他竟然一個人來?
  “她倒是長的挺。”孟如曉走到搖籃前,輕輕的逗著女娃,情不自禁的笑道。
  “是呀,長的很,天天吃了睡,睡了吃,哭都不哭一聲,長的能不嗎?”軒轅燁的臉上也慢慢的綻開一絲輕笑,半真半假的開著玩笑。
  不過,這孩子倒真是奇怪,這幾天都沒有哭過,一直笑,睡醒了就笑,而且笑聲極甜。
  相對的,那男娃就調皮的很,有事沒事的,就喜歡哭。
  他有時候都懷疑,他們兩個是不是生錯性別了,不是說女孩子喜歡哭的嗎?
  孟拂影聽到兩人說笑聲,心中也是滿滿的甜**,不過,對於孟如曉。她的心中還是有一個放不下的心事。
  “燁,你去幫我看看,湯熬好了沒有,我都等不及了。”孟拂影對著對著軒轅燁說道。
  軒轅燁微愣,卻隨即明白了她的意思。連連的應著,走了出去。
  孟如曉仍舊在逗著孩子,不過,臉上卻似乎微微的閃過幾分異樣。
  “大哥,能幫我把孩子抱過來嗎?”孟拂影看到軒轅燁離開後,才再次開口說道,隻是,那聲音中,似乎有著些許的緊張。
  “好。”孟如曉微怔,卻隨即抱著孩子,走進了房間,看到坐在床上的孟拂影時,眸子微微的閃了閃。
  “大哥,我可以喊你大哥嗎?”孟拂影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望向他,略帶緊張地說道。
  “傻丫頭,我本來就是你大哥,你不喊我大哥,要喊我什麼?”孟如曉卻是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帶著些許的笑意,更有著幾分親切的關懷。
  “大哥,你,你不怪我嗎?你從那次以後,就再沒有來看過我,我一直以為,你心中是怪我的。”孟拂影聽到他的話,心中微微的多了幾分激動,但是卻仍舊忍不住問道。
  “傻瓜,大哥怎麼會怪你,說真的,大哥聽到娘親與雪兒的事情,真的很傷心,大哥曾想過,若是大哥早想回家的話,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情了,所以大哥會怪自己,但是卻絕對沒有怪過你,也沒有怪過爹爹。”孟如曉的眸子中,微微的多了幾分傷痛,畢竟是自己的生母與妹妹,心中自然是痛的,但是,是非他還是分的清醒的,這件事,本來就不能怪拂兒。
  他的話語微微的頓了一頓,再次慢慢的說道,“我師傅跟我說過,你若用恨來對待這個世界,那麼所有的事情就都是醜陋的,仇恨的,最後,你將會失去一切,而,你若是用愛來對待這個世界,那麼所有的事情,就都是美好的,幸福的,你將會得到一切,所以,我現在很珍惜我擁有的一切,包括爹爹,也包括你。”
  孟拂影不由的驚住,這句話,實在太讓人震撼了,能說出這句話的人,一定不是一個平凡的人。
  大哥有這樣的師傅的教導,自然會有一顆寬大,仁慈的心,看來,以前,她真是想多了。
  “大哥。”孟拂影的鼻子微微的發酸,隱隱的有些想哭,“有大哥的感覺真好。”說話間,眼睛真的微微的有些發紅了。
  “,”孟如曉微微的輕笑出聲,看到她那微微的發紅的眼睛,半真半假的笑道,“你可別哭呀,你看看你女兒都沒有哭過呢,你這麼大個人了,既然在女兒麵前哭鼻子,豈不是讓女兒笑話了。來,還是笑一個吧。”
  “,”小寶貝似乎聽懂了他的話般,竟然格格的笑了起來。
  “哈哈……”孟如曉再次的大笑出聲,“這丫頭,倒真的笑了。”孟拂影也被他逗的笑出聲來。
  “什麼事呢,這麼開心,說來也讓我高興,高興。”軒轅燁走進房間,看到個個是一臉的笑,臉上也多了幾分欣慰,不由的也開著開起了玩笑。
  “這是我們兄妹間的秘密,怎麼能夠告訴你。”孟如曉卻是望向他,半真半假的說道,而,臉上的笑也愈加的燦爛。
