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98章千年玉髓液


    第398章 千年玉髓『液』

    “好!老夫準了,淩動,你要戰,那便與賀萬山戰吧!”一片寂靜的真龍殿上空突地傳來了觀星老祖的一句話。

    “老祖,不可!”

    “祖師,不可!”聽到觀星老祖這個決定的章冰正包括秋清怡等答,『色』變之餘,紛紛疾呼出聲阻止。

    當事人淩動卻是麵無表情的盯著低空當中的觀星老祖與賀萬山等人,手指輕輕一彈,幾顆丹『藥』仿佛糖豆一般躍進他的嘴中,洶湧的戰意便勃然而發。

    這正是淩動想要的決定。這也是淩動仔細分析之後,今天這事最好的解決方法和他唯一活命的出路。

    掌門楚方月卻沒有表達什麼意見,隻是用一種驚訝的目光看著淩動與觀星老祖,他不明白,淩動是哪來的底氣挑戰賀萬山的,更想不明白,是什麼情況,會讓觀星老祖做出這個決定的?

    高興的依舊隻有數人,禦符峰這一脈的賀家人,最高興的就要屬賀萬山了。

    賀萬山仔細確認了一下沒有聽錯之後,竟然拱手衝觀星老祖說了一聲‘多謝’,然後身形閃動,就欲衝下去與淩動戰鬥。

    可見賀萬山有多麼的自信,自信可以在那間將淩動斬於掌下,當然,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想法,淩動絕對不是賀萬山的對手。

    讓賀萬山鬱悶的,隨著他的動作,觀星老祖再次如影隨形擋住了賀萬山的去路,擋得賀萬山是一臉的鬱悶。

    “老祖,你這是為何?”賀萬山一臉鬱悶的問道。

    觀星老祖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賀萬山道:“萬山,那麼心急做什麼,老夫話還沒說完呢,稍安勿燥。”

    事情到了這個程度,一心想殺死淩動為自個兒子和堂侄報仇的賀萬山也隻能忍了,略一拱手後道:“還有何事,老祖請講。”

    “萬山,摘星是死於與淩動的公平戰鬥當中,而你賀萬山不僅是我真罡門的一峰之峰主,修為更是天罡境後期,比淩動不知強了多少倍.......”

    “哼,老祖,那淩動也不是什麼好玩意,他自己掩藏了他的真實修為........”賀萬山不滿的打斷了觀星老祖的話。

    “萬山,那是他功法所致!而且,淩動的真實修為,也就是地煞二品而已,而你,卻是天罡境八層,這當中的差距簡直是雲泥之別。你這修為,就好意思去欺負一個地煞境的晚輩?”觀星老祖反問道。

    “這......”聽到觀星老祖的反問,賀萬山老臉也有些發紅。換作平時,這事他也拉不下臉來,但是現在,為了給兒子報仇,卻是顧不上了。

    不過賀萬山算是看出來了,聽觀星老祖的意思,若是他今天真想這樣下去給跟淩動小兒戰鬥並滅殺他,那是不可能了,觀星老祖似乎有提出點什麼條件的意思。所以,賀萬山就順勢借坡下驢道:“那老祖你說,這要怎麼個打法!”

    聞言的觀星老祖突地一笑:“這事簡單,就是對這場戰鬥作出點限製而已。”

    “什麼限製?”賀萬山顯然早已料到了這個結果,順勢追問。

    聽到觀星老與賀萬山這樣的對話,淩動那顆懸著心的終於放下了,事情終於步入他設定的軌道了。

    若是真讓淩動跟賀萬山這位觀星老祖都要忌憚的人物去戰鬥,恐怕用盡淩動所有的家底兒,也就是不到一成的勝算,跟送死沒多少分別。

    但是若加上什麼限製,那就不一樣了。

    當然,這個主意,也是淩動用束音成線的功夫說給觀星老祖的,不然,觀星老祖怎麼會輕易答應淩動與賀萬山戰鬥的條件?

    “三招,你隻有三招的機會!三招之內,你若還不能得償所願意,那今天之事,便一筆勾銷!”觀星老祖伸出三個指頭說道。

    聽到這個要求,賀萬山自然是大喜過望,睥睨四顧之際,賀萬山差點脫口而出,他要得俏所願,不用三招,隻用一招。

    不過想想淩動那恐怖的五行火雷,賀萬山還是生生的忍住了這一句,鄭重的點了點頭:“三招就三招,這個條件我應了!”

