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86章畢鵬飛之死(兩章二合一)


    第286章 畢鵬飛之死(兩章二合一)

    “些許俗物,淩小哥兒就不要客氣了。”看著喬掌門遞上的東西,淩動是哭笑不得,這俗物還真是俗物啊!

    這喬掌門送上的就是一遝約『摸』二三十萬兩的金票,和一張地契。什麼淩動想像中晶石啊,劍器之類的,全然沒有。而且就是這二三十萬兩的金票,淩動看著也是那喬掌門隨意的從他的乾坤戒抽出來的。

    淩動也算是看明白了,若是沒有那畢澤靈的一鬧,恐怕明劍宗的這點俗物是不會拿出手的,畢竟在那天的分贓現場,淩動可是厚著臉皮占了大頭。

    那兩位天罡境的強者,身家可是豐富無比。尤其是那煉心派的竺掌門的乾坤戒當中,晶石,丹『藥』,金銀票幾乎是煉心派這個大派的三分之一的身家,怎能不多?

    可就是煉心派這個大派三分之一的身家,其中的過半,都被淩動奪來了!僅金銀換不來的上品晶石就有30塊,算起來,淩動手頭的上品晶石,已經有百餘塊了!金銀票加起來也有四五百萬兩之巨,淩動也算是一夜爆富了!

    當然,爆富的僅僅是那些金銀俗物而已,武者當中真正盛行的中上品晶石這種東西,淩動手頭還真不多。

    那地契,淩動倒是收得很爽快!一看地契上的地址,淩動就知道那所宅子的價值不菲。是帝都搖光城的一所兩進的宅院,雖然比起南山郡的淩家大宅是差遠了!

    但是在帝都搖光城這界麵上,有所兩進的宅院已經是富豪的像征了!因為就算是畢鵬程這類的皇族子弟,置辦的私宅就是個稍大一點的四合院而已。

    “掌門費心了!”淩動來者不拒的笑納。

    在淩動看來,這是他應得的,畢竟在他的冒險計劃下,明劍宗避免了被吞並的命運,還提前奉送了一顆人麵金『毛』蛛的妖丹。當然,這有淩動的很多私心很多算計是很正常的,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與恨!

    看到淩動收下那些許俗物,喬掌門躊躇了一會才有些吞吐的說道:“淩世侄,你與如煙的婚事因為如煙修煉功法突有所成,牽涉到了以往的一些約定,所以得暫緩一下!不過你放心,老夫一定會盡快解決這個麻煩!盡快讓你們完婚!”

    “這個.......不急,有些事,家祖會跟你老來談的!”淩動本想說既然不便,那就退婚好了,考慮到這事他提出不合適就沒說。

    隻不過淩動很好奇,那喬如煙到底修煉了什麼特殊功法,竟然連婚姻都要受到皇族的幹涉?還牽涉到了以往的約定?

    “,你們年輕人臉嫩,心思老夫是知道的,不必著急,老夫會盡快解決的!對了,淩世侄,你與那風雪雷風前輩是何關係?這風雪雷風前輩的一身藝來可是非常驚人的!竟然能夠施展天罡神通術,那樣的話,踏入天罡境的年頭可就夠長了!”問到這,喬掌門的一雙眸子緊緊的盯著淩動,似乎想知道點什麼!

    淩動心下一動,心道:“恐怕這個問題才是喬掌門真正關心的問題吧!看來,這老雷可是無形中給我抬高了數倍身價啊!”

    “呃......喬掌門,這個說來話長。簡單點說,這個風前輩早年修煉時身體出了一些頑固的小『毛』病,恰好晚輩修習的功法特殊,能夠緩解他這個小『毛』病,所以他就跟在晚輩的身前隨隨行治病!”淩動笑咪咪的說道!

    “隨行治病?”喬掌門楞了一下,任他打破頭,也想不到會是這麼個原因,此前,他一直很好奇,淩動這樣的小地方出來的世家公子,到底是怎麼請動這樣一位天罡境強者的!