  軒轅燁望向孟拂影那一臉的幸福的心,心中,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拂兒一直在擔心孟如曉會怪她,今天,這誤會終於解開了。
  “哈哈哈,那讓老頭子跟著高興,高興總可以吧。”恰恰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一聲洪亮的笑聲,隨即,一個鶴發童顏的老人走了進來。
  軒轅燁與孟拂影看到是他,都是紛紛的愣住,前兩天,軒轅燁親自去風府拜訪,卻說,他們已經出城了,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又回來了。
  “前輩……”軒轅燁速的向前,極為恭敬的喊道。
  “什麼前輩呀,我有那麼老嗎?”老人卻是微微的掃了他一眼,極為不滿地說道,說話間,便直接地進了房間。
  軒轅燁微微的僵住,被人如此的頂撞,隻怕還是第一次,不過,他卻隻是微微的笑了笑,便隨即再次走進房間。
  風淩雲微微的搖頭,輕聲解釋著,“他老人家,就是那性子。”
  “丫頭,你好些了吧。”那老人望向孟拂影時,卻是一臉的親切,笑的極為的燦爛,隻是那燦爛的笑中,似乎微微的帶著一絲算計。
  “謝謝前輩……”孟拂影想起先前他對軒轅燁說的話,不由的微微的吐了吐**。
  “丫頭,要說,你的確是應該要好好的謝謝我。”隻是,這次同樣的稱呼,那老人卻一點都沒有介意,反而笑的愈加的開心。
  “那是,前輩的大恩,我們定當重謝。”孟拂影微愣了一下,再次低聲說道,隻是望向他那一臉的笑意時,心中微微的有些發寒,這老頭似乎另有目的呀。
  “其實,你想要謝我呢,也很簡單,不必什麼重謝。”那老人再次向前走了幾步,望向孟拂影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笑意。
  “哦,那前輩請說。”孟拂影微微的一顫,他那笑,實在是……
  “你隻要拜我為師,跟我上山學三年醫就可以了。”那老人雙眸微眯,然後一字一字慢慢的說道。
  “什麼?上山學三年醫?”軒轅燁忍不住驚呼出聲,讓拂兒上山三年,那他怎麼辦呀?
  “我沒跟你說話,你不要插嘴。”那老人卻是微微的擺了擺手,對著軒轅燁略帶不耐地說道。
  隻是,再次望向孟拂影時,卻速的換上那一臉的輕笑,追問道,“怎麼樣?你不要忘記了,你的孩子是我給你的,你的命也是我救回來的,你剛剛也說了要報答我的……”
  那老人細細的數了起來。
  軒轅燁的臉色卻是一點點的陰沉,他這不是逼著人家跟他學醫嗎?那有這麼收徒弟的。三年呢,要拂兒離開他三年,那還不如殺了他。
  而風淩雲此刻卻是一臉難以置的望著他那師傅,向來都是別人求著拜師,師傅都不答應的,今天竟然……
  他沒有看錯吧?
  “丫頭,怎麼樣呀?”那老人數的查不多了,再次望向孟拂影,一臉期待地說道。
  “好呀。”孟拂影雙眸微閃,答應的極為的爽。
  “拂兒,你真的答應他。”軒轅燁難以置信的望向孟拂影,再次的抗議。
  “恩,還是丫頭懂事,好,好,那丫頭怎麼時候跟師傅上山呀?”那老人卻是一臉興奮地說道。
  “師傅,總要等我的身體恢複了才行,到時候,我會帶著我的夫君,帶著我的一對兒女一起上山去跟師傅學醫的,不要說是三年,三十年都沒問題。”孟拂影紅唇微啟,再次一字一字地說道。反正他也沒有說不能帶家屬。
  “好,這個主意不錯,隻當出去遊玩了的。”軒轅燁的臉上頓時的放晴,不由的拍手喊道。
  那老人的臉上的興奮,卻是瞬間的隱去,一雙眸子,極力的圓睜,直直地望著孟拂影,這樣也行嗎?
