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14章火翅翻天雕


    第314章 火翅翻天雕

    “來,我背你過去!”在一處需要攀爬的險峰之前,淩動望了望那高度,忽地略一矮身,對身後的柳瑤光說道。

    “奴家自己應該可以......”

    “誰說可以?”淩動衝柳瑤光一瞪眼,再次矮了矮身體道:“快上來!我背你過去!我還等你的手盡快的好了,再給我彈琴聽呢!”淩動這句話倒是個大實話,若不是柳瑤光十指受創很嚴重,淩動現在可恨不得每天聽柳瑤光彈琴彈上一兩個時辰呢!

    畢竟聽柳瑤光彈琴就能快速的增長神魂力量這樣的好事情,恐怕天底下也就淩動一家吧。比起枯坐參想這枯燥無比的鍛煉神魂力量的方式,聽琴就能增長神魂力量已經下這天底再好不過的鍛煉方式了!

    更何況,淩動聽柳瑤光彈一兩個時辰的清心瑤光散增長的神魂力量是極多的,恐怕就是淩動前世枯坐凝煉神魂力量六七天的量加起來也沒有淩動這一兩個時辰聽琴的收獲多!

    柳瑤光看了一眼自己那被白紗包裹的十根手指一眼,隨即有些勉強的含羞帶怯的伏了淩動的背部,將雙臂絞纏在淩動的胸前!當那豐腴的嬌軀徹底的壓上淩動的背部的時候,無論是淩動還是柳瑤光,渾身盡是一顫!

    一股令人心跳的快感就在兩人心中升起。一絲火紅『色』的雲霞迅速爬上了柳瑤光的雙頰。讓柳瑤光大羞的是,她爬上去了,淩動竟然不動了!若是那風雪雷風大哥此時在,豈不是要羞死人了?

    豈不知柳瑤光這樣想,遠處一座山峰上百無聊賴的注視著這的風雪雷也自嘲了一句:“娘的,幸虧老子沒在,要是在的話,老子就真成了那棒槌了!”

    自從前幾天柳瑤光因為淩動進入頓悟的境界而堅持撫琴不停,將十指弄得血肉模糊之後,淩動與柳瑤光之間的關係便不再是那種若即若離了,而是正兒八經的親密起來!

    柳瑤光十指上敷『藥』纏紗,全是淩動『操』持的!而風雪雷這個大燈泡卻是有些呆不下去了,就借口遊山玩水,自得其樂去了。

    “夫君?”看淩動不動,柳瑤光輕聲催促了一句!

    “呃......爬好嘍!”說話間,淩動便收起了那絲心猿意馬。卻是剛剛柳瑤光爬上淩動背部的時候,那柔軟的身體讓淩動起了點不良心思。

    武者穿的衣服本身就不厚,再加上天氣漸熱,一個大美女的香噴噴的豐腴嬌軀壓上去,肆磨擠壓,那種刺激就可想而知了,淩動想不***不良心思都難!

    “上了!”收攝心神,罡氣貫於四肢,淩動雙臂雙腳輪換如飛,飛速的攀爬著這處險峰!這處險峰一過,再有兩三天的功夫,淩動他們就能抵達真罡門宗門所在的真龍山附近了!

    淩動攀爬如飛,伏在淩動背上的柳瑤光,此時卻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盯著這個背著她的男人,眼中的熾熱似乎足以熔化淩動一般,當淩動攀爬到一邊的時候,柳瑤光竟然將頭部輕輕的貼在了淩動的頸部!

    吐氣如蘭之際,那吐出的熱氣吹在淩動的耳朵上,一股酥麻的刺激感傳來,差點沒讓淩動失手掉下去,駭了淩動一頭的冷汗!

    一座險峰攀爬頗費了淩動一番功夫,等淩動兩人那險峰下來的時候,天『色』已黑,準備收拾些野味的做晚飯的淩動剛剛竄進一處林子,一道青光就從天而降,攔在了淩動麵前!

    “淩哥兒,你想好了?要接納這個女人?”攔在淩動麵前,卻是離開一天的風雪雷。

    見淩動怔怔的看著他,風雪雷又說道:“淩哥兒,你可要想好了!這柳瑤光,可不一般!你想一下,這天底下,能夠忍著十指連心之痛麵不改『色』的撫琴一夜的女子有幾個?恐怕天底下有這般大毅力的男子,也沒有幾個吧?”

