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17章七殺魔音


    第317章 七殺魔音

    “你是.......咦?我好像在哪見過你?”奇怪的是,劫後餘生的秋清怡被山火落下的火灰搞的黑一塊白一塊的玉容上,卻沒有絲毫恐懼,仿佛剛才的險境不是她親曆的一般!

    就連數米外的兩位男武者,也就是秋清怡的賀師兄和鄒師兄,額頭都是冷汗滾滾,生死之間緊出的汗此時匯聚成了一道小溪,將滿是黑灰的臉上衝得黑一道白一道的,被冷風一衝,立馬粘在了臉部,變得汙穢不堪!

    偏偏秋清怡則像是沒事人一般,讓回過神來的淩動很是詫異!

    “呼,秋姑娘真是好記記『性』!”長呼了一口氣,驅除了那種麵臨死亡時帶來的緊張,淩動才接著說道:“搖光城千味齋,在下曾與秋姑娘有過一麵之緣!在下姓淩名動!”

    “噢,我想起了,秋師妹,這家夥應該就是於師弟跟我提過的他與你在搖光城吃飯時,被黑心店家暗中下毒,跳出來自作聰明的濫好人吧!”一旁的鄒師兄忽地出言說道!

    聽到這話,淩動臉『色』不由得一滯,雖然他也為上次的烏龍事件苦笑不已,但是淩動再次對這鄒師兄,噢,不,前世應該是淩動的鄒師叔產生了極大的鄙視。

    這鄒師叔前世一直就極為傾慕美人兒師傅秋清怡,不過據淩動的觀察,美人兒師傅秋清怡對這鄒師兄,可是正眼都沒瞧過一次!但是這鄒師叔可是矢誌不渝,簡直可以稱之為死纏爛打!

    更為要命的是,這鄒師叔有點心理變態的意思,對於凡是接近美人兒師傅秋清怡的男子,統統列為敵人,並且千方百計的整治,淩動前世可沒少被他收拾過!有一次,若不是美人兒師傅秋清怡護著,淩動可能就被轟出山門了!

    “噢,原來是淩動淩公子!沒想到,這一次又是你救了我!”驚訝之後,秋清怡卻是皺眉向身後說道:“鄒師兄,話豈能這麼說,上一次淩公子救我,乃是義舉!怎麼是濫好人?雖然普通毒物對我無害,但是那天下奇毒,誰又敢說安然無恙?”

    “上一次也是這人救了你?”這時,一直未曾開口的賀師兄說話了,眼中精光直閃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淩動好一會才道:“先天四.....層的修為?就敢從火翅翻天雕之下救人?而且上一次救的是師妹你,這一次救得又是師妹你?兩次都是這人巧合的出現,巧合的救人,這也太巧合了!秋師妹,鄒師弟,謹防有詐啊!”

    “有詐?”淩動的眼睛立馬瞪圓了,淩動沒想到,他前世影響不錯的賀師兄竟然如此說話,一股火氣立馬升騰而起,不過轉念就熄了!淩動算是想明白了,不論其它人什麼態度,美人兒師傅他是救定了。

    “屁的有詐,小兔崽子,火翅翻天雕的鐵爪之下,你們兩個幹嗎去了?怎麼沒見你們兩個拉你們師妹一把?

    如今這位少俠在必死之境救下了你們師妹,你們倒一個個來精神了,說三道四的,還有詐?有本事你們也在那必死之境詐一下,然後將你們的師妹救下?老頭子我第一個服他!”一絡白須上滿著凝結成塊的血汙,挺著一個大酒糟鼻子的老者抱著一具摔得不成人形的屍體一邊走一邊大罵!

    這一通大罵,不僅將那賀師兄還有鄒師兄都罵了個狗血噴頭,臉紅耳赤,訕訕的站在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一通大罵,可真是罵到了那兩位的痛腳了!

    最要命的是,這狼狽異常的老頭,卻是這賀鄒二人的長輩,二人就算是有所不滿,那也隻能憋在心,反駁不得!而且這老頭罵得壓根讓二人無法反駁!