  “這隻怕不行呀,怖博一向喜歡安靜。”回過神的風淩雲這次忍不住說道。
  “那就沒辦法了,我可是要照顧我的夫君,還要照顧我的孩子的。”孟拂影一臉無辜地說道。
  “好,這樣也行。”隻是那老人,卻突然狠下心般,狠狠的點了點頭。
  “師傅!”風淩雲再次的驚滯,師傅竟然真的答應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而孟拂影的臉上卻是綻開幾絲略帶得意的了輕笑,她可是算準了他會答應,說什麼喜歡安靜,這老頭,明明就像是一個老小孩,喜歡熱鬧的。
  到時候,她一定會讓他的山上變的十分,十分的熱鬧。
  三年後。
  雲靈山上。
  平時極為安靜,幾乎都看不到什麼人影的雲靈山上,此刻卻到處都是嘻笑聲。
  一群小孩子,盡情的玩耍著。
  幾對俊男,美女或站著,或坐著,看著那群孩子戲耍。
  “七嫂,你說那老頭還能忍幾天呀?昨天,我看到他被睿兒和哲兒氣的臉都黑了呢。”軒轅晴依在東方朔的懷,一臉壞笑地說道。
  “青竹前天還看到小世子扯了老師傅的胡子呢,痛的他老人家,大喊大叫的,就跟個孩子似的。”青竹也忍不住,輕聲的笑著,說話間,還微微的望了一下四周,似乎生怕那老人突然從後麵冒了出來。
  “放心吧,一時半會的應該不會趕我們的。”孟拂影坐地上,頭靠在軒轅燁的腿上,吃了一顆軒轅燁剛剛為她剝的葡萄,然後慢悠悠的說道。
  那老頭,看上去脾氣似乎有些怪,其實你若是真正了解他,便明白,他的脾氣,其實就是跟小孩子一樣。
  就是一個老玩童。
  “,那就最好了,說真的,這兒的環境這麼好,我還真的舍不得走呢!”軒轅晴嘻嘻的笑道,雙眸望向遠處玩耍著的孩子們,臉上是滿滿的幸福。
  “你男人不要管北源國的事情嗎?”孟拂影微微的掃了她一眼,輕聲提醒道,東方朔現在畢竟是北源國的皇上,自然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不像軒轅燁這般的自由,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軒轅晴的臉色微微的一暗,突然想到,他們現在也已經出來了近一個月了,東方朔的確是耽擱了很多的朝中的事情了,不由的略帶歉意的望向東方朔,輕聲道,“朔,對不起,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不要緊,你想玩,就盡情的玩,其它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東方朔卻是一臉寵愛的望向她,雖然每次為了陪她出來玩,都要前後不眠不休的忙上幾個月,但是隻要看到她開心,他再辛苦,也值了。
  “哎,我真的好羨慕七哥,七嫂他們,無事一身輕,想去那兒就去哪兒,想玩多久,就可以玩多久。”軒轅晴再次望向孟拂影,眸子中多了幾分羨慕。
  “我都妒忌他們。”東方朔望向一邊的軒轅燁,情緒比起軒轅晴更激動,“我做皇上,一天到晚累的半死,這也要操心,那也要操心,他呢,一天到晚就知道陪著他的女人到處玩,而且還有用不玩的錢,哎,這老天真是不公平呀,不公平呀。”
  “怎麼不公平了?我家主子,每天還是要管理生意上的事。”站一邊的速風忍不住說道。
  “他管?他管什麼了,雖然現在整個天下,到處都是你們的商業,但是,我是真的沒有見他管過什麼事。”東方朔更加不服氣地說道,“可是,偏偏他一年賺的錢,就可以超過我北源國國庫中所有的銀兩。真是太不公平了。”