    “這個.......治多久才能治好那怪病!”喬掌門是想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淩動神秘地一笑:“少則四五年,多則***年才能徹底根除!”

    “什麼,四五年,***年?”喬掌門大吃一驚,這哪是給人治病啊,分明是找了一個長期的天罡境強護衛啊,驚訝之餘,隨即脫口問道:“什麼功法這麼神奇啊?”

    麵對喬掌門的問題,淩動笑而不語,喬掌門隨即笑語,武者之間,詢問別人修煉的功法,尤其是功法特殊者,乃是武者當中的大忌!

    沉默了幾息之後,喬掌門麵上的驚訝的漸漸脫去,取而代之的是鄭重。淩動清楚,從此刻起,他在這喬掌門心目中的位置已經徹底發生了變化。

    從一個晚輩,變成了讓喬掌門足以給予最重的重視的合作對像甚至是戰友。開玩笑,任誰身後站有一個鐵杆的天罡境強者,恐怕在別人眼中的地位都會急劇提升。

    對於喬掌門的這種變化,淩動並不反感,這是任何一個勢力選擇朋友或者合作夥伴的規則,就如同大人和嬰兒不能成為戰友一般。

    “淩動,你對天魁盟之事怎麼看?若是他們卷土重來,第一個要找的恐怕就是你,你怎麼辦?”喬掌門鄭重的問道!

    “卷土重來?這蒼茫人海,要找一個人談何容易?更何況,那古通天元氣大傷,這次使用乾坤大挪移符逃走,距離肯定極遠,要想卷土重來,恐怕也得半年之久甚至更長!屆時,恐怕貴宗已經出現第三位天罡境強者了吧?

    而且,淩某可以隨時奉召帶風雪雷風前輩前來助拳,稍後離別之時,自當送上淩某的聯係方式!”淩動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喬掌門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仍有一些憂心:“淩世侄的打算倒是很好,可是據老夫所知,那遠在璿璣帝國的天魁宗勢力龐大,僅天罡境的強者就有十幾位之多,若是他們當中之人來上一半,我明劍宗首當其衝.......”話語間,透出了極重的憂心!

    “喬掌門不必擔心!對方傾巢而來是不可能的!就算來上一半,喬掌門應付起來,也應該輕易之極!”淩動說道!

    “輕易之極?我方滿打滿算隻有四名天罡境強者,而且在質量上恐怕拚不過人家?”喬掌門這下奇了。

    淩動自信的一笑,隨即娓娓的說出了一件他早已做下的定計,當細節說出的時候,那喬掌門的臉『色』越來越驚訝,表情也越來越輕鬆,但看向淩動的眼神,慢慢的卻帶上了一絲畏懼!

    “喬掌門,可聽明白了,若是此計能夠順利成功,就是天魁宗傾巢而來,也有一拚之力!”淩動說道!當然,對於這句話,淩動是不信的,因為以淩動對天魁宗的了解,天魁宗的勢力並沒有喬掌門口中那麼簡單。

    “明白了!”喬掌門重重的應了一聲,用有些畏懼的目光看著淩動道:“淩世侄當真是.......神機妙算!如此一來,老夫無憂亦!”

    鄭重的考慮了一下,喬掌門突地從懷中取出一倆精致的閃爍銀光的小劍,劍柄處,幾近透明。

    “淩世侄,這是我明劍宗的明劍令,乃是明劍宗的客卿長老的身份像征,你在外行走,若是有什麼難處,可以憑此令號令明劍宗各地的武館弟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還請你收下!”喬掌門說道!

    “也好!”淩動毫不推辭的收下。淩動明白,這算是喬掌門將他接納為戰友的好處之一,雖然這好處淩動並不看不上。客卿長老而已,權力實在不怎麼樣,不中不下的,還抵不上魁星閣的六星晶牌管用。

    又是一番交談之後,淩動便提出了告辭之意,其實淩動還想呆在明劍宗幾天。明劍宗畢竟是一個傳承了幾百年的大派,想來以淩動的身份,閱讀一下他們的普通的宗門典籍還是沒問題的!