    淩動聽著卻是大為爽快:“罵得好,罵得爽,罵得妙啊!”聽完這老頭這通罵,淩動感覺渾身的心氣兒全順了。

    “晚輩淩動見過前輩!”看到那老者走近,淩動連忙施禮。眼前這酒糟鼻子老頭,在淩動前世,那可是老神仙一般的人物,壓根就沒有過交集!不過其在真罡門內的地位,那卻是排進前十的!

    這酒糟鼻子老頭姓耿名炎烈,人如其名,『性』如烈火,是疾惡如仇,在門派內為人處事最為公正!不過其最出名的,卻是一手煉丹之術,淩動記得,這酒糟鼻耿老頭是一名上品地丹師。

    但留給淩動影響最深的,卻是這酒糟鼻老頭某次煉丹時間過長,因為太過饞酒,竟然找來徒弟接手,然後毀了一爐價值連城的丹『藥』!

    “真罡門耿酒鬼,先謝過淩少俠的救命之恩!”看到淩動先行向他問候,那耿老頭卻是放下自己徒弟那摔得稀把爛的屍體,然後衝另外三人喝斥了一聲:“都傻了嗎?還不趕快謝謝這位少俠,掌門平時都是怎麼教導你們的?”

    這一聲喝斥,卻是將包括秋清怡在內的三人都驚醒了,秋清怡忙上前一步,很是英氣的抱拳道:“真罡門秋清怡謝過淩少俠救命之恩!”這句話,秋清怡說得卻是真誠之極,緊隨其後的另外兩人也出言感謝,不過那話就顯得有些言不由衷了。

    看到三人均出言感謝,那耿老頭卻是用一種怪怪的目光盯著淩動,但眼神卻有些飄乎道:“哎,若是淩少俠早出現一刻,我那佳平徒兒可能就不用......慘死了!”言語間,老眼中竟然有幾滴濁淚流下!

    這情景,看得淩動卻是敬佩異常,師徒之情至於此,也算是『性』情中人了:“抱歉,老先生,其它我早就發現了這場惡鬥,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救,救了有沒有用......考慮了好一會,終於決定,無論結果如何,隻有救了,良心才會心安!晚輩慚愧,還請老先生節哀順變!”

    淩動這番話,就說得有些虛偽了,不過也是淩動在自己圓場罷了!

    聽到淩動抱歉的話,那耿老頭卻是擺手道:“此乃人之常情也,淩少俠不必自責,能做到你這一步,已經是常人所不能及了!少俠今日之大恩,真罡門記下了,淩少俠以後若有機會到真罡門,必有厚報!”

    “真罡門?咦,你們是真罡門的嗎?”聽到這句話,淩動忽地假裝才注意到而驚喜的問道。

    看淩動驚喜的樣子,耿老頭『露』出了疑『惑』的眼神:“是啊,老夫與這幾位劣徒,都出自真罡門,少俠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耿老前輩,是這樣的,晚輩聽說真罡門在每年的四五月份之交,都會開山門廣選門徒,此次能在此偶遇,也是因為晚輩按圖索驥,準備前往真罡門入門拜師!如今看到你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沒走錯路啊!”淩動趁機提出了要入真罡門的意思!

    此時提出,可是最適合的時機。

    “噢?你要加入真罡門?”那耿老頭臉『色』稍稍一變即道:“不錯,我真罡門每天的四五月份之交,確實是在廣收門徒!不過,雖然是廣收門徒,但每年來參選的武者不下五千人,但真正能列入門牆的,不超過十分之一!

    而且這列入門牆的十分之一當中,超過九成人,都是外門弟子!外門弟子終身難得真傳!”話說到這,耿老頭話鋒一轉道:“若是淩公子要入我真罡門,老頭子我可以直接做主.......”

    “師叔,這樣可不成啊!真罡門鐵律,內門弟子,必須過煉心大陣.......”先前挨批的鄒師兄突地打斷耿老頭的話說道,不過那鄒師兄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耿老頭又蠻橫的打斷了!

    “急嘛,老頭子我還沒說完呢!”耿老頭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姓鄒的之後又說道:“我是說,我可以直接讓淩少俠免去外門弟子測試那一關,直接進煉心大陣,過了煉心大陣,便是我真罡門的內門弟子!過不了,老夫也會......幫襯一二!”