  “!”軒轅燁並沒有說什麼,隻是一臉的輕笑。
  孟拂影也隻是繼續吃著葡萄,隻是,心中,卻多幾分欽佩,她從來不知道軒轅燁在商業上,竟然也有如此的天份。
  短短三年的時候,他們的生意,已經遍布了整個天下的每一個地方,而且每一處的生意都好的不得了。
  這一切當然都是軒轅燁的功勞,當然還是獵堡的那些人,現在都不再殺人了,而全部改做生意,一個個做起生意來,倒也毫不遜色。
  而,軒轅燁這兩年,將那些賺來的錢,都捐給了鬧災荒的地區。
  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隻要有災害,他都會及時的將錢送過去。
  所以,現在,他不是軒轅王朝的王爺,倒更像整個天下的君主。
  如今的軒轅王朝,已經由二王爺軒轅登基了。
  皇上可能是真的想通了,自那次在羿王府中鬧過之後,就再沒有出過皇宮,安心做他的太上皇了。
  娘親又跟著風月痕回到了風族,前些日子,他們還去風族看過他們,現在的娘親,真的很開心,很幸福。
  她,也很幸福,很幸福。
  “拂兒,你們真的在這兒呀。”恰恰在此時,一個略略含笑的聲音傳來,隨即孟如曉有些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
  “大哥,你怎麼來了。”孟拂影速的站起身,一臉欣喜地說道,說話間,也速的迎了過去。
  “我剛回來,聽爹爹說你來了這兒,所以便過來看看,好久沒有見到你們了,真的很想希兒跟睿兒。”孟如曉一邊說著,雙眸便已經開始向著遠處望去。
  尋找著希兒與睿兒,看到睿兒正在與在其它的男孩子瘋著,而希兒卻仍舊是如平常一樣,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
  希兒從小就喜歡安靜,但是卻並不是孤僻,因為,隻要是她想的,她很,而且很輕鬆的就能夠與你相處的極好,極融洽,關鍵是要看她願不願意。
  “咦,百戰不殆的大將軍來了。”東方朔看到孟如曉,望向他時,臉上微微的漫過幾分欽佩,這孟如曉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奇才呀。
  “皇上過獎了。”孟如曉望向他,看到他身邊的軒轅晴,便也猜出了他的身份,極為客氣地說道。
  “大哥,別理他。”孟拂影卻是略帶不滿地掃了東方朔一眼,大哥好不容易回來,幹嘛還提戰場上的事情。
  “拂兒,我誇你大哥都不行呀,像他這樣的奇才,我也隻能是羨慕的份了,聽說,這三年來,凡是他出征的戰役,不管是大戰還是小戰,從來沒有輸過,而且每次都沒有太大的傷亡,每次都能夠出其不意的戰勝對方,讓敵方心服口服的投降,這樣一來,不僅僅自己的人沒太多的傷亡,敵人那邊也沒有太多的傷亡。所以,我一直很奇怪,你倒底是怎麼做到的。”東方朔的眸子卻仍舊望向孟如曉,慢慢的說道,“還有人傳言,說你上戰場不是殺人,而是救人。”
  “這能告訴你嗎?你要什麼時候,把你那北源國歸了軒轅王朝,就告訴你。”孟拂影眉角微挑,開玩笑地說道。
  “拂兒,你真狠,一如既往的狠。”東方朔瞥了瞥唇角,極為鬱悶地說道。
  “謝謝誇獎。”孟拂影卻是不以為然的輕笑。
  不過,對於大哥,心中卻也更多了幾分欽佩。
  大哥不想殺人,所以大哥每次出征的確都是為了救人,每次都不會有太大的傷亡。
  當然,那都是因為,他那驚人的聽力。這些又怎麼能夠讓外人知道,若是讓外人知道了有了提防,大哥就沒有那麼容易取勝了。
