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94章穹頂星光之威


    第194章 穹頂星光之威

    當天蒙蒙亮的時候,在夜空中巡狩了一夜的月亮還隱隱約約掛在天空,天際中的星光亦朦朦朧朧之時,山穀中便人聲鼎沸起來。

    幾百號武者在那並不寬敞的空間開始打送拳吐氣熱身,呼喝聲不絕於耳的同時,一副熱鬧異常的模樣。

    早起練拳熱身,這是大多數在外行走冒險武者的習慣。每天早上的一通老拳,可以讓武者渾身血氣湧動,精神百倍,一天都有使不完的勁。

    這種狀況持續了小半個時辰,便是更為緊張的洗漱吃飯,因為今天,是雇傭方定下的行動時間,他們這兩百多號人當中,有的人已經在這等待了四天了。

    集中的洗漱讓東南角的那處便溺之地顯得不夠用來,常在外走動的武者也沒那麼多講究,隨便找個山壁處,大炮一架,就舒服爽快的放起水來。

    時不時因為某些人火力過猛而引起一點小口角,罵娘聲,口哨聲不絕於耳。

    沒用多久,雇傭方便送上了一鍋鍋冒著香氣和熱氣的肉湯,當然,少不了大塊肉,一眾武者們便手持各自的家夥,蜂湧而上。

    人是鐵,飯是鋼,再強的武者高人,你餓他五天六天,水米不進,也得變成一隻軟腳蝦!

    不過,淩動卻沒有加入那搶飯的人群當中,安安穩穩的盤坐在帳篷之中,然後由雷陳兩名武者將那盛著一大塊肉的大盆肉湯遞給他,這也算是陣首的一點小福利吧!

    這些臨時聚集在一起的武者行動起來雖然有些混『亂』無組織,但是處理一些雜務的速度,卻絕對是超一流的,那速度,跟軍隊的軍人都有得一比!

    當第一束陽光照在那星光霧障之上的銀光,反『射』出點點銀芒之後,所有受雇傭的武者,包括淩動在內,都按照帳篷的編號,三人一組的有些淩『亂』的集合在星光霧障之前的空地上。而雇傭方的一些武者,已經開始收拾那大帳篷,顯得很有組織!

    “諸位好漢,現在發給你們的,是預先支付的一萬兩銀子的報酬,以及一顆避障丹。在進入這星光霧障之時,請諸位服用這避障丹,並且運功催化『藥』力,就可以免受那星光霧障的毒害。

    在進入星光霧障之後,會出現大量的先天中期的妖獸,當然,也有個別的先天後期的妖獸,但是我想,先天後期的妖獸,對各位好漢而言,應該沒有任何問題!邊的妖獸唯一厲害的就在於數量多,所以才要各位結成三星陣!”

    站在星光霧障之前,那穀姓紫衣管事侃侃而談,音量並不大,但是聲音,卻清晰的傳入了每一個所有人的耳朵當中。

    也就是現在,淩動才將麵前的這位穀姓紫衣管事與記憶中的人物對上號。不是淩動反應慢,而是前世的淩動,對古通天有所了解的時候,已經是百餘歲的年齡了。

    這一世提前了好幾十年,有些人物,一時間自然對不上號了。眼前這紫衣管事,如果淩動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後世古通天身旁的紫電七殺當中的老五,最強的時候,一身地煞巔峰的修為,加上渾身的寶貝,就是普通的天罡境強者,也要忌憚三分。

    “我家主人希望——各位好漢進去多少人,出來還是多少人,在邊不要有任何折損!大把的銀子還有由我家主人麾下的地丹師煉製的價值五萬餘兩銀子一顆的三花妖罡丸,等著各位來領取呢!”那紫電七殺當中的穀老五繼續煽情道。

