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52章千妖齊出

  
  第452章 千妖齊出
  離西方星辰傳送柱兩堨~某處齊腰高的草叢當中,端端正正的盤坐著四位頭戴星辰冠身著天青『色』服飾、個個俊朗豐神的武者。
  這些武者,不用多看,隻看一眼就知道是赫赫有名的隱世星宮的弟子。
  而前日『逼』著淩動狼狽逃跑摘了淩動的勝利果子搶走了天地寶器金鍾的兩名隱世星宮的弟子,那位五師兄和七師弟也赫然在坐。
  也不知道這兩位是怎麼分的那天地寶器金鍾的贓,此刻竟然相安坐於此,就很難得知了。
  四人隱坐於齊身高的草叢當中,刻意的隱匿收斂著氣息,你還別說,除非是親眼看到,否則還真以為這西方星辰傳送柱附近空無一人呢。
  縱然是坐在烈日之下,這四名隱世星宮的弟子額頭連一絲汗漬都沒有,可見其修為之雄厚。
  “宮師兄,今天都第九天了,可能再沒有那武者做送上門的肥羊讓我們撿星辰珠了吧?”或許是有些耐不住『性』子了,那七師弟卻是輕聲向著正東盤坐著的宮師兄問了一句。
  隱世星宮內,是個等級極其森嚴的地方,就比如這隨隨便便的一坐,都透著等級。身份和實力最高的排行二的宮師兄,坐在正東方向,東為尊嘛。這也正應了隱世星宮為什麼要占東西這根星辰傳送柱了。
  若不是與忘憂宮有些合作關係,而忘憂宮又有些讓他們稍稍忌憚的東西,恐怕他們隱世星宮會直接占去東南兩根星辰傳送柱的。
  被稱作宮師兄的弟子有些老像,看上去很沉穩,聽到他這位七師弟的話,宮師兄那緊緊的抿在一起的嘴唇鬆動了下,“七師弟,來時師尊說過,我等要將這次接天秘境之行當作曆練,等待的時候,亦可作為對心『性』之磨練,以堅毅心智!七師弟,看來你的心『性』功夫還不夠,需要好生磨練!”
  稍稍的擺了一下宮師兄的架子,訓斥了一下這位平時有些桀驁的七師弟,那宮師兄複又緊緊的抿上嘴唇。
  原本就有些心浮氣燥的七師弟,本來就是想說話解解悶,沒想到在宮師兄這婺I了一個釘子,還受了一頓訓斥,那浮燥的心氣都有種要冒煙的架勢了。
  突地,七師弟的鼻子快速的抽動了幾下道:“咦,諸位師兄,你們沒有嗅到一股血腥味?”
  “七師弟,你就不能安份一會嗎?這八天的時間內,在這西方星辰傳送柱附近被殺死的武者沒有五十,也有四十餘人了,別說是嗅到血腥味,就是屍臭味,也太正常不過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那宮師兄再次厲聲訓斥了這七師弟一聲,眼神中帶著濃濃的不滿。
  那七師弟卻是渾然未覺,依舊皺著眉頭聳著鼻子說道:“不對,這種血腥味不一樣,你們沒有嗅到嗎?這種血腥味當中帶著一種奇異的香甜味道,甚至還有一絲淡淡的.......酒香?”
  看到這七師弟再次頂嘴,那宮師兄的神情就嚴厲到了極點,正欲訓斥的時候,一旁的那位與七師弟一起去打劫淩動的五師兄,也是皺眉道:“咦,七師弟這麼一說,還真有那麼一絲味道.......從哪傳來的?”五師兄抬頭向四周打量而去。
  “不好!妖獸,從北方來了好多妖獸,快撤!”先一步起身向四方打量的七師弟突地用一種驚恐的聲調大喝了一聲。
  一旁的宮師兄嘴角上卻是『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幾頭妖獸而已,七師弟,你膽子沒這麼小吧?好歹也是一位天罡境的強者了,別給隱世星宮........”
  正逮著機會訓斥七師弟的宮師兄的話音突地一頓,眉頭一皺的那,就猛地起身,看向遠方的眼神驟然變得驚駭之極。
  “哪來的這麼多妖獸?怎麼不早說?”驚訝之餘,那宮師兄還不忘喝罵一句,表現他這個師兄的權威,“快退,退到星辰傳送柱附近.......希望這群家夥隻是路過.......”
  說到最後一句,那宮師兄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這個表現,讓被他訓斥了幾次的七師弟橫了一眼,暗罵道:“你要是聽我一句,或許就不會這麼被動了!”
