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55章兩宮混戰


    第455章 兩宮混戰

    西南方向星辰傳送柱,魁星閣的勢力範圍內。

    “秋女俠,無論是吹牛還是送死,我覺得你們帶來的這個消息都不是一個好消息,我不希望這是真的,我也更不願意失去一個合作夥伴!”在聽完秋清怡的敘述之後,白少魁白連星非常鬱悶的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白少魁,你這是在懷疑我師弟淩動的實力?”聽到白少魁的質疑,秋清怡也很是不滿。雖然在事先聽到淩動這個計劃之時,秋清怡也保有了極為強烈的質疑。但是在淩動義無反顧的去執行那個計劃之後,秋清怡又極其矛盾的相信這個計劃能夠成功。

    而且還偏執的不容許任何人懷疑!

    “不是懷疑,這根本就不可能!”白少魁神情也有些激動,在聽到眼前這兩人帶來的這個消息之後,白少魁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淩動這個家夥瘋了!

    徹徹底底的瘋了,沒有任何一個正常人會單槍匹馬的去打隱世星宮的主意。

    “少魁,那個家夥壓根就是個不可理喻的瘋子,死了最好!”一旁的費靈科陰惻惻的『插』了一句嘴,卻招來了秋清怡的淩厲的反擊!

    秋清怡身上猛地出現一股極其淩厲的氣勢猛地將那費靈科鎖定,秋清怡杏目圓瞪道:“你再敢胡言『亂』語,信不信本姑娘現在就給你開個透明窟窿?”

    還想嘴硬的費靈科仿佛突地想到了什麼,在秋清怡的威脅之下,那就焉菜了,灰溜溜的往後一退,便悄無聲息了,隻是眼中那仇恨的光芒卻是更盛了!

    當然,魁星閣的其它幾人,對費靈科的退縮也沒有任何嘲笑,因為這幾天內,魁星閣的武者將那天與淩動幾人戰鬥的情形分析了數遍,得出的結論是那劍蘭般的少女手中,掌握著一樣很恐怖的武器。

    那武器很有可能是極其稀少的天地寶器,還是一種主攻型的攻擊極其犀利的天地寶器,這也是那費靈科退縮到原因!

    看到這一幕,白少魁縱然知道是已方的錯,但也不能不有所表示。要是他們魁星閣的這幫子大老爺們被一個女人給鎮住了,那傳出去他們還真不用混了。

    “秋女俠,我可以將這理解.......”一句找場麵的話即將從白少魁的口中湧出的那,白少魁卻是楞在了當場。眼睛瞪到極大的同時,一臉的不可思議!

    西方的天空中,一波炫麗的銀光正在空中升騰灑下一道道炫麗的銀光,在烈日之下分外醒目。若是普通人看到,也就以為是一樣奇景罷了。

    但是白少魁是何人?魁星閣的繼承人,見識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因為白少魁極為清楚天空中那銀光的來曆。

    同來兩宮一閣的魁星閣的繼承人,若是不知道隱世星宮的鎮宮三寶之一——銀星落,那就真的蠢到家了!

    “銀星落,竟然能夠將隱世星宮的劍慶軒『逼』得動用銀星落,淩兄當真了得,當真好手段!”讚完這句,白少魁眼中卻是出現幾絲焦灼和神望。恨不得『插』翅飛到他想像中淩動與隱世星宮的大弟子劍慶軒大戰地點,親眼目睹這一場激戰,方為快事!

    而且,在白少魁想來,淩動竟然能夠『逼』得那隱世星宮的大弟子劍慶軒動用銀星落,可見淩動的實力也是極為不凡的,白少魁也就極想知道這場戰鬥的勝負到底如何了?

    隻是恐怕打死白少魁,白少魁都想不到『逼』得隱世星宮的大弟子劍慶軒動用銀星落是因為兩三百頭妖獸齊聚那,威脅到了他們隱世星宮弟子的生死!

    半晌之後,空中那看得並不真切的銀光突地一收,就再沒有了任何聲息。

    “秋女俠,你快說說看,淩兄還有沒有什麼交待?”看到那代表隱世星宮大弟子劍慶軒的銀星落收去,白少魁徹底的著急起來。

    其實白少魁不知道的是,秋清怡此時比他更著急更想知道所謂的結果,秋清怡也隻是大概的知道淩動的計劃而已,不過,白少魁還真是猜中了,淩動真的還有所交待!

    “白少魁,我家師弟交待,若是白少魁相信,可前去忘憂宮駐地一觀!”秋清怡說道!

