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醫生》全文閱讀

作者:柳下揮  天才醫生最新章節  天才醫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才醫生最新章節第1521章幸福像石縫的花(15-09-15)      第1520章我拒絕(暫時還沒有結束)(12-09-01)      第1519章皇帝的選擇(12-09-01)     

第1521章幸福像石縫的花


    時間:2012-09-02

    第1521章、幸福像石縫的花!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

    這是西方的一個盛大的節日,這在東方----也有一場特別的鄉村婚禮。

    李猛和小花奉成婚,婚禮儀式不是在李猛的老家湘西舉辦,也不是在小花燕京的家舉辦,而是選擇在他們工作奮鬥的雲滇舉辦。

    於是,人雙方的父母家人以及各路親友隻能拔山涉水前來參加婚禮。

    秦洛是這對年輕人相親相愛的見證人,也是婚禮當天的證婚人,所以,他是一定要來參加的。

    李猛現在是‘漢方藥業公司’的總經理,這是一家成立不足兩年的公司,除了十萬畝的藥草園大手筆投資外,在業界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名氣。

    可是,假如這家公司和‘秦洛’這兩個字沾上關係,那麼,他的身家將會倍增。

    漢方藥方公司在市有辦事處,但是,李猛卻把家安在了深山麵。

    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種植藥材,他的工作場地就在這大山密林麵。在這兩年,他和那些種藥工人同吃同住,樹立起了極強的個人威信。

    幾百個日夜,他們夫妻倆穿著麻料褲,穿著耐髒耐磨的牛仔襯衣趴在田地,和省農業大學請來的藥草專家四處奔波,指導那些農戶如何科學合理的種植藥草。

    今天,他終於換上了西裝,打上了領帶,黑黝黝的臉上略微有點兒害羞,卻滿臉喜氣的站在院門口迎接賓客。

    娘小花沒有穿白色的婚紗,在這種深山老林穿婚紗也穿不出效果,一不小心就會被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荊棘倒刺給刮破,說不定還要走光。

    她身上穿著的是一套紅色的敬酒服,顏色豔麗,人比花嬌。

    腹部微微隆起,證明他們的寶寶正在健康生長。

    李猛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今天是兒大婚的日,都穿著光鮮的衣服,可眼神躲閃,吐字不清,看起來木訥而老實。

    小花的父母也來了,劉秀芝穿著一套喜慶的紅色小翻領外套,莫大海西裝革履,兩人一幅商界精英的打扮。

    他們是不讚成在這深山溝辦婚禮的。

    要排場沒排場,要熱鬧沒熱鬧,他們圖個什麼?

    可是,他們終究還是沒辦法說服女婿和一根筋的女兒,說了一番氣話後,等到婚期接近,他們還是主動跑來奔忙籌備。

    可憐天下父母心!

    也正因為這樣,今天來參加李猛婚禮的人並不是很多。

    除了兩家的至親和李猛小花邀請的親友外,就是藥草園工作的老師和農戶。

    莫大海覺得自己的身份地位沒必要和這些人寒暄,於是就一臉矜持的站在那兒。

    正當李猛和一位農科院的老師寒暄的時候時,莫大海突然間雙眼發光身體速的竄了出去。

    “秦老師----哎呀呀,可把你給盼來了。”他大老遠的就伸出手,躬著身迎了上去。“你可是稀客啊。路不好走吧?這兩個孩也真是-----太倔。讓他們回燕京風風光光的辦婚禮多好?非要在這窮山溝結婚。還害得秦老師你大老遠的跑來。”

    秦洛和莫大海握了握手,笑著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現在不是流行鄉村式婚禮嗎?而且我也確實想回雲滇看看。”

    “是啊。是啊。”莫大海連連點頭,又改變了自己的觀點。“現在的年輕人和我們那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我們千方百計的往大城市跑,現在的城人都想方設法的往農村跑-----秦老師請進。請進。”

    他向秦洛的身後看過去,見到隻有兩個男人跟著他,沒有任何女人陪伴。心微微有些失望。

    如果秦洛願意帶女伴過來,那就證明李猛在他心的地位非常高。如果他自己來,證明他看重李猛,卻不會把他當做自己人。

    現在的秦洛可是需要世人仰望的人物,誰不想巴結著和他拉一點兒關係?

