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83章罰界天碑

  
  第483章 罰界天碑
  “刷!”
  淩動這劈向石碑的這一劍,是做足了氣勢,拿足了架勢,遠遠一看,就像是使足了吃『奶』的力氣一般,再配合那劍器快速劃破空氣的聲音,在場的無論是秋清怡還是塗白,又或者是風靈兒,都毫不懷疑淩動劈碎眼前的這一塊石碑的決心!
  不僅是他們三人,就是距離淩動等人有近百米的值守月垣,也目不轉晴的盯著淩動的動作,眼神專注之極!
  在普通人的眼中,劈出一劍的速度是極快的,可能眨眼功夫都不到,但是在地煞境天罡境甚至更高的存在的眼中,淩動這一劍,從劈出到劈中的過程中,就能看得很清楚!
  在值守月垣的眼中,淩動的這一劍就跟慢動作差不多了,但是當他看到淩動的劍器上那閃耀的金芒越來越接近他口中的石碑的時候,嘴角就出現一絲壓抑到極點的笑容。
  “終於.......”那種快要脫困的感覺讓月垣恨不得狂吼出來,但是值守月垣還是極力的克製著自己的情緒。縱然如此,那被困千年終於要脫困的狂喜,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完全壓製的,月垣那有些發虛的眸子當中,不可抑製的『露』出了一絲狂喜!
  “噗!”
  就在月垣嘴角的笑容擴散得越來越大的時候,突地僵住了,原本上翹的嘴角驟然一停,突地就掉了個。
  “你在幹什麼?莫不是在戲弄本尊?”看著淩動一劍詭異的劈偏,值守月垣的嘴角馬上就耷拉了下來,換上了一副陰沉的模樣,『逼』人的氣勢衝天而起,再次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有點興師問罪的意思。
  與此同時,看到淩動詭異的將那拿足了架勢要劈碎石碑的一劍劈偏劈向地麵,風靈兒與秋清怡的眸子同時一亮。
  “呃.......不好意思,失手了!”淩動體內罡氣一轉,神魂力量散出,吃力的抵抗著這值守月垣的威壓之際,還頗有些無辜的攤了攤手,但是一雙精光閃閃的眸子,卻是在仔細的關注著這值守月垣的表情,同時,淩動還低聲提醒了塗白三人一句,“小心戒備!”
  其實那一劍壓根不是淩動失手的,地煞境的強者,劈一個死物,還能失手?這要是傳出去,指不定先天境武者的大牙都能給笑掉,淩動那就是故意的!
  因為淩動在劈出那一劍的時候,觀察到了值守月垣那狂喜的眼神,與先前的發現印證了一下,淩動更加斷定月垣這家夥有古怪。
  其實在淩動不顧秋清怡等人的阻攔劈出這一劍的時候,就是為了看看這自己若是真劈時,這月垣到底是啥表情。
  “失手了?那快,再劈一次啊,別緊張,隻要劈碎了,老夫有大把的好處給你!”
  可是,地煞境後期武者失手了這種能讓先天境武者都笑掉大牙的事情,這值守月垣竟然信以為真了,一個勁的催促淩動快點劈碎這石碑。
  事若反常必有妖!
  這值守月垣如此催『逼』他們劈碎眼前這石碑,非常有問題。按這值守月垣所說,隻要打碎了眼前這石碑,淩動等人就能出了這接天宮。
  可若真是這樣,著急打碎這石碑的就應該是淩動等人,而不是這位值守月垣。所以,淩動推斷,這石碑可能跟這所謂的值守月垣有著切身的利益。
  “,手酸了,得休息下才能再劈!對了,月老前輩,你說我劈碎了這石碑,你能給我們大把的獎勵,這獎勵到底是什麼啊?”淩動笑的說道。
  到了這個時候,這值守月垣要是再看不出淩動還在玩它,那就真的是老年癡呆了。
  “找死!”看出淩動在調侃戲弄他,值守月垣大怒,那有些發虛的身影大袖一揮,十數條火龍憑空出現在虛空中,狂嘯一聲,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瘋狂的撲向了淩動等人。
  淩動等人臉『色』一凜的當口兒,那撲向他們的那十幾條火龍卻是旋成一圈,隻圍不攻,不過就算隻是圍住淩動四人,那火龍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也將四人駭得夠嗆。
  “小輩,速速打碎那石碑,老夫還能饒你們一命,否則,老夫定將爾等火煉成灰,膽敢戲弄老夫,不想活了!”值守月垣威嚴的聲音中,帶著那麼一絲不易察覺的焦急。
  聽到這值守月垣的話,淩動的心氣兒卻是更加篤定了。
  “不要怕,這老頭也就是些虛火!”淩動先是給秋清怡三人交待了一句,隨即卻又衝那值守月垣笑道:“火煉成灰,我們真的很怕哎。對了,你老竟然能夠輕而易舉的轟殺了我們,幹嘛不自己動手毀了這石碑呢?”