    聽到這說法,下邊的武者便轟的一聲嚷開了,個別武者,更是直接讚歎起來!雖然人人都知道,這種探索任務,肯定會有所折損,但是穀老五的這句話,卻讓諸多武者憑生好感。

    淩動暗地卻是冷笑不已,繼續收買人心吧,一個個被人家賣了還在鼓掌呢。淩動別的不清楚,可守護這上古秘星府的星光霧障的威力卻是無比清楚。

    一顆避障丹就能順利穿過星光霧障,這在知道星光霧障威力的淩動眼中,絕對是一個大笑話,由此,淩動更加確定古通天隻是用這些武者做炮灰而已,應該還有真正的後手。

    至於那紫電七殺穀老五的這一通話,隻是為了打消個別武者眼中心中的疑『惑』,讓這些武者順順當當的闖進星光霧障之中,為他們開路罷了!

    “另外,這上古秘星府當中的低級寶貝,以及斬殺妖獸的妖獸身上所獲,全部歸各位所有。下麵,就請各位好漢先行進入探寶吧,我家主人隨後就進!另外,我也會進入臨場指揮,請各位隨時聽我號令!”說完,紫衣穀老五便開始大聲的指揮起武者站位來。

    星光霧障一共寬約五十米,紫衣穀老五將一眾武者分成了15列,每列之中,最少的排四個三星陣,最多的排五個三星陣,淩動這一小組,卻是被排到了第六列第二組三星陣。偏左的位置,進入比較早的一組。

    又是一番等待之後,在那紫衣穀老五安排好一切之後,終於一聲令下,不過下的第一個命令,卻是服『藥』——服避障丹!

    做為一名煉丹師,淩動有著煉丹師特有的固執,相同的情況下,更願意服用自己親手煉製的丹『藥』,更何況,對方送的那避障丹效果到底如何,現在誰也不清楚!

    所以,在服『藥』的那,剛剛發到淩動手中的避障丹,在淩動仰頭的那,已經被收回了乾坤戒之中,又取出了他親手煉製的星羅丹!

    仰頭吞丹,不帶一絲猶豫!

    丹『藥』入口即化,一股清涼的『藥』力開始散遍全身的時候,淩動回頭掃了一眼站在他左右兩側的雷陳兩位,然後起步,跟著第一組武者開始進入星光霧障!

    縱然淩動前世曾經進入過一次這星光霧障,領略這星光霧障的奇異魅力,但是再次進入時,仍然不免讚歎異常!

    不過這一次,淩動卻沒有像前世一般因為那奇魅的情景而失神,反觀前麵進入的其它武者,包括他身後的雷陳二位,都是大張著嘴巴,看著那滿目的深遂與幽深!

    幽深但黑暗的穹頂,上麵點綴著無數的銀『色』光點,仿佛晴朗的神秘星空一般,第一次離武者們這麼近!

    更神奇的是,那仿佛存在於星空中的銀光,似乎在隱隱的按照某種規律運轉著,星光忽大忽小,忽明忽暗,奇魅之極!

    有什麼比從小到大都要仰望的星空,突然出現在頭頂甚至觸手可及來得震撼,在進入的那間,最前排的武者們,一個個都呆楞了,這麼美麗的東西,會有危險嗎?

    “呔,速速前進,忽沉『迷』於這幻像!”淩動正猶豫要不要出聲喚醒這幫沉『迷』的武者的時候,一聲直震耳膜的聲音,猛地在不遠處炸出,淩動側頭一看,卻是那紫衣穀老五!