  這個時候,卻是不爭吵的時候,他們實在是被眼前這百妖,不,甚至是千妖齊出的場景給震驚了。
  千米外,黑壓壓一大片閃爍著各『色』光芒的妖獸,正像是瘋了一般的向著他們四人所在的方向衝來。
  有天上飛的,地上奔跑的,還有地表鑽行的,就差沒有海媢C的了,總之是從天上到地下,黑壓壓的一大片妖獸,全部向著他們所在的地方衝過來。
  途經的地方,談不上萬媯J土,但是一地狼籍,無論是幾百米高的巨樹,也是幾十米的石岩,在這群瘋狂的妖獸的麵前,統統都是浮雲碎沫!
  地麵上,開始傳來一種恐怖的震顫感,仿佛地動山搖一般,那是體形巨大的妖獸飛行速度造成的後果,空氣中,更是傳來一種駭人心魄的極其混『亂』的尖嘯聲,那是各種飛行類妖獸扇動和鳴叫的聲音!
  看著這恐怖的陣勢,四人臉上的血『色』在那間褪了個幹幹淨淨!
  更不幸的是,那宮師兄一行四人馬上發現這郡橫衝直撞過來的!
  這一那,這四名隱世星宮的弟子都有同一個想法——莫不是他們四個無意中得罪了這些個妖獸的祖宗,怎麼會這樣?
  是的,憑他們四人的修為,別說每人單個碰上一隻地煞中後期的妖獸,就是每人碰上兩三頭甚至三四頭的地煞中後期的妖獸,他們也能應付下來。
  要知道,隱世星宮的金字招牌可擺在那堜O。
  若是四人在一起,別說是十頭地煞中後期的妖獸,就是四十頭地煞中後期的妖獸,他們付出一些代價,也是能夠吃下的。
  但是,眼前衝過來的這群妖獸,絕對不隻四十頭。雖然沒有恐怕的四百頭,但是一兩百頭的數目絕對是有的。
  若是麵對一兩百位地煞中後期的武者,他們還是有信心麵對的,武者畢竟怕死,殺上幾人也就『亂』了,但是這些妖獸卻不怕這些,你殺掉這一兩頭,弄出些血腥,恐怕這些家夥會衝得更凶猛!
  更何況,這些全是接天秘境的地煞境的妖獸,每一頭都有著超越普通地煞中後期妖獸的實力,而且一眼看去,就能發現,其中有數頭地煞境巔峰的恐怖妖獸。
  那地煞境巔峰的妖獸,普通話的天罡境強者可是碰都不敢碰啊,雖然他們隱世星宮的弟子不是普通的武者,但無論誰碰上,絕對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幾名隱世星宮的弟子徹底心虛了,另外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盯向了他們當中身份最高者——宮師兄。
  “宮師兄,怎麼辦,撤吧?”那七師弟用一種顫抖的聲音問道,就算是強如他們,相信在這群妖獸衝過之後,留不下一絲骨頭渣子!
  “閉嘴!”宮師兄狠狠瞪了七師弟一眼,“撤,怎麼撤,無論是禦空飛行還是地麵奔馳,你能快得過那些飛行類的妖獸?”
  “不對,宮師兄,你快看,這妖獸群好像是被人為的引來的?你們快看那妖獸獸最前邊銀光?”一直未獸出聲的三師兄姓伍的三師兄弟突地指著那妖獸前邊的一線銀光說道。
  “銀光?”另外三人的目光齊齊的聚集向了那伍師兄所指之處。
  隻見一道銀光在那狂奔而來的妖獸前邊疾飛,時不時的,天空中飛行的飛行妖獸,會有一兩頭突地一俯衝,猛地俯衝向那銀光,似乎是吞吃掉那道銀光。
  但是每當這個時候,那道銀光就會靈活的一個疾拐,又或者一個加速,避過那些飛行妖獸的凶猛撲擊。
  而每當那道銀光疾拐的時候,緊緊追逐在那道銀光百米開外的陸行妖獸群,也會相應的改變方向。改變方向的時候,尤其是陸行妖獸,因為體型巨大,疾拐的時候,往往會摔倒會撞倒幾頭妖獸。
  但詭異的是,倒地的妖獸,絲毫不襲擊將它們撞倒的妖獸,反而強悍的爬起身,再次勇敢的追向那道銀『色』的光芒!仿佛那道銀光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先管不了那麼多了,快退,退到我們事先布置的臨時挪移陣那堙A啟動臨時挪移陣快速的離開這堙A天,怎麼會這樣?”那宮師兄再也坐不住了,疾疾的下了一個命令。
  下一刻,四道銀亮的光芒便向著西方的星辰傳送柱方向疾退,此時,那遍布天上地下的妖獸群離這四名隱世星宮的弟子還不足一堙I而這四名隱世星宮的弟子,距離西方星辰傳送柱卻還有一媥l!
