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533章控魂血神符


    “老奴刁惡!這是你們『逼』我的,別怪我不講這幾十年的情分!”柳瑤光俏臉帶煞的講完這句話,拚指如劍的那,就向著自已的額頭輕輕一劃!

    指鋒如刀,柳瑤光這輕輕一劃,她額頭立馬流下了一縷鮮血,這個時候,柳瑤光手中卻是突地多了一個灰『色』的圓形石頭片一般的玩意。

    就在柳瑤光拿出那灰『色』的圓形石頭片的時候,剛剛還頂牛強嘴的劉氏老嫗,卻是渾身一顫,麵『色』慘變的時候,就向著柳瑤光撲了過來,邊撲還邊喝:“小龘姐,不要!”

    淩動雖然不知道柳瑤光這是在做什麼,但是淩動卻知道,絕對不能讓這兩個老惡奴打擾到柳瑤光。

    而且,這劉氏兩惡奴此時的情景,伊然已經在是以奴欺主了,若不是柳瑤光似乎正在準備懲治這兩惡奴的手段,淩動這會幾乎就要立馬出手當場斬殺了這兩位老惡奴。為自已,也為柳瑤光出一口惡氣!

    “竟敢以奴欺主,找死!”淩動暴喝一聲,依舊是兩記七彩神刀狠狠斬出,那狗急跳牆的兩老嫗,卻是被淩動的七彩神刀給斬了個正著。

    依舊沒有防備的兩老媽卻又吃了一個大虧,雙雙倒在地上,抱頭慘呼起來。

    就在淩動阻止這兩老嫗以奴欺主的當口兒,柳瑤光卻是將手中那灰『色』的石頭片給舉到了胸前,也不知柳瑤光是怎樣發力的,原本順著額頭流下的鮮血,卻是突地變成一汪噴泉一般,傾注到了柳瑤光手中持著那灰『色』石頭片當中!

    那灰『色』石頭片卻是極為詭異,被柳瑤光的鮮血澆中的那,就仿佛是海綿一般,瘋狂的吸納起柳瑤光的鮮血來,那灰『色』石頭片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沒幾息的功夫,就變成了一個閃著血光跟神秘符號的血符了!

    看到這一幕的兩惡奴劉氏姐妹,卻是再也沒有州才強硬頂嘴的勇氣,再也不顧天罡境強者的尊嚴,直接雙膝跪伏於柳瑤光身前,衝柳瑤光瘋狂的磕頭,嘴中還忙不迭的求饒!

    “小龘姐息怒,小龘姐息怒,老奴再也不敢了,老奴等再也不敢了!”一番求饒之後,那兩惡奴老嫗眼見柳瑤光沒有收手的意思,身體一轉,就忙不迭的衝淩動磕起頭來:“姑爺息怒,老奴們知道錯了,老奴再也不敢了!”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淩動冷喝一聲,卻是轉過了身體。眼角的餘光卻是落在了柳瑤光手中不斷凝聚血光的血符,很是有些好奇,柳瑤光這到底是要用什麼手段,怎麼將這兩位天罡境的老嫗嚇成這樣了?

    看到這一幕,一直存著看熱閘的心思卻是傻眼了。這淩動跟他帶來的媳『婦』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怎麼能夠『逼』得兩位天罡境強者下跪求饒呢?

    若是有一位天罡境強者到了他馮家,恐怕他遠個老祖當孫子都來不及呢!

    一旁的淩遠山卻是看得目瞪口呆,他這寶貝兒子給她帶來的兒媳『婦』可不簡單,竟然有天罡境強者為奴,那這兒媳『婦』的背景有多強?

    一旁哭天嘁地求蟯的兩惡奴老嫗見柳瑤光依舊沒有停手的意思,嚇得眼淚郟流了下來,“小龘姐,老奴們知道錯了,求你別動用家法了!就是為了你的身子,老奴們求你了,別動用家法了!”