  原本坐在一邊,靜靜的看著醫書的一個女子,聽到東方朔的話,微微的抬眸,望向孟如曉,那雙靈動的眸子,微微的閃了閃,隱過幾分笑意。
  突然站了起來,悄悄的離開了。
  隻是,片刻之後,卻端了一杯茶出來,恭敬的端到了孟如曉的麵前,輕聲道,“公子,請用茶。”
  孟如曉微愣了一下,不過,卻輕笑的接過了那茶,隻是,雙眸微抬,對上那女子的輕笑時,再次的微怔,一時間,心中似乎漫過幾分異樣。
  孟拂影的一雙眸子,卻是極力的圓睜著,不由的驚呼道,“師姐,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她這師姐一直都是極為的安靜的,她來了這些天,都沒有跟她說上兩句話。
  不過,她卻知道,這師姐的醫術卻是已經十分的了得的,想當然,師傅收的徒弟,自然不會差到哪兒去。
  “是呀,我們來了,喝茶都是自己倒的,憑什麼他來了,就有這般特殊的待遇呀,你這也太偏心了吧。”軒轅晴也略帶不滿地說道,隻是望向那女子的臉上,卻帶著幾分異樣的輕笑。
  那女子微微的低下頭,臉上多了幾分紅暈,她剛剛之所以去為他倒茶,就是因為,聽到了東方朔的話,說這位孟公子上戰場不是殺人,而救人。
  她記得,很小的時候,他的父母都是在一次戰爭中被殺的,當時,母親緊緊的將她抱在懷,才讓她逃過了一命,後來,師傅便把她帶上山來,一直教她學醫。
  或者就是因為想起了小時的事情,剛剛才會一時衝動,去為他倒了茶。
  此刻被軒轅晴與孟拂影取笑,的確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卻也沒有太多的尷尬,便拿了空盤子,慢慢的走到了一邊,繼續的看著自己的醫書,似乎剛剛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也似乎這些人,都不存在了一般。
  “哎,又是一個怪人。”軒轅晴微微的掃了孟拂影一眼,一語雙關地說道。
  “晴兒,皮癢呢。”孟拂影微微的伸出手指,略帶威脅地說道,不過,望向那繼續看著醫書的女子時,雙眸卻是微微的一閃,說真的,她的這個師姐真的有些怪。
  隻是微微轉眸時,卻發現孟如曉的眸子,正直直地望向那師姐,眸子中,似乎還帶著幾分異樣。
  心中不由的微動,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絲異樣的輕笑。
  這三年來,爹爹一直都在為大哥成親的事情操心,不知道幫大哥找了多少女子,隻是大哥卻是看都不看一眼,便直接的給拒絕的。
  如今大哥在朝中的名聲可是不輸爹爹呀,雖然年紀略略大了一些,但是卻也正是好時候,那些提親可是不計其數,朝中那些千金小姐,也是都爭著想要嫁給他,有幾個比較大膽的小姐還給他送東西,而且還找機會跟他相處,隻是,大哥卻也是同樣的,看都不看人家一眼,完全當人家不存在,她甚至都懷疑,大哥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歡女人。
  沒有想到,今天,大哥竟然會看著師姐發呆,看來,她大哥的春天似乎馬上就要來了。
  大哥跟師姐,,孟拂影心中忍不住暗笑,隻是不知道,大哥若是將師姐娶走了,師傅會不會生氣呀。
  “七嫂,你想什麼呢,笑的那麼,那麼怪。”軒轅晴看到孟拂影那一臉的笑,不由的瞥嘴說道,好端端的,怎麼笑成那樣呀。真是恐怖,不知道又在算計誰?