    “此女心『性』之堅毅,乃我老雷平生僅見,而你又說她來曆不明,你可想好了!”林木搖擺間,風雪雷的話,就像是重錘一般敲在了淩動的腦海中!

    思忖了片刻之後,淩動搖了搖頭:“老雷,你說的我又何嚐不明白!不過我的原則很簡單,誰對我好,我便對誰好!無論是對她,還是對你,都是一樣的,你可明白?”

    摞下這句話,淩動便入了林木深處,不一會,憑淩動的身手,便逮了一隻肥肥得兔子,炮製一番後,便回轉了宿營地!

    “我對他好,他便對我好?”留在原地的風雪雷呢喃了一句,忽地笑道:“好小子,夠直接!不過老雷我喜歡!”笑畢,青光一閃,風雪雷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其實有個很重要的原因淩動沒有對風雪雷說,那便是自淩動結識柳瑤光以來,柳瑤光帶給他淩動的,給予他淩動的,全是好處,而且一個個全是天大的好處,幾乎沒有任何一絲壞處!

    而且柳瑤光彈奏的清心瑤光曲又能引動的降星盤,讓淩動的神魂力量快速增長,這又是一個長期的好處!

    有如此多的好處,而這柳瑤光又能為了淩動而忍受連心之痛,以大毅力持續撫琴一夜,這樣的女子,不管他的來曆多麼神秘,淩動又有什麼理由不接納她呢?

    回到宿營地,柳瑤光已經將雜草叢生的那收拾得略顯整潔了些,她的手指還未傷愈,下麵的事情,自然是淩動全部包攬了!

    淩動前世的野外生活經驗極其豐富,整治起野味來,自是一把好手,一頓野味弄下來,吃得柳瑤光是讚不絕口!

    靜靜的看著柳瑤光用傷痛的十指仔細的揩完她嘴角的油漬,淩動才說起了正事:“瑤光,還有兩三天的路程,就要到達我要加入的真罡門了!原本你以侍女之類的身份陪我一起去是沒什麼妥的!

    不過,你的修為是個大問題,地煞一品的修為,放在一般門派,已經是精英高手了!我一個先天四五層的武者身邊跟個地煞一品的武者,太不正常了!”說到這,淩動又解釋起來:“我的修為雖然也地煞一口了,但是因為修煉有一個特殊的法門,別人感應去,隻有先天四五層這樣!哪怕是天罡境強者,隻要我不動用全力,也很難看破!所以.......”

    聽到淩動這樣說,柳瑤光卻也不急,妙目流轉間才說道:“夫君,你是說,隻要奴家能夠像夫君一般,隱藏了真實修為,就能陪伴夫君同入山門了?”

    聞言的淩動愕然,難道柳瑤光也有辦法像他一樣,長時間隱藏修為!要知道,淩動這隱藏修為的本事,可不是淩動自己的,而是降星盤帶來的!一般的功法,是很難長時間的隱藏修為的!

    在淩動點頭之後,柳瑤光突地閉上了俏目了,一股淡淡的罡氣波動一閃而過之後,柳瑤光突地睜開俏目晃了晃那滿是白紗的十指說道:“夫君,你現在再感應一下我的修為?”

    淩動一楞,隨即運起神魂力量凝神感應起來,仔細感應起來,感應了大約半刻鍾的功夫,臉上立馬湧現詭異的神『色』。

    “這......瑤光,你是怎麼做到的?怎麼你現在的修為氣息隻有先天二層了?無論我怎樣感應,也隻能隱隱約約的感應到你的氣息上邊似乎朦朧著一層輕紗一般,有種看不真切的感應,但是氣息,卻是實實在在的先天二層!”淩動閉著眼睛邊感應邊說道,他真是奇了!

    淩動卻是不知道,他閉眼說這番話的時候,柳瑤光的臉『色』卻也變得怪異之極,然後輕聲說道:“夫君?你能感應到我的氣息上邊朦朧著一層輕紗,看不真切?”