    但是淩動放不下他在搖光城設下的那件大計,那件大計可是關係到對他極其重要的禦星環,容不得出一點紕漏,而且還是對皇族出手,關礙重大!

    盛情挽留之下,淩動與風雪雷還是離開了,臨出門時,明劍宗又給風雪雷奉上了一份酬謝,淩動看得出,應該是上品晶石數塊,中品晶石近百塊,也算是一筆小財了!

    ****************

    千味齋四樓之上,粉『色』帷幕之中,平郡王正在如狼似虎的在一具雪白的嬌軀上聳動。那具雪白而豐滿的嬌軀之上,此時滿是一道紅紅手印。胸前的兩團波濤,隨著平郡王畢鵬飛的微微的喘息聲而劇烈的晃動著,直有一種欲晃花人眼的感覺。

    雪白的嬌軀,卻正是先前在千味齋被『迷』翻的那位英氣女俠,此時被脫得跟白羊一般,緊閉著雙眸的俏臉上,如同塗抹了胭脂一般,豔不勝收。微微張著的櫻唇無意識的開合之間,發出銷魂的伸『吟』聲!

    伴隨著那象牙玉床似乎經受不住平郡王畢鵬飛那劇烈的征伐,隱隱約約的發出一種令人牙酸的吱啞聲,還有那種兩種物體***發出令人心跳的聲音,構成一種奇異的情欲旋律!

    隨著最初的那種征服的新鮮感過去之後,在那中了『迷』『藥』而失去意識的女俠嬌軀上動作的平郡王畢鵬飛,興奮得通紅的臉龐上,那種獵豔得逞的笑容意漸漸消去,換上一副寶相莊嚴的模樣!

    不僅如此,平郡王畢鵬飛的雙眸更是緊閉起來,就連胯下大力的聳動動作,似乎也蘊含了一種奇異的規律。

    漸漸的,隨著平郡王畢鵬飛那帶有奇異規律的聳動動作,一團團罡氣球,竟然在畢鵬飛的體表下滾動起伏起來,而他身下的俠女的嬌軀,突地開始無意識的抽搐起來!

    “咦?這次找來的這娘們,體質竟然如此硬朗,如此久的時間了,竟然還沒有泄身,倒是可以讓本王多煉化一些!”睜開雙眸嘀咕了一句,畢鵬飛複又閉上雙眸,運轉他自己的特殊心法,專門做起那銷魂動作來!

    就在畢鵬飛閉上雙眸運轉功法之後不久,那俠女的腳心還有兩手的手心當中微不可見的一點血紅的紅痣,突地有有若鬼魅的移動起來,集體的向著身體的某個方向移動!

    所過之處,留下一道細微而別致的紅線,那紅痣移動的速度極快,沒有半分鍾的功夫,竟然集體移動了那俠女雪白嬌軀的小腹處!

    那四個紅痣繼續下移,那『毛』發濃密處停頓,匯聚到那『毛』發濃密處的一顆巨大的紅痣四周,整齊的分布在那。在那平郡王畢鵬飛不停的聳動中,那一大四小五顆紅痣竟然發出一閃一閃的紅光!

    而在那俠女身上征伐練功的平郡王畢鵬飛卻又是另外一種感覺,他感覺到,身下的這具嬌軀的誘『惑』力越來越大,那麵竟然是越來越緊,緊得有種讓他不顧一切的狠『插』數萬次的衝動!

    那種感覺實在是太銷魂了,銷魂得讓畢鵬飛恨不得一刻也不願意停留,不過,出於本能,畢鵬飛還是保持著那種規律的聳動動作。

    不過讓畢鵬飛詫異的是,或許是由於他的神通吧,畢鵬飛這樣認為。他跨下的這個女子,跟往常被他『迷』倒練功的女武者不一樣。

    以前『迷』倒練功的女武者,被他煉化精元之時,都是越來越無力,那聳動的動作聳動到最後,畢鵬飛都有種在屍體上聳動的感覺!