    “另外,還得加上一條,不得動用神通秘術,否則,老夫還不如叫淩動自絕當場了!”觀星老祖又補充了一句。

    “老祖放心,就是你不說,賀某也不會動用神通秘術,賀某會在擒下此獠之後,將此獠挫骨揚灰,為我兒報仇雪恨!”在這件事上,賀萬山並沒有撒謊,賀萬山有那份自信,因為地煞二品跟天罡境八層,壓根就沒有任何可比『性』。

    如果真要比,也就是小草與參天大樹的區別。

    地麵上的淩動聽到觀星老祖的這個要求,眼神再次一動,他剛才傳音給觀星老祖的話當中,隻有三招之約,並沒有不準動用神通秘術這一條,由此可見,觀星老祖對自己還是挺重視的。

    “小師弟,你沒有發燒吧?你怎麼會是賀萬山的對手,哪怕是三招,也不可能?”一旁的秋清怡一臉擔憂,“小師弟,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師姐放心,我有把握!”淩動自信的一笑,製止了還想勸說的秋清怡,這份關切,卻是記在了心中。

    秋清怡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低空中的觀星老祖又開口了:“動兒,老夫這有一滴千年玉髓『液』,你且服用了,當可將你的罡氣恢複到巔峰狀態,以便應戰。”

    說話間,觀星老祖抖手向淩動扔下一物,複又衝賀萬山道:“萬山,讓淩動以一個巔峰的姿態跟你對戰,你沒意見吧?”

    對於觀星老祖的這個做態,賀萬山很不滿,但也沒有辦法,這也是人之常情,若是觀星老祖不做這些,他賀萬山才會真正的奇怪呢。

    “無妨,有什麼丹『藥』,老祖盡管賜下便是,某卻是不怕!”賀萬山道。

    看到觀星老祖賜下的了千年玉髓『液』,剛剛拿出一件物什的秋清怡,又悄悄的收了回去。

    淩動接住那物什,起開瓶蓋,就見一滴粘稠的淡綠『色』『液』體正在瓶底晃『蕩』,散發著一股清靈之氣,僅僅是嗅上一口,便讓人精神大振。

    沒有任何猶豫,淩動一仰脖,微微一吸,便將那滴千年玉髓『液』納入腹中,瞬間之間,一股微涼的氣息開始在胸膛間升起,那就奔入四肢百骸,經脈丹田。

    淩動卻是順勢的盤膝在地,引動著降星盤,迅速的恢複著神魂力量與體內的罡氣,尤其是已經空虛的金『色』罡鬥。

    淩動可是不拿自己生命開玩笑之人,既然有機會恢複力量,多恢複一分,一會便多一份把握,淩動豈可放過。

    足足花了一柱香的時間,淩動不僅將體內的罡氣恢複到巔峰狀態,就連神魂力量,也在降星盤的瘋狂旋轉下,恢複了過半。

    這還是淩動將降星盤這些日子積蓄的星辰銀光消耗光的緣故,要不然,淩動還會快速的恢複。

    “師尊,徒兒已經恢複圓滿了,可以開始了!”感覺到降星盤儲存的星辰銀光消耗幹淨,再也拋灑不出七彩星光之後,淩動起身對觀星老祖說道。

    “好,開始吧!所有內門弟子全部撤離,各峰長老峰主,撤離到千米之外!”觀星老祖掃了一眼全場之後沉聲說道。

    縱然賀萬山等得很心急,對於觀星老祖的這個命令還是讚成的。

    幾分鍾之後,整個真龍殿前正中央,隻剩下淩動一人,十餘位天罡境強者,卻是按各峰位置所屬,退到了邊緣之外,天空之中,隻剩下觀星老祖與賀萬山倆人了。

    “萬山,去吧!”一切完成之後,觀星老祖沉重的說出了這四個字,暗地卻又給淩動傳音道:“動兒,你的選擇,為師也沒法幹預,萬萬小心!”

    事到臨頭,一直急於給自已兒子報仇的賀萬山反倒不急了,反而盯著他手中的那張淡黃『色』的玉符說道:“老祖,賀某這張遺留寶符,最是靈異不過,心念一動,那祭起,還望老莫做那小人,壞了臉麵。”

    賀萬山這句話是在提醒觀星老祖,我跟淩動戰鬥之時,你觀星老兒別妄想偷襲我,我是留了心眼的,偷襲是沒用的。

    觀星老祖的回答卻有些高深莫測:“萬山,既然你有此自信,還擔心什麼,老夫隻希望你做事,為自己留一分餘地!”