    “這不可能啊!按我祖上傳下的龍蠶收靈訣,天罡境以下的強者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的!也隻有天罡境的強者,動用神魂力量凝神感應之後,才能有夫君這種奇怪的感應感覺!”柳瑤光似是自言自誤的說道!

    淩動聽著,渾身突地震了一下,然後睜開了眼睛,臉『色』古怪的對著柳瑤光說道:“瑤光,既然你們祖上那龍蠶收靈訣有如此奇妙的作用,可能天罡境強者也感應不到吧!那你跟著我一起去真罡門也就沒什麼問題了!”

    “可是,夫君你都感應到了,不會是我修煉的龍蠶收靈訣出了問題吧?”柳瑤光詫異道!

    “不會,不會!肯定有作用的!”淩動連忙肯定道,對這種狀況,淩動自個心知肚明!他淩動啊,就是一個怪胎,一個地煞境的修為,卻同天罡境強者一般,開啟了神魂識海的怪胎。

    柳瑤光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淩動就岔開了話題!隻要柳瑤光能夠隱瞞自己的修為,淩動直接帶個小婢過去,也是無妨的。而且,淩動還很貪心的想讓柳瑤光手好之後,給他天天彈琴呢。

    神魂力量才是天罡境強者的根本啊!

    上次明劍宗大戰時,凝聚了神魂本源的風雪雷和沒有凝聚神魂本源的煉心派掌門竺天玉之間的差距就是一死一無恙啊!

    這荒郊野外的,孤男寡女,加上兩人原本就有夫妻之實,原本是應該發生點什麼,可是由於柳瑤光的十指受傷,淩動意動之際,也隻能忍著!

    再者,雖然風雪雷離開了隊伍,但其實還是在附近守候著的,所以接下來的兩天來,淩動與柳瑤光是相敬如賓,柳瑤光在帳篷內休息,淩動則是坐在帳篷外披著星光修煉。

    白天趕路的時候,間或碰上幾隻先天境的妖獸,都被淩動順手解決,偶爾出現一隻強得離譜的地煞境妖獸,風雪雷便會適當的出現,解決麻煩!

    “瑤光啊,如果地圖上沒有錯的話,翻過那座山頭,就能看到真龍山了,再趕半天路,就能到達真罡門了,到時候,作了人家弟子,我們可就沒這麼隨意了!”翻過一座山峰,趕路休息的時候,淩動指著前方說道!

    “哪管他那麼多,做弟子的是夫君你,又不是奴家,奴家隻管照顧好夫君就是!”柳瑤光很個『性』的回答了一句,看向淩動的時候,卻發現淩動大睜著眼睛盯著天空,仿佛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般!

    “夫君?”柳瑤光詫異了一聲!

    “瑤光,你看,天空中那***的妖獸,是不是火翅翻天雕,天罡境初期的最恐怖的妖獸啊,天,哪個倒黴的家夥惹到了這個妖獸?”指著不遠處天空突地出現的層火雲,淩動極其驚訝的呢喃出聲!

    “啾!”一聲淒厲的鳴叫聲劃破天際,一團團火焰憑空而生,轟向了地麵!

    “火翅翻天雕?肋生火雲翅,吞雲吐火,雕目注視處,即生烈火。一雙鐵爪,開金裂石如抓豆腐,且迅若閃電,雖然其品階隻有天罡初期,但卻是天罡妖獸當中最難纏的妖獸之一!哪怕是天罡中期的武者,見了也是避之不及!怎麼會出現在這,而且聽那憤怒的鳴叫聲,似乎是在追殺什麼人?”柳瑤光如數家珍的說道。

    “走,隨我去看看,敢不敢?”淩動興奮的回頭說道!既然有鷸蚌相爭,那他淩動便嚐試著做做這個漁翁又如何?當然,淩動是不會的冒然的衝上去送死的,會見機而行!

    若事不可為,立馬遠遁百,免得遭了池魚之殃,若事有可為,則當機立斷!要知道,淩動可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啊。還有一位天罡境四層的高手隱藏在附近呢!

    “所謂夫唱『婦』隨,夫君即便是去跳火海,奴家一定會先夫君跳下去!”柳瑤光的話,反倒讓淩動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搞得好像是他帶著柳瑤光去跳火海一般。

    “瑤光,真要跳火海,也是為夫我先跳,跳到火海當中給你做火船!”打趣了一句,淩動便拉著柳瑤光向那火翅翻天雕肆虐的山頭跑去!

