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32章神魂枷鎖


    第332章 神魂枷鎖

    淩動發現,被觀星老祖瞥了一眼的賀多星,馬上就被困到了一個四四方方的青罡箱子當中,跟他的叔叔的處境一模一樣了。

    但這卻不是令淩動震驚的地方,令淩動震驚的是,被困到那個四四方方的青罡箱子當中的賀多星,整個臉龐突地劇烈的抽搐起來,仿佛痛苦異常一般,那之後,賀多星軟塌塌的像是麵條一般軟倒在了箱子當中。

    隨後,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被困在那四四方方的青罡箱子之中賀多星,就像是進入了什麼時間加速流逝的地方一般,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老起來!

    原本光可鑒人的臉龐,在數息內,就布滿了細密的皺紋,僅僅是一次呼吸之後,原本二十來歲的賀多星的手、臉、脖子等所有『裸』『露』出來的皮膚,都變得跟老樹皮一般,比一些七八十歲的老人還不如!

    不僅如此,一頭黑亮的頭發,也在那間變成了萬千銀絲,因為蒼老而使臉部肌肉下垂,讓賀多星的容貌大變。如果不是眾人親眼目睹了這一切,淩動敢肯定,就是賀多星他爹賀萬山此時怕也認不出這人就是他兒子賀多星。

    “老祖饒命,老祖饒命!”此時的賀萬山,壓根沒有發現他兒子賀多星的慘變,隻知道一個勁的跪在那磕頭求饒。

    這時,被困在青罡箱子的賀多星的麵容停止了變化,也沒見觀星老祖怎麼動作,光華一閃之間,那四四方方的青罡箱子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那消失。

    而被困在青罡箱子之中的賀多星,卻是輕輕的跌落到了地麵上,然後,眾人聽到了一聲輕微的哢嚓聲。

    那種哢嚓聲,凡是一個武者,都能聽出來是骨折聲,竟然是賀多星因為從離地一米的青罡箱子當中跌落地麵而骨折了!而且還不止一根骨頭骨折!

    要知道,一米的高度,別說是武者的身體強度,就是普通人的身體強度,根本不可能骨折,但是賀多星卻是骨折了。這說明,賀多星不僅被廢了修為,而且身上還發生了極為恐怕的變化!

    這種變化,現在恐怕除了觀星老祖,還沒有人知道。

    “啊.......”或許是因為骨折帶來了劇烈的疼痛,賀多星竟然發出了一聲聲調怪異的蒼老的慘叫,但這聲慘叫,對讓淩動與在場的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

    發出了這一聲慘叫,賀多星自然而然的就張開了嘴巴,嘴唇輕微的哆嗦了一下之後,那一口完整的牙齒,突然間就像是下雨一般,從賀多星的牙齦上脫落了!

    賀多星咳嗽了數聲之後,他的麵前就堆了一小堆牙齒,32顆牙齒,一顆不少,不過原本應該亮白的牙齒,此時卻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灰白『色』!

    “星兒.......”聽到那聲怪異的慘叫,正在伏地磕頭的賀萬山突地回頭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因為眾人驚異的表情讓他覺得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然後,賀萬山就看到了一個牙齒掉光了在那慘哼哼的白發老頭,努力辯認了半天,才隱約認出這是他的兒子賀多星,然後就楞楞的楞在那。

    看完這一幕,淩動隻覺得一股涼氣兒從腳底直竄腦門!

    觀星老頭的這是什麼樣的手段,一個地煞境的武者,竟然能幾個呼吸之間變成離死不遠的白發老頭,而且是真真正正的老去,老得不能再老了!

    逆天,這絕對是逆天的手段!要知道,武者突破地煞境,就能增壽兩百年。

    觀星老祖的這手段,已經脫離了正常的範疇。舉行投足間困住一位天罡境強者,再毀了一位地煞境武者的所有,這便是靈罡境強者的手段了嗎?

    淩動突然發覺,他對靈罡境強者的估計嚴重有誤。這個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在淩動初聽風雪雷提起天罡境上邊,還有靈罡境的時候,淩動覺得,靈罡境武者跟天罡境武者的區別,就跟天罡境跟地煞境武者的區別差不多!