    淩動聽著心中卻是一動,感情柳瑤光讓這兩位惡奴老嫗忌憚的家法,動用的時候,竟然對柳瑤光有所損耗啊,怪不得柳瑤光先前沒有在第一時間動用所謂的家法,原來是這個原因!

    看著柳瑤光手中血符散出一種詭異的感覺,淩動卻也沒有打斷柳瑤光的動作。淩動知道,就算是打斷了,恐怕也不能挽回柳瑤光的損耗了,先讓柳瑤光狠狠整整治治這兩個老惡奴再說補救的損耗的事情吧!

    “小龘姐息怒!”隨著那兩名老惡奴帶著恐俱的一聲求饒聲之後,柳瑤光額頭噴『射』的共光頓現,手中已經多了一柄圓轉如意的血符。血符上閃爍著詭異符籙,散發著懾人心魄的光華。

    看著這一幕,淩動卻是苦思起來,柳瑤光這到底是什麼手段!施展完這秘術的柳瑤光的俏臉上還帶著一道血跡,此時整個俏臉雪白雪白的,淩動一眼看去,甚至連柳瑤光的雙眼都有些無神!

    “咦,怎麼看瑤光的模樣,卻像是神魂損耗的樣子?”

    “哼,現在知道錯了,晚了!噬骨!”就在淩動疑『惑』的時候,俏臉雪白柳瑤光喝罵了一句,突地一指手中的血符,低叱了兩個字道:“噬骨!”

    幾乎是柳瑤光話音落地的當口兒,那州劃囂張頂牛的兩位天罡境的惡奴,就像是一條發瘋的老狗一般,在地上瘋狂的滾動起來。

    一邊滾動,嘴還發出一聲聲非人的慘叫聲,渾身蜷縮抽搐,顯得極度的痛苦!

    淩動發現,她們的手腳一直在極其輕微快速的顫動,手背上的青筋崩出像是蚯蚓一般糾纏起來,仿佛真的有什麼東西在吞噬她們的開頭一般!

    兩位天罡境強者的慘叫聲卻是現場的眾人包括那州洲接任正職的劉副將,都駭得不輕!淩家能夠將天罡境強者都折磨成這樣,以後誰敢惹,誰能惹?

    默默的,那劉副將心已經起了一個想法,此次帶兵回去之後,一定要通告全軍,以後誰若是碰到淩家人,都要給他繞著走,否則,死了活該!

    “噬魂!”

    隨著柳瑤光柵唇又能吐了兩個字的時候,那兩位天罡境強者的慘叫聲猛地提高了數倍,汗水像是漿『液』一般直接在打濕了地麵,那兩名惡奴老嫗更是痛苦的以頭碰地,恨不得砸爛自個的腦殼!

    “小龘姐……,饒命……,饒命……,”,慘叫哀嚎的同時,那兩名惡奴老嫗卻是嘶聲求饒起來!那慘嘶聲,連旁觀的一些武者有些不忍的別過頭不想看了,但無論是柳瑤光,還是淩動,郟不為所動!

    這樣的痛苦足足持續了一刻鍾,柳瑤光依舊沒有停下來。其間,柳瑤光曾經數次轉頭偷看淩動的表情,但是看著那淩動那緊崩的臉『色』一直沒有緩解,柳瑤光也就咬著嘴唇堅持了下來!

    柳瑤光知道,這一次,她的夫君淩動是真的生氣了!

    但同時,柳瑤光更清楚,她通過那血符施加於這倆惡奴身上的懲罰,要是超過了一刻鍾有餘,恐怕這兩位天罡境強者就要廢了!

    可問題是,自家夫君還沒有解氣呢?這麼長時間了,柳瑤光對淩動已經有所了解了,知道自家夫君是一個主見極強的人,由不得別人左右!

    當柳瑤光的目光看到淩動的老爹淩遠山身上的時候,卻是不由得一亮!

