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09章劍虐古通天


    第209章 劍虐古通天

    不可否認,如果沒有對麵的那個赤身『裸』體的男人,一切都會很美好。至少璿璣是這樣認為的。

    意外的提前一年多時間突破到地煞境,意外的將她卷進去的青『色』氣旋其實也很舒服,很安全,如果不是氣壁對麵有一個男人的話,璿璣更願意在這邊美美的睡一上覺!

    但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偏偏對麵還真有那麼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更讓璿璣難受的是,她的心上人,她的未婚夫就在外邊!

    若是讓她的未婚夫看到她和另一個男人赤身『裸』體的從一個氣旋內出來,那後果可怕到璿璣都不敢想像!

    所以,縱然意外的突破到地煞境,修為在飛速的攀升當中,但是璿璣還是分出了近半注意力,觀察著氣壁的變化!

    外邊的可不止她未婚夫古通天的一人,一個女孩的名節,絕對要比修為重要的多,如果可以選擇,璿璣寧願不要這次意外的突破!

    所以,當那青『色』的氣旋消失的那,璿璣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追殺那個『淫』賊,是的,『淫』賊,璿璣就是這樣想的,那個懷縮著一隻可惡的白貓的家夥就是一個『淫』賊!

    璿璣在第一時間,取出了乾坤戒的備用的衣服,作為一個在外經常行走的女武者,乾坤戒近半的空間幾乎就是她的移動閨房,所以她不缺隨身的衣服!

    但是她缺時間!

    在氣旋消失的那,璿璣幾乎是用她生平最快的速度給自己裹上了一件腥紅的披風,但是,她還是看到了她心上人的目光,她甚至感覺到了古通天那目光中的痛苦與憤怒,甚至是懷疑!

    “『淫』賊,納命來!”所以,璿璣做了一個讓她極為後悔的決定,在看到古通天那痛苦目光的那,璿璣給自己裹上了衣服之後,空手劈出一道火『色』的罡氣,淩空斬向了淩動。

    很多年以後,當璿璣偎依在淩動懷中的時候,還會和淩動說起這件事,若是當時她沒有衝動的這麼一句,或許,很多事情都會改變……

    千之堤,潰於蟻『穴』!很多時候,決定結果的也許不是什麼大動作,而是一個又一個微小的可以忽略的細節,至少在許多年後的璿璣心是這樣認為的!

    心中極度抓狂痛苦無比的古通天眼前紅影一閃之後,他從未見過的未婚妻的赤『裸』玉體就消失於視線之中。

    此時的古通天,除了痛苦之外,還在極度的震驚之中,不可否認,古通天是一個極為理『性』的人,因為此時的古通天,還在思考淩動的實力,對對麵這個感應到的修為也就是先天五層左右的神秘男人一劍劈得他吐血而震驚異常!

    要知道,他古通天可是地煞境二品的強者,打小就在無數天材地寶的輔助下,上等的修煉法訣,修煉環境,無不異於常人。

    就是地煞中期的修在為地煞境四品五品的經年老宿,也不一定能夠戰勝它,但是今天僅僅一照麵,就被這個家夥劈得重傷飛退吐血?

    還有那讓它劍勢一滯的吼叫,他可是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能力的靈寵?

    “這家夥也太強了吧?”古通天滿眼的憤怒之下,是理『性』與冷靜。雖然怒火衝天,但他絕對不會衝動。

    握劍的五指輕輕一轉,古通天緩解了一下那被震裂了虎口,幾乎被震得麻木無知覺的右手,渾身的紫氣再次澎湃起來!

    雖然說了這麼多,但時間僅僅是一瞬,也就在這個時候,剛剛包裹住玉體的璿璣,突地發出了一聲滿含憤怒的嬌叱:“『淫』賊,納命來!”然後,他看到了璿璣含恨向淩動出手,還是那種極沒有水準的攻擊!

    這句話,讓古通天心中剛剛沉澱下來的那絲冷靜與理『性』消失了個一幹二淨,說這句話的前提,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隻有受了『淫』賊侮辱的女人,才會如此的憤怒,如此的失控,隻有受了侮辱的女人,行為才會如此。

    瞬間,古通天就得出了一個結論——他的未婚妻璿璣在青『色』氣旋中很有可能吃了大虧,甚至是侮辱,這幾乎是百分百的!

    在這一那,古通天的眼睛就紅透了,或許再過十年之後,古通天對這種事情可能是另外一種態度,但是現在,古通天那就如同見了紅的公牛一般,怒了,也瘋了!

    “混蛋,竟敢欺侮……”頭頂紫氣翻騰的那,一柄紫『色』小劍的雛形就在他的頭頂形成!

    淩動此刻,卻是剛剛閃身躲過那璿璣的隨手一擊,別看璿璣那隻是隨手一擊,可問題是,璿璣現在可是地煞境的強者了,淩動就算上剛剛的突破,修為仍舊是個先天五層的武者而已,若是不小心,地煞境強者的隨手一擊,也足以致命了!

    看到怒極的古通天頭頂凝聚出了紫『色』小劍,淩動心中再次一驚,對於這一招紫極斬,他是再熟練不過。

    那可是古通天的拚命大招,他前世在這招紫極斬上,可吃過數次大虧呢,厲害異常!

