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68章陰拜月


    第268章 陰拜月

    “哪來的不知尊卑的後進,這丹王宮,豈是你一個『毛』頭小子能進的?”對於那位自恃身份的煉丹師的怒喝,淩動卻是沒有理會!跟這種人計較,淩動覺得非常有***份!

    “開門吧,我要去見元大府尊!”沒有理會那名煉丹師的叫囂,淩動直接吩咐了那位守著丹王宮大門的執事一聲!今天,卻是換了一名新執事!

    那名新執事卻也是個機靈人,聽說過他的前任好像就是因為一個少年而被趕出『藥』師府,且永不敘用的,所以上任這前,還特地打聽了一番。這會看到有個年青人前來,那名新執事便留了意!

    “最問可是淩動淩公子?”這新執事自然打聽到了淩動的名字,於是便壯著膽子問了一句。

    “正是!”淩動應該道!

    得到肯定的答案,那名新執事立馬就手腳勤快的推向了大門,一邊推還一邊說:“淩公子邊請,元大府尊早就吩咐過了,若是你來,不用通報,直接進!”

    “,他們這是?”應付了一聲,淩動有些訝異的看向了身後這幾十位聚集在這的煉丹師,這麼多人聚集在這,難道是有什麼大事發生?

    那新執事聽到淩動提問,卻是笑得更歡了:“淩公子,你不知道吧,今兒個是每旬一次的大府尊授課之日,他們啊,全都是來丹王宮聽三位大府尊講課的!”

    淩動聽著卻是苦笑了一下,他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呢,這每旬一次的大府尊授課之日,前世的他,也曾經逢講必來!

    淩動在這邊對話,淩動身後的那郡丹師卻很是驚訝。他們何時見過丹王宮的執事對他們這些個丹師和顏悅『色』過?就是今天一大早,都先奉上了孝敬銀子。

    眼前這我叫淩動的年青人卻底是什麼來頭?

    有了這份驚訝,還欲繼續叫罵的那煉丹師就將下一句話吞回了肚子,這點眼力勁兒還是有的,再加上淩動沒理會他,討了個沒趣!

    嘎吱.......

    難聽的聲音中,丹王宮那厚重的大門慢慢洞開,洞開的那,那執事便驚喜的叫了起來:“喲,你瞧,三位大府尊出來了!諸位,小心候著吧!”這最後一句,卻是那執事向身後的丹師說的!

    “三大府尊!”淩動訝異的當口,目光就看了過去,元晨依舊是那樣灑脫!當中一人,卻是反常的穿著一身白衣,不像是大多數人丹師一般,喜愛青綠『色』的衣衫!

    一身白衣,眼眸明亮,眼睛中,似乎散發著一種懾人心魄的東西,渾身透著一股邪異的味道,這個人,便是與淩動糾纏了後半輩子的丹王——陰拜月!準確是,後半輩子完全與淩動過不去的陰拜月!

    不過,陰拜月現在還沒有成為天丹師成為丹王!雖然沒有成為丹王,但是陰拜月的那份邪異的氣勢卻沒有任何的變化。任何人,隻要看過一眼陰拜月之後,都會永遠忘不了,因為這個人外『露』的氣質太邪異了!

    最左邊的一人,就是另一位大府尊遊山鬆,也是淩動前世唯一看不透的三位大府尊之一,同時,這位遊山鬆遊大府尊也是前世搖光帝國皇位之爭當中,選擇最正確的人!

    隻有遊山鬆支持的七皇子,在最後順利登上了皇位!對這個結果不滿意的四皇子起兵政變,結果直接被守護武尊滅殺,而四皇子的支持者陰拜月陰大府尊在數年後也神秘消失!等淩動再次見到陰拜月的時候,陰拜月已經是天魁宗少主古通天的禦用丹王了!

    而且陰拜月跟遊山鬆的身後,各跟著一位留著三真寸短須的中年人,一身青袍,神情恭敬而倨傲,如果淩動沒認錯,那兩位便是陰拜月和遊山鬆的親傳弟子!

    元晨,陰拜月,遊山鬆三位大府尊一出現,那等候在丹王宮外的幾十位煉丹師,瞬間同時微微躬身喝道:“恭迎三位大府尊開壇!”

    然後,就在一眾我驚訝的目光之中,身後沒有親傳弟子跟隨的元晨元大府尊,突地疾步前行一步,然後拉著淩動,走到陰拜月與遊山鬆的麵前介紹道:“陰兄,遊兄,這便是我前日跟兩位提到的新收不入的弟子!親傳弟子!”元晨特意強調了一下!

    “親傳弟子.......嘶.......”遊山鬆與陰拜月兩位大府尊還沒怎麼樣,後麵的幾十位丹師,卻是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大府尊的親傳弟子,可是前途無量啊!

    剛才對淩動惡言相向的那位煉丹師,此時卻是後悔不迭,暗罵自己多嘴幹嗎。心卻在祈禱,淩動這位親傳弟子不要記住他,不要記住他!

    因為一般而言,大府尊的親傳弟子,都會在『藥』師府提任職司,加上有大府尊撐腰,權力幾乎和大府尊不相上下!這也是眾人驚訝的原因!