    所謂望山跑死馬,雖然淩動和柳瑤光的距離離那火翅翻天雕並不遠,但也隔著兩個山頭。以淩動和柳瑤光的修為,飛掠了小半個時辰,也才翻過一個山頭!

    不過這小半個時辰的追逐,又讓淩動看出了一些端倪!

    被那火翅翻天雕追殺的人,實力也不弱!時不時的有一人禦空而起,劍罡霍霍,斬得火光四『射』之際,讓那火翅翻天雕悲鳴不已!

    有一位天罡境強者!這個發現,讓淩動覺得,鷸蚌相爭,他這個漁翁就更有把握了!

    而且,那火翅翻天雕追殺的並不是一兩個人,時不時的在那火翅翻天雕低掠的時候,斬出數道青罡,斬落一蓬火羽。

    盤算了一番之後,淩動決定,去做做這個漁翁。上次在明劍宗,從古通天手得到的那塊封靈獸魂符,可一直閑置著!

    如今碰到這強力的似乎受了傷的火翅翻天雕,淩動便不想讓封靈獸魂符閑置了!正好,他身邊跟著一位凝聚了神魂本源的天罡境強者風雪雷!時機差不多的情況下,風雪雷完全有能力將火翅翻天雕的獸魂封到封靈獸魂符當中。

    這也是淩動打定主意做這個漁翁的原因了!

    “走,我們快點過去!”淩動和柳瑤光卻是加速飛掠起來,在越來越近的時候,淩動正考慮,要不要馬上引動魂影將風雪雷叫過來的時候,一道青影猛地從火翅翻天雕所在的山頭上飛掠而起,幾個呼吸之間,就擋到了淩動與柳瑤光的麵前!

    “淩動,你要去幹嗎?前麵的可是天罡境妖獸當中最難翅的火翅翻天雕,一頭被激怒的火翅翻天雕,你這樣上去是要送死嗎?”風雪雷神『色』很是嚴峻的說道!

    “老雷,你怕了,不是有你嗎?”說話間,淩動取出封靈獸魂符晃了晃道:“老雷,好不容易碰到了一頭受傷的天罡境妖獸,還是強大的火翅翻天雕,我可不能再讓封靈獸魂符閑置了!”

    風雪雷一楞,訝然道:“淩動,恐怕這天底下,也隻有你在碰到被激怒的火翅翻天雕之後,還敢存這樣的打算?實話跟你說了吧,縱然那頭火翅翻天雕受了傷,但是憑我的能力,根本無法將其重傷,更別提是趁其重傷之際,施展秘法將其封靈禁魂,封入封靈獸魂符了!”

    “你也不行?”淩動愕然,在得到風雪雷的肯定回答之後,衝風雪雷問道:“被火翅翻天雕追殺的人有多少?什麼修為?”

    “一名實力和我不相上下的天罡境強者,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還有五名地煞境武者,其中一個重傷,其它人個個帶傷!另外跟隨的近十名先天境武者,這被追殺的一路上,已經拋扔下了八具屍體了!”風雪雷的回答很詳細!

    “那火翅翻天雕呢,受傷情況如何?”淩動問道!

    “這個,不是很清楚!不過其肋下被開了一道大口子,在不停的流血!但現在的攻擊很強勢!”風雪雷說道!

    “這樣啊.......”淩動考慮了一下,突地轉頭對柳瑤光說道:“瑤光,你先去藏在那處山坳,我和老雷去看看情形!再決定是進是退!因為到時候無論是進是退,都照顧不到你!”

    聽到淩動的安排,柳瑤光撇了一下嘴道:“夫君,我的修為也不差!”

    “可你有傷,聽我的!”淩動很是強硬的說道!

    在淩動的強勢下,柳瑤光有些不高興的應了一下,在淩動與風雪雷飛掠之前,還不忘叮囑淩動一聲:“小心!”

    此時,淩動離那火翅翻天雕已經不遠,在風雪雷的幫助下,快速的掠上山頭,察看起情形來,淩動隻看了一眼,便麵『色』大變!

    

Snap Time:2018-07-22 06:58:36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