    頂多了一位靈罡境的強者對付四五天名天罡境強者罷了!但是現在從觀星老祖表現出的驚人能力來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一個眼神便能困住一位天罡境的武者,淩動估計,恐怕現場的近十位天罡境武者上去,恐怕都傷不了觀星老祖一根毫『毛』!

    任何一個靈罡境的存在,絕對是極其恐怖的存在!

    可笑,淩動竟然還想過,以他地煞一品的修為,在特定條件下,就能抗衡天罡境的強者,那若他的修為到了天罡境,在特定條件下,同樣能夠抗衡靈罡境武者!

    現在看來,淩動的這個想法完全是一個笑話而已!

    看著賀萬山那驚呆的表情,還有突然變成老朽的賀多星,淩動從眾人眼中發現了一種名叫‘恐懼’的東西。包括楚方月楚掌門在內,眼中都有這種恐懼閃現!

    慶幸,恐懼,冷汗,驚訝各種表情在現場的天罡境強者麵上輪番上演,構成了一幕人間悲喜劇。

    淩動想念,自從今晚過後,這種事後恐怕永遠不會出現在了真罡門了,至少在表麵上,真罡門的這幫天罡境強者,絕對會萬眾一心,包括賀萬山在內!

    因為真罡門坐鎮的觀星老祖實在是太恐怖了些!

    此時,淩動心中更升起了另一個念頭:“這真罡門有觀星老祖如此恐怖的存在,還被天魁宗滅了,那天魁宗.......”

    “賀多星行那『淫』賊之舉,觸犯門規,又擅闖禁地,暗自與賀萬沐合謀暗算狙殺本門弟子,其舉更是挑起真罡門內部不睦,故廢其修為。為免其心生不滿,禍害門派,故散去其精氣神之九成,以示懲罰!”

    言畢,觀星老祖又輕歎了一聲:“何苦呢?多星,你最少還有五年可活,這些年,你倒可以找嚐試人倫大事,或者留下一絲血脈,也不枉來這世上走一遭!”

    這句看似憐憫實為給賀多星宣判死期的話,讓眾人倒吸一口涼氣的之際,已經變成老頭的賀多星眼睛一翻,直接暈死了過去!

    而賀多星的老爹賀萬山卻是直挺挺的跪立在那,嘴角抽搐不已,額頭的青筋在瘋狂的跳動,任誰都可以看出,這賀萬山已經到了憤怒的極點。

    無論誰遇到這種事,恐怕都會憤怒異常。功力被廢,精氣神被散掉九成,一個青春少年,突然間老得不能再老了,這比直接殺了賀多星還要慘上十倍!

    淩動突地發現,這觀星祖師,一副悲天憫人的口氣,出手時,卻是狠毒異常,絕不拖泥帶水,不僅要懲罰,還要杜絕了可能的麻煩,絕對是狠角『色』當中的狠角『色』!

    這一手毀一儆百的功夫,絕對令在場的人以後絕對不敢挑釁掌門的尊嚴,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觀星祖師突然出現懲治賀家人,絕不是那賀多星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而是賀家人試圖挑釁掌門的權力!

    但是觀星祖師接下來的行為,卻讓淩動生出了一個覺悟:“以後無論如何,也不能在明麵上跟這觀星老頭為敵!不觀星老頭不僅狠,而且殺伐果絕,更兼不要臉!”

    “萬山,你知錯了嗎?”看賀萬同山直挺挺在跪在那,觀星祖師終於將目光轉向了賀萬山,輕聲問道。

    而賀萬山卻仿若未聞一般,直挺挺的跪在那,額頭青筋狂跳不已,顯然是在做某種思想鬥爭,要不要反抗的思想鬥爭!畢竟自己的親生兒子幾乎被殺當場,而且是比死還要慘十倍的結局!