    “呃......師叔英明!”那姓鄒的似乎也知道這耿師叔『性』情不壞,卻也不懼。

    “如此,晚輩先謝過前輩了!”淩動忙不迭的感謝!

    這時,那賀師兄又開口了:“看你來的方向,應該是搖光帝國的人吧?你們搖光帝國的武者,不去拜入搖光帝國的明劍宗,幹嗎大老遠來我開陽古國的真罡門?這不是舍近取遠嗎?”

    這個問題,淩動一聽便明白是刁難了,這些年因為幾座大型礦脈的歸屬問題,搖光帝國和開陽古國的關係一直很緊張。不過對於這個問題,淩動早有應對。

    “不錯,我是搖光帝國之人。但家父說過,凡搖光之門派,史不過數百年,根本沒有多少底蘊。倒是開陽古國境內的一些門派,雖然名聲不顯,但動輒就有千年以上的曆史,個個底蘊深厚,奇功秘法層出不窮!因此,特遵家父之命,來真罡門拜師!”

    淩動這番話,說得有理有據,更在無形中將真罡門抬高了一大截,聽得這耿老頭老臉紅了三分。

    “好,就是這個理!小家夥不錯,又能舍身救人,成為我真罡門的內門弟子不難!假以時日,又將是我真罡門的精英......”說到這,耿老頭的麵『色』突地一黯,目光又落向了他那已經死去不成人形的徒弟的屍體!

    接下來的事情倒也簡單,秋清怡等人又安慰了那耿老頭幾句,草草的收拾起戰場來,這一路來,僅他們丟下先天境弟子的屍體,就有八具之多!再往回尋去,也很費功夫!而且耿老頭擔心想撿漁翁之利的那名天罡境武者也不是火翅翻天雕的對手,怕火翅翻天雕再次返身殺來,就催促快點收拾完畢離開。

    淩動趁機提出,他還有一同伴在山峰相候,需要去接。那耿老頭算對淩動看上眼了,沒什麼二話,讓淩動快去快回,淩動這才快步向著柳瑤光所藏的山峰掠去。

    有一個疑問淩動已經憋了很久了,剛才那救命的琴聲到底是什麼樣的本事,竟然能令一個天罡境的妖獸包括眾多地煞境的武者都吃大虧?

    同時,淩動還擔心,去追火翅翻天雕的風雪雷怎麼樣了?不知道他那貪狼黑劍一記重斬,對火翅翻天雕讚成的傷害到底怎麼樣?

    “瑤光?你這是怎麼了?”剛剛掠上那山頭淩動正欲向著他安頓柳瑤光的山坳衝去的時候,猛地發現,他與風雪雷曾經藏身的山頭的那塊山石背後,柳瑤光正萎頓在那,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縷殷紅的鮮血。

    懷中還抱著她的古琴,搭在古琴上的右手,此時卻又重新鮮血淋漓。手一搭,淩動便發現柳瑤光此時內息紊『亂』,連經脈都受了些損傷,很明顯發動了一種力所不能及的秘法所致!

    “夫君......無事便好!”看到淩動突然出現在眼前,柳瑤光擠出了一個蒼白的笑容,很欣慰的笑容,看得淩動心頭一顫之際,忙取出療傷的丹『藥』給柳瑤光服下,包紮了一番之後,又取出先天木罡珠,將先天木罡之氣送入柳瑤光體內恢複經脈傷勢,一番整治下來,柳瑤光蒼白臉『色』終於稍見紅潤。

    見柳瑤光好轉,淩動也有些急不可待的問道:“瑤光,剛才那厲害之極的救命琴音是你彈的?是什麼琴音,怎地如此厲害?”

    看淩動焦急的模樣,柳瑤少妙目流轉,輕啟朱唇道:“夫君,奴家這一身功夫,其實全在琴技之上,剛才那套琴音,乃是祖傳下來的琴技七殺魔音之一。不過奴家的修為不夠,勉強施展,反倒傷了自身!所幸有用!”

