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07章隱世星宮


    第407章 隱世星宮

    接天峰就像利劍一般直『插』天際,遠看是雄險無比,但是若攀至峰頂,就會有種失望的感覺,峰頂壓根沒有什麼奇險特異之處,而是一馬平川。

    一處長約許的仿佛利劍削出的平台之上,盤膝坐著老老少少近千人,一股股強得離譜得力量波動,在不斷的逸散而出,震撼著每個人的神經。

    “怎麼,有點意外吧?告訴你們,這接天峰原本可不是如此平坦,據說是幾百年前某位前輩大能一劍削下,就成了這個樣子,方便大夥在這等待天門洞開!”看眾人驚訝的表情,楚方月楚大掌門解釋了一句。

    “一劍削平一座山峰?這得多強的修為?”塗白倒吸了一口冷氣驚歎著說道。聞言的楚方月卻是狠狠得瞪了塗白一眼,這不,他的徒弟又現眼了。

    倒不是塗白做錯什麼事了,而是淩動、秋清怡和塗白三人中,聽到他楚大掌門的描述,就塗白驚訝莫名,仿佛沒見過什麼世麵一般,秋清怡是淡然一笑處之,但最古怪的就要屬淩動了。

    淩動此時是滿臉的詫異還有驚喜,那詫異與驚喜幾乎全寫在了臉上,但就是不發一言。在楚方月楚大掌門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淩動突地擺手道:“掌門,我稍事休息,恢複一下修為,不要打擾我!”

    淩動說完這句話,不等楚方月回應,便撲通一聲跌坐在地,緊閉起了雙目。

    楚方月是看看淩動,又看看自個的徒弟塗白,怎麼看怎麼覺得楞頭楞腦的,忍不住又訓了一句:“發什麼呆呢,看人家,這短短時間都要抓緊時間恢複功力......”

    被訓得一頭霧水的塗白應聲盤坐之餘,卻是極為納悶:“剛才上山的途中,壓根就沒什麼消耗啊,根本不需要恢複罡氣,淩大哥恢複什麼呢?”

    塗白猜得沒錯,淩動壓根就不是在恢複罡氣,剛剛上山的路上,根本沒什麼消耗,就算有消耗,那點消耗,罡氣運轉之際就恢複了,壓根不需要這樣做。

    淩動這樣做的原因,卻是給驚的!

    在踏入這接天峰山頂平台的那,淩動剛剛準備凝神感應那陰拜月陰大府尊的位置,準備感應出位置,一會借機加強一下那神魂烙印,好在進入接天秘境之後,以便能夠找到那陰拜月,想方尋找出那成為天丹師的捷徑。

    這也是淩動此次進入接天秘境的目的之一,若是他能夠成為天丹師,不僅可以煉製許多珍稀丹『藥』,就連淩動上次從萬星府當中得到那丹書玉劄當中記載的上古金丹的金方,都可以嚐試煉製了。

    自從服用了觀星老祖的賜下的上古金丹月華補天丹之後,體驗了上古金丹的龐大威能,淩動已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成為天丹師來煉製邊的上古金丹了。

    但令淩動震驚的是,他這一感應,除了感應到了那陰拜月的位置之外,還感應到了兩股異常熟悉的灼熱氣息。

    這兩股灼熱氣息淩動並不陌生,乃是禦星注解中記載的禦星環的氣息。不過這兩股灼熱的氣息並沒有像以前一強,對淩動產生強大的吸力。

    這一點也讓淩動慶幸不已,若是他碰到這那兩枚禦星環之後,在這產生強大的吸力,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因為以淩動目測,這的天罡境強者,少說也有近百名。幾乎每一隊參加接天秘境的武者附近,最少有兩位師門長輩在護持。

