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79章地煞無敵

  
  第379章 地煞無敵
  “小靈,揍他,記得動用定魂吼!”風家大宅的練武場當中,淩動輕輕拍了拍貓靈那柔須的額頭,後者微微轉眸,極為人『性』化的給淩動微點了點頭!
  “喵嗚!”
  一聲低低的虎吼聲讓在場的柳瑤光,風雪雷風雪江同時一凜,而風雪江卻是指著淩動笑罵了起來:“好你個淩哥兒,竟然讓我給一頭靈寵當陪練,說吧,怎麼補償我?”
  這風雪江,地煞中期武者當中頂尖的存在,卻是淩動給貓靈挑的對手,也是試驗出晉階之後的貓靈定魂吼威力的最佳對手。
  “補償?當然有,隻要你能戰勝我家小靈,條件任你開!”淩動眯著眼說道。
  聞言的風雪江大喜過望道:“這可是你說的,別的不說,你那行軍酒,先拿來十壇再說!”雖然那行軍酒對地煞境的武者用處不大,可是對於許多修為進展緩慢的地煞境武者而言,那行軍酒的半成作用已經算是大的了,所以,風雪江有此要求!
  一旁的風雪江的大哥風雪雷卻是皺起了眉頭,本能的,他覺得不太對勁,以淩動的行事作風,斷不會平白無故的讓它的靈寵試招的。思忖到這堙A風雪雷的腦海中卻是閃過那日貓靈化繭的情形。
  “沒問題,先戰勝了小靈再說!”說話間,淩動又輕拍了貓靈的額頭一記,一拍過後,原本溫順的呆在淩動掌心的那間炸尾呲牙!
  下一刻,貓靈化作道銀影直撲風雪江麵門。不,細心的淩動發現,貓靈飛撲出去的那道銀影軌跡,不隻是銀白『色』,還帶上了一絲很眼熟的淡藍『色』。
  “淩哥兒,你這可是在給我送酒了,我可就不客氣了,這小家夥,我可是很了.......”
  風雪江身上湧起青『色』護體罡氣的時候,大笑著說話,徑直電『射』過去的貓靈,卻在那間咧開了貓嘴,『露』出了那閃著寒光的駭人的獠牙!
  不過『露』出這獠牙的貓靈,並不是為了咬人,而是為了吼!
  “嗚.......!”淒厲的直欲將人腦攪個天翻地覆的吼聲那間就覆蓋了大半個風家大宅,一波又一波細且密的聲波以貓靈為中心,向四方『蕩』去。
  定魂吼!
  在貓靈的定魂吼響起的那,淩動運起三靈禦魂訣,將站在一側的柳瑤光拉近自己身旁,一個最簡單的神魂防禦便丟到了柳瑤光的頭部,護住柳瑤光不受這神魂傷害。
  貓靈的定魂吼出現的那,風雪江的話音嘎然而止,就仿佛硬生生被人掐斷了一般,目光中驚訝的神『色』剛剛『露』出一絲,隨即變成了純粹的木然!
  風雪雷卻是沒有注意到自家兄弟的異狀,因為在他的耳朵當中,這貓靈的定魂吼跟以前沒什麼兩樣,對他的影響幾等於無!
  風雪雷卻是意外的感受到一波神魂波動,然後驚訝的看向了淩動,他方才分明感應到了不弱的神魂力量波動,應該是有人動用了神通秘術。
  方向還是從淩動那個方向傳來的!
  淩動那堙A隻有柳瑤光與淩動,柳瑤光自是不可能,難道這神魂波動是淩動搞出了的?又或者淩動已經開啟了神魂識海並且凝聚了神魂本源?
  思忖了一下,風雪雷又搖了搖頭,覺得這根本不可能,淩動真實修為他是知道的,地煞二品,雖然淩動有些特異,但凝煉神魂本源,許多天罡境強者都做不到,更別說是淩動了!
  至於那出現的莫名的神魂力量波動,風雪雷直接歸類到了貓靈的定魂吼的影響,因為貓靈的定魂吼本就是神魂攻擊!
  但是,風雪雷剛剛下了這個結論,抬頭看他兄弟風雪江的情況時,嘴巴那就張到了最大,目瞪口呆!
