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96章魚死網破


    第396章 魚死網破

    火紅『色』的璀璨光芒如煙花般一閃而過,一股皮肉燒焦的惡臭味開始彌漫,那震耳欲聾的轟響聲讓觀戰的內門弟子們那陷入呆滯狀態之中。

    直到那零落的血雨與帶著碎肉的蒼白碎骨像消逝的煙花一般從天空中墜落,散滿了整個演武場的時候,壓抑的驚呼聲,倒吸冷氣的聲音,驚恐的目光才像是吹了風的海麵一般,洶湧澎湃起來!

    原本人多勢眾的禦符峰一脈的天罡境強者,皆因為這個劇烈的轉變而張口結舌,其中一人甚至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以為這是幻覺。

    至於賀摘星的父親,賀萬山則保持著剛才狂呼‘不要’的那個姿勢,右手依舊極力的想伸向場內,似乎想阻止他發現的那件極恐怖的事情發生。

    但事實上,他發現的那件極恐怖的事情依舊發生了,那五行火雷爆開的威力讓修為臨時突破到天罡境的賀摘星那化為碎肉雨。

    那龐大的爆炸推力,甚至將賀摘星沒有被火雷汽化的點點血肉爆到了離爆炸中心有近三百米的賀萬山身上。

    那點點血肉仿佛雨點一般,落在賀萬山的頭頂上,臉上,還有伸出去的右臂上,當那點點血肉落在賀萬山伸出去的右臂上,映入賀萬山已經陷入呆滯的眸子當中的時候,賀萬山的右山由緩而劇的顫抖起來。

    “星......兒.......”賀萬山用一種極為悲愴的語氣呢喃著自己兒子的名字,一股後悔感湧上心頭,讓賀萬山的心髒猶如被眼鏡王蛟噬咬了一般,痛苦難當。

    “是我害了星兒,我既然已經判斷出那淩動是觀星老祖看中的人選,怎還妄想當場斬殺於他呢?我應該中止這場戰鬥.......”

    賀萬山痛苦的呢喃聲大聲呻『吟』出來的時候,讓在場的各峰峰主驚訝之際,賀萬山那痛苦的表情陡然變得凶厲異常:“五行火雷,竟然是五行火雷!觀星老兒,你好毒的心!竟然賜給這小賊這種大殺器!”

    賀萬山咬牙切齒的喝罵之際,充血變紅雙眼隨著頭部的緩慢轉動,仿佛惡狼一般的盯在了淩動身上:“觀星老兒,你做初一,那別怪老夫做十五,小賊,還我兒子命來!”

    最後六個字出口的那,賀萬山已經如同出弓的弩箭一般『射』向了淩動,駭人的青『色』雲氣開始在賀萬山周峰凝聚。

    那的功夫,賀萬山周身凝聚的青『色』雲氣就仿佛小山一般濃厚,那青『色』雲氣濃厚到極點之後,顏『色』就轉變成了一種青黑『色』,遠遠看去,撲向淩動的賀萬山,就像是一朵恐怖的青黑雷雲一般,聲勢極為駭人!

    自從在最後關頭動用五行火雷幹掉賀摘星之後,淩動就一直在關注賀萬山的動靜。自個殺了人家賀萬山的親生兒子,賀萬山若是再沒點脾『性』,那才真的恐怖。

    所以,在賀萬山撲過來的第一瞬間,淩動就向後疾退,不過淩動並沒有做出任何攻擊的動作,隻是在疾退之餘目光微微斜視著觀星居的方向。

    賀萬山的對手不應該是他。

    斬殺賀摘星,是觀星老祖與掌門楚方月的對他的要求,也是淩動自己的意願,但是在斬殺之後,淩動卻想看看,觀星老祖與掌門楚方月到底是將他當作心腹,還是將他當槍使?

    怎麼判斷很容易,就是看有沒有人接下盛怒之下的賀萬山。有,說明觀星老祖與楚方月是真心實意待淩動的,沒有,就是當槍使。

    當然,淩動也不會蠢的什麼等不做,賀萬山這等天罡境後期的強者,想殺死他淩動實在是太簡單了,要是淩動稍不留神就會著了他的道。

    所以,淩動幾乎是將他壓箱底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以防萬一。

    封禁了一頭天罡境初期妖獸火翅翻天雕神魂的封靈獸魂符,存在神魂識海當中的一金一火兩顆五行罡雷,元晨元大府尊給他的尚能用最後一次的大羅銷魂散。淩動相信,憑這些保得『性』命是沒有問題的。