    “停!”低喝了一聲停之後,柳瑤光手中的血符驟然收斂了光華,而先前親張頂牛的兩惡奴,此時卻是一條死狗一般,躺在那大喘著粗氣,神情痛苦之極!

    “淩叔叔,原本淩家的安全,淩哥哥早就有所安排,不過卻因為我的疏忽,讓手下的這惡奴自恃身份,害得淩叔叔還有淩爺爺郟受了重傷,讓淩家遭受莫大的損失,這卻是我的不對了!瑤光先在這給你們賠罪了!”言畢,柳瑤光卻是衝淩越鋒還有淩遠山盈盈下拜!

    在淩動的長輩麵前,還沒有定下事來,柳瑤光可不敢放肆的稱淩動為夫君,更別提是叫淩遠山為爹了,她的臉皮還沒那麼厚呢!

    “沒有的事,沒有的事,全是我們不如人家,不關你的事,不關你的事!”見未來兒媳『婦』賠罪,淩遠山也有些慌了手腳。

    這個時候,柳瑤光又偷偷的瞧了一眼淩動,見淩動還是緊繃著一張臉,哀怨的盯了淩動一眼後,卻又再次衝淩遠山盈盈下拜。

    駭得淩遠山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好一陣手忙腳『亂』的時候,柳瑤光又道:“淩叔叔,此次卻是瑤光的不是了!為了聊表歉意,瑤光就將這兩個惡奴送給淩叔叔了,還望淩叔叔時不時的調‘教一番’應該會有些用處!”

    聽著柳瑤光讓淩遠山調暾這兩個老嫗,淩動的表情一鬆,差點沒笑出來!怎麼想怎麼覺得老爹調‘教兩女老奴不是那麼回事?

    不過就是淩動也沒想到,柳瑤光會把這兩天罡境的強者送給淩家,這確實是一份大禮了!而且那血符似乎是這兩惡奴的命門一般!相信讓淩遠山收拾這倆惡奴沒有任何問題!

    說釗這,柳瑤光又將那塊血符雙手奉上道:“淩叔叔,這是這兩個惡奴的控魂血神符,你且滴入一滴你的魂血,我再將方法教給你,你就可以隨意的懲治這兩惡奴了!”

    自家兒媳『婦』的家奴,初次見麵,淩遠山哪敢收,忙不迭的推辭!

    柳瑤光卻是再次下拜請收道:“淩叔叔,你還是收下吧,不然……”,說著,柳瑤光又哀怨的瞅了淩動一眼!

    淩遠山卻是堅拒不收,末了還給柳瑤光撐腰道:“沒事,要是那刁、子敢欺負你,我來幫你教訓他!”

    “爹,你就收下吧!我在外邊行走,家中無人守護怎行!”淩動又幫腔了數句,淩遠山才勉強收下!

    “大小劉氏,還不過來向新主人磕頭,作死嘛!”柳瑤光一聲喝叱,像死狗一般躺在地上喘氣的兩位天罡境強者卻是勉力爬起來,給淩遠山,淩動,柳瑤光一一磕了數個響頭之後才作罷!

    好戲將盡,一旁看著驚心的馮青章卻是歎了一口氣,悄無聲息的向著場外走去,他馮家,算是永無出頭之日嘍!

    “馮青章,以後且好自為之!”突地,一個聲音突兀的在馮青幸的腦海中響起,馮青章一個踉蹌之後,卻是狂噴了一口鮮血!

    一時間,馮青章的臉『色』變得灰敗無比!他明白,那是淩動的對他的警告!對他耍滑頭想混水『摸』魚的警告!

    “夫君,這下,你應該不生瑤光的氣了吧?”看到淩動臉上的冰山終於融解,柳瑤光輕吐香舌衝淩動俏皮了一句!

    就在淩動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的那,柳瑤光卻是身體一軟,就軟綿綿的倒了過去!

    

Snap Time:2018-04-23 05:55:52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