  此時,那小巧的靈寵貓靈正仿佛得勝者一般,立在風雪江的頭頂上高高的揚起著它的尾巴,兩隻貓爪還在風雪江的頭上比劃來比劃去。
  看到貓靈的比劃,風雪雷的震驚放大到了極點,那就出了一身冷汗,若真是戰鬥,他兄弟這會已經沒命了!若不是風雪雷自製力極強,風雪雷這會都有衝上去一掌將那貓靈斃於掌下的衝動。
  因為那貓靈,實實在在的威脅到了他的兄弟『性』命。那揮舞的貓爪子那間就能要了他的兄弟的命。但是風雪雷還記得那是淩動的靈寵,而淩動的靈寵一向比較通靈,這才克製住出手救人的衝動!
  看到貓靈一吼就製服了地煞中期的風雪江,淩動笑得眉開眼笑之際,一旁的柳瑤光也輕嘶了一聲,以手掩唇,驚訝異常。
  看這貓靈定魂吼現在的模樣,已經有了她的七殺魔音近半的威力了,更關鍵的是,貓靈的定魂吼,似乎能連發四五記,而她的七殺魔音,施展一次,就要休息將養半天!
  這樣的靈寵太恐怖了吧?
  眾人不知道的是,距離風家練武場方圓百米範圍之內的仆『婦』護在這一刻,全部呆滯倒地。
  眾人驚訝異常之際,淩動卻是眉開眼笑。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隨著貓靈突破到地煞初期,貓靈的定魂吼也有了質的突破。已經完全能夠讓地煞中期的武者神魂受損而呆楞數息。
  淩動相信,假以時日,貓靈地煞初期的修為愈加穩固的之後,哪怕是地煞後期的武者,也要因為定魂吼而呆楞數息,甚至就是一些剛剛突破到天罡境不久的武者,恐怕也要受定魂吼的影響而失神那麼一息半息的!
  到了地煞中後期的修為,那一息半息的,已經能夠決定生死了!
  淩動計算了一下,貓靈一共讓風雪江失神了兩息半,但是,等風雪江作出反應,可能需要三息甚至三息半,三息半的時間,足夠他將一位地煞境武者斬殺三四次了!
  也就是說,在貓靈的輔助下,在單對單或者單對二三的情況下,淩動在地煞境是無敵的存在!
  當然,就算沒有貓靈的定魂吼輔助,以淩動的實力,在地煞境也是鮮有敵手,不過那樣可就要狠費一番功夫了。
  “我這是......怎麼了?小家夥,你怎麼跑我頭上去了!”被定魂吼攻擊失神醒來的風雪江還沒有反應過來,看到貓靈在他頭上,驚訝之際,卻是本能的一掌拍去,風雪江還沒意識到自己失敗了。
  “喵!”
  貓靈厲嘯一聲,起身躍開,就欲回轉淩動那堙A但是沒反應過來的風雪江卻是發力追上去了,他還想著贏呢。
  一位地煞境中期的武者驟然發力,有心打無意,自然就能打個正著。眼看著風雪江就要追上抓了貓靈,剛剛躍出去的貓靈突地一個回頭,低嗚一聲,一片白炎就披頭蓋臉的噴向了追上來的風雪江。
  “小心!”這下,連風雪雷也忍不住出聲示警了,無奈,風雪江追得太急,又沒料到貓靈竟然還有這麼一招,就被那片白炎兜頭蓋臉噴了個正著。
  不過那片白炎看上去厲害,殺傷力卻是不大。一股寒氣彌漫開來的時候,就被風雪江的護體罡氣擋了下來。
  下一刻,被那白炎噴了個正著的風雪江,感覺身體一寒,腳底下竟在那間結了一層薄薄的堅冰,追擊的動作也在那間受阻!
  等他掙脫堅冰的時候,貓靈已經回到了淩動的懷堙C
  回到淩動懷堛瑪葅F,軀體上還帶著一絲微涼的感覺,抱上去極為涼爽,淩動的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貓靈,驚訝與驚喜同樣寫滿了淩動的眼眸。
  淩動沒想到,貓靈這一次晉階,不僅定魂吼得到了增強,反而學會了一樣新本事。
  那新本事叫什麼名字淩動不清楚,但是淩動卻見過夏少仲的靈寵醉虎施展過——一種白『色』的類似火炎般的東西,但卻沒有火炎的炎熱,反而具有一種前所喂有的冰寒,能在那間結出一層薄薄的堅冰,阻敵行動。
  這絕對是一種極為有用的本事。以後在對敵中,絕對對淩動有著大用。
  “姑且就將這白炎稱這為寒炎吧!”淩動思忖了一下,給貓靈的這個新本事定了個名字。
  至於貓靈這新本事寒炎的來源,淩動也大致想明白了。
  這寒炎本就是那夏少仲的靈寵醉虎的看家本事,而貓靈卻是因為吸食了醉虎血脈而晉階的,或許,貓靈與那醉虎有著共同的血脈,這次吸食那醉虎的血『液』,借以晉階之際,也覺醒或者說是領悟了寒炎這一新本事!