    思忖了一下,賀萬山有些沒想明白觀星老祖的意思,淒厲一笑之後道:“也是,三招,轉瞬即過!”

    下一刻,賀萬山身側已經騰起了恐怖的雲氣,不過,賀萬山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繼續調動罡氣,在身前身側凝聚著一層又一層的青『色』雲氣。

    幾息功夫之後,已經看不到賀萬山的身影,空中,隻剩下一大塊帶著無盡威能的青黑雲層。

    值得一說的,賀萬山有衝的時候,右手依舊緊捏著那塊遺留寶符,在警告或者提醒觀星老祖莫要生其它想法。

    “這.......祖師,他搞出這麼大的聲勢,是要做什麼?”驚訝的楚方月向觀星老祖傳音問道。

    “還能幹什麼,這是賀萬山要用最直接最強橫的力量,直接抹殺淩動。在這種攻擊策略之下,除了本身實力之外,淩動的任何技巧都是多餘的.......”觀星老祖憂心忡忡的說道。

    聞言的楚方月再次一驚,“祖師,這,這豈不是說小師弟必死無疑?你老怎麼能答應小師弟的這個荒唐之舉呢?”

    “你小師弟能行非常人之事,必有非常人之能,但就是如此,在這種最強橫的力量抹殺之下,恐怕也是十死無生,才地煞二品的修為.......”

    “淩動,給老夫死來!”楚方月與觀星老祖交談的功夫,賀萬山已經完成了他的蓄勢,凝聚在他周身的雲層,突地一動,那大塊青雲層,就帶著雷霆萬鈞之勢,化作一塊青『色』雲手,像一道青黑『色』閃電一般,炸向了淩動。

    那恐怖的威勢,令在場的所有人氣息都為之一窒,與章冰正站在一起的秋清怡盯著賀萬山撲下的雷霆萬鈞之勢,鏗的一聲劍器出鞘,竟然有助戰的意思。

    與先前一般,章冰正拉住秋甭怡,又指了指觀星老祖,小聲的說了句什麼,才製止了秋清怡的舉動。

    卻說淩動,在賀萬山動的那,渾身也燃起熾烈的青罡,不過淩動周身的這種青罡,相對於賀萬山的威勢,就如同水花與海浪的區別。

    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淩動不退反進,足尖一點,整個也像大鳥一般,衝向了從天俯衝而下的賀萬山。

    “小師弟這是在幹嗎,這不是在找死嗎?”看到此情此景,楚方月驚訝出聲,隻有觀星老祖,木然的站在那,顯得對淩動的舉動無動於衷。

    “嘿,小子,倒有三分找死的勇氣!就是不知道你在老夫將你挫骨揚灰時,還有沒有這份骨氣?”嘴角翹出一絲蔑視,賀萬山那青『色』雲手微微一收,然後漫天猛地探出!

    那間,仿佛烏雲蔽日一般,一座小山般的大手就衝淩動當頭壓下,賀萬山化出的這青『色』雲手足有三四十大小,一掌下去,就算淩動速度再快,也無所逃遁!

    就在賀萬山的巨型青『色』雲手壓下的時候,淩動沒有任何猶豫的,雙手輕輕一彈,一紅一金兩道光芒就恍若流星一般飛向了賀萬山。

    見狀,賀萬山卻是獰猙一笑:“嘿,小子,老夫就等你這一招呢!”

    青雲大手輕輕一捏,就將兩一金一紅兩道光芒捏了進去。

    “爆!”

    這時候,淩動的嘴唇微微一碰,呢喃出了一個字,那間,那包裹住一金一紅兩顆五行罡雷的賀萬山的青『色』雲手,劇烈的晃『蕩』起來,大片大片的雲氣脫離了了本體,那青『色』雲手,在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起來。

    縱然有青『色』雲手包裹,兩顆五行罡雷在離地麵不遠處爆炸,那震『蕩』波依舊將比武場炸出了數個大坑,碎石巨石滿地。

    “一招!”低空中的觀星老祖麵無表情的唱了一聲數。

    硬接了兩記五行罡雷的賀萬山身形劇震之際,卻又再次運起那縮小了數倍的青雲大手,仿佛閃電一般炸向了淩動!

    “小兔崽子,用光了這五行罡雷,看你拿什麼阻擋老夫!受死吧!”厲喝一聲,賀萬山那帶著無盡威壓的青雲大手,向著已經轉向飛退的淩動當頭壓下!

    

Snap Time:2018-07-22 15:11:07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