  千萬不要是她呀。
  “沒有呀,我剛剛有笑嗎?”孟拂影速的隱去臉上的笑,一本正經地說道,她可不能讓軒轅晴知道了她的心思,軒轅晴那張嘴,根本就藏不住事情。
  “沒有才怪,笑成那樣,還不知道又在算計著什麼呢。”軒轅晴眉角微挑,擺明了不相信。
  “要你管呀,我大哥來了,我高興,不行嗎?”孟拂影微微的白了她一眼,再次說道,雙眸再次望向孟如曉。
  孟如曉聽到她的話,這才回過神來,有些心不在焉的說道,“恩,恩……”隻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恩的什麼。
  而那邊看著醫書的師姐,剛要翻動書頁的手,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
  孟拂影的心中,更多了幾分暗喜,看來這事,十有八九了。
  “娘親,娘親。”有前麵玩耍的一個小孩子,突然跑了過來,那些孩子,見一個跑過來,其它的也都跟著跑了過來。
  隻是一個小女孩,卻是慢慢的走著,一點都不著急。
  “怎麼了?”軒轅晴速的走向前,扶住跑過來的男孩,輕聲問道。
  “娘親,我長大了,要娶希兒做我的新娘。”小孩子跑的太,微微的有些氣喘,但是聲音中,卻是帶著幾分堅定。
  軒轅晴微愣,隨即略帶好笑地說道,“好呀,親上加親,不錯。”
  “不行。”隻是孟拂影卻是速的站起身,一臉堅定地說道,“不行。這事不行。”
  “七嫂,怎麼不行了。哲兒與希兒本就是表兄妹,若是成了親,就是親上加親了,為什麼不行呀?”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就因為是表兄妹,所以不行。”孟拂影卻是更加堅定地說道,近親是不能成親的。
  軒轅晴與軒轅燁可是親兄妹,哲兒與希兒的可是有直接的血緣關係,怎麼能夠成親,這成親,生出來的孩子,極有可能會是傻子呀。
  “七嫂,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明明看著他們兩個挺好的,哪兒不行了呀。”軒轅晴的臉上微微的多了幾分不滿。
  “拂兒,怎麼不行了,哲兒可是北源國的太子,配你們希兒,也不差吧。”東方朔看到軒轅晴生氣了,也不由的開口說道。
  “我告訴你們,他們兩個是表兄妹,是有血緣關係的,將來若是成了親,生出的孩子,可能會是傻子,或者會是畸形的,總之後果很嚴重,這不是配的上,配不上的問題。”孟拂影這次急急的解釋道。
  “會嗎?不是有很表兄妹成親的嗎?”軒轅晴微愣,卻仍舊有些懷疑。
  “會,當然會,科學證明,基因是遺傳的物質基礎,通過生殖細胞傳給後代,從而使父母的性狀特點在子代得以表達。每個子女與父母之間的基因有12可能相同;所有同胞兄弟姐妹之間的基因也有12可能相同;爺孫、叔侄、舅甥等之間有14可能相同;而表姐妹、堂兄妹等之間則有18可能相同。某些遺傳性疾病,致病基因是隱性的,如果雙方中一方帶有這種基因,而另一方不帶,則致病基因可被掩蔽,於是後代不發病。隻有當夫婦雙方都攜帶這種隱性基因,後代才會發病。因此,近親結婚使隱性遺傳病發病的機會增高,如白化病、先天性聾啞;小腦畸形、苯丙酮尿症、半乳糖血症等;還可以使多基因遺傳病發病率增高,常見的有腦積水、脊柱裂、無腦兒、精神分裂症、先天性心髒病、癲痛等。”孟拂影氣都沒有喘一口,連連解釋著。
  聽的眾人都要斷氣了,而對於她說的那些,卻更是一臉的糊塗。
  孟拂影看到眾人一臉迷惑地望向她,這次呼了一口氣,最後再次下了結論,“總之,近親成親,危害太大,這事,以後誰都不能再提。”
  “哦,不提就不提吧。”軒轅晴顯然不是很懂她剛剛的話,但是聽地說的頭頭是道的,便也真的有些害怕了。
  哲兒一雙大眼睛直直地望向孟拂影,微微的眨了眨,再次一臉堅定地說道,“反正我要娶希兒,誰也別想攔著我。”
  “咦,你這小子,反了你。”孟拂影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這才三歲不到的小孩,脾氣倒是不小,還真是夠個性的。