    “哎,何苦......”觀星老頭又是一聲悲天憫人的歎息,屈指輕彈,一記青光炸出的瞬間,一具淡銀『色』般的枷鎖模樣東西,突地從觀星老祖的頭頂飄出,那間就落到了賀萬山的身上!

    在那具淡銀『色』的枷鎖落下的時候,賀萬山怒目圓瞪,似乎是在反抗,但是觀星老祖指間炸出的那記青光,卻令賀萬山渾身一震,那間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那具淡銀『色』的枷鎖就順利無比的套到了賀萬山的身上,銀光猛地一爆,那間就隱入賀萬山的身軀!

    “啊.......”被那淡銀『色』的枷鎖套上的賀萬山卻是發出一種非人的慘叫聲,蜷縮在地,額頭的青筋那間變成血『色』,冷汗滾滾而下,幾息的功夫,整個人已經像是從水撈出來的一般!

    “嘶......”此情此景,再次令淩動倒吸了一口冷氣,一位天罡境中期的強者,竟然被觀星老頭這樣就處置了,這靈罡境的武者,太強大了吧?

    對賀萬山的這種折磨來得快,去得也快,一兩分鍾之後,賀萬山便重新站起,表情已經恢複平靜,但是目光中對觀星老祖明顯有一種極度的恐懼。

    “萬山,你要挾掌門,以下犯下,此行乃我真罡門大忌,本應斬殺以盡效尤,但是念在你一身藝業來之不易,又知你因為多星一事心懷憤怨,故落下神魂枷鎖禁製監督。你仍為禦符峰峰主,以後,可要盡力為門派效力,若是表現出眾,十年後,這神魂枷鎖自消!”

    觀星老祖的話,讓賀萬山和在場的眾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神魂枷鎖這玩意包括淩動在內,都是第一次聽說!但是在場的誰者不笨,看名字,再看那神魂枷鎖落下的過程,肯定是一種禁製神魂的強力手段,大概從此之後,這賀萬山的生死就完全掌握在觀星老祖的手中。

    觀星老祖可以令其一念生,一念死!

    而且在淩動看來,觀星老祖那句‘若表現出眾,十年後,這神魂枷鎖自消’這句話,完全是糊弄眾人,為了不至於讓在場的天罡境強者太恐懼罷了!

    若表現出眾這句話,說明了隻要觀星老祖願意,恐怕這賀萬山一輩子都要受製於觀星老祖了。十年,大概也是給了賀萬山一個希望罷了,一個為門派效力的希望罷了!

    “徒孫........賀萬山........謝過老祖不殺.......之恩.......”縱然受到了如此重的處置,還得跪地磕頭認錯。

    看著觀星老祖掌握天罡境強者的生死,令其如此臣服,淩動的心中不由得產生了強烈了願望:“我要變強,我要變得跟觀星老祖那樣強,甚至超越他!隻有那樣,我才能完全的掌近自己的命運,自己親人的命運!”

    就在淩動暗自喊的時候,觀星老祖又開始了對其它人的處置:“賀萬沐意圖犯上,假公濟私,不過念在其過往對門派頗有建樹,命其在煉魔殿麵壁三年!劉半秀亦是如此,不過收手及時,去煉魔殿麵壁半年!”

    聽到這個處置,那位名叫劉半秀的天罡境強者,身體不由自主的篩糠般戰栗起來,仿佛那煉魔殿是人間地獄一般,這一切,淩動現在卻不得而知了!

    下一刻,淩動的耳朵已經豎起了老高,因為觀星老祖在處置中提到了他!

    “淩動以下辱上,雖然出於義憤,但也需薄作懲戒,姑且禁足三月思過吧,無事不得離開百陣峰!”相比於對賀家人,對賀多星生不如死的處置,淩動這個禁足三月思過,簡直雲泥之別,跟沒有處置沒啥兩樣!

    原本,聽到這個輕得沒什麼兩樣的處置,再對比一下賀家人那慘不得再慘的處置,一個突然變成廢人等死,一個被下了神魂禁製,一個煉魔殿麵壁三年,淩動應該笑出聲才對,但是淩動卻是驟然苦起了一張臉,很苦惱!