  值守月垣的臉『色』卻是變得難看起來,拚指如劍,遙指淩動怒道:“小輩,莫非你以為老夫當真殺不了你?哼!”
  隨著值守月垣的那聲冷哼,天空中突地打了一個驚雷,包圍住眾人的火龍突地消失,環境一變之際,四人就突地置身於屍山血海當中。
  “嗷嗚.......”一聲聲低沉的嘯聲從腳下的屍山當中出現,一具具屍體開始從地麵上爬起來,帶著滿身鮮血,又或者殘肢斷劈,瘋狂的衝向了淩動四人。
  更恐怖的是,這些爬起來的屍體,竟然有淩動等人相熟的麵孔,先前被淩動等人殺死的古通天,隱世星宮的幾位,竟然都在。
  這個時候,四人眼前的情景再次一變,自己的隊友竟然完全消失,在這屍山血海當中隻剩下自己一人。
  “這幻術有點水平嘛!”這個時候,處於屍山血海包圍中的淩動竟然輕笑一聲,低叱一聲“破!”
  不等那月垣有所反應,屍山血海的場景就像一個氣泡一般,消失了個幹幹淨淨,眼前恢複清明的時候,淩動看到,一旁的秋清怡、塗白還有風靈兒都撐著護體罡氣,手提武器,一副攻擊的姿態。
  淩動也馬上就明白了這值守月垣的險惡的手段,月垣這是想利用幻像,讓他們四人自相殘殺。
  至此,淩動更加肯定這值守月垣是無法攻擊到他們的,此時這月垣能動用的最強手段,也就是幻像攻擊而已!
  “嗯?有點手段?”見到幻像被破,值守月垣不由得一驚,但是嘴上仍然裝出了一副高人的模樣,大袖一揮之間,鋪天蓋地的劍氣幻像再次襲來!
  “七彩神刀,給我破!”這一次,淩動卻沒有磨嘰,再次一記七彩神刀斬出,那值守月垣的幻像還沒成形,就被淩動給破去了。
  “你這是在找死!”值守月垣有些惱羞成怒的吼道。
  淩動卻是不管,反而開始研究這值守月垣一定要叫他們摧毀的石碑,淩動覺得,這石碑肯定有些古怪。
  一絲神魂力量觸『摸』過去的時候,淩動不由得愕然,這石碑上邊,竟然也蒙著一層異樣的波動,而這異樣的波動,卻跟先前這值守月垣的幻像攻擊有些想像。
  考慮了一下,淩動先是凝聚了一柄體積非常小的匕首,主要是怕不小心摧毀了這古怪的石碑,幾息之後,一柄小巧的七彩匕首在淩動的控製下,輕輕的刺中了那蒙在古怪石碑之上的異樣波動。
  ‘波’的一聲輕響之後,淩動等人麵前的石碑光華閃爍間,卻『露』出了一副全新的模樣!
  石碑的顏『色』卻是變成了純黑『色』,透著一種蒼涼古樸的氣息,變化最大的,卻是石碑上多了四個泛著恐怖氣息的大字:“罰界天碑!”
  “罰界天碑?這是什麼,師姐,你們聽過沒有?”淩動皺著眉頭問了一句,這四個字,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風靈兒與塗白紛紛搖頭的時候,秋清怡卻是反常的看了淩動一眼,隨即淩動的耳邊便響了秋清怡的傳音入網的聲音。
  “師弟,據師門典籍記載,罰界天碑之下,必鎮妖邪!依我看,這月垣壓根不是什麼值守,很有可能是被這罰界天碑鎮壓的妖邪!”秋清怡說道!
  “鎮妖的妖邪?眼前這月垣氣息如此強大,還會被鎮壓?到底是誰有這麼的能耐在這接天宮內立下這罰界天碑的?”淩動不解的追問了一句。淩動更加不解的是,師門的重要典籍,他惡補得差不多了。
  以他開啟了神魂識海凝煉出了神魂本源的強大神魂力量,過目不忘頂多算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能力,但是淩動還真沒有從真罡門的典籍當中發現罰界天碑四個字?
  師姐到底從哪堿搢麭o些東西的?
