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14章璿璣淚

  
  第414章 璿璣淚
  “噗!”
  頸部的血柱衝天而起數息之後,一顆人頭墜落在地。那怒睜的雙眼中,布滿了驚訝、疑『惑』還有憤怒........!
  彎刀至死都沒有想明白,為什麼他會突地發昏了一瞬,他發昏一瞬之後,他的兄弟棍子的人頭已經衝天而起,這一切,彎刀至死都沒有想明白!
  “呼!”長呼了一口氣後,淩動收劍而立,快速的收集起此次的戰利品來。這兩名來自璿璣帝***隊的武者,雖然隻有地煞後期的實力,但還是給淩動造成了一些麻煩。
  在那種密切的配合之下,幾乎讓淩動沒有出手的機會,讓淩動的貪狼黑劍壓根沒有發揮那恐怖作用的時機。不過這也再一次證明了淩動依舊是地煞無敵!
  不過這種無敵也是有限度的,比如貓靈在一天之內,依舊隻能發出五次定魂吼,五次定魂吼之後,貓靈就要陷入沉睡了。
  “兩名來自軍隊的家夥,就已經如此麻煩!若是有四名這樣的家夥,恐怕我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說不定得吃大虧!看來,從現在起,若是碰到璿璣帝國的家夥可要更加小心些!”謹慎的總結了一番,淩動看著手中的兩個布袋喜笑顏開!
  雖然斬殺這兩個家夥費了點手腳,但是這兩位每人都有兩顆星辰珠,一下子就收獲了四顆!算上先前得到的三顆,淩動已經成功弄到了七顆星辰珠!
  七顆星辰珠,不僅代表能夠啟動那星辰傳送柱,還能讓淩動的修為直接從地煞三品飆升到地煞四品!
  “看來今晚得找個安全的地方打坐去,沒想到啊,這麼快就要地煞中期了,可憐我前世.......”想起前世修為提升的那苦『逼』勁兒,淩動此刻突地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感慨了一下,淩動快速的收拾起了戰利品。又是兩顆乾坤戒,邊毫無疑問是大量的食物跟清水,還有少量的丹『藥』跟中品晶石。
  不過淩動最喜歡的,就是這些人的武器了,先前那個餘平穀給淩動貢獻了一把地煞上品的戰器,這兩位軍人的武器,品質卻是稍差了點,地煞中品的戰刀,卻也能用!
  “打劫果然是最快的致富捷徑,一天一品修為啊.......”
  “嗖嗖嗖嗖嗖........”淩動正準備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的當口兒,四麵八方突地起了急切的破空聲,淩動轉頭的那,看到就隻有四麵八方人影在閃動,還有一股股淩厲的殺氣有若實質的殺氣籠罩在淩動身上!
  淩動冷眼打量之際,心卻是驚訝異常,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瞧從四個方向包圍他的四位武者的服『色』,跟剛才被他斬殺的那兩名來自璿璣帝***隊的武者裝束一樣,肯定是來自璿璣帝國的武者。
  而且這四人身上散發著同那彎刀棍子幾乎模一樣的氣息,淩動可以確定,這包圍他的四人,跟那彎刀棍子一樣,同樣來自璿璣帝國的軍隊,而且應該同樣精擅合擊。
  這四名武者從四方遙遙的包圍住了淩動,然後開始緩緩的進『逼』,幾乎是同時,淩動那緊繃的神魂力量感覺到丹田處猛地一熱,丹田內的三顆罡鬥突地有些興奮起來。
  淩動詫異的抬頭之際,就看到一個火紅的影子從遠處疾奔而至。
  “璿璣公主.......”看到這個紅影,淩動微微一頓,就認了出來。進入這接天秘境又一身火紅長裙的女武者並不多見,又與璿璣帝國的武者在一起,除了那古通天的未婚妻璿璣之外,再不會是任何人!
  “殺!”
  就在此時,那緩緩進『逼』的四名軍武,看到那一道紅影,也就是他們的璿璣公主抵達,再也沒有任何停頓,齊齊吼出一個讓人頭皮發麻震懾人心的‘殺’字!
  四道血『色』刀影就分別從四個方向貼著草叢斬遠遠的斬向了淩動。雖然說是距離遠,但也隻有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三百米,對修為在地煞境的武者而言,那而至。
  沒有任何猶豫,淩動一手執著金『色』的蛇鱗盾,右手提著貪狼黑劍,卻是向著西方的那名軍武殺了過去!