    可是今天這位,讓畢鵬飛卻是驚訝之極。隨著他開始運轉煉化對方體內的精元化為已有,這女子的動靜竟然越來越大,竟然就那樣無意識的配合起他來!

    嬌軀由小到慢的劇烈的扭動起來,兩條修長的玉腿也呼地盤上了畢鵬飛的腰部,讓畢鵬飛大叫銷魂之餘,聳動的動作也更快了!

    身上嬌軀的那好去處,此時像是具有無盡的誘『惑』力一般,讓畢鵬飛都有一種癲狂的衝動。不知不覺間,畢鵬飛都沒有發現,他已經氣喘如牛了!若是有人在此,就會發現,此時無論是畢鵬飛還是那赤『裸』的俠女的嬌軀,都布滿了一種詭異的粉紅『色』!

    “,你聽,王爺今天這勁頭啊,都快一個時辰了,還那麼劇烈!”守在臥房門外的兩個護衛聽著邊那激烈的肉『臀』相交的聲音,也有些唏噓。

    “急嘛,一會若是王爺爽完了,而且做成了那事,隻要王爺點頭,你我兄弟也可以上去泄泄火,隻不過被王爺上過的女人,真的沒啥滋味,感覺跟***一般!要我說啊,還是春風樓的那些個娘們銷魂啊,那讓人心都癢癢的聲音,嘿......”

    “啊.......”突地,房間邊傳出了一聲或劇烈的大叫聲,讓這兩名護衛麵『色』一變,其中一名,臉『色』一變,就欲推門進去查看。

    看推門之際,卻被別一名護衛攔住了:“作死啊,王爺正在興頭上,你衝進去不想活了!”

    推門的護衛手一頓,訕訕說道:“我隻是聽王爺大叫了一聲.......”

    “去,你見過豬跑也吃過豬肉吧?這世上,難不成隻許女人叫,不許男人叫了?王爺這樣的叫聲,我聽過不止一次了,以後多看,多學著點,有你的了了處!”那護衛老氣橫秋的指點道!

    就這指點的功夫,那粉紅『色』的帷幕之內,平郡王畢鵬飛的原本享受的臉『色』,突地變得驚駭之極!在這練功的當口兒,他竟然出現了一種要一泄如注的感覺!

    畢鵬飛自然清楚,他這種功夫,尤其是在練功之時,泄身意味著什麼。他想拒絕,他想驅逐那種感覺,可是陷在對方下陰的長槍,就像是被什麼吸住了一般,讓他想拔也拔不出來!

    睜開眼睛的畢鵬飛駭然的向著雙方的***看去,看到那張牙舞爪有若吸血怪獸一般詭異閃爍的一大四小五個紅痣的時候,畢鵬飛驚叫了一聲!

    也是這個時候,那緊緊的銷魂所在,猛地爆發出一種驚人的吸力,在畢鵬飛啞然而壓抑的低呼聲,聽上去,又似乎是一種極舒爽的伸『吟』聲中,平郡王畢鵬飛的身體,開始詭異的仿若抽風一般抽搐起來!

    同時,畢鵬飛身下的女體,也以一種同樣的頻率顫動起來!兩人每顫動抽搐一次,平郡王畢鵬飛的臉『色』就蒼白一分,那赤『裸』的女子嬌軀,則開始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紅潤!

    “救.......命......”心知不妙駭然異常的畢鵬飛想呼救,但是他恐怖的發現,似乎他全身的力氣都被身下的女子抽去一般,連稍微大點的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不.......不能這樣........再這樣下去,我會死的!不.......我不能死!”畢鵬飛已經沒時間想這是怎麼回事了!因為他感覺到他體內的精元甚至是渾身的精氣神,都在源源不斷的向對方體內輸送。

    他***那堅硬的長槍,就是打開了泄洪閘一般,不僅讓他一『射』如注,連他的功力,甚至體內的所有精氣神都泄了出去!