    自從他‘無意’間向他的合作夥伴透露自己的女兒女婿是秦洛的學生,現在正在幫他打理事業,那些夥伴對他的態度就大為改觀。甚至一些身家比他高很多的也主動過來‘交往’。這是以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謝謝。”秦洛笑著道謝。

    走到人麵前,秦洛從口袋掏出一個紅色的大紅包遞了過去,笑著說道:“小花,李猛,老師祝你們婚大喜,百年好合。”

    小花接過紅包,甜美的笑著,說道:“謝謝秦老師。沒有你的幫助,就沒有我們的今天。一會兒我們一定要好好敬你幾杯。”

    “好。”秦洛爽的答應了。然後帶著耶穌大頭向這院的鐵皮屋走去。

    這些鐵皮屋是由‘漢方藥草公司’建造,用來安置種藥工人的居所。

    因為李猛把家安置在這,所以他們也有一套房。今天的喜酒就在這院擺。

    等到秦洛走遠,小花的母親劉秀芝小聲問道:“秦老師送了多少?”

    “媽------”小花不滿的喊道。

    “傻孩。人情往來是正常的事情,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送咱們什麼,他結婚的時候咱們不還得還回去?”劉秀芝教育著說道。

    小花想了想,覺得她媽說的也有道理。

    用手摸了摸紅包,說道:“好像不是錢-----是把鑰匙。”

    劉秀芝就眉開眼笑起來,說道:“不愧是世界首富。出手就是大手筆。”

    “我不管秦老師送什麼。他結婚的時候我們都得送回去。”小花說道。她還念著秦洛幫助她們的情義呢。如果不是秦老師在中間說情,她和李猛哪能走到現在?說不定早就被她父母棒打鴛鴦散了。

    “好好。”劉秀芝答應道。“你現在成家了。你們自己當家作主-----想送什麼就送什麼。”

    小花臉上的笑容還沒綻放開來,就驚呼出聲,高興的喊道:“九九----九九來了。”

    身穿藍色牛仔褲,格襯衣,腳下穿著一雙棕色皮靴的王九九從院外麵走了進來,笑著說道:“我來的不算晚吧?一下飛機就往這兒趕。幸好這邊我熟,不然要到天黑到。”

    “不晚不晚。”李猛憨厚的笑著。以前他們和王九九一個班上課時,他們的關係就很不錯。“你怎麼沒和秦老師一起來?”

    “他已經到了?”王九九笑著問道。

    “也是剛到。”小花說道。“九九------我真是糾結啊。你說我到底是繼續叫你九九還是叫你師娘呢?”

    “隨便。”王九九灑脫的擺手。“想叫什麼就叫什麼。感情別疏遠就行了。今天是你們大喜的日,祝你們生活美滿,幸福安康。”

    又有其它的客人過來,王九九就送上紅包往麵走去。

    聞人牧月和厲傾城是同時到達的,當這兩個女神一般的人物同時入場時,時間有瞬間的停頓。

    風不吹了,鳥不叫了,人也變的沉默了------所有人的視線都被這兩位被眾多黑衣保鏢簇擁保護的女人所吸引。

    “謝謝你們的邀請。”厲傾城微笑著走過來,把一份包裝精美的禮物遞過來,笑著說道:“祝你們相親相愛,同心同德。”

    “謝謝厲-----老師。”小花接過禮物,微笑著說道。差點兒喊出‘厲師娘’的稱呼-----好在厲傾城之前也在他們學校做過老師,他們對她並不陌生。

    “恭喜。”聞人牧月也把一份禮物遞了過來。

    “謝謝。”李猛接過禮物。

    兩人向人的父母點了點頭,然後向邊走去。

    “她們怎麼來了?”李猛不解的問道。

    “我們邀請的啊。”小花說道。“當時隻準備請秦老師和九九的------可是請了九九就不能不請林老師。請了林老師又不能不請厲老師。請了厲老師能不講聞人大小姐?”

    “我知道。”李猛仍然是一臉疑惑。“我是說------我們邀請,她們怎麼就真的來了?”

    “----------”

    小花也想不通。

    劉秀芝小聲嘟噥道:“秦老師要是結婚,咱們不得準備好幾份大禮啊?”