    就這個念頭剛剛閃過的時候,淩動突地感覺渾身一窒,整個人像是跌入了粘稠的泥漿一般,行動突地變得極為困難。

    淩動抬頭的時候,看到的是賀萬山那變得血紅的雙眼,還有那如山般壓過來的有若實質的殺氣。

    天罡境後期強者的盛怒出手有多恐怖?淩動現在算是體驗到了,僅僅是一個眼神,就封禁了他的行動能力。

    淩動知道,這應該是一種強力的神通秘術,神通秘術,隻能由神魂力量來破開,可是淩動的神魂力量縱然有降星盤拋灑七彩星光補充,此時依舊還在低穀,更別提破開這種神魂束縛了。

    眼神一厲,淩動的手指已經按到了封靈獸魂符的玉符之上,手掌之上出現了大羅銷魂散的玉瓶,左手中,兩顆五行罡雷已然在握。

    硬拚,淩動也不怕!

    就在淩動準備先動用封靈獸魂符和五行罡雷纏住賀萬山,再用大羅銷魂散製敵的時候,掌門楚方月首先動了。

    “賀萬山,門派大比,豈是你撕野的地方?”叱罵的同時,一股磅的神魂力量在淩動身邊一掠而過,正欲大拚一場的淩動感到渾身突地一輕,再次恢複了行動力。

    疾退的那,楚方月已經與賀萬山戰在了一起,不止是楚方月,百陣峰的章冰正峰主,火丹峰的峰主年易虎卻是在楚方月的召喚下共同戰向了賀萬山。

    一位天罡境後期的強者想在戰鬥中借機抹殺一個人,還是很容易的,所以,楚方月召喚各峰峰主共同迎戰,來救淩動。

    “不容老夫撒野,就允許你們賜下五行罡雷這等大殺器來謀害我兒嗎?老夫今天必殺此小賊,誰擋殺誰?”賀萬山瘋狂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麵『色』一變。

    原本主持門派大比的隸屬真龍殿的五位長老,已經聚集在一起,隱約的看向了禦符峰的四位天罡境強者,有著伺機而動的意思。

    而禦符峰的四位,個個提劍而立,渾身罡氣繚繞,殺氣凜然。此舉一現,真罡門四峰除了萬器峰峰主組織眾多內門弟子退後之外,其它個個個煞氣外『露』,罡氣升騰,眼見著大戰將起,真罡門內『亂』在即!

    “哼,賀老兒,就容許你賀家人屠戮我百陣峰的弟子,我百陣峰的弟子殺你禦符峰弟子兩人,你便要殺我弟子泄憤,你這是什麼道理?好好好,老夫也來跟你好好理論!”聽到賀萬山的這種言論,最生氣就要以百陣峰的峰主章冰正了。

    感情他禦符峰的弟子個個是寶貝疙瘩,百陣峰的難道就是破銅爛鐵,可以隨意斬殺嗎?

    此時,淩動堪堪退出比武場,正欲定神觀戰的時候,身邊傳來一陣香風,“小師弟,你沒事吧?”卻是秋清怡提劍趕到了淩動身旁。

    “沒事!”回答了一句,轉頭掃過秋清怡那關切的目光時,淩動卻被那目光給電了一下。不過這種情形下,淩動卻沒有多想這事,隻是緊張的看著劍拔弩張的局勢。

    淩動著眼的是這真罡門的大局,若是真罡門內發生這種大規模的內訌火拚,恐怕真罡門的實力要一落千丈。

    這個時候,淩動已經相信掌門楚方月和觀星老祖是真心實意待他的,所以,那個掌門繼承人的身份,也是真的,也就是說,真罡門從某種程度上已經是淩動的產業了,淩動自然不想這種內訌火拚發生了。

    隻是淩動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觀星老祖還不出現?

    而且,以觀星老祖的睿智與狠辣,為什麼不及早出手清除掉禦符峰賀家一脈。所謂長痛不如短痛,以觀星老祖的實力,可以以迅雷之勢迅速的清除這禍害,總比火拚內訌要好的多?

    就在淩動思索的當口,被包括掌門楚方月在內的三位天罡境強者圍攻而落於下風的賀萬山,表情卻是陡然一厲。

    一塊泛著黃『色』的玉符,突地挾在了賀萬山的雙掌之中,然後,賀萬山卻是停下了任何攻擊,煞厲異常的喝道:“你們不要『逼』老夫.......行那魚死網破......之舉!”

    看到那泛著黃『色』的玉符出現的那,無論是楚方月楚大掌門還是章冰正與年易虎這兩位峰主,身形同時一震之後,在同一時間收勢後退,在空中呈一個半包圍的勢力圍住了賀萬山。

    看到自己亮出的物什『逼』退了楚方月一行人,賀萬山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獰笑:“掌門,不要『逼』老夫,老夫隻有一個要求,手刃淩動那惡賊,為老夫的兒子侄兒報仇血恨!”