    “忘憂宮駐地一觀?這又是怎麼回事?怎麼又扯上了忘憂宮了,難道淩兄還想同時挑戰隱世星宮與忘憂宮兩大勢力不成?”在這一刻,白少魁覺得他的腦筋不夠用了!

    “少魁,小心他們有詭計..........”這個時候,先前沒了聲息的費靈科又陰測惻的來了這麼一句。這家夥,可是無時不刻都在想挑撥白少魁對淩動的不信任甚至是懷疑!

    不過費靈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秋清怡一個凶狠的眼神給瞪得將後半句給吞回肚子了!

    白少魁製止了費靈科的再次『插』嘴之後道:“既然淩兄能夠『逼』得隱世星宮的大弟子劍慶軒動用銀星落,那白某就信淩兄一回,陪淩兄一起玩玩這個危險遊戲又如何?”

    “白三,樂二,這的事情交給你們了!我要獨自去一趟忘憂宮的駐地,你們小心守著別出差錯。”白少魁直接了當的說道,其它魁星閣的武者還想再勸,卻被白少魁搶先打斷了,“怎麼,你們不相信本座的實力?”

    “白少魁,為了打消你這幫屬下的疑『惑』,我與塗師弟二人也陪白少魁走一趟,相信以少魁的強大,若是真出了什麼意外,隨時可以將我們二人斃於掌下!”秋清怡主動說了這麼一句。

    聽到師姐的這句話,一旁的塗白卻是詫異的盯了一眼秋清怡,因為淩大哥的交待中,並沒有這一條,也並沒有要他們前去忘憂宮駐地的交待!

    被自家師弟這麼一眼,秋清怡的俏臉突地爬上一抹飛紅,其實秋清怡這個看似光明正大的要求,是有些私心的。

    秋清怡也很想知道她的淩師弟到底怎麼樣了?她一刻也等不了,所以,她主動提出要跟白少魁一起去忘憂宮的駐地。

    “好!秋女俠如此豪氣,白某若是再猶豫,就無顏立在秋女俠身側了!”言畢,又交待了幾句之後,白少魁便帶著秋清怡跟塗白向著正東方的星辰傳送柱趕去!

    七根星辰傳送柱之間,若是從內部直接穿行不繞行的話,距離其實是沒多遠的,幾有三四百的路。

    而對於地煞鏡的武者而言,三四百的路程,若是不計消耗的趕路,也就是兩個時辰的事情,若是天罡境強者,花費的時間更短!

    .........

    兩個時辰之後,忘憂宮所在的北方星辰傳送柱附近,六名武者眾星拱月一般將一位很是瀟灑的白衣青年圍在當中,一臉憂『色』的討論著什麼。

    “少宮主,明天與隱世星宮的合作怎麼辦才好?我方少了三個兄弟,與隱世星宮的實力不對等,我怕到時候隱世星宮方麵會出什麼蛾子,還請少宮主提前應對!”一名黑劍武者憂心忡忡的說道。

    那少宮主卻不急著回答那黑劍武者的問題,反而答非所問的問道,“你們猜,到底是什麼人能夠『逼』那隱世星宮的大弟子劍慶軒動用鎮宮之寶銀星落呢?能『逼』得劍慶軒動用銀星落,這麼大的陣勢,你說隱世星宮會不會有所損傷呢?”

    “少宮主是說?”那頭目似的黑劍漢子仿佛猜到了什麼一般,突地喜道,“少宮主是說,也許隱世星宮會在這場衝突當中死上那麼幾位,那樣的話,我們與隱世星宮的實力又對等了,又有了合作基礎!”

    那少宮主『露』出一副你聰明的模樣道,“等著吧。再者,就算是隱世星宮沒有任何損傷,我們忘憂宮也不是隱世星宮可以隨意拿捏的!,是時候叫我的小虎出來透口氣了!”

    聽到那少宮主的這句話,另外六名忘憂宮的武者卻仿佛是聽到了索命絕音一般,個個就地一滾,急急忙忙的閃到了百米開外!

    “吼!”

    一聲震人心魄的獸吼聲過後,一個小山般的白中帶藍的身影出現在那少宮主的身側。那小山般的身影出現的那,哢嚓哢嚓的聲音就沒停過,僅僅是幾息的功夫,那小山般的身影周圍百米之內,就結上了一層厚厚堅冰,烈日下的炎熱那就變成了一股入直骨髓的寒冷!