    林浣溪是在婚宴即將開席的時候到達的,李猛小花以及雙方父母秦洛等人全都迎了出來。

    林浣溪把準備好的禮物遞過去,笑著說道:“李猛,小花,恭喜你們。祝你們的生活甜甜美美。”

    “謝謝林老師。”李猛和小花同時道謝。

    “林老師,你去哪兒了?我給秦老師打電話,她說你出去旅遊了-----我還擔心你來不了呢。”小花仗著自己是女孩,用晚輩的親昵語氣說道。

    “出去走走。知道你們結婚的事情後,就直接坐飛機過來了。”林浣溪笑著說道。

    秦洛看著林浣溪那動人的笑臉,心這放下心來。

    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的世界首富秦洛在諾獎領獎台上向自己的女朋友求婚,卻被女朋友拒絕-----已經過去了十幾天,直到現在這條聞還被各大媒體熱炒。

    事後林浣溪說要四處走走,於是,就帶著離離開了斯德歌爾摩。秦洛在瑞典住了兩天,便獨自返回燕京。

    那個時候,他還沒想明白林浣溪為什麼要拒絕。

    他反思自己的行為,覺得她確實有離開自己的理由。

    現在,他想明白了。

    看到她安然歸來,他的心是喜悅的、甜美的。正如郎娘此時的心情一樣。

    “進來吃飯吧。”秦洛伸手去握林浣溪的手。

    林浣溪躲開,說道:“我和女眷坐一張桌。”

    秦洛笑笑,渾不在意。

    ----------

    ----------

    明月當空,清風吹拂。

    荒野的夜晚比都市的夜晚少了熱鬧喧囂,多了質樸和寧靜。

    而且,這山這樹,這黑幕遮蓋的天空以及點綴在黑幕上的點點星光,都是他們眼美的風景。

    秦洛坐在一塊大石上,仰視著這讓他讚歎的自然美景。

    晚上喝了不少酒,腦袋暈暈沉沉的。可是,他的身心卻覺得舒適無比。舒服的他連一句話一個酒嗝一聲歎息都不想發出來。

    王九九走過來,安靜的坐在他的身邊。

    學著他的樣,吹著風,仰起臉看著天空的星星。

    厲傾城也來了,坐在秦洛的另外一邊。

    她比較豪放一些,整個人都躺在平坦的大石上。

    然後,她發出滿足的歎息聲音。

    在山石的不遠處,兩個女人相遇了。

    “為什麼不答應?”聞人牧月問道。

    “為什麼要答應?”林浣溪反問。

    “這是你應得的。”聞人牧月說道。

    “為什麼是我應得的?你用什麼數據得出這樣的結論?”

    沉默。

    良久,聞人牧月說道:“女人還是自私一些比較好。有些機會隻有一次,失去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你勸我自私,你呢?”林浣溪反問。“我為什麼要特別一些?因為你們覺得虧欠?為什麼虧欠?”

    “是擔心我不夠愛他,還是擔心他不夠愛我-----”林浣溪注視著不遠處的身影,說道:“你們能夠做到的,在我身上就沒有信心了?”

    “你是合適的那個人。”聞人牧月說道。

    “合適?你不適合嗎?九九不合適嗎?還有厲老師-----她不合適嗎?”林浣溪笑了起來。“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但是我不能接受。我有自尊。也有自己的堅守。”

    “你們為他舍棄那麼多,我答應了,無論如何,你們心都會有些委屈。”林浣溪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和你們一樣好了。這樣,誰也不會覺得誰占到多大的便宜。”

    “而且,當他站在諾獎台上向我求婚時,我想要的就已經得到了-------我已經比你們擁有了多的東西,不應該再去奢望其它的。太貪心的女人總是不遭人喜歡。”

    “我說服不了你。”聞人牧月說道。

    “都說你是燕京聰明的女人。如果是你,你怎麼選?”

    聞人牧月沉默了。完美嬌顏在星光的照耀下美若天仙。

    “去坐坐吧。”聞人牧月指著秦洛他們所在的地方說道。

    “好。”林浣溪爽的答應了。

    於是,她們倆走過去分別坐在王九九和厲傾城的兩邊。

    五個人坐成一排,就像是用一根線串成的珠。

    王九九突然間驚呼,喊道:“呀,有朵花-----”

    “在哪?”

    “在石縫。”王九九指著腳底下的一朵紅色小花,說道:“石頭縫怎麼也能開出花?”

    “因為有種。”秦洛笑著說道。“幸福就像這石頭縫的花。有種,就會發芽。”

    (ps:《天醫生》到這兒,就全部結束了。其它的情節,也隻能在外篇呈現。

    《火爆天王》持續火熱,和親愛的們的大力支持火熱支持分不開。謝謝你們。

    一如即往的柳氏風格,一如即往的輕鬆愉悅。還沒有收藏的朋友趕緊過來看看:bk。

    另外,今天晚上老柳將在qt:9266近衛軍專屬頻道和大家再聊一聊《天醫生》的未了情緣和書的那點兒破事,歡迎大家參與。正如你們看到的那樣,活動現場有pd、蘋果手機、鼠標、鍵盤、耳機和老柳簽名書贈送。)

Snap Time:2018-07-21 08:31:39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