    淩動側頭的那,那紫衣穀老五似乎感應到了淩動的目光,看到淩動的同時,眼中稍有些詫異——他沒想到,竟然還有清醒的武者。

    經此一聲爆喝,眾多武者紛紛醒轉,驚詫的同時,更加小心的向前方行去。雖然這的環境是幽黑的星空,但是由於有那星光的存在,眾人的視線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令眾人詫異的是,到此時為止,紫衣穀老五口中的大量先天中期的妖獸,還沒有任何蹤影。

    一幕如煙又如水氣般的薄霧,突地從遠方迅速的彌漫過來,眨眼間,就將眾多武者裹入其中,一股淡淡的若有若無的香味卻是在呼吸當中,順勢的被武者納入胸肺當中。

    淩動知道,那便是星光霧障令人聞之『色』變的霧障了,若是沒有防備,吸入這種霧障時,數分鍾的功夫,就會骨軟筋酥,渾身無力,而且眼前會幻像叢生,不用一刻鍾,連心跳也會變得越來越弱,直至死亡!

    在那淡淡的香氣被吸進體內的那,淩動體內,忽地湧出一股清涼之氣迎了上去,那間,那股香氣就消散於無形,口鼻間的氣味就恢複了正常。這是那多羅丹在發揮『藥』力了!

    淩動打量了一下其它武者,不知道他們服用的避障丹有沒有起效,不過暫時看,似乎有是有些作用的,至少這些武者當中,沒有中了幻像的表現!

    在第一組武者的緩慢推進之下,很快,就前進到了這穹頂星空照『射』下最正中的地方,當走在最前邊的第一名武者踏足某處的時候,穹頂星空之上的星光驟然間大放光華,讓原本因為霧障而朦朦異常的視線清晰了不下!

    就在穹頂星空的銀星大放光華的時刻,四麵八方,同時響起了沙沙沙的聲音,伴隨著一種摩擦地麵的聲音仿佛下雨一般出現了。

    淩動感覺,他懷中蜷縮著的貓靈,猛地渾身緊繃起來!

    “他們口中的低級妖獸出現了?難道真有低級妖獸?”淩動詫異了一下,前世他受人雇傭探索這的時候,倒還真沒出現什麼樣低級妖獸,所以才有此疑問。

    “妖獸出現,各位結陣防禦!全是蛇類,攻擊詭異,一定要小心!”紫衣穀老五的聲音適時的響起。那,青『色』的光華閃亮不已,這些受雇傭的武者,戰鬥經驗個個豐富無比。

    聽到那沙沙聲的時候,護體罡氣已經亮起,結成的簡單三星陣,已經收縮到了最小。三名武者背靠背,讓防禦壓力大減的同時,隻用專注注意自己麵前的情況!

    但是,淩動的注意力卻不在於此,而是抬頭看向了那驟然光華大亮的穹頂星空,這星光霧障,最厲害的其實不是那霧障,而是頭頂上的那按某種規則運行的星光,突然間光華大亮的星光。

    就在淩動的抬頭的那,已經有武者的驚呼聲傳來!

    “『操』,怎麼全是星羅蛇?這麼多?”

    “誰他娘的說是先天中期的妖獸?”

    “地煞初期的妖獸,姓穀的,我***祖宗!”在發現那隨著沙沙聲衝過來的全是銀光閃閃的星羅蛇的時候,『性』急的武者,已經開始破口大罵了!

    星光霧障之外,依舊一身白『色』武士服的古通天正凝視著眼前產生巨變的星光霧障!身邊,卻是那位紅『色』妖嬈璿璣,黑栗『色』的秀『色』,在山風吹拂下,飄逸異常。另一位身穿著深紫『色』紫袍的老者,也負手傲然立在古通天另一側!

    一輪紅日,此時剛剛躍上遠處的山峰!此時的星光霧障,宛若烏雲一般,翻騰不已,那原本點綴其中的銀光,則猶如一道道銀『色』的電光一般,在其中縱橫馳騁,乍看上去,令人駭然變『色』。

    “人手全部到位了吧?”山風吹得衣角獵獵作響之時,一直默默觀察那星光霧障的古通天開口了!

    “回少主,已經全部到位!守在穀口的兄弟,也全部撤守到了此處!”站在古通天身後的另一位身著淡紫『色』的武士服的中年人躬身答道。

    “於四,等我們進去之後,在此星光霧障之前,再安排一些人手,守在此處,若有任何武者從星光霧障間退出,格殺無論,絕對不能放出一人逃離此處!”古通天再次吩咐道!

