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93章破境符


    第393章 破境符

    淩動隻感覺到劍身一震,那迅若奔雷的貪狼黑劍就像斬進了棉花邊,然後巨大的反震之力傳來,震得淩動虎口撕裂的那,貪狼劍卻是脫出了手中,飛上了天空,幾乎是同時,一股淩厲異常的罡氣卻是順勢侵進了淩動的手掌!

    “好沉的劍!”一擊得手的賀摘星隻掃了一眼紅腫的雙掌,就再也沒有任何猶豫,十指如同拈花般的彈出,一朵又一朵指甲大小的青『色』雲朵,就帶著刺耳的尖嘯轟向了淩動。

    雖然用家傳的青雲罡化解了淩動那一記驚雷斬,但是那貪狼黑劍上的帶著的數萬斤巨力在那間讓賀摘星的雙掌盡數腫漲起來。至此,賀摘星似乎覺得,他那位堂哥賀武靈,死得真不冤!

    賀摘星彈出的說是青『色』的雲朵,卻又有些不像,因為那指甲大小的青『色』雲朵,都帶著三個或五尖利的邊角,瘋狂飛『射』的同時,卻在瘋狂的旋轉,那旋轉速度之快,甚至將空氣也割得嗤嗤作響。

    看到那陀螺般旋轉激『射』的青『色』雲朵,淩動就知道他絕對接不下來。接下一兩朵甚至十餘朵倒是有可能,但是此時賀摘星雙手一彈,就有近十朵出現,淩動那間就有了判斷,這絕對不能硬接。

    身形搖擺的時候,體內的紅『色』煞丹撲出一道火紅的罡氣,直撲侵入體內的那道青雲氣勁,當淩動疾速的搖擺了數圈的時候,那道侵入體內的青雲氣勁就被淩動的火紅的罡氣化解了個幹幹淨淨。

    當第一顆青『色』雲朵激『射』而至的時候,淩動的身體也如同陀螺般的旋轉起來,一層又一層青『色』的弧線開始在圍繞著淩動身周旋轉,那間就化作一個青『色』的陀螺。

    弧線青罡!

    那激『射』而至的青『色』雲朵在碰上淩動旋轉化就的青『色』陀螺之後,尖銳的打一個旋之後,就擦著淩動的旋轉成就的院螺的卸力轉向後旋轉著四周激『射』出去。

    淩動的弧線青罡這一卸力轉向,卻是將守在周圍的一幫長老們給忙活壞了。這比武台,也就是五十米方圓大小,那被卸力轉向激『射』出去的雲朵,依舊殺傷力十足,也就守在比武台四角的四名長老是天罡境的,要不然,這激『射』的雲朵,能不能接下都是問題。

    看到淩動成功接下賀摘星的攻擊,台下的秋清怡終於放開了一直屏住的呼吸,痛快的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剛才淩動的劍被擊上天空之後,秋清怡的心就懸了起來。禦符峰賀家一脈的家傳青雲神罡,絕對是可以和真罡門的鎮派功法五行真罡相提並論的功法。

    “隻是師弟轉圈這功夫是什麼呢?我怎麼從沒聽說過?”秋清怡很有些納悶。

    無獨有偶,秋清怡的納悶,也是賀萬山的納悶。賀萬山也沒想到,淩動竟然會以這種怪異的功夫接下自己兒子這必殺的一招。

    別看那青『色』雲朵不起眼,可是每一朵的殺傷力,都有著地煞中期的威力,更兼一旦展開,隻要罡氣充足,幾乎無窮盡,乃是賀家的絕技之一。

    若是他賀萬山親自施展起這彈指青雲的功夫,就是真罡門當今罡掌門楚方月也不敢硬接。

    納悶之餘,賀萬山這一次卻是看清楚,尤其是兒子額頭的那塊血玉發出的亮光,讓他徹底的明白,原來淩動在施展驚雷斬的時候,還夾雜了一種極為高明的攻擊神魂力量的手段。

    隻是到底是什麼手段,賀萬山也沒有搞清楚,似乎有一種極為奇怪的吼聲。賀萬山現在隻慶幸,幸虧早在數年之前,他就將賀家唯一的一件可以防禦普通神魂攻擊的寶貝給了自家兒子,要不然,他兒子賀摘星此刻或許也變成了一具死屍。

    “神魂攻擊,以那淩動的修為,怎麼會神魂攻擊,難道他身上什麼能發出神魂攻擊的寶物?如此看來,此子死後,倒是要好生的調查搜索一番,能夠發出神魂攻擊的寶物可不多!”賀萬山狐疑的暗忖道。

    於此同時,盤坐於山巔之上的觀星老祖也皺起了眉頭:“神魂攻擊,如此犀利的神魂攻擊就是剛剛凝煉了神魂本源的強者也很難發出,這孩子怎麼會?”皺眉苦思無果之後,觀星老祖卻又展顏一笑自語道:“卻是老夫管得太多了,若是平凡普通,還能是那天命之人嗎?”