    “章冰正,耿炎烈,你二人卻是克已奉公,老夫這有九轉奪靈丹兩顆,服下可抵五年苦修,就賜給你們二人了!”處置完了,這觀星老祖卻是賞了起來。

    一聽這九轉奪靈丹的名頭,眾多天罡境強者的眼睛立馬紅了!能增加五年苦修的丹『藥』,相當於節省五年苦功,相當於節省五年的時間,那當中的珍貴,絕對無法衡量!

    “有賞有罰,還給盼頭,這觀星老頭,當真是了得啊,不愧是人老成精!”看著觀星老頭這打完一大棒,又收買人心的舉動,淩動隻能歎服。

    又勉勵了在場的諸多天罡境強者幾句之後,觀星老頭卻是發號施令,叫眾人散了。原本觀星老祖在真罡門內的地位就極高,又有今天的鬼神莫測之能,眾人自然噤若寒蟬。

    就在眾多天罡境強者離開之後,連老得骨折的賀多星老被抬走之後,淩動便欲與美人兒師傅秋清怡一同回轉,還未走的觀星老祖卻再次開口了:“淩動,你且留下!”

    “徒孫告退!”聽得觀星師祖這麼說,秋清怡瞥了淩動一眼之後也離開了!然後,現場就剩下了楚方月,淩動還有觀星師祖三人!

    “師傅,你對我的處置能不能改改,禁足三月實在是.......”

    “哼,怎麼著,嫌輕是不?你果然是個惹事精啊,初來我真罡門第一天,就捅出了這麼大的婁子!”觀星老祖冷哼了一聲,下一刻,青光乍閃,等楚方月再看的時候,淩動與觀星老祖就同時消失了!

    看到觀星老祖離開,楚方月才輕籲了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此時,楚方月才敢慶幸他做的選擇是對的,幸虧保了淩動啊!

    要不然,看師祖對淩動如此愛惜,若是淩動真的出什麼問題,怕是他這個掌門的位置就坐不安穩了!

    “以後啊,這淩動就是我真罡門的第二位祖宗了!”輕輕的呢喃了一句之後,楚方月飛身而起,在天際中劃過一道青光,那消失!

    當淩動眼前一產暗,又驟然一亮的時候,淩動發現,自己又到了觀星居那個四麵環山的人工造成的小山穀了,觀星老頭又開始坐在那煮茶了,不過卻沒有用火爐煮茶,而是憑空的生出了一束火焰!

    “師傅?”輕叫了一聲,淩動滿肚子的苦水。那禁足三個月的處置可真不成啊,哪怕是抽他三十鞭子都成,也不能禁足他三個月啊。

    不是淩動耐不了寂寞,相反的,如果時間允許,淩動非常願意閉關三個月半年的,來飛速提升修為!

    但是時間不允許啊,紫瑤在搖光城的奪取魁星閣閣主之位的競拍會,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就要開始了!淩動估計,最多再在真罡門呆一個月,他就要回搖光帝國的搖光城幫紫瑤準備競拍會事宜!

    淩動對那個魁星閣閣主的位置,可是勢在必得!尤其是現在見識到了有觀星祖師如此強的靈罡境的存在坐鎮的真罡門,在後世都被天魁宗滅了,魁星閣閣主的就更加重要了。

    “嗯?怎麼,對今天的事情有看法?”觀星老祖在梟梟的水蒸當中,淡然問道。

    “不是.......”

    “那是怎麼?想問什麼,就問吧,為師為你解『惑』就是!為師知道你今天見了那一幕,肯定有許多事情要問,所以才帶你過來的!”觀星祖師說道。

    聞言的淩動心中一動,喉結聳動了一下之後才小心的問道:“真的嗎,師傅,那我可問了?”

    淩動覺得,他太需要這樣一個機會了!

    *************

    ***:今天一更五千字了!

    感謝pplla,h世紀,醉世閑人三位兄弟的***支持,感謝兄弟們的訂閱支持,鞠躬!

    

Snap Time:2018-06-19 08:31:16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