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84章月垣肉痛了


    第484章 月垣肉痛了

    “寶器,許多天地寶器的秘密,你願不願意聽?”月垣突地語出驚人,淩動的腳步也是隨之一頓!

    “噢,許多天地寶器的秘密,那倒要聽聽了,在外間,別說是許多件天地寶器,就是一絲沒影兒的天地寶器的消息,都要殺個屍山血海!”淩動突地頓步,擺出一副傾聽的模樣,頓時讓月垣大喜過望。

    這一次,秋清怡還有風靈兒都沒有再說什麼建議,畢竟許多天地寶器的秘密,誰都想聽,而且,從前番的事情看,淩動的頭腦反應已經完全超越了他們。他們也沒必要擔心淩動會上眼前這老頭的惡當!

    “嘿,不是老夫誇口,那,最少有六件天地寶器,而且,那邊,不僅僅有天地寶器,還有幾件你們想也想不到的奇珍。”

    看淩動等人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樣子,月垣又道:“不瞞你們說,那邊的寶貝,可是近千年來這接天宮內死亡武者的遺物。雖然這兩三百年進入這接天宮的武者素質越來越低,但是前五六百年,武者的實力都是很強的。

    而且那時候不像現在,基本沒人從玉天橋進入接天宮。那時候的武者,都是前仆後繼的從玉天橋進入接天宮,這留下的遺物,自然就被老夫給收集起來了!如果你們幾個所出身的門派有點傳承的話,當知道老夫這番話是沒有作假的!至少六七百年前,每逢六十年一屆的接天宮開啟,那些強大的武者全是從玉天橋進入的!”

    看月垣說得如此認真,淩動也不是一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秋清怡。在淩動的影響中,他們當中若是誰對真罡門的曆史有所了解的話,肯定就是秋清怡無疑了。

    讓淩動意外的是,風靈兒卻是壓抑著聲音先對他說了一番話。

    “淩大哥哥,在我們族中的記錄,我族若是有後輩進入這接天宮,必須從最東方的一座透著一種特殊氣息的橋進入,而那個橋,應該就是你們所說的玉天橋了!”風靈兒說道!

    “真罡門中並沒有這樣的記載,不過閑時曾經聽老祖提過,他們那個時代的精英,倒有一大半是葬送在玉天橋之上,其它的就不清楚了!”秋清怡說道!

    “這麼說,這月垣說得是真的了?”淩動愕然!

    “當然是真的,這件事,老夫有騙你的必要嗎?”突地,月垣臉『色』一變,追問道:“你們師門長輩派你們進入接天宮時,有沒有交待過什麼,比如必須要拿到的東西之類的?”

    “肯定有過交待,不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讓月垣如此著急,淩動也拿捏起了這月垣。

    月垣臉『色』一陰,不過卻是壓抑著並沒有發火,而是沉聲道:“這件事,說出來對你們並沒有什麼損失吧?老夫也不是白聽,隻要你說出來,老夫都會告訴你一些更多的關於這接天宮的事情!這接天宮啊,遠不是你們所想的那麼簡單!”

    月垣那似有所指的姿態,讓淩動又將拒絕的話吞回了肚子,這月垣說得沒錯,說出來也沒什麼大不了,指不定就能從月垣這老貨嘴弄些東西了。

    “其實也沒交待多少。我家師祖就是交待我們盡可能的尋得一兩件寶貝,若是能進入接天宮,盡最大的可能拿到那星辰靈晶。不過,我家師祖最重要的交待卻不是這個,而是.......”

    說到這,淩動又賣起了關子,因為他看到月垣聽他提起最重要的目標,神情竟然緊張異常!

    “最重要的交待是什麼?快說,說了也少不了你一塊肉!”月垣有些出離的著急了,若不是他的實力受到了大大的限製,恐怕這會已經撲上去掐住了淩動的脖子了。

    “最重要的交待,當然是活著回去啊,有什麼能比『性』命更重要!”淩動奇怪的說道,主要是這月垣的表現太奇怪了!

    “什麼,最重要的交待,竟然是活著回去!”聽到淩動的這句話的瞬間,月垣竟然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樣,不過這失魂落魄的模樣也就持續了一息,月垣的表情驟然變得淩厲異常:“說,還有沒有什麼交待?這接天宮,在現在的武者眼中,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說按你老說的,我說出來又不會少一塊肉?我家老祖的交待我都說出來了!至於這接天宮在現世的武者眼中,就是一個六十年開啟一次的藏寶宮,九死一生的藏寶宮罷了!幾乎所有的門派,送弟子進來都是賭運氣發橫財來著!”