  淩動的想法也很簡單,趁著還有點距離,先用貪狼黑劍那恐怖的威能斬殺掉一位軍武,然後再行一一斬殺,畢竟剛才淩動已經有了與兩位軍武對陣的經驗,知道關鍵是不能讓這些軍武近身,否則,就等於陷入了絕地!
  但是下一秒,淩動就知道自己判斷錯了,這些軍武之間的默契與眼力勁,絕對在他的估計之上。
  淩動掠身衝向西方軍武的那,那名化作血『色』刀影疾斬向他的西方軍武,卻是不進反退,迎著淩動前進的勢子,瘋狂的急退。
  而從東、南、北三方衝向淩動的軍武,卻是借機又接近了淩動百米,再次齊吼一聲,從三個方向衝向了淩動!
  三名軍武並不是直直的衝向淩動的,而是以一種特殊的曲線行進路線前衝的,每一人都配合著其它三人的前進路線,他們四個聯合起來的衝殺行為,淩動的任何動作都給封死了。
  一時間,淩動竟然找不到有效的攻擊方式,他進,敵要退,他若是不動,那四名軍武便會以最快的速度向他撲殺過來,不給他任何時間,讓他連發動搖光散的機會都沒有。
  一時間,那四名軍武還沒有與淩動交手,便讓淩動陷入了一種極其困難的境地。淩動知道,他現在不僅碰到了四名極擅合擊的軍武,還陷入了一個精妙異常的合擊戰陣當中。
  這種合擊戰陣,人數越多,威力越大,剛才那彎刀和棍子的兩個合擊,已經『逼』得淩動不得已動用了貓靈的定魂吼,現在的四人,威力絕對攀升了一倍有餘!
  “哪怕是拚著受殺,也要斬殺一人,否則,今天的麻煩大了!”得出這個結論,淩動再次悍然的撲向了西方那名軍武,隨著淩動的撲擊,合擊陣勢再次一變,西方軍武疾退,另外三名軍武卻是從淩動的身後掩殺過來。
  對此,淩動卻是不管,隻是加快速度前撲,壓根不理會身後掩殺過來的三名軍武,淩動知道,這是唯一的破陣的方法!
  當然,並不是說淩動麵對這種恐怖的合擊軍陣就再沒任何勝算了,不是這樣的,有,而且不止一個!
  例如淩動的存在神魂識海當中的五行罡雷。隻要扔出一顆,就可以輕易的轟殺一到兩名軍武,其陣自破。
  但是這五行罡雷煉製不易,尤其是在接天秘境之內,淩動此前煉製好的五顆五行罡雷是用一顆少一顆,這五行罡雷可是淩動在接天秘境內的保命資本之一,不到關鍵時刻,淩動絕對不願意輕易動用!
  而且現在連那人禍最慘烈武者廝殺之地星辰傳送柱都沒到,就用掉五行罡雷的話,那淩動是壓根不用考慮去接天宮了!
  所以,這個時候,淩動縱然冒險,也依舊沒有動用五行罡雷的意思。當然,若是真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淩動也會毫不猶豫的動用那五行罡雷,決不手軟!
  “敢劫殺我璿璣帝國的軍武,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給本宮死來!”一聲嬌叱,剛剛察看完那兩具屍體的璿璣暴起一道紅影,同樣衝向了淩動!
  幾乎是同時,淩動沒有任何猶豫的又用神念給貓靈了下了一個命令:“吼!”
  “嗚.......”一道銀影突地躍上淩動的肩頭,炸『毛』豎鞭,仰首向天『露』出了那鋒利銀亮的獠牙,淒厲的幾欲震破人耳膜的尖嘯聲再次在荒原傳播開來。
  四名正狂卷著刀影的軍武身形猛地一滯,那怒瞪的雙眼突地一呆,就仿佛傻子一般失去了靈氣,其中兩名剛剛躍起的軍武,直接跌落回了草叢。
  見貓靈的定魂吼湊效,淩動沒有任何猶豫,手中的貪狼黑劍劃出一道耀眼的金光,仿佛流星閃過一般,帶著滾滾雷鳴之聲,斬向了離他最近的西方軍武!
  真罡門隻有掌門可以修煉的驚雷斬不愧是鎮派劍技,貓靈的定魂吼給這些地煞後期的軍武造成了極其短暫的可能連一瞬都沒有失魂時間。
  但是驚雷斬的速度卻是更快,滾滾雷聲響起的那,在西方軍武的眼神剛剛恢複了清明的時候,淩動的貪狼黑劍就斬臨了他的頭頂!