    至於為什麼沒有出現吸力的原因淩動也想通了,應該是他現在的修為變強大了,又收納了到了一枚禦星環,禦星環內本身擁有的那些能量已經比淩動的修為低,自然無法吸引淩動了。

    但淩動的慶幸也僅僅是如此,那兩枚禦星環的出現,雖然沒有將他吸引過去,但是依舊讓他體內的三顆煞丹開始變得活躍起來。

    最要命的卻要屬鑲嵌於降星盤之上那顆禦星環,在踏入這接天峰峰頂的那,就開始嗡嗡直響,『蕩』出一圈又一圈銀『色』的光華,似乎有飛出神魂識海的意思,弄得淩動緊張不已。

    所以,淩動這才匆匆的說了一聲,盤膝坐下刻意的壓製起體內活躍異常的三顆煞丹,還有降星盤上的禦星環來。

    若是不壓製,任由其發展下去,淩動也不知道會弄出什麼樣的怪事來。

    讓淩動鬆了一口氣的是,以他現時今的神魂力量,略略動念之餘,就將體內煞丹的異動還有禦星環的異動給壓製了下去。

    閉目仔細感應了一番,淩動對這新出現的兩枚禦星環已經有所了解。

    其中一枚禦星環發散出來的氣息非常熟悉,似曾相識一般,而且那枚禦星環隱隱間還與淩動丹田的火紅『色』煞丹有一種神秘的聯係。

    發現這些,淩動已經知道,帶著這枚禦星環之人是誰了,應該是兩年前在萬星之府遇到的那位璿璣公主,讓他成功凝聚了火紅『色』罡罡鬥的璿璣公主,與他曾經赤『裸』相呈的璿璣公主。

    緩慢的睜開眼睛,淩動向著那散發出禦星環氣息的方向看去,幾百米外,一個俏麗的容顏正冷若冰霜的立在那,跟淩動兩年前所見的璿璣大相徑庭。

    依舊是一身火紅『色』的衣衫,但是一張俏臉,那再也沒有那種能夠感染人的熱火笑容,留下的隻有冰冷!

    不過淩動卻可以確認,那正是璿璣無疑,隻是淩動很疑『惑』,這璿璣公主,以她尊貴的璿璣帝國公主的身份,怎麼會進這接天秘境曆險呢?

    “公主殿下,你要考慮清楚了,這接天秘境九死一生,我璿璣帝國每一甲子進入接天秘境的十人,能活著回來一半就不錯了,你現在退出還來得及,老夫已經安排了替補!”一個渾身散發著渾厚的力量波動的老者沉聲對璿璣公主說道。

    “石老,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能夠戰勝本宮,本宮就交出接天令,退出這接天大會!哼,再說,這接天令,乃是本宮名正言順的打敗對手爭奪到了,誰都不能阻止我進去!”說這句話的時候,璿璣公主那張冰冷的俏臉卻是稍稍轉了一下,一對秀眸卻是注視向了不遠處的一個軒昂青年。

    那軒昂青年同樣發現了正在注視他的璿璣公主,隻是這軒昂青年似乎對這璿璣公主的注視非常厭惡一般,忙不迭的轉過頭去。

    看到這一幕,璿璣公主一雙俏眸當中,卻是閃過了一絲絕望:“兩年了.......兩年了,他對我還是那樣,不聞不問.......難道我真的做錯了什麼?我跟那混蛋之間,真的什麼都沒發生.......或許,隻有那樣做.......才會........”璿璣公主痛苦的呢喃聲讓邊上的石老又長歎一聲,狠狠盯了一眼那軒昂青年之後,退到一旁給其它武者仔細叮囑起來。

    “古通天.......”順著璿璣公主的目光看過去,淩動眼睛猛地一紅,那軒昂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淩動的生死大敵古通天。

    在認出古通天的那,淩動極為理智的轉過頭,將頭深深的埋進了胸口,一雙鐵拳攥到了極致:“冤家路窄啊,古通天,你也要進入接天秘境嗎?這算是我的機會嗎?”

    淩動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淩動相信,明劍宗之事過後,古通天恐怕是也要將他殺之而後快了。若是此事古通天將他認出來,弄不好,古通天會當場發作來擊殺他。

    淩動可不相信憑他們五人,能撐住古通天一行人的攻擊,尤其是淩動一行人此時正在璿璣帝國的地盤上,璿璣帝國,可是古通天的天魁宗的大本營,隻要古通天振臂一呼,相信有很多人會很樂意打落水狗的。

    就在淩動轉頭的那,剛剛別過頭對璿璣公主的注視視而不見的古通天,也疑『惑』的向著淩動所在的方向巡梭起來,因為他剛才感應到了一股針對他的極為明顯的讓他臉頰刺痛的殺意。

    尋找了一番無果後,古通天才重新與自己的同伴交談起來,也沒怎麼在意。

    沉寂了好一會之後,在楚方月、秋清怡等人怪異的目光注視下,淩動突地用傳音入密的聲音分別對楚方月、章冰正、秋清怡還有塗白四人說道:“我遇到了幾位故人,若是他們發現我,可能會給你們帶來麻煩,為了保險起見,我稍稍更改一下容貌,你們不要大驚小怪,也不要出聲,看著就是!”