  “娘親,你放心,有我在呢,我會保護妹妹的。”睿兒卻是跑到了孟拂影的麵前,輕輕的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地說道。
  “你,你不講義氣。”哲兒聽到睿兒的話,氣呼呼地說道。
  “爹爹說過,妹妹比義氣更重要,娘親比什麼都重要。”睿兒微微的掃了他一眼,一本正經地學著軒轅燁的口氣笑道。
  “哈哈哈……”眾人不由的大笑出聲,他小小年輕,倒是學的挺像,隻是那話不知道是不是真提軒轅燁說的。
  “姨娘,那我可以娶希兒姐姐嗎?”一直站在一邊的小提突然走向前,微微的拉了一下孟拂影的意思,小聲的問道。
  “提兒,不要胡說。”青竹微愣,便速的想要抱回小提。
  隻是孟拂影卻是慢慢的蹲**,蹲在他的麵前,輕聲說道,“原則上呢,你是可以的,不過,你要先得到希兒姐姐的同意才行呀。”
  她不是這古代的父王,所以,不會去左右孩子的婚姻,隻要是他們自己喜歡,自己願意的就可以了。
  “恩,恩,我知道了。”小提連連的點頭,臉上漫過天真的笑,“我要努力娶希兒姐姐。”
  “好,有誌氣。”孟拂影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臉欣賞地說道。
  “。”小提聽到大人的誇獎,笑的愈加的燦爛。
  “你也跟著胡鬧。”青竹這才將小提拉了過去,低聲輕嗔道,“什麼希兒姐姐,你要喊郡主。”
  “姨娘說的,讓我喊希兒姐姐的。”小提紅唇微翹,略帶不滿地說道。
  “青竹,不要將你的那想思想強加孩子身上,讓他自己的發展。”孟拂影微微抬眸,輕聲說道。
  她知道,在青竹的心中,那種思想已經長了根了,是改變不了了,所以,她也不想再去強行的改變了,隻是對於孩子,她卻不想讓他們再有那種思想。
  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
  “王妃。青竹知道了。”青竹的臉上,更多了幾分感動,她是明白王妃的心思的,但是卻也不敢太讓自己的孩子放肆了。
  “咦,對了,你們都說想要娶希兒,那你們問過希兒的意思了嗎?”軒轅晴望向一直靜靜的坐在一邊,不知道想著什麼的希兒,微微的向前,問道,“希兒,你長大了想要嫁給誰呀?”
  希兒慢慢的抬起頭,望向軒轅晴,小小的臉上,帶著幾分認真的思考,片刻,才極為認真地說,“我想要嫁給爹爹……”
  她的話微微的頓住。
  眾人卻都是紛紛的愣住,長大了想要嫁給爹爹?
  軒轅晴望向孟拂影,笑的一臉的怪異,不由的開著玩笑道,“七嫂,這算不是近親呀?”
  “那樣的男人。”
  隻是,希兒卻在此時,再次的補充道,意思說是嫁給像爹爹那樣的男人。
  大家再次的輕笑出聲。
  軒轅晴臉上的笑微微的僵住,雙眸速的轉向希兒,看到那仍舊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略帶鬱悶地說道,“你什麼不好學,偏偏學**親一樣說話大喘氣,你不能一次說完呀。”
  “我隻是小小的喘了一口氣,是姑姑太著急了。”希兒微微的眨了眨眼睛,極為無辜地說道。
  “天呢,饒了我吧,一個七嫂還不夠嗎?竟然又來一個更厲害的。”軒轅晴輕輕的扶了扶額頭,哀歎出聲。
  而眾人卻是不同由的哄堂大笑。
  “姑姑,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要是不舒服,就讓太公公來幫你看看吧,太公公醫術可是很厲害的呀。”希兒看到軒轅晴的樣子,再次一臉認真的說道。
  “沒,沒有不舒服,姑姑好的很,好的很呢。”軒轅晴的身子明顯的僵了一下,然後連聲說道,讓那老頭幫她看,還不如殺了她呢。
  “哦,那就好。”希兒小大人般的點點頭。
  她那大小人的樣子,引的眾人再次的輕笑。
  整個雲靈山上,到底都是一片笑聲。
  不遠處的大樹下,那鶴發童顏的老人的臉上,也是滿滿的笑。
  其實,幸福就是這麼的簡單。
  本書完。,全本首發
  108小說更新
  

Snap Time:2020-05-28 10:09:56  ExecTime:0.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