    瘋狂自救的畢鵬飛突地看到了床角的一個大花瓶。看到這個大花瓶,他馬上就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身子一伏的同時,右手顫顫巍巍的伸了出去!

    感覺就像是用盡了自己渾身的力氣之後,畢鵬飛才撥動一下那個花瓶。在畢鵬飛期盼的眼神中,那個花瓶使勁的晃了幾晃之後,終於不負所望的墜落在地!

    “砰!”刺耳的花瓶碎裂聲讓門外的兩名護衛再也按捺不住,偷偷往間一瞧,正看到了他們的主子——畢鵬飛那蒼白而驚恐的有若鬼魅的麵孔,還有求救的眼神!

    驚恐之下,那兩名護衛疾步搶進,看了一眼,便將自家的王爺直接從那女人身上拽了下來,拽出來的時候,還發出了的一聲輕響!

    “好輕!”兩名護衛同時發出一聲驚吧,他們的王爺那壯碩的身體突然間變得好輕,更讓他驚訝的是,王爺的***依舊堅硬如槍,更要命的是,那長槍此時就像是噴泉一般,不停的噴『射』著!

    噴『射』出的東西,卻是濃稠到極點的鮮血,場麵駭人之極!

    兩名護衛對望一眼,再也壓抑不住驚恐,他們何時見過如此怪異的場景,衝到外邊,齊聲發一聲喊:“不好了,王爺出事了!”

    此時,床上那赤『裸』的嬌軀依舊在不停的顫抖著,每一次顫抖,***處那一大四小的紅痣依舊在怪異的扭曲著,就像是吞噬怪獸一般!

    地下,往日尊貴的平郡王的畢鵬飛的***,卻是噴『射』出一股又一股濃稠的鮮血.......

    侍衛的驚呼聲響起的那,整個千味齋的四層便『亂』套了,兩名老者閃電般的衝進來,一號脈就驚呼出了一個字眼:“氣若遊絲!”

    驚訝之際,兩人也顧不得其它,想法為畢鵬飛止起血來,可是那話兒的止血跟其它地方止血還真不一樣,這兩位老者也是束手無策。

    無奈之下,其中一人就直接背起赤『裸』的平郡王畢鵬飛,也顧不得驚世駭俗,直接躍出四樓,展轉騰挪之際,在路人的驚呼聲中,向著二皇子的府邸直衝而去!

    在他們看來,平郡王畢鵬飛的突然出現的怪病,他們治不了,普通人也治不好!去豢養著許多奇人異土的二皇子府上,或許還有救!

    *****************

    就在平郡王畢鵬飛被屬下背著,當街『裸』奔揮灑碧血之際,一直坐千味齋對麵的一個茶館喝茶的老客風雪江,看到這一幕之後,突地起身,騎上夥計照料的駿馬,便直奔城外某處莊子!

    按照淩動的要求,這最後一步,必須由他風雪江親手來做,絕對不能假手他人!在帝都混了這麼多年的風雪江,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厲害!

    在他手下的兄弟安排那女子上千味齋之後,他已經按事先的布置,讓那些聚集到一處莊子等待慶功了吧!

    想起慶功,風雪江的心髒猛地一抽,就想起了乾坤戒內那兩壇片刻就能毒發身亡的‘慶功酒’,幾滴濁淚猛地從風雪江眼尖滴落.......

    半個時辰之後,易過容的風雪江從城外的一處莊子離開,身上滿是肅殺的味道,眼角,還有未幹的淚痕,在他抹幹淚痕之際,一束駭人的火光從他身後透出,眨眼間就化作滿天紅光.......

    轉過身,將最後一壇酒打碎在地,風雪江大聲道:“兄弟們走好,你們的妻兒老母,我風雪江養之!”

    此時,帝都搖光城內,已經『亂』作一團,而淩動,剛剛離開明劍宗不久!

    ----------------

    ***:今天兩章二合一!再召喚六張免費的評價票,這本書就可以鑽石評價了!

    

Snap Time:2018-08-15 12:46:51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