    楚方月等人皺眉的時候,淩動已經在他們四人的團團包圍和注視下,運起了化形術,他的臉龐眉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的挪移變化起來。

    幾息之後,一個陌生的臉龐就出現秋清怡等人的眼前,四人雖然震驚,但由於淩動的事先交待,倒也沒什麼驚訝出格的舉動。

    “是天魁宗嗎?”見淩動換臉完畢,楚方月壓低聲音問了一句,淩動破壞天魁盟之事,在搖光帝國的武者當中,已經是無人不曉了,楚方月知道此事也不足為怪。

    “是!”淩動重重的點了點頭。

    楚方月的表情卻是嚴峻起來,鄭重的給淩動交待起來:“師弟,此次接天秘境之行,有幾個大勢力派進的武者,千萬不要惹,若是他們招惹你們,最好遠遠避開!尤其是在剛進接天秘境的前半個月時間!”

    “哪幾個?”改變了容貌換成一副方麵一字眉普通模樣的淩動問道。

    “第一個,便是兩宮一閣當中的隱世星宮派出的弟子!你給我記牢了,無論是前期,還是後期,都不要跟隱世星宮的弟子產生任何衝突,見到他們,有多遠走多遠!”楚方月隨手一招,一個青『色』的光罩將他們五人罩在其間,楚方月已經形『色』俱厲的交待起來!

    “隱世星宮.......”聽到這四個字,淩動卻是楞在了當場,臉上,甚至有種悲喜交加的感覺,重生好幾年了,每每午夜夢回之際,隱世星宮的名字總是縈繞在他的腦海中。

    神秘而模糊,想探究卻無從下手,今日,淩動卻從楚方月的口中再次聽到‘隱世星宮’四個字。

    淩動第一次聽‘隱世星宮’四個字,是從古通天的口中的聽到的,前世在他自爆時,古通天為了打擊他,嘲笑淩動是一個可憐蟲蠢貨,連真正的幕後真凶都不知道。

    ‘隱世星宮’四個字,便是在淩動死前聽到的,古通天那時候也是慘然苦笑,說他古通天雖然縱橫天下,但也隻是隱世星宮的一個棋子而已。

    淩動當時聽到這個消息,除了震驚還有質疑,但最多的,卻是死不瞑目。

    而今突地再次聽到‘隱世星宮’四個字,自然震驚異常。

    “隱世星宮的弟子非常好認,他們的穿著非常的特殊。”楚方月的手一指,便指著一群頭戴星辰冠,穿著一身銀衣的武者說道:“那個星辰冠非常的醒目,遇到他們,遠遠的避開吧!別說是你們,就是本座加進去,碰上他們也沒有任何勝算!”

    “掌門,我記住了!”淩動低聲應答的時候,人已經變得冷靜異常。

    這幾年,淩動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前世的敵人或敵對勢力,今世一定要趕盡殺絕或與之做對嗎?

    淩動想了很我,得出的結論很簡單——前世的敵人,今生或許會沒有交集,或許會成為朋友,也或許會成為敵人,兩世的人生經曆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切順其自然。

    除了古通天和天魁宗之外!

    古通天和天魁宗,是淩動前世的唯一的信念,殺死古通天覆滅天魁宗,是淩動前世唯一的目的,在今世也不會變。

    但是像隱世星宮這樣的存在,淩動不會刻意的去把他們當敵人,也不會刻意的去饞媚他們,一切順其自然,當然也不會放鬆警惕!

    若是真到了敵對若者有可能成為敵人的時候,淩動也絕對不會手軟!

    “除了隱世星宮,還有三方的武者盡量不要招惹,一是忘憂宮,那些極為『騷』包的全部一身白衣的家夥,諾!”楚方月隨意的一指一群白衣勝雪的家夥說道。

    “另兩個呢?”塗白追問道。

    “另兩個,一個是璿璣帝國的武者隊伍。璿璣帝國乃是天罡大陸最強的帝國,派出的武者隊伍有多強,不用本座多說!至於最後一個,淩動應該知道,那全是魁星閣派出的隊伍!幾十支隊伍當中,也隻有這四方的隊伍人數是滿員的十人!”楚方月說道。

    “咦,掌門,那個隊伍是哪方勢力的隊伍?”應聲的時候,淩動突地轉頭指著左側的六位武者說道,表情滿是詫異。

    因為在淩動的感應中,他下在陰拜月的神魂印跡就在那六人當中的某人身上,但詭異的是,他卻沒有從那六人當中發現陰拜月的存在!

    

Snap Time:2018-04-22 18:26:53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