    “什麼?藏寶宮?發橫財?”月垣有些不敢相信似的不停的搖著頭,“這不可能,才不到一千二百年的時間,世間怎麼會全然忘記那件事?不可能,你騙老夫,肯定是你在騙老夫!”

    “就這問題騙你,有必要嗎?”淩動又將月垣的話回敬了過去,“就是我們,這次若不是被兩宮一閣拿捏住,又聽說從玉天橋進入,恐怕收獲得寶貝會更多點,我們恐怕也不會從這危險的玉天橋進入了!”

    聽到淩動這句話的月垣,那一張老臉卻是在精彩的變幻著,仇恨、失望、不可思議、質疑、痛苦和無奈等等負麵情緒從臉上一一閃過,最後定格成了一絲苦笑,蘊含著深深失望的苦笑!

    “想不到,老夫想不到啊!當年寄托整個大陸希望的接天宮,作為天罡大陸唯一希望的接天宮,竟然會在一千多年後,變成了一個藏寶宮,發橫財的藏寶宮?這到底是造化弄人,還是.......”

    一時間,月垣竟然沉浸在這種狀態中,隻是不停的苦笑,眼看著時間一分一少的過去,淩動卻是等不急了!

    “月老前輩,你問的問題我回答你,你老多多少少應該透『露』一點點這接天宮的秘密給我們吧?”淩動催促了一句!

    “嗯?”月垣白眉一揚,“透『露』一點?”

    就在淩動以為月垣要耍賴皮的時候,月垣突地語出驚人:“透『露』一點可不行,老夫今天就告訴什麼叫接天宮!”

    “接天宮,何為接天?接通上界,即為接天,這接天宮的存在,原本是為了接通上界而存在的唯一存在!而接天宮,也並不是這處所在的真實名稱。接天宮,隻是那幫鼠輩為了臉麵上好看些而改的一個稱呼罷了!這,本應叫天罰秘境!而且這也是天罡大陸武者唯一的出路!”月垣說道。

    “天罰秘境?嘿,你老人家就胡咧咧吧,反正我們是什麼也不知道!就憑由你老胡編了!”聽到這些驚人的言詞,淩動想的第一反應便是這個老頭在胡扯!

    一旁的秋清怡跟風靈兒表情卻同時一動,風靈兒是皺起了眉『毛』了,而秋清怡卻是用一種審慎的眼神看著這月垣,仿佛知道些什麼一般!

    “老夫在胡咧咧,老夫月垣會胡咧咧,老夫斃.......”氣結的月垣在虛空虛揚了一下巴掌,無奈的又收了回去,他現在拿淩動還真沒辦法。

    看淩動那副不相信的模樣,月垣真心有些泄氣了,衝淩動吹胡子瞪眼數息之後,無奈的揮了揮手道:“算了,老夫現在就是說破天,你們也是不會相信的!老夫現在隻告訴你一件事,你們四個,已經是這一千多年來第一批完成天罰任務通過天罰之人。接下來,你們就有資格打破那天罰禁,解開上界對天罡大陸的禁鎖了!”

    “老前輩,瞧你這玩笑開的!這千多年來,那麼多前輩高人都沒完成的事情,怎麼就被我們完成了?這我聽著都不信,還天罰之人,你老人家忽悠吧,我看還能咧咧出來什麼來!”淩動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混帳!”月垣卻是一副被氣得吐血的樣子,戟指淩動大罵道:“小兔崽子,要不是這一千年多來,天罰秘禁的能量一直在流失,麵各個關口的威力一直在削弱,就憑你們,還想撿這便宜,做你們的春秋大夢去吧!”

    “呃.......各個關口的威力一直在削弱?我們還真撿了便宜?”淩動依舊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你以為呢?要不然,你們的實力再強上一倍,也是枉然!”月垣瞪了淩動一眼,又道:“老夫也不跟你們囉嗦了,老夫直接跟你們說,你們四個,已經通過天罰關口,成為天罰之人,隻要在老夫的指示下完成最後兩步,老夫就指點你們打破那天罰禁,被禁鎖了一千多年的天罡大陸,就能重現於各界了!被人遺望的天罡大陸,又能重新現出光芒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月垣傲挺著身板,但那一雙眼睛,卻滿是希冀的盯著淩動。希望淩動能夠接下他的話茬,也不枉他爆了這麼多的料。

    但是淩動的下一句話,差點沒讓月垣從天上一頭載下來。

    “月老前輩,這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抱歉,沒興趣!”