    “七殺魔音,琴技?”聽柳瑤光的回答,淩動也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腦海中,任他思前想後,前世的記憶中,也沒有七殺魔音這種戰技,音攻類的戰技,他倒是見過不少!這以琴音傷敵的,還真沒見過!

    聽柳瑤光說是祖傳琴技,再沒有多說,淩動也明智的沒有再問下邊的問題!比如那七殺魔音為什麼對他沒傷害,而且聽音律,似乎跟清心瑤光散很像等等這幾個疑『惑』,淩動都沒有問!

    淩動知道,再問下去,徒找為難而已!每個人應該都有一些不願與別人分享的秘密。

    “瑤光,下邊被我救下的那群武者,恰好是我要加入的真罡門的武者,我已經與他們說了我的意圖,正好一路同行,來,我背你下山吧!”休息了片刻,淩動感應柳瑤光的內息重歸正常之後開口說道。

    “噢,這麼巧?都是真罡門的武者嗎?不過我怎麼看夫君主要是去救那個漂亮英氣的女孩兒啊......英雄救美......”柳瑤光突地說道。柳瑤光的話中,透出了濃重的醋意。

    “呃.......”被柳瑤光突然這麼一說,淩動猛地有些語結,“呃.......瑤光,不是你想得那樣的,我隻是為了救人而已!”

    “夫君,不要解釋了,我明白,天底下的男人不都是這樣的嗎?要不然,我怎麼會隨夫君出門,就是怕夫君一出門就將奴家忘個一幹二淨......”這句話,柳瑤光說得極為幽怨,淩動聽著心中卻是一動。

    這一世,他與美人兒師傅保持什麼樣的關係呢?這個問題淩動一直沒有想過,像前世一般,做一輩子師徒還是?

    “瑤光,我們走吧!”使勁的搖了搖頭,將腦海中那想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扔出去,淩動才拉著柳瑤光向著山下行去!

    邊走邊說道:“瑤光,到了真罡門,你就不要叫我夫君,那樣不方便我帶你在身旁!”

    “知道了,主人!”柳瑤光聞言卻是甜甜一笑,很是乖巧的叫出了一個讓淩動意外的稱呼,這個稱呼,立馬讓淩動有了一絲不好的聯想,再加上柳瑤光那魅『惑』的笑容,這壓抑了十向天的熱血也一陣陣上衝,幾乎有將柳瑤光就地正法的衝動!

    “呃......還是叫我公子吧,我在外人麵前,也會稱呼你小瑤!”說著,淩動又打量了柳瑤光眼道:“可惜了,還差一點,否則咱們這主仆就更扮理更像了!”

    “可惜什麼?”柳瑤光好奇道!

    “可惜你太漂亮的,如此漂亮的侍女,這天底下還真不多哈!”淩動笑道!

    “夫君......!”柳瑤光嗔怪了淩動一眼,卻也眉目如畫的跟著淩動向著山下那群武者走去!

    ****************

    三星山脈一處懸崖處,風雪雷禦空而立,周身青罡霍霍,掌中劍器劍罡吞吐,煞氣凜然。目光,卻是緊緊的盯著癱倒在懸崖邊上的山洞、渾身火氣盡斂身下不停的有鮮血湧出的火翅翻天雕。

    風雪雷沒想到,他僅僅一劍,便令這火翅翻天雕哀鳴陣陣,一路搖搖擺擺的飛回巢『穴』,然後便趟在地上,顯然是時日無多了。

    風雪雷很清楚他那一劍的那威力,壓根不可能重創火翅翻天雕,“看來,又是那家夥幹出來的驚人事了!不過他那黑劍的威力,真的是......”

    想起淩動那黑劍的威力,風雪雷都心有餘悸,不過,若是真到了戰鬥的時候,淩動也得劈中他才成!

    眼看著火翅翻天雕進氣多出氣少了,風雪雷連忙運盡目力查看了一下附近有無武者,確定沒人之後,這才迅速的取出淩動給他的那張碧綠的封靈獸魂符。

    一股神魂力量探出,磅的神魂波動便以風雪雷為中心散開,一抹金光突地封靈獸魂符上『射』出,罩向了奄奄一息的火翅翻天雕......

    

Snap Time:2018-01-21 15:00:50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