    “小虎,接著!”那少宮主單手一拋,一個大號的幽綠『色』的酒壇就扔向了空中,這酒壇出現的那,那小山般的身影就閃電一般躍向空中,將那個酒壇整個吞進嘴了。嘴角流出了一絲帶著血『色』的酒『液』!

    “你啊你啊,每次都這樣,一個寒玉酒壇,足夠買來百名年青的........”那少宮主自得其樂了一句,話還沒完的時候,臉『色』突地一片,抬頭看向空中的那,就發現了一群疾速禦空飛向這的銀『色』光圈!

    “隱世星宮,他們來這幹嗎?”那少宮主呢喃之際,整個人身上藍『色』光芒一閃,就仿佛大鳥一般徑直迎向了衝向了這的隱世星宮的武者!

    “慶軒兄,別來無恙.......”

    “夏冰彥,少來那假惺惺的一套,還我兩師弟的命來!”也許是在那的一個時辰的等待讓他們的怒火蓄集到了極點,也許是親眼見到與自己一同生活了幾十年的師弟們慘死於眼前,讓一直以大哥大師兄、還有小師弟們的保護神自居的劍慶軒憤怒到了異常!

    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用淩厲無匹的攻擊回應了那夏冰彥夏少宮主的問候。

    劍慶軒攻擊夏冰彥的那,隱世星宮的另外七名弟子卻是一個轉折,衝向了地麵上的忘憂宮的武者!

    這個時候,衝得最快的最有算計的伍師兄再次狂吼起來,“大師兄,我知道原因了!忘憂宮的這幫雜碎們他們莫名其妙的死亡了三人!就想害我們減員,想重新與我們找到平等合作地位!又或者如意算盤打成,獨霸整個接天宮!

    這幫雜碎,打得竟然全是如意算盤!”

    伍師兄話還沒說完,劫後餘手的宮師兄已經先紅了眼睛,“殺啊,為死去的兩位師弟報仇啊!”

    被打懵了的忘憂宮眾人也在那間就反應了過來,迎戰的時候,紛紛破口大罵。

    “慶軒兄,你這是何故來著?我忘憂宮什麼時候得罪你們隱世星宮了?”有些震驚的夏冰彥夏少宮主很是詫異的問了一句。

    “哼,你們做的好事,還要我點明嗎?”說話間,劍慶軒抖手甩出了數塊幽綠『色』的碎片的時候,又開始了瘋狂的搶攻!

    “啊........”

    “老十!”剛剛接住劍慶軒所謂的證物,正欲分辯的夏冰彥夏少宮主突地聽到了一聲慘叫,那是他們忘憂宮隊伍當中實力比較弱的老十,已經在交手的數個回合間,被隱世星宮斬殺當場!

    這個情況的出出,讓自詡為君子的夏冰彥的怒火也熊熊熾烈起來,“哼,劍慶斬,你們欺人太甚,小虎,上,今天個本座讓你敞開肚皮吃!”

    “哼,劍慶軒,你要玩,我夏冰彥便好好的陪你玩,我忘憂宮豈會怕你?”

    .........

    當白少魁遠遠看到正在展開生死大混戰的忘憂宮的與隱世星宮的時候,白少魁再次震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甚至還擦了擦眼睛!

    因為這隱世星宮與忘憂宮的大戰在他看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這不可能的事情,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而且似乎是在淩動的策劃下發生的。這讓白少魁打心底升起了一絲寒氣:淩動這家夥太恐怖了吧?

    在這一刻,白少魁的心中竟然生出了一個奇怪的連他都不相信的念頭:以後不到萬不得已,萬萬不可與淩動為敵!

    要知道,依白少魁對隱世星宮的劍慶軒和忘憂宮的夏冰彥的了解,這兩位,絕對不是蠢人,可似乎依舊上當了。

    之所以用似乎,隻是因為白少魁現在還不是太確定這事是淩動一手搞出來的!

    時間馬上就證明了白少魁的認知。

    隱世星宮與忘憂宮混戰的陣營中,也不知是哪位有識之士吼了一嗓子:“停,快停下!我們兩家自相殘殺,隻會讓漁翁得利,別忘了我們進入接天秘境的主要目的!”

    這句話,就像是止戰符一般,那就讓持續了不到一刻鍾的大混戰停止了下來。

    “靠,怎麼就停下了呢?再死幾個才好啊!”看著停戰的兩方,白少魁很是不滿的嘟嚷了一聲。

    “要不,就由淩某再陪少魁衝上去再殺他個三進三出?”一個聲音突兀地在白少魁身後響起!

    

Snap Time:2018-01-18 02:24:56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