  一媥l的距離,在平時,以他們隱世星宮的弟子,連一分鍾的時間用不上,就能趕到,若是禦空而行,速度更快。但是這個時候,卻變成了生死距離。
  時間也過得無比的漫長,這四名隱世星的弟子似乎嗅到了那群撲而來的妖獸口中散發出來的腥臭氣味。一聲聲獸吼狂鳴,仿佛在他們耳邊響起一般,比催命符還恐怖!
  用盡他們的全力,在宮師兄和伍師兄的帶領下,四人終於趕到了西方星辰傳送柱附近、他們提前布下的臨時挪移陣範圍內!這時候,四人的背部已經被汗水濕透!
  誰又能預料到發生如此恐怖的事情呢?
  “快,快鑲嵌晶石啟動臨時挪移陣!”到達臨時挪移陣範圍的宮師兄弟用顫抖的聲音下了一個命令,而他自己,也從乾坤戒內『摸』出了數枚晶石緊張的開始鑲嵌起來。
  而那群撲天蓋地而來的妖獸,離他們隻有六七百米了,當先的那道銀光離他們隻有不到五百米了。
  一座挪移陣啟動時需要的能量是極其龐大的,就算是四人齊動手,在極熟悉這挪移陣的情況下,沒有一分鍾,也無法完成鑲嵌晶石這個任務。
  數息之後,那三師兄伍師兄最先反應了過來,也最冷靜。
  “宮師兄,兩位師弟,準備迎戰吧!就算你們在那些妖獸來臨前鑲嵌好了晶石,這挪移陣也是不能啟動的,除非你們想因為臨時挪移陣被那群妖獸衝毀而化為虛無!”伍師兄斷喝了一聲。
  “嘶!”另外三人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伍師兄說的事情完全是事實。這群妖獸鋪天蓋地的衝過來,就算不主動攻擊這挪移陣,就那些繁雜的幾百道氣息一衝而過,也足以讓正在運作中的臨時挪移陣運行紊『亂』而毀滅,而他們,自然是消逝在虛空『亂』流當中化成虛無!
  “宮師兄,快發最高級別的求救信號,我們迎上去,保護這臨時挪移陣不受那些妖獸的影響,這是我們唯一的活路!”伍師兄極為冷靜的說道。
  生死關頭,那宮師兄卻再沒拿什麼架了,很聽話的一甩手,一道紫電式的訊號就鍾上了千米天空,久久不散,分外引人注意。
  但是對這伍師兄的最後一句話,那宮師兄卻起了質疑,“伍師弟,迎上去硬拚,我們沒有任何活路吧?不若閃向兩旁,說不定那些妖獸也會徑直衝過去不理會我們呢?”
  聞言的伍師兄卻是拋給了那宮師兄一個白癡般的眼神,“宮師兄,麻煩你看看最先前的那一道頭身材較小的妖獸像什麼?你再看看那頭妖獸嘴婸庰菑偵礡H再來說這句話?
  我敢肯定,這鋪天蓋地的妖獸『潮』,絕對是人為的,而且百分百的是衝著我們來的,躲是沒用的!
  難道你們沒有發現,為了躲避天空中的飛行妖獸的撲擊,那銀光妖獸疾轉了近十次方向,但是無論如何轉換,那銀『色』妖獸的前衝方向,始終是我們所處的方向沒有改變嗎?”伍師兄用一種斬釘截鐵的語氣說道!
  也因為離得近了,此時似乎能看清最前邊的那道銀光妖獸嘴埵乎銜著什麼?
  伍師弟說得如此明白之下,那宮師兄老臉一紅,卻是暴喝一聲,身周湧起熾烈的令人不敢直視的銀光,帶著三位師弟用一種極度慘烈的氣勢衝向了那群妖獸!
  “防守為主,我們隻需要堅持數分鍾,大師兄就會帶援兵過來.......”
  “小心!”
  “砰!”
  伍師兄正說話間,一個帶著寒氣的幽綠『色』的物什向著眾人撲麵襲來,想也不想的,幾乎是本能,衝在最前的宮師兄一記銀光便轟碎了這個襲來的暗器。
  冰冷的『液』體撲麵而來的那,一股奇異的酒香彌漫開來!
  **********
  ps:四千字送上!兄弟們晚安!
  

Snap Time:2018-10-16 14:06:28  ExecTime: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