  “看來,忘憂宮的這醉虎還真是好個好東西,若是有機會,一定要捉一兩頭來,讓貓靈吸食血『液』,吞食其妖丹,說不定能讓貓靈更強大!”不知不覺間,淩動竟然又打上了忘憂宮的主意。
  淩動思忖完這些,風雪江在他大哥風雪雷的提醒下,也知道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那老自信的老臉那就有些發紅發燙。
  可憐他剛才還自大異常,直接打起了人家行軍酒的主意。
  “***兒,今天還真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還發現不了,貓靈竟然會寒炎這種極為強悍的本事!嘿,趕明兒,我讓高遠送幾壇行軍酒過來給你嚐嚐!”說歸說,既然風雪江很渴望淩動的行軍酒,淩動就會毫不吝嗇的送出!
  十壇行軍酒,在魁星閣的拍賣價一壇達到了好幾十萬兩,但對淩動而言,也就是的十萬兩銀子的『藥』材錢而已!
  酒有價,情義無價!
  風雪江衝淩動翻了一個白眼,扔出一個算你小子會做事的表情,剛才那絲尷尬就那消失了,幾個人卻是重新聚在一起,品評起了貓靈的這個新本事寒炎!
  一來二去,幾人就聊到了那夜襲殺夏少仲的事情之上了。那夜襲殺夏少仲,一行四人可謂是個個重傷。
  最強的風雪雷更是傷上加傷,到現在傷還沉有好呢。恐怕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淩動是再也無法動用風雪雷這個大幫手了,按風雪雷估計,他最少需要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恢複!
  “噢,對了,淩哥兒,這是上次斬殺夏少仲及他的隨身護衛的斬獲,全在這堣F!不過除了那夏少仲還有些身家外,其它人全是窮鬼啊!”提起這茬,風雪江就又將上次斬獲的東西拿了出來。
  “這些玩意,還拿出來做甚,你直接處置了就是!”淩動笑著說了一句,說得很實誠。
  “去,我***兒是那種人嗎?”風雪江衝淩動翻了一個白眼,“戰利品就應該共同分享,何況,主要還是靠你獲勝的!不過,也沒多少東西,幾十塊中品晶石,兩塊上品晶石,一大把符籙,不過我覺得最有價值的,卻是這壇酒了!”風雪江手腕一動,手掌上突地多了一個酒壇。
  一個很精致的玉酒壇,整個酒壇以玉雕就,壇體上更雕刻著美麗的花草,看上去異常清雅。
  但是這酒壇最吸引人的地方,卻是持續散發的那一股淡淡的寒氣,被風雪江這樣憑空拿出來,竟然有絲絲白氣冒出!隨著那白氣冒出,一絲極為誘人的酒香傳了出來!
  “此酒竟然以價值萬金的海底寒玉為壇?”
  聽到淩動的驚訝,風雪江就是得意的說道:“正是如此!你想啊,那夏少仲出自忘憂宮,而忘憂宮的老本行又是釀酒,所謂人靠衣裝,這用如此珍貴的海底寒玉酒壇盛的酒『液』,肯定是好寶貝,就是不知道喝了有啥用?”
  “哎,要不我們打開來嚐嚐!”因為行軍酒的好處,風雪江有些猴急的建議道。
  “慢著!”風雪江的動作,卻被風雪雷攔住!
  “啪!”
  風雪雷卻是打掉了風雪江欲開封的手,狠狠的瞪了一眼風雪江道:“你不要命了!這等不明底細的東西也敢『亂』嚐?酒能助人,就能殺人!我看,還是讓淩哥兒找個識酒的人看看是什麼酒,再說吧!”
  “也好!”淩動看了一眼風雪雷,接過了這寒玉酒壇。
  決定了這件事,三人又胡『亂』的分了一下贓,就是些晶石金銀,也不值多少。不過那乾坤戒淩動又分到了一個,算是一筆小財!
  然後,淩動就匆匆的離開了風家大院,淩動也很想知道這用極其稀有的寒玉酒壇裝的酒到砂是什麼酒?有什麼作用?
  淩動想,百酒兒肯定知道吧?
  ***************
  ps:今天就一更了!
  豬三今天才發現,這擦窗戶,絕對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
  擦了一天,(+﹏+)~狂暈
  

Snap Time:2018-10-22 22:22:26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