    當下,淩動也不作絲毫猶豫,身形電動的那,神秘黑劍交由左手,右手當中,卻是握上了一柄先天上品的劍器粗坯,腳下步伐奇異的踏出,手中的劍器粗坯,開始爆發出刺目的金光!

    “搖光散!”

    “紫極斬!”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金一紫兩道強光,同時在這星光倒映通道之內爆起,不過僅僅在那間,那金『色』的光芒就彌漫了整個通道,而那紫『色』的劍光,卻如同是在漆黑的夜『色』中撕破夜空的閃電一般,斬向了淩動!

    金紫兩『色』光芒耀起的那,星光倒映通道之內,響起了璿璣那猶如杜娟泣血一般的傷心聲音:“通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沒有……”

    敏銳的看到古通天的目光變化,還有古通天竟然凝聚出來了紫極斬這種損耗極大的殺招,以璿璣的聰明,馬上就猜到了古通天現在的想法和心境!

    她的心上人很有可能誤會了什麼,誤會了在那青『色』氣旋中,她和這個神秘男了發什麼了苟且之事,才會如此氣憤,血貫雙目。

    所謂關心則『亂』,在第一瞬間,發現自己被心上人誤會的璿璣,自然是順其自然的作了辯解,希望消除這種誤會。她實在是太緊張古通天對她的看法了。

    但是有一種說法叫做愈描愈黑,尤其是在古通天現在的幾乎失去了理智的情況下,璿璣的自我辯解還有驚慌,便變成了欲蓋彌彰,越描越黑了。

    在聽到璿璣的辯解之後,古通天便愈發的確定他的猜想是真的了,愈加憤怒的同時,心下竟然璿璣產生了一絲厭惡。

    作為了下掌控禦極強的男人,他是絕對不容許他的女人有任何不忠或者是汙點的。

    “砰……噗……噗……”悶哼聲與撞擊聲音連續響起,那淩厲的紫『色』閃電最終斬到了一麵金光更濃的圓盾上邊,讓淩動渾身劇顫連退數步,胸口發悶欲哎的同時,那紫極斬終於力盡消失!

    淩動駭然,這還是在金蛇盾的防禦之下的結果!

    反觀古通天,接下來淩動的那一記搖光散,也不輕鬆,渾身的紫『色』罡氣似乎被削掉了一層,防禦比較薄弱的雙臂上,更是出現了幾處細微的血洞,血流如注!

    “搖光散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了?”看到古通天的傷勢,淩動心中不由得一驚,但隨即就明白了原因,搖光散的威力突然間增大,應該跟原本的金白『色』罡鬥變成純正的金『色』有關係!

    想通這茬,淩動便有點後悔,剛才若是不用那先天上品的劍器粗坯,用上一柄地煞下品劍器粗坯,是不是就可以一舉斬殺了古通天這個大敵呢?

    這個念頭剛剛興起的那,就被淩動否決了,古通天身上肯定有防禦至寶,除了內甲之外,還有一件戰鎧,靠搖光散,基本沒有斬殺古通天的可能!

    反倒是用那神秘黑劍近身之後,說不定會有機會,所謂的一力降十會,你再強的防禦戰鎧內甲,在鐵錘的敲擊下,人依舊要受傷!

    金光散盡的那,淩動看到古通天包括他的兩名侍衛還有他一則的璿璣,個個睜眼如盲,腳下的追雲靴亮起眩目的此光,向古通天電『射』之際,手中的黑劍卻閃著金光高高的揚起!

    淩動想趁此機會,借用那神秘黑劍的巨力,生生轟殺古通天!要知道,現在的古通天,基本上是最弱的時候,時間一長,古通天便會越來越強,越來越難以對付!

    不過在這個時候,卻響起了一個聲音,一聲淒厲的尖叫,是從那禦星殿趕來通知古通天的紫衣於四:“尤老,少主危險!”同樣被那搖光散的金光刺得暫盲的紫衣於四,幾乎是用盡他吃『奶』的力氣吼出了這淒厲的一聲。

    那間,一股暴絕的鋪天蓋地的氣勢就從那星光倒映通道的盡頭飆『射』而來!那威猛的氣勢,近近是升起的那,就讓淩動有種如芒刺在背的感覺!

    此時,淩動的神秘黑劍剛剛劈向古通天!

    此時,古通天猝不及防之下被那搖光散的金光刺得暫盲的眼睛,終於恢複了視力,無論是古通天的聽覺,還是模糊的視覺,都感到看到了一柄斬向他的重劍!

    若在平時,理智會讓古通天選擇遊鬥,不會力拚!

    但是在古通天的心目中,此時他的女人剛剛受侮,當著女人之麵,豈能逃避?再者,這星光倒映通道就這麼大,想遊鬥,也沒有多少空間可利用!

    “砰!”匆忙用劍迎擊的古通天再次如遭雷擊,渾身劇震!

    “休得猖狂!”此時,淩動的身後,一隻如同鬼爪般的青光大手,躍空而至!

    

Snap Time:2018-08-18 18:51:40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