  秋清怡卻是咬了咬嘴唇,又給淩動傳音入密道:“師弟,你現在先別管這些了,若是回去,怕是老祖就先會給你交待這些的。我隻知道,在我們之上,還有更強大的存在,更高級的星辰。而天罡大陸,隻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罷了!”
  秋清怡說得很模糊,但是卻帶給了淩動大量的信息,不過淩動現在卻沒有時間思考這些,眼前這月垣可還沒處理掉,還得想辦法離開這接天宮呢。
  “你老是被這罰界天碑鎮壓的妖邪?”淩動直接了當的問了一句。
  聞言的月垣卻是大怒:“敢說老夫是妖邪?若是千年前,有人敢對老夫如此不敬,老夫夷他十族,滅他全宗所有骨血神魂!”
  聽這老頭說得凶,淩動凜然的同時,卻又道:“那也是千年前!你老人家就別顯擺了。告訴我,怎麼離開這堙A對了,這接天宮的盡頭,有一塊星辰靈晶,不知道在哪?”
  “星辰靈晶?老夫知道!”那月垣詭異的一笑,“你要是打碎那塊石碑,老夫就告訴你!”
  “那算了啊!阿呆,怎麼離開這片鬼森林?走到近頭,終究會有路的!”淩動打了一響指,直接向起了他剛收的靈仆木魅老妖阿呆!
  “回主人,沿著這條道........”
  “哼,出去容易,但是那星辰靈晶,可就要定下歸屬嘍!”聽見木魅老妖阿呆說起道理,月垣卻是急了起來,大袖一揮,虛空突現出一鏡麵,一幕奇怪的畫麵卻是出現在淩動等的麵前!
  畫麵中有一個祭台,祭台被一層淡黃『色』的光芒包裹著,祭台正中,卻有著一塊閃著晶亮光華的棱形晶體,一看就頗為不凡。
  而祭品的周圍,卻著著十數人,個個對那祭台正中的棱形晶體虎視眈眈,這十數人,淩動一眼就認出來了。
  不正是隱世星宮的劍慶軒,忘憂宮的夏冰彥,還有魁星閣的白少魁。不過此時三方的人數卻是略略有所減少,隱世星宮還有六人,忘憂宮還有四人,魁星閣減員最厲害,還有七人!
  “怎麼,小子,你也想得到那星辰靈晶,若是你打碎了這石碑,老夫就直接送你過去,還告訴你一個直達那祭台的秘密通道!相信憑你,是搶不到那塊星辰靈晶的!”月垣說道。
  “秘密通道?還是算了吧?那玩意太燙手了,這麼多人搶,我犯不著冒險!”看到剛才那月垣展示出來的情景,淩動反倒不急了。三家都在搶,那就讓他搶去,指不定要搶到什麼時候呢!
  而且淩動根據木魅老妖所說的道路,出了這片森林,應該就能到達那個祭台了,而他們現在,離出口已經不遠了。
  那月垣臉『色』陵地變綠了,哪堥茠熙o麼一位油鹽不進的小祖宗?
  “師姐,我們走,過去找個地兒看大戲去,那三家馬上就要大戰了!”言畢,淩動便大步的向著木魅老妖所指的方向走去。
  說實在,淩動是不願意跟這有可能是神秘的罰界天碑鎮壓的妖邪月垣打交道了,著急是這老家夥太恐怖了,沒有實體僅僅是個虛影的情況下,就如此恐怖,指不定有什麼對付他們的陰招呢,弄不好一不小心就著了道了。
  看到這一幕,那所謂的值守月垣卻是急眼了,好不容易等來了這麼一撥有資格打碎罰界天碑的武者,卻這麼走了,豈不是要讓他再次困下去?
  “別走,別走,先別走!”月垣急道!
  淩動卻是不管,帶著秋清怡等人繼續快步前進。
  “別走!秘密,老夫有一個大秘密要告訴你們,快回來!”看著淩動要離開了,那月垣急吼道。
  “你老的秘密我們不敢聽啊,你就是說破天,我也不會砸碎那石碑的!”淩動腳底下走得更快了!
  “寶器,許多天地寶器的秘密,你願不願意聽?”月垣突地語出驚人,淩動的腳步也是一頓!
  **********
  ps:今天就一更了,這是今天下午趕出來的!豬三這會在市堙A全家都在市堙A處理那天爆發的家庭矛盾,包括孩子的事情。
  心很『亂』,今天還暴吵了一架!
  不管結果如何,不管能不能結束『奶』爸生涯,豬三明天一定調整好狀態!
  感謝過客流往,天紫夜雨 ,3214660 三位兄弟的***支持,感謝浪跡在天涯,oaoa?兩位兄弟的評價票,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10-15 21:51:30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