    眾人驚訝思索的功夫,比武台上又發生了變化,賀摘星雙掌一收,卻是停止了那無功的彈指青雲的功夫,徒自浪費罡氣而已。

    這彈指青雲威力雖然極大,但消耗也極大。雙掌一收的那,賀摘星手中已經多了一劍,青『色』雲氣崩『射』的那,連人帶劍化作柄巨大的罡氣青劍,轉向了淩動。

    收掉弧線青罡,淩動沒有絲毫停頓,手中已經多了一柄閃著藍光的劍器,翩若驚鴻一般的一閃,滾滾雷聲再次響起,淩動依舊故計重施,再次施展出了驚雷斬。

    不過這一次的驚雷斬與上一次施展的卻有一些不一樣,雷聲響起的那,一抹藍光一閃而逝,竟然真的有雷閃過。

    “砰!”雙劍交擊之後,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賀摘星化作的青影在留下一截物什之後,卻是急速的飛退。

    幾乎是同時,坐在比武台四周的賀萬山等幾位峰主,盯著淩動手中的利器,站了起來。

    “引雷劍!祖師的引雷劍怎麼會在他手上!”賀萬山幾乎是用一種叫囂的質詢的口氣喝向子掌門楚方月。

    不是賀萬山驚訝,引雷劍本身已經厲害異常了。就看剛才淩動的引雷劍與他兒子賀摘星的劍器交擊的那,他兒子手中的劍器就斷成了兩截並被擊退。

    他賀萬山的兒子,用的劍器豈能差得了?僅比他賀萬山所用的劍器差上一線,乃是天罡下品的戰器。就是如此,依舊一斷兩截!

    但是,劍器本身的威力尚在其次,那引雷劍代表的意義卻更重大。那引雷劍,可是真罡門唯一的祖師觀星老祖的代表。

    如今淩動得了這引雷劍,就意味著觀星老祖看重淩動,或者,淩動已成了觀星老祖看重之人,若是觀星老祖再給這淩動傳上兩手,那豈不是?

    一念及此,賀萬山幾乎有一種喝止武鬥的衝動。

    “祖師的引雷劍在他手上,我怎麼知道,有本事你自個去問祖師去!”楚方月不冷不熱的回了這麼一句,將賀萬山晾在了當場。

    賀萬山的內心卻是掙紮起來,目前來看,他還不願意與觀星老祖正麵為敵,但是今天這一場,卻不能敗,一旦敗了,他這些年的苦心經營便會化諸流水。

    “老夫明白了,我家摘星失去那掌門繼承人的資格,肯定是因為淩動這小子!一個剛剛入門的小子,怎麼就能取我家摘星而代之呢?”想通了這一點,賀萬山麵上不由得閃現出一絲戾氣,做出了一個令他後悔不已的決定!

    “摘星,不惜一切代價,斬殺此子,必要時候,我給你動用破境符的權力!”賀萬山眼睛一眯,直接給場中的賀摘星傳音道。

    場中剛剛狼狽後退的賀摘星,身形一震,看向他父親賀萬山的方向,滿是震驚!眼中卻有些不屑:“這小子,也值得動用那珍貴破境符嗎?不過是仗著器利罷了!”

    賀萬山做出這樣的決定,自有他的想法。雖然觀星老祖在真罡門內極為強勢,但是以賀萬山的了解,觀星老祖卻又極注重規矩,隻要在賀摘星在規矩之內斬殺了淩動,哪怕淩動是還未公布的掌門繼承人,想來也是沒什麼事的!

    剛剛被淩動仗著引雷劍之利一劍劈退的賀摘星正有所動作的時候,一擊搶得先手的淩動已經換了另一柄劍,腳下踏出奇異的步伐之際,手中的劍器突地一震。

    “搖光散!”

    斷喝出聲之際,一股恐怖的氣息從淩動身周升起,那散發著金芒的劍器那一抖,隨即化作萬千金芒,那化出的萬千金芒在『射』出的那,亮度就疾速的攀升,那間就刺眼異常!

    半息之後,搖光散所化的金光竟然能與烈日爭輝,所有人的眼睛同時一盲。

    “後退,眾弟子速速後退!”縱然睜眼如盲,楚方月還是在第一時間提醒眾弟子小心。但就是這樣,還是有數聲慘叫出現。當金光消逝,眾人眼睛恢複視力的時候才發現,幸運的是,距離已遠,傷勢不是太重。

    場地西側的賀摘星,此時也是狼狽異常,渾身青雲流動之際,身前卻豎著一個處於破碎邊緣的閃著靈光的土『色』光幕。

    以淩動的見識,自然不難明白,這是賀摘星使用了一種威力強大且珍貴異常的土係防禦符籙。

    “哼,那我們就拚拚,是我的劍多,還是你的高級符籙多!”沒有任何停頓,淩動又取出了一柄地煞中品的劍器,腳下奇異步伐踏出,金光再次升起!

    看到金光出現的那,賀摘星明智的閉上了眼睛,一張黃『色』的符籙打出在體前形成一道土『色』的光幕之際,右手之上,卻是抖出一張綠『色』玉符。

    “要是讓他這樣無窮無盡的轟下去,我壓根沒有還手之力!我不死也得殘廢!看來這淩動,的確有讓我動用破境符的資格!”夾出那張玉符的賀摘星微微呢喃出聲!

    

Snap Time:2018-07-16 16:31:46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