  “噗!”縱然那名西方軍武的頭頂有厚重的護體罡氣,但是在貪狼黑劍的那數萬斤巨力經過加速轟擊之下,西方軍武的頭顱就像是一個透了西瓜一般炸開了,紅的白的.......
  至此,另外三名軍武眼神剛剛恢複了清明,看到淩動一劍斬殺他們的同伴的時候,還有些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他們那強悍的護體罡氣,怎麼變成了紙糊的了?
  他們可是做過試驗的,哪怕是一位地煞境巔峰的武者手持極品地煞劍器,就是天罡劍器,一劍也是破不了他們的護體罡氣的!
  可是現在,他們的護體罡氣,在這青年麵前之前,卻成了紙糊的一般?
  不過軍人就是軍人,那種疑『惑』僅僅持續了一瞬間,那悲怒就化作了無盡的殺氣。
  “殺!”
  隨著其中一名軍武的怒吼,三人變換陣型間,再次團身攻上!
  無論是三名軍武,包括淩動在內,都沒有注意到那像火精靈一般的璿璣公主的表情。
  淩動是肯定不會做這種關注遠處敵人表情的事情的,淩動隻知道,原本要衝過來斬殺他的璿璣,突地呆立在那,竟然再沒有任何動作!而且淩動知道,這璿璣公主是不受他的貓靈的定魂吼的影響的!
  別看這璿璣公主隻有地煞六品的修為,若是這璿璣公主真的加入戰團,是非常麻煩的!要知道,先前在接天峰上時,送璿璣公主前來的那位天罡境的武者,都沒有自信打敗璿璣公主。
  淩動剛才是透過貓靈的眼睛看到,當貓靈吼出定魂吼的時候,一股清光從璿璣公主的頭部『蕩』出,護住璿璣公主不受定魂吼的傷害。但怪異的是,雖然璿璣公主沒受定魂吼的影響,但依舊呆立在了當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動靜!
  這種情況很反常,不過淩動沒有浪費機會的習慣,眨眼間,淩動腳下青光疾閃的那,手中的貪狼黑劍再次閃爍出耀眼的金光,淩動已經疾撲向了北方軍武。
  “兩年了,本宮苦苦找了兩年了,終於找到這個.......玷汙本宮清白的混蛋了.......”誰也不知道,如今的璿璣公主一身火紅衣衫之下,卻藏著一顆冰冷的心。
  “兩年了,終於找到了這個混蛋了.......”璿璣公主清秀的臉龐上無聲的流下兩行清淚,哭著笑過之後,璿璣公主的俏臉上卻滿是『迷』茫!
  “找到了........可我找到他後能做什麼?還能做什麼.......”呢喃到這,璿璣公主的香肩開始急速抽動,笑聲哭聲混成一片......
  “找到他能做什麼?哈哈哈.......難道捉住他將他帶到他麵前,讓他證明本宮是清白的......本宮是清清白白的嗎?可能嗎,他信嗎?就算是信了,又能如何.......”似是自言自語一般,璿璣公主一會笑一會哭,那張我見憂憐的俏臉,卻是哭得梨花帶雨,說不出的辛酸!
  “其實本宮知道......這一切都不過是他的借口,借口而已.......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你現在連看本宮一眼都不願意呢......”璿璣那滿是淚水的臉龐上,突地『露』出了一絲瘋狂的表情:“本宮就不信,本宮就不信你一直是騙本宮的,一直是為了那個目的才接近本宮的.......”
  眼神逐漸變得堅毅清明的同時,自語不斷的璿璣公主突地將目光投向了那三名軍武與淩動的戰鬥!
  “嗚.......”
  沒有任何征兆的,虎立在淩動肩頭的貓靈再次發出一聲淒厲的震驚靈魂的定魂吼,三名用合擊軍陣緊『逼』淩動的軍武,目光再次一呆,就呆立在了原地!
  幾乎是同時,淩動手中的貪狼黑劍金光大盛,雷聲滾滾之際,就欲一劍劈向了北方軍武。
  就在淩動這一劍欲劈出的時候,一個冰冷的沒有任何溫度的聲音突地在淩動的耳邊響起:“你的劍再敢劈下去一寸,本宮保證,你永遠也得不它!永遠!”
  

Snap Time:2018-12-12 20:44:13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