    那紫衣人於四卻是皺起了眉頭:“少主,若是在此處安排人手,又要減弱後續進入探索本就不多的人力,那些武者,有命逃出一兩個,應該沒什麼樣影響吧?”

    “誰也不能保證,此次探索我們一定會得到這的那件寶器,若是失敗,再傳出任何風聲,我們就失去了再次努力的機會!”古通天淡然說道!

    “可是少主,有尤老在,再加上少主如此精密的計劃,怎麼可能失敗呢?況且,多進去幾個人手,少主的安全也更有保障!”那於四繼續勸道!

    聞言的古通天卻是直接了當的揮了揮手,示意那於四不要再講:“任何計劃,未成功之前,都隻是計劃,再者,沒有百分百成功的計劃,這個世界上,意外——總是無處不在!”

    言畢,古通天又似是自言語道:“這的寶器,是我們知道的幾處藏有寶器的地方最容易得到的一處,若是此處失敗,其它地方,現在是想也別想!所以,哪怕是我們失敗,也不能讓這的消息外傳,以便我們積蓄力量再來!

    記住,我們行動期間,任何逃出的幸存武者,或窺探這的武者,一律格殺勿論,明白嗎?”這最後一句,古通天淡然的語氣猛地變得強硬起來,更充斥著一種無可抗拒的意味!

    聞言的於四一躬身,大聲拱手應是!

    “我說於四,那些螻蟻般的武者,你那麼在乎幹嗎?”清脆悅耳的聲音在山穀中響起,卻帶著幾分令人心驚的感覺,那麼多活生生的武者,僅僅是螻蟻嗎?

    “璿璣小姐,屬下隻是為少主的安全著想!”於四再次拱手應了一聲,便大步的離開,安排事情去了!

    麵對這種幾近於屠殺的命令,現場的任何人,卻沒有任何動容,若是進入星光霧障的武者知道他們就算是完成了探索任務,也會遭到斬殺,會有何感想?

    沒一會,那紫衣於四就將附近的幾十名神情冷漠的武者重新調派了一番,重新調派完成之後,這才前來複命!

    “尤老,我們進入的時間,就交由你來把握了,也隻有你老這等修為,才能敏銳的感應到星光霧障的強弱變化!”須臾之後,古通天又對他左側的穿深紫『色』衣服、滿臉都有溝壑的鷹鼻老者說道!

    “少主放心,星光霧障最弱的時間,應該是正午過後,不過,今天,還要看進去的那兩百多號的武者對星光霧障的消耗了!少主且先去休息,時候到了,老夫自會通知少主!”那負手而立的尤老說道!

    “如此,就有勞尤老了!”很是有禮的告了一聲罪,古通天又皺眉看向了他右側的紅衣璿璣。

    “璿璣,晚會時機到了,我看你還是不要進去的好,替我在外邊坐鎮,可好?那樣,我也會放心很多!”古通天說道!

    聞言的紅衣璿璣卻是秀眉一皺:“你嫌我進去會拖累你們就直說,何苦這麼拐彎抹角?”

    古通天眉『毛』一皺,還待說什麼,那尤老卻是笑了起來:“少主,璿璣小姐身上,寶貝頗多,讓她進去,也不見得會拖累我們,而且,以她的看家功夫,還有那一身寶貝,說不定會對我們有幫助呢!”

    紅衣璿璣聽著卻是衝古通天翻了一個銷魂的白眼,頗有種親密的味道。

    後者卻是滿臉苦笑的點了點頭:“也好,就帶你進去吧!放你在外邊,指不定又生出什麼事來!”