    在月垣被淩動這句話要氣得頭暈眼花的時候,淩動卻是一擺手道:“你老的問題我也回答了,接天宮的秘辛我也聽到了。當然,我也知道,你老接下來肯定要讓我們砸碎那個什麼罰界天碑,才肯指點我們這些什麼天罰之人,去打破那什麼天罰禁!”

    說到這,淩動嘿嘿一笑:“嘿,你老就再等等,等等下一拔天罰之人!我們可不想被你老當槍使了!師姐,我們走!”

    言畢,淩動一行四人再次大步的行向木魅老妖所指的出口方向。

    “混.......”月垣卻是被淩動的這句話給氣到了極點,剛想破口大罵的時候,月垣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忙不迭的忍住怒火,又衝淩動招手道:“別,先別走,老夫做個賠本生意,做個賠本生意還不成嗎?”

    這個時候,月垣的一張老臉已經變青了,想當年,誰敢跟他月垣甩臉子啊?他月垣一句話丟下去,滿天下的武者都是搶著為他服務的!

    “賠本生意,那月老前輩你說說看,我們就聽一聽,你老到底是虧本呢,還是大賺呢?”淩動猶豫了一下,還是站住了,這月垣似乎知道很多東西一般,淩動不介意從他嘴多套出來點,但是淩動心已經有了一個即定的底線,無論如何,那個底線一定要遵守的,否則,就是淩動在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了!

    “老夫告訴你那藏有數件天地寶器的所在,還指點你打破那天罰禁,讓你有功於門派,甚至是有功於上界,你呢,就幫老夫打碎那罰界天碑如.......”話還沒說完,月垣的喉結就艱難的聳動了一下,臉『色』變得精彩之極!

    因為淩動頭也不回的帶著他的師姐師弟們就走!

    “月老前輩,無論如何,這罰界天碑我是絕對不會打破的!你老這麼恐怖,我怕打破的第一時間,你老就吃了我!”

    月垣是真的鬱悶了,手僵硬在半空中,有就此放棄的意思,不過就很是猶豫。

    千多年了,這是他困在這千多年來唯一的一次脫困機會。若是就此放棄,也不知道要被困上多少年才能重新出去!而且,天罰關口已破,他也不知道以後這接天宮的後續變化!

    想到這,月垣咬了咬牙再度高聲道:“好,老夫不再強求你打破那罰界天碑,老夫隻希望你能夠在老夫的指點下,打破那天罰禁,讓老夫能夠完成這天罰值守的使命!”

    “打破那天罰禁,是你老的使命?”聽到這句話,淩動突地一停,心中卻是有了些算計!

    看到這一幕的月垣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眼前這家夥油鹽不進,絕對不是一容易打發的主兒!

    “勉強算是吧,也算是為天罡大陸造福了!同時,也是為老夫留......一線希望......”說這句話的時候,月垣突地仿佛老了一截一般,『逼』人的氣勢盡去,竟然有幾分垂幕的模樣!

    “這事......我們沒聽說過,太危險了吧,不想做......”說完,淩動大步便走!

    月垣卻是急了:“沒危險,沒多少危險的,你們已經破了天罰關口,做那事絕對沒危險!”

    “我還是覺得這節外生枝的事情太危險太辛苦了一些!”淩動著重咬住了‘辛苦’那兩個字!

    縱然月垣被關在接天宮內一千多年,但是也依舊品味出了淩動那‘辛苦’兩字的意思,這是問他要好處呢!

    “老夫傳授你幾項高明的神通秘術?如何?”

    淩動搖頭!

    “那一擊可以斬殺天罡境強者的戰技?”

    淩動繼續搖頭,淩動心道:“你老這個狀況下給的東西,我敢練嗎?我還怕把自己給練殘了呢!”

    “那你到底要什麼?”月垣有些暴走了!

    “我們缺寶貝啊,尤其是天地寶器啊,不是一般的缺!咦,你老不是知道那幾樣寶貝的下落嗎?”淩動很是無恥的明目張膽的說道!

    月垣的臉『色』一窒,嘴角瘋狂抽動的同時,一絲極度肉痛的神『色』浮上了臉頰!

    孰輕孰重他還能分不清楚嗎?

    **********

    ps:五分鍾後有二更!

    感謝lee李昱江的打賞支持,感謝qubit,不可不玩 ,冒牌的書『迷』 ,神遊天下~ ,蠻蠻小妞 幾位兄弟的***支持,感謝lee李昱江的贈送章節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6-19 20:14:21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