    “如此年輕?良才美玉,元兄好眼光!”遊山鬆不清不淡的來了這麼一句,陰拜月卻是冷哼了一聲,刀鋒般的目光掃過淩動之後,便不再說話!

    “不是良才美玉,我元某豈會收?不怕你們知道,半年之後的煉丹小比,我元某的出戰弟子便是淩動!”元晨卻不是那種喜愛客套之人,冷言冷語之後,便針鋒相對起來!

    “咦,莫不是在火雲城武鬥丹中鬥殺了焦行烈焦師兄的那個淩動?”此時,陰拜月身後的那位弟子,卻是訝然說道!

    “好眼光!”淩動自然不會失了元晨的麵子,很是利落的一拱手,幹脆的承認了此事!自從知道焦行烈是陰拜月的徒弟那一刻起,淩動就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臨!

    這一下,丹王宮門外的那群丹師,卻是更加的驚訝了。

    火雲城的府尊焦行烈他們這些煉丹師誰不知道,那可是大府尊陰拜月的得意弟子啊!可是眼前這少年淩動,竟然是在武鬥丹當中將焦行烈鬥殺的!

    鬥殺是代表什麼?鬥殺就代表淩動這位年青人的煉丹術,要比陰拜月陰大府尊的得意弟子焦行烈強!焦行烈可是有著下品地丹師的水平?

    難道這名叫淩動的少年,有著中品丹師的水平?可是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卓絕的煉丹術,就是從娘胎煉也不成啊?

    眾多煉丹師驚訝得倒嘶冷氣之餘,又低聲議論起來!

    “嗯?”陰拜月的一聲絲毫不掩飾憤怒冷哼聲便響了起來,然後,陰拜月猛地轉頭,冰冷的目光仿若刀鋒一般的盯在淩動的身上,上下打量之際,一股冰冷的殺意就籠罩在了淩動頭上!

    在場的煉丹師齊齊打了一個寒戰,他們誰不知道這位陰拜月陰大府尊,對待自己人是春風般溫暖,可對待敵人,那可比冬天還要冷酷!

    無疑,在他們眼中,鬥殺了陰拜月得意弟子的淩動,就是陰拜月的敵人!這一點,就是淩動自己,也是認可的!

    對於陰拜月這明著來的威脅,淩動卻是毫不膽怯,凶狠的目光直接迎向了陰拜月的眸子,甚至淩動還在那目光之中夾雜了一絲神魂力量!

    淩動的表現,倒讓正準備上前護犢子的元晨打住了

    這是怎樣的目光啊!陰拜月感覺到,淩動的目光中,仿佛蘊藏著無數的屍山血海,更蘊藏著最淩厲的殺氣,仿佛有無盡的利矢快弩『射』向了他,其中更蘊含著一種讓他心悸的力量!

    “嘶.......”不經意,陰拜月竟然被淩動那蘊含著神魂力量的目光給驚嚇了一記,輕嘶了一聲,驚詫之餘,臉皮微微發紅,竟然被一個後生的目光給嚇著了!

    “好!”陰笑一聲,陰拜月突然陰森森的說道:“元兄,你這弟子不錯!不過,這一次,你卻要照看好了,免得像前一位一般,不明不白的就橫死大街”

    言畢,陰拜月突地一拍腦袋說道:“我想起了,你這位弟子,就是昨日讓平郡王畢鵬飛當徒下跪的那位少年英雄吧,當真是豪傑啊!不過這曆史上的豪傑,大都短命!”

    扔下這麼一句話,陰拜月拂袖前行道:“今日將由三位府尊開壇講解丹道,諸位可自行選擇!”說完這句話,陰拜月便帶著徒弟向著他的講壇走去!身後自然有十餘名煉丹師跟隨!

    淩動清楚,這開壇講課,卻也是『藥』師府的派係之爭!

    不過,讓淩動意外的是,在陰拜月摞下那句狠話之後,元晨卻是怒了!

    在陰拜月帶人走向講壇的時候,元晨卻是冷聲吼道:“誰若敢動元某的弟子淩動,老夫拚著後半輩子為別人煉丹一輩子,也要屠滅其全族!”這句話,幾乎是元晨吼出來的,厲然的聲音飄『蕩』在丹王宮上空,久久不散!

    正走向遠處的陰拜月聞言,身軀不由得一震,再次回眸掃了淩動一眼,心下卻有些詫異,這元晨老頭哪來的那麼大的底氣?

    “師傅放心,若這淩動參加煉丹小比,弟子必將他鬥死在煉丹台之上!”看陰拜月的模樣,陰拜月身後的親傳弟子狠聲說道!

    “淩動啊,以後要小心,若遇緊急情況,別忘了我給你的保命玩意?”臉『色』嚴肅的交待了一聲,元晨又說道:“今天的講課,大眾『性』的,你聽也無用。自己去煉丹練手吧!丹王宮的『藥』材隨便用,用我的名義!”

    聞言的淩動大喜,正好去煉製一些對付平郡王畢鵬飛的寶貝!

    -----------------

    ***:繼續向兄弟求取免費的評價票,隻要全訂的兄弟都有一張!請兄弟們投給豬三!

    

Snap Time:2018-01-22 16:14:51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