    “……”古通天與紅衣璿璣沒什麼,那尤老,卻先捋著胡子笑了起來。

    “地煞初期的妖獸,姓穀的,敢騙老子,你他媽生兒子沒***!”發現上當的武者們,將他們認為最惡毒的話,全部奉送給了那道跟隨他們進來的朦朦朧朧的紫影。

    “你他媽才生兒子沒***呢!”話音未落,那紫衣穀老五的暴喝聲已經響了起來:“都他娘的給老子看清楚了,這全是幼生期的星羅蛇。成年的星羅蛇有三四米長,這的星羅蛇才兩米,睜開你們的狗眼給老子看清楚了!”

    穀老七的聲音有些爆怒,任誰被武者們招呼了全家,恐怕心情都會不好!

    “咦,倒也是,最長的好像也才兩米餘,真的是幼生期的星羅蛇!”在紫衣穀老五的提醒下,武者們馬上就發現了異常!

    “幼生期的星羅蛇又如何,你們馬上就會發現更恐怖的事情!”抬頭看向穹頂星空上仿若閃電般『射』在眾人身上的星光的淩動,卻是冷笑一聲!

    右手持劍攻擊的同時,左手上光芒淡淡一閃,早前準備好的成年星羅蛇的蛇皮還有蛇膽,卻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手中,不過淩動的麵上,卻滿是詫異之『色』。

    那穹頂星空驟然變得耀眼,而且隨著某種規律勻速律動的星光已經照『射』在他身上超過幾十息,為什麼他體內還沒有出現一絲異常呢?

    按照淩動前世的記憶,這星光霧障,最厲害的還是那星光。

    霧障,隻是一種毒障而已,普通的避障丹解毒丹,都能延遲毒障之毒的發作,而他煉製的多羅丹,則能完美的克製這種毒障。

    當那星光驟然變得耀眼之極將銀『色』的星輝『射』到武者身上之後,在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內,武者實力的,就會被硬生生的壓製近半,而且實力越強的武者,那銀『色』星光對其實力的壓製的程度則越厲害。

    不僅如此,那銀『色』的星光,還會讓武者的罡氣在體內運轉時,變得滯澀無比,原本十成的出手速度,因為實力被壓製,就被成了五六成,又因為罡氣運轉速度被壓製,出手速度會暴降到三成左右!

    如果有得選擇,淩動寧願麵對地煞初期的成年星羅蛇,也不願意實力被壓製近半,出手速度被減慢大半!

    “『操』,怎麼回事?老子先天巔峰的一劍,竟然隻在這先天中期的玩意身上開了一道口,沒有斬死?”

    “怎麼回事?我的出手速度怎麼變得這麼慢了,啊……”一名武者想像中的出手速度與他實際的出手速度突然間有了極大的差別,原本一劍能攔住宅的一條淩空咬向他的星羅蛇,猛地破開他的護體罡氣,咬到了那武者的鼻子上!

    “快,衝出這星光霧障的範圍,就會馬上解除這種狀態了!”紫衣穀老五的聲音再次響起!

    淩動再次暗自冷笑一聲:“會馬上解除才怪!這穹頂星光之威,在離開星光的範圍之後,最少會持續半個時辰!”

    冷笑的同時,淩動猛地感覺到體內的青『色』罡氣也是一滯,他也受到這種影響了,就準備吞服成年星羅蛇的蛇膽汁還有披上他粗略製作的星羅蛇的蛇皮!

    吞服成年星羅蛇的蛇膽汁與披星羅蛇的蛇皮,就是前世的探索者從無數次死的教訓中總結出避免這詭異星光傷害的方法!

    就在淩動要吞服的那,丹田內的青『色』罡鬥越轉轉慢,也變得黯然無光。而同在丹田內的金白『色』罡鬥,卻仿佛發情一般,猛地超速旋轉的同時,興奮之極的噴薄出了大量罡氣!

    “啊……”體內的一慢一快的異變帶來的落差,讓淩動不由自主的驚呼了一聲!

    

Snap Time:2018-07-22 07:25:22  ExecTime:0.279