    最後幾個字,賀萬山卻是一字一頓的咬牙切齒的說出,獰猙異常!

    “淡黃『色』的玉符?這到底是符籙,怎麼會讓掌門等人如此忌憚?”一直緊盯著天空四人的淩動也納悶了起來。

    不過地麵上的形勢,卻因為這張玉符的出現而再次緊張起來,蓋因地麵上的所有人都明白,當賀萬山行那魚死網破之舉的時候,便是真罡門內訌火拚的時候!

    “哼!魚死網破嗎?萬山,有時候,隻怕魚死了,網未必會破!”一個飄渺的聲音突地出現在眾的耳旁,當眾人尋找聲音來源的時候,不知何時,一襲道袍的觀星老祖,突地出現在賀萬山與楚方月三人的中間。

    看到觀星老祖出現,賀萬山卻是絲毫不意外,隻是裂嘴獰猙一笑,極具挑釁的說道:“不信,你們可以.......試試!”

    讓淩動極其意外的是,麵對賀萬山的這種挑釁,觀星老祖竟然忍了下來,沒有馬上動手,隻是淡淡說道:“別忘了,賀家可不隻你賀萬山一人。而且,你認為,你有機會施展出遺留寶符嗎?”

    “哈哈哈哈........”

    賀萬山卻是放聲狂笑起來,笑聲中,滿是淒厲與痛苦。

    狂笑中,賀萬山手指比武場的一地血雨厲叱道:“我有沒有機會施展這遺留寶符,我那死去的星兒已經作了最好的明證,這寶符施展的過程中,任何對我的攻擊都會被這寶符擋下。老祖,你說我有沒有機會!”

    “還有,老祖你做的好事,為了一已之私,竟然將五行罡雷這種大殺器交給一個剛入門不久的內門弟子來對付我兒,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什麼,你認為淩動那五行火雷是老夫交給他的?”聞言的觀星老祖『露』出驚訝的神『色』:“萬山,你家摘星確實比較張揚些,但是,老夫還犯不著用這種黑手對付他!實施告訴你吧,淩動使用的五行火雷,可是他親手煉製的!”

    “他親手煉製的?哈哈哈哈,觀星老兒,你當賀某是三歲小孩呢?除非他打娘胎就開始練五行真罡這種法門.......”

    麵對賀萬山的狂笑,觀星老祖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動兒,收放一下你的五行罡雷讓萬山敲敲!”

    萬般不解觀星老祖為何會屈服的淩動,聞言隻得照做了一番,一金一火兩顆五行罡雷,帶著恐怖的威勢,在空中呼嘯一圈之後,直接砸向了淩動的腦袋。

    眼見著就要砸中淩動的腦袋爆炸的時候,那一金一火兩顆五行罡雷卻是突地爆出一團淡淡的光芒,眨眼消失不見!

    “這.......這........”賀萬山與地麵上一眾天罡境強者那瞪大了雙眼,滿眼的不可思議。

    就是楚方月與章冰正等人,縱然已經事先知道這件事,再次看到時,仍然震驚不已。那可是五行罡雷啊,能將天罡境強者轟殺的五行罡雷啊。

    “這......這怎麼可能?”這了半天,賀萬山終於驚訝異常的說道。

    聽到賀萬山承認,觀星老祖卻是打蛇隨棍上道:“萬山,現在你明白了吧?摘星與淩動的這場比武鬥,完全沒有任何人幹預,完全憑的是他們的真實實力。

    淩動也是在在摘星使用那破境符之後處於生死關頭時,才動用五行火雷的!所以,你就不要無理取鬧了!”

    觀星老祖這番話說得極其婉轉,賀萬山麵『色』一變之際,卻又狠狠的搖頭道:“老祖,我今天隻有一個要求,手刃這惡賊淩動為我兒報仇,否則,魚死網破,再所不惜!”

    “賀萬山,你要不要臉,門派大比,死傷無論,你門人殺死我徒弟時怎麼不見他們來償命?”百陣峰峰主章冰正被氣得破口大罵。

    賀萬山卻是不理,繼續紅著雙眼厲道:“老祖,隻要你答應了我這個要求,讓我手刃此獠!從明天起,我便讓出禦符峰峰主之位,並交出所有禦符峰的特殊典籍!”

    此言一出,四方皆驚!

    **************

    ps:先祝兄弟們元宵節快樂啊,吃湯圓了沒有?

    今天隻有一更了,兄弟們見諒!原本是要兩更的,但是那煙花炮竹炸得豬三頭昏腦漲,到現在,對麵樓頂上還在瘋狂的放!

    感謝沫-傾城,我不是誰,122582682等幾位兄弟的***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8-18 14:12:37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